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86章 查封会所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这两位是沈总裁的朋友?”董骏驰笑着询问,可是心里却已经有了底,若不是和沈墨骁是朋友,绝对不敢在董家的地盘上这么狂,打了那么多人没逃走,却悠哉的留在包厢里,分明就是等着沈墨骁来救场。

    “这位是家母的救命恩人,之前有所误会,还请董二少见谅。”沈墨骁接到电话之后立刻从医院赶过来了,半路上就收到了消息,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见顾岸和谭亦都没有受伤,沈墨骁也放心了。

    和江省谁不知道沈夫人在汀溪山庄遇险了,听说送到医院的时候都快不行了,最后是来了一个神医才将沈夫人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这会听到沈墨骁的话,董骏驰也诧异的看了一眼谭亦,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沈家封锁了一切消息,所以外界只知道来医院的那个神医医术精湛,堪比华佗在世。

    不过姓甚名谁,更具体的情况就打听不到了,尤其是一些家里头有病人的,更想要将这位神医请回家,可惜沈家最后放出消息来,神医当天就离开医院了,而且和沈家也没有关系,只是看在沈墨骁朋友的面子才来了医院一趟。

    其他人自然不相信,但是黄家却间接证实了这个消息,原本还想厚着脸皮来医院打探神医消息的人只能偃旗息鼓。

    “沈总裁不用客气,我救了令堂,现在沈总裁帮我化解了一次麻烦,我们算是两清了。”谭亦优雅一笑的开口,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和沈墨骁撇清关系。

    没想到这个医生真这么狂!董骏驰微微一愣,没想到还有人这般不给沈墨骁面子,不过想到之前沈家放出来的关于神医的消息,董骏驰现在是真的相信了,这个雅致尊贵的男人还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

    这才是二哥的臭脾气嘛,看着就跟谪仙一般,其实骨子里可冷漠了,谁的面子都不给,站在一旁的顾岸感觉自己熟悉的二哥终于又回来了。

    可是余光一扫,当看到谭亦依旧握着商奕笑的手时,顾岸又傻眼的愣住了,不对啊,二哥性子这么清冷,怎么偏偏会救这个没什么姿色的服务员?

    想到之前谭亦那不靠谱的理由……顾岸忽然感觉自己得缓缓,难道这真的是二哥的女朋友,和二哥闹矛盾了,所以才跑到会所来打工?

    “沈总裁不是我们董家不给你面子,可这个是我们会所的服务员,之前打伤了文少几人,会我们也要给客人一个交待。”董岚咄咄逼人的开口,摆明了是不相信谭亦之前的借口,估计有脑子的都不会相信这话,不管这个年轻的神医有没有背景,但他能看上一个来会所上班的服务员,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谭亦面对沈墨骁时虽然态度有些冷漠,但还算过得去,此刻看着强势逼人的董岚,谭亦慵懒的表情微微一变,寒气上涌,出口的语调也彻底冰冷下来。

    “董家会所的员工就没有人身自由了吗?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对我女朋友动手!那几个纨绔算什么东西,既然敢动手动脚,揍一顿只是轻的,小岸,让人过去废了他们一只手,让他们知道什么人不能惹!”

    妈呀,二哥这是来真的?顾岸呆傻的看着发飙的谭亦,二话不说的拿起手机就拨通了一个号码,低声将谭亦的命令重复了一遍,好吧,只是废掉一只手,没有废掉命根子,二哥算是手下留情了。

    董骏驰此刻的表情也彻底阴沉下来,之前沈墨骁出面打圆场了,董家自然要给沈家的面子,这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董岚推这个服务员出来顶缸,说是给被打的文少几人一个交待,其实只是为了维护董家的面子而已,否则以后谁都敢来董家的地盘上闹事,董家还有什么脸面在和江省立足。

    当然,如果谭亦真的要维护商奕笑,董骏驰也不打算将话说死,不过既然对方是个神医,董骏驰今天高抬贵手,谭亦也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让一个医术精湛的神医欠下一个人情,就等于多了一条命。

    只可惜董岚的黑脸刚摆出来,董骏驰的白脸还没来得上场,谭亦就直接将董家的面子丢地上使劲踩,他还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竟然还敢再次行凶打人。

    董骏驰气狠了,脸色狰狞的难看,浑身的戾气迸发而出,“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沈总该不是我董骏驰不给你面子,可是我董家的脸面也不是这样给人糟蹋的!”

    沈墨骁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他和顾岸是过命的交情,就算顾岸在和江省将天捅破了,沈墨骁也会二话不说的帮他扛起来。

    可是谭亦刚刚这番话却等于打了董骏驰的脸,沈墨骁还真不方便再打圆场,否则就等于是沈家和董家正面开撕了。

    “董二少,这位先生救了沈姨,今天晚上不管出了什么事,还请董二少见谅,日后我们沈家和黄家必定亲自登门道谢。”黄子佩轻柔的嗓音打破了包厢里火药味十足的气氛,这话给足了董骏驰面子。

    而且话里的深意也很明确,董骏驰今晚上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吃了这个闷亏,沈家和黄家一定会弥补,而且不管如何谭亦救了沈夫人的命,这是事实,如果董骏驰真的要对谭亦下手,沈墨骁肯定不能不管不顾,否则道义上也说不过去。

    这样一来沈墨骁一插手介入,董家就真的和沈家公开为敌了,到时候董骏驰想收手都不行,何不现在顺着黄子佩的话,看在沈夫人的面子上让一让,一来也显得董家大度,是谭亦得理不饶人,二来让沈家和黄家欠了董家一个人情,这才是实打实的好处。

    “董二少放心,文家那边我会亲自处理。”沈墨骁也等于默认了黄子佩的处理意见,董家要这个面子,沈墨骁愿意给。

    至于文家只是个小家族而已,自家纨绔儿子只是被揍了一顿而已,皮肉伤,能换得沈墨骁的出面处理,文家绝对感恩戴德,估计再揍一顿都没问题,只求能攀上沈家。

    商奕笑看着配合默契的沈墨骁和黄子佩,眼神晦暗了几分,或许是长久以来的担心终于被摆上台面了,她做不来世家名媛八面玲珑的交际手段,与其这样和人周旋,她更喜欢直来直往的快意恩仇。

    “看在沈总和黄小姐的面子,今晚上的事我不追究,你们走吧。”董骏驰冷着脸赶人,眼中依旧压着戾气和忿恨,虽然他愿意给沈墨骁面子,但是这口恶气终究咽不下去,早晚董骏驰会报复回来。

    沈墨骁点了点头,原本事情处理好了就该没事了,可是莫名的,他反而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二少爷,出事了。”就在此时,包厢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董骏驰的秘书立刻脸色有些慌乱的快步奔了过来,不过一看场合不对,立刻收敛了不安的表情,凑到董骏驰耳边低声道:“刚刚有四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将休息室里的文少几人废掉了一条胳膊。”

    董骏驰的脸彻底黑了,双手用力的攥紧成了拳头,这才将满腔的怒火压了下来,为了沈墨骁的这个人情,今天这个闷亏他认了!

    “我们走吧。”谭亦拉了一下商奕笑,对着沈墨骁冷淡的颔首,随后直接带着人离开了。

    “等等!”就在谭亦和商奕笑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沈墨骁心里头感觉慌的厉害,像是有什么要从灵魂里被剥离了一般,在他理智没反应过来时,身体却本能的拦住要离开的谭亦和商奕笑。

    谭亦停下脚步,身体微微一侧,他个子原本就高,此时直接将商奕笑挡到了自己身后,慵懒轻笑的开口:“沈总裁,有事?”

    明明只和谭亦见过两面,而且他对人一贯都是这般清冷的态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沈墨骁在面前这张俊雅尊贵的脸上偏偏感觉到了一股子无法形容的恶意。

    回过神来的沈墨骁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拦住两人,此时只能扯了个现成的理由,“我送你们。”

    黄子佩也笑着开口:“是啊,这会已经十点多了,不如我们出去出了个夜宵吧,墨骁哥晚上还没有吃饭。”

    沈墨骁白天在公司里忙,下班后到了医院,沈夫人依旧逼迫沈墨骁和黄子佩尽快结婚,连订婚典礼都可以省下,再加上又有梅老爷子和老夫人在,沈墨骁是一点胃口都没有,晚饭也没有吃,接到顾岸的电话之后,沈墨骁趁机出来透透气,否则再留下医院里,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气又和沈夫人争吵起来。

    知道沈墨骁是借着有事要离开,沈夫人不能将人留下来,却强势的让黄子佩跟着沈墨骁一起走了,美其名曰培养感情,在带黄子佩一起走和留在医院,沈墨骁没有迟疑的选择了前者。

    谭亦刚要拒绝,身侧的商奕笑却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谭亦一眼。

    “那就一起去吧,还没有谢谢沈总裁给我们解围。”谭亦顺势答应下来,只是不明白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她这是被刺激到了,所以来找虐吗?

    顾岸感觉自己越来越不懂二哥了,因为学医,二哥生活及其规律,入夜之后很少吃东西,更别说和不熟悉的陌生人一起吃夜宵。

    半个小时之后,热闹的夜市里飘散着烧烤的炭火味,因为靠近大学城附近,所以即使到了晚上小吃街上依旧是川流不息的人群。

    大夏天的人挤着人,混合着各式小吃的味道夹杂在一起,习惯的人会感觉饥肠辘辘,不习惯的估计看到这人流还有满是油渍的乌黑地面就没有一点食欲了

    “吃烧烤就该来夜市。”顾岸眼睛蹭一下亮了,也懒得去想谭亦身上的异常处,喝啤酒撸串绝对是夏天的一大享受。

    商奕笑瞄了一眼黄子佩,毫不意外的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抵触,不过瞬间的功夫,她的表情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完全没有那种世家子弟对平民夜市的鄙视和不屑。

    沈墨骁其实也不习惯来这种地方吃东西,一来食物的确不够干净,环境也是脏乱差,二来人太多,人挨着人,前胸贴后背的拥挤,沈墨骁即使再平易近人,他也是豪门子弟。

    远远的看到这格格不入的一群人,小吃街上的人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位置,男的气质不凡,女的优雅端庄,估计是来小吃街体验平民生活的贵少名媛。

    挑了一家有店面的烧烤店,大多数人图凉快都在外面吃,店里面的客人并不多,而且是卡座,倒也算是有独立的空间。

    顾岸绝对门儿清,刚一坐下,刷刷刷的就点了不少,“先上两个烤羊腿,再弄点肉串,素菜什么都搭配着送些上来,别太辣,再送点罐装的冰啤酒……”

    孜然和各种烤料被炭火一熏烧之后,浓烈的香味扑鼻,谭亦根本就没吃,就这么坐着,看起来怡然自得,半点不显得突兀。

    沈墨骁纯粹是为了招待顾岸,所以他和黄子佩就稍微吃了一点,吃惯了家里厨师做的清淡口味,烧烤的味道太重,闻着还行,真吃起来也就那样。

    倒是顾岸和商奕笑两人就跟饿死鬼投胎一般,顾岸那纯粹是口腹之欲,商奕笑低着头猛吃着,倒像是泄愤一般,让坐在一旁的谭亦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她这模样分明是自虐,看沈墨骁和黄子佩很般配,喜好什么的都差不多,所以故意来这种地方吃东西,好让自己看清楚她和沈墨骁之间的差距,怎么就有这么爱钻牛角尖的笨蛋,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难道还能有喜爱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吗?

    一个小时之后,一行人终于结束了这么无比怪异的夜宵,沈墨骁和黄子佩上车离开了,顾岸都不需要谭亦开口,看了一眼行为很怪异的二哥,顾岸率先就溜了。

    “我先回去了。”商奕笑闷声说了一句就向前走了去,潜伏任务失败不说,还傻了吧唧的来夜市吃东西泄愤,自己果真是脑子被门给夹了,越活越回去了!

    凌晨十二点,商奕笑回到暂住的公寓,倒在了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因为晚上去了董家的会所,所以商奕笑并没有将自己常用的手机带在身上。

    上面没有未接电话,只有沈墨骁发过来的两条信息,一条是中午发过来的,一条是下午六点发的,都是询问商奕笑吃饭了没有。

    想到今天晚上见到的一幕,商奕笑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了,

    隔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沈墨骁的信息传过来了,商奕笑知道他这会应该还在开车送黄子佩回去,夜市距离黄家别墅至少有四十多分钟的车程。

    看着沈墨骁的信息,商奕笑自嘲的笑了笑,啪一声将手机丢到了旁边,这算是善意的谎言吗?

    其实商奕笑知道沈墨骁和黄子佩之间不会有什么,两家是世交,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如果他们真有什么,那早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可是自己孑然一生,她能不管不顾,但是沈墨骁能吗?他有父母,有敬爱的外公外婆,当所有人都站在黄子佩那边,认为他们更相配,沈墨骁夹在中间能怎么办?而自己又能这样坚持多久?

    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商奕笑回过来的信息,沈墨骁眉头微微一皱,可是看到还坐在后座上的黄子佩,沈墨骁放弃了给商奕笑打电话的念头,等将子佩送回去之后再说。

    黄子佩神色不变,只是放下膝盖上的手微微收紧了几分,沉默在汽车内蔓延开来,二十分钟之后,汽车抵挡了黄家别墅。

    “路上小……”余下的话还没有说完,汽车已经迫不及待的离开了,黄子佩眼神阴沉了几分,看来自己之前的判断有误,即使有沈姨施压,墨骁哥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屈服。

    黄子佩冷眼看着暗黑的夜空,时间一长,若是商奕笑有了孩子,沈姨或许就会让步了,沈伯父一直都是中立的态度,至于梅老爷子和老夫人,黄子佩更明白如果不是沈夫人性情偏激,一次次以死相逼,梅老爷子和老夫人说不定也是站在墨骁哥这边。

    “子佩,回来了?是墨骁送你回家的,怎么不让人进来喝杯茶。”别墅的门打开了,黄母无比惋惜的开口,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矜持了,现在的男人哪个不是喜欢那些主动的狐狸精,太矜持了反而勾不住男人的心。

    “妈,今天太晚了。”黄子佩收敛了脸上阴郁的表情,温柔一笑的挽着黄母的胳膊,“墨骁哥白天要处理工作的事,还要查沈姨遇险的事,又要去医院,这个时间段也该回去休息了。”

    “你还没有嫁出去,就知道护着人家了。”黄母嗔怒的调侃了一句,拍了拍黄子佩的胳膊,“你别怪妈给你出馊主意,男人都是一个模样,你要是和墨骁有了夫妻之实,一切就都解决了。”

    “行了,你给孩子乱出什么主意。”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黄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没脑子的妻子,自己的女儿这般金贵,哪里需要这样下贱的自荐枕席。

    “我又没说错。”黄母小声的反驳着,不过对上黄父警告的目光,立刻噤若寒蝉的住嘴了,只是看得出她依旧没死心,想要通过肉体关系,让生米煮成熟饭。

    “爸妈,这么晚了,你们快上楼去睡吧。”黄子佩催促了父母一句,天天去医院照顾沈夫人,黄子佩也累得够呛,尤其是一直得不到沈墨骁的人认同,这让黄子佩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走。

    !分隔线!

    接触徐红的潜伏任务暂时算是失败了,商奕笑此刻正盘膝坐在沙发上,凝着眉头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去问沈夫人?

    就沈夫人那脾气,别说审问了,商奕笑估计自己稍微刺探一下,做贼心虚的沈夫人都将自己给活吞了,“原本关系就够恶劣了,难道要火上浇油,直接撕破脸成为死敌?”

    暴躁之下,商奕笑抓了抓头,只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叮铃铃的音乐声响起,商奕笑这边刚接起电话,另一头就传来邋遢大叔的声音,“笑笑,皇爵会所被上面查封了。”

    “什么?”商奕笑蹭一下站起身来,声音提高了几倍,“怎么会被查封?谁下的命令,那徐红呢?”

    前天晚上自己才混进去的,中间就隔了一天的时间,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直接查封董家的会所,而且事先商奕笑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消息全部封锁了,据说是上面某个特殊部门的人查封的,甚至绕开了和江省。”邋遢大叔也是无比的震惊,董家的关系网可不小,之前半点风声都没有冒出来,这说明董家得罪了哪一路神仙了,“会所的所有人都被带走了,外界的人没办法接触,也不清楚上面要查什么,董家这下子都乱了,人人自危。”

    如果只查封了一家会所,对董家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可关键是查封这件事代表的深远意义,是不是哪路神仙要清算董家,甚至能绕开地方上直接动手,动作那叫一个雷厉风行,这才是董家人心惶惶的根本原因。

    难道是“张洋”,商奕笑挂断电话之后忍不住的思索起来,这一位虽然一直没有表明身份,也没有透露他来和江省到底要查什么,但是商奕笑知道对方级别绝对不低,那么他要调查的事情肯定也非同小可,说不定就是董家犯事了。

    想到这里,商奕笑也顾不得其它了,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谭亦的电话,甚至完全没有考虑他会不会因为任务的机密性而对自己保密。

    半个小时之后。

    站在楼下焦急等待的商奕笑看到熟悉的越野车立刻快步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脸上露出一贯的谄媚笑容,“长官,大家虽然不是同一个单位,但至少都是同一个系统里的,情报资源共享,你就透露一点,一点点就好。”

    “我听说你最近面临失恋,没有想到还这么有工作激情?”谭奕笑着开口,完全不在乎商奕笑一瞬间黑下来的表情,这绝对是典型的往伤口上撒盐。

    就知道这个男人没这么好心!商奕笑心里头骂天,面子上却显得无比谄媚,将胸口拍的咚咚响,“一颗红心像太阳,个人感情怎么可能凌驾于国家事务之上!请长官放心,公事和私事孰轻孰重我还是知道的!”

    轻飘飘的目光看了一眼商奕笑,看着她挺直了腰板,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谭亦毫不留情的补了一刀:“国家现在要求你和沈墨骁分手?”

    我靠!管天管地还能管得到人谈恋爱?国家这也太闲了!

    一下子如同被戳破的气球,商奕笑顿时蔫了,可怜巴巴的瞅着油盐不进的谭亦,“您老就高贵抬手,放过我这个小人物呗。”

    当汽车停到距离沈氏集团不远的国际商厦时,商奕笑已经严重怀疑面前这个男人的险恶用心,他这是想要干什么?

    “陪我选个礼物,然后送你去见徐红。”谭亦这话一出口,商奕笑立刻什么意见都没有了,看来自己猜的果真不错,董家的会所就是这位给查封的,这行事果真够彪悍!

    透过玻璃橱窗,看到楼下的熟悉身影时,黄子佩不由错愕一愣,随后快走了两步,拉住沈墨骁的胳膊,眼神示意道:“墨骁哥,那是商小姐?”

    沈墨骁一怔,顺着黄子佩的方向看了过去,虽然隔的有点远,但沈墨骁不可能认错人,更何况“张洋”这个人曾经给沈墨骁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甚至一度被江海峰认为是笑笑的男朋友。

    而此刻,看着这两人向着不远处的大厦走了过去,沈墨骁眼神暗沉了几分,不过因为董骏驰已经走过来了,沈墨骁立刻收回了目光。

    相对比之前的意气风发,短短两天不到的时间,董骏驰看起来就像是老了十岁一般,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整个人暴躁的厉害,浑身的戾气都遮掩不住。

    “沈总裁,黄小姐。”看着面前的两人,董骏驰目光里带着审视和戒备之色,董家和赵家也算是合作关系,虽然是和赵家的二房,但是赵老爷子还活着,赵咨勋不可能不顾赵家二房就对董家出手。

    那么在和江省还有这个本事的就是沈墨骁了,可是沈家的影响力毕竟是在商界,董骏驰不认为沈墨骁能避开赵家查封自己的会所,所以这整件事都透露着一股子诡异。

    “沈总裁,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一次想要摆脱沈总帮我查一下我们董家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董骏驰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之前顾岸和谭亦在会所里闹事,沈墨骁来救场,也算是欠了董家一个人情,董骏驰原本还想着日后好好利用这个人情,谁知道现世报来的太快,他拜托沈墨骁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一下这事里有没有沈家的手笔。

    “这件事我只能尽力而为。”沈墨骁答应下来,他也奇怪是谁突然对董家动手,可惜事发突然,而且消息封锁的太严密,沈墨骁这边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相信赵家同样如此,否则董骏驰就不会来这里让自己还这个人情了。

    黄子佩给董骏驰倒了一杯茶,随后开口:“董二少,我们黄家也会拜托帝京的关系去查一下,不过董二少你也知道,如果赵家查不出来,我们黄家和沈家只怕也很难查到。”

    “多谢两位帮忙。”董骏驰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这事太突然,也太诡异,就像是自己头顶上已经悬了一把铡刀,根本不知道这刀什么时候落下来,这感觉太憋屈太难受也太恐惧了。

    商场很大,可是谭亦去的却是商场顶楼最偏僻的一个柜台,看起来不过十来个平米,和奢华的商场风格完全不搭调的是,这个小店看起来像是七八十年代的店铺,老式的木制柜台,七八十年代的老唱片,还有坐在摇椅上胡子花白的老头。

    商奕笑扭头看向身侧的谭亦,“我们来这里买什么?”

    自己也在和江省待了不短的时间,怎么就不知道国际大厦顶楼竟然还有这么诡异的店铺。

    谭奕没有回答商奕笑的问题,而是直接向着老头开口道:“听说最近收到了一支野山参还有一块不错的和田籽料。”

    “不二价。”老头懒洋洋的掀开眼皮子看了一眼谭亦和商奕笑,丢出三个字,又闭着眼听着老歌,一副无比享受的姿态。

    “都要了。”谭亦将银行卡放到了柜台上,看得出的确是财大气粗,买东西都不需要问价。

    老头这才慢悠悠的从摇椅上起身,去了店铺的后面,似乎在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老头将两个木盒放到了柜台上,然后拿起了银行卡,“三百万。”

    果真是有钱人!商奕笑不差钱,可是一出手买个东西就几百万,商奕笑感觉自己果真还是贫下中农,骨子里保持着勤俭节约的好习惯。

    “墨骁哥,我听说这里有一支人参……商小姐?”黄子佩脚步一顿,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商奕笑和谭亦。

    之前虽然她是看到两人进了大厦,但黄子佩只以为这两人是来这里买东西的,她真的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会到顶楼这家奇怪的店铺,这还是黄子佩听黄父的一个老朋友说的,否则黄子佩都不知道不接待客人的顶楼还藏着一个店铺。

    无巧不成书!商奕笑尴尬的看了一眼沈墨骁,这种前男女朋友分手后再见面的画面感真的太诡异了。

    “你怎么来这里了?”沈墨骁反应过来,对着商奕笑温和一笑,随后站在她身边对着谭亦伸出手,“张先生,你好。”

    “买点东西。”对于沈墨骁宣誓主权的动作谭亦并不在意,说了一句之后就自顾自的打开了柜台上的两个木盒,长方形的木盒里装的正是他需要的野山参,另一个巴掌大的方形木盒里装的则是和田玉籽料。

    黄子佩也没有想到面容极其普通的谭亦竟然如此财大气粗,这两样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关键是有市无价,只能靠缘分才能买到。

    “墨骁哥,这就是我吃饭的时候和你说起的人参,没有想到我们来迟了一步。”黄子佩无比惋惜的开口,并没有提出让谭亦将人参让给自己的话,毕竟能买得起的人都不差钱。

    还一起吃饭了?商奕笑心里头酸酸的,瞄了沈墨骁一眼,又低头保持沉默,这一次人参拿不回去,估计沈夫人仇视自己的理由又多了一条了。

    若是其他东西沈墨骁自然不会强人所难,可是关系到沈夫人身体的痊愈,沈墨骁不得不开口:“张先生,不知道能不能割爱?”

    沈夫人这一次遭了大罪,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绝对是元气大伤,正需要品相上好的人参温补身体,可是好的人参并不多,尤其是这种年份足的野山参,那更是可遇不可求。

    “抱歉沈总裁,我也需要这个人参。”谭亦半点不迟疑的拒绝了,将木盒的盖子合了起来,接过老头递回来的银行卡,看了一眼商奕笑,“你和我回去还是?”

    商奕笑的确想留下来,但是一看到黄子佩就膈应,于是商奕笑睁大眼瞅着沈墨骁,挑了挑眉梢,有些话不需要明说,如果是三人行,商奕笑自然要和谭亦一起走。

    “墨骁哥,那我先回去了。”不等沈墨骁说什么,黄子佩率先开口告辞,对着商奕笑点了头,随后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黄子佩走了,谭亦也走了,商奕笑垮着脸,瞅着沈墨骁,“还一起吃饭?怎么不等到晚上来一个烛光晚餐呢,那不更浪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官路风月〕〔快穿攻略:男神,〕〔至尊剑皇〕〔绝世符神〕〔妙手透视小神医〕〔超级怪兽工厂〕〔无限多元宇宙〕〔直播国民男神:染〕〔兽世逮捕令:小萌〕〔超维机战〕〔女公关的奇闻怪录〕〔冒牌嫡小姐〕〔电影剧情穿梭戒指〕〔末世神魔录〕〔嫁个夫君是神龙〕〔甜蜜婚令:首长的〕〔黑龙法典〕〔天上掉下个空间塔〕〔七零奋斗小女人〕〔绝地求生之王者巅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网游大魔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