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97章 暗夜围堵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董家的宴会每年都是热热闹闹的,和江省商界的老总们基本都会出席,而类似赵家这样的家族不方便出面,也会让赵庆这样的小辈来参加。

    毕竟赵家的根基在军方,赵家不可能派赵咨勋来参加商界的宴会,这边出事之后,赵庆立刻一个电话打了回去。

    “哥,董家今年的宴会还没有开始就黄了,始作俑者自然是商奕笑。”赵庆幸灾乐祸的笑着,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商奕笑会直接挑上了董家。

    “她脑子有病吧?”不远处黄母低声说了一句,鄙视的看着商奕笑和谭亦,竟然敢在董家这么重要的宴会上闹事,别说她根本不是沈家的儿媳妇,就算她是,今天闹成这样没法子收场,沈家也要给董家一个说法的。

    “多看少说话。”黄父警告的看了一眼表情又得瑟起来的黄母,他对商奕笑却不了解,可是能让墨骁看上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一无是处。

    不过黄父的注意力主要还是落在谭亦的身上,能开得起这样价值上亿的顶级跑车,这个炊事兵身份绝对非同一般,只可惜黄家在部队这边没什么人脉关系,否则他就可以查查这个年轻人的底。

    黄子佩皱着眉头看着站在商奕笑身边的沈墨骁,眼底有着阴冷的嫉恨之色一闪而过,没有想到一出事了,墨骁哥就坚定的站到了商奕笑这边,甚至不惜和董家撕破脸。

    “爸,之前董家的皇爵会所被查封了,连赵家都打探不到消息,会不会这个张洋所为?”压下个人情绪,黄子佩和黄父说了一句。

    黄子佩的眼界和对事情的看法远远胜过一般家族的继承人,此刻察觉到谭亦来历不凡之后,黄子佩立刻就联想到董家被查封会所,而不像赵庆只想着看热闹。

    黄父赞赏的看了一眼才情兼备的女儿,压低声音回答,“很有可能,只怕来头不小。”

    “商奕笑,不要以为有沈总裁给你撑腰,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自己母亲被指认是杀人凶手,董岚狰狞着表情对着商奕笑就咆哮起来,“敢泼我们董家的脏水,担心你没法活着走出去!”

    “小岚!”董荣成拉住了暴跳如雷的董岚,目光直接掠过商奕笑然后落在谭亦身上,冷冷的开口:“既然张长官决定报警那就报警吧,也让警方还我们董家一个清白。”

    不管这个炊事兵“张洋”来头多大,有什么目的,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和江省这一亩三分地上,他想要搞事董家奉陪到底!

    “不过如果是没有任何证据的诬告……”声音陡然一狠,余下的话董荣成不需要再说了,威胁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谭亦和商奕笑敢在董家的宴会上闹事,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董荣成绝对会让这两人吃不了兜着走,否则董家还有没什么脸面在和江省立足。

    “希望董先生到时候还能如此硬气。”面对满身煞气的董荣成,谭亦却不为所动。

    身为一个顶尖的黑客,吴旭不可能打无准备的战,他现在将自己弄疯了,那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谭亦相信在吴旭的电脑里一定能深挖到自己想要的证据。

    “家辉送客!”看着硬气的谭亦,董荣成冷着脸开口赶人。

    董家辉脸色也异常的难看,看了一眼旁边的沈墨骁,余光扫过不远处的黄子佩一家三口,“两位请,沈总裁是留下来陪黄小姐还是?”

    谁都知道沈墨骁和商奕笑的关系,而且他刚刚已经站到了董家的对立面,但是谭亦这边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楚,董家辉并不希望再多一个强大的敌人,他故意强调黄子佩,也是为了让沈墨骁可以冷静一点。

    沈墨骁眉头微皱的迟疑了,他此刻如果选择和笑笑一起走了,不单单会激怒沈夫人,让拖延计划失效,同样的也会将黄家置于难堪的局面。

    墨骁哥!隔着人群,黄子佩目光乞求的看向犹豫的沈墨骁,美丽优雅的脸上染上几分悲伤之色。

    一旁的黄父脸色也严肃了几分,目光沉沉的看着沈墨骁,只是他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沈墨骁如果选择跟商奕笑一起离开,那么黄家今晚上丢的脸不比董家小,而且日后黄子佩在圈子里也抬不起头了。

    自己的男伴兼未婚夫却跟着其他女人离开,将她孤零零的丢在宴会上,尤其黄家一直站在沈家这一边,和董家也是面和心不合,沈墨骁这一离开黄家必定颜面扫地。

    商奕笑平静的看了一眼左右为难的沈墨骁,忽然笑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人群让开了一条路,商奕笑一步一步向着大门口走了去,没有听到背后追上来的脚步声,商奕笑自嘲的笑了笑,这样拖泥带水的感情真的挺没意思的。

    “爸,就让他们这么走了?”董岚还是很不甘心,可惜却被董荣成给制止了。

    大门外,谭亦打开车门让商奕笑上了车,余光扫过她有些暗沉的脸庞,“沈墨骁必须要为大局考虑。”

    普通男人还经常夹在媳妇和母亲之间左右为难,更别提沈墨骁这样的身份和地位,他要考虑的就更多了。

    谭亦倒不认为沈墨骁这样做是错了,只可惜他并不认同,谭家的男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都很理智,其实却都能干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举动来。

    “我明白。”商奕笑点了点头,可是明白不代表认同。

    她能理解沈墨骁的做法,毕竟他代表的是整个沈家,不能冒冒失失的因为自己而和董家成为仇敌,可是再明白终究是意难平,或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一个理性一个感性。

    “要是你呢?”不想继续讨论沈墨骁,商奕笑忽然侧过头看向开车的谭亦,若是他处于这样的境地,他会怎么做?

    闻言,一直都是独身主义者的谭亦不由得笑了起来,“我会在最开始就选择坦白,如果我母亲不能接受,那么我会选择分手。”

    对谭亦而言没有什么人能比童瞳这个母亲在他心中的地位更家重要,沈墨骁一开始就知道沈夫人门第观念很重,她是不可能接手商奕笑这样的身份,而沈墨骁选择了隐瞒。

    可是谭亦不会,他会按照童瞳所喜欢的那样选择自己的另一半,即使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选择的对象,所以商奕笑的假设根本不成立。

    估计全天下的好男人都是孝顺的好儿子!商奕笑耷拉着脑袋,无语的看着车窗外的夜色朦胧,他倒是比沈墨骁更干脆也更冷血,直接就选择分手。

    那以后他媳妇和婆婆闹矛盾了,这一位肯定是选择维护自己的母亲,啧啧,想到这里,商奕笑莫名的为谭亦日后的媳妇掬了一把同情泪,谁眼瞎了找了这个男人当老公,日后还要和婆婆争宠,肯定得醋死自己。

    “不过沈夫人和我母亲完全没有可比性。”谭亦清朗的声音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沈夫人算什么,孤僻冷傲、自以为是,只会对自己儿子以死相逼。

    商奕笑在雷霆长大,从小就是被一群粗糙的老男人给养大的,她从没有真正和女性长辈相处过,也不明白母亲这个称谓代表的意义。

    不过此刻看着谭亦,商奕笑忍不住想或许他的母亲非常的开通宽容,并不是所有母亲都像沈夫人那样不可理喻。

    “安全带系上,后面有尾巴追过来了。”瞄了一眼后视镜,谭亦将油门一踩,汽车呼啸的飞驰在夜色之中,片刻就将后面盯梢的一辆汽车给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没摸清楚你底细,董家也敢动手?”商奕笑疑惑的回头瞅了一眼,这个时候董家不该小心行事吗?怎么敢在他们还没有离开董家城堡的范围就派人阻击他们,这也太胆大了。

    凤眸里滑过一抹嘲讽的冷色,谭亦冷声解释道:“那是因为你不曾和这些豪门世家接触,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董家如今搭上了赵家,也算是和江省的一霸。”

    汽车飞快的一个转弯,谭亦将车速降了下来接着道:“弄死了我们,然后随便制造一个车祸意外身亡的假象,到时候即使上面派人来查,什么证据都没有,再有赵家的保护,谁又能拿董家怎么办?”

    这就好比兄弟阋墙,老大弄死了老二,父母虽然愤怒虽然生气,可是他们绝对不会将老大绳之以法,因为已经死了一个儿子了,总不能让另一个儿子也去死。

    董家存的也是同样的想法,弄死了自己,上面即使追究,可是没有证据,董家联合赵家再疏通一下,再大出血一次,大把的钱花出去了,说不定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董家就不怕你的家人会找他们算账?”商奕笑还是有些不明白,若是自己这样的小人物,真的弄死了就也就弄死了,反正不会有家里人给她出头。

    可是董家明知道这一位开的车子都价值上亿,这说明对方的来历不简单,董家怎么敢冒冒失失的动手?

    “那是因为赵家已经查到了我的身份。”当看到横在马路中间的三辆汽车,谭亦笑着将车子刹停下来,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董荣成怎么敢铤而走险,“赵家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谭亦到达和江省都一个多月了,而且暗中一直在调查,赵家最开始或许摸不准谭亦在查什么,但是时间这么长,赵家能查到自己头上也在情理之中。

    这里距离董家的城堡也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所以董家倒也不敢太张扬的动用枪支,尤其是和江省局势不明,有种风声鹤唳的紧迫危机感,这个时候董家也好,赵家也罢,行事都收敛了很多。

    所以即使派人拦截谭亦,董家也只是动用了人海战术,否则一旦发生了枪战,那就不是轻易能遮掩过去的,毕竟谭亦现在的身份还是营区的炊事兵,是江海峰的人,做的太过了,反而不妙。

    商奕笑下车之后,看着五米外的三辆车,虽然里面的人还没还有出来,可是董家既然敢动手,那肯定是抱着一击必杀的决心,今晚上一场大战是难免了。

    “我就不该穿裙子!”商奕笑低头看着及膝的黑色小礼服,还穿着高跟鞋,这怎么动手?

    “和我一起出来还需要你出手?”调侃的一笑,谭亦将脱下的西装丢给了商奕笑,将衬衫袖子卷到了手肘处,又将领口的两粒扣子解开了,瞄了一眼苦恼的商奕笑,“这一点绅士风度我还是有的,站到一边去。”

    商奕笑忍不住的笑起来,他还有绅士风度?这话自己就当个笑话听听得了。

    三辆汽车的车门同时打开,十来个男人同时下车,慢慢呈现包围的趋势,封住了谭亦和商奕笑所有的退路,气氛顿时紧绷起来。

    “你自己注意一点。”谭亦回头和商奕笑说了一句,率先向着敌人走了过去。

    瞬间,十个敌人以雷霆之势向被包围的谭亦出手,而余下两个则是站在一旁,一个人紧盯着战局,另一个人则盯着商奕笑,似乎打算解决了谭亦之后再来解决商奕笑。

    这动手的十人不单单是董家的人,至少还有三个从部队出来的特种大兵!

    商奕笑眉头微微一皱,董家早些年从事地下生意,收拢了一批人,但这些人虽然很能打,出手也狠辣,不过都是散路子,从他们出手的招式就能看出来。

    可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就不同了,尤其是从部队里出来的,身上的气息明显和这些满是戾气、招式狠辣刁钻的董家精英不同,他们的配合更加默契,攻击的角度、位置和速度都是经过科学的测算之后,长期训练出来的结果。

    咔嚓一声!当一个敌人被谭亦废掉了右胳膊之后,其他九人脸色凝重了不少,谁也没有想到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谭亦如此难缠。

    谭亦出手的速度太快,快到让人无法防范,而且他攻击的部位更为可怕,被他打到的人都被废掉了战斗力。

    又是一人被废掉,谭亦冷漠的将人一脚踹了出去,抹去额头上的汗滴,再次出手迎接余下八个人的围攻。

    当一个又一个的敌人被废掉之后,剩下旁观的两人眉头一皱,其中一人加入了战局,而另一人则向着商奕笑走了过去,眼中满是恶毒的冷意,明显是打算擒住她来威胁谭亦。

    “你要干什么?”商奕笑惊恐万分的退到了车子边,可惜身体被车身给挡住了,退无可退之下,商奕笑害怕的喊了一嗓子,猛地将手中的西装向着男人丢掷了过去。

    因为感觉商奕笑没有任何的攻击性,男人轻敌之下被谭亦的西装直接罩住了头。

    就在这一瞬间,商奕笑身体猛地一个上前,一拳头狠狠的重击在男人的腹部,在他吃痛弯下腰的一瞬间,商奕笑抓住他的胳膊用力的一个反扭,身体猛地一个发力。

    哐当一声!男人被商奕笑扭住了胳膊一头撞到了车身上,脑袋痛的嗡了一下,身体一软的昏厥在地上了。

    听到那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正在打斗的几个敌人抬眼一看,被商奕笑那利落的身手给惊住了,而他们一瞬间的失神却是致命的危机。

    谭亦抓住机会快速的解决了两人,笑着看了商奕笑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还剩下四个敌人,快了!

    之前被谭亦甩开的汽车此刻已经开过来了,原本只是远远的观望着,可是当发现局面越来越不利的时候,副驾驶位的男人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先生,对方身手极好,我们的人扛不住了。”

    此刻,书房里,董荣成眉头微微一皱,他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夜色,依稀还能听到楼下大厅宴会的噪杂声。

    片刻之后,董荣成眼中戾气一闪而过,“既然如此,直接动手解决了他们。”

    “是,先生,我知道了。”男人挂断了手机,从腰后拿出了武器,通过瞄准器对准了站在战斗的谭亦,不过因为他和几个人缠斗在一起,位置在不断的移动,并不好瞄准。

    男人立刻将枪口转向了商奕笑这边,此刻她还是站在车子边,男人对着司机开口:“将车子开过去。”

    男人的头已经探出了车窗外,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男人嘴角勾起嗜血的冷笑,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只要自己扣下扳机,这个女人的头上就会被开出一个血窟窿。

    商奕笑余光扫向不远处,看似站在原地没有动,可是她的身体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而商奕笑的右手同样握住了一把黑色的手枪,猎人和猎物的身份似乎已经调转过来了。

    咻的一声!子弹划破夜空的声音传来,商奕笑倏地眯着眼,她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而瞄准自己的男人却被从右侧四点钟方向潜伏的人给猎杀了。

    十来分钟之后,十来个人都被解决了,而善后的事情自然有暗中保护谭亦的部下来完成。

    商奕笑重新坐在了副驾驶位上,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身后,随后无比好奇的瞅着谭亦,“你看我们已经这么熟了,赵家都知道你是谁了,要不我们正式认识一下?”

    商奕笑向着谭亦伸出右手,“我是商奕笑,请多关照。”

    看着面前白嫩的小手,谭亦笑着摇了摇头,伸出右手握住了商奕笑的手,“我是易二。”

    “易二爷?”商奕笑眨巴着眼睛瞅着谭亦,他就是国际上那个神出鬼没的情报帝王易二爷!

    黑白两道商的传奇人物,相传这位二爷不管是白道上的生意,还是黑暗世界见不得人的生意,只要易二爷有兴趣,他就会去做。

    当然了,如果这位二爷只是个生意人,商奕笑也不会如此震惊,毕竟比起国内这些富豪,国外那些大财阀更加富有,据说有些有百年历史的财阀家族都能操控一些小国家,对他们发动经济战争,从而到达给自己谋利的目的。

    易二爷真正传奇的是他具有相当可怕的情报网,只要你出得起钱,没有什么消息是易二爷打探不到的消息。

    不知道多少组织和势力觊觎过易二爷的情报网,只可惜所有想要吞并易二爷情报网的人最终都铩羽而归,甚至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

    “原来你真的是华国人。”商奕笑所在的雷霆组织当年就曾经找这一位买过消息,当时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败,两个特勤人员被抓走了,雷霆动用了所有的关系都没有查到关押地点。

    最终老头子不得不走了黑道的关系,通过中间人找上了这位易二爷,当然,付出的价格也是不菲,三天不到的时间雷霆就收到了确切的地址,在他们被敌人转移之前成功将人营救出来了。

    因为易二爷一直活动在国外,虽然相传他是华国人,可是因为对方身份太过于隐匿,这个传言并没有得到证实。

    “那什么?你在真名就叫这个?”商奕笑弱弱的再次发问,总感觉这个名字也是个假名。

    “想知道?”谭亦笑着看着猛点头的商奕笑,油门一踩之后,汽车呼啸的驶入到了夜色之中,“知道的太多脱身就难了,你确定还想知道?”

    “我……”商奕笑哑然熄火了,俗话说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易二爷应该不至于弄死自己,可是一旦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就怕到时候不能脱身了。

    想到此,商奕笑只能按耐住心底的好奇心,“我们现在去哪里?”

    “吴旭的电脑已经解密出来了,我们过去看看。”谭亦在离开董家城堡之前就收到了手下的消息,吴旭的电脑已经被破译了。

    !分隔线!

    董家派了人半路上伏击谭亦和商奕笑的事并没有传来开,除了董荣成和赵咨勋、赵老爷子之外,外界并无人知晓。

    “爷爷,伏击失败了。”赵咨勋走进赵老爷子的书房,面色微微凝重了几分,之前他就不同意这个计划,可是爷爷为了抱住二叔,所以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只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

    “咨勋,赵家是一体的,独木不成林!”赵老爷子火眼晶晶,自然看出了赵咨勋的不认同,可那是他的儿子,赵老爷子怎么可能置之不管。

    赵咨勋眼底依旧有着不赞同,不过他并不会和老爷子正面冲突,“爷爷,我明白,现在怎么办?让二叔先将生意都结束掉?”

    “你二叔那边我亲自来说。”赵老爷子也有几分头痛,二房那边一直野心勃勃,甚至想要取代大房。

    可是老二有什么能力,老爷子是清楚的,在赵家的庇护之下连生意都能亏本,他又有什么能力扛起赵家的大旗。

    后来赵家二房和董家达成了合作关系,做起了走私的生意,赵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也悄悄出手将一些障碍给拔掉了,原本赵老爷子是想要照顾一下已经没落的二房。

    谁知道赚了巨额的暴利之后,二房的野心又复苏了,加大了和董家的合作,而且也没有了收敛,生面摊子铺的太大,犯了底线。

    赵老爷子明白这一次上面会突然查封董家的会所,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的还是赵家,赵咨勋当初就想过要结束掉二房走私的生意,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拖累了赵家。

    当然二房要做生意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做,如同沈家一样,沈氏集团能有今天的规模,帝京梅家的作用不言而喻,可是沈家做的是正正当当的生意,梅家照顾着外孙,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可惜二房没这个能力,做的却是见不得光的生意,而且生意做的太大,犯了忌讳,如今终于出世了,赵咨勋一想到二叔那一家子趾高气昂、财大气粗的模样就膈应的很,都走到悬崖边了还不知道收敛,还一直洋洋得意的和自己作对。

    “爷爷,这个易二爷来路不明,既然动手失败了,不如化敌为友。”赵咨勋并不想得罪谭亦,完全没有必要。

    二叔虽然犯了忌讳,但是只要他悬崖勒马,再将非法获得的暴利上缴国库,以赵家的名头在,二房还是可以抽身出来的,当然,这样一来二房的前途也没有了,日后只能当一个富贵闲人,这也是赵咨勋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赵老爷子点了点头,若不是为了老二,他也不会轻易派人去暗杀易二爷,“嗯,这件事你去处理,即使付出代价也要安抚好对方。”

    赵咨勋又和老爷子说了一会话,这才转身离开了书房,年轻却冷硬的脸上有着嘲讽之色一闪而过,爷爷已经老了,没有了以前的铁血果决,二叔一家都是毒瘤,早就该处理了,只可惜爷爷太妇人之仁。

    不过现在也好,虽然得罪了易二爷,可是能借机铲除了二叔一家,也不枉费自己之前的推波助澜,这个易二纵然在国际上再有势力,可惜这里是赵家的地盘,赵家的根基在部队,赵咨勋并不担心对方的报复。

    沈墨骁因为顾及黄家的颜面并没有和商奕笑一起走,而是选择留了下来,不过也只是短暂的停留了半个小时就告辞了。

    “墨骁哥,那我先回去了,今天晚上谢谢你。”夜色之下,黄子佩语调诚恳的向着沈墨骁道谢着,随后向着不远处黄家的车子走了过去。

    沈墨骁上车之后,依旧放心不下先离开的商奕笑,“去笑笑那里。”

    “是,总裁。”司机立刻发动了汽车,身为沈墨骁信任的手下,司机也去过商奕笑的住所好几次。

    当汽车到达市区的时候,沈墨骁让司机线先离开了,自己独自开车过去了。

    小区很安静,看着商奕笑黑灯瞎火的住所,沈墨骁靠坐在驾驶位上,此刻,他才能平心静气的思考谭亦的身份,他要对董家出手,为什么要拉上笑笑!

    想到此,沈墨骁眼神冰冷了几分,董家并不是善茬,如果董夫人真的牵扯到了几件谋杀案,董家为了名声也会将所有潜在的危机都抹除掉,一想到谭亦会给商奕笑带来危险,沈墨骁神色愈加的冷沉。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沈墨骁有些烦躁的挂掉了手机,笑笑没有回来,手机也没有人接,此刻沈墨骁突然发现自己对商奕笑的了解是如此至少,他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

    手机突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沈墨骁眼中一喜,可是当看到是沈父的来电之后,沈墨骁揉了揉眉心,心里头明白宴会上的事情已经传回了家里。

    迟疑了片刻之后,沈墨骁还是接通了电话,“爸。”

    “你在哪里?现在马上回来!”沈父语调带着命令式的严肃,如果说之前沈父还认为棒打鸳鸯有些对不起沈墨骁这个儿子,可是如今,沈父倒是同意了沈夫人之前的看法,商奕笑真的不适合进入沈家,她太没有大局观太胡闹了。

    “爸,我……”

    沈墨骁推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父冷声打断了,“马上回来,你让外公等你多久?”

    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再看着暗黑一片的住所,沈墨骁叹息一声,只能发动汽车离开了。

    沈家大宅。

    梅老爷子看着有些气闷的沈父,不由笑着劝了一句,“事情还没有到那么严重的地步,放心吧,有我在,即使是赵老头,他也不能动沈家分毫。”

    “爸,让你跟着我们受累了。”沈父感激的看向梅老爷子,对这位岳父大人他是打心底的敬畏。

    沈夫人一度认为沈家当年用了下三滥的手段逼迫她下嫁,可是梅老爷子却从没有责怪过沈父,甚至好几次还严厉批评了闹腾的沈夫人,对沈墨骁这个外孙更是关爱有加。

    沈墨骁回到沈家时,沈夫人已经从黄母那里知道了宴会的消息,此刻气愤难平的坐在沙发上。

    “好了,墨骁又不是不懂事的人,他不是没有跟着走。”老夫人无奈的看着又拗起来的沈夫人,这个小女儿当初真的是被自己给惯坏了,这性子也不知道像了谁。

    “他有分寸?”沈夫人声音拔尖了几分,忿忿的看着大门外嚷了起来,“他要是有分寸就不会待半个小时就走了,而且还让子佩独自回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用说肯定是去商奕笑那里了!”

    黄母是回到黄家才和沈夫人打电话的,沈家位置更近一些,按理说沈墨骁早该回来了,可是现在还看不到人,而且还让司机先走了,不是去见商奕笑了,他还能去干什么了?

    “好了,姓商的小姑娘得罪了董家,墨骁不放心去看看也在情理之中。”梅老爷子看着越说越不像话的沈夫人,不得不出声制止了,“你也收敛一点,墨骁感情的事交给天刈来处理。”

    就沈夫人这性子,梅老爷子也明白幸好是沈墨骁孝顺,否则沈家早就家宅不宁了。

    沈墨骁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三堂会审的架势,看着脸色阴沉的沈夫人,沈墨骁不得不按捺住性子,温和一笑的走了过来,“妈,这么晚了,你和外婆该去休息了。”

    “哼,不打电话叫你,你是不是还打算在外面留宿!”阴阳怪气的讥讽着,沈夫人真的弄不懂沈墨骁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商奕笑那个女人哪里比得上子佩,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偏偏他眼瞎了看上了商奕笑,沈夫人都不明白他到底看上商奕笑什么了?难道就因为她的性格更为泼辣,子佩太过于温柔,所以激不起沈墨骁的征服感。

    “妈,笑笑如果出事了,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沈墨骁虽然放软了态度,可是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是真的担心沈夫人哪天脑子一拧真对沈奕笑下手。

    “你?”沈夫人气的够呛,不过她心里也清楚商奕笑要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估计这话就成真了,毕竟活人是永远都比不过死人的。

    “好了,我们上去休息,让他们爷孙说说话。”梅老夫人拉了拉小女儿,墨骁自小性子就温厚,他已经感觉对不起商奕笑了,现在她有危险了,墨骁去看看也在情理之中,揪着不放只会适得其反。

    沈夫人也的确有些疲惫了,而且她也看出梅老爷子要和沈墨骁谈话,知道家里人都站在自己这一边,沈夫人这才站起身来,跟着梅老夫人向着楼上走了去。

    “那个炊事兵张洋你看出点什么来了?”等老妻和小女儿都上楼了,梅老爷子这才向着沈墨骁发问,“你认为今晚上他为什么会在董家挑事?”

    沈墨骁的确还不清楚谭亦的身份,不过之前从江海峰的态度里,沈墨骁也知道他绝对不是个炊事兵,“五月份的时候,赵老爷子忽然让二房收敛了手底下那些走私生意,而且董家这段时间也急切的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娱乐圈,应该是这两家走私的生意犯了忌讳,上面有人要调查,所以两家才会这样急着处理。”

    谁都知道走私是暴利,但同样是违法乱纪的生意,没有人查也就罢了,一旦有人来查,董家账面上那么多非法资金必须要立刻处理了,而董家和赵家二房是合作关系,查董家或许是意在赵家。

    梅老爷子赞赏的点了点头,墨骁虽然在商界,可是眼光却如此犀利,看事情也很透彻,“不错,上面是有意要调查,不过赵家的根基摆在这里,不可能明着动手,而且赵家这几年在部队里也很活跃,这点面子上面也是要给赵老头的。”

    “炊事兵张洋是不是负责调查这件事的人?”沈墨骁再次开口,他的出现太突兀,而且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炊事兵。

    “现在你知道他为什么接近商奕笑了吧,这是想要趁机将我们沈家拖下水。”沈父迁怒的看了一眼沈墨骁,上面要调查赵家也好,要对付赵家也罢,原本和沈家都没有关系。

    可是这个“张洋”却故意和商奕笑扯到一起,这分明是不怀好意,让沈家不得不介入其中,外面的人要在和江省调查赵家并不容易,可是一旦有沈家当内应帮忙,打开局面就简单多了。

    可是沈父恼火的是到时候上面的调查一结束,赵家至多伤了二房,根本没有伤到根本,等到赵家元气恢复过来了,势必要报复回来,而沈家只怕就是首当其冲。

    “别人有什么心思是别人的事,可是商奕笑不该牵扯进来,甚至拖累沈家。”梅老爷子一锤定音的开口,目光灼灼的看着沈墨骁。

    “外公,笑笑或许并不知情。”沈墨骁面色沉重的开口。

    梅老爷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墨骁,这种开脱的话就不要说了,姓商的小姑娘很聪明,她为什么和张洋一起去九莲村调查吴旭,又为什么在董家宴会上挑事,商奕笑她即使不知道全部,至少也知道一部分,可她还是做了。”

    在梅老爷子和沈父看来,商奕笑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趁机给自己找到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她无权无势,沈墨骁又被沈夫人牵制住了,所以这段感情里,商奕笑处于劣势,而且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她趁机和张洋搭上关系,让自己拥有一些对抗的资本,这原本也没有错,可是她为了自己的目的,却将沈家拖下水,搅入到赵家董家的破事里,这就太过了。

    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孩子,梅老爷子和沈父都不会让她嫁到沈家的,不说会给沈家带来什么影响,就凭商奕笑的心机和城府,沈夫人日后只怕会被她给压的死死的,从这一点而言,梅老爷子和沈父就不可能同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爱似尘埃心向水〕〔魔兽贩卖商〕〔男神追妻也漫漫〕〔蒸汽时代的道士〕〔大唐好相公〕〔莽穿新世界〕〔星云叹〕〔网游之星剑传奇〕〔最强帝师〕〔魔王在路上〕〔我的搭档是财神〕〔造化诸天万界〕〔诸界末日在线〕〔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兽王,别吃我〕〔电影世界穿梭门〕〔天下豪商〕〔末世之温瑶〕〔万界道尊〕〔修真聊天群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大唐好相公〕〔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转道经〕〔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官梯〕〔贴身战龙〕〔绝世巫医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