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38章 抢先一步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谭亦并没有详细说什么事,只让顾岸带些人过来。

    “肯定又是哪个不长眼的,真是活腻味了,敢和二哥叫板。”顾岸挂断电话,俊朗却狂傲的脸上染上怒色,随后又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刚好让二哥检验一下自己这段时间魔鬼训练的成果。”

    客厅里,顾均澈双手正快速的敲击在键盘上,屏幕上的程序编码一行一行快速的跳动着,一抬头就看到门外聚集的一群黑色劲装大汉。

    顾均澈眉头一皱,不赞同的看向从书房走出来,战意蒸腾的顾岸,“哥,你要干什么?”带这么多人,再看着跃跃欲试的顾岸,哥分明是要出打架。

    顾岸脾气再暴烈,对这个一门心思宅在电脑上的弟弟还是很关心的,“没事,就出去活动一下筋骨。”

    “你别闹出事来,担心二哥收拾你。”顾均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实在不懂同一个妈生的,为什么顾岸就那么喜欢打架,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他揍人一拳头,同样的力度也会作用在他自己的手上。

    顾岸哈哈一笑,拍了拍顾均澈的肩膀,随后风风火火的向着门口走了去,“放心吧,这一次就是二哥让我带人过去的。”

    门口整齐的站着几排黑色劲装的大汉,胳膊上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纹身,但是他们统一的着装,肃杀的表情,还有周身流露出来的那股杀气,就让人知道顾岸这群手下绝对不可小觑。

    “少主!”整齐的声音响起,几十个黑色劲装的大汉眼神里充满了对顾岸的敬畏。

    “出门上车跟我走。”顾岸大手一挥径自走向停在院子门口的汽车,而几十号黑色劲装的大汉也一次上了车。

    片刻之后,七八辆汽车呼啸的飞驰在马路上,让前后的汽车立刻让开了道,四合院距离顾岸目前居住的别墅有点远,不过车速够快,二十分钟不到也就到达目的了。

    四合院门口,刘桃依旧尖利着声音叫骂着,将院子门拍的砰砰响,虽然吆喝了二十三的亲戚过来摆架势,可是大家都在帝京打工,自然知道在帝京这地方能有一个四合院,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家。

    所以他们只敢在外面叫嚷着,谁也不敢翻墙,这还是因为两千万的巨款让人心动,大家都怀着小心思,否则谁会不上班跑来这里闹腾。

    就在此时,听到身后的汽车马达声,众人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嗬!

    七八辆黑色的汽车缓缓的开了过来,然后停在了巷子里,随着车门的打开,清一色黑色劲装的大汉下了车,那壮实的身躯,肃杀冰冷的脸庞,让刘桃这些人害怕的瑟缩了一下身体,现场顿时一片安静。

    顾岸从汽车后座上下来,一看面前这二三十号人,眉头不由的一皱,老的老、小的小,穿着最普通的廉价衣服,脸上带着紧张和害怕的表情,这分明就是普通人。

    二哥呢?顾岸扭头往四周看了看,没见到谭亦的身影,倒也没在意,估计二哥懒得处理这种破事,这才让自己过来。

    顾岸倨傲十足的高昂着下巴,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全场,挺拔的身躯靠在车前盖上,拿出香烟点燃之后,原本还打算吸两口,可是转念一想一会还得去见谭亦,立刻将烟夹在手指间。

    “行了,找个主事的出来说话,你们这一个一个堵在我家门口,这是想要造反吗?”顾岸火爆的语气让人胆战心惊,再加上整齐站在他身后的黑色劲装大汉们,这气势绝对能镇得住场子。

    刘桃在家里说一不二,之前也是她骂的最凶,可是现在刘桃肥胖的身体缩到了陈兴东后面,推了推他肩膀,“你过去说。”

    虽然害怕,可是一想到那上千万的摆件,再加上他也知道这事不解决了,就没有安生日子过了,陈兴东紧张的走了过去。

    紧绷的身体还有些的发颤,根本不敢看顾岸一眼,陈行动哆哆嗦嗦的开口,“我……我就是想要将……摆件拿回来,我不卖了……”

    摆件?顾岸一头的雾水,嫌弃的看着话都说不利索的陈兴东,这还是男人吗?怕成这样干什么,自己又没打算杀人,“什么摆件?说清楚。”

    顾岸虽然高傲张狂,可和那些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有着本质的不同,陈兴东依旧不安紧张着,不过总算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了。

    二哥竟然将他的四合院给了个小姑娘?顾岸震惊的眨了眨眼,难道那是自己未来的二嫂?‘

    想到此,顾岸也懒得理会陈兴东了,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兴奋的嚷了起来,“童姨,我二哥竟然找媳妇了!在外面金屋藏娇呢……”

    五分钟之后,柳叶胡同所有人都被顾岸的电话给骚扰了一遍,谭亦这个不婚主义者竟然偷偷摸摸找了个媳妇,还将人藏在四合院里?这是打算等孩子生出来了再将人带回家吗?

    兴奋之后,顾岸心情大好,对着紧张不安的陈兴东态度也没那么恶劣了,“这事只能算你倒霉,你情我愿的公平买卖,现在你知道摆件是真货就想要回来,那如果这是赝品,难道你还会退钱吗?”

    顾岸倒不认为谭亦会贪一个上千万的摆件,童姨是玉雕师,家里头那些顶级的玉石不知道有多少,哪一块不是价值不菲,但二哥既然让自己来处理这事,肯定是不打算将东西还回去,也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陈兴东被顾岸说的涨红了脸,当时在古玩街所有人都说他的摆件是赝品,最多值个三四千,他也知道商奕笑花了一万块买下来,也是同情自己。

    可一想到这东西价值千万陈兴东依旧舍不得,如果能将摆件要回来,自己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这位少爷。”估计是看顾岸态度还好,刘桃忍不住的开口了:“这位少爷你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你就可怜可怜我们,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孩子想上学连赞助费都交不起,你就大发慈悲将摆件还给我们吧。”

    这边刘桃一说完,陈兴东的九十岁的奶奶还有他六十多岁的老母亲扑通一下都跪了下来,对着顾岸的方向磕着头。

    老人瘦的一把骨头,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一边哭一边磕头,“少爷,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古玩街买东西那就是凭眼力看缘分,捡漏了那是运气,被骗了也自认倒霉,顾岸之前还有些同情陈兴东一家子,可是此刻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老人,再看着摸着眼泪的刘桃,顾岸冷笑一声,还弄起了道德绑架!

    “两位老太太你们不要说了,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东西我二嫂买了,那就是我二嫂的,不可能还回去。”顾岸火爆十足的开口,半点情面都不给,“你们只能自认倒霉,都回去吧,以后也别来了,今天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说到最后,顾岸声音陡然狠辣下来,周身迸发出一股子凌厉的煞气,“但你们再聚众堵在门口,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打断你们一条腿,我也就赔偿医疗费而已!”

    站在顾岸身后的一排黑色劲装的大汉脚步快速的上前几步,气势逼人,似乎只要顾岸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直接动手。

    其他亲戚都被吓住了,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如果只是普通人,他们还敢仗着人多势众闹一闹,可一看顾岸这架势,这分明就是不能招惹的黑社会。

    到时候真出事了,别说医药费,被他们打断了胳膊和腿,一分钱都不赔,自己还能怎么办?胳膊拧不过大腿,和这些大人物作对,只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刘桃也吓得够呛,可是一想到上千万的摆件,刘桃一咬牙,一狠心,坐在地上就撒泼的嚎叫起来,“没有天理了,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的就要杀人了……”

    两个老太太也跟着哭嚎着,旁边也有亲戚偷偷拿出手机报警了,唯恐顾岸这边真的会打人。

    辖区的民警一开始只当是寻常的纠纷,只不过听说闹事的那一方有几十人,民警立刻向上面汇报了情况,要求增派警力,否则双方真的打起来,他们人太少控制不住现场。

    可是十分钟之后,看到巷子里的一幕,辖区派出所负责出警的冯所长傻眼的愣住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说那些一看就不好惹的劲装大汉,就看一溜排停在巷子里的汽车,每一辆价值七八十万,这只怕是哪个世家豪门的大少爷吧?

    再看穿着普通,有几个还吧唧着拖鞋的陈兴东一行人,冯所长下意识的就偏向了他们,人都会同情弱者,尤其是看到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还跪在地上哭嚎着,冯所长眉头一皱。

    “你们几个先过去了解情况,把老人家扶起来,气温这么高,别出了事。”命令几个手下去陈兴东那边,冯所长径自向着顾岸走了过去,一看这就是个不好招惹的角色。

    “我没什么好说的,让他们别堵我家大门口,今天这事就算了,下次再敢来闹事,别怪我动手了。”顾岸依旧懒懒的靠在汽车前盖上,语调一如既往的狂傲火爆,难怪二哥让自己来处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人不把他们弄怕了,估计会天天闹上门来。

    刘桃一看民警过来了,立刻抓着他们的胳膊,迫不及待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就算是有钱也不能这样,东西我们不卖了!那可是几千万的宝贝,一万块钱就想买走,呸,当我们农村人好糊弄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几个民警一开始都是同情弱者,此刻听完刘桃的话之后,又询问了当事人陈兴东,确定了事情经过之后,几个民警表情诡异的变了变。

    在顾岸这里碰了个软钉子,冯所长也没有生气,这些纨绔少爷谁不是鼻孔朝天的看人,态度嚣张跋扈才正常。

    “怎么回事?”看到手下回来了,冯所长立刻询问,就算他有心给这些人主持公道,可是执行起来只怕也有困难。

    可是几分钟之后,听完了手下的叙说,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刘桃,冯所长彻底黑了老脸,弄了半天根本就是他们无理取闹,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顾岸,冯所长忽然庆幸,幸好这位大少爷自恃身份,懒得和他们计较。

    “行了,都不要说了。”喝斥了一声之后,冯所长没好气的看着一脸不甘的刘桃几人,他们还要不要脸那!

    当然,家传的宝贝当赝品给贱卖了,的确是亏心,可是事情不是这么做的,还敢纠结这么多人上门闹事,冯所长感觉顾岸这边没下令动手真的是手下留情了。

    冷眼看着还不甘心还想要叫嚷的刘桃,冯所长板着脸威严的怒斥,“公平交易不存在欺诈,如果你们真的不甘心就找律师上法院,但是不管是胜诉还是败诉,现在都不许堵在这里,否则出了事没人会管你们!到时候法官也会认为是你们的过错。”

    “那我们就上法院去告他们!”刘桃恶狠狠的开口,她算是看出来了,冯所长他们是不会帮自己的,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我呸!总有能说理的地方!

    “行了行了,你们都散了吧,把老人家也送回去,然后找律师上法庭去。”冯所长摆摆手,他们这一家子已经红了眼了,说什么都不会听的,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只要不闹事就行。

    今天如果不是顾岸带了这些人过来,而且气势逼人,一看都是凶神恶煞的狠角色,否则刘桃他们绝对会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能怎么撒泼就怎么撒泼。

    所有人来的快去的更快,顾岸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派几个人查一下他们的底细,然后盯着他们,他们要是找律师上法庭走正规途径就不用管,如果还要来四合院这里闹事,就将他们都拦下来,给点教训让他们长长记性。”

    “是。”手下明白的点了点头,领着命令就先离开了。

    老于夫妻俩一直守在门后,虽然知道不会有事,终究是有点不放心,现在看到人都散了,这才将门打开,刚好看见顾岸懒洋洋的走了过来。

    “二哥还没有回来?”朝院子里看了看,顾岸径自走到客厅坐了下来,“不用倒茶了,我就等二哥回来……对了,老于,这院子是谁住的?”

    “顾少主。”老于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这才解释道:“商小姐在连青大学上学,住这里比较方便。”

    老于年轻的时候当过谭骥炎的警卫兵,在部队的一次任务里脚踝受伤了,这之后就退了下来,谭亦感觉如果找了其他人过来,或许又会碰到徐大婶这样的,干脆将老于夫妻调了过来,自己也放心。

    “商?”顾岸眉梢一挑,听到这个姓氏就不由的想到了沈墨骁。

    “对,商小姐全名叫商奕笑。”老于知道顾岸和谭亦之间的关系,所以也没有保留,这边他刚说出来,端着茶杯喝茶的顾岸一口茶猛的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叫什么?”连忙将茶杯放桌子上,顾岸粗鲁的抹了一把下巴上的茶水,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解的老于,“商奕笑?”

    这不可能!顾岸感觉自己一定是幻听了,二哥怎么和商奕笑走到一起了?

    可是转念一想,顾岸就知道了,这肯定是同名同姓的,才上大学,也就十八九岁吧,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二哥也太吓人了,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名字的媳妇,总感觉怪怪的啊。

    谭亦打了电话让顾岸来之后就当了甩手掌柜,带着商奕笑去喝下午茶了,两人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回来。

    而此刻,客厅里,顾岸来回的走动着,他想要调查一下商奕笑的信息,可是一想这是二哥的媳妇,自己擅自调查她的情况不太合适啊,所以又放弃了。

    可是一想到这名字,顾岸总感觉有点子不对劲,焦急的等待里,当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声音,顾岸猛地转过身冲到了门口,当看到和谭亦并肩走过来的商奕笑时,顾岸脑子嗡了一下。

    同名同姓也就罢了,可是如果连五官都这么相似!顾岸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商奕笑没死并不奇怪,可是为什么会和二哥在一起,两人还有说有笑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用管他。”谭亦眉梢一挑,越过表情僵硬的顾岸直接进了屋,让老于将茶水送过来,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小岸,看来你还得训练训练,一惊一乍的像什么样,你的沉稳呢?”

    猛地回过神来,顾岸看了一眼表情无辜的商奕笑,随后气急败坏的对着谭亦喊了起来,“二哥,这是沉稳不沉稳的事吗?她根本没有死,为什么墨骁说人已经去世了!”

    顾岸感觉自己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二哥这到底要干什么?他怎么会和商奕笑在一起,而且墨骁怎么会以为人死了!

    无视着焦躁的顾岸,谭亦危险的眯了眯凤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消了消暑气,这才再次开口:“胆子挺肥啊,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我……”刚刚火爆十足的顾岸瞬间就怂了,后怕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谭亦,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将二哥给惹毛了!

    这个认知让顾岸顿时感觉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他才从魔鬼训练里出来,不会又被丢进去吧?

    吞了吞口水,顾岸狠狠的一抹脸,笑的无比的谄媚而巴结,“二哥,我这不是太震惊了吗?你说我突然看到大变活人,一下子情绪有点控制不住,二哥,您老大人不计小人过。”

    “谁说是同一个人?”谭亦挑着眉梢看了顾岸一眼,沈墨骁难道不会查吗?只可惜不管怎么查,这就是两个人。

    顾岸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如果商奕笑真没死,墨骁不可能那样认为的,可是二哥手眼通天!不是自己看轻了墨骁,二哥如果真的要遮掩一个人的身份,墨骁不可能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顾岸偷偷瞄了一眼商奕笑,一模一样的名字,六成相似的五官,二哥既然敢这样做,这说明她的新身份没有一点问题。

    眉头皱了皱,顾岸快速的思考着,却见他手腕一动,一把一指多长的银色飞刀忽然向着商奕笑的方向飞射了过去,顾岸最热衷于武器的改造,而这段时间他迷上了冷兵器,这把飞刀就是他的杰作。

    因为是偷袭,再加上对顾岸没有防备,不过商奕笑只是怔了瞬间,身体往右微微一侧,就避开了顾岸射过来的飞刀。

    哐当一声,刀子飞出去没多远就掉到了地上,看得出顾岸虽然是偷袭,不过力度并不大,而且是冲着商奕笑肩膀去的。

    “二哥,她是你的手下对不对?所以她现在的新身份是以前替身的身份?”顾岸看似性子火爆,其实直觉很敏锐,他对这些机密也接触过,自然有所了解。

    二哥接手了容叔的安全部门,其中一些高级特勤人员都有替身,出任务的时候就让替身代替自己掩人耳目,说白了这些特勤人员其实都是黑户,是不存在的隐形人,他们没有真正的身份,一旦行踪暴露了,那么他们就会接手替身的身份,用替身的身份来生活。

    商奕笑瞅着谭亦,看吧,自己就说会暴露的,外人都以为他是贺氏医门的中医,以为自己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她现在的身份任人调查都不会有问题,可是顾岸不同,能瞒得住外人肯定瞒不住他。

    “那什么我先回屋了。”商奕笑顶着顾岸怪异的打量眼神,丢下一句话,蹭蹭的溜走了。

    客厅里再次安静下来,顾岸看着离开的商奕笑,又扭过头看向悠闲品着茶的谭亦,一边是自己的二哥,一边是他的死党好友,顾岸恨不能让时间倒转回去,他绝对不会来四合院趟这滩浑水。

    “小岸,你知道沈墨骁结婚的时间吗?”半晌之后,谭亦懒洋洋的丢出一句话来。

    顾岸怔了一下,这才猛地想起来,是沈墨骁结婚在前,商奕笑“死亡”的消息在后,所以不能算是二哥撬了墨骁的墙角。

    可是一想到沈墨骁和商奕笑以前那么相爱,现在她又和谭亦在一起,顾岸总感觉无比的别扭。尤其是沈墨骁最迟下周也要来帝京了,顾岸想想就感觉头皮发麻,这都什么事啊!

    “你也不用纠结了,就当这件事你完全不知情。”谭亦倒也没有为难顾岸,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同名同姓长的还相似的人不是没有。

    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顾岸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自己能说什么呢?墨骁是先背叛先结婚的,至于商奕笑为什么会“死亡”,顾岸虽然不清楚,但也知道这肯定是因为机密的任务。

    片刻后,顾岸再次抬起头,看向谭亦弱弱的开口:“二哥,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之前自己以为二哥金屋藏娇,柳叶胡同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顾岸当时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纠结!这如果只是二哥的手下……

    顾岸想起童姨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那喜悦的声音,毕竟二哥也到结婚的年纪了,现在闹了个大乌龙,童姨肯定会失望,然后谭叔宠妻如魔,肯定会收拾自己一顿。

    还有谭宸大哥,他要是知道自己将没边没影的消息乱说,害得童姨不高兴,顾岸想想头皮就麻了,关键是二哥自己还不知道这事!如果二哥回到柳叶胡同被各种催婚……

    顾岸一脸的生无可恋,自己离死估计也不远了。

    似乎很不高兴被顾岸给质疑了,谭亦危险的眯着眼凤眸,笑的愈加的诡谲莫测,一字一字的开口:“你认为我这么公私不分?”

    所以真的是手下,不是自己以为的二嫂!顾岸感觉悬在头顶的铡刀已经落下来了,等回到柳叶胡同,自己一定会被五马分尸的!

    “二哥,我想起来还有件事没处理,我现在就过去。”顾岸倏地站起身来,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逃!必须得逃!

    虽然说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但是这个紧要关口上,自己还是出去避避风头,等大家的怒火都散了再回来,到时候即使被秋后算账,至少程度要轻很多。

    似笑非笑的目送着落荒而逃的顾岸,谭亦勾着嘴角再次优雅的喝起茶来,工作、生活两不误,这才是成功人士的行事准则,在忙碌工作的时候也顺带了解决了个人的感情生活,再完美不过了。

    看来小岸还是太年轻了,直觉挺敏锐,可是脑子不好使,还容易想多,关键是胆子太小,让他担惊受怕的出去躲一阵也好。

    !分隔线!

    东源研究所这块地被法院查封之后,消息一出来,不少人都盯上了,地方虽然不够大,没办法盖个楼盘,但绝对可以建一个商业购物中心,关键是地理位置太好了,只要将房子建起来了,绝对不用发愁没有大品牌入驻。

    现如今这块地已经从国土部门移交到了国资管理科,所以说真正的决定权就在国资科这边,是卖,还是公开竞拍,或者以什么价格交易,这些都必须经过国资科的领导同意。

    商奕笑快速的翻阅着手里头的文件,抬头看了一眼谭亦,“所以在东源集团被查封之前,你就将这个研究所给买下来了?”

    商奕笑手里的转让文件明确了研究所这块地的所属权,关键转让的时间在东源集团被查封之前,所以文件是完全合法有效的,商奕笑只需要拿着这些文件走个程序,就能将东西过渡到自己名下。

    “东源集团并不是股份制公司,孙平治有百分百的决定权,不过这上面的签名是伪造的,但是孙平治不会反口的。”谭亦轻笑着回答。

    虽然说签名是伪造的,但的确是孙平治自己写的名字,只不过这个名字是签署在另一份文件上的,被谭亦调换了。

    而孙平治如今已经被收监关押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谭亦已经派了人过去和孙平治谈好了,他不否认这份文件,孙平治的大儿子最多只有五年的刑期,到时候他出来依旧可以东山再起。

    而孙平治一旦矢口否认签署了这份研究所的转让合同,那么不单单会连累自己的长子,关键是这个研究所依旧要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被查封,然后成为国有资产。

    对比之下,不需要谭亦再多说什么,孙平治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国资科,办公室。

    奢华的办公室里,项正眯着眼,趾高气昂的对着旁边的秘书开口:“一会客人过来了,将我珍藏的普洱茶拿过来。”

    “是,科长。”女秘书明白这一次来的客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否则一贯眼高于顶的项科长不会舍得将陈年普洱拿出来待客。

    五分钟之后,当看到商奕笑拿着相关文件走过来了,女秘书立刻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虽然有点诧异商奕笑的年轻,“小姐您好,项科长正在办公室等您,这边请。”

    自己没说要过来啊?难道是谭亦之前打了招呼,商奕笑也没有多在意,“谢谢。”

    当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项科长快速的起身去开门,“傅……你谁啊?”

    脸上热情的笑容冷了下来,项正冷眼看着站在门口的女秘书和商奕笑,垮着脸怒斥,“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一会我有重要的客人要过来,谁让你将这些不相干的人带来的?要办事去楼下的办事大厅!”

    说完之后,项正砰的一声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也幸好女秘书退的够快,否则鼻子都要被门板给撞扁了。

    “你不是?”女秘书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弄错了,商奕笑根本不是项正要等的客人,虽然有些的恼火,倒也没有迁怒商奕笑,“你有什么事去楼下大厅,如果不知道就去问人,这里是领导办公区,不接待普通人。”

    “没事,你不用管我,我就是来找项科长的。”商奕笑笑了笑,越过女秘书直接将门给打开了。

    商奕笑刚走进去,办公室里,项正已经火大的骂了起来,“你没长耳朵吗?让你出去没听见那!”

    这人看着也就四十岁而已,至多算是中年,火气这么大!商奕笑无视着发火的项正将手里头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项科长,我是来办理资产过渡文件的,需要你签字盖章!”

    项正眉头一皱,火大的看了一眼商奕笑翻开文件夹一看,表情倏地一变,东源研究所竟然在被查封之前已经被孙平治卖给了面前这个小姑娘!

    项正快速的翻阅着一张又一张的文件,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按照时间而言,这份合同是真实有效的,而国资科却是闹了个大乌龙,研究所这块地已经属于私人了,法院无权查封,国资科更没有权利处置。

    “你这份文件有些是复印件,无法确定真假,要办理就把所有原件拿过来。”项正啪一声将文件合了起来,复印件的确不算数,但是上面有孙平治的签名还有东源集团的公章,最关键的是这份合同是在东源集团被查封之前。

    这边商奕笑刚要开口,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了,女秘书推开门,“项科长,这两位过来找您。”

    “傅少,快请进。”项正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可是一想到傅涛和他的秘书也是为了研究所这块地来的,项正脸上热情的笑容不由的僵硬了几分。

    “商奕笑?”傅涛没想到国庆假期刚过去,竟然又看到了商奕笑,之前一次见面就是在东源研究所的大门口,郭君豪被谭亦折断了手。

    傅涛原本以为郭家和梅家都要给郭君豪找回场子,谁知道几天过去了,却是风平浪静的,傅涛只和他通过两次电话,因为忙着这块地的事情,傅涛还没有时间亲自去探望郭君豪。

    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收了起来,商奕笑点了点头,“没想到是傅少啊,难道你也是为了研究所的这块地?那就抱歉了,这块地已经是我的了,就差相关的手续了。”

    傅涛脸色刷的一下阴沉下来,他看中这块地更主要的是为了和黄子佩合作,从而和梅家搭上关系。

    论财力鼎盛集团和傅家不相上下,不过两者是完全不同的领域,鼎盛在商界,傅家从事的是黑色生意,这一次合作也算是各有算计。

    黄子佩明白鼎盛要在帝京立足,除了能借用梅家的威名之外,有些事还需要自己去处理,梅家是世家,行事作风端正廉明,商界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可能让梅家出面,地头蛇的傅家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而傅涛也有几分将家里生意半漂白的打算,和黄子佩合作刚好是一个试探,当然,和梅家搭上关系才是傅涛的最终目的,

    “傅少,您别误会,这事和我没关系。”一看傅涛变了脸,项正立刻有些坐立不安了,连忙解释着,“东源研究所在被查封之前已经被孙平治给卖了。”

    “不可能!”傅涛斩钉截铁的否定了,自己这边就算消息不灵通,可是黄子佩难道也消息不灵通吗?如果研究所已经被卖了,她怎么可能会和自己合作?

    梅家这边也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她可是梅家的孙媳妇,听说肚子里都有了沈家的第三代,梅老爷子和老夫人高兴的跟什么似的,黄子佩这一次来帝京,除了合作的事,也是来见见两位老人家,说不定会留在帝京养胎。

    “既然项科长有事,我明天再过来。”商奕笑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办公室。

    屋子里,傅涛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项正犹豫着,眼珠子精明的转动着,试探性的询问:“傅少,有没有可能是孙平治收到了什么风声,所以提前转移了资产?”

    这种事在商界屡见不鲜了,有些公司经营不善,在向法院申请破产之前,会偷偷将很多资产或者资金秘密的转移出去。

    傅涛知道这种可能性是为零的!孙平治是在和鼎盛签约成功的仪式上,当着各大记者媒体的面被调查组带走的,如果他知道上面要查封东源集团,怎么还有精力和鼎盛谈合作。

    商奕笑手里头的合同只可能是后来伪造的,但是她既然敢光明正大的来国资科办理相关程序,这说明她很自信,不怕被人查!

    “明天商奕笑如果再来,你就按照孙平治非法转移资产的罪名将相关文件扣下。”傅涛站起身来,不管如何他都需要联系黄子佩,这事对自己的影响大,对黄子佩的影响更大。

    之前和东源集团合作的事情让鼎盛成为了商界的笑柄,这一次黄子佩是信心十足的来帝京发展,她准备买下研究所,然后重新投资打造国内规模最大的生物制药研究所。

    当然,以黄子佩梅家孙媳妇的身份,想必她的这个项目可以从国家拿到巨额的扶持资金,生物制药这一块的研究一旦取得了重大突破,不单单是金钱上的报酬,更是这个领域的先锋,是利国利民的重大贡献,对黄子佩而言或许名誉上的成功远胜过盈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醉卧河山〕〔校花的武术高手〕〔斩仙封魔〕〔圣天法祖〕〔噬魂魔仙〕〔千机录〕〔我在聊斋做剑仙〕〔盟主归来〕〔异能少女重生:帝〕〔鲜妻甜爱100度:大〕〔医路繁花〕〔邪魅校草的极致奢〕〔异界先知之旅〕〔虫临暗黑〕〔傲骨狂兵〕〔总统的私人医生〕〔神级火爆兵王〕〔重生之废材修仙记〕〔凰临天下:至尊魔〕〔重活一次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神话禁区〕〔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一路仕途〕〔恶魔就在身边〕〔都市至强者降临〕〔九转道经〕〔逆乱,青春〕〔钻石王牌之投手归〕〔最强红包皇帝〕〔天下豪商〕〔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美妻如玉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