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80章 自暴身份

时间:2018-11-16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查到什么线索了?”虽然心底很想无视赵德宝,但是看在赵家的面子上,冯局依旧例行公事的询问了一句。

    “冯局,重大突破!我已经锁定犯罪嫌疑人了!”赵德宝嘿嘿的笑着,满脸的得意和张狂,别以为他不知道,平日里姓冯的看不上自己,到最后这个案子还不是需要自己来结案。

    “冯局,江旅,你们稍等片刻,我已经派人去抓犯罪嫌疑人了。”赵德宝用了三天的时间部署了这一切,然后自己左思右想的各种推敲,确定没有任何疏漏的地方,这才立刻派人去抓商奕笑,自己则是来冯局这边领功。

    左右不过是等一会儿而已,冯局也不催,至于赵德宝的话,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平日里赵德宝一个月至少有二十天不来单位,就算过来了,也就打个卡而已,然后不知道到哪里厮混去了。

    仗着赵家和目前的职位,赵德宝不是在酒桌子上就是在去饭局的路上,赵德宝要是能抓到凶手,冯局真的不用干了。

    他熬了几天夜,余下的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就这样也没有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赵德宝天天混吃混喝玩女人,他还能抓到罪犯,他怎么不上天呢。

    江海峰和赵明华对望一眼,他们自然也不相信赵德宝真的能找到凶手,就算他背后是赵家也不可能,这事明面上是冯局在负责调查,暗地里沈家也在调查,毕竟重伤的是沈夫人。

    赵家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来查这事,越界了就等于犯了忌讳,这话要是赵家大少赵咨勋说的,江海峰或许还会信三分,赵德宝这个纨绔,江海峰根本看不上眼,只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此时,三辆黑色的汽车向着山庄大门口远远的开了过来,因为沈夫人遇险,沈墨骁之前一直守在医院里,今天才抽出时间来山庄。

    因为调查一直没有结果,沈父强行让沈墨骁带足了人手,足足跟了八个保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沈总。”这边看到下车的沈墨骁,冯局率先迎了过去,他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沈家人了,毕竟案子到现在停滞不前,一点线索都没有,冯局也没办法和上面交代,也没法和沈家交待。

    “冯局,这段时间辛苦了。”沈墨骁这话一出口,冯局都感觉自己老脸臊得慌,兴师动众查了一个多星期了,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江海峰和赵明华也走上前来,不管如何,双方关系也算不错,沈墨骁也是值得结交的年轻才俊,江海峰关切的问道:“沈夫人情况如何了?”

    “多谢江旅和赵政委的关心,家母已经脱离危险期了,现在在调养中。”沈墨骁感谢的开口,俊朗的脸庞上带着深深的疲倦之色,看得出这几天他也不好过。

    赵德宝看到沈墨骁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他虽然也姓赵,可是这个赵姓没多少含金量,赵家的旁系不知道有多少,赵德宝能混上这个职位,那还是他姐姐嫁到了董家。

    沈墨骁却完全不同,这位可是沈家的继承人,帝京梅家的外孙,而且是无比看重的外孙,这要是能搭上关系,想必赵家嫡系对自己都要另眼相待。

    想到此,赵德宝连忙走了过来,对着沈墨骁谄媚的笑着,热情的伸出双手,“沈总裁,您好,我刚准备打你电话,没想到您就过来了,案子我这边已经有重大突破了!”

    沈墨骁虽然认识赵德宝,不过也仅仅是见过一面而已,连话都没有说过,赵咨勋这个赵家继承人和沈墨骁都没有交情,更别提赵德宝只是赵家二房的旁系,而且还是个没能力的纨绔。

    见沈墨骁神色有些冷淡,赵德宝开门见山的说道:“沈总,关于伤害沈夫人的凶手我已经抓到了,马上就会将人带过来。”

    话音落下,当看到不远处过来的几人时,赵德宝更是兴奋了,“沈总裁,那就是幕后凶手,最毒妇人心,福尔摩斯说过,当你排除了所有可能性,还剩下一个时,不管有多么的不可能,那就是真相!有时候最不可能的人就是真凶!”

    众人回头一看,当看到一脸无奈的商奕笑被两个人看押着走过来时,江海峰一口气没有吸上来,铁拳锤着胸口猛咳起来,妈的,那要是凶手,自己把脑子给赵德宝当球踢。

    赵明华眼角狠狠的抽了两下,虽然沈墨骁没有明着说,但是之前商奕笑被赵庆绑架的事已经说明了一切,看沈墨骁那架势,这一位可是未来的总裁夫人。

    “赵警监,你是不是弄错了?”冯局还是知道商奕笑的。之前黄子佩的笔录还有商奕笑自己的笔录里都可以知道实情。

    当初歹徒抢劫的时候,是商奕笑冒着生命危险拿着手机跑走了,也将歹徒给引走了,幸好山庄的保安来的及时,惊走了歹徒,否则商奕笑就危险了。

    至于沈夫人后来会被刺伤,那完全是因为灯光师突然持刀行凶,怎么看这一切都和商奕笑没关系,而且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说她是凶手真的太牵强了。

    “商小姐之前救了家母的命,赵警监你或许是弄错了。”声音陡然冷厉下来,沈墨骁在医院被沈夫人烦了几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见商奕笑,谁知道赵德宝竟然将人当成凶手给抓起来了,沈墨骁表情阴沉到了极点。

    这段时间,沈夫人只要清醒过来就要求沈墨骁和黄子佩去民政局将结婚证给领了,不领证,沈夫人就各种闹腾,不吃药不吃饭,一闹情绪胸口的伤口就更加痛了。

    面对如此折腾闹腾的沈夫人,沈墨骁这个当儿子的也只能认了,不过他依旧坚定不去领证,沈夫人差一点闹的手术伤口裂开,好在外公和外婆昨天到了医院,将无理取闹的沈夫人给压了下来,沈墨骁这才有时间来山庄这边处理后续问题。

    “沈总,你放心,我这边已经人证物证齐全了。”对上沈墨骁冰冷的凤眸,赵德宝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但是一想到自己抓到了凶手,那就是沈家的恩人,赵德宝瞬间又挺直了腰杆子。

    连同商奕笑一起过来的还有陈导、胖子副导演,董岚和齐澄盈,戴芸也跟在看热闹的人群里,而山庄这边吴经理也被带过来了。

    除了商奕笑和吴经理心里有点数之外,陈导几人都是一头雾水,明明说好今天可以继续开拍了,怎么又闹了这一出。

    众人来到了山庄的会议室,看到该来的人都来了,赵德宝也不卖关子了,“我知道大家此刻都不明白,不过听了我的叙说之后,相信大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会议室的大屏幕上突然放出了商奕笑和沈墨骁在一起的照片,剧组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当初拍的开机照,沈墨骁站在最后一排,刚好和商奕笑站到了一起,虽然商奕笑略低着头,但是两人之间莫名的有种和谐的感觉。

    “娱乐圈的水有多深,大家心里都清楚,不少女艺人都想法设法的攀高枝。”赵德宝说话的同时,鄙视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冷嗤之后继续开口。

    “商小姐想必从这张照片开始就对沈总裁上心了吧,可惜沈总裁的女朋友却是齐影后,商小姐心里只怕是羡慕嫉妒恨。”

    大屏幕上又放了一组照片,都是沈墨骁来剧组探班的照片,看得出是有人偷拍的,照片的主角除了沈墨骁之外还有齐澄盈,因为是偷拍,所以拍到的人有点多,放出来的照片里商奕笑也都在。

    自己会用这种眼神看沈墨骁?商奕笑坐在椅子上瞅着大屏幕,几张照片应该是做了一些处理,所以商奕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看沈墨骁,但是从照片效果来看却像是在偷窥,显得无比的猥琐。

    “商小姐,你不可否认自己暗恋沈总裁吧?”指着照片,赵德宝得意的冷笑着,铁了心的要将商奕笑给钉死。

    “为了得到沈总裁,所以你丧心病狂的想要杀害齐影后,这样一来,你认为自己就有机会了,谁知道却误伤到了沈夫人。”赵德宝说到最后声音陡然狠戾下来,已经给商奕笑定了罪。

    沈墨骁俊朗的面容上一片肃穆之色,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变化,倒是江海峰和赵明华表情无比的怪异,这位明明就是正宫皇后,还嫉妒齐澄盈找人暗杀,赵德宝脑洞开的够大的。

    “赵警监,这都是你的猜测,缺少实质的证据。”冯局虽然睡觉都想着破案,但是他脑子还是很清楚,赵德宝这番话纯粹就是胡扯。

    剧组那么多女艺人,冯局敢肯定只要是个女的,就没有不想嫁给沈墨骁的,这么粗壮的金大腿,要长相有长相,要能力有能力,家世好背景强大,关键性格还温和儒雅。

    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冯局如果有女儿,他也想将女儿嫁过去,通过臆测来顶罪根本是瞎扯淡。

    “冯局,你不要着急听我说完。”赵德宝不屑的打断了冯局的话,见沈墨骁似乎挺认可着急的观点,赵德宝感觉浑身干劲十足,“商奕笑只是一个小角色,她没这个胆量也没这个本事策划这一切。”

    低着头的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自己如果真的要弄死谁,她还真有这个胆子和本事。

    赵德宝根本不在乎商奕笑这个被利用的工具,此刻提高了嗓音道:“那是因为汀溪山庄有人和商奕笑里应外合,否则沈夫人身边还有那么保镖,山庄还有那么多的保安,怎么就让六个歹徒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进来了,关键是最后还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逃走了,这都是因为山庄有内鬼!”

    “吴子进吴经理,你难道以为你和商奕笑勾搭成奸就能逃过法律的制裁吗?”怒喝一声的赵德宝再次在大屏幕上放出了几张照片,照片上商奕笑和吴经理看起来关系亲密,似乎凑在一起密谈着什么。

    所以整个案子的脉络已经被赵德宝理清楚了,商奕笑因为嫉妒齐澄盈,和“奸夫”吴经理勾结了六个歹徒,吴经理和歹徒趁机打劫,大肆敛财。

    而商奕笑则买通了灯光师想要乘乱杀死齐澄盈,大家各有各的图谋,只是没想到最后误伤了沈夫人。

    “商奕笑,你不用否认了,我已经询问过了,你性格怯懦胆小,当时情况那么危险,你怎么敢让沈夫人和黄小姐躲起来,自己拿着手机跑出去引开歹徒?这一切不过是因为这些歹徒和你是一伙的,你知道他们不会伤害你!”

    “而且事成之后,你还成了沈夫人的救命恩人,如果暗杀齐澄盈能成功,说不定你真有机会嫁到沈家,即使最后你不能如愿嫁到沈家,凭着对身夫人的救命之恩,有沈家保驾护航以后你也是前途无量,而且你们抢了那么多的珠宝首饰,价值高达上亿,分赃之后,你至少能能分到上千万。”

    掷地有声的说完之后,赵德宝简直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鼓掌呐喊了,这一环扣环的,没有一点漏洞,商奕笑浑身长满了嘴,她也没办法给自己开脱。

    更何况她胆子小又怯弱,被自己这么一吓,估计脑子都成浆糊了,想要给自己辩解也无从下手,赵德宝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低着头,宛若“罪犯”的商奕笑。

    这个贱人也是活该,之前让她协助自己栽赃度假山庄,她竟然不同意,现在好了吧,自己先栽进去了!

    “没有想到商奕笑胆子还挺大的。”安静里,董岚骄纵的声音嘲讽的响了起来。

    之前她和赵庆联手想要弄死商奕笑给赵庆出气儿,谁知道最后让她逃过一劫了,董岚对商奕笑就生出了几分厌恶来,自己想要弄死的人天天在自己眼前晃荡,任谁看了都不高兴。

    尤其是齐澄盈对商奕笑各种照顾,董岚心里头的憎恨就加深了三分,但是因为家里的警告,董岚在剧组低调了很多,只能暗中出手教训商奕笑,不是被齐澄盈给破坏了就是被陈导给化解了。

    此刻看到商奕笑倒霉,董岚才不管赵德宝是诬陷还是真的找到证据了,看着商奕笑倒霉,董岚就高兴。

    齐澄盈其实对商奕笑也不喜欢,毕竟她之前将人带出去,让赵家有机会绑架了商奕笑,谁知道她却又平平安安的回来了,齐澄盈心里多少有点的心虚,但是为了昭显自己大度温和的一面,她又不得不照顾商奕笑。

    但是看到大屏幕上的照片,明显能感觉到商奕笑对沈墨骁的不同,齐澄盈就将藏在心底的不喜直接表露在脸上了,任谁对情敌都没有好脸色,她要是再大度,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成为众人焦点的商奕笑突然站了起来,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动作有些突兀,商奕笑立刻不安的低下头。

    “我没有。”怯怯的声音如同蚊子哼一般响了起来。

    “商奕笑你不用再装了,铁证如山,你以为你能赖的掉吗?”赵德宝怒声一喝,绷着脸,看起来无比的威严肃杀,对着商奕笑疾言厉色的呵斥,“你老实认罪,也算是自首,到时候还能从轻处罚,否则的话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这些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商奕笑抬起头再次说了一句,就这些似是而非的照片,能说明屁问题啊,诬陷人也要弄点铁证如山,商奕笑忽然想到藏到自己家里头的五十万,好吧,还是有证据的。

    “的确,这些照片并不能算是证据。”一直沉默的沈墨骁也开口了,有些责备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当时那么危险,她怎么敢独自跑出去将歹徒引开,一旦发生了意外,沈墨骁都不敢想象。

    “沈总裁,歹徒能轻而易举的潜入到山庄里打劫,然后又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逃走,这肯定是有内鬼接应。”赵德宝好声好气的和沈墨骁解释着,希望他认同自己的推测,“而且我已经派人去商奕笑的住处搜查了,或许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听到这话冯局眉头一皱,搜查民居是需要搜查证的,赵德宝这么做明显就是违法了,而且在场都是聪明人,赵德宝是什么人大家心里清楚,吃喝嫖赌他在行,会查案那简直是个笑话。

    冯局看了一眼得意张狂的赵德宝,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事先派人放了什么证据在你商奕笑的住所,然后通过栽赃陷害的手段彻底落实商奕笑的罪名,从而讨好沈家,可是沈墨骁会这么没脑子吗?

    “其实我还有人证。”赵德宝做这一切一方面是为了敲诈山庄一笔巨款,另一方面是为了讨好沈家,此刻看着无动于衷的沈墨骁,赵德宝不得不再次放出证据。

    一直守在门外的戴芸在众人的注目之下走进了会议室,脸上带着几分愧疚之色看着商奕笑,带着不忍心,但又无法泯灭良知,所以戴芸最终还是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笑笑,对不起,我也不想揭发你,可是你这样做真的错了。”语重心长的开口,戴芸脸上的表情更为的内疚,将一个不忍揭发好闺蜜的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

    “事发前两天我一直感觉笑笑有点奇怪,她总是背着人去偷偷打电话,还说什么已经安排好了,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否则沈夫人也不会受伤。”戴芸说到这里声音都哽咽了几分,不过因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戴芸瞬间又挺直了身体,目光正直而凛然。

    “笑笑,你怎么这么糊涂?”听到这里,齐澄盈语调复杂的开口:“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这一个一个演技简直都要逆天了!被千夫所指的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就不知道一会儿她们还能不能继续演下去。

    而知道内情的江海峰和赵明华也是五官扭曲,饶是赵明华这只老狐狸,他也被齐澄盈和戴芸的演技给打败了,最毒妇人心果真是一点都不错。

    赵德宝很满意戴芸的配合,“沈总裁,戴芸之前是商奕笑的好友,两人关系密切,之前我会怀疑到商奕笑身上,也是戴芸告诉我商奕笑的异常,我顺藤摸瓜的这么一查,才发现原本她才是隐藏最深的凶手!”

    赵德宝说的口干舌燥,却发现沈墨骁不但没有案子即将告破的高兴,而且阴沉着脸庞,俊朗的眉宇似乎凝聚着戾气,尤其是那冰冷的眸光,让赵德宝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只感觉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

    就在赵德宝惴惴不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到熟悉的号码,赵德宝一扫刚刚的颓废和不安,“沈总,想必我的手下在商奕笑的住处已经搜到了铁证!”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赵德宝还故意将手机按了免提键,“小王那,你们搜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在商奕笑的住处找到什么证据?”

    “赵警监,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电话另一头的小王苦巴巴的开口,原本还想着趁着搜查的机会,将商奕笑住所的钱财或者首饰顺手牵羊的偷走,虽然是个小明星,应该也有不少油水,这绝对是肥差。

    谁知道小王带着人气势汹汹的破门而入,隔壁多管闲事的邻居竟然将他们当成了小偷直接报警了,小区保安也赶了过来,接警的民警也过来了。

    小王三人最后虽然拿出了工作证,但是众目睽睽之下想要顺手牵羊肯定不行了。

    “没找到?”赵德宝声音陡然提高了三分,着急的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手机吼了起来,“你们有没有认真找?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那五十万的现金是赵德宝亲自安排人送到商奕笑的住所的,这些天她人都在山庄里,那些钱怎么就找不到了。

    “赵警监,我们就差掘地三尺了,真的没有。”小王哭丧着脸,没有捞到油水也就罢了,关键是办砸了差事。

    “王顺,你他妈的是不是把那五十万给私吞了!”赵德宝根本不相信小王的鬼话,王顺的尿性他还不知道?说不定是见钱眼开将五十万给私吞了,然后告诉自己没有找到钱。

    听到赵德宝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冯局老脸黑的跟锅底有的一拼,前脚给人栽赃,后脚自己就说出来了,这马脚露的真大!

    小王这会想死的心都有了,赵德宝虽然纨绔,可是真狠起来那也是要人命的,小王身为赵德宝的心腹,就他所知赵德宝手里都有两条人命了,虽然看起来都不是赵德宝直接下手的,可是他绝对是背后指使的人。

    “赵哥,我真没有拿,我搜查屋子的时候小区保安还有民警都在一旁看着呢。”小王此刻无比感谢隔壁邋遢的邻居大叔,要不是他报警了,自己这会儿真的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赵德宝恼火的将手机挂了,暴躁的一抹脸,将怒火发到了商奕笑身上,“虽然你的住所没有找到证据,但是目前的证据也足可以让你伏法认罪!你分明就是因爱生恨,然后和吴子进勾结歹徒,里应外合制造了这个惊天大案!”

    “好吧,我承认我对沈总裁有非分之想!”突然的,商奕笑一改以往的怯弱,清朗的声音响彻全场,看了一眼微微诧异的沈墨骁,商奕笑是懒得继续装了,否则她们不吐自己都要恶心吐了。

    “我当时会引开歹徒也的确不是因为什么善良。”商奕笑感觉自己这辈子估计和善良无私都沾不到边了,对上齐澄盈几人呆愣的表情,商奕笑继续放大招,“因为陷入危险的是沈夫人,那是沈总裁的母亲,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博取沈总裁的好感。”

    赵德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甚至忽略了商奕笑的异常,兴奋的开口,“你这是承认了?”

    商奕笑难道是破罐子破摔了?董岚和齐澄盈几人都是满脸的诧异之色,实在是商奕笑的表现太诡异了,活脱脱像是换了一个人,鬼上身吗?

    “我承认,干嘛不承认。”商奕笑眉头上挑,笑的无比的张狂,甚至还轻佻的对着不远处坐着的沈墨骁眨眨眼暗送秋波,“沈总裁这样的青年才俊,有钱有颜值,我又不眼瞎。”

    商奕笑这是放飞自我了?这会儿连赵德宝都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实在是商奕笑太奇怪了,根据之前打探的情况还有戴芸的叙说,这就是个怯弱胆小的女人,随便吓吓就能唬住了。

    可是这会儿赵德宝对上商奕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赵德宝却感觉自己被大野狼给盯上了一般,浑身冒寒气,青天白日的都瘆的慌。

    “沈总裁,我……”赵德宝刚要开口,可惜沈墨骁突然站起身来,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让赵德宝诬陷商奕笑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一步一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沈墨骁径自向着商奕笑走了过去,温雅的俊脸上露出宠溺又无奈的表情,“不许胡闹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沈墨骁抬手亲密的揉了揉商奕笑的头发,这才对着目瞪口呆的赵德宝一字一字的开口:“赵警监,笑笑是我的女朋友,日后是我沈墨骁的妻子,所以她不会为了一点钱和歹徒合作来山庄打劫,她也不需要这么做,如果笑笑缺钱,我名下所有财产包括沈氏集团的股份都可以转给她!”

    沈家未来的当家主母,就这身价还需要打劫一点珠宝首饰?

    脑子嗡了一下,赵德宝表情诡异的扭曲着,他的一切指控都源于他的臆断,但是商奕笑身份一曝光,赵德宝就跟个大傻子一般。

    冯局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虽然赵德宝丢脸冯局很高兴,可是面子工作还是要做的,此刻冯局不得不站起身来善后。

    “抱歉沈总裁,这是我们事先没有调查清楚,还请沈总裁和商小姐多多包容。”冯局瞄了一眼江海峰和赵明华,难怪之前赵德宝指控商奕笑是内鬼的时候,江旅的表情那么诡异,敢情他们早就知道了。

    “冯局客气了,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我们就先告辞了。”沈墨骁不在意赵德宝弄出来的这场闹剧,但是继续留下来也没意义了,关键是笑笑的身份忽然曝光了,沈墨骁一想到沈夫人的反应,顿时感觉头痛不已。

    董岚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一旁齐澄盈更是呆傻的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着并肩离开的沈墨骁和商奕笑,这一高一矮的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和谐。

    尤其是沈墨骁和商奕笑是五指相扣的离开,这亲密的握手姿势刺痛了齐澄盈的心,她只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无法呼吸之下,整个人都像是要死了一般。

    “冯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江海峰也站起身来和冯局道别,商奕笑这丫头的身份曝光出来了,赵德宝想要动她也得掂量掂量。

    “我送江旅你们出去。”冯局无比同情的看了一眼跌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的赵德宝,随后迈开步子将江海峰一行人送走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陈导和胖子副导演也跟着走了,只余下不敢相信事实的齐澄盈几人。

    “这不可能!”戴芸第一个叫嚷起来,满脸的疯狂和不可置信,“商奕笑她算个什么东西,她怎么可能是沈总裁的女朋友,这绝对不可能!”

    “闭嘴!”董岚被这刺耳的尖叫声吓的一惊,回过神来之后对着歇斯底里的戴芸就是一声怒斥,“人都和沈墨骁牵着手走了,你说可能不可能?”

    整理了一下衣服,董岚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径自走到齐澄盈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嘲讽:“齐影后你也没有想到吧,原本商奕笑才是正主,你不过是个替身,我就说沈墨骁怎么会看上你这个老女人,哈哈,真是太可笑了。”

    齐澄盈呆滞的坐在椅子上,连董岚的嘲讽都无视了,刚刚发生的一幕就跟幻觉一般,这怎么可能!沈总裁怎么会看上商奕笑!

    可是不管齐澄盈怎么做心理建设,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残酷的在告诉她,这就是事实!以前所有想不通的地方现在都明白了,难怪不管媒体怎么渲染两人的暧昧绯闻,沈墨骁却从不否认,但是私下里连个约会都没有。

    为什么他对自己那么冷淡,却又投资自己拍摄的电影电视剧,甚至严格把关剧组和其他投资商,避免一切潜规则,这一切不是为了保护自己,根本是为了保护商奕笑。

    “我就说之前商奕笑失踪了,沈总裁怎么那么着急,掘地三尺的找人,连赵大少都惊动了。”说到这里,董岚倒真的同情齐澄盈了,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啊,她一直以沈墨骁的女朋友自居,谁曾想不过是个挡箭牌!

    “够了!”猛地站起身来,齐澄盈再也没办法维系以前的冷静和温雅,阴沉着脸抓着手提包大步向着会议室外走了去,再留下来,齐澄盈真担心自己会歇斯底里。

    虽然没有能收拾商奕笑,但是看到了齐澄盈这么丢人的一面,董岚感觉也值了,也优哉游哉的转身离开了。

    山庄的戒严已经松缓了很多,小山坡上的亭台遮挡了阳光,清风徐徐消除了炎热,商奕笑在石凳上坐了下来,眨巴着大眼睛瞅着沈墨骁,“我这样突然公布身份,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放心吧,没事。”沈墨骁温和一笑,安抚的拍了拍商奕笑的脑袋,一抹沉重之色却隐匿在了眼底深处,和黄家的婚事已经很棘手了,现在笑笑的身份曝光了,沈墨骁不用想也知道沈夫人会如何的震怒。

    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商奕笑也知道刚刚自己冲动了一点,但是一想到沈夫人那么撮合沈墨骁和黄子佩,商奕笑的火爆脾气也上来了,反正早晚都要来一场婆媳大战。

    “一会你和我一起回去……”沈墨骁话刚说了一半,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沈父打过来的电话,沈墨骁不用想也知道消息已经传回去了。

    电话另一头,沈父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病房,再看着病床上余怒未消的沈夫人,只感觉无比的头痛,电话一接通就开门见山的道:“墨骁,你马上来医院一趟,你妈都已经知道了。”

    沈家一直关注着山庄这边的情况,同样的,黄家包括赵家还有和江省的其他世家也都紧盯着事态的发展,只不过因为是沈家的事,他们不好犯了规矩,可是商奕笑的身份一出来,这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一样,刷刷刷的传出去了。

    “我知道了。”沈墨骁来山庄说是询问案子的进展,真正的目的还是来见商奕笑,既然窗户纸已经戳破了,那现在回去也无妨。

    商奕笑看着挂了电话的沈墨骁,犹豫了一下,“你确定让我跟着去医院?”

    外人以为商奕笑性格怯弱好欺负,可是沈墨骁知道事情,这就是个人形炸弹,平日里看着安静,脾气一上来绝对是一点就爆。

    被商奕笑着不确定的小模样给逗乐了,沈墨骁摇摇头,满脸的无奈和宠溺,“这不还有我跟着,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自家母亲是什么性格沈墨骁比谁都清楚,可是他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了笑笑,即使这个人是他的母亲也不行。

    “你决定就好。”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沈墨骁的担心绝对是多余的,商奕笑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将沈夫人又给气的进手术室。

    侧目看了一眼五官俊朗的沈墨骁,好吧,那是他母亲,不看僧面看佛面!该忍的还是要忍一下,反正自己一直都伪装的懦弱好欺负,权当再装一次小可怜。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疾驰了两个多小时,又在市区开了半个多小时,下午四点多才到达医院,沈夫人入住的高级病房依旧被沈家保镖里里外外给守着。

    当看到沈墨骁握着商奕笑的手走过来时,保镖队长眼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这几天沈夫人在病房里闹腾的事,他们这些保镖也都知道,这会儿看着沈墨骁和商奕笑如此亲密的姿态,保镖队长几乎可以肯定一场家庭大战即将开始。

    “别怕。”看得出商奕笑身体似乎都紧绷了,沈墨骁不由再次沉声安抚着。

    “我真没怕。”商奕笑摇摇头,瞅着明显不相信的沈墨骁,老实的坦白,“我就是担心一会儿我控制不了脾气把你妈给气着了,我这是在做心理建设,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听到这话的沈墨骁不由笑了起来,见商奕笑真的不是在紧张,也放心下来,牵着她的手径自向着病房走了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特别合作科〕〔这穿越要命了〕〔神奇动物管理者〕〔龙刺兵王〕〔画下天下〕〔我的女友是恶女〕〔权门婚宠〕〔奶爸的异界餐厅〕〔大海商〕〔无限欺诈师〕〔神话基因〕〔武炼阴阳〕〔荒古神帝〕〔圣武大帝〕〔盖世唐皇〕〔天眼高手〕〔神游诸天虚海〕〔星囚〕〔村官崎岖路〕〔道途无极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女战神的黑包群〕〔重生之少将仙妻〕〔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回到八零当女兵〕〔垂钓未来〕〔捉鬼极品大妖王〕〔剑鸣九天〕〔天才小农女:学霸〕〔魔鬼主教〕〔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崛起复苏时代〕〔伏天战神〕〔都市共享男友系统〕〔灵气逼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