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82章 被逼分手

时间:2018-10-28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早上七点半,医院大门口,什么叫做冤家路窄商奕笑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空着两只手下车,对方却拎着食盒,对比之下,高低立现。

    黄母轻蔑的打量了商奕笑几眼,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果真是没家教,空着手来医院探病,哼,这么小气不懂礼数,一般的小富人家都进不了,还想进沈家的大门,真是不自量力!”

    “妈,我们进去探望沈姨。”黄子佩拉住还想要口出恶言的黄母,对着商奕笑略显冷淡,却不失礼数的点了点头,“商小姐,我们先进去了。”

    大门这边是沈家的保镖在看守着,不说黄子佩是沈家未来的少夫人,就冲着她黄家千金的身份,保镖也不可能阻拦黄子佩。

    但是商奕笑这边就有些麻烦了,昨天她是和沈墨骁一起进去的,而且两人五指相扣,一看关系就非同一般,可是今天商奕笑一个人,保镖也不知道是放行好还是不放行好。

    “有些人想要攀高枝,可惜连大门都进不去!”看到保镖左右为难的模样,黄母又来劲了,尖利着嗓音故意开口:“你们可别将人放进去了,凶手就是他们剧组的,谁知道她和凶手有没有勾结。”

    “商小姐,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少爷?”保镖询问的开口,这也是折中的办法了。

    商奕笑无可厚非的点了点头,至于黄母明目张胆的嘲笑和黄子佩的无视,商奕笑一脸淡定的微笑,以不变应万变,这从容的姿态倒是让几个保镖很是佩服。

    毕竟保镖们也都是底层出身,也承受过很多这样鄙视不屑的眼神,他们这些大男人都不一定能做到商奕笑这样从容。

    出了电梯,黄母不满的看了黄子佩一眼,嘀咕着抱怨,“你干嘛拉着我,那种贱人就给让我好好骂骂她,将她的脸皮扒下来,看她还敢不敢勾引我女婿。”

    “妈,爸出门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墨骁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黄子佩看着泼辣不讲理的黄母,无比庆幸自己遗传了父亲的智商。

    听到黄父的名头,黄母顿时偃旗息鼓了,她也知道在家里黄父只说一二不二的霸主地位,而随着年纪的增加,黄子佩这个女儿也有了话语权,有时候甚至能让黄父妥协退让。

    至于黄母自己,她只要伺候好父女两人,没事出去逛逛街买买东西,或者和其他贵妇们喝喝茶打打牌就行了,黄家的正事永远轮不到她置喙。

    好好的睡了一脚,而且一睁开眼看到沈墨骁和沈父都守在病床边,沈夫人脸上不由露出满意的表情,而看到进来的黄子佩和黄母时,沈夫人就更加欢喜了。

    “子佩,你不用这么辛苦,医院食堂就提供早餐,不行沈家也有厨师,哪里需要你动手。”沈夫人说是责备,可是言语里透露的却是欢喜和满意,这才是自己心目中的儿媳妇,即使出生高贵,也知道洗手作羹汤的孝敬长辈。

    黄母快步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笑着附和,“思雪姐你是不知道,子佩这孩子天天五点就起来,说是这个粥要用文火来熬,她在厨房一守就是一个多小时呢,不过女孩子就该这样贤良淑德。”

    沈夫人以前是看不上黄母的,嫌她没涵养,但是沈夫人虽然脾气不好,其实没什么心思,黄母一心想要巴结沈家,自然死皮赖脸的凑上来,几次之后,沈夫人对黄母也算是和颜悦色,毕竟黄母说到底也没什么心机。

    但是这会听到黄母说这些奉承的话,沈夫人感觉到心里无比的熨帖,尤其是有沈墨骁和沈父之前的对比,沈夫人愈加感觉黄家母女两人是自己同一个阵营的,都会站在她这边说话。

    “墨骁哥,刚刚在楼下看到商小姐了,她被保镖拦住了。”黄子佩刚一开口,隐忍了一晚上的沈墨骁终于按捺不住了,不等沈夫人反应过来,已经快步向着门外走了去。

    听到关门声,沈夫人都被气乐了,偏偏罪魁祸首已经走了,让她一肚子的火气都发不出来。

    “沈姨,粥凉了,你先吃一点。”黄子佩无视着黄母恨铁不成钢的责备表情,端着碗在病床边坐了下来,打算喂沈夫人吃早饭。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沈夫人舍不得责备黄子佩,要是按自己的性子,就该让商奕笑那个女人在楼下进不来,子佩倒好,竟然帮着情敌说话。

    黄子佩展颜一笑,语调里带着娇嗔,“沈姨,算了,拦得住一时,拦不住一世,再者我们要是为难商小姐,最难受的还是墨骁哥,怎么能为了外人伤了你和墨骁哥之间的母子情。”

    若是其他人,黄子佩这样劝还行,可是性子清冷高傲又偏激的沈夫人,听到这话,不但没有消火,怒火反而是蹭蹭的涌上来。

    自己还没有刁难商奕笑,她的儿子就这样心疼了,甚至都不和自己打声招呼就急匆匆的下楼去接人,唯恐商奕笑被欺负了。

    那日后要是结婚了,沈家还有自己的说话的权利吗?沈夫人越想越偏激,如果她的儿子真的要为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不要她这个母亲,那何必说什么母子之情!

    看着沈夫人明显阴翳下来的眼神,黄子佩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依旧动作温柔的喂着沈夫人吃着粥。

    “思雪姐,商奕笑那女人不就是为了钱嘛,大不了我们多给她一些钱,让她别缠着墨骁。”黄母不愧是头发长见识短,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用钱打发走商奕笑。

    沈夫人并没有接话,娱乐圈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是傻的,能嫁到沈家,一点钱怎么能打发掉?都是些贪心不足的女人。

    等沈墨骁带着商奕笑回到病房里时,屋子里气氛显得很融洽,沈夫人正在吃粥,脸上也没有昨天那股子排斥和敌视。

    沈夫人胃口并不大,吃了小半碗粥就饱了,此刻拿过手帕擦了擦嘴角,心平气和的对沈墨骁道:“你爸之前回去了,一个小时之后过来,墨骁,你也去食堂吃点东西。”

    “我现在不饿。”沈墨骁怎么敢将商奕笑独自留在病房里,自己的母亲是沈性格,沈墨骁清楚,他并不想商奕笑承受这种委屈。

    看着护着上商奕笑的沈墨骁,沈夫人几乎想要冷笑了,还没进家门就搅和的他们母子不和,这要是真成了沈家媳妇,日后再生下了孩子,沈家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半靠在床上,沈夫人冷眼看着商奕笑,这才是真正的心机女,将所有人都骗的团团转!“既然来医院,你看不上我不带东西也在情理之中,怎么也不知道给墨骁带点早餐?”

    听到这话的黄母立刻火上浇油的嘲讽,“别说思雪姐你是墨骁的母亲,就算是个普通长辈,也不该两手空空的来医院探病,还是我们家子佩懂礼数,也对,商小姐从小没父母教,又在娱乐圈工作,学到的估计都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黄母就差没指着商奕笑鼻子骂,她学会的就是勾引男人的手段,以为只要将男人伺候好了,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我没拎什么东西,那是因为即使买了,您也不会收,只会丢垃圾桶里,这不是提倡勤俭节约嘛。”商奕笑咧嘴无辜的笑着,看到沈夫人脸色一沉,好吧,自己不说话,沉默是金!

    “这么说你倒是顺着我心意了,我不收你就不买。”沈夫人被商奕笑气的脸色狰狞,看她愈加的不顺眼,“倒真是牙尖嘴利,怎么不装可怜了?怎么不顺从我的意思离开我儿子呢?”

    接连质问着,沈夫人愈加感觉商奕笑比齐澄盈还要有心计有城府,之前商奕笑身份一曝光出来,不单单沈夫人和黄家,包括和江省的其他世家立刻派人去查了商奕笑的身份。

    根据调查这就是个娱乐圈的小透明,专门演死角和丑角,在娱乐圈很低调,甚至是个被欺负的角色,性格据说呆傻木讷。

    现在看看这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白莲花,否则怎么就能将沈墨骁这种钻石王老五给勾引走了,连黄子佩都铩羽而归,谁敢说商奕笑蠢笨没心机?

    “妈,笑笑只是性子直爽。”沈墨骁不得不开口给商奕笑辩解着,这丫头是精明,但是同样喜欢直来直往,懒得做表面工作,就如她说的,不管买什么来了都会被扔掉,还不如不买。

    只是沈墨骁喜欢商奕笑这直白的性子,可是他也清楚这样不讲究人情往来,终究算是异类,至少自己的母亲绝对不会喜欢。

    沈墨骁不护着,沈夫人还好受一点,他一开口,沈夫人的表情直接冷了下来,声音冰冷的开口:“她不尊重我无所谓,可是你在医院守了一整夜,她怎么不知道给你带点吃的东西?”

    对比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来熬粥的黄子佩,沈夫人并不是故意挑唆,她是真的不明白商奕笑有什么好的,竟然将自己的儿子骗的团团转。

    “我不会做饭。”商奕笑无比诚恳的回答,她是能将食物煮熟,不过那味道就不敢恭维了,虽然能吃,但也仅限于能吃而已。

    “妈,我要吃什么家里有厨师,医院这边的食堂也供应早餐。”沈墨骁自然也知道商奕笑那点厨艺,再说他们两人虽然聚少离多,但是在一起并不需要这种客套。

    看着帮着商奕笑说话的沈墨骁,沈夫人几乎要被气乐了,之前自己设想的一点不错,商奕笑真的好本事,将自己儿子哄的惟命是从!他哪里还记得自己这个母亲。

    “墨骁哥,我去餐厅帮你带一份早餐过来吧。”窒闷又尴尬的气氛里,一直沉默的黄子佩忽然开口,回头看向已经将压抑不住怒气的沈夫人,黄子佩像是没有察觉到山雨欲来的危险一般,“沈姨,我出去给墨骁哥拿早餐,顺便透个气。”

    如果只是拿早饭,沈夫人肯定不会让黄子佩过去,医院有护士,外面也有保镖,哪里轮到她这个千金小姐跑腿。

    但是听到最后这一句话,沈夫人知道拿早餐只是借口,黄子佩是想回避,也对,看着墨骁护着商奕笑这个女人,沈夫人自己都压不住怒火,更别说子佩这么喜欢墨骁,她心里头肯定更难受。

    沈夫人点了点头,眼神安慰着牵强一笑的黄子佩,越是对她心疼,对商奕笑就越是厌恶,等黄子佩拉着黄母离开病房之后,沈夫人终于开口了,“我知道你是铁了心的要进我们沈家的门,我也不会给你一张支票打发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夫人眼中满是讥诮之色,能攀上自己的儿子,她又怎么会想要一张支票。

    沈墨骁眉头微皱,看着太过于冷静的沈夫人反而有种不祥的感觉,不过沈墨骁倒是庆幸良好的涵养让沈夫人即使不悦,也不会破口大骂那些难听的话。

    商奕笑不动声色的拉了一下沈墨骁的手,左右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是不知道沈墨骁的母亲到底要干什么。

    “我也不刁难你,也不用你去外面丢人现眼,你就在病房里,在我的床头前跪上七天,每天早中晚各跪上一个小时,看到你的诚意,我就同意你和墨骁的事。”沈夫人高昂着头,略显得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漠之色,她和墨骁不是感情深厚嘛,那这一点委屈她总能受得住吧。

    “怎么这点诚意都没有吗?”沈夫人这会儿却嘲讽的看了一眼沈墨骁,这就是他选的人,不懂礼数、不懂规矩,上不了厅堂,下不了厨房。

    这样一无是处的女人,连姿色都是普普通通,墨骁真是被鬼打昏头了,帝京梅家的外孙,沈氏集团的总裁,偏偏看上这么一个不上台面的东西。

    “妈,够了!”沈墨骁突然出声,俊朗的脸上带着疲惫之色,可是看到还穿着病服,左手打着点滴的沈夫人,再多的怨言也只能自己咽下,“妈,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说这事。”

    “笑笑,你先回去吧。”沈墨骁抱歉的看着脸色正常的商奕笑,当初自己一直隐瞒着恋情,怕的就是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商奕笑看着为难的沈墨骁点了点头,沈夫人这点折辱的手段,商奕笑并不在意,她只是心疼沈墨骁夹在中间为难,同样也为日后的一切感觉到几分忧虑。

    尤其是想到谭亦昨晚上说沈夫人至少能活个七八十岁,商奕笑突然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看着商奕笑脸上的笑容如此牵强,沈墨骁心底的愧疚更甚,倏地转过身看向眼神嘲讽,表情冰冷的沈夫人,正色的开口:“妈,我尊重你,因为是你我的母亲,但是同样的我希望你明白,这辈子我只会和笑笑在一起,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也好我都不会答应的。”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沈墨骁甚至愿意离开沈家。

    听到这话的沈夫人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猛地坐直了身体,一字一字冷声质问道:“所以为了这个女人,你宁愿不要我这个母亲?好,沈墨骁,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到你,但是我可以管我自己,你今天不分手,我这个当母亲的就叫这条命给你,我死了也就没有人阻碍你了,正好让你们双宿双栖!”

    沈夫人说到最后笑容变得扭曲起来,右手猛地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碗,哐当一下,碗被砸到了柜角上破裂了,沈夫人抓着锋利的瓷片直接向着自己的左手腕划了过去。

    在沈夫人抓起碗的时候,商奕笑已经料到要出事了,好在她速度够快,沈夫人的瓷片还没有割到左手腕,却已经被商奕笑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

    沈墨骁反应速度同样不慢,赶忙将沈夫人手中的锋利的瓷片给夺了下来,饶是他性格温和儒雅,此时也忍不住的发火吼了起来,“你这是要干什么?”

    见到沈墨骁这样气急败坏,沈夫人莫名的感觉到心里头无比的畅快,她也相信了黄母前几天说的话,就是要以死相逼,否则墨骁是不会回头的。

    “点滴回血了。”商奕笑提醒了一句,抓住了沈夫人的左手将点滴针头给扒了下来,刚刚一番折腾,软管里都回了不少鲜血了。

    沈墨骁烦躁的将床头柜上的碎瓷片都扫落到了地上,拿起一旁的手帕,和商奕笑一起摁住了沈夫人左手出血的针孔。

    沈夫人毕竟刚刚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这些天又胡乱折腾,其实身上没多少力气,刚刚要自杀也不过是故意以死要挟而已。

    这会看着两人给自己处理针孔,沈夫人抬起右手猛地向着商奕笑的脸扇了过去,她不是想要进沈家的门吗?那就看看她能忍到什么程度!

    虽然对沈夫人没什么防备,可是身为特勤人员,商奕笑有着本能的警觉,当沈夫人的手突然扇过来时,商奕笑身体倏地一个后仰。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商奕笑完美的避开了,但是和他凑在一起的沈墨骁却没有防备,脸上直接挨了一巴掌。

    “我……”打错人了,沈夫人表情有一瞬间的心虚,但是一想到自己是沈墨骁的母亲,就算打了他一巴掌也没什么,更何况还是商奕笑这个女人导致的,她要是不躲开,这一巴掌也不会落到墨骁脸上。

    “妈,你不要闹了。”沈墨骁并不在意脸上的疼痛,他只是感觉到疲惫和深深的无奈,如果笑笑没有躲开,这一巴掌就打到了笑笑,母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泼辣不讲理了。

    沈父陪同岳父岳母到医院时,黄子佩正端着早餐过来给沈墨骁,双方刚好同时出电梯。

    一看到梅老爷子和老夫人,黄母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沈家家大业大,除了资产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姻亲梅家的关系,这可是金闪闪的大粗腿。

    “老爷子和老夫人果真都是精神矍铄,哪里像是七十多岁高龄的人。”黄母满脸谄媚的笑容,打过招呼之后不忘给黄子佩表功,“我们刚从餐厅上来,墨骁那孩子在医院守了一夜也没吃早饭,子佩刚好去弄了点早餐。”

    沈父对黄子佩这个晚辈还是比较喜欢的,她的确懂事孝顺,而且人品长相学识一样都不差,也算得上是儿媳妇的上好人选,可是沈墨骁这个儿子不喜欢,沈父也不好强求什么,只当黄子佩是普通的世交小辈。

    “梅爷爷梅奶奶,沈伯父。”黄子佩柔声打着招呼,不谄媚不巴结,礼貌懂分寸,至少比起急功近利的黄母要好太多了。

    梅老爷子身体一直很硬朗,当年梅家遭了难,老爷子也很乐观的挺过来了,倒是梅老夫人性子温柔敏感,当年生下梅思雪这个小女儿之后,身子骨就差了不少,梅家遭难的时候又劳心伤神。

    如今梅老夫人还能从帝京奔波到和江省,完全是这些年养得好,而且心境也放开了不少,如今她真正放不下的就是这个远嫁又低嫁的女儿,最喜欢的小辈也是沈墨骁这个外孙。

    这一点梅家嫡系几个孩子都深有体会,但凡小表弟来了,他们都得靠边站。

    “墨骁这几天的确辛苦了。”梅老夫人声音透着吴侬软语般的轻柔,不急不缓,语调微微上扬,听的人很是舒心,慈爱的脸上满是对外孙的心疼,看着进退有度的黄子佩,目光愈加的温柔慈和。

    一行人还没有走到病房这边,就看到护士站里的护士急匆匆的向着病房跑了过去,沈父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早上他只是回去洗了个澡,顺便看望一下二老,而且离开之前特意交待了沈墨骁不要忤逆了沈夫人,怎么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又出事了?

    众人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当看到沈夫人依旧完好无损的半靠在病床上,一旁护士只是给她重新扎上点滴,沈父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外公外婆。”沈墨骁对二老很是尊敬也很亲近,握着商奕笑的手将她拉到了身边,“外公,这是笑笑,我的女朋友。”

    一旁拿着早餐的黄子佩脸色难堪的一变,沈氏集团的官网已经公布了两人的喜讯,对于暗中打探消息的其他世家,黄家也默默肯定了两人的婚事。

    梅老爷子和老夫人过来的时候,黄子佩也是以孙媳妇的名义给两人问好的。

    可是现在,当着一众长辈的面,沈墨骁却如此介绍商奕笑,这等于是将黄子佩的脸皮扒下来踩。

    黄母沉不住气,垮着脸直接嚷了起来,“墨骁,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子佩才是你的未婚妻,娱乐圈这些不三不四的小姑娘,你以前玩玩就好,一旦结婚了就要收心,你可不能对不起我们家子佩。”

    “商奕笑,你这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啊?”被黄父和黄子佩多番叮嘱,黄母虽然很想骂几句难听的话,不过还是忍住了,只是言辞依旧难听。

    “你都知道我们家子佩和墨骁有婚约了,而且长辈也都同意了,你怎么还对墨骁死缠烂打,甚至一次一次的将思雪姐给气的伤口裂开,你这姑娘怎么就不懂事呢,果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生来就不知道孝顺长辈。”

    “她不就是仗着墨骁对她好,否则怎么敢这么嚣张。”沈夫人阴阳怪气的开口,对沈墨骁也有几分怨念,“挑拨的我们母子反目成仇,这幸好没进我们家门,否则我都要给她挪地方了,小姑娘心机手段半点不差。”

    什么叫做众矢之的!商奕笑算是有了切身体会,抬头看着脸色阴沉的沈墨骁,脸上的巴掌印还清晰可见,商奕笑不由的心疼起来,被夹在中间才是最难受的。

    梅老夫人同样不看好商奕笑,实在是有黄子佩珠玉在前,商奕笑的条件太太多了,而且她最为心疼沈夫人这个小女儿,对她还带着愧疚。

    如今看到小女儿脸色苍白的靠在病床上,虽然一脸的清冷孤傲,可是身为母亲和自己儿子离了心,哪有不心痛的,只是这个孩子性子要强,总是装的不会受伤。

    “昨晚上我怎么和你说的,好好养身体,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你非得让我和你爸担惊受怕才安心吗?”梅老夫人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瓷碗,心疼的握着沈夫人的手,孩子的婚事就就算不顺也该好好说,何必闹成这样。

    “妈,我只是气不过。”沈夫人难得服了软,只是看向商奕笑的目光依旧不满而忿恨,母子成仇也都是她给挑唆的。

    见到沈墨骁脸上的巴掌印,沈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妻子偏执不讲理,而且还躺在病床上,儿子虽然孝顺,可是主意正。

    再者看沈墨骁这架势,沈父也知道他是不可能放弃商奕笑的,所以沈家还会继续这样母子成仇的闹腾下去。

    相对于梅老夫人柔软的语调,略显得瘦弱的身体,梅老爷子绝对称得上是老当益壮,身子骨杠杠的,精神也好,半点不显老态。

    从进了病房开始,在确定沈夫人这个小女儿没什么事之后,梅老爷子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商奕笑身上。

    “墨骁,你先吃饭。”梅老爷子声音洪亮的开口,随后继续道:“小姑娘不介意陪我老人家去楼下走走吧,天刈,你也一起过来。”

    “外公?”一看梅老爷子要单独和商奕笑说话,沈墨骁不由的紧绷了几分,他也知道外公绝对不可能欺负一个小辈,但正是因为梅老爷子行事太圆满,沈墨骁反而担心他会对商奕笑说什么。

    “怎么了?连外公都不相信了。”佯装一怒的看了一眼沈墨骁,梅老爷子眼中带笑,可是心里却沉了一下,墨骁对这个小姑娘的感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厚,这事就棘手了。

    沈父瞪了一眼沈墨骁,“你在这里陪陪你外婆。”

    十分钟之后,楼下凉亭,因为是高级的私人医院,庭院的景色堪比5a级的景区,各种名贵的花草树木争芳斗艳,绿树成荫遮挡了夏季的燥热,给人一种清净宁和的舒适感。

    沈父毕恭毕敬的扶着梅老爷子坐了下来,说实话在商场打拼了大半辈子,但是面对梅老爷子这个老岳父,沈父依旧如同当年的毛头小子一般紧张拘束。

    一方面是出于对长辈的敬畏,另一方面则是梅老爷子太过于精明,行事滴水不漏,真正的算无遗策。

    “你看你都叫了我一辈子父亲,到头来还没一个小姑娘镇定。”沉默了半晌之后,梅老爷子忍不住的笑骂一声。

    原本他不说话故意晾着商奕笑,也是为了斟酌一下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也顺便观察一下这个小姑娘,结果呢,人小姑娘安安静静的站在自己对面,身体站的笔直,目不斜视,连呼吸节奏都没有乱一下。

    可自己这个女婿倒紧张起来,让梅老爷子简直哭笑不得,当年沈家的确做了点肮脏事,逼迫着他将女儿嫁了过去,可是做那些事的也是沈天刈的父母,两人去世多年,梅老爷子也不会揪着这点过往不放。

    更何况这些年老爷子也看的明白,沈天刈对自己女儿那是真的好,只可惜思雪这个孩子钻了牛角尖,把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都给磨掉了。

    不过即使如此,没有了爱情依旧有亲情,梅老爷子也不强求什么了,谁曾想外孙的婚事又出了岔子。

    “爸,我这是习惯了。”沈父温雅的笑了笑,早些年被老爷子和两个大舅哥给收拾了一顿,沈父都有些心理阴影了。

    不过看到神色不变的商奕笑,饶是沈父眼中也多了点敬佩之色,不是每个晚辈都能承受住老爷子这看透人心的打量目光。

    商奕笑咧嘴一笑,在雷霆和老头子贫嘴惯了,这不一下子没忍住,话蹭一下溜出口了,“其实老爷子您这样多看我几次多罚站几次,我也会敬畏您。”

    沈父一愣,没想到商奕笑还有这个胆量,梅老爷子论起来是文官,并没有将军那种铁血的杀气和威严,可是官有官威,老爷子平日里再和颜悦色,可是那积威已久,那股子气场一般人依旧承受不住,没曾想商奕笑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四个凳子谁让你罚站了。”梅老爷子呵呵一笑,对着嬉皮笑脸的商奕笑点了点头,“我外孙的眼光肯定是不错的,他母亲是我的老来女,被我们给惯坏了,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掰过来。”

    商奕笑也顺势坐了下来,其实老爷子如果真和沈夫人那样冷面相待,商奕笑倒感觉轻松一点,老爷子这般和颜悦色,商奕笑反而感觉到了压力。

    梅老爷子长叹一声,似乎放低了姿态,看着商奕笑温声开口:“你是个好姑娘,也是个聪明的,可是有些事却注定了帮亲不帮理。”

    余下的话梅老爷子都不需要明说了,沈夫人一日不同意,商奕笑就不可能和沈墨骁在一起,若是其他的父母,这样僵持几年磨几年,当父母的拗不过子女,态度终究会软化。

    可是沈夫人不同,她性子偏执,一直因为嫁到沈家而郁郁寡欢,她如今又钻了牛角尖,梅老爷子可以肯定如果沈墨骁要继续坚持下去,那沈家肯定要死人,沈夫人一旦出事了,两个孩子之间的感情也等于有了裂痕。

    所以梅老爷子只能在悲剧发生之前棒打鸳鸯,他终究是偏疼自己的小女儿,墨骁纵然会因为分手而痛苦,可是时间会淡忘这一切,日后结婚了,有了孩子,曾经刻骨铭心的感情也会渐渐淡忘。

    沉默着,商奕笑目光看向不远处,明晃晃的日光如此强烈,可是商奕笑却感觉到一股子寒气在胸口蔓延,刚刚在病房里,如果自己出手不及时,她真的会用瓷片隔破手腕动脉。

    如今矛盾还没有到达顶峰,沈夫人已经要死要活,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沈夫人绝对会做傻事,可是商奕笑不能保证自己每一次都能及时将人救下来。

    “我不会放手。”商奕笑忽然站起身来,收敛了嬉皮笑脸的表情,看着梅老爷子正色的开口:“剧组的戏已经结束了,这段时间我会外出散散心。”

    如果沈墨骁能解决好,商奕笑是不会放手的,如果他也没有办法,商奕笑只会这样继续拖延下去,至于日后会是什么结果,商奕笑也不敢肯定。

    目送着商奕笑离开,梅老爷子收回目光叹息一声,“是个好姑娘,可惜了。”

    以沈家如今的地位,以沈墨骁的能力,其实他结婚根本不需要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人的眼睛不会作假,梅老爷子一辈子看人无数,商奕笑的目光透彻而坚定,这绝对不是攀附权贵的姑娘,如果能和墨骁在一起,也算是一段佳话。

    只可惜自己的小女儿钻了牛角尖,认定了门当户对的世家联姻,梅老爷子不想逼沈夫人,他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只能选择牺牲这个小姑娘了。

    “父亲,墨骁会明白的。”沈父感激的看了一眼老爷子,商奕笑暂时离开,也算是以退为进,老爷子等于替他担了这个责。

    “一家人客套什么。”梅老爷子拍了拍沈父的肩膀,自己老了,也没多少日子活了,墨骁要怪就怪自己这个外公,总不能让沈家父子母子都变成了仇敌吧。

    商奕笑踢着小石子走在路上,姜果真还是老的辣!梅老爷子一来就将自己所有的伪装撕掉了,其实商奕笑何尝不明白这段感情会有始无终,只是她不愿意放手,难道真的能逼着沈夫人自杀吗?

    刹车声在耳边响起,商奕笑扭头一看,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在在自己身边,随着车窗玻璃降下,露出谭亦伪装之后的那张普通脸庞。

    “长官,你还真的很闲啊。”商奕笑哼哼着,想要静静的时候,偏偏碰到会往伤口上撒盐的人,商奕笑能有好脸色才怪。

    “上车,带你去看那个灯光师。”谭亦懒洋洋的丢出话来。

    脚步一顿,商奕笑立刻将刚刚的烦闷抛到了脑后,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坐了进去,“查出什么没有?那灯光师为什么要行凶?”

    这也是商奕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雷霆这边也做了详细的背景调查,可是灯光师身上真的没什么可挖掘的情报,看起来就是个不爱说话的普通人。

    汽车呼啸的融入到了车流之中,谭亦看了一眼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商奕笑,“你就没发现吴旭的情况很眼熟?”

    商奕笑眨了眨眼,然后低头瞅了瞅自己,好吧,灯光是吴旭的情况的确和自己很相似,两个人的人设都差不多,低调到不惹人注意,性格老实木讷。

    同样是父母双亡,一个人独来独往的生活,手机通讯录调出来,上面除了工作关系的人之外,连个普通朋友都没有,也没有和亲戚同学来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无敌剑尊〕〔蜀汉之庄稼汉〕〔征途〕〔武道进化〕〔晶化机甲师〕〔螳臂〕〔文娱的战争〕〔今夜为你醉〕〔我的绝美师姐〕〔妙手回春〕〔丹师剑宗〕〔最强狂少〕〔早婚影帝〕〔最强女王:早安,〕〔穿梭七零:千金俏〕〔豪门弃少〕〔万圣纪〕〔我有女徒三千万〕〔我在末世旅游〕〔养鬼专家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女战神的黑包群〕〔都市共享男友系统〕〔天才小农女:学霸〕〔崛起复苏时代〕〔狼牙兵王〕〔重生之少将仙妻〕〔仙帝归来〕〔细胞修神〕〔垂钓未来〕〔重生七零王牌军妻〕〔我真的不想扮猪吃〕〔龙魂战尊〕〔剑鸣九天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