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尊(洛〕〔秦茉〕〔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最强增益系统〕〔时总宠妻超无敌〕〔锦衣玉令〕〔我就是要无限升级〕〔号令天下〕〔江山谋之锦绣医缘〕〔凶神崛起〕〔医婿〕〔温静〕〔夫人,全球都在等〕〔龙血武帝〕〔慕煜行〕〔夫人她马甲又轰动〕〔给重生的虐文女主〕〔都市之君临天下〕〔最强狂婿〕〔窥凶者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18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16)
    ,

    过分。

    花浅兮的那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兔腿,还随着晃动转了转。

    巴木克鲁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强忍笑意,“饿了吧丫头?”

    兔腿就这样递到花浅兮的手心里。

    巴木克鲁对上她试探的视线,含笑着点了点头,花浅兮这才轻咬一口。

    香气四溢。

    迫不及待的咀嚼间,花浅兮感觉自己都快要把舌头吞下。

    少了佐料的烹制口感稍稍逊色,不过丝毫不影响花浅兮饥肠辘辘的味蕾。

    花浅兮的小手抹了抹油汪汪的唇角,终于有了踏实的饱腹感,让她满足的弯起眸子。

    巴木克鲁大手托着腮,小丫头吃得开心,他看得也开心,“饱了吗?”

    不够还有。

    巴木克鲁担心小丫头还饿,随手揪过一只四肢捆绑的野兔,正准备拔毛架在烧烤架上。

    “够了够了,”花浅兮急忙开口,这个虚弱的身体不能一次性吃太多,花浅兮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洗去污秽的小脸上是属于少女的娇憨,“爹爹,你也吃。”

    被揪着耳朵的野兔瑟瑟发抖。

    ……

    山里的夜似乎来得更早。

    花浅兮躺在柔软的皮毛上翻来覆去。

    难得身下不再是枯草柴木,可是花浅兮却久久难以入眠。

    绣花针依旧没有动静,也不在她的身边。

    花浅兮把心里一切的不安都推给自己不靠谱的舅舅。

    栅栏的另一边似乎有着细微的响动。

    花浅兮没有多想,下意识的紧闭双眸。

    像是细微的脚步声。

    巴木克鲁臃肿的身躯挤过空间狭小的茅草屋,一双炽热的视线黏在花浅兮的小脸上。

    有着心灵感应的绣花针感受到危险的来临,通过意念在花浅兮的耳畔低语。

    花浅兮暗暗的咬紧牙关。

    生怕一个不留神,闷哼就会泄出唇角。

    卷翘的睫毛扑簌簌的。

    巴木克鲁是敌是友,她也不敢下结论。

    高大的阴影彻底覆盖在花浅兮娇小的身躯上,遮住了屋外的点点星光。

    巴木克鲁粗糙的大手攥紧了匕首。

    倏然手腕高高的扬起!

    感觉到空气流动急促的花浅兮屏住了呼吸,紧紧贴在胸口的小拳头也开始颤颤发抖。

    她该怎么办?

    悄然的挪动了两下身子,花浅兮像是梦呓一样蹭了蹭身下的毛皮。

    细细软软的声音拉回巴木克鲁的思绪。

    攥着匕首的大手无奈的垂下,巴木克鲁俯下身子,怜爱的抚了抚花浅兮的小脸。

    男人的掌心还是一如既往的温热,花浅兮不动声色的悄悄颤栗。

    巴木克鲁的一声叹息像是消散在晚风里。

    那个臃肿的身躯终于渐渐远去,花浅兮的眸子半眯,她的掌心已经沁着密密的一层薄汗。

    他也想杀她?

    花浅兮垂眸,这个原著里的恶毒女配到底招惹了多少不该招惹的人?

    阵阵后怕的恶寒让花浅兮忍不住环抱住自己。

    却又怕惊动栅栏另一边对她有杀心的男人。

    蔽身在栅栏后的巴木克鲁,浑浊的眸子里蓄着水色,静静的把小丫头不停战栗耸动的肩头收入眸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