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23章 断一条腿

时间:2018-10-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商老太太在家里就跟老佛爷一般,可是到了外面,立刻就怂了,指使着袁素文去饕餮楼找商奕笑。

    “抱歉女士,我们这里是会员餐厅,不招待普通客人。”

    袁素文刚走到饕餮楼门口,还没有来得及多问什么就被挡了下来,袁素文没办法,只好灰溜溜的回来了。

    老太太铁青着脸,一手掐上袁素文的胳膊,“要你有什么用?你难道没和他们说我们要进去找人吗?”

    老太太狠狠的掐着袁素文的胳膊,还故意用力的旋转了两下,这才感觉心里头的怒火消散了几分。

    “妈,他们不让进,这是高档餐厅,除非是笑笑出来接我们。”袁素文身体瑟缩,虽然胳膊被掐痛了,却也不敢躲开老太太的手。

    “算了,我们就在这边树下等着。”老太太不是没想过打电话给商奕笑,可是现在的商奕笑软硬不吃,她要是知道自己来了,直接从餐厅后门溜走了那更麻烦,毕竟清远市这么大,她们到哪里去找她的下落。

    门口的侍应生看着坐在花坛上等候的袁素文和老太太,眉头皱了一下,之前商奕笑来吃饭的时候就被他挡下来了,好在两位客人没有追究自己的过错。

    这会看到那一脸刻薄又阴沉的老太太,侍应生犹豫了一下,对着一旁的同事开口:“你帮我看着,我进去一下。”

    餐厅里,别看商奕笑吃的挺欢,可是眼神却有些的飘忽,沈墨骁的出现依旧给商奕笑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她现在只不过是强颜欢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什么事都没有一般。

    “抱歉打扰了。”侍应生走到了桌子边,低声道:“刚刚门外来了两个人,说是这位小姐的母亲和奶奶……”

    侍应生是不怎么相信袁素文刚刚的话,一来是商老太太那表情太刻薄,活脱脱就是找人报仇来着,二来商奕笑虽然穿的朴素,气度却是从容淡定,和袁素文那唯唯诺诺的模样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知道了,谢谢。”商奕笑放下筷子,扭头对着窗口看了过去,可惜看不到外面的袁素文和老太太。

    “吃的差不多了,出去看看吧。”谭亦站起身来,商家的人和事也该做一个了结。

    老太太和袁素文是大早就跟着商泉、商老大来市里的,不过当商老大接了电话,知道谭亦和商奕笑吃饭的地点之后,立刻就让老太太和袁素文打了出租车过来了,商老大和商泉依旧留在宾馆里等着。

    “两位走好,小心台阶,欢迎下次光临。”门口的侍应生将门打开了,对着出来的商奕笑和谭亦微笑的道别。

    老太太等的正着急,抬头一看,蹭一下站起身来,直接冲着商奕笑小跑了过来,一手指着她就泼辣十足的骂了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自己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让我和你妈在外面饿肚子晒太阳!”

    老太太中气十足,叫骂的声音极其尖利,她这么一吼,商业街这边的行人刷刷的看了过来。

    老太太更来劲了,摆出了茶壶骂街的姿势,扁扁的两片嘴唇上下一合,尖利的叫骂声就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作孽啊,养这么大的孩子还不如养一条狗!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被男人给包养了,现在还待在外面不会回家,让我这个老婆子拖着身体来找,你不要脸,我们老商家还要脸那!”

    “还有你这个不要脸的野男人,欺负我们老商家没人,十六岁的小姑娘,你怎么能就下得了手!”老太太叫骂了几句,又将矛头对准的了一旁的谭亦,眼睛里滴溜溜的闪烁着贪婪的精光。

    老大说的不错,这个野男人一看就有钱,到时候没有一百万,不对,至少要两百万的封口费,老大和老小家一人一百万。

    “笑笑,你听妈的话,跟我回家去吧,你这样跟着他算什么呢。”比起撒泼的老太太,袁素文未语泪先流,声音哽咽,哭红的眼眶泪眼蒙蒙的看着商奕笑,“他就是骗你年纪小,你不要再犯傻了。”

    看热闹不嫌事多!四周的路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谭亦和商奕笑,第一眼就被谭亦那俊美的脸庞所折服,这么英俊优雅的男人,别说包养了,倒贴她们也愿意啊,这绝对是男神级别的金主!

    午后的阳光明亮的照在谭亦的脸庞上,白皙的皮肤,飞扬的眉宇,一双狭长的深邃凤眸,再配上超过一米九的挺拔身材,女人们眼睛里刷刷的冒出绿光来。

    尤其是那一身优雅尊贵的气质,薄唇微微勾着,透露出几分清冷和薄凉,让人小心肝砰砰的加快跳动,娱乐圈那些男明星,虽然五官不丑,可是出镜都是化了妆的,而且放出来的照片也是经过精修的,哪里像面前这一位,裸妆上场!

    “妈,你不用哭了,谭先生就是我朋友,而且我也不会听你的话嫁给一个傻子的,即使他家里再有钱。”面对一脸悲切哀伤的袁素文,商奕笑却是毫不客气的将她的伪装给戳破了,“而且我也不会给你还两百多万的高利贷,我十六岁出来打工,每个月八千的工资都打给你,再多的钱我也没办法了。”

    虽然说谭亦的高颜值拉了一批女人的好感,但是商老太太的话依旧让围观的人有些瞧不上这两人,可是商奕笑这话一出口,四周的人都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这年头哪家孩子不上个大学,十六岁还没有成年呢,这就要出去打工?而且这个当妈的竟然欠了两百多万的高利贷,估计好赌成性,还想要将女儿嫁给一个傻子还钱,这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啊,该不会是后妈吧?

    袁素文低着头,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忿恨之色,她没有想到商奕笑这么牙尖嘴利,所以此刻,袁素文只能低着头不停的哽咽着,用弱者的姿态想要博取一点的好感。

    “嫁给傻子怎么了?我们老商家将你养这么大,还不能给你做主了!”老太太早就看上了潘春德家的财产。

    这家就一个傻儿子,只要商奕笑这个死丫头嫁过去了,日后生了儿子,这潘家的财产就等于是他们老商家的了,可不是一点点钱,几千万上亿啊,老太太都不敢想象这是多少钱。

    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都懒得浪费口水了,反正等自己去了帝京,和商家这些人也没有接触了,“我们走吧。”

    老太太还沉浸在发财的美梦里,一看商奕笑和谭亦要走了,老太太立刻回过神来,急切的冲到了前面,一把拦住了谭亦,“你们不能走,我告诉你,这个死丫头当年才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人,你这么做是犯法的,担心我们去报案将你抓起来!”

    说完之后,老太太表情愈加的得意,腰杆子都硬了几分,打量了一眼谭亦,这男人长的还真俊,难怪这个死丫头会爬床,“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要是识时务,这事我们就私了,你要是不知好歹,就等着进大牢吧。”

    “行,私了吧,两点钟我派人去接你们过来详谈。”谭亦轻笑着开口,似乎没看见老太太那贪婪的表情,带着商奕笑径自离开了。

    老太太满脸的笑意,这会也不在乎两人先走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商泉的电话,报告着好消息,“小泉,妈和你说事成了,那个野男人怕坐牢,要和我们和解呢,我马上就回来。”

    打完了电话后,老太太看了一眼哭丧着脸的袁素文,眉头一皱的怒斥,“行了行了,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赶快回去。”

    商老大和商泉此刻也都是满脸的喜色,兄弟两人对望一眼,商泉率先开口:“大哥,这个野男人估计不差钱,但肯定没有潘总家有钱,我们先让他给一些封口费,然后和笑笑一刀两断。”

    商奕笑那死丫头没有了靠山,到时候还不是任由他们拿捏,将这个死丫头嫁到潘家之后,又能拿到一笔丰厚的彩礼,嫁人了,她也不能上大学了,等拿到通知书,到时候又有二十万的额外收入。

    商老大也是满脸的兴奋之色,只要搞定这个男人,一切都不成问题了,“你将录音笔放好了,一会将谈话都录下来,就不怕他到时候反悔。”

    半个小时之后,老太太和袁素文回来了,老太太喝了一口水,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说是两点钟派人来接我们,还有半个多小时。”

    一点五十九分,商家几人焦急的等在酒店的大堂里,不时的向着门外张望着,要不是外面温度有三十多度,屋子里有空调,估计老太太都要去门外面等着了。

    “该不会逃走了吧?”商泉有些不安的开口,那个野男人他们只知道是一个中医,听说是在和江省,这人要是跑了,他们就算去报案,估计也没什么用。

    “他要是敢跑,我现在就去报警!”老太太恨恨的开口,只感觉到手的钱刷刷的飞走了,老太太气的脸都扭曲了。

    两点钟,酒店大堂的玻璃门被推开,秘书小周通知看向焦躁不安的商家几人,就这几个人还敢威胁二少,真是要钱不要命了,“几位请跟我来吧。”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派来接我们的?你不知道提前过来吗?”老太太刚还担心谭亦逃走了,这会看到小周了,底气顿时又足了,对着小周就撒着怨气,“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哼,真的惹怒了我们,我们出门就去报警。”

    商泉扶着老太太的胳膊,打了一句圆场,“妈,算了,事已至此,我们先过去看看,总不能让笑笑吃了亏。”

    宾馆外停了两辆车,商老太太四人上了后面的车子,小周则坐到了前面的车上,两辆汽车呼啸的离开了。

    这边谭亦派人将商家几人接走了,后脚王大益这边就收到了消息,之前王大益就派人详细调查了商奕笑,也确定了这真的只是同名同姓的巧合,而且两人的确长的有些相似。

    按王大益来说,商家人真不是个东西,小姑娘全市中考第一名的成绩,愣是不让她上高中,将人赶出去打工,现在商家人还想要将小姑娘卖给潘家的傻儿子,简直没人性到了极点。

    犹豫了片刻,王大益还是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来。”书房里,沈墨骁面前摊放着东源集团的资料,黄家的确有和鼎盛合作的打算,如今两家已经联姻,黄父很干脆的将决定权交给了沈墨骁这个女婿,可是在书房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沈墨骁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推开门走了进来,王大益瞄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文件,这才低声道:“总裁,我派去盯着商家的人刚刚传来消息,商老太太他们来清远市了,是受到潘夫人的怂恿,想要讹诈谭大夫……”

    商家人的目的很简单,讹诈谭亦要一笔封口费,然后将商奕笑嫁给潘家的傻儿子,再得一大笔的彩礼钱,而且和潘家攀上亲戚了,商家从此之后就飞黄腾达了。

    至于潘夫人的险恶用心也很明确,她看上了商奕笑的高智商,而且她容貌也算中等偏上,最重要的是她和商奕笑结了仇,将商奕笑嫁给自己的傻儿子糟蹋,潘夫人感觉无比的痛快。

    而且等商奕笑真的嫁到潘家了,是死是活都在潘夫人的手里头捏着,等她报复够了,孩子也生下几个了,说不定就弄死商奕笑这个儿媳妇,反正她没背景,到时候给商家一点好处,估计没有人会在乎商奕笑是死是活。

    “你派人继续盯着,如果他们再纠缠笑……她,就出面警告一下。”沈墨骁沉声开口,即使是同名同姓,面容有些相似,可他终究还是无法置之不理。

    “我知道了。”王大益领下命令就转身出了书房了,商小姐去世了,现在这个商奕笑或许就成了总裁感情的寄托,只可惜这个小姑娘性子太泼辣,而且和谭大夫关系暧昧不清,王大益也不知道这样继续下去是好还是坏。

    !分隔线!

    坐在汽车里,商老太太几人一开始还一副高傲的姿态,可是看着车子渐渐的开出了市区,几人心里头就咯噔了一下。

    “这是要去哪里?”后座的商泉率先开口,这可是法治社会,这些人再有钱也不敢谋财害命吧。

    司机并没有开口,车速不减的跟着前面秘书小周的车子,市区的高楼大厦渐渐的看不到了,车子已经开到了郊区,老太太也害怕了,拍打着驾驶位,“快停车,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再不停车我现在就报警了!”

    司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而商老大此刻拿出手机,想要报警,可是怎么说呢?被绑架了,可他们都不知道被什么人绑架了。

    “大哥,你先联系一下潘夫人。”商泉还算冷静,报警还不如找潘家人来得有用。

    “对,我这就打电话。”商老大快速的拨通了潘夫人的手机,将事情说了一遍,“他们不知道要将我们带去哪里,这都到郊区了。”

    电话另一头潘夫人冷嗤一声,神色里满是不屑之色,“放心吧,既然准你们打电话,肯定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估计只是给你们一个下马威而已。”

    要是真是将商家几人给弄死了那才好呢,现成的把柄送上来了,一想到之前赌输的两千万,潘夫人对商奕笑就恨的咬牙切齿,可是潘春德虽然有钱,锦医堂却又不少的门路关系。

    更关键的是潘春德不愿意给潘夫人出头,潘夫人当初找人撞死了护士蒋丽,她的肚子里还有两个月大的孩子,潘春德忌惮东源集团没有报复潘夫人,想要给她撑腰是绝对不可能的。

    商老大挂了电话,心里倒镇定了几分,而此刻汽车拐了个弯向着不远处的一家农庄开了过去。

    随着车子的停下,商老大第一个打开车门下了车,看了看四周,或许真的只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毕竟有钱人怎么甘心被人威胁。

    秘书小周也下了车,看了一眼满脸戒备的商家四人,“进来吧,二少和商同学都在里面。”

    估计这一路坐车坐的惴惴不安,老太太嚣张的气焰早就收敛了,商老大和商泉心里也七上八下的,虽然知道谭亦不可能真的弄死他们,但是他们都是普通老百姓,有了潘夫人撑腰才敢和谭亦对着干,但事到临头了,立刻就怂了。

    客厅里,谭亦正在泡茶,顶级的茶叶在热水的冲泡之下散发出淡淡的茶香味,再加上这煮茶的人姿态雅致,对等着喝茶的商奕笑而言这绝对是视觉和嗅觉的享受,虽然她是没这份耐性煮茶。

    “二少,人带过来了。”秘书小周说了一句后就自发的站到了后方,而在小周身侧还站着八个西装笔挺的魁梧大汉,那肃杀的气场一看就是练家子。

    商老太太四人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八个保镖,蓦地有点后悔来这里了。

    “几位请坐,我们二少先处理一下公事。”秘书小周说了一句就不再开口。

    一片安静里,谭亦依旧不急不缓的煮着茶,商奕笑也懒得理会商家几人,视线专注的落在谭亦身上。

    安静里,坐在沙发商的商老太太几人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不安着,谭亦身后那八个保镖太具有震慑力,老太太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再撒泼。

    等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门再次被推开了,商家几人回头一看,却见两个黑色西装的保镖拖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扑通一声将人如同死狗一般丢在了地上,男人看起来莫过于三十多岁,脸上虽然有伤口,不过看起来也是文质彬彬的模样,可是一双眼里却是死灰一片。

    秘书小周走上前来,冷眼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眼中一片冰冷,“规矩你是知道的。”

    “二少,我错了。”男人扑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不停的给谭亦磕头着,磕的用力,那一声一声闷沉的声音如同重锤一般敲在商家几人的心里头,片刻的功夫,男人的额头已经青紫了。

    谭亦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商奕笑,这才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着茶,目光冷然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念你也跟了我几年,你自行了断吧。”

    这边谭亦说完,小周将一把匕首哐当一下丢在了地上。

    磕头的男人呆愣愣的看着地上银亮的匕首,嘴唇哆嗦着,似乎还想要开口,可是一抬头,对上谭亦冰冷的不见半点感情的凤眸,男人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

    “二少,是我鬼迷心窍,还请二少不要追究我家人。”男人声音哽咽的说完一句,又砰砰砰的给谭亦磕了三个响头,右手颤抖着捡起地上的匕首。

    商老太太几人这会已经看的眼睛都直了,脸色煞白成一片,这种桥段他们只在电视电影里看过。

    男人目光怔怔的看着手里头的匕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将手高举起来,然后猛地将手中的匕首向着心脏处扎了下来。

    鲜血顺着伤口汩汩的流淌出来,男人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抽搐了几下之后再也不动弹了。

    “啊!”商老太太看着距离自己脚不到一米远的尸体,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一手猛地抓住了商泉的手,吓的身体如同落叶一般瑟瑟发抖着。

    商泉和商老大也吓的直哆嗦,谁也没有想到刚刚的大活人现在就死在了他们的面前,那弥漫开来的血腥味让人忍不住的作呕。

    袁素文也吓傻了,她真没有想到看起来如此英俊优雅的谭亦,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再看着坐在一旁的商奕笑,袁素文眼中忽然浮现出些许扭曲的快意。

    死丫头被这么可怕的男人给包养了,过得好只怕也只是假象吧,否则当年她性子那么软弱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强硬了,一定是吃了太多的苦,被折磨狠了,自己才变得这么铁石心肠。

    “将尸体拖下去处理了。”谭亦放下茶杯慢悠悠的开口。

    两个黑色西装的保镖立刻上前一人拖着死者的一条胳膊,将尸体直接拖了出去,而地上还残留着一小滩殷红的血迹。

    另一个保镖转身拿着水桶和抹布走了过来,快速的将血迹清理了之后这才退了下去。

    尸体不见了,血迹也没有了,可是那股子血腥味似乎还停留在鼻前。

    “听说你们打算去告我?”谭亦似笑非笑的看着吓得够呛的商家几人,微微勾起的薄唇流露出冷血的薄凉意味,“其实我一开始懒得和你们计较,笑笑每个月给你们八千也算是仁至义尽,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想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商老大声音哆哆嗦嗦的响了起来,只感觉坐在不远处笑容优雅的谭亦是如此可怕,这个男人说弄死一个人就真的弄死了,尸体也直接拖出去处理了。

    商泉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后悔过,都是被钱冲昏了头脑,钱再多也要有命去花。

    袁素文反而是最不害怕的那一个,不管如何自己终归是笑笑的母亲,是生了她的人,这个男人再变态再恐怖,看在笑笑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对自己如何,倒是老太太和他两个儿子要倒霉了。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回过神来的老太太一把抓住了袁素文的胳膊,太过于害怕之下,老太太抓的很用力,指甲都摁到了肉里,尖酸刻薄的脸上满是迁怒之色,“你还不赶快对笑笑说几句好话!”

    如果知道死丫头的野男人一言不合就敢杀人,就算给一个亿老太太也不可能跑到市里来,这会儿后悔已经太迟了,老太太和商老大、商泉都不由自主的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袁素文。

    现在知道怕了!袁素文低着头隐匿住眼底变态的得意之色,她希望这个野男人对老太太三人也不要手下留情,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欺辱自己。

    不过袁素文也担心一时痛快了,等这个野男人走了,日后老太太他们又报复到自己身上。

    想到此,袁素文悲戚戚的抬起头,红着眼眶,哀求的看向商奕笑,“笑笑,以前都是妈没有用,没能保护好你,笑笑,你就放过你奶奶还有大伯、小叔吧,他们已经知道错了,日后再也不敢虐待你了。”

    袁素文这话听起来的确是在求情,可是无形里却也点出了老太太他们过去欺辱虐待商奕笑的事实,只不过老太太三人吓得够呛,这会根本没听话袁素文话里的恶意。

    商奕笑没有再开口,或许是真的对袁素文彻底失望了。

    “小周,一个人废掉一条腿,让他们长点记性。”谭亦冷淡的丢出对商老大和商泉的决定,倒不至于真的会要了他们两人的命,只不过也会让两人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商老大和商泉脸色彻底的变了,两人惊恐万分的瑟缩着身体,如果没有看到谭亦之前弄死了一个人,他们还不至于这么害怕,这个野男人连人都敢杀,更别说废掉他们一条腿了。

    “笑笑,你给大伯求求情,以前是大伯做错了。”商老大语调哆嗦的向着商奕笑哀求着。

    商泉也想要开口求情,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却见两个保镖已然走了过来,在商泉惊恐的目光里,两人一把抓住了坐在旁边的商老大。

    “你们不要动我儿子!”老太太凄厉的嚎了一嗓子,刚想要冲上来救商老大,可是对上保镖嗜血的冰冷眼神,老太太吓得一个哆嗦,一屁股跌坐回了沙发上,却是不敢再开口了。

    “妈……”商老大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他也是个大老爷们,可是被两个保镖抓住了胳膊之后,商老大双腿已经软成了面条,提不起一点反抗的力量。

    两个保镖将商老大从沙发上拖到了客厅中间,其中一人更是抓起了商老大的脚踝,然后抬高了几分,右脚猛地对着他的小腿胫骨踩了下来。

    骨头被打断的清脆声伴随着商老大杀猪般的惨叫声同时响了起来,被丢在地上的商老大痛苦的喊着,五官因为痛而扭曲成了一团,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此刻看向谭亦几人的目光里充满了惊恐之色。

    商泉已经快要被吓傻了,以前看老太太虐待商奕笑的时候,商泉从来都是漠视着,小孩子不听话,打打也正常,至多就是一点瘀伤,饿几顿也死不了人。

    可是现在,商泉是真的害怕了,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笑笑,小叔求你了,小叔再也不敢了,笑笑……”

    可惜谭亦不发话,两个保镖一个大步上前将商泉也拖了过来,丢到了商老大的身边,然后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同样被弄断了右小腿,商泉痛的浑身直打颤,恨不能立刻昏过去。

    商老太太心疼万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儿子,可或许是谭亦带来的震慑力强大,老太太脸色煞白的攥紧着双手,佝偻着身体,再心疼断腿的两个儿子,却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唯恐同样的噩运会发生到自己身上。

    “小周,将人送回白鹳县,日后他们要是再来骚扰笑笑,来一次就打断他们的一条腿。”谭亦声音很是悦耳,可话里透露出来的狠辣之意,却让人毛骨悚然。

    商老大和商泉哆哆嗦嗦的躺在地上,断腿之痛如同烙印一般刻在两人的脑海里,日后就算是穷疯了,这两人也不敢再招惹谭亦这个煞星,这个男人是真的心狠手辣。

    老太太此时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些人不打算对自己动手,袁素文低着头,有些失望他们放过了老太太,不过转念一想,老太太要真的断了腿,这么大的年纪了,估计也好不了了,到时候整日瘫痪在床上,还不是让自己伺候。

    看到保镖要将地上的商老大和商泉拖走了,袁素文此刻快速的抬头,目光欣慰又不舍的看着商奕笑,“笑笑,以后你去帝京上大学要好好的,没事就不要回来了,乖乖听这位先生的话,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商奕笑冷眼看着最后时刻还不忘刷点好感的袁素文,她这是知道自己完全脱离了掌控,所以还想用亲情来绑住自己。

    对上商奕笑那过于清冷锐利的目光,袁素文有些心虚的低下头,随后又不断的安慰自己,自己是她的母亲,千错万错都是商家人的错,笑笑即使有些怨恨自己,但血缘亲情是斩不断的。

    “我刚刚说过,商家任何人要是打扰笑笑,不管是谁,联系一次断掉一条腿。”谭亦毫不留情的开口,冰冷的目光看着袁素文,“希望袁女士记得这句话,我说的是不管是谁,也包括袁女士在内。”

    袁素文呆愣愣的看着谭亦,被他话里的狠绝给吓到了,他这么在乎笑笑,难道不应该尊重自己这个长辈吗?她可是笑笑的母亲!母女之间哪有隔夜仇的!

    “对了,鉴于袁女士你母亲孤单的处境,我已经派人将商承志接回来了,相信袁女士你回去之后就能看到人了。”谭亦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惊惧的袁素文,恶人自有恶人磨,她既然不想当一个好母亲,那么会有今天的结局也是她罪有应得。

    “你不能这么做!”袁素文情绪失控的喊了起来,商老二那个畜生躲到外面好几年了,她才有了安生的日子,袁素文不敢想象商老二回来之后,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一想到日日夜夜被他虐打,袁素文再也顾不得伪装了,面容狰狞的看向商奕笑,凄厉的吼了起来,“你这个小畜生,和你那个要死的父亲一样都是狼心狗肺的畜生,你当年怎么没有被商家人给虐待死,你这个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带走!”懒得听袁素文又吼又叫的,谭亦这边话音刚落,几个保镖快步上前,将商家几人都强行的拖了出去,相信日后就算找老天爷借了胆子,他们也不敢再来打扰商奕笑。

    耳根终于清净了,商奕笑感激的看向谭亦,笑嘻嘻的调侃,“这是不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商家这些人贪得无厌,自私又冷血,如果没有谭亦这么狠辣的手段,日后商奕笑即使去了帝京,他们都有可能跑到帝京去纠缠,现在算是一劳永逸,彻底解决了。

    “恶人?”谭亦莞尔一笑,斜睨着目光看着视线左躲右闪的商奕笑,意味深长的开口:“其实只喝药膳来的太慢,刚好吃过饭到现在都快三个小时了。”

    商奕笑眨了眨眼睛,不明白的看着谭亦,只见去而复返的秘书小周家将谭亦的药箱拎了过来,随着药箱的打开,谭亦从药箱最底部拿出一个黑色绸缎的布包。

    当布包一一展开,看到别在上面的银针之后,商奕笑眼睛猛地瞪大,短的银针也有一指长,而最长的竟然足足有半尺,而布包里至少有上百根的银针,商奕笑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出自己被扎成刺猬的模样。

    “我身体没事了!”惊悚万分的丢出一句话,商奕笑一手撑在沙发上,身体猛地一个腾跃后翻,立刻向着门口逃窜了去,一言不合就拿银针扎人,他也未免太小气了!风度呢!胸怀呢!

    “小周,将人拦下来。”谭亦头也不抬的开口,慢条斯理的摆弄着自己的银针,“如果经过了剧烈运动,那施针的时间至少要延长到两个小时。”

    正在出拳攻击的商奕笑猛地停下了手,瞪圆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瞅着沙发上的谭亦,“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谭亦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商奕笑,“你可以试试看,当然了,你也可以尝试一下能不能逃出去。”

    如果是没有受伤以前,商奕笑还敢拼一拼,可是之前在国外和黑蜘蛛的人交火中了几枪,商奕笑的身体根本没有恢复过来,更别提这个农庄里里外外至少埋伏了三队精英,这还不算跟在谭亦身边这些摆在明面上的保镖。

    当然,商奕笑更明白即使自己能以一敌百,可是她根本不是谭亦这个大boss的对手,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商奕笑一咬牙,认了!

    “那现在施针要多长时间?”商奕吞了吞口水,他的手明明修长白皙,可是抓着银针的时候,商奕笑怎么看都感觉毛骨悚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扎成刺猬就刺猬吧!

    “施针半个小时,再加上拔针的时间,前后一个小时。”谭奕将所有的银针又放回到了布包里,站起身来,笑睨着视死如归的商奕笑,“走吧。”

    没人性!商奕笑一副受虐小媳妇般的怂样,乖乖的跟在谭亦身后向着一旁的房间走了去。

    客厅里,秘书小周忍不住的摇摇头,商同学是不清楚,帝京那些跺跺脚,土地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哪一个不想要二少能给他们亲手施针调理调理身体,贺氏医门不外传的绝技就是银针术。

    ------题外话------

    好了,商家人基本算是解决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早婚影帝〕〔都市阎罗狂少〕〔心尖上的他〕〔穿成美男子〕〔斗魄星辰〕〔透视贴心高手〕〔不败狂徒〕〔土拨鼠拨土〕〔无限回档之毁灭世〕〔重生最强商女:首〕〔狂宠全能废柴妃〕〔医等狂兵〕〔变身国民女神〕〔河伯证道〕〔灵界大魔王〕〔蜀帝传奇〕〔总裁爹地有点坏〕〔带着MC系统的异界〕〔一夜欢宠:亿万老〕〔天纵一帝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之异能军嫂〕〔万兽朝凰〕〔天价宝贝:101次枕〕〔重生之奶爸大明星〕〔极品通灵系统〕〔九转道经〕〔天神诀〕〔乡村透视小农民〕〔绝色狂医:魔神大〕〔终极吞噬进化〕〔启禀王爷:王妃,〕〔重生军工子弟〕〔螳臂〕〔太后的现代纪事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