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99章 被迫道歉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我们董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看到赵咨勋都退让了,董家辉自然也选择了低头。

    毕竟这位易二爷首先是拿董家开刀的,继续这样下去,赵家或许只是伤筋动骨,董家只怕就是灰飞烟灭了。

    商奕笑看着收敛了所有傲气的赵咨勋和董家辉,再瞅了一眼慵懒靠坐在沙发上,掌控全局的谭亦,果真是人比人气死,这就是强大实力带来的地位。

    这让商奕笑忍不住想,自己如果能拥有比黄子佩更强大的家世背景,那么沈夫人是不是就不会寻死觅活的不让自己和沈墨骁在一起,他的外公是不是也不会指控自己让沈家家宅不宁?

    原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是要面对最直白最残酷的现实,自己一无所有,所以就成了沈家所有人的公敌。

    即使她真的想和沈墨骁一直走下去,即使她愿意放弃自己的事业,从从小长大的雷霆退役,只可惜,她的任何付出和牺牲,在沈家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文。

    “赵大少既然开口了,我也给赵老爷子一个面子。”谭亦声音轻缓的开口,眸光看了一眼严阵以待的赵咨勋和正襟危坐的董家辉。

    “相信赵大少也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赵家二房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也该结束了,至于董家这边,该查的查该办的办,只要董家的生意干干净净的,我自然也不会动董家分毫。”谭亦眸光清寒而冷漠,一句话已经决定了董家的生死。

    赵咨勋脸色不变,这个结果也是他希望的,二叔和堂弟既然野心勃勃,那趁着这个机会斩断他们的野心,也省的日后给自己添麻烦,而且由这位易二爷出手,爷爷那边也好有个交代。

    董家辉的脸色就是一片灰败,董家是半黑半白的家族,即使董骏驰现在经营的飞虹娱乐,其中也有很不多见不得人的交易和关系,一旦严查董家的生意,最后董家只怕都保不住三分之一的产业。

    “易二爷,还请高抬贵手!”董家辉不由的站起身来,言辞恳切,态度卑微。

    赵大少没有开口,这说明他已经打算放弃董家了,这也不奇怪,董家是和赵家二房合作,而二房却想要抢夺赵咨勋继承人的位置,这个时候赵大少没有落井下石已经是天大的恩情。

    董家辉已经不对赵家抱有任何希望,只能乞求的看向面前的谭亦,不说易二爷本身的势力就远远超过董家,就凭他和帝京某个大人物合作了,要针对的就是董家,这一次他们董家在劫难逃。

    “董大少。”谭亦轻笑着开口,只不过这称呼却显得讽刺十足,“令妹之前对笑笑可是一点不友好,这样吧,我给董大少一个机会,如果令妹的赔礼道歉让笑笑满意了,我会对董家手下留情的。”

    此言一出,不说商奕笑直接傻眼了,一旁的赵咨勋和董家辉也愣住了,他们之前都分析过,这位神出鬼没的易二爷之所以找上商奕笑,只怕是为了将沈家拉下水。

    和江省说起来也是赵家和沈家的地盘,相对而言赵家的地位更加牢固,上面要动赵家,其实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

    但是将沈家搅和进来就不一样了,一旦和江省的内部先分裂了,那外面的人要对赵家动手就容易多了。

    赵咨勋目光复杂的瞄了一眼商奕笑,想到刚刚在院子里看到的暧昧一幕,看不出商奕笑还有这个本事,不但将沈墨骁吃的死死的,现在又和易二爷暧昧不清,看来要赔罪的不单单是董岚,赵庆也要免不了。

    该说的也说了,赵咨勋在半个小时之后带着董家辉离开了商奕笑的住所。

    站在院子门口目送着这两人离开,商奕笑转身不解的看着谭亦,“你干嘛让董岚给我赔礼道歉?”

    “受了欺负自然要狠狠的还回去,你可是我们家的小公主了。”谭亦笑着揉了揉商奕笑脑袋,狭长的凤眸里冷厉的寒光一闪而过,“记住了,以后只有你欺负人的份,谁敢和你过不去,就让他整个家族跟着赔罪。”

    商奕笑一直以来最相信的就是自己的拳头,就算是受了董岚的欺负,遭到了黄子佩暗中的算计,商奕笑也没有太在意,真的惹火了她,半夜偷偷溜进去,将人狠狠的揍一顿,报复回来了,气自然就消了。

    可是此刻,商奕笑呆愣愣的看着谭亦,脑子里乱糟糟的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从没有人这样给她撑腰过,不需要她私下里报复,因为再也没有人敢和她过不去了,就这么简单、直白、粗暴。

    “谢谢。”低下头,隐藏住微红的眼眶,商奕笑只感觉心里无比的温暖,这是一种不同于雷霆队友给她的感觉,也不是同于沈墨骁带给她的那种暖意。

    虽然是一个孤儿,可是商奕笑从不在意有没有家人,雷霆里的伙伴就是她最亲密的家人,但是此刻,从谭亦的身上,商奕笑感觉到了家人般的温暖。

    “进去吧。”也不点破商奕笑此时的感情波动,谭亦笑着揽着她的肩膀,两人向着院子走了进去。

    侧过头,看着身侧的谭亦,商奕笑忽然很羡慕谭亦口中的大公主,那是他的妹妹,一定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爱娇惯着长大,没有人敢欺负她,因为她有这么一个护短强大的哥哥。

    !分隔线!

    《铁血军营》这部电影在经历了种种波折之后,终于杀青了!陈导感觉拍了这一部电影,他的脑细胞是成片成片的死亡,再不杀青他都快熬不住了,这段时间事情实在太多了。

    “杀青宴?行,我知道了,晚上五点钟我会准时到的。”商奕笑结束了和胖子副导演的通话,没有想到这部电影已经拍完了,等杀青宴结束之后就剩下后期的处理,估计到了十月份就逐步开始宣传,在年底前就能上映。

    将手机丢在茶几上,商奕笑叹息一声,和沈墨笑冷战已经一个星期了,她不怪他对沈夫人的维护,那是他的母亲,是生他养他的人,可惜商奕笑无法接受的是他对自己的怀疑。

    “不想了。”商奕笑抓了抓头,在家里宅了一个星期,再不出门她都要发霉了,更何况在剧组的时候陈导一直对自己很是照顾,杀青宴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过去的。

    沈氏集团。

    自从沈夫人受伤之后,公司的气氛就显得极其低迷,每个人的脑神经都感觉绷得紧紧的,总裁已经接连加了一个星期的班,甚至有两天是直接入住顶楼的休息室,这让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都忙的跟陀螺一般,谁都不敢懈怠一点,唯恐惹到了周身冒着寒气的沈墨骁。

    “总裁,下午三点是新产品这个季度的报告会。”秘书王大益快速的将手里头的报告放在办公桌上,看着旁边已经垛起来的还没有处理的资料山,王大益忍不住的开口:“总裁,澳洲那边分公司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行了。”

    沈氏集团和董家最大的区别在于,沈氏集团做的是实业,虽然公司的发展速度会很慢,但是基础更加坚固。

    沈氏集团的总体的业务分为五个部分:高端的科技公司,生物制药和研究,这两项虽然投资大,日后的收益也是惊人,也是沈氏集团在国际上最强有力的核心竞争力量。

    家电行业和钢铸企业则是沈氏集团的基础,甚至可以说沈氏集团就从是家电发展起来的,而沈墨骁接手沈氏集团之后,开始进军食品领域。

    当然,最开始为了打开市场,沈墨骁从事的是国外高端进口食品,等品牌效益出来之后,沈氏集团的下一步就是着手打造国内绿色健康的食品行业。

    “两点半提醒我。”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头昏沉沉的难受着,沈墨骁知道自己在发烧,只不过他不愿意停下来,似乎只有在工作里忙碌,就可以暂时忘记一切。

    王大益做为最早就知道沈墨骁恋情的知情人,他此刻也很是无奈,连他也没有想到沈夫人的反应会那么激烈,甚至闹出自杀自残的事,就是为了阻止总裁和商小姐在一起,但是总裁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是,中午我让餐厅送餐过来。”看着又开始忙碌起来的沈墨骁,王大益说了一句,这才退出了办公室。

    前天就因为自己临时出去了,总裁中午到晚上竟然都没有吃饭,王大益想想就无奈,但凡总裁想要吃东西,别说白天了,就算是凌晨三四点,也能找到五星级大厨亲自给他做。

    偏偏沈墨骁忙忘了,等到他想起来的时候,却又没有食欲,结果就饿了两餐,王大益知道后不得不给秘书处下了命令,以后自己若是不在公司,沈总的一日三餐他们就得盯着,到了饭点,总裁没有应酬的话,就从餐厅订餐过来。

    空荡荡的办公室,沈墨骁忽然丢下手中的笔,整个人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目光看着桌子上的手机,他想接到的那个电话却一直没有打过来。

    十分钟之后。

    “我说你这是打算成仙呢?”顾岸将手上的食盒放到茶几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瞅着满脸疲惫的沈墨骁,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谈个恋爱,你这都快弄成国际争端了。”

    将手头的文件合上,沈墨骁这几天不想回家,面对家人是压力,和商奕笑又在冷战,所以此刻看到顾岸这个死党,灰败的心情倒是好了一点。

    沈墨骁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接过顾岸递过来的筷子,想到现在的僵局不由苦笑起来,“你说我能怎么办?”

    “你妈那个性我是不敢恭维。”顾岸无奈的一耸肩膀。

    从他认识墨骁的时候,他就是个极其自律的男人,不管是对公司的规划,还是对人生的规划,都是早早的就打好了腹稿,然后按部就班的去执行。

    只可惜世事难料,沈夫人那要死要活的性格,顾岸是很难理解的,结不结婚,或者和哪个女人结婚,不应该是墨骁他自己的事吗?更何况沈墨骁又不是那些没脑子的二世祖,还需要家长把关。

    “那个易二爷你查到了吗?”沈墨骁说到谭亦的时候,眼神冷厉了几分,必须让笑笑远离这样的危险人物,偏偏笑笑这会儿和自己怄气。

    将嘴巴里的菜咽了下去,顾岸放下筷子开口:“我查了,这位真的是神出鬼没,能查到的情报太少,这一次我拜托二哥帮忙,看看是帝京哪个大人物找了易二爷调查赵家,只可惜二哥那边说这事属于机密。”

    顾岸抱歉的看了一眼沈墨骁,不是他不帮忙,二哥既然说是机密,那肯定是不能告诉自己。

    顾岸也感觉到有些奇怪,不管是帝京哪位大人物出手,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二哥至少能透露一点情报给自己,可惜二哥三缄其口,顾岸也不敢追问太多,省的二哥认为自己很闲,到时候等待自己的一定是惨绝人寰的残酷训练。

    就因为这,顾岸都不敢回帝京,死赖在和江省不走,他真怕自己一回去被二哥逮着之后,没个一年半年的都出来,这或许是自己最后自由的时光。

    “赵家也没有查出来,看来的确很棘手。”沈墨骁并没有太失望,毕竟有人对付赵家,到现在赵家只查到了这位易二爷,能背后的人都没有查到,这事肯定非同一般。

    “不过我倒是查到一点。”顾岸同情的拍了拍沈墨墨骁的肩膀,无比阴险的笑了起来,“之前网络上那些关于商奕笑的负面报道,我不是和你说还有一股神秘势力介入了吗?就是易二动的手,他对商奕笑只怕是居心不良,你担心被挖墙角了。”

    沈墨骁黑着峻脸,没好气的甩开顾岸的手,吃了几口饭,因为发烧,什么胃口都没有的将碗筷放了下来,眉头紧锁的坦白,“笑笑现在很相信他。”

    “要不我借几个人给你,你将他咔嚓掉?”顾岸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虽然这个易二有些本事,但是顾岸还真不怕,与其这样继续折腾,干脆弄死他一了百了。

    沈墨骁已经懒得和这个暴力分子继续交谈了,“之前赵家和董家倒是想这样做,动手的几个人这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们那些人太菜了,我二哥手底下有一批好手,这段时间二哥估计还在和江省,我帮你问问看。”顾岸来了精神,眼神闪烁着蒸腾的战意,这个易二这么狂,顾岸倒是想要会会他。

    也顾不上吃饭了,顾岸掏出手机拨打了谭亦的私人号码,希望二哥没有执行什么任务。

    响了几声之后,手机被接听了,顾岸眼睛一亮,对着沈墨骁比了个手势,然后无比乖顺的开口:“二哥,中午好,吃饭了没有?”

    “有什么事,明说。”谭亦轻声笑着,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要不是有事找上自己,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打自己的手机。

    “二哥,我和你说,我最近遇到点麻烦事,墨骁你知道吧,我死党,他最近被人挖墙脚了。”顾岸兴冲冲的开口,就差没将这位易二爷形容的天怒人怨。

    一旁沈墨骁表情一僵,挖墙脚什么的真不用说了,而电话另一头,谭亦眉头微微一皱,凤眸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芒。

    “行了,别唧唧歪歪的,你到底想干什么?”谭亦勾着薄唇笑的无比危险,这段时间小岸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身为谭亦的秘书,小周同志刚将午餐摆到了桌子上,就听到电话里顾岸那大嗓门,小周同志僵硬着脸将筷子放好,为另一头的顾少主默默的掬了一把同情泪,不作就不会死,这绝对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嘿嘿的笑了两声,顾岸也不敢和谭亦磨叽,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开口了,“二哥,要不你借几个人给我,我去会会他,还整天易二爷易二爷的,他是谁的爷呢,二哥,我最看不惯这种装x的。”

    “所以你要将人揍一顿?”谭亦轻声笑着,清朗的嗓音透露出诡谲莫测的魅惑,一手轻叩着桌面意味深长的开口:“小岸,我之前告诉过你,和江省的这事让你别插手。”

    “二哥,您老放心,您的教诲我可不敢忘。”顾岸抹了一把脸,和二哥打电话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好像随时都会被一刀咔嚓了,二哥果真该找个媳妇,单身久了,这性子越来越变态了。

    想当初大哥也跟个冰山似的,一记眼神就能让人遍体生寒,可自从大哥结婚之后,顾岸感觉谭宸虽然没有从冰山变为绕指柔,可是他们闯了祸,至少有书意嫂子去灭火啊,哪里像二哥这样,越来越往变态方向发展,笑的自己都毛骨悚然。

    “二哥,赵家的事我不会管,不管这个易二这么厚颜无耻,他竟然敢撬我死党的墙角,这事绝对不能这样算了。”顾岸语调异常凶狠,似乎已经想好了这位易二爷的十八般死法,“二哥,你借点人给我,我就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小岸。”谭亦这边刚一开口,顾岸立刻神经紧绷的坐直了身体,聆听谭亦的教诲。

    “小岸,明天中午之前你如果没有回家,我不管你知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但是我会让你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顾岸傻眼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为什么感觉二哥好凶残!

    片刻之后,顾岸终于受不了的哀嚎一声,将手机一丢,双手烦躁的抓着头,“二哥越来越可怕了,墨骁,这一次我一定会很惨很惨的!”

    沈墨骁想到之前在医院见到的谭亦,好吧,那一位看起来优雅高贵,可是身上透着一股子邪气,连顾岸这暴烈的性子都能被吓成这样,沈墨骁同情的拍了拍他肩膀,“我给你订明早的飞机。”

    “都是这个易二害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顾岸眼中杀气蒸腾,要不是这个易二太张狂,自己怎么会打电话给二哥,自己不打电话就不会被勒令明天中午必须回家!

    “今晚上剧组杀青,我们过去。”顾岸一脸的生无可恋,回去之后必定生不如死,所以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今晚上最后的快乐时光。

    顺便在临走之前让墨骁和商奕笑见个面,省的这两人继续冷战下去,最后便宜了易二那个混蛋!

    下午四点。

    谭亦放下手中的资料,揉了揉眉心,余光一扫,“有什么事说吧?”

    “二少,顾少主和沈墨骁要去参加今晚上的杀青宴。”秘书小周同志诚实的汇报着情况,顾少主在作死的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

    顾岸性子暴烈,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参加这些宴会,谭亦不用想也知道顾岸这是找机会撮合沈墨骁和商奕笑。

    “你通知董家一声,今晚上就让董岚当众给笑笑道歉。”谭亦平静的开口,这事已经拖了一个星期,也该有个了结了,董家的事情也查的差不多了。

    小周同志点了点头,看来二少今晚上也会去,想到同样参加宴会的顾岸,小周同志默默的叹息一声,希望顾少主晚上少喝几杯,不要太作死,否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剧组的杀青宴原本是订在东华阁,陈导和这里的老板挺熟,地方虽然不算太奢华,不过布置的很高雅,而且菜的口味极好。

    可是当知道沈墨骁这个大投资商也要来参加杀青宴之后,陈导立刻将地点换成了更为高档的帝景酒店。

    沈家大宅,下午时分,夕阳西下。

    “墨骁又不回来吃晚饭?”沈夫人眉头一皱,声音已经冷了下来,“他这是要干什么?借着加班当理由和我对抗吗?”

    电话另一头的王大益连忙解释道:“夫人,这真不是,下午总裁的朋友过来了,明天早上的飞机回帝京,晚上总裁给对方践行,真不是故意不回去的。”

    听到这解释,沈夫人阴沉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看着不远处正在花园里剪切玫瑰的黄子佩,沈夫人计上心头,“墨骁将地点定在哪里?我让子佩也过来,既然给朋友送行,子佩这个未婚妻也应该一起。”

    王大益想死的心都有了,难怪总裁将手机都故意落在办公室,夫人这样自作主张的性格,连自己都快受不了了,就算要撮合,那也得两情相悦吧,哪有硬绑在一起的,“夫人,这我真不知道,总裁下班的时候也没有说。”

    沈夫人不满的挂断了电话,原本这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沈夫人越想越不甘心,片刻之后,沈夫人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你告诉我商奕笑今天晚上的行踪。”

    给朋友送行,不带着子佩这个未婚妻,墨骁要是敢带商奕笑一起去,沈夫人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就气不打一处来,心脏处的伤口似乎又隐隐作痛了。

    自从知道沈墨骁不会和商奕笑分手,从医院回家调养的沈夫人就花高薪找了私家侦探,让他们二十四小时盯着商奕笑的行踪。

    好在这几天沈墨骁的确是在公司加班,两个晚上没有回家也是住在公司里,沈夫人这才没有闹腾起来,沈家也有了一个星期的平静。

    私家侦探这边很快回了消息过来,“商奕笑下午接到了剧组的电话,晚上五点半要去帝景酒店参加《铁血军营》的杀青宴。”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了?沈夫人皱着眉头,犹豫了片刻后再次开口:“你替我查一下,沈墨骁是不是也参加今晚上的杀青宴?”

    “这个不用查了。”私家侦探笑着接过话,这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剧组那边也没任何的隐瞒,所以私家侦探盯梢商奕笑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消息了。

    “原本陈导是将杀青宴订在东华阁的,后来因为沈总裁这个大投资商也参加,所以陈导临时换到了帝景酒店。”

    一个是私人会所,一个是五星级大酒店,两者的规格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沈夫人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啪一声挂断了电话,好啊,真的好啊!说什么给朋友践行,分明是找个理由去和商奕笑见面!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一招玩的真好!

    “沈姨,这黄玫瑰开的正好,看着都善心悦目。”黄子佩笑着将一篮子黄玫瑰拎进了屋子,一抬头看到了脸色不善的沈夫人,不由关切的开口:“沈姨,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黄子佩,再想到千方百计和商奕笑见面的儿子,沈夫人只恨自己生的为什么不是女儿,这么贴心乖巧懂事。

    “没事,在家里待久了有些闷了。”沈夫人掩饰了脸上的怒气,此刻拍了拍黄子佩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自己,“子佩,晚上陪我出去吃个饭,我也透透气。”

    “好啊,沈姨,我们要吃药膳吧,这个清淡,对你的身体也好,我知道一家药膳店,里面的药膳做的很地道,一点药味都吃不出来。”黄子佩不疑有他,笑着从包里拿出手机,“沈姨,你等着,我先打电话过去将你的情况说一下,让厨师那边有个准备。”

    看着如此细致周到的黄子佩,沈夫人一想到沈墨骁竟然背着自己和商奕笑约会,眼神又阴沉了几分。

    沈墨骁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就被顾岸给强行拉走了,为了享受自己最后一晚上的自由时光,顾岸决定今晚上一定得好好放松一下,谁知道日后还有没有机会出来放风。

    “这菜口味不错,我得多吃一点,二哥狠起来,绝对能让我一个月都吃青菜豆腐。”顾岸吃着吃着,只感觉前途一片黑暗,下手的速度就更快了。

    下午吃了退烧药,沈墨骁这才了一点胃口,或许也想到商奕笑也在这个酒店,沈墨骁的食欲也上来了,“放心吧,只是常规训练而已。”

    “你不懂,我二哥素来是杀人不见血,上一秒让你笑,下一秒就能让你哭!”顾岸生无可恋的回了一句,大哥虽然凶残,但只要不惹大哥生气就没事。

    二哥就不同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二哥,每一次都被罚的莫名其妙,然后被训的很惨很惨,从小到大血淋淋的教训让顾岸知道,宁可得罪自家老爹,宁可得罪了大哥,也不能惹上二哥!

    楼下大厅,剧组的人已经过来了,知道沈墨骁不过来一起吃饭,陈导这边也开宴了,西式的自助餐,顶级的食材,让被奴役了许久的剧组众人感觉终于又活过来了。

    “盈姐,商奕笑来了。”角落里,琳达低声提醒了齐澄盈一句。

    齐澄盈目光微冷,可瞬间就将所有的嫉恨都完美的收敛下来,转移了话题开口:“听说《清风剑客》的剧组也在这边招待投资商。”

    “是,郝导演这部电视剧是大制作,听说至少要投资1。2个亿,单集的特效费用就高达二十五万,每一集的成本平均下来也要二十万。”琳达身为齐澄盈的经纪人,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

    《清风剑客》的剧组原本也想找齐澄盈当女一号,不过因为郝导演风评不好,他所在的剧组太乱,各种潜规则和暧昧绯闻,琳达就替齐澄盈回绝了。

    “郝导似乎找上了天马地产?”齐澄盈压低了声音,眼中有着算计的冷色一闪而过,“伍滕那可是男女不忌的。”

    琳达脸色一变,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人在这边,放心的同时又感觉到阵阵的悲哀,以前盈姐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众人的焦点,可是如今,大家就像躲灾星一般避着,甚至在角落里嘀嘀咕咕,分明就是看盈姐笑话。

    “盈姐,沈总裁很在乎商奕笑,你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要做多余的事。”琳达安抚的拍了拍齐澄盈的胳膊,她能理解盈姐的愤怒和屈辱,但是这个时候动商奕笑,那绝对是自寻死路,沈总裁一旦查起来,盈姐的星途就毁了。

    齐澄盈苦涩一笑,成为了娱乐圈的笑柄,可是她却不敢报仇,还有谁比她更窝囊的吗?但即使心里头再恨,她也只能忍着,“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的,不过我不做,不代表其他人不做。”

    琳达一愣,随即想到了黄子佩,是啊,那可是黄家大小姐,沈夫人公开承认的儿媳妇,商奕笑和沈总裁暧昧不清,黄小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盈姐,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坐山观虎斗,商奕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琳达不由的笑了起来,恶人自有恶人磨!商奕笑这样迫害盈姐,她等着看她日后悲惨的下场。

    人群里,陈导和剧组众人寒暄了几句,喝了几个演员敬的酒之后,大手一挥,“行了,你们都去玩吧,别管我了。”

    当看到商奕笑的身影时,陈导不由走了过去,“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这话一出口,陈导立刻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沈墨骁虽然公开承认了和商奕笑的关系,但是沈夫人那里是死都不同意,尤其是沈氏集团还公布了沈黄两家联姻的消息。

    这个时候沈总裁没有陪着笑笑一起过来,肯定是不适合,不过陈导也知道沈墨骁既然说过来,那肯定会来,只不过时间上还要推迟一点。

    “陈导。”商奕笑打了一声招呼,目光扫过全场,这才接着道:“沈墨骁他也来?我不知道啊。”

    得!这两位该不会是吵架了吧?陈导目光复杂的看着商奕笑,生硬的将话题转开了,“先过来吃点东西。”

    看到商奕笑跟着陈导走到食物区了,剧组的众人不由小声嘀咕起来,“沈总裁不是说要来,怎么没有一起啊?”

    “说不定分手了,听说董家的宴会,黄小姐才是沈总的女伴。”有羡慕嫉妒恨的人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估计就是玩玩。”

    “就算是玩玩也好啊,不说神总裁的背景,就沈总裁的长相和身材,倒贴我也愿意。”另一个女人嘀咕一声,只可惜看上她的想要包养她的都是些老男人。

    众人等了十来分钟,依旧没有看到沈墨骁的出现,却意外的看到了谭亦,这一下众人的八卦之心立刻复活了,各色的目光诡异的看着向着商奕笑走过去的谭亦。

    “不是吧,商奕笑还和这个炊事兵勾勾搭搭吗?”女人震惊的开口,当初剧组是传了许多难听的话,但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沈总裁和商奕笑有关系啊。

    “难道商奕笑和沈总裁分手了,所以又找上这个炊事兵了?”这绝对是幸灾乐祸的嘲笑声。

    唯独出席了董家宴会的齐澄盈还有莉莉几人知道真相,但是她们谁都没有说,炊事兵的身份只是掩饰,这位估计是家里放到营区去磨练的。

    齐澄盈收回目光,暗自攥紧了手,商奕笑的运气还真是好!当天在董家,齐澄盈可是亲眼看着谭亦霸气十足的挑衅董家。

    “你怎么也来了?”商奕笑不由的笑了起来,捧着盘子看着谭亦,“吃过没有?这里的食物口味不错。”

    “一会董家人过来。”察觉到四周恶意的目光,谭亦却故意亲昵的揉了揉商奕笑的脑袋,惹得四周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就这么暧昧,沈总裁怎么不来抓奸呢?

    看到这一幕,有人已经偷偷那手机拍了照片,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恶毒光芒。

    “那我一会不是要震惊全场?”商奕笑没有躲开谭亦的手,此刻更是肆意的笑了起来,“一想到董岚要低声下气的道歉,突然感觉食欲大增!”

    看着情绪如此直白表达的商奕笑,谭亦眸光更加柔软宠溺了几分,她的确适合这样明烈张扬的笑容。

    酒店外,董岚阴沉着眼神,表情狰狞的扭曲着,猛地抬头,愤怒的质问着副驾驶位的董家辉,“大哥,难道你真的要让我给商奕笑那个贱人道歉?”

    “小岚,该说的话一个星期之前我已经和你说了,如果你那个时候愿意道歉,只是去商奕笑的住处,可是你却拖着,变成现在这个局面都是你自己导致的!”董家辉冰冷着表情回答,易二爷愿意给董家机会,别说是道歉了,就算是跪着哀求,董家辉都会让董岚去做。

    董岚双手死死的攥紧成了拳头,愤怒之下,猛地推开车门下了车,可惜容不得她逃走,董家的四个保镖已经挡住了她所有的去路。

    董家辉从副驾驶位置上走了下来,冷漠的看着暴怒的董岚,“你自己去还能保有你董家千金的面子,你如果再无理取闹,就算是被当成狗一样拖着进去,你也要去给商奕笑道歉。”

    “面子?我还有什么面子?”董岚情绪失控的喊了起来,当初她在娱乐圈有多么嚣张跋扈,那么此刻她就有多么卑微可怜。

    ------题外话------

    顾岸童鞋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废柴归来:冥君的〕〔终极妖孽兵王〕〔青梅物语:竹马哥〕〔直男的怒吼:我不〕〔尸不言〕〔修仙小农民〕〔万界第一神〕〔蜜爱甜心:简少强〕〔神只〕〔大宋桃花使〕〔宋帆〕〔封神飞仙录〕〔一剑破道〕〔盛世为凰:暴君的〕〔我的超级庄园〕〔重燃〕〔悲剧发生前[快穿]〕〔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历史背后有个鬼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九转道经〕〔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绝世巫医〕〔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