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潇潇〕〔我的功法全靠捡〕〔长夜行〕〔炼器雄心〕〔快穿异世逃生指南〕〔反派的荣耀〕〔我用阵法补天地〕〔原来我很爱你〕〔王道赘婿〕〔悠悠情不眠〕〔娶个王爷打江山〕〔神婿叶凡〕〔封神之截教大仙〕〔王婿叶凡〕〔不臣〕〔庶女嫡妃〕〔霍海云晴〕〔医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22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20)
    ,

    花浅兮立即伸出小手牢牢的捂住脖颈上的胎记。

    这个胎记已经给她带来了太多的麻烦。

    不过还是迟了一步。

    花浅兮近距离的看见陵煜的眸光渐渐转冷。

    “是你?”

    见身边的陵煜低沉的声音已经不染温度,大祭司趾高气昂,“阿煜!快把她关起来!任由她逃脱放肆始终是个祸患!”

    花浅兮闻言眸光一亮。

    能有借口留在原著男主身边,这正合她意。

    小脸却写满了胆怯,微微颤栗示弱,“我不要……”

    那双眸子很快便蓄满了水雾。

    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几欲滴下。

    从牢狱里刚刚逃脱的孩子,对那种幽暗封闭的环境是抹不开的恐惧。

    巴木克鲁的心尖一疼,下意识挡在花浅兮的身前,“她还是个孩子,我会好好看守她的……”

    “这里有你说话的权利吗?!”

    大祭司厉声呵斥,骨节分明的手指钳住花浅兮纤细的手腕,再转头看向了陵煜,“阿煜,这关乎到整个陵山!不可以心软!”

    陵煜淡漠的眸光从花浅兮的小脸上掠过。

    “带她回圣寺,祈福大典继续。”

    圣寺是哪里?

    花浅兮的眸子暗暗的转了转。

    对上大祭司得意洋洋的眸光,花浅兮的心底了然,估计又是想变相的囚禁她。

    巴木克鲁一时间也忘记尊卑,心切的一把拉住大祭司的胳膊,硬生生的拉扯,“不可以!她是我的囡囡!”

    大祭司蹙了蹙眉头,垂眸盯着落在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深褐色的大手,似乎很是嫌弃男人指甲缝里的淤泥。

    偏了偏头看向陵煜的眼神里有些些许的考究,“孽种的家人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大祭司的这句平平无奇的话语,却触动了原著女配刻骨铭心的回忆,花浅兮的小手抓了抓胸口,那是沉闷的快要窒息的痛感。

    陵煜瞥见花浅兮痛苦的面容,冷硬的俊脸稍稍有了松动,“那是她的义父,没有血缘系的人你也要杀吗?”

    大祭司噤音。

    不甘示弱的眸光在巴木克鲁的脸上流连,雾色的双眸谨慎的半眯,却总觉得眼前的男人并不如他脸上那般憨厚。

    “好了,”陵煜心生不耐,从大祭司的手里夺过花浅兮,护在自己的身旁,“我带她去圣寺就好。”

    披衫飞扬,一如陵煜不容拒绝的嚇意。

    大祭司抿了抿唇,“是。”

    巴木克鲁的大手恋恋不舍的紧攥着花浅兮的小手,花浅兮吃痛的暗暗咬牙,男人的手劲很大,在她的手背上划了几道红印。

    再怎么说,巴木克鲁还是救过她。

    花浅兮扯了扯唇角,笑得有些勉强,“爹爹,别担心。”

    按捺心里的躁动,轻轻拂开巴木克鲁的大手,可能是这个躯壳太渴望亲情,花浅兮竟有一点点不舍。

    *

    通向圣寺的长廊火炬密簇。

    明晃晃的在花浅兮的小脸上斑驳。

    花浅兮一言不发的跟在陵煜的身后。

    沉闷的脚步声回音响亮。

    陵煜的眸光微微偏移落在花浅兮一脸愁容的小脸上,薄唇微启,“放心,不会伤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