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42章 亚洲最大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峰哥,去锦园酒店,项正约我谈土地过户的事。”商奕笑刚走出校门就接到国资科项正的电话。

    倒也没有太奇怪,之前因为傅涛和黄子佩的搀和,导致研究所这块地的过户手续一直没办。

    峰哥在方向盘一转向着锦园大酒店的方向开了过去,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商奕笑,“估计是赔礼道歉。”

    项正为了讨好傅涛和黄子佩,之前没少给商奕笑使绊子,压着合同不给办理过户手续,各种刁难,今天缺这个文件,明天缺那个文件,要不就是合同需要领导审核,反正就是各种拖延。

    可是陈兴东一家到连青大学这么一闹,公安部竟然发了官微给商奕笑证明清白,项正这种老油条估计是感觉到不对劲了,所以才会约在五星级大酒店,说是谈事,其实就是为了之前刁难的事道歉,挽回一下场面。

    在帝京这地方,不差有钱有势的人,但不是谁都可以让公安部发官微,就连梅老爷子都亲自请了商奕笑和谭亦吃饭,项正一个在国资科的小领导,他这会只怕悔的肠子都青了。

    锦园大酒店门口,随着一辆豪车的停下,从驾驶位走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个头很高,身材健硕,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将饱满结实的胸肌展露无遗。

    年轻男人戴着墨镜,手腕上是瑞士名表,此刻快步走到后座这边拉开车门,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亲爱的,我们到了。”

    郭太太板着脸下了车,看得出她很不高兴。

    平日里有这些帅气的小男生陪着,生性风流的郭太太自然就忘了和郭树才之间的不愉快,但是这一次却不同,她是真切的意识到郭树才根本不管郭君豪的死活。

    “亲爱的,忘记那些不愉快吧,今晚上我一定会给你一个难以忘怀的火辣之夜。”年轻而英俊的男人低声说着,暧昧的挺了挺胯部,暗示的意味十足。

    “先去吃饭。”看着那巴结谄媚的笑脸,郭太太第一次感觉到有些的厌烦乏味了。

    对于她这种出手大方的阔太太,娱乐圈里的这些小白脸自然是上赶着贴上来,只要伺候好了,三五十万一晚上就到手了,比起拍戏或者走秀来钱快多了,而且郭太太虽然也四十来岁了,可是保养的好,风韵犹存,看起来就更三十来岁的少妇一样,总比去巴结那些五大三粗又老又丑的老女人好多了。

    “峰哥,你就这里吃饭吧,估计还得一个小时。”下车的商奕笑看向身侧的峰哥。

    他充当了司机和保镖的身份,按理说不能离开商奕笑太远,一般工作时间都不会吃饭,而是等商奕笑回到四合院之后,换其他人过来了,自己再去吃饭休息。

    不过商奕笑的身手足可以自保,再加上谭亦又给她造势了,相信只要有脑子的就不会对商奕笑下黑手。

    “行,我也尝尝五星级酒店的菜。”峰哥朗声一笑答应了,商奕笑不将他当外人,峰哥性格原本就爽朗,自然也不会和她客套,左右也是在同一家酒店,真有事自己也能来得及。

    三两步之后,商奕笑和峰哥都敏锐的感觉到一道视线盯着他们,两人同时抬头往前一看,虽然有一面之缘,不过也认识,郭树才的太太,郭君豪的母亲,之前在今古拍卖行见过一面。

    商奕笑一开始以为郭太太是冲着自己来的,毕竟在拍卖行的时候,商奕笑花了十万块将青花釉里红的一对盘子给买走了,后来谭亦又将郭君豪给教训了一顿,手腕都折断了,郭太太盯着商奕笑也不奇怪。

    但是她发现郭太太的眼神过于火辣,透露着势在必得的意味,商奕笑呆愣愣的眨了眨眼,僵硬的扭头看向走在身旁的峰哥,再将目光转回郭太太身边的小白脸身上,“不是吧?”

    要论起五官来,肯定是这小白脸更为英俊,典型的小鲜肉,穿着也时尚,可是论起男人味来,峰哥绝对将小白脸甩出了九条街,挺拔结实的身姿,小平头下一张硬朗的脸庞,皮肤略显得黝黑,眼神锐利,阳刚之气十足。

    “商奕笑!”郭太太对商奕笑的确没有什么好印象,一想到郭君豪因为她又丢了面子又受了伤,郭太太自然想要狠狠的教训她一顿。

    只可惜郭树才态度坚决的不同意报仇,郭太太从不管大兴珠宝的事情,她钱可以随便花,可是绝对调不动郭树才的人。

    至于自己母亲这边,陈外婆自然也心疼郭君豪这个小孙子被打了,可是青花釉里红对盘丢了,郭树才派人送了一百万的支票给陈外婆,顺便告诉了她梅老爷子请商奕笑吃饭的事。

    陈外婆再疼外孙,可是最爱的还是钱,最骄傲的就是自己是梅家的人,即使是个旁系,可她也姓梅,但是梅老爷子这个梅家主家的家主都对商奕笑如此看重,陈外婆自然不敢闹腾。

    郭太太在丈夫和娘家都找不到帮手,自然也就偃旗息鼓了,只是心里头依旧憋得慌这才带着才上手的小白脸找乐子,没想到会在锦园酒店大门口就遇到了商奕笑。

    “你打伤我儿子的事情我可以一笔勾销,不过你把这个男人让给我,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吃亏,我身边这个和你交换。”郭太太火辣辣的目光痴迷的盯着峰哥那男人味十足的脸庞,这样的男人才叫真男人,娱乐圈这些小白脸太娘了。

    至于郭君豪被打的事,反正也没什么大碍,再说郭君豪这两年没少出去打架闹事,一帮子纨绔闹起来的时候,受伤比这一次严重多了,郭太太其实也习惯了。

    果真看上峰哥了!听到这话商奕笑扭过头憋着笑,莫名的想起几年前郭太太似乎还看上了关煦桡,各种纠缠,最后还是梅老爷子出面制止的。

    峰哥黑着脸,无语的看着勾引自己的郭太太,这破事如果被那几个臭小子传回队里,自己也不用做人了,虽然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了,没媳妇是挺可怜的,可他也没有饥不择食到对有夫之妇有兴趣。

    “郭太太。”商奕笑憋着笑,干咳了两声这才开口:“一码事归一码事,郭君豪被打的事,郭太太你要报仇我接着,至于峰哥,他只是我保镖,感情问题不归我管。”

    峰哥眼睛猛地瞪大,挫败的看着撇清关系的商奕笑,她绝对是故意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郭太太没多想,只当商奕笑这话是退让的意思,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目光灼灼的看向峰哥,舔了舔嘴角,讨好的笑着,“她给你多少工资,我出五倍的,而且只要你好好干,我今天开的辆车就归你了。”

    闻言,一旁的小白脸嫉妒的瞪着峰哥,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糙老爷们,穿的这叫什么衣服,一点品味都没有!而且皮肤晒的黑幽幽的,毛孔都能看到了,明显就没有保养过,也就是五官硬朗一点。

    “敏姐,你得小心一点,有些人估计是打听到了你的行踪,故意来这里等你,却装作一副欲擒故纵的姿态。”小白脸扭曲着眼神,忿恨不甘的诋毁着峰哥。

    小白脸越想越不甘心,郭太太那辆车也就开了一年,买的时候就有两百多万呢,她之前明明说会给自己的,这个男人凭什么一出现就抢自己的东西。

    被一个娘兮兮的小白脸嫉妒着挤兑着,峰哥感觉中午的饭都要呕出来了,这种殊荣他留着就好,自己还真不稀罕。

    “峰哥,那什么我赶时间就先走了,你自己和郭太太谈,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真的要辞职我也能理解。”商奕笑绷着脸一本正经的开口,还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峰哥的肩膀,要不是她眼中那藏不住的揶揄笑意,装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看到商奕笑这么识趣,郭太太更加满意了,眼神痴迷的打量着峰哥健硕的身材,这种身材和健身房里锻炼出来的是完全不同,肌肉更为结实,线条也更加流畅,越看越心动,郭太太伸出手忍不住的向着峰哥的胸口摸了过去。

    “郭太太你不用说了,我不会跳槽的!”峰哥丢下一句话,大长腿一迈就向着商奕笑追了过去,看来自己就不该露面,饿一顿也死不了人,自己老老实实留在车里多好!

    “我给你十倍的工资!”郭太太不甘心的嚷嚷着,看着峰哥小跑时那矫健的身姿,眼中露出势在必得的欲望,这才是真男人!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商奕笑终于忍不住的爆笑出声,追上来的峰哥无语的黑着脸,下一次他一定坐在车子里不出来,一顿饭不吃也饿不死人!

    “商同学,你来了,快请进。”项正一直在大堂这边等着,看到从旋转门走进来的商奕笑,立刻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一扫以前在办公室里那高高在上的官威和架子,“研究所那块地手续实在繁琐,不过这一次商同学请放心,我们老领导亲自出面,这事肯定水到渠成。”

    商奕笑表情不变,可是眼睛却微微的眯了一下,她以为是项正察觉到不对劲,想要弥补一下之前的刁难,怎么还牵扯一个老领导来了,难道对方想要通过自己和谭亦搭上关系?

    “项科长客气了,事情能尽快落实自然是最好的。”商奕笑态度不冷不淡,跟着项正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走廊尽头的包厢门口站着两个服务员,还有两个保镖,看到商奕笑和项正过来了,服务员立刻将门打开了。

    包厢里有着淡淡的茶香味弥漫着,闻得出来是好茶,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正坐在靠窗口的桌子边品着茶,听到开门声,这才慢悠悠的转过身,目光深沉的打量着进门的商奕笑。

    “商同学快进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国土资源局的老领导马老爷子,老领导,这就是商奕笑同学,连青大学的高材生。”项正态度放到了最低,这一老一小都是他得罪不起的重要人物。

    马老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前几年已经退下来了,可之前可以局里的一把手,别说收拾项正这样的小角色,就算是接替他职位的一把手,看到马老也要是恭恭敬敬的,因为马家虽然不是帝京的世家,却是南明省的大家族。

    马老这样的老一辈,情绪从来都是不外露的,让人看不出他的来意,不过商奕笑也不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马老。”商奕笑面色平静的问好,不紧张不谄媚,比起一旁陪着笑脸的项正看起来从容镇定多了。

    “小姑娘不错,坐吧。”马老放下茶杯,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很欣赏商奕笑这样的后辈,“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

    项正瞄了一眼,见商奕笑不打算开口,也不知道她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可是项正不可能让场面冷下来,此时立刻接过话来,奉承着马老,“您老是老当益壮,我们这些后辈还需要您老的指点和提拔呢。”

    “行了,都坐下吧。”并没有因为商奕笑冷淡的态度而生气,马老既然来了,自然也是调查过的,商奕笑面对梅老爷子都处事不惊,面对自己这样平淡也正常,年轻人嘛,有点傲气正常。

    虽然只有三个人,不过却足足点了八个菜两个汤,马老年纪大了,不重口腹之欲,项正则忙着活络气氛,唯独商奕笑低头吃着,偶尔回一句,态度显得冷淡。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看着有些敷衍的商奕笑,马老脸色渐渐就没有那么好看了,以他的身份屈尊降贵的和商奕笑说话,那已经是莫大的恩赐,她竟然给脸不要脸!

    “要我说啊商同学这运气真的是顶好的,现在古玩街赝品太多,都是高仿的,有些老玩家都上当吃亏了。”项正感觉这顿饭吃的压力格外大,马老身份贵重,商奕笑就顾着吃,自己再不开口说点什么,这气氛也太压抑了。

    “郭树才虽然经营的是珠宝公司,可是对古玩这一块没什么眼力,这一块还是王教授更精通一些。”马老慢悠悠的开口,很满意项正将话题说到黄龙玉摆件上。

    项正明显感觉到马老态度的转变,心里头有点的不解,没听说马老对古玩感兴趣,不过项正最擅长察言观色,此时笑着连声附和着,“您老也见过许多好东西,不像我,真的假的绝对分不出来。”

    “商同学,那个黄龙玉摆件价格不菲,可说实话商同学你还年轻,还是拿着钱最实在,以后创业什么的也方便一点。”项正这话看似个人的看法,不过他发现马老表情微微变了,项正总算明白过来了,马老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黄龙玉摆件。

    商奕笑放下筷子,看了一眼马老,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丢出话来,“摆件我已经送人了。”

    要说摆件的价格,之前王教授已经看过了的,至少值得两千万,商奕笑感觉马老应该不会是想用低价来买,否则的话他就不会亲自出面了,这要是传出去了,马老仗势欺人、欺负小辈的坏名声是跑不了了。

    原价购买的话?这个摆件价格也不低,而且马老看起来也不像王教授那样痴迷古玩,难道?商奕笑忽然想起之前在摆件木架里发现的那张二十多年的照片,难道马老知道这个照片的线索?

    马老此刻的表情微微一变,忍不住的开口:“送人了?送给谁了?”

    这话问的急切,看得出他真的是冲着摆件来的,也发现自己过于着急了,马老神色又恢复了正常,锐利的目光有些不满的看着商奕笑,他可不认为她舍得将两千万的摆件随意的送人。

    商奕笑的老底大家想知道的都调查了,从a省一个小县城出来的小姑娘,绝对够聪明,否则当年也不会是市里的中考状元,更不可能考上连青大学。

    可毕竟是普通人家出身,视钱如粪土这样的事,她只怕还没有这么高的思想境界。

    “送给一个长辈。”商奕笑再次肯定马老应该知道摆件的来历,那张照片上的小孩子被送去了阳光孤儿院,峰哥去查了,可惜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毕竟照片上的时间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

    至于这个摆件的来历,同样查不到,陈兴东的父亲已经去世了,谁也不知道当年这个摆件他是从哪里弄来的,是买的还是偷的,或者是其他渠道得来的,一点线索都没有。

    “我家有个长辈最爱黄龙玉,看来我是没这个运气表表孝心了。”马老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目光灼灼的盯着商奕笑,这话说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马老就是看上了这个摆件。

    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项正头皮直发麻,他原本就想着讨好一下商奕笑弥补之前的过错,顺带的在马老面前刷刷好感,日后想要升职还不是马老一句话的事,谁知道商奕笑和马老似乎杠上了。

    “商同学,你看送普通长辈哪里需要这些老物件,不如送其他东西更实在,再说马老难得喜欢,商同学不如割爱一下。”项正低声和商奕笑说着话,瞄了一眼老神在在的马老继续劝说,“研究所那块土地过户的事情还需要马老给你行个方便,不要因小失大了。”

    这摆件如果是自己的,项正肯定会卖给马老,马老刚刚说了市价多少就给多少,而且研究所这块地一旦经营好了,那就是个下金蛋的老母鸡,日后财源滚滚而来。

    可商奕笑一旦拒绝了,不但拿不到这块地了,而且还得罪了马老,日后就麻烦了,在项正看来这事都不用选了,有脑子的都知道该讨好马老。

    “抱歉,摆件已经送走了,不可能要回来了。”商奕笑笑着摇摇头,看起来一副温和乖巧的模样,实则是油盐不进的固执。

    马老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眼神也冰冷冷的没有了温度,“看来这个摆件的确和我无缘了,不过这块地只怕也和小姑娘你没有缘分了。”

    说完之后,马老倏地站起身来,径自向着门口走了去。

    “马老,您老消消气,商同学年纪小,不懂事……”项正连忙追了出去,可惜门外马老的两个保镖则是将项正拦了下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老愤而离场。

    叹息着,项正回到包厢,无奈的看着商奕笑,“商同学,你也太意气用事了,马老不是王教授,你拒绝就拒绝了,日后你就会明白了。”

    长远的影响不说了,就说眼前的,研究所那块地商奕笑就甭指望能办理过户手续了,有马老一句话放在这里,谁敢给商奕笑过户,那就是不打算要这份工作了。

    “不要说你那块地的合同是伪造的,就算是真的,这事现在也办不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份合同即使孙平治承认是自己签署的,可谁不知道这合同绝对是假的。

    只不过傅涛和黄子佩没那么大的本事让孙平治改口,可是马老出面就不同了,不管商奕笑这边答应了孙平治什么条件,让他承认合同是有效的,一旦马老介入了,孙平治肯定会改口,商奕笑拿不到地是小,只怕还会背上伪造合同,诈骗巨额财产的罪名。

    “那就看看最后鹿死谁手了。”商奕笑一点不在意,笑着开口:“多谢项科长的招待,那我就先走了。”

    这小姑娘未免太镇定了?项正皱着眉头思索着,按理说商奕笑背后的人不就是那个姓谭的中医,来自贺氏医门,绝对不可能和马老相提并论的。

    之前公安部会发出官微,那也是因为陈兴东一家闹的过界了,而且陈兴东就是个普通人,官方发了这个微信也不会损坏其他人的利益。

    但是和马老为敌就不同了,帮谭亦的人就要掂量一下,为了帮一个大夫和马老为敌值得不值得。

    !分隔线!

    马老见商奕笑的事做的挺隐秘,可是梅老爷子这边还是收到了消息。

    “爸,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梅爱国也对这事感觉有点奇怪,“没听说马老喜欢古玩,而且他亲自去见了商奕笑,这绝对是势在必得。”

    梅老爷子正拿着毛笔在画山水画,收了最后一笔,这才将毛笔放到了笔架上,拿过一旁的毛经擦了擦手,“这事你派人盯着点,马迹远这个人很是阴险,别让商奕笑吃亏了。”

    “我明白。”梅爱国点了点头,不管谭亦背后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人脉关系,至少他救过沈夫人,梅家这个人情肯定是要还的。

    “爸,我估计马老会拿研究所那块地做文章。”这才是梅爱国担心的地方,如果黄子佩没有牵扯进来,梅爱国也不用在意了。

    黄子佩看似性情温顺,其实只是假象,她行事有些狠辣、不择手段,梅家不帮着拿下这块地,黄子佩或许会罢手。

    但是马老一旦搀和进来,黄子佩这边肯定会有所行动,如此一来,梅家就间接的和谭亦、商奕笑为敌了。

    “爱国,关心则乱。”梅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看着长子,这个儿子他很满意,虽然为人略过于严肃,不过行事作风刚正,再加上还有自己保驾护航,爱国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只不过比起沈墨骁和谭亦这两个后辈,爱国的心性还是过于柔软,就连建业那个混小子比起他也要心狠几分。

    梅爱国欣赏商奕笑,又考虑到黄子佩,所以马老一介入,他就有些的担忧,可是他却忘记了谭亦既然能公开将这份伪造的合同拿出来,那必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梅老爷子并不担心商奕笑,至于黄子佩这个外孙女婿,她既然决定要做了,那日后也要承担后果,即使这个后果会很严重。

    连青大学。

    商奕笑还在教室里上课,却见钱教授匆匆的赶了过来,对着正在上课的老师开口:“小刘啊,我给商奕笑请个假,交流会这边几个老朋友过来了,我带她去认认人。”

    “好的,教授您不用客气。”钱教授是系主任,而且也是学术权威,他开口了学校里的老师谁敢不给面子。

    “把书本收一下,我这个几个朋友有的在其他大学任教,有的在研究所或者私人实验室,刚好让你认认人。”钱教授笑着解释着。

    原本打算明天带商奕笑过去的,谁知道两个老家伙速度这么快,今天早上都到帝京了,钱教授也按耐不住了,直接带着商奕笑逃课了。

    目送着两人离开后,刘老师眼中满是羡慕之色,一年一度的生物制药研讨和交流会绝对是这个领域最顶尖的学术会议,刘老师根本不够资格参加。

    没想到商奕笑这个大一新生就能着钱教授去了,而且看钱教授对她的关心程度,估计是打算收她为徒弟了。

    “听说窦旭阳星期一也请了假。”其他学生也低声议论起来,他们知道钱教授最看重商奕笑,可都是大一的学生,哪能一点不羡慕嫉妒的。

    “窦旭阳家也是中医世家,窦老专家可是御医级别的。”有同学叹息一声,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都是靠老一辈子,医术还是得靠自己的真本事。”也有嫉妒的同学忿忿不平的反驳了一句,家里长辈再有名声,难道自己的医术就能顶尖?

    其他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的摇摇头,都大学生了,思想还这么幼稚不成熟,有家里头的长辈带着,只要脑子不是蠢的,那医术肯定是刷刷的提升,他们这种靠老师教授的,没有实际经验,哪能和窦旭阳他们比。

    学会交流会正式开始是在下周一,今天才周五,不过有些人帝京有认识的老朋友,自然会提前过来先聚聚,交流会每年都选在了颐和山庄,不是在主楼,而是后面东侧这边的别墅区。

    一联排的别墅错落在绿树成荫的空地上,有的别墅前是一片竹林,有的是精心栽培的植物,此刻姹紫嫣红的怒放的,有的别墅则在荷塘边,静谧又雅致。

    “钱教授,您这么早就过来了,这是您的门卡。”门口这边早就有工作人员负责接待,钱教授又是每年都来参加的专家,工作人员自然都认识他,“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不用,我认识路。”钱教授接过门卡,随后带着商奕笑向着里面区域走了过去。

    “这地方花费不小吧?”商奕笑打量着风景如画的别墅区,这一幢别墅住一晚上估计就得几千,整个交流会从今天开始,到周五结束,一个星期下来,房费就得一两万,交流会包下了整个别墅区。

    “不用花钱,以前都是订在普通的宾馆,前些年的时候,这个山庄老板的妻子突然病了,检查发现身体缺少a5型蛋白酶,送去国外医治也没有办法。”

    钱教授接着开口:“好在三年前的我们实验室成功的从海藻上提取了合成a5型蛋白酶的基因,目前还在临床试验阶段,不过病情倒是控制住了,已经在好转了。”

    说到这里商奕笑已经明白了,估计山庄老板为了感谢钱教授,无偿的将别墅区借出来给他们使用。

    这边钱教授刚过来,正坐在客厅喝茶的两个老一辈透过窗户看到人了,不由站起身来去开门,打量的目光看向跟在他身后的商奕笑。

    “笑笑过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姜教授,他最擅长的是疫苗的开发和研究,这位也是江教授,长江的江,目前在华天生物公司,主攻的是抗生素的研究。”面对两个老友,钱教授也是满脸的笑容,“这就是商奕笑,我学生,说不定以后我们都要去她手底下打工。”

    “你自己有了国内最顶尖的实验室不说,现在学生更上一层楼了,你这是成心来气我的。”江教授朗声一笑的打趣着,比起在私人的公司,其实他希望做的单纯的研究,只可惜公司注重利益,江教授一直都有离职的念头,只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长江后浪推前浪,果真是后生可畏啊。”姜教授赞赏的看着商奕笑,他已经听老钱详细的说了,而且实验室的五年规划书他们也看了。

    不管这是商奕笑私人投资的,还是她找了关系门路由国家拨款的,这个实验室一旦建成,将会给生物制药研究这个领域奠定最坚实的基础,有了最好的研究条件,相信也会有成果出来。

    “两位教授好。”商奕笑乖巧的打招呼问好,如同最普通的后辈和学生一般,身上看不出任何骄傲自满的地方。

    而且对钱教授三人态度更是无比的尊敬,现在国内最缺少的就是钱教授他们这种不在乎金钱名利,静下心来做研究的学者,华国的发展最需要也是各个领域的发展和突破。

    钱教授三人叙旧之后,又忍不住的说到正题上了。

    商奕笑这才开口接过话,“这个实验室将以基因研究为重点,在未来形成化学药、中药、生物制药三足鼎立的药物新局面。”

    “是了,现在食品不安全,空气污染严重,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神经系统疾病,包括癌症这些重大疾病,只能从基因这一块入手,常规药物治标不治本。”钱教授是基因领域的权威,他更加清楚生物制药领域的重要性。

    就在此时,门铃忽然响了起来,钱教授诧异的回头一看,“老江,你还约了其他人?”

    商奕笑的这个实验室目前还在筹备阶段,也属于机密,钱教授非常信任两个江(姜)教授,他们不单单是多年的老友,而且在各自领域也都是专家,所以在商奕笑同意之后,钱教授才将消息透露给了两人。

    “没有,这事我再高兴也憋在心里。”江教授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门一打开,看着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不由疑惑的一愣,难道是哪个专家教授带来的小辈?

    “江教授您好,冒昧打扰了,我是鼎盛集团的黄子佩。”微笑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黄子佩将手中的礼物递了过去,“听说江教授你爱收集砚台,这是我的小小心意。”

    虽然江教授是从事抗生素的研究,但是对鼎盛集团这个国内最大的制药公司还是知道的,黄子佩的名字同样知道,毕竟黄家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出意外日后鼎盛也会交到黄子佩手里。

    “江教授,我是傅涛。”旁边的傅涛也斯文有礼的问好,目光越过江教授看到客厅里的几人时,傅涛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随后接着开口:“刚刚我们也去姜教授的别墅拜访了,听工作人员说姜教授在您这里。”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江教授自然侧过身让黄子佩和傅涛进来了,同样的,黄子佩还给姜教授,甚至钱教授也都准备了礼物。

    东西不算特别贵重,但都是他们心头好,让人舍不得拒绝,从这一点足可以看出黄子佩滴水不漏的心思和城府。

    “商同学也过来了。”黄子佩笑着看着坐在一旁的商奕笑,隐匿住了眼底的喜色,得罪了马老,那块地她是拿不到了。

    只不过黄子佩也明白马老的目的是逼迫商奕笑将黄龙玉摆件交出来,所以她必须赶在商奕笑屈服之前将那块地拿到手。

    “你们这是?”钱教授看着黄子佩和傅涛,隐约的已经猜到了这两人的目的,商奕笑筹备的实验室打算用的这块地,黄子佩和傅涛也看上了。

    外人不知道商奕笑拿地是做什么,可是黄子佩家里就是生产药物的,她要这块地,此刻又出现在这里,还给三个教授精心准备了礼物,黄子佩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了。

    “钱教授是这样的,我们鼎盛打算和傅家合作,前期投入两个亿,后期每年都会投入上亿的研究资金,我们两家打算筹建一个亚洲最大最顶尖的生物制药研究所。”黄子佩简单明了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一旁的傅涛同时将准备好的资料递了过来,同样也是三份,“这只是前期的初步规划,只要三位教授愿意合作,我们可以重新制定更为详细可行的筹建方案。”

    钱教授三人不由的一愣,对望一眼之后,快速的打开了鼎盛集团的前期方案,不得不说如果没有商奕笑的方案珠玉在前,黄子佩的这个提议绝对能让三人心动。

    可是有了对比之后,可以明显看出商奕笑的方案更为的详细更为的科学,当然了投入资金也会更大。

    不过两者有个显著的区别:商奕笑的实验室只是为了单纯的研究,利国利民;而黄子佩是个商人,她前期投资的再多,也是为了后期的盈利,一旦有取得了成果,药价估计也不会低,否则怎么将前期投入的巨额资金赚回来。

    “抱歉黄小姐,我目前没有这个打算。”钱教授合上了资料然后递给了一旁的傅涛。

    另外两个教授也是同样的回答,这让黄子佩和傅涛都是错愕一愣,他们也猜想过钱教授他们不可能理解答复自己,但他们至少会心动,会考虑,这样一来就有希望了,黄子佩怎么也没有想到三人会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自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都市透视狂医〕〔美女总裁的贴心兵〕〔北斗帝尊〕〔乡村极品神医〕〔重生西游之最强天〕〔末世:轮回重生〕〔公主,上将军〕〔领主之兵伐天下〕〔美女总裁老婆〕〔极品透视学生〕〔时光与你共缠绵〕〔凌天帝主〕〔无限制神话〕〔三国之大秦复辟〕〔宝贝葫芦〕〔科技之门〕〔末世小馆〕〔穿越诸天的怪兽〕〔劲爆分卫〕〔化工狗在异界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九转道经〕〔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御鬼者传奇〕〔绝世巫医〕〔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我的老婆是校长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