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26章 明了感情

时间:2018-06-23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几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左明山快步走了过来,按捺住心头的恼火,这算什么事啊!今天对清远市而言将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东源集团和鼎盛顺利签约,这代表着清远市的经济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调查小组竟然罗列了种种罪名要将孙平治抓捕,看到四周记者那咔嚓咔嚓按下快门的照相机,和镜头对准了孙平治的摄像机,左明山心头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了,脸色更是阴沉到了极点。

    “左书记,我们是证据齐全才过来抓人的。”带队的男人态度强硬的拦下了左明山,论职位,他的确没有左明山高,但是自己是从帝京派下来的,和地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系统。

    左明山深呼吸着,就算证据齐全了,他们早不抓人、晚不抓人!偏偏选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这分明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故意让清远市丢脸,让a省丢脸。

    “带走。”无视了怒火冲天的左明山,男人一挥手,三个手下孙平治直接拷上了手铐带走了。

    一旁东源集团的其他代表和孙望野都傻愣的坐在原地,这一巨大的变故之下,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就被抓走了呢?左明山一直在大力促进东源和鼎盛的签约合作,这说明之前是什么风声都没有啊。

    “总裁,只怕调查小组的人是故意的。”身为沈墨骁的秘书,王大益经历的事也多,和高层也打过交道,调查东源集团绝对不可能是短时间的事,更确切来说是谋划已久了。

    王大益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快速的抬头看着主席台上脸色阴沉不定的黄子佩,东源集团既然被调查组盯上了,那么早晚都会被抓,可为什么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不是冲着孙平治来的,分明是冲着鼎盛来的,是故意给黄家下套。

    王大益能看出来的事,沈墨骁自然早就发现了,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这事虽然算计了鼎盛,可也等于将a省的脸打的啪啪的,让整个a省上上下下的领导都脸色尽失,说实话,在沈墨骁看来这绝对是本末倒置了。

    “墨骁哥。”黄子佩回过神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向沈墨骁求助,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背后的可怕,和东源集团签约失败无所谓,损失了两个亿也不会伤筋动骨,黄子佩怕的是有人盯上了黄家。

    “先回去再说。”沈墨骁站起身来,不管如何,沈黄两家已经联姻,不至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是从道义上而言,沈墨骁不可能放任事态恶化下去。

    带着黄子佩和左明山打了一声招呼,原本盛大而隆重的签约仪式就这样草草收场了,左明山也顾不得其他了,当务之急是将事情查清楚。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辆汽车直奔城北的机场而去,商奕笑侧过头看向谭亦,“我就这样走了?”

    放下手中的文件,谭亦笑着抬起头,“你还想留下来看热闹不成?接下来是调查小组的事了,趁着还没有开学,你去了帝京之后再玩几天,我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回去一趟。”

    “可是你这样给我出了气,就等于得罪了整个a省的人领导,真的没问题?”商奕笑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可是她也不傻啊。

    之前光顾着看孙平治倒霉,看黄子佩吃瘪,商奕笑都忘记了事情的严重性,选择在签约仪式完成之后抓人,场面闹的实在太难看,现场还有那么的记者,a省这一次真的是颜面扫地了,如果a省的领导追究下来,谭亦这个幕后主使人绝对首当其冲。

    看得出商奕笑的担心,谭亦朗声一笑,凤眸不由的柔软下来,“放心,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会出大问题的。”

    侧过头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叹息一声,商奕笑没有再开口,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但是她却明白事情肯定没有谭亦说的这么简单,他给自己出气,拿a省的脸面当牺牲品,不管他来头有多大,这事的性质真的很严重。

    可是纵然有些后悔、有些的愧疚,商奕笑却感觉心里头暖暖的,那是一种有了依靠的感觉,很陌生,却又让人不由自主的眷恋上。

    她自小独立,即使当初和沈墨骁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各过各的,但是被谭亦这样照顾着,那种即使自己将天给捅破了,他也会给自己撑腰的感觉,让商奕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谭亦。

    “帝京的权贵世家更多,不长眼的人也多,真碰到了那些仗势欺人的你尽管出手。”清朗的声音再次打破了车内的平静。

    这一次谭亦还要留下来善后,他有些不放心独自去帝京的商奕笑,她以前在和江省的时候,伪装的性格太过于软弱好欺,虽然她不至于真的吃了亏,可在谭亦看来根本没必要受那些窝囊气。

    “你的替身在和江省待了三年,正好是一个掩饰,你的身手也好,你的钱也好,外人都查不到,不用藏着掖着了。”谭亦愈发的感觉商奕笑换了个身份更方便,“帝京这地方说难听一点是笑贫不笑娼,遇到个狂傲的,记得比他更嚣张就行。”

    难得听到谭亦的碎碎念,商奕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亮晶晶的目光里满是调侃,“你幸亏是没结婚没孩子,否则日后铁定要培养几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出来。”

    “高兴了?不愁眉苦脸了?”谭亦一手宠溺的在商奕笑的头上揉了几下,瞧她刚刚那纠结内疚的小模样,“不过帝京那些纨绔也是有眼力劲的,等查到a省的事,我估计就没有人敢对你动手了。”

    谭亦故意将这事闹这么大,不仅仅是为了给商奕笑出出气,也是为了给她一个强大可怕的背景,自己一年到头回帝京的时间不多,她纵然身手再好,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如果只是寻常的纨绔子弟,小打小闹的,商奕笑完全可以对付,就怕碰到有些不长眼的,仗着家里头的宠爱,别说仗势欺人了,闹出人命也是常有的。

    但是只要对方借助家族的力量对商奕笑动手,那么在动手之前肯定会查一查商奕笑的背景,a省这事就是她最大的保护伞,越是摸不清楚这丫头背后的靠山来历,帝京这些人投鼠忌器,越不敢动她分毫。

    商奕笑一愣,这才明白过来谭亦为什么要将a省的事情闹这么大,甚至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因为潘春德被抓了,孙平治也被抓了,黄子佩和商奕笑在锦医堂的药店也发生了冲突,只要是有脑子的,都能看出来这是有人在给商奕笑撑腰。

    有些动容谭亦的良苦用心,商奕笑刚想说什么汽车已经停在了航站楼前。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谭亦率先打开车门下了车,而秘书小周也已经将后备箱里的两个行李箱拿了出来。

    机场里人流攒动,谭亦拍了拍商奕笑的肩膀,俊美的脸上没有了面对外人时的冷傲清高,“去过安检吧。”

    行李都托运走了,商奕笑就背了个双肩包,在雷霆这些年,商奕笑因为任务来过很多次机场,基本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回,抬眼看着面前给自己送行的谭亦,商奕笑咧嘴一笑,对着他摆摆手,“那我走了,你也会去吧。”

    拿着机票和身份证向着排队的人群走了过去,三两步之后,商奕笑忽然停下脚步,转身一看,谭亦依旧站在不远处目送着自己离开,似乎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自己回头,他就在自己的身后。

    突然的,商奕笑忽然拔腿向着谭亦跑了过来,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冲到了他身边,猛地抱住了谭亦,“谢谢。”

    怔了一瞬间,谭亦抬起双臂抱住扑到怀里的人,低下头,下巴轻轻的蹭了蹭她的头顶,清朗的男音带着可以感知的温柔和宠溺,“傻丫头,和我客气什么。”

    激动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商奕笑有些羞赧的从谭亦怀抱里退了出来,耳垂微微的发红烧热,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气势十足的表态,“放心吧,除了打不过你之外,雷霆那些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就该有这种气场,快去吧,我最多半个月就回帝京一趟。”谭亦点了点头,再次目送着商奕笑过了安检,还得瑟的对着自己用力的摆摆手,谭亦不由的笑了笑,然后顺着人流向着登机口走了过去。

    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了,谭亦原本和煦的表情立刻从俊脸上消失,站在不远处的秘书小周快步走了过来,将手机递给了谭亦,“二少,先生打过来的电话。”

    这边谭亦刚接通手机,电话另一头的谭骥炎放下手中的文件,威严冷肃的脸上意味不明,“你母亲总说三个孩子里就你最懂事,从小就是这样,不给家里惹一点的麻烦,小亦,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你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在a省造反呢。”

    被父亲给训斥了,谭亦面色不变,脸上笑容依旧,“爸,我只是打算等丁书记退休之后,将卫叔调到这边来,因为卫家那些事,卫叔寒了心,都打算提前退休了,刚好可以调过来这边。”

    “这话我只信你三分之一。”即使谭亦说的天花乱坠,可谭骥炎了解他这个儿子,要将卫中勋调过来只是一部分原因,而且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

    一边打电话一边往机场大厅外走,谭亦很是无奈,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即使已经做了周密的安排,让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的,可是想要瞒过父亲依旧不可能。

    谭亦也只好老实交代,“剩下一点是因为个人因素。”

    难道看到谭亦这个少年老成的儿子会吃瘪,谭骥炎威严的脸庞上也露出一丝淡笑,“不打算打光棍了?”

    “爸,你想多了,我对笑笑和对谭果是一样的。”听到谭骥炎话语里明显的打趣意味,谭亦不得不解释了一句,虽然这话听起来更像是狡辩,可是谭亦感觉自己真没其他的心思。

    “那行,等小姑娘来帝京了,我让人将她接来柳叶胡同这边,你关叔和顾叔之前就和我抱怨,煦桡、小岸这几个臭小子到现在只想着逍遥自在,一个个都不打算成家,姓商的小姑娘能入你的眼,想必和煦桡他们一定能合得来。”

    谭骥炎这话真不是瞎编的,关曜、顾凛墨和谭骥炎是一辈子的死党好友,如今孩子都大了,谭家虽然还有谭亦这个光棍,可至少谭宸和谭果都已经结婚了,第三代都出世了。

    可对比之下,顾岸性子那叫一个暴烈,风风火火的,就他那样,估计也没女人能受得了他,顾均澈性子倒斯文,可是整天死宅在家里抱着电脑,顾凛墨都感觉这个小儿子早晚要和电脑键盘结婚。

    指望这两熊孩子结婚生子,顾凛墨有时候感觉还不如指望自己再生个儿子出来,这样似乎更靠谱一些。

    关煦桡这孩子倒没有长歪,之前去地方上历练了半年多,调回帝京之后又在刑侦大队,虽然还负责刑事案件,不过级别已经提上来了,而且绝对称得上是温文尔雅、前途无量的优秀青年。

    关曜都想不通的是,自己儿子说起来也足够优秀了,他怎么就一点不想结婚呢?老婆孩子热坑头,这才是男人的人生追究,最终关曜将矛头指向了顾凛墨,自家儿子肯定是被他将俩熊孩子给带坏了。

    至于谭景御和沐放家的这对双胞胎,说起来也是愁啊!老大谭沐一直在部队里,被谭宸这个大哥训练了几年,整天面对的都是一群糙老爷们,看肯定是没办法找对象的。

    听说谭亦打算将他调到雷霆任职一把手,在部队里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雷霆里的确有女性特勤人员,可是据说这些姑娘比男人还彪悍还粗鲁,所以谭沐这孩子没个对象也正常。

    至于那长相酷似沐放的小儿子就更别提了,那就是个顶级的妖孽,那长相!找不到媳妇是正常的,哪个姑娘也受不了自己男朋友比自己长的还要妖孽还要好看,太打击人了。

    所以纵观整个柳叶胡同,小一辈们也算是事业有成,偏偏都是一群小光棍,反正他们是不着急,当爹当妈的这几年还真有些着急上火了。

    “爸,你到底要干什么?”谭亦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感情是能勉强的吗?”

    要能勉强,顾岸他们生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至于一个一个都打着光棍吗?每一次被逼婚,立刻就将同是光棍的发小拎出来,顾岸甚至还一拍胸脯无比豪迈的发誓:柳叶胡同这群兄弟不结婚,他绝对不会先结婚的,这是兄弟义气!

    就因为这一句,听说顾岸这熊孩子被顾凛墨抓着拖把整整追了三条街,据说后背和屁股都挨了好几棍子,趴床上躺了三天才恢复过来。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谭骥炎直接打断了谭亦的话,对着敲门进来的秘书摆摆手,打了个手势让他将会议推迟半个小时,“听说小姑娘是雷霆出来的,谭沐最迟明年也会调到雷霆,说不定两人相处久了,感情就处出来了。”

    “爸,你高兴就好。”谭亦却是半点不上当,又和谭骥炎说了一下a省目前的情况,差不多二十分钟后才结束了通话。

    汽车里,谭亦目光看着车窗外,一想到谭沐会和商奕笑在一起,谭亦莫名的有点不痛快……

    片刻之后,似乎想明白过来的谭亦不由的摇头笑了起来,这就是当局者迷吗?自己实在没办法想象那丫头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分隔线!

    随着孙平治被抓,东源集团的几个股东,包括公司的高层领导都相继被调查组带走审问,东源集团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公司所有的账目也被查封了,一时之间,这个辉煌一时的制药集团面临着倒闭破产的危机。

    “魏毅,你将这几份药单送到调查组。”回到住所的谭亦将文件夹递给了一旁的魏毅,“让调查组顺便将毛婷婷带回去调查一下,她也算是一个人证。”

    a省的医药市场几乎被东源集团占据了,可这其中却存在着巨大的黑幕,缴费单子上三五万的药费,可实际上这些高昂的药物只是一个噱头,都被廉价的国产药代替了,而患者却无从知晓。

    “是,我马上就过去。”魏毅接过文件夹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去,等这件事结束后自己也该归队了。

    魏大国去世之后,魏毅也从市医院这边拿到了病历和住院的所有单据,这一次抢救一共用了二十多万,也用了很多进口的药物,人却没有救回来。

    其实医院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病人家属至多会抱怨一句现在的医疗费怎么这么贵,没有一个家属会想到缴费单子上的很多药根本没有用到病患身上,有些药即使用了,也只是用廉价药来代替,而他们却需要支付进口药的高昂价格。

    调查小组并没有将人带去清远市的市局审问,而是占用了一套闲置的别墅,里里外外都有武警把守,杜绝任何人打探消息,被抓进来的东源集团的人也没有办法将消息传递出去。

    “沈总裁,这一次麻烦你了。”此刻,别墅一楼的客厅里,好不容易进门的左明山向着沈墨骁道谢着。

    孙平治被抓捕之后,左明山也想来调查组这边打探一下消息,可惜他的身份和地位在调查小组面前根本不够用,不管他怎么询问,对方只有一句无可奉告。

    没办法之下,左明山只好拜托了沈墨骁,帝京梅家还是有相当的门路关系,今天早上在沈墨骁和黄子佩的陪同之下,左明山总算是进门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有见到调查小组的负责人。

    “左书记客气了。”沈墨骁之前和梅老爷子通了电话,老爷子在帝京也算是消息灵通,上面并没有要针对沈氏集团或者鼎盛的打算,似乎东源集团的事只是个案。

    但是梅老爷子也感觉这抓人的时机太刻意了,甚至不顾a省的脸面,这幕后操控的人要么就是个疯子,要么就是背景大到可以无视a省的报复,不管因为什么情况,黄家既然牵扯进来了,那么一定要尽快解决。

    就在三人等待的时间里,却听见院子里有说话声传来,沈墨骁三人回头一看,只见魏毅正走了进来,身旁跟着一个调查小组的人。

    看得出他们对魏毅的态度和善多了,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对待左明山这个书记都是铁面无情,对魏毅却这般客气,难道说这个谭大夫来头真的很大?否则怎么会有这样差别待遇。

    “魏先生请坐,殷主任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才能回来。”将魏毅也送到了客厅里,来人又说了两句,这才转身离开了。

    黄子佩皱着眉头,心里头愈加的不安,她想起来之前在锦医堂药店和谭亦抢药之后,帝京章老竟然打了电话给父亲,说是最后一次照看黄家的生意。

    那个时候黄子佩也怀疑是谭亦在背后做了手脚,可是想想他就是锦医堂的大夫,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背景,所以黄子佩也暂时将这事放下来了。

    现在潘春德和孙平治都被抓了,而且魏毅这个司机却能畅通无阻的来调查组暂住的地方,事实告诉了黄子佩谭亦的来历绝对不小,只怕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医大夫。

    “魏先生是因为魏老先生的死亡而来的吗?”左明山试探的开口,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没有人会认为谭亦就是个小小的大夫。

    “是,提供一些调查的证据给调查小组。”魏毅冷声回答,东源集团能一手遮天,用低价药置换高价药,甚至形成了药厂、医院、主治医生、护士长、护士这一整条的生意链,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

    而且魏毅有理由相信不可能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和东源集团同流合污,总有几个正直之人投诉过、举报过,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东窗事发?

    不就是因为有高层在保护东源集团,将那些坚持正义的人给狠狠的打压下去了,用各种手段逼迫他们沉默下来。

    “魏先生,令尊的去世的确很让人痛心,可是肇事司机孙兆丰已经被抓捕归案了,等过段时间法庭那边的审判书就会下来。”左明山眉头紧皱着,难道就因为魏大国的死,才导致东源集团的轰然倒塌,让整个清远市和a省颜面扫地,沦为笑柄吗?

    魏毅倏地抬起头,目光冰冷的看着带着几分迁怒的左明山,“我父亲不是因为意外死亡的,而是孙兆丰为了逃避责任,派了人将我父亲的呼吸机的开关给关掉了。”

    当初出事之后,孙兆丰虽然让自己的司机顶罪了,可是他担心魏大国苏醒之后会指控自己,到时候再有林氏集团在背后怂恿,孙兆丰只怕难逃法律的制裁,所以他才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弄死了魏大国,彻底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左明山怔了瞬间,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其实之前左明山隐隐的感觉到了,可是魏大国已经死了,而东源集团马上就要和鼎盛合作,这对清远市的经济将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两者对比之下,孰重孰轻左明山很清楚,他不可能去调查威大国的死亡真相,尤其是孙平治也肯定早就将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即使调查只怕也是无功而返,还不如自己稍微出面干涉一下,让东源集团给予魏毅高额赔偿,这样更实惠。

    左明山看着面色冰冷的魏毅,忽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疲惫,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吧!谁能想到魏大国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他的死亡竟然导致了东源集团的破灭。

    沈墨骁从刚一开始就没有小看谭亦,他是顾岸的二哥,虽然不是亲的,但是能让顾岸那么尊重敬畏,谭亦此人绝对非同一般,魏毅是他的司机,谭亦为了一个下属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沈墨骁忍不住想如果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是和左明山一样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和谭亦那样一查到底?最终,沈墨骁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谭亦的魄力。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院子里,从汽车上被拉了下来,毛婷婷尖利着声音叫喊着,身体微微发抖,满脸的惶恐和害怕。

    短短几天的时间,商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商泉还断着腿躺在县医院,棋牌室因为好几天没有开门,生意一落千丈。

    更麻烦的是商老二回来了,要霸占房子,毛婷婷一个女人,就算有点小聪明,她也不敢和混不吝的商老二斗,而且知道商奕笑过去每个月都会打八千块钱回来,商老二就找毛婷婷要钱。

    不给,行那,商老二纠结了一批小混混,即使他也断着腿躺在医院,可是那些小混混足可以将毛婷婷给逼疯,走投无路之下,毛婷婷暂时躲避到了娘家,谁知道还没有进门,就被面前几个男人给抓上了车。

    “毛女士不用害怕,我们是执法人员。”后一步下车的殷寻冷硬的开口,径自向着客厅走了去。

    “不可能,哪有执法人员会这样抓人的?”毛婷婷不相信的喊着,只可惜两个调查组的人员抓着她的胳膊将人强制向着客厅走了去。

    目光扫过客厅里的几人,身为调查组的负责人,殷寻性子一贯冷硬,油盐不进,“左书记,我之前已经和你说过了,东源集团的案子还在调查中,一切都需要保密。”

    “殷主任。”魏毅率先站起身来开口,将手头的文件夹递了过去,“这是我父亲还有其他几个病患的住院清单,对了,毛婷婷应该也知道一些内幕。”

    魏毅没先到调查小组的速度这么快,在自己来之前,殷主任已经将毛婷婷这个认证给抓回来了。

    大致的翻看着这些住院清单,可以清楚的看出不少进口药和高价药都是东源集团生产的,有些药物看起来是国外的公司,其实那都是一些皮包公司,也是东源集团的手段,总不能病患所有的药物都来自东源集团,这也太假了,总要弄一些皮包公司迷惑大众视线。

    “你们要问我什么事?”毛婷婷鼓起勇气开口,或许是看到了客厅里的黄子佩几人,毛婷婷总算没有那么害怕了。

    将文件夹放在桌子上,殷主任开门见山的问道:“一个多星期之前,商老太太在县医院住院,一共花费了将近五万的住院费,那些钱去了哪里?”

    毛婷婷脸色苍白一变,她没有想到自己是因为这事被抓起来的,目光心虚的躲闪着,毛婷婷低着头,似乎再想如何回答才能蒙骗过关。

    “按照法律法规,非法侵占他人钱财,数额巨大,至少可以判处两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殷主任冰冷的丢下话,人都到这里来了,她竟然还想存着侥幸心理。

    “县医院的正副院长都已经被调查了,你大嫂也已经招供了,你难道以为自己能逃过法律的制裁?”殷主任冷着脸,眼神冰冷的看向毛婷婷,“你现在说了,还可以当做是自首,否则……”

    “这事和我无关,是我大嫂指使我做的。”毛婷婷立刻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商大嫂身上,“商奕笑将老太太气狠了,大嫂想要教训一下商奕笑,所以才开了那么多进口药和补药,然后用维生素和生理盐水代替,将这些药钱又退还给了我,这真的和我无关,我就是个外人,根本不知道县医院的这些内幕。”

    左明山等人听着毛婷婷的话,眉头都不由的皱了起来,管中窥豹!一个县医院,老太太住个院,什么事都没有,就躺了几天,竟然花费了五万块。

    那么市医院,还有那些重病患者,是不是至少要花费五十万?而一个病人身上有几十万的回扣,这么多病人,这其中的利润简直高昂的让人不敢想象。

    “将毛婷婷带下去重新录口供。”殷主任让手下将毛婷婷带走之后,这才正色的看向脸色有些凝重的左明山,“左主任,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东源集团的问题所在,整个东源集团的资产至少有一半是非法回扣所得。”

    鼎盛为什么会选择东源集团,不就是因为东源集团这些年发展的很迅猛,每年的年报都是盈利,股价也在不断的上涨,谁能想到东源集团的钱是这样赚来的,用低价药替换了高价药和进口药。

    “殷主任,是我冒昧了。”左明山站起身来,现在已经没有了解案情的必要了,而且他甚至无比感激调查小组的出现。

    东源集团这种违法行为,早晚有一天会爆发出来,到时候就是天大的丑闻,甚至上上下下都会被问责。现在孙平治抓捕了,至少是内部调查,一切都是机密的,也算是保住了他们a省的脸面。

    左明山知道很快就要有大动荡了,以前他多少也知道东源集团的见不得人的事,可是现在做企业,肯定有些地下手段,左明山并不是主管医疗这一块的,所以详情他还真的不知道,现在看来有不少人都要被清查了。

    想到这里,左明山看了一眼黄子佩,这事说起来也是东源集团的事,可调查小组为什么要选择签约仪式结束之后再抓人,这等于坑了鼎盛一把,甚至因为两家公司是合作关系,鼎盛都有可能被调查。

    魏毅几人一起离开了调查小组的别墅,大门口,沈墨骁看着魏毅,想要开口,可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倒是打开车门的魏毅忽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沈墨骁,“沈总裁,商同学已经去帝京上大学了,她虽然和沈总裁的初恋女友同名同姓,长相也有些的相似,毕竟是两个人,二少让我转告沈总裁,不要打扰商同学的平静生活,否则鼎盛想要脱身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黄子佩眉头一皱,看了一眼阴霾着表情的沈墨骁,她忽然担心,沈墨骁如果真的去找商奕笑那小姑娘了,谭亦是不是因为东源集团的罪行再对鼎盛发难?

    沈墨骁没有再开口,只是沉默的打开车门上了车,心绪不定的黄子佩也跟着上车坐到了沈墨骁的身边,任何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这样挑衅威胁,绝对不会高兴,甚至被激怒之后,反其道而行。

    想到这里,黄子佩低着头,眼神阴沉了几分,看来自己的计划要提前实施了,自己必须和墨骁哥发生关系,有了孩子就更好了,这样一来,沈氏集团和鼎盛才能真正的成为一家!

    完全不知道身边黄子佩阴暗的想法和算计,沈墨骁漠然着看着车窗外,她已经去帝京上大学了?也对,她毕竟才十九岁,商家没有一个好人,她离开也好。

    可是一想到商奕笑能有崭新的生活,都是因为谭亦给她的,沈墨骁眼神更为晦涩悲恸,同样是男人,谭亦可以给自己的女人遮风挡雨,为了给她出气将a省搅的天翻地覆,而自己的笑笑却已经长埋地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注视深渊〕〔最牛锦衣卫〕〔地中海霸主之路〕〔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红楼之贾政〕〔大唐玄甲〕〔广州,请将我忘记〕〔呆萌小甜妻:傲娇〕〔全职法师领主〕〔我的全能世界〕〔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透视医神〕〔冷教授的舞美人〕〔峨眉祖师〕〔一枪致命〕〔最强透视〕〔偷香高手〕〔超级医生在都市〕〔升官指南〕〔平衡天下
热门小说推荐:钟少私宠:呆萌小〕〔惹爱上身:霸道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铁板木匠〕〔无敌真寂寞〕〔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三更听尸〕〔正牌美女总裁〕〔名门暖婚:战神宠〕〔神话禁区〕〔龙血武魂〕〔冥婚暗宠:冥帝大〕〔军婚如火〕〔绝命神魔榜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