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53章 上门女婿

时间:2018-10-28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关煦桡的车子刚开进停车场,忽然,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汽车副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了,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大步向着关煦桡走了过来。

    马老的手下?关煦桡俊朗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表情,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温雅的男人会是刑警,经常和最穷凶极恶的罪犯打交道。

    “关队长,我家老爷子有请。”中年男人的态度很是恭敬,看得出他并没有轻视关煦桡。

    关煦桡跟在男人走了过去,随着车门的打开,果真看到了老神在在坐在后座的马老,关煦桡也跟着坐了进来,车门再次关上,中年男人则站在车外。

    马老沉默了半晌,结果关煦桡不开口,马老也不能继续沉默下来,只能先开口道:“小关果真是年轻有为啊,日后帝京就是你们大展拳脚的天下了。”

    “老爷子谬赞了,一会还有个会议……”关煦桡大致猜到马老的意图了。

    “小关那,听说你以前是在部队,部队的行事风格和体制内是不同的,俗话说的好多个朋友多条路,有些事不能太较真了。”意味深长的感慨着。

    马老转过头,审视的目光锐利的盯着关煦桡,一字一字的开口:“听说你们刑警在追捕犯人的时候,如果犯人负隅顽抗,那么被击毙也是正常的。”

    关煦桡没想到马老的心思如此狠辣,竟然要对商奕笑下杀手!眸光微微一变,关煦桡怀疑怀疑昨晚上的事或许不仅仅是傅涛所为,背后可能还有马老的操控。

    “我不明白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既然这个案子是我接手的,我就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关煦桡看似态度温和,可是态度却是异常的坚决,无视着马老冰冷的表情,关煦桡直接打开车门下车了。

    “关煦桡!”马老忍不住怀疑帝京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这样狂妄自大!谭亦那个中医算一个,关煦桡这个刑侦队长也算一个。

    阴霾的目光盯着关煦桡的后背,马老没有了刚刚的和颜悦色,声音陡然狠辣起来,“你最好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有时候你一个人逞英雄,最后连累的却是你的家人!”

    关煦桡却是脚步不停的向着电梯走了过去,马迹远要真的能威胁到他父亲那才是翻了天。

    外界都以为关煦桡在部队时进入的是机密部门,所以才完全查不到他过去的履历,甚至连家庭背景都查不到,马老气的铁青了脸,对着一旁的中年男人开口:“给我查,掘地三尺的去查,我就不相信他的履历能一直保密!”

    从电梯出来,关煦桡直奔十二楼的会议室,因为马老的耽搁,差不多已经到了开会的时间了。

    “小关,快进来坐下就差你一个了。”关煦桡刚走进会议室,端坐在会议桌主位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招呼着,任谁也看不出他心里的真实意图,“既然大家都来了,关队长你先就11?2案件你做一个简单的案情称述。”

    在派出所里死了三个人,而且还都是公职人员,这个案件的性质极其恶劣,按照以往的惯例,为了不影响社会安定造成动乱,应该是出动最大警力秘密的调查,尽快将凶手捉拿归案。

    可是谁知道案发第二天媒体就大肆报道了,好在并没有点名受害者的身份和凶案地点,算是没有将事态近一步恶化下去。

    “11?2案件经法医的尸检,三名死者都是被凶手扭断颈部导致的死亡,死者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关煦桡站起身来陈述着案情,他身后的大屏幕上则播放着现场的一些照片。

    七八分钟之后,关煦桡看向神色不明的众人,“案件可用的线索很少,不过经我们调查厨房电路老化属于人为原因导致的。”

    “案发时手机通讯塔正在维修,但是根据我们的走访和审问,挖掘机司机陈某已经供认不讳,他收到了一万块钱的现金,有人让他将通讯电缆线挖断,所以我认为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案件。”

    说完之后,关煦桡再次在大屏幕上放出了审问挖掘机陈某的视频,包括他的口供,也收缴上来的一万块钱赃款。

    身为局里的一把手,魏局点了点头,合上了自己面前的档案,“小关,关于失踪的商奕笑和那个身份未知的老者有什么线索了?”

    “刑侦六队打算调出停电之前的监控录像,可是有人却抢先一步将监控录像给永久性删除了,我们的技术人员也做了修复工作,但是对方黑客技术很高明,录像已经无法找回了。”关煦桡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调看监控,这不是一次偶尔的事件,那么肯定不是针对商奕笑的,这个身份不明的老人就是破案的关键。

    坐在关煦桡旁边的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笑着接过话,“看来关队长的判读是正确的,这些证据都表明案件并不具有突发性和偶尔性,更像是蓄谋已久、精心准备的案件。”

    不但派人破坏了手机信号塔的电缆线,同时还让黑客删除了监控录像,根据关煦桡的判断商奕笑只是意外被牵扯到案件里来的。

    坐在魏局下面的一个黑瘦男人此刻却阴沉着表情,目光诡谲的看了一眼关煦桡,挑刺的开口:“可我怎么听说小关你和商奕笑关系密切,所以坚决不同意发拘捕令?”

    带着咄咄逼人的架势,黑瘦男人冷嗤一声,“不管这个案件是偶尔的还是有备而来,在一切没有查清楚之前商奕笑都是重大嫌疑人,而且她在军训的时候还打过教官,这说明商奕笑完全具备杀掉三个死者的能力。”

    这边黑瘦男人一说完,同样坐在会议室里的手下立刻附和的开口:“我附议赵副局的提议,商奕笑是本案的重大嫌疑人,而且为了平复舆论压力,我们应该尽快将商奕笑缉捕归案,如果她是无辜的,那么她为什么要逃走?而且手机已经关机了,现在是下落不明。”

    被赵副局这边的人长枪短跑的轰炸挑刺着,关煦桡这边的人则立刻就着相关证据进行了反击,一时之间会议室里火药味十足。

    关煦桡在案发第一时间就打了商奕笑的电话,发现关机之后,关煦桡立刻拨通了谭亦的手机,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所以关煦桡让顾岸去了四合院一趟,四合院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谁也不知道谭亦去了哪里,这两个人就这么失踪了。

    关煦桡今天早上从谭家这边得到了消息,说是牵扯到了一个重要的机密案件,让关煦桡不用找谭亦,他只要按部就班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可以了,该调查的调查,该审问的审问,谭亦那边目前谁也联系不到。

    两边争锋相对了十多分钟之后,一把手魏局终于老神在在的开口:“好了,不用再吵了,媒体那边赵同志你去做做工作,等案情有了进展之后我们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此期间就不要报道了。”

    黑瘦男人赵副局迟疑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行,我听领导的,会议结束之后我就去跑一趟。”

    在场的七八个人谁都不笨,这个案子昨晚上才发生,今天一早媒体就报道出来了,铺天盖地的都是三个人被杀的消息,这分明是给他们施压,让关煦桡这边将商奕笑抓捕归案。

    偏偏关煦桡抗住了所有压力,愣是不发通缉令,至于赵副局是谁的人大家更清楚,他和马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傅涛如今锒铛入狱,马老估计是要趁机报复来挽回面子。

    但是魏局他们心里也明白,如果单纯是为了面子问题,马老不可能闹出人命来,估计其中还有利益纠葛,比如东源研究所那块土地,这可是香饽饽,或许还有他们不知道的利益纠纷。

    “小关。”魏局看向一旁的关煦桡,算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不管是嫌疑人还是目击证人,商奕笑是知情者,你这边必须加大力度将人找出来,时间拖太久了我们也只能发逮捕令,暂时给媒体和大众一个交待。”

    五分钟之后,关煦桡刚离开大楼走到停车场就看到顾岸的车子呼啸的开了过来,他直接从驾驶位上探出头来,“煦桡,怎么回事?又是马老头在暗中捣鬼?”

    关煦桡将自己的车钥匙丢给了顾岸的保镖,自己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关煦桡是一夜没睡,此刻神色里带着几分疲惫,“被杀的三个人我已经做了详细的背景调查,初步判断他们应该都是傅涛的人。”

    沿湖街这一片是姚哥的地盘,而他是傅涛的心腹,姚哥的这些人在这一片收保护费,也经营一些不正当的场所。

    这些酒吧、会所为什么能平平安安的没有被查,还不是因为关系早就疏通好了,上面是傅涛和傅家的关系,而下面则是姚哥疏通的关系。

    “这事交给我来查,左右不过是威逼利诱而已。”顾岸不屑的冷嗤一声,傅家说到底也就是仗着人多势众的黑势力而已。

    这三个民警要不是有把柄在傅涛手里抓着,要不就是收了好处,所以傅涛即使已经被抓了,但是他的命令下来了,这三个人立刻就铤而走险的执行了,只可惜没弄死商奕笑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行,我先眯一下,到了梅家再叫我。”关煦桡说完之后合上眼小憩了,俊朗的脸上带着无奈之色,二哥也真是的,他将商奕笑带走就什么消息都没有了,自己跟无头苍蝇一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查案,二哥多少透露一点情报给自己啊。

    不过关煦桡也没有多在意,只想着这或许是谭亦在磨练自己,毕竟日后他也要撑起关家,他的位置也会越做越高,遇到的棘手事件会更多。

    !分隔线!

    梅家大宅这几天的气氛异常的低迷,沈墨骁铁了心的要离婚,沈夫人一开始还想用沈家要挟沈墨骁,谁知道沈父这一次竟然是站在沈墨骁这边。

    这着实让沈夫人气的够呛,要不是放不下黄子佩,估计她都能搭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和江省找沈父理论去了。

    “姓商的就没一个好东西,现在连杀人犯都出来了。”客厅里,沈夫人尖锐的声音故意刺激着一旁面容冰冷的沈墨骁。

    虽然报纸上没有详细写,但是却知道内情,这个案子的犯罪嫌疑人正是商奕笑,只不过刑侦队那边还没有发缉捕令。

    为了沈墨骁离婚的事,沈夫人之前和沈父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而梅家却没有一个人站她这边,沈夫人一怒之下就去见了邓鹤翔这个初恋情人。

    之前在和江省的时候,两人酒后乱性,沈夫人虽然一直瞧不上沈父,但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出轨,好在邓鹤翔揽下所有的罪名,说是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毕竟这么多年他来依旧爱着沈夫人,所以才会酒后乱性,邓鹤翔道歉之后就离开和江省回到了帝京。

    一夜乱情让沈夫人对沈父有些的愧疚,但是又忍不住回想和邓鹤翔之前的一切,那种幸福感夹带着罪恶感让沈夫人浑浑噩噩的过了快三个月。

    她到了帝京也是有意避开邓鹤翔,直到上次沈父提出分居或者离婚的要求后,沈夫人愤怒之下找邓鹤翔诉苦,两人又有了联系,沈夫人也是从邓鹤翔这边知道了更为详细的内情。

    “你怎么知道这个案子和商奕笑有关系?”沈墨骁倏地抬起头,冰冷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沈夫人,外公和大舅并没有透露任何内情,而且今天外公让煦桡过来也是为了了解详细的案情。

    沈夫人嗤笑着,和沈墨骁这个儿子的关系降到了冰点,所以沈夫人如今看他就跟看生死仇人一般,满脸的嘲讽,“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为了这么一个同名同姓长的差不多的替身冒牌货要和子佩离婚,沈墨骁,你不但脑子坏了,眼睛也是瞎的!”

    以前看上的商奕笑不过是娱乐圈的戏子,还是赵家派来的间谍,为了确保自己的身份不暴露,她甚至自甘下贱的和一个男模发生关系,就为了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她的儿子处处和自己这个母亲为敌。

    好不容易商奕笑那个贱人死了,在帝京竟然又碰到一个同名同姓的下贱东西,小小年纪就被男人包养了,沈夫人冷眼嘲讽的看着沈墨骁,她真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就为了这些下贱的女人,他竟然要离婚,甚至连未出世的孩子都不要了,沈夫人恨不能当初就将他给掐死,至少不会有人来气自己,梅家人也不会为了袒护沈墨骁而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这么冷淡疏离。

    “够了,你要是没事就去楼上陪着子佩。”从楼上下楼的梅老爷子怒喝一声,第一次感觉这个小女儿真的太不着调了,她非得众叛亲离了才能醒悟吗?

    被训斥的沈夫人气的扭头向着梅老爷子吼了起来,“我难道说错了吗?姓商的小姑娘难道不是被人包养了?否则就凭她有什么本事住四合院,还想要拿下东源研究所的地,还抢先一步挖走了钱教授那些专家,她处处跟子佩作对,偏偏沈墨骁不帮着自己的妻子,竟然选择帮一个外人,他沈墨骁不该被骂吗?”

    梅爱国搀扶着梅老爷子,“爸,你别和思雪计较,她现在脑子不清楚。”

    对这个小妹妹,梅爱国以前是愧疚的,毕竟梅家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将她嫁出去了,有了沈家巨额资金的支撑,梅家才挺了过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梅爱国和梅建业俩兄弟对沈墨骁这个外甥也格外看重,这其中何尝不是补偿的意味。

    “我偏不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找了那个刑警队长了解案子,我倒要听听看姓商的小姑娘到底是不是凶手!”沈夫人冷着脸坐在沙发上,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向着沈墨骁,沈夫人在感觉自己失宠之外,对沈墨骁这个儿子更加的迁怒。

    自己才是真正的梅家人!可就是因为父亲还有两个哥哥对自己态度如此冷漠,沈天刈才敢对自己说什么分居或者而离婚,沈墨骁才敢一而再的忤逆自己!沈夫人越想越是不甘心,梅家本该是自己最大的靠山。

    梅老爷子这么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狐狸此刻也被气的铁青了脸,这要不是自己的小女儿,他绝对让警卫员将人给轰出去!

    顾岸和关煦桡来的很快,两人第一次登门手里都带着礼物,“老爷子,打扰了。”

    “是我给你们小年轻添麻烦了,快请坐。”梅老爷子又恢复了惯有的慈和表情,笑着招呼着顾岸和关煦桡落座。

    虽然沈墨骁从没有正式介绍过顾岸的身份,但是看他这桀骜不羁的气场,再加上他姓顾,梅老爷子和梅爱国多少猜到了顾岸的身份。

    至于关煦桡他虽然是刑侦六队的队长,但是马老这么施压,关煦桡依旧有本事摁着不发缉捕令,就足可以看出关煦桡的来历绝对非同一般。

    众人落座之后,沈夫人想起了什么,此刻目光正色的打量着顾岸和关煦桡,倒都是一表人才的青年才俊,不过比起顾岸,沈夫人更看重温和俊朗的关煦桡。

    他看起来风度翩翩,因为是刑警,目光刚毅,一身的浩然正气,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优秀后辈,沈夫人忽然开口:“关队长多大年纪了,有没有女朋友啊?”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错愕一愣,谁也不明白沈夫人这是要干什么,沈家就两个孩子,沈墨骁这个长子已经继承了家业。

    至于幼子沈惊蛰根本不知道跑到哪个国家哪个角落里探险去了,之前沈墨骁是匆忙结婚,沈家都没有联系到沈惊蛰。

    “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关煦桡并没有因为沈夫人的唐突而生气,表情温和的回绝了,沈墨骁和商奕笑之间的感情,虽然有二哥的介入,但是关煦桡明白如果不是沈夫人一意孤行,绝对不会到如今的地步。

    以前沈墨骁来帝京谈生意,关煦桡也见过他几次,曾经那个温和俊朗的男人彻底消失了,如今的沈墨骁哀莫大于心死,整个人身上透露着一股子冷漠和疏离,而关煦桡最不能接受的是沈夫人竟然无动于衷,丝毫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案子怎么样了?”沈墨骁无视了还想要开口做媒的沈夫人,直接将话题转移到了案子上,梅老爷子让关煦桡来一趟,并不是为了商奕笑,而是想知道黄子佩到底有什么搀和进来。

    死了三个人,这事不可能善了,梅家并不是要明哲保身,只是不愿意介入到双方的争权夺利中,梅老爷子看的透彻,说到底不过是利益之争,谭亦那个中医和马老、傅涛、黄子佩之间的博弈。

    关煦桡并没有隐瞒什么,详细的将案情说了一下,“按照目前的判断商同学应该只是意外介入进来的,不过也难保有人收到消息趁机下手。”

    就在众人思考的瞬间,沈夫人再次对着关煦桡开口:“小关,既然没有女朋友,那阿姨给你介绍一个好女孩,真正的大家闺秀,从长相到学识到家世都是顶尖的。”

    顾岸嗤笑一声,没好气的看着自来熟的沈夫人,“沈夫人,您如果真有好姑娘不如介绍给墨骁的弟弟,他不也是到现在没结婚吗?我们家煦桡可高攀不上!”

    沈夫人看上的姑娘能有什么样?看黄子佩就知道了,顾岸可不想她祸害了沈墨骁还再来祸害关煦桡。

    沈夫人脸色一沉,不满的看着阴阳怪气的顾岸,毫不客气的反驳了回去,“这姑娘有个双胞胎的姐姐,我们惊蛰一定会满意我给他挑的女朋友!”

    怒斥了顾岸之后,沈夫人越看关煦桡越是满意,长的一表人才不说,是当刑警的,一身的正气,沈夫人脸上再次露出笑容来,“小关你是哪里人?父母是做什么的?”

    “你这几天出去见了什么人?”梅老爷子怀疑的看了一眼过于热情的沈夫人,她一直认为自己嫁给沈天刈这个商人是下嫁,跌了面子,很少回帝京不说,即使回来了也不和以前的朋友见面,总感觉自己低人一等。

    梅老爷子看着态度过于热情的沈夫人,怎么看都感觉有点不对劲,她认识的人里有谁家是双胞胎女儿的吗?

    一旁梅爱国脸色却是倏地一变,目光深沉的看着自顾自高兴的沈夫人,“你说的是邓家的女儿?”

    此话一出,梅老爷子直接黑了老脸,邓鹤翔!如今邓家的家主,梅思雪当年的初恋男友!当初梅老爷子就知道邓鹤翔心思不纯,根本是冲着梅家的背景来的,所以在梅老爷子的强制阻止之下,邓鹤翔被迫出国,两人也就分手了。

    再后来梅家遭遇了变故,梅思雪嫁到了沈家,梅老爷子一直以为这两人早就断绝往来了,可是如今看沈夫人那兴奋的表情,将邓鹤翔的双胞胎女儿似乎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梅老爷子脸色愈加的难看。

    “这个媒不用做了,邓家眼光高着。”梅老爷子冷眼警告的看着亢奋的沈夫人,且不说关煦桡的背景来历都不清楚,目前只知道他是从部队转业到体制内的,之前就在刑侦队,后来被下放到地方上历练了。

    短短半年之后又调回了帝京,而且明眼人都看出来关煦桡背景不低,说是平步青云也不为过,这样的人家即使联姻也是父母长辈做主,他们外人凭什么给关煦桡做主。

    “灵敏那孩子舍不得家里,如果玲珑嫁给了惊蛰,灵敏想留在家里。”沈夫人自顾自的说着。

    虽然是上门女婿,可对很多人而言这绝对是一步登天!邓家家门显赫,早些年家里的长辈也是在体制内身居要职的,只可惜后来犯了错误,邓家虽然已经从政治舞台上退下来了。

    可是在商界发展的非常不错,邓家旗下有好几个跨国公司,比起沈氏集团丝毫不差,这也是邓家两个女儿年纪不大,否则联姻的消息一放出去,估计门槛都要被踩塌了。

    “你让煦桡当上门女婿?”顾岸猛地站起身来,看白痴一样看着自我感觉良好的沈夫人,眼中直接喷着火。

    顾岸并不是大男子主义,但是看沈夫人这幅施舍的嘴脸,似乎在说当上门女婿都是天大的好事,关煦桡是占了大便宜。

    “上门女婿怎么了?多少人做梦都求不来,那可是邓家,家世显赫!否则他一个刑警一辈子有什么出息!结婚连套房子都买不起,以后有了孩子估计连帝京户口都没有,只能回老家!”沈夫人不满的怼着发脾气的顾岸,难怪他和沈墨骁能成为朋友,果真是一样的臭脾气,幸好自己没挑上他。

    “小岸。”关煦桡一把拉住暴躁的顾岸,也跟着站起身来,“老爷子,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和小岸就先告辞了。”

    “爱国,你和煦桡送一下。”梅老爷子已经被沈夫人气的没脾气了,她这是给梅家结仇来的!

    看着沈夫人还不死心,似乎很不满意关煦桡这样的态度,梅老爷子脸色一沉,“明天你就收拾行李回家去,墨骁在帝京再待一段时间,你回去照顾天刈。”

    “爸,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赶我走?”沈夫人气急败坏的瞪着梅老爷子,火气蹭蹭的涌了上来,尖利着嗓音不满的叫嚷着,“沈天刈都要和我离婚了,我凭什么还回去!没有我们梅家,他沈天刈能有今天!”

    “梅思雪,你怎么和爸说话!”梅爱国将人送到门口就回来了,他毕竟是个长辈,还是让墨骁和他们说话更合适,结果一回来就看到沈夫人对着梅老爷子乱吼乱叫的。

    “爱国,你找两个人过来将她看着,这段时间不准她外出!”梅老爷子气归气,却没有失去理智,一想到沈夫人又和邓鹤翔联系上了,梅老爷子恨不能撬开她的脑子,她还嫌不够乱吗?

    儿子离了心,丈夫死了心,她竟然还有初恋男朋友不清不楚的在一起,甚至要给邓家的女儿做媒,还要让小外孙娶邓家的长女,梅老爷子已经懒得和沈夫人说道理了,反正说不通,只是浪费口水而已。

    “你要软禁我?”沈夫人蹭一下站起身来,满脸的抗拒之色,一想到不能出去,不能和邓鹤翔谈心,沈夫人就感觉天塌了一般,冲上来的火气根本就压不住。

    看着如此抗拒的沈夫人,梅老爷子和梅爱国对望一眼,忍不住的想起当年梅家阻止她和邓鹤翔谈恋爱,当时沈夫人也是这样抗拒的表情。

    “爸,我知道了,你不要生气。”梅爱国安抚着一旁的老爷子,脸色完全的冷沉下来,梅思雪是真的疯了!她知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有了丈夫还有儿子!

    大门口,沈墨骁原本是打算道歉的,顾岸却是痞痞一笑,同情的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我们什么关系,何必这么客套,倒是你自己想开一点。”

    摊上那样一个脑子拎不清的母亲,顾岸是真的同情沈墨骁,好好的一段感情没有了,现如今沈夫人还想要继续祸害自己的小儿子,邓家的双胞胎女儿?

    顾岸冷嗤一声,他虽然不和邓家打交道,但也知道邓家有问题,只不过上面一直没有调查,一旦查了,邓家就和当初和江省董家一样,有些错误可以犯,但是有些底线是绝对不能碰触的,邓家只怕早就越线了,被收拾只是时间的问题。

    “墨骁,其他的话我不多说,邓家你注意一点,最好不要有任何的牵扯。”顾岸低声提醒着沈墨骁,黄子佩和傅家合作,即使有些瓜葛,其实问题不大,看在梅家的面子上,只要二哥不追究,上面肯定不会动手。

    可是邓家的性质却是不同的,顾家之前接手了秦家在国外的组织龙门,所以有些消息顾岸这边更灵通一些,邓家只怕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叛变了。

    沈墨骁也知道沈夫人和邓鹤翔谈过恋爱,当初毕竟是长辈的感情问题,沈墨骁也没有多问,此刻听到顾岸的话,沈墨骁明白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知道。”

    就在此时,关煦桡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糖果打来的,关煦桡面色立刻柔软下来,温和一笑的调侃着,“出什么事了?该不会是秦豫欺负你了吧,可他现在是尼拉国的总统阁下,我这个小小的刑侦队长可不敢跨国去抓捕他。”

    “煦桡,二哥那边出事了!”谭果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透露着凛冽的杀机,“我明天的飞机立刻回来,你替我将所有涉案的人员抓起来,就说牵扯到两国纠纷!出了事我担着!”

    关煦桡表情一沉,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安的开口:“二哥怎么了?”

    旁边顾岸和沈墨骁也停止了对话,难道马老那边不单单要对商奕笑下手,也对谭亦出手了?

    “二哥没事,可商奕笑重伤昏迷,人估计危险了,二哥只怕要发疯了,我已经联系大哥了,可是他在国外,至少还有两天才能赶回来。”谭果一想到谭亦好不容易谈一场恋爱,甚至还没有将人带回柳叶胡同,可是商奕笑现在人事不知的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谭果恨不能立刻回国,将这些罪魁祸首给剁了喂狗!

    汽车呼啸的离开了梅家大宅,梅老爷子和梅爱国也没有多想,只当沈墨骁是跟着顾岸、关煦桡一起离开恶劣,毕竟他这些年一直住在外外面酒店,有朋友多接触接触也好。

    军区总医院。

    五号楼是特殊的一幢楼,这里的医生都是医术最好的,医疗设备也是顶级的,但不会接收普通病人,可以说能进入五号楼抢救的病人身份都非同一般。

    通过了层层关卡,顾岸三人直奔重症监护室而去,门外是两排荷枪实弹的大兵守着,关煦桡和顾岸对望一眼,立刻明白这些大兵不是为了防止有敌人出现,而是谭骥炎下的命令,防止商奕笑真的出了事,谭亦会发疯。

    “二少昨晚亲自做的手术,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就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秘书小周快步迎了过去,他也是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但比起自身的疲惫,小周更担心谭亦。

    透过重症监护室门上的玻璃,顾岸和关煦桡能清楚的看到商奕笑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旁边就是呼吸机还有各种医疗仪器,谭亦则是一动不动的背对着门口坐在床边,双手握着商奕笑的手。

    顾岸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出什么事了?怎么会受伤?”

    昨晚上关煦桡打电话过来,顾岸亲自去了四合院一趟,没有看到谭亦和商奕笑,顾岸也没有多在意,在帝京,在二哥的地盘上,商奕笑不可能出事,更何况她本身就是特勤人员。

    虽然今天早上媒体闹的沸沸扬扬的,商奕笑一直没出现,谭亦这边也没有给出什么指示,顾岸只当是谭亦恶趣味发作了,让马老这些人死命的折腾,现在闹的越凶,最后收网的时候他们越倒霉,顾岸真的没有想到商奕笑竟然危在旦夕。

    “她和m国的十人精锐小队正面枪战了。”小周顾虑到一旁的沈墨骁,所以并没有透露太多详细的情况,但是当时的凶险可想而知。

    尤其是商奕笑还要保护二楼的田振江,可以说商奕笑是拿自己的命在拼,虽然她坚持到了谭亦到来,可却还是太迟了。

    “情况怎么样?二哥的医术也不行吗?”关煦桡眉头紧锁着,十人精锐的队伍,关煦桡能想象当时的凶险,那个不知名的老者到底是谁?

    关煦桡可以肯定如果商奕笑自己突围的话,她肯定不会和敌人正面冲突,那么也不会伤到这么重,她应该是为了保护那个老者差一点牺牲了自己。

    沈墨骁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的商奕笑,她脸上带着呼吸罩,五官几乎被挡住了,但是这一眼却让沈墨骁被雷劈中了一般。

    沈墨骁曾经看过商奕笑的睡容,有时候拍戏累了,她就这样躺在床上,和面前穿着白色病服的身影完全的重合了,只是眼前的人看起来更加的纤瘦,可是那身形……

    沈墨骁揉了揉眉心,不可能,肯定是自己想太多了,虽然两人有些相似,但五官上还是有细微的不同,而且嗓音也是不同的。

    “大量失血导致了脑部严重缺氧,现在人还昏迷着,如果一直沉睡下去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秘书小周声音也嘶哑了几分,谁能想象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就濒临死亡的危险。

    ------题外话------

    明天高考了,希望所有的考生旗开得胜,给十多年的学习生涯划上圆满的句号!

    回想当年自己高考,已经不记得什么场景了,只记得高考结束之后那叫一个疯狂,浑身轻松好像能飞起来一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鬼夫来袭太张狂〕〔招魂所〕〔孙悟空的玲珑塔〕〔我在漫威肝梦幻〕〔最后一个契约者〕〔我被系统托管了〕〔破产魔王战记〕〔我为什么这么皮〕〔收个神仙做徒弟〕〔七冠王〕〔重生军嫂有点甜〕〔三国有君子〕〔美漫里的小邪神〕〔重生商纣王〕〔卑微人间〕〔变身异界大法师〕〔无敌之大唐〕〔空降1630〕〔魔界旅游守则〕〔爸,这好像是北宋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女战神的黑包群〕〔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天才小农女:学霸〕〔魔鬼主教〕〔垂钓未来〕〔重生之少将仙妻〕〔回到八零当女兵〕〔崛起复苏时代〕〔剑鸣九天〕〔捉鬼极品大妖王〕〔都市共享男友系统〕〔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我真的不想扮猪吃〕〔灵气逼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