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鬼面妖妃要逆天 【0146】,有花堪折直须折(一更)

时间:2018-06-09    小说作者:逍遥游游  章节目录   书页
    有了南燕北毫不犹豫的杀鸡儆猴。

    那腰斩的惨叫之音,那滚烫的鲜血铺路。

    更有肠子肚子流了一地。

    不得不说这样的视觉上的刺激也令得周围的众人不由得直吸冷气。

    南燕北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服他,便活着。

    不服他的人,便死吧。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服与不服的问题好不,这根本就是死还是活的问题。

    ……

    不得不说东方青玥对于南燕北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她微微地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下了茶楼。

    不得不说南燕北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一出来便直接露了一手,也完全是因为那些人根本就没有防备他会突然动手。

    所以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效果倒是好到极点了呢。

    当天晚上南燕北便来到了东方青玥等人所居的客栈里了。

    “主人!”南燕北现在对于东方青玥可是真的只有一个服字了。

    而且他也已经决定了从此后只要遥歌城掌握在他们南家人的手里,那么便也同样效忠于这位主人。

    东方青玥微微一抬手,南燕北便感觉到一柔力将自己直接托了起来。

    当下南燕北的心头不由得微惊。

    这位年轻的主人,虽然他看不到她的这张脸,所以也无法准确地判断出她的年纪,不过想来她的年纪应该也不会超过双十年华吧。

    可是这份实力,还有那随手拿出来的丹药,还有那三件幽影刺客。

    这些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可以拥有得了的呢。

    东方青玥缓缓地开口了:“你今天的表现我都看到了,我很满意,我们这就要离开遥歌城了。”

    南燕北一惊。

    看着南燕北脸上的表情变化,东方青玥继续道:“我本来要去的也是混乱之森。”

    “混乱之森,属下对那里很是熟悉,所以属下愿意为主人带路!”南燕北急道。

    “不用,遥歌城里现在怎么可能离得开你呢!”

    东方青玥说着便站了起来,她走到了南燕北的身边,压低了声音道:“而且你的表现可以再嚣张点儿!”

    南燕北不解,他沉我得他的表现都已经足够嚣张了呢,可是自家主人居然还想要他再嚣张一点……

    呃,好吧,这个可以有。

    “我们去的时间不会太长,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三五月,不过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你还稳稳地坐在城主的宝座上!”

    南燕北自信地一笑:“主人可以放心。”

    东方青玥点头,对于南燕北这样的自信,她也是很欣赏的。

    可是某只毛茸茸却是窝在少女的怀里直翻白眼,这个叫做南燕北的小子,你特么的笑什么啊笑,显你牙白?

    嗯哼,就算是你的牙再怎么白,还能白过爷不成?

    有种露牙啊,咱们比比看。

    于是某小只便在东方青玥的怀里华丽丽地磨着自己的那一口小白牙。

    东方青玥向来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既然她说要走,那么自然是说走就走了。

    夜无眠,洛英,百里落枫,步轻尘,莫天星,苏阳还有幽夜几个人继续跟着,而至于莫邪则是要回黑城去。

    因为他要为主人看好黑城,明城,林城,泽城,还有雾城与毒雾森林。

    其实本来东方青玥是想要苏阳也回雾城去的,毕竟那里也是需要有人坐镇的。

    可是苏阳却说什么也要跟着主人一起,而且理由还相当的充份。

    他现在实力太渣了,跟在主人的身边可以提升得更快一些。

    这逻辑还真是有些让人无语呢。

    这货怎么就不好好地想想,他都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很渣,就不怕跟在东方青玥的身边会拖他主人的后腿?

    不过有夜无眠这个老家伙在呢,所以这样的小事儿,倒也不用东方青玥操心。

    混乱之森,距离遥歌城也不过只是短短一天的路程。

    当然了,那是在步行的情况下,而东方青玥直接将绿毛给召唤出来。

    于是一行人不过傍晚时分便抵达了混乱之林的边缘了。

    来的时候关于复容草的事情,东方青玥便问过南燕北了。

    据那小子所说,复容草虽然混乱之森里有,可是却极为稀少,所以一旦有人采到了,价格也非常高。

    甚至因为复容草,在混乱之森里可是没少发生杀人越货的事儿呢。

    好吧,这一点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了,毕竟有夜无眠在,谁敢杀他们越货……

    到时候指不定死的那个是谁呢?

    “今天晚上我们便在这里过夜吧!”东方青玥看了看,直接选了一片临水的地方。

    既然她都已经开口了,那么其他的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

    夜深林静,只有天上的几点残星在闪烁着。

    篝火依就在熊熊燃烧着。

    东方青玥看了看树下几个人熟睡的脸,却是身形一动,便已经掠上了一边的大树。

    少女靠坐在最粗的一枝树枝上,翻手拿出了一坛酒,拍开坛泥,便一个人喝了起来。

    毛茸茸也跟着跳到了树上,然后竟然直接再次窝进了少女的怀里。

    那双冰银色的眸子看着东方青玥,眼底里倒是多了几分异样的情愫在涌动着。

    只是某妞却马大哈的没有发现。

    少女抬手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拍了拍:“怎么了,是不是也想喝酒啊?”

    毛茸茸听到了这话,当下立马摇头。

    话说喝酒什么的,真的不是他的爱好。

    而且就他的位置来说,他必须要时刻保持清醒。

    人都言高处不胜寒,这绝对是大实话。

    有太多双眼睛盯着他了。

    他明白,那些人在等着他犯错,甚至那些他所谓的亲人们,都巴不得他去死一死呢。

    因为只有他死了,那个位置才有机会可以换他们去坐上一坐。

    呵呵哒。

    出身高贵又能怎么样?

    地位高高在上又能怎么样?

    人都说人间冷暖,可是他所体验到的只有冷却没有暖。

    呵呵……

    这便是出身太过高贵的悲哀吧。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既然那个位置注定是他的,他便只能继续坐下去,而且还要坐得稳稳得才行。

    看着面前的银面红衣少女……

    虽然他与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的一张脸便是被毁掉的样子。

    可是他的梦里总是有着一张飞扬的俏脸,那个绝美的女子,潇洒如风,似乎在这个世间就没有任何的东西能留得下她一般。

    明艳,美丽,高贵,雍容……

    虽然没有人告诉他梦里的那个人是谁。

    可是毛茸茸却知道,他梦里的那个人,便是她。

    梦里的那张绝美的脸,便是她被人毁容之前的样子。

    她的那个养姐,到底长着怎样的蛇蝎心肠,才会生生地毁掉那么美丽的脸孔。

    在毛茸茸看来,美丽是值得人去珍惜,去爱护的。

    可是,可是却有人一定要破坏这份美丽。

    心底里有着一股莫名的心疼与怜惜。

    是的,他在心疼这个少女。

    当她被人剥去了那张脸的时候,当她被人夺去了那双明眸的时候,一定很疼吧。

    而且从一张盛世美颜,变成一个丑八怪,她的心里又有多么的绝望与悲凉。

    可是,可是……

    她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的颓废,更是从来没有说过半点的抱怨之言。

    看着那淡金色的酒液,沿着她脸上银色冰冷的面具缓缓滑下,滴落在她宛如白天鹅一般优美的脖颈上,又继续往下滑……

    毛茸茸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然后很是有些不自在地扭过了头。

    密林中,两个本来自向着这里张望着的黑影,一看到毛茸茸难得的羞涩,当下其中一个人一时之间居然忘记自己还在树上呢。

    心脏突突一跳,人便傻呆呆地向着树下掉去。

    还有另一个倒是难得的机灵,一伸手便扯住了他的衣袖。

    “喂,你在想什么?”夜修压低声音。

    夜杀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脑瓜皮:“这个,这个我是被主子给惊到了!”

    这事儿说起来真的不怪他好不好啊。

    他们的主子,那是什么人,心黑手狠,冰冷无情。

    虽然长着一张惊天动地的俊美的容颜,可是那性子冷得当真是不讨喜啊。

    特别是主子的眼神,向来都是锋锐得如同噬血的刀锋一般。

    所以,刚才他是真的被主子那含情脉脉的小眼神给惊到了。

    夜修听到夜杀如此说,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事儿,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他也无话可说好不,毕竟刚才自家主子的小眼神也把他给惊到了。

    只是他没像夜杀那样失态罢了。

    摸了摸自己脑瓜门上的冷汗,夜修暗暗地想,如果被那些女人们看到,主子还有这样的小眼神,那些女人们不得疯啊。

    只是主子现在可是连眼神都变了,莫非他真的是看上这个丫头了……

    呃,脸……以前看到过,那根本就是没的看的一张脸。

    连宫里养的那条大黄狗都比这个女人好看。

    身材嘛……

    总体来说也就是将将过得去,那些女人,身材要火爆的有火爆的,要成熟的有成熟的,要丰腴的有丰腴的,要温柔小意的自然也是有的了。

    可以说,但凡人可以想得到的女人种类,绝对都可以在那群狂蜂浪蝶里找出来。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那些女人的出身,哪一个不得比这个东方青玥强到没边儿啊。

    所以……

    夜修与夜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主人的眼睛审瘸了吗?

    不瘸也干不出来这样脑残的事儿好不。

    不过现在正在被这两只暗暗腹诽的主子,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己的属下鄙视到泥土里去了。

    他将头垫在东方青玥的酥胸上,又顺便用力地吸了几口气,好香好软……

    呃,原来女人的身体真的和男人的身体不一样啊。

    女人的身体居然是如此的美妙。

    而且他似乎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而且心跳的速度正在加快中……

    女人……

    如果爷真的对你动心了,那么如果你敢喜欢上除爷以外的女人……

    刚想到这里,一只纤纤的素手便再次按在某小只的屁股上。

    “毛茸茸,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色了!”

    随着少女清冷的声音响起,那只纤纤素手便已经移到了毛茸茸的脖子上,然后直接拎着那处皮毛将毛茸茸拎了起来。

    毛茸茸也不搞议,只是淡定地用自己冰银色的眼睛看着少女脸上银色的面具。

    甚至还将两只前爪环抱在胸前。

    这副样子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爷就是色你了,你又能怎么着吧。

    东方青玥恶劣地笑了笑。

    只是脸上有面具挡着,毛茸茸倒是并没有看到。

    不过……

    却有满满地恶意扑面而来。

    于是毛茸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一股不好的感觉自心底里油然而生。

    于是某兽立马绷紧了浑身的皮子,这个死女人又想要对自己干毛?

    这个问题毛茸茸不知道。

    可是他却知道一旦这个死女人,决定对自己要干什么的话,那指定不会是好事儿就是了。

    “嘿嘿,毛茸茸你这是在紧张吗?”少女随意地将已经喝干的酒坛子往地上一丢。

    然后坐直了身体,顺便又向着毛茸茸的方向靠近过来。

    浓浓的酒气,带着几分压迫感。

    毛茸茸的眼睛瞪圆了。

    嗯哼,爷决定不跟酒鬼一般见识,那样没品的事儿,爷拒绝做。

    不过很快的毛茸茸便看到,某妞的右手一翻,于是一根银光闪闪的,不过只有小手指粗细的银棍便出现在了少女的手中。

    毛茸茸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同时身下的菊花一紧。

    不安,不安,死女人你特么的这是疯了吧!

    ……

    “噗通,噗通!”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夜杀与夜修两个人,以五体投地的方式与大地正在进行着亲密接触。

    夜杀:“夜修你刚才看到了吧?”

    夜修点头:“可是我觉得我应该是出现幻视了。”

    夜杀想了想也立马点头,表示赞同夜修的观点:“嗯,一定是出现幻视了!”

    他们家的爷,居然,居然会被人……爆菊。

    而且还是用棍!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好吧,爷一定会发疯滴。

    所以那个女人一定会被爷大卸八块的。

    呼呼呼……

    不对,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夜修率先开口:“我们刚才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夜杀立马点头:“对,对,对,我们本来就什么也没有看到啊!”

    这种事儿……

    就算是幻视也不行啊。

    那个女人自己找死不要紧。

    他们两个人可没有想过要成为陪葬的觉悟。

    两个人既然拿定了主意,当下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夜修抬了抬屁股:“夜杀你压我的屁股上了!”

    夜杀:“……”

    夜修抬手在夜杀的脑袋上拍了两下:“喂,我在跟你说话!”

    夜杀:“……”白痴,你看前面,看前面啊。

    夜修没有看,继续抗议性地拱屁股。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得如同噬血刀锋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这是……”

    夜修的屁股拱到了一半,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僵在了那里,爷,爷,爷来了,主子居然会这个时候过来了……

    该,该不是因为……

    夜修与夜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冷汗不要钱地自两个人的脑袋上往下流啊。

    “主子,我们这是在锻炼身体!”夜杀这一次反应倒是出奇地快。

    夜修立马出声附喝:“对,对,对,就是在锻炼身体!”

    毛茸茸冷傲地蹲在两个人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

    那双冰银色的眸子里,哪里还有与东方青玥在一起时的半点温情在。

    “很好,以后你们便天天如此吧,毕竟不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做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夜修与夜杀两个人的嘴角狂抽,主子,主子,这话用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难道你就不觉得得基情满满吗?

    而最关键的是他们两个人之间……

    真的没有什么基情在啊。

    这,这一定会让人误会滴。

    不过一抬头对上毛茸茸那冰冷的目光。

    夜杀与夜修两个人果断在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齐齐地应声:“是,主子,谢谢主子!”

    毛茸茸接下来才问到最关键的问题上:“刚才你们两个都看到什么了,说来给我听听。”

    这话里可是带着森森的恶意啊。

    夜杀与夜修两个人立马打了一个哆嗦。

    夜杀:“看到什么?回主子,属下这眼睛啊出问题了,一到晚上便什么也看不到……”

    一边说着,夜杀一边抬起爪子便往夜修的脸上摸去:“主子你看,就连夜修距离我这么近,我都看不清楚呢!”

    所以你特么的这是得了夜盲症吗?

    这假话说得要不要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啊,主子在那里,你怎么看得这么清楚啊。

    所以主子不要相信他,直接拆了他吧。

    夜修瞪了夜杀一眼,说好的有难同当呢?

    不过夜修也只能是在心里问候一遍,夜杀的八辈祖宗,嘴里却是道:“主子,刚才夜杀便秘,我陪着他呢,所以光闻臭味了,我也啥都没有看到啊!”

    说着,为了证明自己说的都是实话,所以夜修便直接扯着夜杀的两边的脸蛋向毛茸茸展示。

    “主子你看,他这一脸都是便秘的颜色啊!”

    ------题外话------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快穿之拯救黑化bo〕〔凰女惊世:七殿下〕〔名门惊爱:总裁的〕〔枕上婚约:古少宠〕〔不死剑尊〕〔邪王娇宠:替身凰〕〔绝世武侠系统〕〔凤栖九天〕〔都市小世界〕〔我的绝美校花未婚〕〔未来之另类母系社〕〔萌神信徒〕〔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武战苍穹〕〔桃运大相师〕〔永夜君王〕〔我在天朝有个美食〕〔毒医弃妃:男神别〕〔下山虎〕〔山海画妖师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不朽狂神〕〔我的老婆是校长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