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25章 啃了一口

时间:2018-08-18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酒店门口,黄子佩向着窦老专家道谢着,“母亲的身体就麻烦您老了,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开口。”

    “孙总收集的这批药材虽然比不上锦医堂的那一批,不过品相成色也都是上等的,沈夫人身体只是有些虚弱,需要慢慢调理,有这些药材足够了,半年时间应该就能恢复过来。”

    窦老专家笑着应承下,他虽然医术好,在调理保健这一块也是权威,曾经还是和江省一把手的专属保健师。

    不过窦老专家也明白自己是无法和沈氏集团相抗衡的,黄子佩和沈墨骁给足了他面子,窦老专家也不敢倚老卖老,否则就是不识时务了。

    “多谢。”沈墨骁沉声道谢一声,目送着窦老专家上了车子离开之后,漠然的转过身向着酒店走了进去。

    黄子佩面色一沉,没有来清远市,墨骁哥至多就是性子变得冷漠,可是自从看到同名同姓的商奕笑之后,墨骁哥情绪一下子变得阴晴不定,而且对自己更加的抵触,这让黄子佩不甘心的攥紧了手。

    “墨骁哥,关于这一次和东源集团合作的事,我想和你讨论一下……”黄子佩快步追了过去,如今自己竟然只能沦落到用公事才能和自己的丈夫靠近。

    黄子佩眼中有着不甘之色快速闪过,等这一次回去之后,希望妈没有放弃给墨骁哥下药的计划,等发生了关系,或许就能改变目前这不冷不热的局面。

    “马上就到九点半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沈墨骁头也不回的开口,这一次虽然黄家将合作的事情交到了沈墨骁的手里头,可是从黄父的态度上沈墨骁已经看出来鼎盛肯定会和东源集团合作的。

    鼎盛集团占据了全国三甲医院和特级医院的大部分药物和医疗器械的供应市场,但是随着黄父年纪的增长,再加上就黄子佩一个女儿,黄父虽然还想继续拓展鼎盛集团的地盘,可多少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墨骁这个女婿肯定是最好的合作对象,黄父在两人结婚之前就流露出这个意向,甚至打算将鼎盛百分之十的股份当成嫁妆送给沈家。

    只可惜沈墨骁不要,沈氏集团和黄家鼎盛集团依旧是互不相干的两个公司,黄父这才有了和东源集团合作的意向。

    孙平治野心勃勃,他的大儿子孙望野也是青年才俊,有了继承人,至少未来几十年之内东源集团会越来越壮大,鼎盛和东源合作就是长线投资。

    看着沈墨骁的伟岸的背影,黄子佩心有不甘,可是现在已经九点了,经济会议就在今天早上,的确不方便谈事,当然她也知道这是沈墨骁的借口。

    九点十五分,清远市行政大楼门口已经挂上了欢迎的条幅,马光耀身为左明山的秘书,此刻也早早的站在这里接待过来开会的大小领导。

    当沈墨骁的座驾一到门口,马光耀让旁边的人去通知等候在里面的左明山,自己率先迎了过去,脸上堆满了热情的笑容,“沈总裁,少夫人,两位早上好。”

    左明山也带着属下匆匆的迎接过来,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在清远市这些人眼里,沈墨骁和黄子佩那就是金光闪闪的财神爷,说是召开经济会议,其实就是为了促进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

    而现场的记者也咔嚓咔嚓的拍着照片,镜头里沈墨骁西装笔挺,黄子佩知性优雅,在众人拥簇之下,绝对称得上郎才女貌。

    一番寒暄之后,距离九点半就差五分钟了,众人纷纷落座,就等着左明山宣布会议的召开,可就在此时,左明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左明山立刻站起身来,拿着手机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丁书记打过来的电话?正在倒茶的马光耀刚刚偷偷瞄了一眼,没想到竟然是丁书记打过来的电话,他之前不是去帝京汇报工作去了吗?

    而且这马上就九点半的开会时间了,怎么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马光耀目光转了转,随后拿着热水壶也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左明山是清远市的二把手,清远市是a省的省会城市,按理说沈墨骁的到来,虽然不至于让丁恒杰这个大佬亲自接待,但至少要见个面。

    这一次的确在时间上有些不赶巧,负责整个a省工作的丁恒杰去了帝京汇报工作,不过这位明年就到退休年龄了,据说要将左明山这个副职转为正职了。

    而原本清远市的一把手吴隆则升职接替丁恒杰的位置,所以这一次丁恒杰去帝京汇报工作,将吴隆这个得力手下也带过去了,这等于是提前给他打关系铺路。

    “是,我明白,现在会议还没有召开,可以推迟半个小时。”左明山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却出口的话却十分的干脆,似乎丁恒杰临时弄了一个医药局的专家来监督这一次的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只是小事一件。

    电话另一头,远在帝京的丁恒杰缓缓开口:“不用推迟会议,你们接着召开,等人过来之后,你让人接待一下,能和鼎盛合作是好事,但我们也要严把质量关卡,这些年我们招商引资付出了许多努力,可有些时候反而招了些牛鬼神蛇回来了,最后烂摊子还是要我们来收拾。”

    a省是依托农业发展起来的,所以经济并不算好,没有大型的企业集团,人才大量流出,这些年上面也想了很多办法,招商引资是最快捷的通道。

    给予那些大公司大企业更多的优惠政策,甚至财政上也可以扶持他们一把,银行低利息或者无息贷款、税收减免,就是为了让这些大公司将工厂开设到a省来,带动当地的经济。

    可之前的政策有些急于求成,结果没有招到好的公司,反而弄了几个烂尾工程出来,银行的钱拖欠在那里。

    “行,我知道了。”左明山明显不相信这话,自从前几年招商引资弄出了笑话之后,他们这两年谨慎多了,对招商引资的公司也请了第三方机构进行全面的考察。

    而鼎盛集团绝对是个下金蛋的母鸡,别说a省这样经济落后的省份,就算是其他发达的一线城市也会欢迎鼎盛去投资,怎么可能将鼎盛归为那些烂尾的企业集团。

    挂断电话之后,左明山抓着手机眯着眼思索着,只怕这位医药局的专家来头不小,可是他搀和进来有什么意义了?

    一时半会的左明山也想不明白,一看时间都九点二十八分了,刚好看到走过来的马光耀,左明山立刻开口:“小马你去门外迎接一下,过一会有个医药局的专家要来参加会议,这是丁书记亲自交待下来的。”

    “是,我明白,我马上就过去。”一听这话,马光耀就知道对方肯定来头不小。

    马光耀急匆匆的向着外面走了去,左明山则去了会议室主持今天的经济会议。

    !分隔线!

    商奕笑手里抓着啃了一半的苹果,疑惑的看着穿着笔挺黑色西装的谭亦,这个男人是绝对注重生活品质的那一类,可以说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

    不过平日里的谭亦一般也就是西装裤或者休闲裤,搭配一件衬衫或者亚麻类的休闲上衣,这还是商奕笑第一次看谭亦如此正式的穿着,连领带都系上了。

    商奕笑继续啃苹果,含混不清的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不得不说着正装的谭亦气息显得更为凛冽严肃了一些,他面容英俊,再加上皮肤白皙,所以显得年轻,此刻一身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整个人看起来更为的成熟睿智,十足优雅的精英范。

    “去开个会。”谭奕朗声开口,一旁的秘书小周同样也是西装革履,手里还拎着一个公事包。

    今天是清远市经济会议召开的第一天,据说明天还要去清远市下属的几个县实地考察,白鹳县就是其中一个,之前商奕笑入住的东源大酒店为了接待这些贵客,提前一个月就做好了准备。

    商奕笑眨了眨眼,瞅着谭亦和跟在他旁边的小周同志,语调十足的怀疑,“你确定是出席会议不是去砸场子的?”

    闻言谭亦不由的莞尔一笑,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商奕笑的额头商敲了一下,“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行,杀人放火金腰带,这票活我接了。”商奕笑匪气十足的回了一句,打架这事还是自己来吧,面前这位太过于优雅高贵,商奕笑总感觉让谭亦动手揍人绝对是一种亵渎。

    谭亦看着商奕笑做出撸袖子要干架的彪悍动作,原本含着宠溺的凤眸却晦暗的沉了沉,她还是太瘦了,手腕细的似乎一折就要断了。

    虽然之前因为黑蜘蛛的狙击在重伤监护室躺了一个多星期,可只要调理好,身体也能恢复过来。但是谭亦知道商奕笑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就瘦了十多斤,这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沈墨骁。

    之前看她吃饭吃得也挺多,可一点肉都没有长,而且日渐消瘦,直到谭亦用银针和药膳给商奕笑调理身体,这两天才感觉她的脸圆了一点点。

    站在大厅里,马光耀不停的向着外面张望着,不知道这位医药局的专家是什么来头,但是能让丁书记亲自打电话过来让他们接待,绝对是身份不简单的!如果能趁机攀上关系……

    当一辆车子向着大门口开过来时,马光耀顾不得外面的大太阳立刻迎接了过去,脸上堆满了殷切的笑容,完全不见昨天在倪氏中医馆时的高傲和官威。

    秘书小周率先从副驾驶下了车,看了一眼无比热情的马光耀,直接无视了他走到后座打开车门。

    这秘书的架势可不小!马光耀脸上笑容不变,眼神却阴暗了几分。

    他是左明山的秘书,一旦左明山明年转正成了一把手,马光耀估计会下放到地方去任职,到时候他就是实权人物了,结果一个小秘书竟然敢这样无视自己!

    随着后座车门的打开,谭亦走下车,笔挺的手工西装勾勒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姿,再加上那与生俱来的优雅贵气,马光耀立刻收敛了眼底那一点不满。

    丁书记去帝京汇报工作了,却特意打了电话过来,难道这位年轻的专家来自帝京某个世家,这通身的气度绝对不是普通人。

    “呦,怎么是马大秘亲自来接我们,这还真是受宠若惊那!”跟着下车的商奕笑咧嘴一笑,笑嘻嘻的和马光耀打招呼,好似两人很熟一般。

    “是你?”马光耀呆愣的看着最后下车的商奕笑,回过神来之后,倏地一下站起了腰杆子,刚刚自己一副点头哈腰的巴结模样,竟然被她看到了!

    马光耀差一点膈应死自己!这会也知道自己接错人了,尤其当魏毅将车子停好走过来之后,马光耀已经确定自己是接错人了,这根本不是丁书记交待的医药局的专家,也对,那些专家教授的年纪最轻也应该四五十岁了。

    “谭大夫,我们进去吧,今天一定要将事情解决了。”商奕笑亲密的挽着谭亦的胳膊,点出他中医的身份,故意的迷惑丢了脸的马光耀。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轮到你们来撒野!”马光耀厉声斥责着,板着脸,官威再次摆了出来,阴沉沉的目光扫了一眼商奕笑,眼中有着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昨晚上和孙玲珑这个小情人共度一夜之后,马光耀也彻底了解了商奕笑的情况,这个小姑娘的背景就是她身边的奸夫,而这个姓谭的也不过是个中医,听说医术不错,在锦医堂辈分很高,和邹老爷子算是平起平坐。

    这样的身份如果是放到普通人之间,大小也算是个人物了,可是对马光耀而言,谭亦这点来历根本不够看,昨晚上他就思考着怎么将商奕笑那三千万给弄到手。

    知道商老大和商泉都被打断了腿之后,马光耀其实就起了歹毒的心思,打算怂恿商家人报案,将商奕笑和谭亦给抓起来,到时候他们还不得花钱买平安。

    只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经济会议,马光耀也只能将这贪婪的心思按捺下来,谁知道天堂有路他们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看着浑然不知到大祸临头的商奕笑和谭亦,马光耀眼神愈加的得意,要想要将三千万给弄到手,这两人身上的罪名自然是越多越好!

    听到马光耀的喊声,原本站在大门口的两个内卫队武警快速的小跑了过来,刚刚之所以将谭亦的车子放行,是因为他这边拿出了通行证,难道证件是假的?

    “将他们控制起来,我怀疑这些人是故意来捣乱,想要破坏今天的经济会议的!”马光耀恶毒的开口,一顶大帽子已经压了下来了。

    今天出席经济会议的就有东源集团的老总孙平治和他的长子孙望野,魏毅的父亲魏大国是被孙平治的小儿子给撞死的,马光耀认为谭亦几人是来捣乱的,这个推断完全合情合理,而且为了确保经济会议的正常召开,他小心谨慎行事更没有错。

    谭亦目光淡然的看着满眼算计的马光耀,微微勾着薄唇冷笑着开口:“将我们扣押起来可以,只不过请佛容易送佛难,希望马大秘一会不要后悔。”

    “哼,你当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吗?”露出明显的鄙视和不屑之色,马光耀高昂着下巴,大手一挥,“行了,将他们几个人带下去,马上还有一个医药局的专家要出席经济会议,不要让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捣乱。”

    不需要两位武警开口,谭奕和商奕笑率先迈开了步子,秘书小周和司机魏毅紧随其后的跟上来,四人被带到大楼旁边一幢三层的小楼,然后被关到左侧一间屋子,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而且窗户外还装了防盗窗,估计就是防止被关押的人会跳窗户逃走。

    大门口,马光耀依旧着急的等待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可是丁书记口中的这个专家竟然还没有来,不是说半个小时就到吗?

    而楼上会议室里,经济会议顺利的召开,左明山在发言结束之后,又听取了一个得力部下的发言,此刻,左明山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戴在手腕上的手表上,人还没有来?这架子够大的!

    左明山不明白丁书记为什么要弄一个所谓的专家过来监督这一次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这不单单起不到任何有利的作用,说不定还会得罪鼎盛集团。

    又等了十来分钟,左明山拿着手机暂时退出了会议室,来到走廊里,左明山拨通了马光耀的电话,语调有些急切的开口:“小马,怎么回事?人还没有来吗?”

    “没有,我一直在大门口等着呢,没看到人。”马光耀也等的焦急,按理说人也该到了,再不来这会都开一半了。

    “行了,你继续等着,千万别走开,我打电话再问一下。”左明山咔嚓一声挂断电话后转而又拨通了丁恒杰的电话,“丁书记,是我明山那,医药局的专家是不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电话另一头丁恒杰怔了一下,语调随即严肃起来,“不可能,四十分钟之前,我已经和对方通过电话,他说已经到大门口了,我们才结束了通话,人应该早就到了,明山,你是怎么办事的?”

    左明山傻眼了,四十分钟之前就到大门口了?可是自己九点半之前就派了小马在大门口等着,怎么没接到人。

    连声道歉之后,左明山也顾不得正在召开的会议了,急匆匆的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左书记,您怎么亲自下来了,我一直在这里等着呢,估计有事路上耽搁了。”马光耀立刻小跑了过去,脸上满是谄媚之色,“您上去开会,今天的会议您老是主角呢,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

    “四十分钟前有没有人过来了?”左明山打断了马光耀的废话,他估计是不是这个所谓的专家穿着太过于朴素,然后马光耀没注意,所以这才错过了。

    虽然今天在行政大楼八楼的会议室召开经济会议,可是每天依旧有不少人会来这里办事,如果专家太低调,又不主动表明身份,左明山感觉马光耀没接到人也正常。

    “没有啊,每个过来的人我都会主动询问的。”马光耀虽然好色又贪婪,为人还自私刻薄,但他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工作能力还是有的,而且行事很小心谨慎,考虑的也比常人周全。

    听到这话,左明山眉头再次皱了皱,这到底怎么回事?视线不由的一转,左明山看向不远处的停车场,已经停了不少的车子,不过大多数都是清远市本地的车牌。

    有两辆挂的是和江省的车牌,那是早上沈墨笑和黄子佩的车子,左明山早上亲自在门口接人的,所以认识他们的车,毕竟豪车也不多。

    “那辆悍马车是谁开过来的?”左明山忽然看向停在最角落的悍马车,之所以会记得,是因为之前沈墨骁在来清远市的路上出了车祸。

    当时左明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本田司机已经被关在看守所里了,而另外一辆涉事车辆正是悍马车,是商奕笑开的,左明山此刻怎么看这车都有些眼熟。

    “商奕笑和魏毅过来了,我估计他们想要趁机捣乱……”马光耀立刻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今天来了不少记者媒体,我让门口的警卫将他们四个人暂时控制起来了,等会议结束之后再处理。”

    其实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以前有个开发商用合约陷阱蒙骗了购房者,合约承诺商铺只要买了,每年就有可观的房租收入,用房租就可以支付银行的按揭。

    可是开发商没有将这商场没有经营好,根本没有商家来入驻,购房者纷纷要求退房,但是对开发商而言到手的钱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谁知道当年九月,a省一个重要的政治会议在开发商旗下的酒店召开,就在当天这些与会者来酒店报道的时候,所有的购房者带着被子、板凳,老老小小是上百号人直接攻占了酒店的大堂。

    他们也不吵也不闹,就在这里坐着,老一辈子的就躺在被子上,来开会的人都傻眼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开放商不得不给予了购房者赔偿。

    马光耀的担心不无道理,今天记者媒体都到场了,中间还有实况转播,如果魏毅真的因为魏大国的死赖闹事,那局面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左明山点了点头,看着空荡荡的大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时间的话?”马光耀看了一下手表,回想了一下,“我估计应该是在九点三十五分左右。”

    听到这话的左明山表情倏地一变,时间刚好对上了!再想到谭亦的身份,听说他来自锦医堂,虽然年纪轻,但和邹老爷子却是同一个辈分,医药局的专家!

    “马光耀,你干的好事!”左明山怒不可遏的吼了一嗓子,随后什么也顾不得了,拔腿就向着旁边三层的小楼快步的走了过去,这一下麻烦了!

    丁书记特意交待的专家被关押了四十多分钟,而对方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有打出去,左明山不认为这是谭亦大度,不和他们计较,他分明是故意的!

    如果一开始谭亦打了电话,左明山就能马上来处理这事,可是现在都过去四十多分钟了,局面已经闹僵了,这已经不是一句道歉能解决的事了。

    关押谭亦四人的屋子里有一个警卫守着,门口则站着另一个警卫,看到左明山快步过来了,门口的警卫立刻站直了身体敬礼。

    左明山此刻哪里顾得上这些,砰的一声推开门,余光快速的往里面一扫,一眼就看到了西装革履坐在椅子上的谭亦。

    虽然年轻,可是那华贵的气度!左明山此时恨不能将马光耀给宰了,这个蠢货!他难道一点看人的眼光都没有吗?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医!

    “谭专家,真的非常抱歉,这都是误会。”左明山连忙道歉着,按理说他的身份比谭亦尊贵多了,不管如何,谭亦至多只是医药局的专家,可是左明山却是清远市的二把手,级别可不低。

    但是一想到谭亦是丁恒杰特意打电话过来让他接待的贵客,左明山就知道谭亦的来历肯定不简单,即使他只是锦医堂的大夫,那曾经肯定也救过某个响当当的大人物。

    否则丁恒杰这个a省的大佬怎么可能对他这么重视,打电话的时候踢到谭亦时,那语调也是格外的客气。

    后一步赶过来的马光耀一进门就看到左明山亲自给谭亦道歉,马光耀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此刻他就算再蠢也明白过来,谭亦就是他要等的专家!

    “不,马大秘的工作态度很认真,办事很谨慎小心,这值得表扬嘛。”谭亦似笑非笑的看着僵在门口的马光耀,这话说的好听,却等于将马大秘架到火上去烤。

    左明山恶狠狠的瞪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马光耀一眼,可此刻不得不收拾他造成的烂摊子,舍下了老脸继续道歉,“谭专家,这都是误会!”

    “谭专家,是我眼拙,都是我的错,我道歉!”马光耀此刻弓着腰连声道歉着,哪里还有之前将人关押起来的嚣张气焰。

    “不用这么客气,之前我就和马大秘说过了,请佛容易送佛难。”谭亦却是半点不松口,语调平缓的道:“不是在召开会议吗?左书记您先去忙吧,我就在这里坐着,挺好,清净,到中午的时候还请左书记交待一声,让食堂送四份饭过来,我刚好也没事,就在这里等丁书记回来。”

    左明山现在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马光耀这是彻底将人给得罪狠了!而他是自己的秘书,马光耀犯了错,这个责任最后肯定是要自己来承担。

    原本明年丁恒杰退休之后,左明山最有希望再进一步,尤其是他一旦促成了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关系,这也是金灿灿的政绩!

    可是如今,一切都毁了!被马光耀这个识人不清的蠢货给毁了!

    而同一时间,会议室里,开会的众人也感觉有点奇怪,左明山在会议中途出去接个电话那很正常,毕竟他的身份摆在这里,很多工作都要向他请示汇报,但是这一去人就不回来了,这也太反常了吧?

    刚好是会议中场的休息时间,开会的众人面面相觑的对望一眼,左明山不见了,这分明是不将沈墨骁和黄子佩这两尊财神爷放在眼里。

    “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孙望野低声的开口,真的得罪了鼎盛集团,损失最大的肯定是他们东源集团。

    “应该是被什么紧急事务给耽搁了。”孙平治缓缓的开口,左明山有多在意这一次的经济会议,孙平治比谁都清楚,一定是发生了紧急情况,否则左明山不可能半途走开不回来的。

    之前马光耀在大门口让警卫将谭亦四人带走控制住了,就让不少来往办事的人看见了,毕竟马光耀也算是左明山的心腹,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是大家注意的焦点。

    而不久前,左明山也到了大门口,然后匆匆向着左边的小楼跑过去,这一下就更引起大家的注意了,消息不到十分钟就传开了,楼上楼下的人都猜测是马光耀关押错了人,惹事了,导致左明山亲自过去接人了。

    王大益看着手机上的消息之后,随后快步向着沈墨骁走了过去,压低声音开口:“沈总,刚刚商同学还有魏大国的儿子魏毅来了,在大门口被警卫带走了,左书记就是过去处理这件事了。”

    沈墨骁眉头一皱,视线从面前的文件上收了回来。

    而差不多同一时间,孙平治这些人消息灵通的人也从各种渠道得知了这个变故,能让左明山丢下经济会议亲自去处理,这事只怕非同小可。

    “马大秘和玲珑?”孙望野担心的说了一句,马大秘也算是他们东源集团的一双眼睛,清远市内部的一些机密消息,都是从他口中透露出来的,再加上他和孙玲珑之间的暧昧关系,东源集团绝对不希望他出事。

    也不知道是谁开了头,众人纷纷离开了会议室。

    左明山见谭亦软硬不吃,铁了心的要待在这里不离开,他也没办法了,事已至此,左明山决定先去楼上继续开会,这事等会议结束了再说,如果自己能让东源集团和鼎盛合作,这也是大功一件,至少能弥补这个小小的错误。

    结果左明山刚走到门口,就和过来的沈墨骁等人碰了个正着,看着后面黑压压的一群人,左明山感觉自己的老脸今天是丢尽了。

    “沈总,你们怎么下来了,这里出了点事,耽搁大家时间了,我们回去继续开会。”左明山强撑着笑容说了一句,他的身份和地位摆在这里,这一开口,其他人肯定要捧场,至少要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偏偏沈墨骁脚步未停,径自的走了过来,“左书记您先回去,我去见见笑……商同学。”

    紧随其后的黄子佩表情倏地一变,一抹嫉妒之色涌上心头,商奕笑那个贱人死了还不安生,还弄了个同名同姓的小丫头出来膈应自己!

    尤其是看到沈墨骁竟然这么在乎,黄子佩恨不能冲回和江省将商奕笑的坟都给扒了,她还真是阴魂不散!

    不等左明山开口,沈墨骁径自的跨步走进了屋子,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商奕笑身上,她此刻正坐在谭亦的身边,似乎和他说着什么,脸上挂着明烈的笑容。

    而谭亦则宠溺的看着闹腾的商奕笑,一手还在她的头上揉了两下,似乎不满他又将自己的头发给揉成鸡窝状,商奕笑身体一侧避开了,凶狠十足的对谭亦瞪着白眼。

    “别撸下去,我早晚都被你给撸成秃子,你要是喜欢干嘛揉自己的头发!”商奕笑不满的哼哼着,真看不出他这么喜欢动手动脚的。

    “小时候养过一条狗,撸毛撸习惯了,抱歉。”谭亦俊美无俦的脸上挂着歉意,眼神十足的真诚。

    商奕笑傻眼的愣了愣,然后张牙舞爪的向着身旁的谭亦扑了过去,他这是把自己当成家养的宠物狗了!“我还喜欢咬人呢!

    长臂抱住了扑过来的商奕笑,谭亦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失神的沈墨骁。

    而此刻,商奕笑估计是闹腾惯了,吧唧一口啃到了谭亦的脖子上,然后两人都有些傻眼了。

    之前再闹腾,其实也只是朋友之间的关系,商奕笑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咬了谭亦的脖子,嘴唇碰到他微热的皮肤,怪异的感觉让商奕笑呆愣的忘记松开嘴,口水顺着牙齿滴落到谭亦的脖子上。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商奕笑老脸一红,本能的舌头一舔,原本是要将自己的口水给舔走,可是就她现在这投怀送抱的姿势,再加上这暧昧不清的动作,商奕笑一脸被雷劈中的傻样,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犯蠢过!

    “坐好,不许闹。”谭亦也微微感觉脖子处一阵阵的发麻,而这种怪异的酥麻感似乎从脖子传到了心脏处。

    不过不管内心是如何的变化,谭亦此刻依旧宛若优雅的贵公子,淡笑着将身体僵硬的商奕笑摁坐在椅子商,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白色的手帕,慢条斯理的将右边脖子处的口水给擦了擦。

    好在商奕笑刚刚只是轻咬了一小口,没有留下什么牙印。

    “原来是沈总和少夫人。”谭亦态度从容的打着招呼,余光扫了一眼低着头,红着耳垂,一脸垂头丧气的商奕笑,薄唇处的笑容真实了几分,修长的大手顺毛的在商奕笑的头上又撸了两下,偶尔犯傻什么的,他都已经习惯了。

    这画面竟然是如此的刺眼!这一刻,沈墨骁甚至生出一股勃然的愤怒,他想要将面前慵懒从容的谭奕给赶走,笑笑是自己的!他凭什么霸占着笑笑,凭什么和笑笑这么亲密!

    可就在身体要冲出去的那一瞬间,黄子佩一把抓住了沈墨骁的手腕,也将他的理智拉了回来,面前这个小姑娘不是笑笑!

    而属于他的笑笑已经埋葬在冰冷的墓穴里!这样的认知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如同一把巨剑,将沈墨骁所有的理智和情感一起斩碎了。

    ------题外话------

    今天小小的暧昧一下下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情动99次:总裁大〕〔灵英魔相〕〔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恒纪元:监守者〕〔神宠进化〕〔成神非我愿〕〔万界装逼帝师系统〕〔涅槃重生,杀手太〕〔帝法无天〕〔女总裁的极品小贩〕〔恶魔就在身边〕〔神医小农民〕〔透视小村医〕〔我在修真界搞科研〕〔锦衣春秋〕〔慕少,你老婆又重〕〔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农女艾丁香〕〔萌萌修仙系统〕〔女帝打脸日常
热门小说推荐:我的绝色美女姐姐〕〔每秒都在升级〕〔恶魔就在身边〕〔全能尖兵〕〔九转道经〕〔朕心爱的丑姑娘,〕〔美女总裁的超品高〕〔软,化,物〕〔雷霆之主〕〔都市之妖孽公子〕〔极品全能学生〕〔丹武至尊〕〔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梦游诸界〕〔重生之战神吕布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