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92章 不是亲生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爹妈都不疼的孩子,就别指望爷爷奶奶还有大伯大伯母会心疼了,尤其是吴家的根早就烂了,全家上下就没一个好人,在村子里的名声也差。

    但是这就是个小山村,世世代代的人都住在这里,不是和这家亲戚,就是和那家亲戚,吴旭的事大家也都是有心无力。

    “小旭当年可以上县一中的,可惜他家里这个情况,谁也不愿意出学费,而且还指着小旭干农活。”李校长声音早已经哽咽了,当年那个孩子的处境有多艰难,她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吴旭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县一中,吴家人不愿意出钱,李校长打算负担吴旭的学费,那时候她已经再次结婚了,还没有孩子,经济上也算是宽裕。

    李校长之所以来支教,也是因为第一段持续了十年的婚姻非常不顺,第二段婚姻的丈夫是军人,常年驻扎在部队,聚少离多,李校长早就吴旭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原本都说好了,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我来出,后来他家里又变卦了,他爷爷奶奶寻死觅活的让小旭去矿山打工,你说他一个半大的孩子,身体都没长好,初中毕业了看起来就跟小学生一样,他怎么能去开矿,更何况小旭的成绩是真的好。”

    李校长一抹眼泪,这个面容慈爱的女人第一次眼中也充满了对吴家人的痛恨,“吴家人就跟吃了称砣铁了心一般,谁去做思想工作都做不同,小旭也懂事,不想让我为难就将通知书给撕了。”

    不过李校长后来还是想了个捷径,吴旭虽然没有上高中去打工了,但是去的却是私立的高中,在里面当个勤杂工,因为包吃包住,每个月的工资也都上缴给吴家,吴家人这才消停下来,没有继续闹腾,也没有让吴旭去矿山。

    “小旭的运气是真的不好,高中他自学了三年,模拟成绩很好,不说全市第一,考一个985院校绝对没有问题。”当初李校长还拜托了私立高中的老师,周六周日吴旭不需要工作的时候,让老师给他补补课,学费她来出。

    那个年代的人都非常淳朴,老师也看出了吴旭的聪明,只可惜生在那样的家庭里,所以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给吴旭补课。

    “小旭去参加高考的时候让摩托车给撞到了,大腿骨断了,后来小旭也就死心了。”李校长以前从来不是怨天尤人的性格,她第一段婚姻不顺,识人不清,她依旧积极向上,甚至来了希望小学支教。

    可是吴旭真的是太苦了,一个孩子遭受了那么多的磨难,最终却成了一个疯子,也难怪李校长会说疯了也好,疯了就什么都忘记了,曾经的苦难曾经的梦想,什么都忘记了,如同新生儿一般。

    听到这里,商奕笑和谭亦对望一眼,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如果说吴旭的父母自小虐待他就有点不符合常理了。

    等他父母车祸死亡之后,爷爷奶奶和大伯大伯母不待见吴旭也很正常,但是他们却那么竭力的反对吴旭上高中,就显得有点刻意了。

    毕竟李校长是真的很用心的在帮吴旭,而且学费生活费都不需要吴家人拿,吴家人为什么这么坚决的反对,吴旭真的去了矿场,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又能赚几个钱。

    “如果吴家人不那么短视,吴旭如果考上了大学,日后有了份好工作,吴家的条件说不定就更好了。”商奕笑佯装感慨了一句。

    那个年代再穷也知道大学生的金贵,就当是长远投资,也会让吴旭去上大学,日后吴家人才能更好的剥削他。

    李校长认同的点了点头,“是啊,当年我劝过,村长还有邻居亲戚都这样劝过,可惜他们就是说不通,冥顽不灵!说小旭要是读高中上大学了,以后天高皇帝远,早就将他们给忘了,还不如现在能赚几个钱是几个钱。”

    这话乍一听还挺有道理的,毕竟吴旭真飞黄腾达了,他留在大城市不回来,吴家人的确一点好处都捞不到了。

    可是李校长当年甚至出了下下策,让吴旭签了一份合约,如果将来大学毕业之后,不管找了什么工作,他工资的三分之一都交给吴家。

    这样一来也就等于免除了吴家人的后顾之忧,李校长当初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出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虽然对吴旭很不利,可至少能让他去读高中,日后能上大学,李校长相信以吴旭的智商,等他真正长大了,他一定有办法解决。

    “可就是这样吴家人还是死活不同意,非得让小旭去矿场。”李校长看着门外,或许冥冥之中自有报应。

    吴家人当初这样逼迫虐待吴旭,最开始几年的时候,据说吴旭大伯在县城里做生意还赚了几个钱,吴家人都得瑟起来了,一副有钱人的模样自居。

    可惜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吴家又败落了,现在一家五六口人窝在家里坐吃山空,日子过的苦巴巴的,要不是靠村里救济,估计家里头都能饿死人。

    就在此时,院门外忽然传来急切的拍门声,伴随而来的是妇女扯着嗓子的喊声:“李校长,李校长,这是我们吴旭的朋友,是来找我们家的,你把贵客留在你这里想要干什么啊?”

    商奕笑眼中有着冷意一闪而过,听这声音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还贵客?

    “这是小旭的大伯母蒋英。”李校长站起身来,虽然她并不清楚面前这一男一女是什么人,但是看起来绝对不会是小旭的朋友。

    小旭这些年偶尔也打电话给自己,从没有提过有朋友,而且李校长也知道以吴旭的性格他不可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尤其是注意到谭亦那周身的气度,这样的人怎么会和内向的小旭成为朋友。

    嘎吱一声院子门被推开了,吴旭奶奶和大伯母急匆的冲了进来,一看到走客厅里走出来的商奕笑和谭亦,两人眼中有着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村子就这么大,屁大一点事一下子就传遍了,尤其是知道这两人是吴旭的朋友,而且还开车价值不菲的越野车,听到这个消息的吴旭奶奶和大伯母匆忙直奔李校长这边来了,唯恐好处被她给抢走了。

    “你们是小旭的朋友吧,一看就是一表人才。”大伯母笑着走上前来,想要亲热的拉住商奕笑的手,却被她一个侧步避开了。

    大伯母也不在意,“小旭这个孩子也是个命苦的,不过他在外面工作这么些年了,估计也有不少存款吧?你们是不是将小旭的遗产送回来的?”

    “那个死孩子,从不知道孝顺长辈,现在出事了,最后还不是要靠家里头,外人能靠得住吗?”吴旭奶奶故意的看了一眼李校长,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年吴旭那个死孩子估计没少给这女人好处,偏偏将自己这个亲奶奶给忘到脑后了,活该变成了疯子。

    商奕笑看了一眼不请自来的两人,随后转身看向一旁的李校长,“以前听吴旭说过李校长对他很照顾,我们决定私人捐助二十万给学校。”

    刚刚过来的时候,商奕笑大致看了一眼村里的希望小学,学校的桌椅和其他设施都已经破旧了,商奕笑决定将钱直接交给李校长,不从上面走程序,否则到时候到学校的资金估计连一半都没有。

    “二十万?”大伯母和吴旭奶奶像是大白鹅一半,扯着脖子叫了起来,眼中满是贪婪之色,这可是二十万那,他们家一年收入都没有两万块,吃饱穿暖都快成问题了。

    村里每年倒是会救助一下,可惜只有年底的时候给两三千块钱,吴旭奶奶倒是想多要一点,可是也担心惹得村里其他五保户愤怒抵触自己家,也担心闹大了,最后连两三千块的救助款都没有了。

    “这位小姐,你看你们都是小旭的朋友,要不来家里头坐坐,这都快晚上了,正好在我们家吃个便饭。”大伯母笑的嘴巴都快要裂开了,恨不能将商奕笑这个财神爷带回家供起来,一开口就是二十万那,这么多钱。

    这要是和对方打好关系了,每年给个二十万,他们家就发达了,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看看村里那些人谁还敢瞧不起她!

    而且她小儿子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呢,现在那些小姑娘就会死要钱,结个婚非得去镇上买房子,还要万儿八千的彩礼钱,都是些见钱眼开的货色,等他们家有钱了,到时候她们还不都乖乖送上门等她小儿子挑。

    “李校长,我们会在村里留上一两天,到时候我再来找你。”商奕笑和李校长说了一声,她也想要去吴旭家的房子看看,希望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李校长将两人送到了院门口,看着不停巴结的大伯母和吴旭奶奶,李校长冷淡的收回目光,她虽然不清楚这两人调查吴旭是为了什么,但是他们绝对不是善茬,吴家人想要钱,最终肯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吴家人不少,吴旭爷爷和奶奶住在老房子里,紧邻的房子是吴旭大伯家的,大儿子已经结婚了,一家三口住在这里。

    大伯和大伯母外加小儿子则住到了吴旭家的房子,虽然吴旭还活着,当初大儿子一结婚,吴旭家的房子就被堂而皇之的霸占了,甚至没有人知会吴旭一声。

    三套房子呈品字形,院子都很大,村子里其他人家不是开了个小超市,就是弄了个土特产的小店,家里有钱的则将老旧的瓦房重新装修一下当旅馆,有些则是弄了个农家乐的饭店,反正是一次性投资,只有有游客来山里玩,他们多少都能赚些。

    唯独吴家占地不小,但是家里依旧一贫如洗,甚至随着物价的提高,吴家人生活一年不如一年,房子也没有人收拾打扫,到处都是堆积的杂物,一眼看去都是乱糟糟的。

    “商小姐,你看我们家就是村里的贫困户,小旭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好,看病就要花不少钱,小旭爸妈去世的早,这些钱都是我们一家人出的,可是你看我和他大伯也没个工作,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上有老下有小,我们这日子过的苦。”

    大伯母一番哭穷之后,抹了一眼眼睛,却发现坐在院子里的商奕笑和谭亦却是无动于衷的模样,这让大伯母不由的恼火起来。

    奶奶瞪了一眼喋喋不休的大伯母,看着商奕笑直截了当的开口:“姑娘啊,你看我们家这么困难,你们是小旭的朋友,要救助也该先救助我们,村里那些人现在都富裕了,不需要你们救助,这二十万你们就帮帮我们家。”

    “抱歉,我们只打算捐助学校,而且吴旭也说了李校长对他帮忙良多。”商奕笑同样没有丝毫婉转的拒绝了,态度坚决,摆明了不会给钱。

    大伯母和吴旭奶奶表情一沉,不满的看着商奕笑,吴旭奶奶更是扁着嘴嚷了起来,“你这姑娘怎么回事啊,你有没有良心呢,没看到我们家这么困难吗?”

    “妈,我看他们也不会这么好心,这钱该不会是小旭的钱吧,小旭现在送去精神病院了,他的财产说不定就被人霸占了。”大伯母一扫刚刚热情巴结的姿态,垮着脸怀疑的盯着商奕笑,似乎认定了她霸占了吴旭的钱。

    “好啊,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大方呢,一开口就要捐二十万,我看你们分明就是抢了我们吴家的钱,估计良心不安了,所以才拿出二十万,图个心里安稳。”

    吴奶奶嗓门大,这会往地上一坐,扯着嗓子就哭嚎起来,“没天良了,日子没发过了,青天白日的抢钱了,还有没有王法啊!”

    村子原本就不大,这边吴旭奶奶一哭一闹,左右隔壁也都听见了,村里人呼啦一下都挤进了院子看热闹。

    “吴奶奶,怎么回事啊?什么二十万?”

    “是啊,是不是吴旭这些年赚到的钱那?给你们送回来了?”

    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多,有些人纯粹是好奇吴奶奶一口一个二十万,即使他们现在条件好了,但是二十万也不是小数目,在镇子上都能买半套房子了。

    看到村里人来了,吴奶奶更是来劲了,指着商奕笑就叫骂起来,“就是这两个杀千刀的,贪了吴旭这些年打工赚来的钱,现在竟然舍不得吐出来。”

    “是啊,他三婶,你也知道小旭什么性格,他在外面打工十多年了,而且可是在大都市,听说一个月工资都上万,那一年就十几万了,小旭也不花钱,又没有谈女朋友,打工这么多年,上百万估计都存上了。”

    大伯母拉着一个妇女就算起账来,不时瞄了一眼商奕笑和谭亦,“他们开的那车说不定就是小旭买的,否则无缘无故的怎么舍得拿二十万出来给李校长,分明是自己贪了大头,拿点小头出来给李校长,让她帮忙遮掩。”

    虽然吴旭这些年很少会村子里,但是大家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吴旭虽然和吴家人关系淡漠,但是对李校长那是真的孝顺,吴旭有多少钱,吴家人不知道,但是李校长肯定是知道的。

    “谁敢霸占我们吴家人的钱,我让他没法活着走出我们村子!”一道愤怒的喊声响了起来,却见去棋牌室打麻将的吴大伯拿着扁担冲进了院子,然后直奔商奕笑而去。

    从头至尾都是商奕笑在说,谭亦一直保持着沉默,此刻看着来势汹汹的吴大伯,谭亦眼神充满了嘲讽,直接一脚将凶神恶煞的吴大伯给踹翻在地。

    “你……我?”吴大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扁担也掉了,原本还想逞凶,可是对上谭亦似笑非笑的冰冷凤眸,原本的嚣张气焰刷一下消失殆尽,身体还往后缩了缩,明显是欺软怕硬。

    “打人了啊,外头人来我们村打人了!”大伯母根本不管吴大伯是不是受伤了,此时看到谭亦动手,大伯母眼睛一亮,就怕他们不动手,一动手这个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还有精神损失费都跑不了了,他们这么有钱,至少要赔偿十万,不对,二十万!

    吴奶奶也反应过来,一把抱着摔在地上的吴大伯又是哭又是喊的,“出人命了,打人了,救命啊,打死人了!”

    商奕笑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谭亦,让他脚快,现在惹麻烦了吧,就吴家人这尿性,这事绝对不能善了。

    “你再嚎一句,一分钱都没有。”谭亦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吴奶奶和吴大伯,“信不信我用这钱去县里找几个人,让你们吴家一辈子不得安宁。”

    吴奶奶和大伯母的喊叫声嘎吱一下就停住了,四周议论纷纷的村民也傻眼一愣,谁也没有想到谭亦竟然会这样狠毒,正常人家过日子,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那些混混,绝对能闹的你家宅不宁。

    “你们想怎么样?”大伯母愤怒不甘的看着谭亦和商奕笑,原本以为能讹诈到对方,谁知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自己还没有算计对方,就被他吓住了。

    十分钟之后,看热闹的村民都被赶出去了,吴家几人也不敢闹腾了,噤若寒蝉的看着谭亦和商奕笑,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两人到底要干什么。

    “吴旭涉嫌蓄意谋杀,而且谋杀的对象还是和江省的大人物,这个案子上面交代下来了,必须查清楚,你们都是吴旭的家人,现在吴旭疯了,按照法律法规,吴旭不会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谭亦一字一字平静的开口,看着吴家人表情急剧变化着,继续道:“被吴旭刺伤的沈家人不差钱,他们不能报复吴旭,但是你们……”

    余下的话不需要明说了,报复不了吴旭那肯定就报复他的家里人,毕竟吴旭已经疯了,对一个疯子怎么虐待他都没有感觉了,可是吴旭的家人就不同了,招惹到了这样的大人物,一不小心就会家破人亡。

    “那个该死的小畜生,怎么不直接死在外面!”吴大伯愤恨的诅咒,他毕竟也在县城里待过,和那些三教九流的混混也打过麻将,吴旭要真是干了这样的事,他们一家子都完蛋了。

    上面那些有钱有势的大人物,只要发个话,有的是人将他们吴家人给弄死来巴结对方。

    “这个天杀的小畜生,我就说他是扫把星,他生来就是克我们吴家的。”吴奶奶也被吓到了,这一次是真的大哭起来,纯粹是被吓的。

    之前吴大伯赌钱欠了一万块的高利贷,没有钱还的时候,债主就带了一批小混混来了吴家,把家里给砸了个稀巴烂不说,吴奶奶都被吓的尿裤子了。

    到现在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吴奶奶依旧记得那些人凶神恶煞的狠辣模样,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

    “你们不能怪我们,吴旭他根本不是我们吴家的人!”看到形势不对,大伯母一急之下开口了。

    “对,吴旭不是我们吴家的种,他不过是抱来的孤儿,和我们吴家没关系!”吴奶奶也终于想起了这一茬,连忙嚷了起来,“要不是怕他爹妈死后没有人烧纸,我们早就将这个扫把星赶出家门了。”

    农村依旧封建落后,家里人死了,每年必须有晚辈烧纸钱,否则在阴曹地府也是要过苦日子的。

    吴旭果真不是吴家的人,难道当初他父母那样虐待他,想到这里,商奕笑眯了眯眼,“你们把知道的都说清楚,如果真和你们没关系,这事肯定报复不到你们吴家头上,如果你们只是在胡扯……”

    商奕笑故意拉了一下t恤,然后让惊恐万分的吴家三人看到了她别在腰后的手枪。

    如果说刚刚只是被谭亦的话给吓到了,现在看到商奕笑身上的武器后,吴家三人脸色都已经吓得苍白了,更加相信吴旭是真的在外面惹了事,而且还是惹了大事。

    “老二夫妻根本不能生了,吴旭是他们从外面抱养回来的,他们一直想生自己的孩子,后来用打工的钱打算去做试管婴儿,谁知道命不好,刚从医院检查回来,在县城的时候就出了车祸,肇事司机还逃走了,也没有赔偿金。”

    吴大伯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老二两口子死了,他们的打工存下来的几十万就成了他的钱了,所以吴家这才有了两三年的好日子,可惜这些钱很快就会挥霍一空,吴家又回到原来的贫穷状态。

    “吴旭还有东西在吗?”商奕笑感觉这其中疑点很多,普通夫妻如果打算做试管婴儿,那肯定早就做了,不会在抱养一个孩子,过了七八年再做。

    而且普通人打工能存几十万吗?想到李校长对吴家人的描述,吴旭的父亲只是有点小聪明,可是骨子里同样是好吃懒做,想要不劳而获,这样的人不可能踏踏实实的打工,即使打工也存不了这么多。

    “行了,你们说的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也会调查清楚,真和你们无关的话,你们就算是走运了,否则的话,你们就等着大人物的报复吧。”商奕笑站起身来和谭亦一起离开了吴家。

    村子里的客栈条件很一般,好在干净,从隔壁的小超市买了些葡萄之后,商奕笑坐在椅子上吃着葡萄,看向正在翻看资料的谭亦,“吴旭的身世很有问题,而且我看他父母车祸死亡也有些诡异,只可惜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档案了。”

    “档案没有了,不过负责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应该还记得,如果这一次交通事故有猫腻的话。”谭亦头也不抬的开口,等查清楚了吴旭的问题,或许就能弄清楚他背后的人。

    商奕笑认同的点了点头,如果只是普通的案子,过去二十多年了,交警肯定已经忘记了,但是如果这一起交通事故是人为的,又被人强行抹去了所有的痕迹。

    那负责的交警肯定记忆深刻,他参与了就更好,如果没有参与,他肯定也记得当初的那些疑点。

    不过为了确定吴旭的身份,谭亦还是让人去精神病院取了吴旭的血液,同时让手下再来村子这边,娶了吴家人的血液做个dna比对。

    虽然还没有查清楚吴旭的事,不过也算是取得了关键性的突破,商奕笑此时躺在床上,手机上已经完全看不到自己的负面报道了,不知道黄子佩看到这个会不会气的吐血。

    远在和江省。

    黄家别墅。

    “什么?所有的报道都被上面撤下去了?”书房里,黄子佩震惊的看着黄父,即使墨骁哥出手,也不可能这么快将消息压下去,这其中毕竟还有赵家的手笔,“爸,沈家的势力有这么大吗?”

    “我们都小看了沈墨骁。”黄父感慨了一句,赵家和黄家的出手都是在暗中,但是沈家在商界的几个仇敌,还有董家都是明着出手的,多方势力一起努力才将商奕笑的负面消息闹的这么大。

    但是黄父没有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所有的消息都被撤下去了,据说还是从帝京高层下达的命令,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黄父看向震惊的黄子佩,不由笑了起来,“沈家越强对我们也越是有利,你日后终究会嫁到沈家去,而且赵家见识到了沈家的强大,就会对沈家更为提防,这种情况下沈家和黄家联姻是最好的选择。”

    赵家和沈家一直处于敌对的状态,虽然两家一个在商界,一个在部队,但是赵家二房却是从商的,而且自古以来军商政都是不分家的,赵家也想要利用二房来掌控商界,那么扳倒沈家这个拦路虎是必须的。

    “子佩,你接下来的所有动作都暂停下来。”黄父表情严肃了几分,看着不明白的黄子佩解释道:“这一次沈墨骁的力度很大,除了将负面消息撤下来之外,之前那些造谣生事的水军都被各种理由给带走审问了。”

    董岚养的这些水军就是她的先锋军,看哪个明星艺人不顺眼了,董岚就可以从舆论上制造事端将对方的名声搞臭,如今这些人都被抓走了,董家可是丢了大脸了。

    “墨骁这是要和董家撕破脸吗?”黄子佩眼神阴沉了几分,沈墨骁对商奕笑的重视让她再一次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明明之前一切都好像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是瞬间一切又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必要时候直接将人弄死了。”黄父低沉的声音里充满了狠毒的杀机,原本以为一个商奕笑,无权无势的,要将她弄垮很容易,可是如今看来,商奕笑不能再活着了。

    “爸,商奕笑的事交给我来处理,权当给我练手。”黄子佩并不打算直接弄死商奕笑,她总感觉这件事里有点的诡异,如果墨骁哥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他中午的时候为什么要请求自己的帮忙?

    同一时间,看到网络上再也找不到商奕笑的负面新闻,沈墨骁蹙着眉头将手机丢在办公桌上,小岸说了还有一股神秘力量在帮忙压下这些报道,当时沈墨骁也没有多在意。

    下午在医院因为怀疑黄子佩也搀和进去了,沈墨骁和沈夫人之间再次闹翻了,沈夫人打了电话给沈父,不准他利用沈家的力量给商奕笑压下这些报道。

    无奈之下,沈墨骁只好用自己手中仅有的力量再加上顾岸这边的人脉关系,沈墨骁打算先将事态控制住,可是谁曾想到了晚上,所有的报道突然间就被撤下去了,而且那些造谣生事的水军都被抓了,这其中就包括董岚的心腹王大志。

    “墨骁,你来医院一趟。”就在沈墨骁疑惑不解的时候,沈父打了电话过来,让沈墨骁去一趟医院。

    虽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但是一想到沈夫人那脾气,沈墨骁只好暂时抛下疑惑,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出门了。

    “好了,我已经让墨骁过来了,我真的没有帮忙压下这些报道。”沈父无奈的看着不相信的沈夫人,他是知道沈墨骁的本事的,没有沈家的帮忙,自己儿子肯定也能完美的处理好这些负面报道,但至少要花三五天的时间。

    如今短短一个下午加晚上所有报道都被撤下去了,沈父也很意外,而沈夫人还在气头上,此刻更是怀疑沈父背着自己给沈墨骁帮忙。

    “不是你,那会不会是我大哥二哥那边?”沈夫人不甘心的开口,自己两个哥哥多喜欢沈墨骁这个外甥她是知道的,如果沈家不出力,沈夫人怀疑沈墨骁找了梅家帮忙。

    沈父点了点头,倒也有这种可能性,毕竟根据他的调查,关于商奕笑的负面报道之所以会撤下来,也是从帝京高层那边下达的命令,只不过具体是哪个大人物并不知道。

    沈墨骁刚到了医院,没想到碰到了黄子佩一家三口,此刻双方一见面,沈墨骁还是有几分愧疚,黄子佩虽然面子上维系着礼貌,可是看得出她还有些在意下午沈墨骁对她的怀疑。

    “子佩,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沈夫人一看到黄子佩表情都柔软下来,看到同样过来的黄父和黄母,沈夫人疑惑的开口:“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沈姨,我是过来和墨骁哥解释下午的事。”黄子佩看向沈墨骁,随后抱歉的开口:“墨骁哥,下午的时候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商小姐的那些负面报道,我们黄家的确介入了。”

    黄父此刻严厉的看了一眼黄母,“还不都是你乱来惹的祸。”

    “墨骁,是阿姨不对,阿姨不该这么做。”虽然感觉很丢脸,可是黄母也不敢违背黄父的命令,此刻只能羞恼的和沈墨骁这个晚辈道歉,“我只是看不惯商奕笑她还缠着你,她明知道你和子佩都有婚约了,我一时气不过,这才让人跟着造谣生事了。”

    “行了,你少说几句,孩子的事都让孩子去处理,你一个长辈搀和什么。”黄父再次责备了黄母两句。

    事情到这里也清楚了,黄家之所以会对商奕笑落井下石,并不是黄子佩的手笔,而是黄母趁机动的手。

    “道什么歉,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么多负面报道,你也只是心疼子佩。”沈夫人半点不认为黄母做错了什么,“而且墨骁也不该在什么都没有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冤枉子佩,要道歉也是该墨骁给子佩道歉!”

    沈墨骁之前就有几分歉意,此时知道真相了,“子佩,抱歉,下午的时候是我太急切了。”

    自己和子佩认识这么多年了,也算了解子佩的性情,她又怎么会做出这样落井下石的事情来,就算子佩喜欢自己,她要竞争也只会光明正大的竞争,而不是用这样不上台面的手段。

    “墨骁哥不用道歉,你也是关心则乱。”黄子佩苦涩一笑的摇摇头,她求的不是道歉,只可惜墨骁哥的心依旧在商奕笑身上。

    看着强撑着笑容的黄子佩,沈墨骁眼底的歉意反而更深了几分,似乎子佩从没有给自己添过麻烦,而且这一次联姻的事情是母亲闹出来的,可是自己和笑笑的关系却让子佩处于无比尴尬的境地。

    “行了,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黄父笑着打着圆场,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就缓和下来。

    虽然不知道暗中帮忙的神秘力量来自哪里,可是事情解决了,沈墨骁也感觉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沈夫人难得有这么好的心情,所以即使是深夜十二点了,几个人在病房里倒是热热闹闹的。

    暗夜,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穿着真丝睡袍的女人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没有化妆的脸上明显露出岁月的痕迹,“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夫人,刚刚接到消息,有人去了九莲村……”电话另一头的男人态度很是恭敬,将接到的消息快速的说了一遍。

    贵妇眉头一皱,“是冲着吴旭那个小杂种去的?难道他的事曝光了?”

    “是冲着吴旭去的,不过夫人,去的竟然是商奕笑还有那个炊事兵张洋。”电话另一头的手下似乎也很诧异,他想过或许有一天会有人去调查吴旭,但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商奕笑,她和吴旭分明是没有丝毫的关系。

    “商奕笑?和沈墨骁闹的沸沸扬扬的那个戏子?”贵妇的语调里同样充满了嫌恶,不过看得出她也关注了沈墨骁和商奕笑的绯闻,“她去那里干什么?”

    沉默了片刻之后,贵妇再次开口,语调里充满了冰冷的杀机,“你派人留心一下,如果他们去找了当初调查车祸的那个交警,那就找几个人弄死商奕笑,做的漂亮一点,我估计黄家只怕是最想弄死她的。”

    沈黄两家联姻的消息刚出,沈墨骁后面就曝光了商奕笑这个女朋友,这分明是将黄家的脸面丢地上踩,也是黄家人够冷静,能沉得住气,否则一般人早就怒不可遏了,不是立刻结束联姻,就是弄死商奕笑泄恨。

    “夫人,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手下沉声的应下,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非要闯进来!弄死了商奕笑,黄家也该感谢自己,不过商奕笑貌似也得罪了不少人,董家和赵家似乎也都结了仇怨,这样一来将水彻底搅浑了,谁也不知道商奕笑是被谁弄死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恐慌世界〕〔总裁宠妻太任性〕〔绝天武神〕〔应该没有穿越者出〕〔绿茵表演家〕〔开黑不如撩你〕〔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回到山沟去种田〕〔酋长压力大〕〔天道制霸计划〕〔荒野的召唤〕〔心魔〕〔短跑天王〕〔电影之外〕〔人道崛起〕〔妙手偷天〕〔秦楼春〕〔教练万岁〕〔美漫之驱魔神探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转道经〕〔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不朽狂神〕〔我的老婆是校长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