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野蛮女友在身〕〔斗罗之瑶瑶公主是〕〔某剑魂的无限之旅〕〔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夺爱帝少请放手林〕〔爱你言不由衷〕〔蚀骨骨前妻太难追〕〔宗景灏林辛言_〕〔林辛言宗景灏〕〔女主林辛言男主宗〕〔最后一个大秦方士〕〔林辛言宗景灏听书〕〔宗景灏林辛言夺爱〕〔林曦晨〕〔弃婿当道〕〔顶级狂婿〕〔李锋王瑾儿〕〔乡村妖孽小村医〕〔火种进化〕〔猛卒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团宠她又萌翻了 第025章:总有刁民想害本王(23)
    ,

    “我……”

    “给我喝!”

    琦月的底气更足,小脚不耐烦的跺了跺。

    “……”是祸躲不过。

    花浅兮闭了闭眸子,视死如归一般端起药碗,屏住了呼吸……

    “你也在这?”

    陵煜轻轻掀起垂帘,瞥见琦月后步子一顿。

    垂帘搭在陵煜的肩头,与他的一袭白衣很衬。

    “……”谢天谢地。

    花浅兮趁机放下了药碗,溅在洁白的毛皮上几点药汁。

    鼻腔间充斥着苦涩味,花浅兮蹙了蹙眉头,想到这碗药险些喝下就阵阵后怕。

    “阿煜哥哥!”琦月的眸光一亮,像是燃起了一簇小火苗,蹦到他的身边挽住臂弯蹭了蹭,“是来找我的嘛?”

    “并不是。”

    陵煜习惯性的打破了琦月的少女心幻想,顺便拂去她紧拽着自己胳膊的小手。

    琦月却不甘心在花浅兮的面前占下风,两只小手缠得更紧,像一只软趴趴的树袋熊。

    琦月的指尖无意间在陵煜的小臂上扣出几道红印,陵煜皱起眉头,干脆对臂弯的那两只小手视若无睹,眯着眸子瞥了一眼那碗药汁:“那是什么?”

    见陵煜开口,琦月急忙搭话,“那就是祛伤疤的药汁啦!可是兮兮姐姐还是不肯喝!”

    琦月的小嘴巴嘟得很高,偷看花浅兮的眸光里闪过狡黠示威。

    “……”花浅兮冷汗津津。

    明明可以拥有女主光环,为什么心甘情愿沦为小绿茶?

    “哦,”陵煜淡淡的应了一声,走上前接过那一碗药汁轻放在小桌上,“不喜欢喝就不喝,浅兮,去梳妆,带你去吃点早膳……”

    他记得前几天偶遇到了这个小丫头。

    吃不饱穿不暖可怜兮兮的贫苦模样触动到他。

    也不知道那天留的几块甜点合不合她的胃口……

    “阿煜哥哥!!”

    琦月瞪圆了眸子,她不解她的阿煜哥哥为什么会对天祸这么温柔。

    急切的话语全都憋在唇齿间,琦月的小脸颊涨得通红却憋不出来一个字眼,最后骄纵的闷哼,转身跑开。

    和昨日一样,又是一阵疾风卷起垂帘。

    陵煜偏了偏头,看着已经泛着凉意的药汁,叹了口气,“忘了让她捎回去了……”

    “……”三道黑线从花浅兮的额头滑到下巴,原著的男主大人,能不能再无情一点?

    她都能感受到琦月炽热的内心无时无刻展示在陵煜的面前,这个榆木疙瘩却每一次毫不留情的捻揉粉碎。

    估计那个娇蛮的小丫头还不知道躲在哪里偷偷地哭泣。

    陵煜斜倚着屏风,见花浅兮笨拙的绑着发绳,陵煜无奈的弯了弯唇角。

    走上前,手指穿梭在软软的发丝间。

    陵煜靠得很近,细微的呼吸喷洒在花浅兮的颈窝,酥酥痒痒的。

    花浅兮不着声色的避了避身子。

    陵煜为她束起长发后,在发绳末端系了一个小巧的蝴蝶结。

    那张小脸衬得青春懵懂。

    “很好看。”陵煜毫不吝啬的夸赞。

    花浅兮却尴尬的无所适从。

    要是琦月知道她现在和陵煜的互动,能气晕过去,再气醒了掐死她,再气晕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