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39章 梅家舅舅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梅家老宅。

    “我听说墨骁结婚之后那姑娘就意外去世了。”身为梅家的小儿子,已经快五十岁的梅建业此刻没骨头一般坐在沙发上,将军帽丢在茶几上,顺手解开了领口的两粒扣子,“要我说就是你们太惯着小妹,让她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胡闹。”

    “行了,事已至此,说这些干什么。”梅老爷子的长子梅爱国冷眼看着口无遮拦的弟弟,当初墨骁要和黄子佩结婚的时候,小弟就一直反对,要不是老爷子压着,估计当场都能将婚礼给搅黄了。

    “我心里头不痛快!你说她梅思雪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妈那么想她,一年到头不回来一次,嫁给沈天刈就让她丢那么大的脸了?连帝京都不敢回了?”说到这里梅建业火气蹭蹭的涌了上来。“就因为她好面子,活生生的拆散了墨骁和姓商的小姑娘。”

    满脸的不屑之色,梅建业端着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口凉茶,消融着心里头的火气,“她闹出汀溪山庄那破事,差一点把整个梅家都拖下水了,我们全家欠了商奕笑天大的人情,现在人意外死亡了,墨骁还没查出凶手,这事最好和小妹没关系。”

    当初在汀溪山庄,沈夫人一直以为齐澄盈是沈墨骁的女友,她求助殷管家,弄出歹徒抢劫的事,原本是为了逼出齐澄盈的真面目,谁知道殷管家和董家赵家的走私案有关系,而且走私的钱有一部分竟然支持国外恐怖组织黑蜘蛛。

    “小妹没那么大的胆子。”梅爱国打断了这个话题,只是心头依旧有着隐隐的不安,“一会小妹他们回来了,你给我收敛一点,别提这些让妈伤心了。”

    梅家两兄弟可以不在乎梅思雪这个不着调的小妹,但是他们却不能不顾虑性情温柔而敏感的梅老夫人,老夫人总感觉亏欠了小女儿,最期盼的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气气的在一起。

    一个小时之后。

    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也下楼了,梅家两兄弟则陪在两人身侧,当两辆汽车开到院子里时,梅老夫人面色不由的一喜,快速的站起身来,“思雪他们终于到了。”

    沈墨骁的确是变了,从过去那个温和俊朗的男人变得阴沉冷漠,眉宇里似乎凝聚着化不开的清冷和疏离。

    站在门口的梅老爷子震惊的一愣,谁也没有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沈墨骁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外公外婆,大舅、小舅。”即使面对血缘至亲,沈墨骁冷漠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他的灵魂早已经脱离了身体,如今不过是一具没有喜怒哀乐的行尸走肉。

    “子佩,你注意脚下,担心台阶。”身为母亲,沈夫人似乎根本没察觉到沈墨骁的变化,或者是即使知道了也被她无视了。

    沈夫人的气色很是不错,眼中带着喜悦,关切的叮嘱着走在身边的黄子佩,当视线落到她依旧扁平的小腹时,眼神更为的慈爱。

    “妈,我没事。”黄子佩温柔一笑,随后向着门口的梅家众人礼貌的打着招呼,估计是有了身孕,所以面上还带着几分羞怯和腼腆。

    “外面太阳大,都进来。”梅老夫人同样喜悦又激动的看了一眼黄子佩的小腹,一想到她肚子里有了沈家的第三代,老夫人也按耐不住高兴。

    可是当看到神情冷漠到极点的沈墨骁时,这份喜悦又变得的异常复杂,任谁都能看出沈墨骁对黄子佩的冷淡,即使她肚子里有了孩子。

    两个舅妈刚刚正在厨房里忙活,真正的家庭聚餐要等到明天晚上,梅家家教严,梅爱国和梅建业的孩子都被赶出帝京去地方上工作了,到明天才能赶回来团聚。

    “思雪你回来了,快坐下,喝点茶。”大舅妈性格爽朗,此刻笑着快步从厨房走了过来,小舅妈则端着托盘,上面有刚切好的水果。

    可是当两人看到沈墨骁时,脸上的笑容也都是僵硬的一变,墨骁怎么?

    一番寒暄之后,女人们自然留在客厅里继续说着家长里短,尤其是黄子佩已经怀孕了,虽然月份浅,只有一个多月,不过请了中医把脉了,基本是确定了,等过段时间再去医院查一下。

    楼上书房里,气氛则显得沉闷紧绷了许多,梅老爷子心疼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外孙,梅家虽然是红色家族,老爷子当年也是扛过枪上过战场的,可是他骨子里却有股文人的儒雅。

    梅家三个孙子一个孙女都是彪悍的性子,没有一个性格像老夫人的,唯独沈墨骁这个外孙风度翩翩,即使在商场上也被称为儒商,可是如今看着面容冷漠的沈墨骁,梅老爷子忽然后悔了。

    “墨骁,你要是真的过不下去就离婚。”梅建业最舍不得这个外甥,要不是梅思雪这个当妈的以死相逼,墨骁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舅舅,我没事。”对于疼爱自己的小舅,沈墨骁冰冷的眼眸终于有了一点温度,只可惜转眼又是一片死寂,曾经那个喜欢和梅建业谈天说地的外甥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能叫没事吗?梅建业火大着,可惜被梅老爷子和梅大哥警告的看了一眼,梅建业又偃旗息鼓了,只是看向沈墨骁的目光愈加的心疼和无奈。

    “我听说鼎盛打算投资一个国内最大的生物制药研究所?”梅爱国快速的转移了话题,现在说离婚不离婚都已经太迟了,就算不考虑小妹的感受,黄子佩已经有了孩子,无缘无故的又怎么可能离婚。

    梅老爷子早几年就退下来了,他现在就是专心陪着梅老夫人享受晚年生活,梅家如今的当家人正是梅爱国,他没有留在部队,如今在财务部工作,梅建业则依旧待在部队里打拼。

    “这一块国内的确落后了不少,也该花力气追上去了。”梅老爷子认同的点了点头,看向梅爱国,“我听说上面也打算拿出资金扶持生物制药的研究?”

    “不单单是生物制药这一块,还有其他一些领域,每年至少会有五个亿的专项资金,如果这些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还会加大扶持力度。”虽然这个消息并没有传出去,但是内部一些高层都是知道的。

    除了生物制药研究外,还有高科技这一块的研发也迫在眉睫,完全靠商界去自主研发速度太慢,耗时太长,所以上面才决定专门拨出资金来,和这些公司联合开发研究,有了国家政策的扶持,想必这些领域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所成效。

    “大舅,我不参与鼎盛的运营。”沈墨骁冰冷的声音响起。

    一般商业联姻之后,两家公司会有些融合,甚至彼此持有对方的股份,等以后孩子长大了,两边的公司都会交给孩子继承。

    可是黄家和沈家虽然联姻了,黄父之前也打算赠送鼎盛的股份给沈墨骁,甚至让他同时打理两家的公司,可惜被沈墨骁拒绝了,鼎盛和沈氏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有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泾渭分明。

    梅老爷子叹息一声,他太了解这个外孙,因此他也清楚即使过了十年或者二十年,墨骁都不可能从情殇里走出来,他那个任性的小女儿,为了自己的面子毁掉了墨骁一辈子的幸福。

    而自己也是帮凶!梅老爷子是真的后悔了,当初他选择站在沈夫人这边,逼迫沈墨骁放弃商奕笑,当时梅老爷子想着沈夫人性子偏激,她真的能干出自杀自残的事来。

    而墨骁一旦结婚之后,或许短时间之内会不满,但是等以后有了孩子,再加上黄子佩也是个聪慧温柔的好妻子,日后墨骁会过的很好,即使没有那种火热的爱情,也有温暖的亲情。

    可是梅老爷子没有想到商奕笑会“意外死亡”,她一死,将墨骁所有的情感都带走了,让他一辈子都活在痛苦和悔恨自责里。

    “墨骁,那这一次是子佩独自负责研究所的事?”梅爱国看向神色冷漠的外甥,子佩如今已经有了孩子,可墨骁却依旧如此冷漠疏离,甚至任由她去奔波劳累?梅爱国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半个小时之后,沈墨骁离开了书房,而此刻梅老爷子三人恼火的看着死不认错的沈夫人,梅建业的脾气更是火爆,此刻终于压抑不住的发泄出来了。

    “梅思雪,你是猪脑子吗?哪有人对自己儿子下药的!”梅建业气的狰狞了脸,目光凶狠的瞪着沈夫人,他之前就感觉墨骁对黄子佩还有孩子太冷淡了,结果一问才知道实情,差一点没将梅建业给气炸了。

    “我有什么错?”沈夫人尖利着声音反驳着,无视着父兄失望的眼神,固执的坚守着自己的决定,“哪有人结婚了夫妻却不同床?难道要子佩守一辈子活寡吗?”

    “够了,你难道不知道商奕笑那小姑娘才去世不久,墨骁怎么可能立刻接受另一个人。”梅建业恨不能将沈夫人的脑子给撬开,小时候她虽然任性骄横了一点,可至少还有脑子。

    “商奕笑那不过是人尽可夫的贱人!”一提到商奕笑的名字,沈夫人眼神陡然一变,随后更加提高了嗓音叫嚷起来,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疯癫。

    “她根本就是赵家派到墨骁身边的间谍,早就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墨骁也是亲眼所见,否则他怎么可能答应和子佩结婚!”

    从始至终沈夫人都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商奕笑不单单是个下九流的戏子,而且还别有居心,墨骁是被她迷住了眼,否则在自己识破了商奕笑的身份之后,她还不是乖乖的去了酒店和不认识的男模发生了关系。

    “好了,都不要吵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梅老子一巴掌拍在书桌上,喝停了争执的小儿子和小女儿。

    看着仪态尽失,表情狰狞疯癫的沈夫人,梅老爷子皱着眉头,“墨骁现在这样,你要承担一大半的责任,所以不管如何,墨骁是你儿子,是子佩的丈夫,也是未来孩子的父亲,子佩那里我不担心,你给我服个软。”

    “我难道没有低头吗?可他现在根本油盐不进!”沈夫人说道最后也哽咽了,无尽的委屈涌上心头,抹着眼泪控诉着,“他根本不和我和子佩说话,一个人搬到了外面住,每天都是在公司加班!”

    沈墨骁如今就是一个工作机器,每天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根本不踏足沈家大宅,如今也就沈父和他还能有点简短的交流,可是说的最多的还是公司的事。

    梅老爷子一看到哭泣的沈夫人,心也软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哭什么,墨骁只是一时放不下,这一次你和子佩来帝京,他不也放下工作陪你们过来了么?”

    “算他还有点良心,这也是子佩不计较,如果是一般女孩子只怕早就气的回娘家了。”沈夫人抽噎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若是以前,她绝对不可能对沈墨骁这个儿子低头,可是一想到是自己失手将商奕笑从阳台上推下去摔死的,沈夫人面对沈墨骁的时候就莫名的心虚,态度也就软化了许多。

    !分隔线!

    就连黄子佩也认为沈墨骁虽然对自己冷淡,可是他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关心的,否则他不会陪着自己来帝京。

    等梅家的团聚结束已经是两天之后了,黄子佩也打算开始生物制药研究所的计划。

    “这么热的天你出去做什么,既然约了人谈事就让他来家里头。”沈夫人不赞同的开口,按理说这些事该沈墨骁负责,黄子佩就该留在家里养胎。

    可惜沈墨骁根本不出面,沈夫人也无奈,再加上她也想修复和儿子的关系,因此只能先退让一步。

    梅爱国这个长子是住在梅家大宅的,但是梅建业结婚之后就搬出去住了,这两天也是因为沈墨骁回来了,所以梅建业这个小舅才特意回来住着。

    “和傅家人合作?”梅建业有些的不认同,傅家打的是擦边球,做的都是些黑色生意,他没想到黄子佩竟然打算和傅家合作经营生物制药研究。

    梅爱国看了一眼暴脾气的梅建业一眼,这才看向黄子佩,“我们梅家没有人经商,生意上的事帮不了你太多,傅家在这一块倒是有些门路和关系,不过子佩你要掌握好分寸。”

    “大舅,你放心吧,傅家不参与到具体的经营,他们日后只拿红利,没有任何的决策权。”黄子佩温柔的解释着,梅家论起来都在体制内工作,很是事他们都不可能插手,只会在大层面上给予黄子佩帮助。

    而这样顶级的生物制药研究想要建立,会遇到很多障碍和麻烦,傅家是最好的合作伙伴,而且有梅家的保驾护航,黄子佩也不用担心傅家会使坏。

    “你明白就好,这样吧,我和你小舅推迟一个小时去上班,你将人叫到家里来谈。”梅爱国这一番话等于是给她撑场子,认可了黄子佩的身份,相信一般人看在梅家的面子上都不会和黄子佩过不去。

    “谢谢大舅,那我现在就打电话。”黄子佩眼中一喜,背靠大树好乘凉,这话果真不错!有了梅家的支持,研究所的计划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梅爱国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梅建业,“你和我去书房等着,子佩,人来了你直接将他带到书房里。”

    一走到楼上的书房,梅建业不满的嘀咕着,“哥,和傅家合作你也同意?”

    梅建业脾气刚烈,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傅家做的都是什么生意,梅建业心里头清楚,他原本就不太喜欢黄子佩,现如今就更加不喜了。

    “之前鼎盛和a省东源集团合作,在签约成功后,调查组的人立刻将东源集团查封了,这事我特意打听了,据说是高层早就盯上了东源集团。”梅爱国面色带着几分沉重,此刻缓缓的开口。

    “老爷子现在虽然退下来了,可是面子还在,鼎盛和我们梅家也算是姻亲,可是上面却故意选在那个时间点抓捕孙平治,查封东源集团,你认为这正常吗?”

    梅建业眉头一皱,脸色有点的难看,这事他也知道,还发了一次火,“我也查了一下,但这真的不是针对我们梅家。”

    之前梅建业也以为是帝京有人看不惯梅家,所以故意拿鼎盛开刀,即使不是杀鸡儆猴,也是故意打脸梅家,当然,如果拿沈氏集团开刀效果更好,不过沈氏集团是正规的公司,不存在重大违法乱纪的行为。

    “的确不是针对我们家,可对方的地位至少在梅家之上,否则不可能将这事做的滴水不漏,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梅爱国在体制内工作这么多年,该有的政治敏锐是一点不差。

    说白了有人借着道东源集团的事故意针对鼎盛,甚至根本不在意梅家的态度,这说明鼎盛暗中有个强大的敌人,一想到黄子佩已经嫁给了沈墨骁,肚子里还有了孩子,梅爱国也感觉有些棘手。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黄家真的出事了,沈氏不可能袖手旁观,到时候梅家也等于被牵扯进来了,牵一发而动全身,梅爱国揉了揉眉心,“傅家不干净,如果暗中的人真的在对付鼎盛,这一次还会出手,我们提前有了防备,至少能知道敌人是谁。”

    说白了傅家就是梅爱国打算引出幕后人的工具,现阶段梅家正处于最关键的时期,不单单是梅爱国的仕途到了关键口,梅建业同样如此,所以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墨骁跟着过来,是不是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梅建业忍不住的开口,墨骁对黄子佩和她肚子里孩子的冷淡,梅建业看的分明,所以墨骁可能是为了梅家来的。

    “或许吧,墨骁现在的心思我也猜不透。”梅爱国也很是无奈,看着沈墨骁心情大变,梅爱国这个大舅舅也很是愧疚和心疼,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太迟了。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傅涛就带着礼物赶到了梅家大宅,他虽然只有二十岁,一般人都大学没毕业,可是傅涛早就接手了傅家的一些生意,这一次和黄子佩合作的事情,也是由傅涛全权负责的。

    “坐吧。”书房里,在寒暄之后,梅爱国摆摆手示意傅涛坐下来谈,“你和子佩合作的事,这是你们两家的生意,我们当长辈也不方便插手,不过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

    “多谢梅司长。”傅涛道谢之后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年纪轻轻,面对梅爱国和梅建业俩兄弟还能如此镇静,也算是表现不凡了。

    “少夫人。”谈到正事了,傅涛神色也认真了许多,此刻正色的开口:“之前我们看上了被查封东源研究所,可是之前我去国资科资讯购买这块地的情况,却发现有人伪造了转让合同……”

    傅涛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下,“我认为这份转让合同肯定是伪造的,东源集团是突然被查封的,不存在事先转移财产的可能性,而且帝京寸土寸金,东源研究所占地不小,孙平治就算要卖,也不可能是合同上的一千万,这根本是贱卖。”

    说完之后,傅涛将从项正那里拿到的合同复印件拿了出来,一份递给了黄子佩,一份递给了梅爱国。

    商奕笑!这三个字出现在合同右下角,着实让梅爱国和梅建业震惊的一愣,一模一样的名字,再加上她偏偏要买的是黄子佩看上的这块地,难道她没死?

    “大舅,这只是同名同姓的人,她家在a省……”黄子佩也是一愣,她知道商奕笑考到了连青大学,可是她没有想到还会和她再有交集。

    这么说来只是同名同姓,可偏偏牵扯到黄子佩的生意里,总让人感觉有几分的诡异,梅爱国放下合同复印件,看向傅涛开口:“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个合同可能是事后伪造的,孙平治那边怎么说?”

    对方既然敢伪造合同,想必就已经将所有的痕迹都抹除了,想要证明这个合同是伪造无效的,孙平治算是唯一的突破口,只要他否认签署过这份合同,那一切就好办多了。

    傅涛摇摇头,“我一得到这个消息就亲自去了a省一趟,孙平治一口咬定是他签的合同,我估计孙平治是收了好处,所以不会松口的。”

    孙平治的罪名不轻,即使认罪态度良好,最轻也是无期徒刑,如果判的重或许是死刑,研究所这块地他卖出去也好,没卖出去也罢,这块地都不可能归孙平治或者孙家人所有了,所以他一定是收了其他的好处,放弃了这块地。

    “这块地倒是香饽饽。”梅建业翻看着东源研究所这块地的资料,没想到二环还有这么大面积的一块地没开发,当然了,如果不是东源集团突然被查封了,这块地外人也抢不到,“商奕笑才十九岁,她没这么大的本事,她背后这个谭姓中医倒不简单。”

    在所有人看来谭亦只不过是躲在幕后,他将商奕笑推出来当活靶子,这块地说是孙平治卖给了商奕笑,其实真正的拥有者还是谭亦。

    “贺氏医门的确有不少关系。”梅爱国在帝京多年,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门门道道。

    贺氏医门低调了很多年,不过凭着精湛的医术和制药的手段,据说医治过不少老一辈,很多世家都欠了贺氏医门人情,所以对谭亦能拿下这块地,梅爱国倒没有什么奇怪的。

    “我也听说贺氏医门和部队有点关系,这块地你们估计是拿不到了。”梅建业将资料丢在了桌子上,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军装,“哥,我先去上班了。”

    地都拿不到,短时间之内说合作只是空谈,而且梅建业之前才和大哥梅爱国推测鼎盛得罪了某个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如今看来贺氏医门抢地这事验证了他们的推断,只是不知道鼎盛到底怎么得罪对方了。

    黄子佩快速的起身要送梅建业出去。

    “行了,你们谈生意吧,这是我家不用你送。”梅建业摆摆手大步走了出去,黄子佩虽然处处表现的很懂事贤惠,可是他还是没法子喜欢这个外甥媳妇。

    站在门口的黄子佩眼神阴沉了几分,不过转过身之后表情又恢复了之前温柔恬静,笑着询问:“大舅,那还有可能拿回这块地吗?”

    “能找到证据或许还有五成的把握。”梅爱国丝毫不敢小觑贺氏医门的底蕴,而且他也清楚黄子佩和傅涛想要买这块地,也打算走关系的,甚至是打着梅家的名头,只不过他们迟了一步,被人捷足先登了。

    看得出梅爱国同样不打算帮忙,黄子佩笑着点了点头,将不满深深的压在心底,她清楚如果是沈墨骁想要这块地,别说对方是暗箱操作,就算是走的正规合法的手续,梅爱国也能将这块抢过来,只不过是愿意帮忙和不愿意帮忙的问题。

    在梅爱国和梅建业这两个舅舅面前,黄子佩和傅涛不可能深谈的,等两人都上班去了,坐在小厅里,黄子佩褪去了之前的温柔优雅,漂亮的脸上透露出商界精英的锐利和果决。

    “傅少,这块地我们必须要拿回来,我已经询问大舅了,上面的确打算扶持生物制药这个领域,我们必须赶在别的公司申请之前将扶持资金拿到手。”黄子佩相信以自己的身份,梅家肯定要偏向自己,只要自己的研究所成立了,这个扶持资金铁定是自己的。

    “商奕笑牵扯到了黄龙玉摆件的事里,我会派人让陈兴东一家去法庭上诉,让媒体将这件事闹大。”傅涛语调阴冷狠辣了几分,既然商奕笑冥顽不灵,那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

    黄子佩点了点头,即使是同名同姓,可是她依旧有种商奕笑没有死,阴魂不散的感觉,“这块地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两人并不将商奕笑,或者说将贺氏医门放在眼里,这是一个障碍,但绝对是可以剔除的障碍,黄子佩和傅涛开始说起后续的合作问题。

    !分隔线!

    连青大学。

    “商奕笑,你快出去看看,校门口有人在闹事,说你骗了他们家的祖传宝贝,在门口闹着要自焚呢。”这边第一节课刚下口,钱教授还没有走出教室,却见有其他系的同学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是啊,闹的可凶了,有个老太太估计都八九十岁了,保安根本不敢拦。”旁边的同学附和着,没知道商奕笑的身份之前,他们肯定会相信,但商奕笑每天都有车子接送,住的是四合院,钱教授和王教授对她很是照顾,大家自然不会认为商奕笑是骗子,只怕是被人给讹诈了。

    钱教授眉头一皱,“是不是卖摆件的那家人?”

    “教授,我过去看看。”商奕笑点了点头,之前在四合院那边闹,被顾岸给吓住之后,商奕笑还以为陈兴东一家消停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又来学校闹事了。

    “我陪你过去。”钱教授知道事情的始末,而且她也知道商奕笑之前还拿出支票暗中补偿陈兴东一家,他儿子上小学六年的赞助费都是商奕笑给付的,没想到人心不足蛇吞象。

    大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同学,刘桃正在发着传单,两个来太太坐在阴凉的树下,旁边放着一个液化气罐子,陈兴东低着头站在一旁,手里拿着打火机,保安让围观的学生后退了好几米,唯恐真出了事闹出人命来。

    “商奕笑就是个出卖来的小贱人,十六岁就被人给包养了。”刘桃此刻趾高气昂的叫骂着,极尽可能的败坏商奕笑的名声。

    “她就是a省一个穷县城的,父亲还是个赌鬼,借了高利贷逃走了,商奕笑十六岁就没有上学,被人保养三年就上了连青大学,我呸,还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

    传单上不但有商奕笑的详细资料,还附上了她初中的毕业照,还有她去医院打胎的单子,包括几张暧昧不清的照片,真真假假让人分不清楚。

    “她傍上大款来帝京享福了,根本不管家里父母的死活。”刘桃将传单都散出去之后,又叫嚷着喊了起来:“她还骗了我家的祖传摆件,这样的贱人就该被抓起来啊,可惜包养她的男人本事大啊,纠结了一批小混混要弄死我们,我们普通老百姓没办法申冤出头啊。”

    有同学也是a省考进来的,此刻低声和同伴开口:“你说的商奕笑我还真知道,当年是中考状元,后来听说家里穷没钱上高中。”

    “我有认识的人就是白鹳县的,我打电话问问。”大学都有同乡会,同一个省的人聚集在一起,一来回家的时候有个伴,二来有什么事可以互相帮个忙。

    结果这么一问,发现传单上说的竟然是真的,当然,至于是不是被包养了,外人就不知道了,可是商奕笑就是个穷学生,当初连上高中的钱都没有,现在出入有车子接送,还能住四合院,这分明是被人包养了,否则她一个小姑娘哪来的那么多钱。

    “商奕笑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围观的同学刷刷的回头看了过去。

    刘桃一下子扑了过去,泼辣的叫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你骗了我们家祖传的宝贝,你不把摆件还给我们,今天我们就死在你面前!”

    而陈兴东也一下子走到了液化气罐子前,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放在了阀门上。

    四周的同学拿着手机刷刷的拍着照录着视频,保安严正以待的站在一旁,紧紧的抓着手里头的灭火器,有两个保安则是准别向着陈兴东扑过去,防止他真的自焚。

    之前要不是两个老太太在,保安早就制服陈兴东了,他们还没有上前,两个颤巍巍的老太太就拦着,这年头最不能碰的就是老人,你只要碰到了,到时候人往地上一躺,被讹诈上了,估计多少钱都不够赔的。

    “你说我骗了你家的宝贝,那你上法院起诉去。”商奕笑眼神示意暗中顾家派来的人不用上来,冷眼看着叫嚣的刘桃,“你不上法院,我倒要告你们诽谤,毁坏我的名誉。”

    “我呸,你有什么名声!”刘桃不屑的冷嗤着,看得出是底气十足,“我已经找了律师了,将你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别以为你找几个小混混就能吓住我,老娘可不怕,你敢动手,律师说了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沈墨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帝京,明知道这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而已,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连青大学的门口。

    此刻推开人群走了进来,就看到肥胖的刘桃对着商奕笑叫嚣着,余光一扫,看到拿着打火机的陈兴东,沈墨骁冷着脸走了过去。

    “先生,你……”保安刚打算制止沈墨骁,他却已经快步上前,陈兴东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沈墨骁一脚给踢出去两米多远。

    两个老太太反应就更慢了,沈墨骁一手将液化气罐子拎了起来。

    旁边的保安愣了愣,随后一把将液化气罐子给接过来,快速的送到了旁边的门卫室,咔嚓一声将门给锁上了,总算将这颗定时炸弹给解决了。

    两个老太太一直记得律师的话,谁敢阻止,她们就上去撒泼,此刻一看沈墨骁,两个老太太立刻颤巍巍的上前,可惜沈墨骁大长腿一迈,已经走到了商奕笑面前。

    “你?”对上沈墨骁过于阴沉的凤眸,撒泼的刘桃愣住了,身体哆嗦着。

    商奕笑没想到沈墨骁会突然出现,此刻不由的一愣,一时之间,只有相顾无言。

    刘桃在怔愣之后,随后终于壮着胆子叫了起来,“你就是包养这个小贱人的奸夫吧,我呸,长的人模狗样的,都不是好东西!”

    两个老太太也终于走上前来,想要抓住沈墨骁,被他躲过去之后,老太太顺势就躺在了地上,陈兴东是真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刘桃于是扯着嗓子哭嚎着,“打死人了,奸夫淫妇要杀人了!”

    连青大学门口闹的是沸沸扬扬,傅涛掌握着事态的发展,此刻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手下命令,“立刻将事情传到网上去,让水军全都操作起来,我要这件事在中午就上热搜的头条,至于姓谭的出现了就更好,他敢包养十六岁的小女孩,就等着坐牢吧。”

    梅建业打算中午约沈墨骁吃个饭,想要好好问问这个外甥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拿起手机,当看到搜索页跳出来的新闻后,梅建业错愕一愣,随后快速的点开了新闻,表情刷的一下沉到了极点。

    “大哥。”梅建业二话不说的就拨通了梅爱国的电话,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工作,“大哥,你赶快看一下新闻,有人泼墨骁的脏水,点击量都五百多万了,我倒要看看谁敢和我们梅家过不去!”

    傅涛并没有将矛头直接对准商奕笑,因为在他看来商奕笑不过是谭亦利用的工具而已,不足为惧!只要谭亦出事了,要收拾商奕笑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但是考虑到谭亦贺氏医门的关系,傅涛不打算正面冲突,只要揪着他包养十六岁的小女孩这一点不放,从这件事入手,让谭亦身败名裂。

    所以新闻上沈墨骁的脸是重点,所有水军一起出动,各种似是而非的帖子加上连青大学门口的照片,沈墨骁在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成了人人喊打的禽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宠你一世又何妨〕〔极品大玩家〕〔官道巅峰〕〔斗破苍穹之无上之〕〔高危职业〕〔罪恶调查局〕〔重生之废材修仙记〕〔最强炊事兵〕〔海贼之火龙咆哮〕〔无限同人之李越传〕〔蛮神养成系统〕〔我的体内有个神明〕〔英雄联盟之超神强〕〔金色绿茵〕〔阴婚绵绵:鬼君大〕〔盛世大明〕〔凤鸣天下〕〔都市最强特种狂龙〕〔恶魔少爷深深吻〕〔重生之极品仙帝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转道经〕〔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贴身战龙〕〔蒸汽时代的道士〕〔超能小农夫〕〔不朽狂神〕〔御鬼者传奇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