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93章 接连出手

时间:2018-06-23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艾继同今年已经从交警队退休了,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起来陪着老伴去菜市场买点菜,把家里头的家务活做做,中午儿子媳妇和小孙子回来吃饭。

    下午没事的时候就去小区楼下的棋牌室打打小麻将,等到吃过晚饭老伴去跳广场舞,老艾就在公园里溜达溜达,碰到熟悉的人唠叨几句家常。

    今天和往常一样,只不过儿子去外地出差了,老艾早上没有去市场,而是送小孙子去上学,“进去吧,上课认真听见,中午爷爷再来接你。”

    看着孙子背着书包一蹦一跳的和同学向着教学楼走了去,老艾笑呵呵的转过身往回头,可是走了不过几分钟,刚要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一辆摩托车从对面呼啸的开了过来,速度之快都能听到摩托车发动机那怪兽般的嗡鸣声。

    老艾眼睛猛地瞪大,脸上有着惊恐之色,不过以前毕竟也是个交警,当发觉摩托车是冲着自己高速开过来的,老艾猛地一个跨步,一把抱住了旁边的水泥电线杆,然后双手双脚蹭蹭的往上爬了去。

    砰的一声巨响!

    估计没想到老艾都六十岁了,可是动作还这么敏捷,摩托车砰一下撞到了电线杆商,带着头盔的司机从车上甩了下来。

    “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啊?”这个时间正是学校上学的时间,有些家长也认识老艾,连忙小跑过去将从电线杆上滑下来的老艾给扶住了。

    “肇事司机要逃走了?”也有人眼尖的发现摔在地上的摩托车司机连摩托车都不要了,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之后,看了一眼只有腿受伤的老艾,一把推开围拢的人群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巷子跑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老艾躺在病床上,不幸中的大幸只是双腿被摩托车剐蹭到了,虽然有一道很深的伤口,不过并没有大碍。

    “放心吧,虽然司机逃走了,不过我们已经在调取沿路的监控,一定会将人给找出来的。”知道受伤的是今年刚退休的老艾,交警队的同事在勘察完了现场之后,纷纷到了医院探望老艾。

    “老艾,你是不是和人结了仇?”一个老交警在其他人离开病房之后低声问了一句,学校路段都有监控监控探头,再加上询问了路人,老交警怎么看都感觉这一起车祸有点诡异。

    对上老艾诧异的表情,老交警低声道:“之前那个肇事司机虽然是在监控死角,但是我问了一下旁边小超市的老板,早上七点十分的时候摩托车就停在那里了,司机戴着头盔像是在等什么人,超市老板也没有在意,可是我感觉这个人是专门在那里等你的。”

    惊魂未定的老艾猛地坐直了身体,甚至顾不上腿上的伤痛,“你说是专门冲着我来的?可是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那。”

    老艾今年上半年就退休了,因为年纪大,后来这六七年他一般做的都是文职工作,而且他性子老实,小县城也不大,偶尔碰到一两起棘手的交通案子,人托人找找关系,基本上都是熟人了,也不会故意刁难人。

    所以听到这话老艾是真的吃惊,他根本没和什么人结仇,怎么有人专门要撞死自己,不过想到事发前的一幕,老艾也感觉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幸好自己反应速度快爬到了电线杆上,否则摩托车那么快的速度,那样冲撞下来,自己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谭亦和商奕笑到县医院的时候,老交警已经离开了,让老伴去接孙子放学,老艾躺在床上还在想着到底有什么人和自己有仇。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老艾打开手机看到上面的信息不由的愣住了,

    老艾脸色骤变,此刻他已经相信老交警之前的话,的确有人盯上了自己,就在听到病房门被敲响了,老艾连忙将威胁的信息删除了,“进来。”

    “你们是谁?”老艾疑惑的看着进来的商奕笑和谭亦,完全陌生的面孔,再想到刚刚收到的短信,老艾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不安着。

    “艾先生,这一次的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商奕笑反手关上病房的门并直接反锁了,看到老艾眼神一变,商奕笑知道他也发现了。

    老艾戒备的看着两人,“你们是什么人?”

    “摩托车司机并不是想要将你撞死,否则对方就会选择汽车了。”商奕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递给了靠在病床上的老艾。

    “凶手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他身上发现了一个针筒,你知道一旦将空气注射到你的静脉里引起气体栓塞,几分钟之内你就会死亡。”

    老艾脸色快速的变化着,各种表情穿插其中,他猛地攥紧了双手,想要开口,但是一想到刚刚接到的威胁短信,一想到才上小学二年级的孙子,老艾鼓起的勇气又消退了。

    虽然他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可是老艾知道这些人真的敢杀人,那么一旦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们或许真的会杀掉自己的孙子。

    “你不用担心你的家人会受到威胁。”谭亦终于开口,即使他依旧面容平凡而普通,却依旧给人一种掌控全局的可靠感,“秘密说出来之后就不再是秘密,对方再威胁你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直到将幕后凶手绳之以法。”

    只有死人才能保密,老艾如果不说,那么他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幕后人会担心什么时候老艾无法保守秘密,但相对来说他把秘密说出去了,就等于将危险转嫁出去了。

    “你确定能保证我家人的安全?”老艾目光恳求的看向谭亦,看得出他已经动摇了,即使此刻他依旧不知道自己到底牵扯到了什么机密的事件里。

    谭亦点了点头,“我想问的二十多年前的一起交通事故,被撞死的是九莲村的一对夫妻……”

    这个案子老艾有印象,因为这是一起肇事逃逸的案件,当初闹的还挺大的,吴家人好几次来交警队闹,一会说他们消极怠工,一会说他们包庇凶手。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案子就被压下来了,吴家的人也没有再闹,这个案子就成了死案,当年老艾就是负责现场勘查的。

    “这一起交通事故是发生在十字路口,吴姓夫妻两人是从市里的医院做了检查回来,好像是打算要一个试管婴儿,夫妻两人下午三点多回到县里的,可是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立刻回村子。”

    时隔多年,如果没有人提起,老艾说不定已经忘记了,但是现在一回想起来,所有的细节似乎都清晰的发现在脑海里。

    “事发应该是在晚上九点钟左右,这个十字路口有些偏僻,而且当时也没有安装交通监控。”

    吴旭父母从医院回来,按理说应该直接回村里的,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留在了县里,甚至在晚上九点钟左右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十字路口,最后遭遇了车祸双双死亡。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肇事车辆并没有踩刹车,在撞到人之后,甚至还将车子倒了回去进行了二次碾压。”当时老艾勘查了现场是无比的气愤,这已经不是交通事故了,分明是蓄意谋杀。

    如果肇事司机将两人送去医院抢救,说不定还能救回来,可是司机却进行了二次碾压,然后扬长而去,等到过路的司机发现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急救医生来到现场就已经宣布夫妻两人的死亡。

    “对了,我记得在距离车祸现场一百米处发现了一些汽车机油滴落的痕迹,路边还有不少烟蒂。”老艾忽然想起了这个细节,再加上今天自己遭遇的车祸,怎么看都像是凶手一直等在不远处,看到目标之后,这才加速冲撞过来。

    听到这里,商奕笑已经可以确定吴旭父母当时没有回村里,而是留在县城估计是要见什么人,所以在晚上九点才会出现在路口,但是到死夫妻两人也没有想到对方不是来见他们的,而是来杀他们的。

    “你后来没有跟进这个案子?”商奕笑疑惑的开口,时隔多年,老艾还能记得这么清楚,这说明老艾当初肯定会关注这个案子,进行了深入调查。

    老艾现在还能回想起吴家人的胡闹,此刻苦笑一声的回答:“当年肇事司机逃走了,交警队和刑侦大队那边也没有查到有用的线索,吴家人就抬着棺材拿着花圈和冥钞到单位里闹腾……”

    按照当年的赔偿标准,撞死一个人如果找到肇事司机,至少也也要赔偿十几二十万,吴旭父母都被撞死了,那就是三四十万的死亡赔偿金,吴家人不在乎死了人,他们只想要这笔钱。

    结果查不到肇事司机,吴奶奶和吴大伯他们就感觉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三四十万从面前前飞走了,吴家人哪肯善罢甘休,拼了老命的去闹腾,找不到司机可以啊,只要有人赔钱就行,谁查不出凶手那就要谁赔钱。

    “我还记得当初他们让那个孩子披麻戴孝的跪在大门口,这事闹的挺大,后来被上面给压下来了。”老艾毕竟只是负责现场勘查的交警,后期的调查工作其实都归了刑侦大队,不过当时他在意这个交通肇事案,所以才知道的这么详细。

    商奕笑想到吴家现在的窘况,以吴家人的厚颜无耻,这个案子一直没有查出来,他们就这么善罢甘休了,然后不闹了?

    怎么看都感觉不符合吴家人的性格,他们应该是一没钱了,就来闹一通,能要到一千是一千,要到一万是一万,怎么就偃旗息鼓了?

    “我记得前些年所有的纸质档案都要电脑入库,这个案子的档案好像丢了,电脑里并没有存档了。”老艾忽然想起了这一茬,然后表情微微一变,“当年负责调查这个案子的老刘五年前癌症病逝了,真的要说起来也就我还记得一点。”

    老艾清楚的记得当年因为吴家人太会闹事了,逮着谁就咬谁,导致这个案子都没有人敢接手调查,实在是怕了吴家人。

    而且没什么有用的线索,谁接手了就等于了接了一个查不出来的死案,吴家人这样一闹,自己就要的工作业绩就等于没有了,后来踢皮球一样,最后交给了老刘接手。

    都没有人愿意和老刘一起查,他都是一个人,偶尔也会来找老艾,两个人交谈一下进展和线索问题,后来吴家人拿到了人道主义的赔偿,直接消停了,案子也就尘封了。

    再后来纸质档案丢失了,老刘也癌症去世了,也只有老艾还清楚的记得很多细节和线索,过了这些年了,要是问其他人那肯定是一问三不知。

    离开病房之后,商奕笑低声开口:“吴家人后来没有再闹事,肯定是收了好处的,而且死命的拦着不让吴旭读高中,肯定也是收了钱受人指使的。”

    “有人送上门来了。”谭亦沉声一笑,他和商奕笑刚走出县医院的大门口,却见四个黑色劲装的大汉径直了走了过来,胳膊上的纹身说明什么叫做来者不善。

    “两位,我们老板有请。”带头的大汉粗声粗气的说了一句,说是请,可是两个四个人却已经将商奕笑和谭亦前后左右的退路都给封死了,分明是不去也得去。

    “走吧。”谭亦看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商务车,带着商奕笑上了车。

    十多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一处酒吧门口,大白天的酒吧还没有开业,被四个大汉催促着,谭亦和商奕笑从后门走了进去。

    即使是白天酒吧里也是光线晦暗,空气里似乎都有一股酒精和香烟的混合味,酒吧两边站满了黑色劲装的大汉,一个一个凶神恶煞着。

    在靠近吧台的沙发前,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此刻翘着二郎腿,手里头夹着雪茄,打量的目光看着走过来的谭亦和商奕笑。

    “坐吧。”男人点了点头示意两人坐下来,随后对着身后的手下摆摆手,却见一个黑衣大汉拎着一个手提箱过来了。

    箱子打开放在桌子上,里面赫然是一沓一沓的钞票,目测一下至少有一百万。

    “两位,明人不说暗话,你们拿了钱离开这里,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大家都好。”男人吐了一口烟圈,白色的烟雾弥漫之下,一双三角眼显得阴狠而毒辣。

    “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这年头死个把人也不是什么难事,不小心出个车祸,失个火,或者走街上一不小心被小混混给捅了一刀,要弄死一个人我这里至少有不下于十种的死法。”

    “谁让你来找我们的?”谭亦冷声打断对方的话,狭长的凤眸扫了一眼全场,虽然一个一个身材健硕魁梧,但是看得出都是散路子,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

    “多余的话不要问!”男人似乎很不满意谭亦质疑自己的话,声音陡然一冷,凶悍着老脸,一身的戾气迸发而出,“不要以为自己有点身份就得意忘形了,和我斗你们还太嫩了一点,拿着一百万滚吧,否则我让你们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商奕笑举着双手,笑着退到了安全的角落里,自己不能暴露,不过这一位可以啊。

    很满意商奕笑的识相,但是看到谭亦这态度,男人将雪茄摁灭在烟灰缸里,冷声怒斥:“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动手,给他有点教训!”

    瞬间,两个黑色大汉直奔谭亦而言,只可惜两人还没有近身,谭亦却是一脚一个,看起来一百六七十斤重的壮汉,如同皮球一般被踢飞了出去。

    砰一声撞到了远处的桌子上,两人痛的在地上蜷缩着身体,愣是没力气爬起来。

    打斗声伴随着吃痛的喊声在酒吧大堂里响起,别看这里站着十多个人,可惜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一个都被谭亦踢翻在地,不是抱着肚子就是捂着胸口躺在地上。

    男人似乎没有想到谭亦这么能打,不就是营区的炊事兵吗?怎么这身手堪比特种大兵了?惊恐不安之下,男人看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商奕笑,眼神一狠,拔出匕首向着商奕笑冲了过去。

    “啊!”像是受到了惊吓,商奕笑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绕着桌子躲避冲过来的男人。

    谭亦放倒最后一个壮汉,无语的看着绕着桌子老鹰抓小鸡似的商奕笑和男人,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直接丢了过去。

    男人原本打算抓了商奕笑威胁谭亦,谁曾想商奕笑速度这么快,绕着桌子一边叫一边跑,偏偏他就是抓不到人,眼瞅着商奕笑似乎跑不动了,男人不由得一喜。

    可惜后脑勺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男人身体晃荡了几下,手往脑袋后面一抹,黏糊糊的一手的鲜血,身体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说吧,谁让你来的?”谭亦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居高临下的看着捂着后脑勺呻吟的男人,见他绷着脸,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凶狠模样,谭亦不由得笑了起来。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清朗的男音却是让人毛骨悚然,谭亦蹲下身来,看着满脸不甘的男人,右手拿起匕首,凤眸陡然一狠,手中的匕首落下的同时是男人惨痛的喊叫声。

    眯着眼轻笑着,谭亦目光无比柔和的看着痛的脸都苍白的男人,右手晃了晃沾染着鲜血的匕首,“你打算挨几刀再说?”

    男人被谭亦那冰冷诡谲的眼神看到遍体生寒,而当匕首上的血液滴落到了脸颊上,男人的心理防线崩塌了,他再狠那也是怕死的。

    而在谭亦的眼前他清楚的看到了死亡的阴影,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的炊事兵,没有一个炊事兵会这么狠,给人一刀就如同切豆腐一般,笑的那么可怕。

    “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找你们麻烦。”男人捂着腹部的伤口,声音哆嗦的开口:“早上醒来的时候客厅里多了两个箱子,每个箱子都装了一百万,还有一个信封,里面说了让我办的事。”

    他今年都四十多岁了,没少干杀人放火的事,正因为怕死,所以他的别墅里里外外至少有十个手下,但对方依旧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两个箱子放到他的客厅,这说明对方要是想杀他,那也是易如反掌。

    信说的很清楚,让他收下一百万,余下的一百万交给商奕笑和谭亦,算是封口费,让商奕笑不要调查吴旭的事情,当然,如果她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对方不介意男人下狠手让商奕笑吃点苦头。

    “知道我和沈墨骁的关系,还敢找这些人来对付我,背后的人来头不小啊。”商奕笑轻声笑着,当然一出手就能拿出两百万,估计也是不差钱的。

    谭亦一脚将地上的男人给踢昏了过去,看了一眼商奕笑,语调凉凉的道:“对方是认准了你和沈墨骁早晚得分手,所以才有恃无恐,而且就你这身份能拿到一百万估计也会听话的收手。”

    毕竟没有了沈墨骁,商奕笑就是娱乐圈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角色,一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商奕笑如果是个见钱眼开的,而且对方又是恩威并施,除非有必要的理由,商奕笑只要不傻,估计也不会继续调查下去,对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吗?”商奕笑没好气的瞪着说风凉话的谭亦,迈步向着酒吧后门走了过去,“对方这么急,说明吴旭的身份很有问题,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一切都明朗了。”

    只可惜商奕笑还没有等到谭亦这边的调查结果,就把自己和谭亦给折腾进去了。

    中午时分,离开酒吧之后,谭亦和商奕笑找了一家餐厅,刚吃了一半,三个便衣快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两人,“商奕笑,张洋?”

    “你们是?”商奕笑放下筷子,眯着眼打量着对方,见到工作证之后,商奕笑眨了眨眼,随后笑着开口:“我就是,有什么事?”

    “跟我们走一趟。”带头的男人态度冷漠的收回了工作证,对着手下一挥手,“将人带走。”

    十分钟之后,两辆车子直奔和江省刑侦大队而去,被抓捕的商奕笑很是坦然的靠在后座上睡觉,反正回程也得四五个小时,对方的动作越多,查起来就越容易。

    下午四点半,汽车终于抵达了和江省,商奕笑瞅了一眼谭亦,“我说你就一点不担心?虽然你不归地方上管,可是那些人可都是你动手打晕的。”

    车里的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是什么事,但是商奕笑用脚趾头猜也知道,不久前他们才在酒吧里动手揍了人,一个小时不到就被抓了,这说明背后的人早就安排好了。

    如果商奕笑老实的拿了钱收了手,那自然平安无事;如果她不听话,后招就来了,估计是因为将酒吧那些人给揍翻了,所以用致人重伤的罪名抓捕自己。

    “你还是担心自己吧。”谭亦淡然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前面负面新闻才被压下来,现在你又被抓了,你和沈家大门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

    汽车刚一停下来,透过玻璃车窗看到外面黑压压一片的记者,商奕笑翻了个白眼,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看着车子在距离大门还有两百多米就停下来了,商奕笑没好气的问道:“你们是故意的吧,什么时候抓捕行动还需要知会记者和媒体,啧啧,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行动的保密性!”

    “前面车辆和人员太多,交通受到阻碍,只能下车步行。”队长冷漠的回了一句,根本不在乎商奕笑的冷嘲热讽,“下车,否则我就要用手铐了。”

    没有上手铐,至多算是回来配合调查问询,但是一旦用上了手铐,不管有没有犯罪,被记者媒体一报道渲染,商奕笑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沈家不能让一个戏子进门,难道还能让一个犯罪嫌疑人嫁进来?

    “商小姐,你犯了什么事?”这边商奕笑一下车,记者的话筒还有镜头给挤了过来,而旁边几个人却是消极怠工,说是在阻拦疯狂拥挤过来的记者,却是故意挡住了商奕笑离开的脚步,让她不得不正面对面记者的犀利的提问。

    “商小姐,你和这位先生是一起被抓的,难道是因为和沈总裁闹矛盾了,所以你才和男性朋友秘密出游?”

    “商小姐,沈氏集团已经公开了沈总裁和黄小姐结婚的消息,请问一下,你有什么想要说的?你是第三者吗?”

    因为有商奕笑这个话题人物,所以谭亦自然就被忽视了,所有人都冲着她过去了,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商小姐,你和沈总裁注定了不可能成为合法夫妻,你现在还不愿意分手,是不是打算成为沈总裁的地下情人?”

    看着差一点戳瞎自己眼睛的话筒,商奕笑看了一眼事不关己,退到一旁的谭亦,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关键时刻,男人都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

    “如果你们让开一条道,那么我就回答三个问题,否则的话,我们就继续在这里僵持着。”商奕笑一开口现场立刻就安静了。

    围堵过来的记者也知道不可能长时间的挤在刑侦大队的门口,而且商奕笑既然愿意回答三个问题,那至少可以有报道的素材了,想通了之后,现场的记者刷刷的让出了一条路来。

    商奕笑这才大步向着不远处的大门口走了过去,片刻之后,站在台阶上,看着下面黑压压一片的记者,商奕笑咧嘴一笑,表情极其恶劣,“没有想到大家都是职场上的人了,竟然还这么天真单纯,下次有机会再聊。”

    说完之后,商奕笑得瑟的摆摆手,然后径自朝大门走了进去,自己就是不守信用又怎么着?有本事他们直接冲进刑侦大队啊!

    一群早已经将问题准备好的记者傻眼的愣在了原地,直到商奕笑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有人还想要追进去,可是一看挡在门口的便衣警察们,脚步顿时又停下来了。

    如果是在大门外,他们围堵拥挤还能算的过去,可是现在到了刑侦大队的门口,即使是记者,没有得到允许,也不能随便冲进去围堵商奕笑的。

    看到这一幕,谭亦不由的笑了起来,看不出她还挺能随机应变的。

    围堵不了商奕笑,一众记者气的在心里骂天,回头一看,刷的一下,不少人看向身为“奸夫”的谭亦,逃了一个,这不还有一个在这里?

    勾着薄唇,谭亦狭长的凤眸陡然一寒,一股冷漠的戾气迸发而出,让原本跃跃欲试的记者们像是被死神给盯上了一般,一个一个被钉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亦也走进了大门。

    审讯室内。

    “身为知法守法懂法的良好公民,有什么地方需要我配合的尽管说,我一定会配合的。”商奕笑朗声开口,看了一眼做笔录的便衣,“不过我事先申明一下,在酒吧里我可没有动手,都是张洋动手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朋友就是用来陷害的,商奕笑一脸的坦然,黑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无辜之色,“你们看我这小身板也该知道,那些可都是身材魁梧的壮汉,我想揍人也没这个本事。”

    估计也没有想到商奕笑将事情推的一干二净,队长眉头皱了皱,动手的人是谭亦他自然清楚,可是他们地方上的确没有权利审问谭亦,如果要审,也该是营区来人,至少是江海峰负责。

    而另一边,谭奕比商奕笑更直白,“我什么都不会说,一切等江旅来了再说,至于商奕笑,她没有动手。”

    沈墨骁收到消息的时候,商奕笑已经被带回刑侦大队了,这会正是吃晚饭的时间,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沈夫人,“爸妈,我出去一趟,有点急事。”

    “能有什么急事啊,不是说好了一会带子佩去吃饭吗?”沈夫人不满的看着沈墨骁,之前才冤枉了子佩,这顿饭也算是赔礼了,都已经说好了,他现在又推三阻四的。

    “沈姨,我没事,墨骁哥,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因为之前和沈墨骁说好了出去吃晚饭,所以黄子佩也没有吃,这会正在服侍沈夫人吃饭。

    沈墨骁也清楚沈夫人的性格,只好暂时让步,“那子佩你和我一起去吧。”

    沈夫人还是有些的不满,但是看到沈墨骁愿意带黄子佩一起走,这才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行了,你们去吧,你妈这边还有我在这里。”沈父也开口打了圆场,很少能看到墨骁表情这么明显的变化,沈父眉头皱了一下,难道又是因为商奕笑的事情?

    出了医院之后,沈墨骁直奔刑侦大队而去,“对不起子佩,耽搁你时间了,笑笑那边出了一点事,我需要过去处理一下。”

    “怎么了?”黄子佩一惊,似乎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墨骁哥,我们快过去吧,沈姨那边我不会说的。”

    沈墨骁过来自然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再者商奕笑毕竟没有动手,将她带过来至多是配合调查而已。

    会议室里,当看到商奕笑和谭亦过来时,沈墨骁一下子站起身来,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她,确定商奕笑没有受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怎么会调查吴旭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我们营区的人被混混威胁了,怎么反而成了嫌疑犯了?”会议室门口传来江海峰洪亮的声音,此刻他带着赵明华大步走了进来,冷眼扫过全场,“冯局,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

    当初汀溪山庄的事,冯局算是欠了江海峰一个人情,他这边人手不够,还是江海峰带人过来协助,搜查寻找六个带走的歹徒的。

    其实冯局和江海峰一样,他也是一头的雾水,先不说抓人不抓人的事,商奕笑好好的跑去调查灯光师吴旭做什么?

    虽然说是吴旭刺杀了沈夫人,但根据当时目击者的情况,吴旭是冲着齐澄盈去的,而且他现在已经疯了,被送到精神病院了,而且能查的冯局这边都查了。

    商奕笑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黄子佩,此时笑着开口:“没什么,我在想吴旭和齐澄盈没有任何接触,也没有任何恩怨,他既然要杀人,那肯定是受人指使,所以我就想要去他老家查查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商奕笑这话里的意思很明确,吴旭受人指使刺伤齐澄盈,根据谁受益谁动手的原则,黄子佩的嫌疑是最大的。

    因为当时外界都以为齐澄盈是沈墨骁的女朋友,黄子佩如果因为感情的事买通吴旭动手杀人太正常不过了。

    被当成了凶手,黄子佩并不生气,语调平缓的反问了一句,“那商小姐查到了什么了吗?”

    不是自己动的手,黄子佩身正不怕影子歪,她更希望商奕笑这样诬陷自己,她越是无理取闹,墨骁哥对自己就越愧疚,等磨平了所有的感情,商奕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面对众人打量的视线,商奕笑点了点头,“肯定是查到了,否则我怎么会被抓来这里。”

    一句话将黄子佩堵的一阵无语,她此时才想起这一茬,如果商奕笑没有查到什么,就不会有这一出了。

    “笑笑,具体什么个情况,你说说,我倒要看看谁敢诬陷你。”江海峰朗声一笑,很喜欢商奕笑这直白的性格,就是这个理,这丫头估计真的查到什么了,暗中的人着急了。

    “其实是对方做贼心虚,我们就去吴旭的老家九莲村走访了一下,问了问吴旭以前的情况,想要看看他有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中午的时候意外得知负责吴旭父母交通事故案件的交警出了车祸,因为时间太赶巧了,所以又去了医院一趟,出来就被人给堵了……”

    至于吴旭的身世,商奕笑没有明说,反正暗中的人动了这么多手脚,又是找人撞老艾,又是拿出一百万威逼利诱,现在还指挥人将自己抓来询问,甚至煽动记者,对方做了这么多事,要查出他的身份已经非常容易了。

    等商奕笑说完之后,黄子佩正色的看向沈墨骁,“墨骁哥,吴旭的事情和我无关,你相信我吗?我没有指使他去伤害齐小姐。”

    江海峰眼睛一亮,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沈墨骁,两女争一夫啊,沈墨骁该怎么回答?

    商奕笑也侧目看向坐在身边的沈墨骁,黄子佩的确手段高明,她这话是逼着沈墨骁表态,只要他回答相信,不管如何,商奕笑和沈墨骁之间就会存一个疙瘩。

    若是没有之前的几件事,沈墨骁不会对黄子佩那么内疚,此刻看着她被商奕笑逼到杀人凶手的境地,沈墨骁无法昧着良心说话。

    “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无关。”沈墨骁沉声回了一句,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说吴旭是子佩指使的。

    “谢谢墨骁哥。”听到这话的黄子佩笑了起来,看了一眼面色不变的商奕笑,看不出她真能沉得住气,“商小姐,我可以用人格保证,我没有指使吴旭,我虽然喜欢墨骁哥,但是我只会和你公平竞争,你不用担心我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看着义正言辞的黄子佩,商奕笑感觉自己就是个无理取闹的野蛮女人,想到此,商奕笑拿出手机:“是吗?不知道这三张照片是谁发到我手机上的,虽然是利用黑客的手段,可惜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只要你做了就留有痕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透视狂医在山村〕〔主宰漫威〕〔慕少宠妻甜蜜蜜〕〔天下豪商〕〔荣耀王者〕〔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透视民工混都市〕〔拳拳到肉的综漫游〕〔案生情愫〕〔透视小村医〕〔妃常难驯:魔帝要〕〔姐妹花的贴身兵王〕〔极品全能学生〕〔医品宗师〕〔重生异能毒医:恶〕〔惹火妖妃:邪皇,〕〔外星工业霸王龙〕〔将军,你马甲掉了〕〔诸天我为帝〕〔穿成知青女配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九转道经〕〔贴身战龙〕〔蒸汽时代的道士〕〔御鬼者传奇〕〔绝美女神的贴身小〕〔神话禁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