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32章 揭穿真相

时间:2018-10-28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窦父虽然是中医院的副院长,但是他还在保健局挂职了,是保健局的主任医师,不过对外的时候,窦父都是介绍自己保健局这边的身份。

    毕竟能请得动保健局的人都是领导级别的,尤其是帝京的保健局,想要请到窦父给他们调理身体,这级别至少也是科长以上的。

    “郭叔,都是我一时财迷心窍,这才做了错事。”站在一旁道歉的窦旭阳涨红了脸,他原本以为即使小偷失手了,这事也查不到自家身上。

    谁知道王教授当时竟然在四合院里,还差一点被小偷给伤到了,这个案子一下子就被刑侦局高度重视,看起来似乎要一查到底。

    “你先坐下吧,这事虽然有点棘手,不过也不算太麻烦。”郭树才看了一眼气愤不甘的窦旭阳,也没有深究这事是他自己能做的还是窦父主使的。

    他的身体需要窦父给他调理,自己现在也就四十出头的年纪,只要生下了儿子,等儿子二十五六岁接手家业了,自己也才六十多岁,等的起。

    想到家里头的大儿子和小儿子,郭树才眼神狠辣了几分,那两个野种还想继承大兴珠宝!自己如果真的不能再生儿子了,他宁可死后将所有的家产都捐出去,也不会便宜了那两个野种!

    “实在麻烦郭总你了,都是旭阳不懂事。”窦父不由的道谢着,他虽然用窦老专家的独家秘方配合针法给郭树才调理身体,激发他精子的活性,以便让女子受孕。

    可这事也就五成的成功率,窦父也知道郭树才和郭太太的感情不太好,而且郭太太风评也很差,这夫妻两人几乎都是各玩各的,郭树才养了小情人,郭太太也养了好几个娱乐圈的小白脸。

    估计不喜欢妻子,连带的对两个纨绔儿子也很是不喜,在窦父看来郭树才想调理身体重新生个儿子也正常,那么大的家业总不能交给两个纨绔,估计三五年就被败光了。

    窦旭阳眼巴巴的看着郭树才,这事牵扯到了王教授就闹大了,他担心刑侦大队早晚会查到自家头身上,到时候这个罪名只能自己去背。

    “要处理这事可以从两个方面,一个是从刑侦大队那边入手,将这个案子就当成普通的入室盗窃案处理。”郭树才在商界打拼多年,论起头脑比窦家父子精明多了,“还有一个就是让商奕笑销案,不再继续追究下去。”

    窦父之所以火急火燎的找到郭树才帮忙,就是因为第一种办法行不通,“负责这个案子的是刑侦六队的关煦桡,这个年轻人是从部队出来的,在地方上历练之后被调回帝京的,听说得到了某个大佬的赏识,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刑侦六队的破案率年年都是最高的,一些大案要案也都是他负责侦破的。”

    如果只是普通的人,窦父或许还能疏通一下关系,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调查了关煦桡的档案之后,窦父就知道是不可能买通关煦桡的,而且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否则会让人直接怀疑到自己身上。

    “是他?”郭树才怔了一下,他和关煦桡也见过几面,最开始是大兴珠宝的一起钻石盗窃案,当时关煦桡负责调查最后侦破,抓到了内贼。

    一开始郭树才还很欣赏关煦桡这个年轻人,怎么看他都是前途无量,现在和他打好关系,日后绝对受益无穷,谁知道郭太太竟然也看上了温和俊朗的关煦桡,想要将他招为入幕之宾。

    郭太太找那些小白脸无外乎两种手段,一种是砸钱,钱砸到位了,那些男人自然就愿意了,虽然郭太太面容实在有些丑陋,和如今依旧玉树临风的郭树才根本不般配,不过有钱就有底气。

    第二种手段就是用权势压迫,郭太太的母亲出自帝京梅家,虽然是旁系,但因为她嫁入到了大兴集团,和梅家的关系倒是更近了几步。

    有了帝京梅家的名头在,娱乐圈那些小白脸除非想要自毁前程,否则只能屈服,郭太太一开始也打算用这两种手段对付关煦桡,谁知道却踢到了铁板。

    梅老爷子亲自打了电话给郭太太的父亲,将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甚至开口如果下次再发生同样的事情,梅老爷子就将郭太太一家从梅家族谱里移出来。

    郭树才对关煦桡的感观很复杂,之前是想要结交,后来又有些的膈应,但是一想到关煦桡让郭太太踢到铁板,狠狠的受了一顿教训,郭树才又有些的嫉妒。

    他何尝不想甩开郭太太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可惜他没有关煦桡的后台,只能依旧和她当着夫妻,甚至还要面对家里的两个野种。

    “郭总也认识关煦桡?”窦父眼中一喜,如果认识就好办多了,约出来吃个饭,再表示一下,反正东西也没有偷到。

    “他年纪轻轻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可能被收买的。”郭树才也认为第一个办法行不通了,看向窦父继续开口:“这样吧,我在古玩街那边有个手下,我让他出来替旭阳顶了这事。”

    大兴珠宝做的是正规的生意,郭树才的这个手下原本是他的司机,他只对郭树才忠心,因此被郭太太和两个儿子给记恨了。

    迫于梅家的威势,郭树才只好将对方辞退了,却是在古玩街这边开了一家店铺,瞒着郭太太将人给安排过去了。

    “那多谢郭总了,我父亲国庆节要回帝京一趟,到时候我亲自安排父亲给郭总您再检查一下。”窦父算是彻底放下心来,郭树才愿意帮忙真的太好了。

    !分隔线!

    刑侦大队,六支队。

    “头,已经查出来了,这人叫黄亮,二十多年前曾经是道上有名的神偷,据说是什么神偷门的传人,可是后来突然就销声匿迹了,有人传言黄亮偷了不能偷的东西,被人给咔嚓掉了,没想到他竟然重出江湖了。”

    手下兴奋的说着,将调查的资料递给了一旁的关煦桡,“毕竟时隔二十多年,当年黄亮还是个青年,现在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了,再者当年见过黄亮的人很少,一般人听过神偷的名号,却没见过这个他的真容。”

    所以二十多年后,黄亮死咬着不开口,他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证件,连手机都没有,警方的数据库里也没有他的指纹信息和面部信息,所以六队查了三天这才查出了黄亮的身份。

    “消失了二十多年,或许现在用的是假身份。”关煦桡翻看着简短的信息资料,看向一旁的手下,“你详细去查一下窦承平,看看他和黄亮是怎么认识的,着重从他的病人入手。”

    窦家也算是医药家族,窦老专家更是声名在外,窦父继承了老爷子的衣钵,但是从医术上而言他还是差了一截,但是野心却比窦老专家大多了,关煦桡判断很有可能是窦父给黄亮治过病,这才能指使黄亮再次出山偷东西。

    “查的时候注意一点,窦承平的病人大多是领导,别犯了忌讳。”看到手下转身离开了,关煦桡又交待了一句。

    就在此时,一个刑警快步走了进来,语调急切的开口:“关队,有人来自首了,说是他指使黄亮去偷黄龙玉摆件的。”

    关煦桡眉头一皱,不用想也知道这个自首的人只怕是为了给窦家父子俩脱罪来的,“你和小涛过去先将人带去审讯室,摸清楚情况再说。”

    审讯室里王可发看起来是个老实的性子,不过他交待的口供却是条理清楚,甚至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

    “当时在古玩街听到商奕笑捡漏了,我就起了心思,她就是个从a省考上大学的小姑娘,黄亮在我手底下上班,我就许诺了一套房的好处让黄亮重操旧业去四合院将摆件偷出来……”

    除了口供之外,黄亮名下的确有一套房,而且就是在商奕笑捡漏的第二天过户到他名下的,原本的房主正是王可发。

    一直死咬着不开口的黄亮也招供了,指控是王可发见财起意派自己去偷摆件的,两人的口供完全吻合。

    “关队,刚查到了。”挂断了电话,手下对着关煦桡开口:“黄亮的老婆体弱多病,他们的孩子也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正是窦承平给她们母子看病的。”

    “而且王可发在古玩街的这个店铺实际上是大兴珠宝的郭树才投资的,王可发以前是他的司机,黄亮虽然在王可发手底下干活,不过每年他都会出去两次,去西藏和东北那边给都承平寻一些好药材。”

    关煦桡听到这里已经理清楚事情的脉络了,“既然都招供了,你过去让他们在口供上签字。”

    等手下离开之后,关煦桡拨通了商奕笑的电话,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窦承平因为郭树才的关系知道了黄亮的身份,然后他给黄亮的妻子和孩子调理身体,黄亮每年出去跑两趟给他弄些珍贵的药材。”

    这不仅仅是买药材了,估计有时候也需要发挥黄亮神偷的技术,将有些珍贵的药材给偷出来,这一次窦承平觊觎商奕笑的黄龙玉摆件,所以又找上了黄亮,谁知道这一次失手了。

    妻子和女儿的身体健康都在窦承平手里头抓着,所以不管怎么审问,黄亮都死咬着不开口,但是总不能一直拖下去,郭树才就让王可发出来顶罪了。

    毕竟黄亮是他的员工,王可发又在古玩街开店,一切都对的上,合情合理,经得住推敲。

    电话另一头商奕笑听完之后,一针见血的开口:“这么说刑侦队有人被收买了,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前脚王可发来自首了,后脚黄亮就松口招供了,而且两人口供如此一致,肯定有人私下来见了黄亮,和他对了口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窦承平还是有些人脉关系的,更何况还有大兴珠宝的郭树才帮忙,关煦桡按照规定扣押了黄亮四十八小时,他依旧死咬着不开口,只能先将人关押到看守所,然后第二天再带过来提审,这一来二去的被人钻了空子,和黄亮对了口供。

    “关队,你看我要是将黄龙玉摆件托王教授高价卖出去呢?”商奕笑脆生笑着,眼中闪烁着算计的精光,这个案子就这么结案了,商奕笑还真有点不甘心。

    但是从目前所有的证据来看,根本查不到窦家父子身上,尤其窦承平在帝京也算是有身份和地位的,无缘无故的去查他,这影响也不好。

    “你想激怒窦承平,让他再次出手?”关煦桡一下子就明白了商奕笑的打算,窦家父子偷盗计划失败了,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几千万从眼前飘走了,他们肯定不甘心。

    只要窦家父子依旧贪婪,他们肯定还会出手,否则商奕笑一旦将东西卖出去了,钱到了她的名下,窦家父子除非是绑架商奕笑逼她将钱转出来。

    可是这样一来更麻烦,通过银行的转账信息很快就能查到他们的身上。所以不甘心的窦家父子只能在摆件被卖出去之前再动手,而如果他们被抓了个现形,再想要脱罪就没那么容易了。

    !分隔线!

    王教授一个星期前差一点遇袭的事情一下子在圈内传开了,而且这些摆弄古玩的大佬们也都知道商奕笑这个小姑娘一万块钱捡漏了。

    而今天传出来的消息再次让所有人在意,商奕笑似乎不想将这个黄龙玉摆件留在身边,省的又招贼惦记上了,她毕竟只是才上大学的小姑娘,家里放着价值千万的摆件的确不安全,还不如见东西卖了,将钱存在银行里最安全可靠。

    连青大学,办公室。

    “你这是傻啊,钱多了没地方花吗?你就算是要找人做戏,我托一两个老朋友假装买你的摆件不就行了,你竟然送去拍卖会,那里要扣百分之五的手续费,你这个傻丫头!”王教授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商奕笑。

    王教授也同意了商奕笑引蛇出洞的法子,毕竟之前黄亮都拔出了刀子,当时要不是老四在一旁盯着,王教授估计不死也要重伤。

    窦家父子行事狠辣,现在却什么事都没有,找了个人顶罪自己逃之夭夭,王教授也很是看不惯,可这摆件估计起拍价就在两千万,百分之五的费用那,这不是将钱打水漂吗?

    “行了行了,做戏做全套,你真的找了托,说不定会走漏风声,就当是花钱消灾,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更好。”钱教授无奈的看着抱怨的王教授,关键是摆件已经报到拍卖会上去了,说什么都太迟了。

    知道王教授是真的关心自己,商奕笑连忙解释着,“这个拍卖会是朋友开的,不会真扣手续费的。”

    “你认识今古拍卖行的老板?”王教授愣了一下,这个拍卖行可以说是帝京最大的拍卖行,也是最正规的。

    听说后台很强硬,拍卖费虽然高,不过暗拍能绝对保障顾客的隐私和安全,所以这些年一些贵重的古玩字画都是在今古拍卖行交易的。

    想到此,王教授一扫刚刚的满脸仇怨的模样,无比谄媚的对商奕笑开口:“这一次的拍卖会有不少好东西,到时候我要是看中了什么,如果钱暂时不够,你能不能和老板行个方便?”

    王教授这辈子见到过的好东西真不少,可他资金有钱,但是看到了好宝贝,又忍不住的想买,在今古拍卖行是杜绝赊欠的,要不当场现金交易,要不就银行转账。

    王教授担心一会自己忍不住叫价了,却又没有钱给,会被今古设置成黑名单,从此再也不能参加今古的拍卖会了,可是有了熟人就不同了,只要拍卖行稍微通融一下,王教授至少有时间去筹钱。

    “教授,你如果真缺钱了我到时候给你垫上。”商奕笑简直要被王教授这谄媚巴结的模样给逗乐了,他也一把年纪了,平常都是严谨正直的模样,偏偏一碰到古玩就会进入疯魔状态,什么节操人品都没有了。

    反应过来的王教授一拍脑门,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干什么要舍近求远,这丫头虽然看着低调,但在帝京能住得起四合院,还和今古拍卖行的幕后老板有交情,肯定是不差钱的。

    “行,到时候我就找你借,你放心,我会给利息的。”王教授立刻就兴奋起来,忙不迭的从抽屉里拿出拍卖行的目录仔细的看了起来,虽然没有见到实物,很多东西不能判断真假,但至少可以对着图片先研究一下。

    而且能借到钱了,王教授底气十足,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件一件的宝贝被其他人给拍走了,而自己兜里钱太少,都不敢竞拍叫价。

    早就习惯了老友这疯魔的状态,钱教授看向一旁的商奕笑,慈爱一笑的叮嘱:“你就算有金山银山也架不住他挥霍,到时候你最多借他五百万,再多他估计一两年也没办法还了。”

    “我知道了,那教授我先去上课了。”商奕笑明白的点了点头,和钱教授说了一声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至于王教授已经不用打招呼了,他完全沉迷到了拍卖会图片的研究上了。

    校园里,徐苗苗表情复杂难辨的坐在长椅上,她原本以为和窦旭阳能进一步发展成恋爱关系,谁知道之前在小菜园吃过一顿饭之后,两人又恢复到了高中时的状态。

    再加上现在不是同一个系,徐苗苗都三天没见到窦旭阳了,她也发了微信,可惜对方根本就没有回。

    可是就在刚刚窦旭阳忽然打了电话给徐苗苗,约她中午一起去餐厅吃午饭,这让徐苗苗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既高兴又有些忐忑。

    “苗苗。”窦旭阳远远的喊了一句,将眼底的阴霾隐匿了下去,对商奕笑的怨恨让他不由的迁怒到了徐苗苗身上,可是早上父亲和自己说的消息,让窦旭阳又不得不和徐苗苗见个面打探一下具体的情况。

    “旭阳,你来了。”徐苗苗按捺住心底的喜悦,面子上却带着几分冷淡。

    窦旭阳很是看不上故意端着高姿态的徐苗苗,这个贱人在高中的时候就暗恋自己,不过没回她的微信,竟然还敢给自己脸色看!

    “苗苗,抱歉,这几天有点忙,所以没来得及回你信息,你不会生我气了吧?”窦旭阳脸上露出帅气的笑容,一手牵住了徐苗苗的手,“今天我请客当赔罪,苗苗,你这么漂亮善解人意,一定不会生我的气。”

    被窦旭阳主动道歉的时候,徐苗苗脸上已经露出了浅笑,现在被他牵手了,徐苗苗带着几分羞涩,红着脸颊,却故意耍着小姐脾气,“道歉没诚意,看你以后的表现,走吧,现在去吃饭。”

    给点颜色就开染缸!窦旭阳再次笑了笑,眼底的不屑更深了几分,要不是为了打探摆件的具体消息,徐苗苗这样的货色就算脱光了衣服送到他面前,他都懒得上,明明一副穷酸模样,却将自己当成了豪门千金。

    连青大学有四个食堂,而南校区的食堂算是最好的,二楼虽然没有单独的包厢,不过也都是雅座,也可以点菜,不是大锅炖煮,菜的品相和口感都要好很多。

    当然价格也贵了不少,好在连青大学许多不差钱的学生。

    早就查到商奕笑每天中午都会在二楼吃饭,窦旭阳此刻佯装不在意的开口:“苗苗,那不是你家亲戚吗?”

    “嗯。”徐苗苗目光不悦的看了一眼商奕笑。

    今年的新生里有十分之一都是帝京高中的学生,虽然大家不是同一个高中的,但很快就聚集到了一起,徐苗苗自然是这个组织里的佼佼者。

    而她有意无意的诋毁,商奕笑在新生中的名声可谓一开学就一落千丈,从a省来的土包子,为了占便宜住到了徐苗苗家的四合院之后就不提离开了,而且吃住都在她家,衣服和家务还都让徐苗苗的母亲去做。

    见过无耻的人,却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关键徐苗苗还假惺惺的不让大家找商奕笑的麻烦,“她太会装可怜,我妈又心软,闹出事来之后被责怪的肯定是我。”

    大家嘴上给徐苗苗打抱不平,也不可能真的去找商奕笑的麻烦,只不过开学已经三天了,商奕笑在学校里却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交到,大家对她是敬而远之,有几个碎嘴的还会在背后嘀咕。

    “让她过来一起坐吧,刚好我有事想要问问她。”见徐苗苗一点没有和商奕笑打招呼的意思,窦旭阳不得不主动提了出来,“我听说她有个摆件要卖,我爸对这些有研究。”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徐苗苗也只好站起身来向着商奕笑走了过去,四周的同学有不少认识徐苗苗这个风云人物。

    今年计算机系的系花,长得好、成绩好,听说家里很有来头,住的都是四合院,开的还是改装车,当然,商奕笑这个a省来的穷酸土包子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让徐苗苗更加成为了话题人物。

    “笑笑,我和旭阳在那边吃饭,点了几个菜了,你就一起过来吧。”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徐苗苗态度没有那么恶劣,只是态度显得居高临下,带着几分施舍的意味。

    商奕笑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窦旭阳,这是知道自己要将摆件送去拍卖行了,所以坐不住了,主动找上自己了。

    “不用了,你们俩谈恋爱,我插过去像什么样。”商奕笑声音有些大,不远处的窦旭阳自然也听到了。

    徐苗苗听到这话,难得看商奕笑顺眼了不少,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自己是旭阳的女朋友了,那些女生也该知难而退了。

    窦旭阳打算在连青大学找个门当户对的女朋友,对方如果比自家家世高就更好了,大学里几年先培养感情,毕业之后就可以结婚了。

    爱惜自己羽毛的窦旭阳可不愿意和徐苗苗传出绯闻来,此刻他不由的站起身来,“商同学这个玩笑太过了,我和徐苗苗刚好碰到了就凑个桌,商同学也一起吧。”

    徐苗苗错愕的看着否定彼此关系的窦旭阳,明明来餐厅之前,旭阳还对自己那么关心体贴,还牵着自己的手,怎么现在就变卦了?

    徐苗苗目光咻一下看向一旁的商奕笑,眼中充满了迁怒的恨意,声音猛地拔尖了几分,“是你?你竟然抢我男朋友!”

    徐苗苗简直要气疯了,商奕笑一来帝京,四合院就成她的了,家里的车子也是她的,现在她还要抢自己的男朋友!

    表情愤怒的扭曲着,徐苗苗眼神愈加的狰狞,猛地抬起手向着商奕笑的脸打了过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

    “徐苗苗你干什么!”窦旭阳一把抓住徐苗苗的手,对上她因为愤怒而扭曲的丑陋脸庞,更是嫌弃的猛地将人往旁边一推,“你是疯了吗?你凭什么打人!”

    窦旭阳之所以会出手是因为他想卖个好给商奕笑,一会说起买摆件的事也方便一点,而看到徐苗苗跌倒在地上,那不可置信的模样,窦旭阳眼神诡谲的一变,就让徐苗苗误会自己喜欢商奕笑,以她的大小姐脾气,肯定会闹的商奕笑不能安宁。

    这样一想,窦旭阳就感觉解气多了,要是徐苗苗能对商奕笑下狠手就更好了,至少能让自己出口怨气。

    人就是这么诡异的生物!明明是窦旭阳出言不逊,同样也是他将自己推倒在地,再者以徐苗苗的脑子,她还是可以判断出窦旭阳并不喜欢自己,甚至看不起自己。

    可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或者骨子里不愿意承认自己配不上窦旭阳,所以此刻徐苗苗将所有的怒火都撒到了商奕笑身上,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认定了她是抢了自己男朋友的贱人!

    “你给我等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徐苗苗红着眼丢下一句话之后,这才狼狈的转身离开。

    窦旭阳有些可惜徐苗苗没有和商奕笑大大三百回合,不过正事要紧,他转过身来,英俊而年轻的脸上露出一贯的微笑,“抱歉,连累商同学你了,我没有想到徐苗苗她会暗恋我,作为赔罪,商同学可以吃个饭吗?”

    对于一个a省来的土包子,窦旭阳感觉自己只要稍微施展一下男性魅力,商奕笑肯定和徐苗苗那个贱人一样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说不定还会对自己言听计从。

    “可以。”商奕笑点了点头,径自向着一旁的空桌子走了过去。

    两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之前点的菜也送上来了,窦旭阳心里头装着事,根本没什么胃口,倒是商奕笑吃的挺欢,窦旭阳不动筷子她刚好自己吃,他要是真吃了,商奕笑还吃不下去了。

    “商同学,我听王教授说了一句,你之前在古玩街的黄龙玉摆件打算卖掉了。”窦旭阳毕竟只有十八岁,心里头存不住事,也没有发现商奕笑的态度太过于从容镇定,他的男性魅力一点效果都没有。

    “对,你感兴趣?”商奕笑抬头回了一句,看着眼中一喜的窦旭阳接着开口:“东西送到今古拍卖行去拍卖了,有兴趣的话这个周末可以去竞拍。”

    笑容僵硬在窦旭阳的脸上,他家虽然有点钱,也只是衣食无忧而已,今古拍卖行窦旭阳沾了郭树才的光也参加过,但只能算是开开眼界而已,随便一个拍品的价格就高达几百万,窦家根本没钱买。

    “商同学,将东西送到拍卖行还要出百分之五的手续费,不如你私下卖给我,还省下上百万的手续费。”窦旭阳坦然的笑了笑,似乎自家真不差这两千万。

    窦旭阳的打算很简单,先将东西弄到手,他爸已经找好了人,到时候弄个仿品还给商奕笑,真真假假的也说不清楚,难道商奕笑一个a省来的土包子还能和自家较劲吗?

    商奕笑看着很傻很天真的窦旭阳,咧嘴一笑,“行那,之前王教授说这个东西最低也能拍到两千五百万,如果钱到帐了,我就将摆件交给你。”

    两千五百万!就是把窦旭阳卖了,他也筹不到这么多钱,他和窦父的打算是先空手套白狼,然后再来个狸猫换太子,到时候说没凑够钱,所以没办法交易了,将真品自己留下,仿冒品还给商奕笑,大不了再陪她五十万算是违约金。

    “商同学,你看这也不是小数目,一时半会的我们家也筹不到这么多钱,要不打个商量,你我们先付定金,你将摆件交给我们我们,如果一个星期之后钱不到位,我们再把摆件还给你,五十万的定金也赔偿给你。”

    商奕笑站起身来,看白痴一样看着一脸谄媚的窦旭阳,“既然没钱还谈什么谈,简直浪费时间,行了,我走了,谢谢你的招待!”

    说完之后,商奕笑潇洒无比的转身就离开了,留在原位的窦旭阳还打算继续施展一下男性魅力让商奕笑折服,结果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不由气的铁青了脸,这个不知好歹的贱人!

    餐厅的一幕让商奕笑再次成为了新生的焦点,徐苗苗是哭着跑出餐厅的,大家都知道商奕笑抢了徐苗苗的男朋友。

    “呦,这年头还真有这么无耻的人。”

    “是啊,缺男人不会自己找啊,只会抢别人的,真是不要脸!”

    商奕笑前脚跨进教室,几个女生阴阳怪气的嘲讽起来,她们都是外省的学生,努力的想要打入帝京学生的圈子,但是身份不够,只好巴结徐苗苗她们,这会自然一致对外的针对商奕笑,踩着她讨好徐苗苗。

    商奕笑笑眯眯的看着几个女生,很是厚颜无耻的威胁着,“看来你们是不知道我和钱教授的关系了?还是说你们不打算要连青大学的文凭?当然了,你们也可以选择转系,不过最好不要去历史系,王教授也是我家长辈。”

    “我呸,你不过是个土包子,还想要巴结教授!”一个女生不屑的嚷了起来,商奕笑是从a省来的,要不是和徐苗苗家里是亲戚,估计比她们还不如呢,她凭什么这么高傲!

    这边女生刚嚷起来,另一个女生却拉了拉她胳膊,低声开口:“她没有骗你,之前在报名处的时候,她和报名处的老师吵起来了,是钱教授和另一个教授来给她撑腰的。”

    报名处的事情虽然知道的人不算太多,但是也不少,商奕笑和钱教授的关系绝对不一般,昨天最后一节课就是钱教授的课,她们记得商奕笑是和钱教授一起离开的。

    刚刚还撒泼叫嚷的女生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她能考入连青大学,在家乡是无比骄傲的事情,可是到了大学之后,才知道自己根本不算什么,没有擅长的兴趣爱好,家境普通,买不起名牌衣服,偶尔才能去二楼点菜吃顿好的。

    可那些有钱的同学都是回家住的,在学校的寝室也保留着,只不过是中午的时候过来休息一下,吃穿用度都是顶尖的,一件衣服都能抵得上自己父母一年的收入。

    “还有我要澄清一点。”商奕笑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看着有些忌惮自己的几个女生,“我不是徐苗苗家的亲戚,这个四合院是我的朋友的,只是他一直在外工作,雇了徐苗苗的父母看守打扫四合院,现在我来住了,朋友就将四合院送给我了。”

    原本商奕笑是不打算要谭亦的四合院的,可谭亦先斩后奏的将四合院过户到了商奕笑的名下,甚至都不需要她亲自到场签字办手续,房产证就新鲜出炉了,热乎着呢。

    “我看看。”这边商奕笑刚拿出房产证,钱教授刚好来教室上课,顺势拿过她手里头的证件,翻看了一下。

    她这朋友真是大方,这四合院在帝京也算是有市无价的,毕竟位置太好,就在连青大学附近,真的是中心的中心。

    价值不菲的四合院说送就送了!医药系也有帝京本地的学生,他们自然知道这个四合院的价格,再结合商奕笑刚刚的话,他们算是明白了徐苗苗只不过是佣人的女儿,她竟然还敢这样诋毁商奕笑的名声?这是脑子进水了吧?

    “好了,都坐好上课了,你们好好学,在帝京买房子也不是太困难的事。”钱教授笑着打趣一声,只是这话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帝京的房价有多贵他是知道的,多少人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可是有些人一出生就是衔着金汤勺,而商奕笑绝对就是这类人,四合院说送就送,她还捡漏了上千万的摆件,而且等老王将新底座弄好,这个两千多万的摆件她就送人了,这也是不差钱的土豪啊!

    人和人之间的确是不平等的,不过富人也好穷人也罢,都各有各的烦恼,所以从某种角度而言人和人也是平等的,关键是自己能不能看得开,知足常乐!

    没等到第一节课下课,徐苗苗只是佣人女儿的消息已经在这一届的新生里传遍了,有人不相信,有些认识徐苗苗的人则沉思起来。

    可是医药系的同学说商奕笑今天早上就拿到了四合院过户的房产证之后,所有人看向徐苗苗的目光就不同了,商奕笑如果真的是她家的穷亲戚,是从a省来的土包子,她的房产证总不可能作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重生空间之全能军〕〔重回23岁:老公乖〕〔天龙之大宋小王爷〕〔穿越诸天当反派〕〔权婚难逃:帝少狂〕〔我的爱情来自火星〕〔重生七零带萌娃〕〔破碎星空〕〔神豪之灿烂人生〕〔剑入天荒〕〔火影之猫与狐狸〕〔妖孽警探〕〔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之万古剑神〕〔异世丹帝〕〔都市超级医圣〕〔重生有毒:寒少暖〕〔史上最强村长〕〔美女的贴身狂兵〕〔都市极品小医圣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女战神的黑包群〕〔天才小农女:学霸〕〔剑鸣九天〕〔重生之少将仙妻〕〔回到八零当女兵〕〔魔鬼主教〕〔都市共享男友系统〕〔捉鬼极品大妖王〕〔垂钓未来〕〔灵气逼人〕〔崛起复苏时代〕〔伏天战神〕〔道君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