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野蛮女友在身〕〔斗罗之瑶瑶公主是〕〔某剑魂的无限之旅〕〔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夺爱帝少请放手林〕〔爱你言不由衷〕〔蚀骨骨前妻太难追〕〔宗景灏林辛言_〕〔林辛言宗景灏〕〔女主林辛言男主宗〕〔最后一个大秦方士〕〔林辛言宗景灏听书〕〔宗景灏林辛言夺爱〕〔林曦晨〕〔弃婿当道〕〔顶级狂婿〕〔李锋王瑾儿〕〔乡村妖孽小村医〕〔火种进化〕〔猛卒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24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22)
    ,

    隔日。

    花浅兮是被人恶意吵醒的。

    匆匆的来来往往脚步声从她的床头走向床尾,又走回床头。

    花浅兮挣扎着起身,衣带还没来得及系,身边的人又是“咣”的一声。

    琦月故意把碗放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动,斜睨着睡意朦胧的花浅兮,冷哼一声,“猪都没有你睡得这么死。”

    “……”花浅兮无辜的眨眨眸子。

    昨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花浅兮一晚上都心绪不宁,等到终于有了困意,结果又被这个张扬跋扈的小丫头称作是“猪”。

    琦月见她不搭理自己,自讨没趣的撇了撇嘴,乌溜溜的眸子在花浅兮的身上徘徊,“阿煜哥哥对你真好,新衣服都送来了。”

    还是她缠了陵煜好几日都没有讨到的最新款式。

    几乎快要溢出的酸味。

    花浅兮耸了耸鼻尖,很想捧着她的小脸,义愤填膺的告诉她,她才是原著女主!

    “这是乌拉婆婆给我的……”

    花浅兮扯了扯衣摆,勉强抿出笑容想缓解尴尬。

    谁料琦月偏偏不顺着她的台阶下,小胳膊双臂环抱,满怀愠意的小鼻尖快要翘到天上,“乌拉婆婆怎么可能主动给你准备,还不是阿煜哥哥提到的?”

    “……”行吧,你说啥就是啥。

    花浅兮也不再和她计较,瞥了一眼桌上黑漆漆的药碗,急忙转了话题,“琦月姑娘,那个是什么?”

    琦月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轻咳两声,拿起药碗轻轻搅了搅,“是阿煜哥哥让我制药,为了祛你的伤疤!”

    只不过顺便在药材中加了不少苦胆汁罢了。

    花浅兮没有在意琦月窃喜的得逞表情,注视着药碗的眸光明晃不定。

    该说陵煜太过于心细温润还是在筹谋暴风雨前的温柔攻势?

    居然借着女主的手,向恶毒女配示好?

    “你居然会制药啊?”

    花浅兮真诚的小脸上瞧不出端倪,清亮的眸子笑得弯弯的。

    琦月都忍不住心软了一瞬,又故作严肃的板起了小脸,“说什么呢!我可是这座陵山的医圣!”

    其实琦月不过是整个学医的弟子中,最为天资聪颖的那一个。

    垂在身侧的小手隐隐发颤,借用了师父的名号,总有一种偷糖的小孩一般胆怯。

    “哦~”花浅兮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的拖着音调。

    花浅兮的眼神越是崇拜,琦月就越是心虚,别过小脸把一团黑乎乎的药碗塞进她的手里,含糊的回应,“药快凉了,趁热喝,一日三次!”

    花浅兮不情愿的接过药碗,卷翘的睫毛遮去小心思,“我突然想起来还没有洗漱,不如让我先……”

    “休想减量!”琦月直截了当打断了她的小心思,翻了翻白眼,唇角泄了一抹轻哼的傲气,“要是被阿煜哥哥知道你敷衍喝药,我肯定会被惩罚的!”

    用最有底气的语气说最怂的话语,在琦月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花浅兮还想着第一步要和原著女主搞好关系,只好打消了念头,只不过捧着那碗药汁,始终张不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