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06章 发现尸体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沈夫人快步向着后面的一幢房子走了过去,没有想到商奕笑还不死心,还想在他们沈家大喜的日子来搞破坏!

    想到这里,沈夫人眼神冰冷了几分,她难道就真不怕自己将她的那些犯罪证据交上去吗?

    “夫人,商奕笑在里面。”守在门口的保镖连忙打开了门,他们两个现在虽然是沈家的人,但却是沈夫人结婚的时候从帝京梅家带过来的,所以两人是绝对听从沈夫人的命令。

    沈夫人看了一眼屋子里站在阳台处的“商奕笑”,这才低声开口:“有没有其他人看见?”

    不管是担心沈墨骁会临时反悔,还是担心被其他参加婚宴的宾客看到,商奕笑的出现终究让沈家面上无光,好在沈夫人之前就防备着,没有让“商奕笑”去会场闹起来。

    “没有,我们一直在酒店大门口守着,商奕笑一出现之后就被我们从侧门带到这边来了。”保镖原本还担心带走商奕笑的时候会有些困难,她要是在酒店门口大喊大叫,只怕也会惊动宾客或者酒店的工作人员,好在商奕笑似乎认命了,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跟他们走了。

    沈夫人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守在门口的保镖也立刻将门关了起来,两人尽职的守在门外。

    “你来做什么?”沈夫人表情冰冷的看着面前的“商奕笑”,她这么平静,反而让沈夫人有种不安的感觉。

    压下这种慌乱,沈夫人冷着脸继续质问:“你和墨骁已经结束了,所以不要想破坏今天的婚礼,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沈夫人多虑了。”替身转过身看着阳台外的景色,这幢三层的别墅有些的偏僻,所以从这边眺望,只能远远的看到婚礼现场的一角。

    “我来只是希望你答应我之前发生的事永远都不要告诉第二个人。”替身眼中对世界最后的留恋也消失了,她转过身平静的看着沈夫人,“如果你能答应,那么我绝对不会破坏沈墨骁的婚礼,以后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当了婊子就不要立贞节牌坊!”沈夫人不屑的嗤笑出声,如今墨骁都已经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商奕笑还想装什么清高!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沈夫人倨傲的点了点头,带着胜利者的高傲姿态,“你放心吧,不管如何你和墨骁终究有过一段感情,你不要脸,我们沈家还要脸,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之前的视频也被墨骁删除了,这件事除了我和墨骁还有你自己清楚,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

    至于那个男模,从头到尾都是拿钱办事的人,所以他根本不清楚,而沈墨骁做事更加周密,当天咖啡厅的监控包括出入酒店的监控资料也都被沈墨骁删除了,而那个男模也被沈墨骁送去国外了。

    替身冷眼看着高傲不可一世的沈夫人,脸上不由露出嘲讽的冷笑,甚至带着几分疯狂之色,“我如果是婊子,那你是什么?背着丈夫和初恋情人偷偷约会。”

    “你在胡说什么?”沈夫人声音猛地尖利起来,震惊之后是极大的恐慌,随后愤怒的看向替身,“你派人跟踪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替身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张狂而恶劣,挑衅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沈夫人,“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沈夫人,你如果敢将我送进监狱,那么我就让你身败名裂、名声扫地!”

    说话的同时,替身拿出手机晃了晃,上面有沈夫人和邓鹤翔见面时的照片,或许是拍摄角度的问题,两人之间看起来格外的亲密暧昧。

    “手机给我!”沈夫人怒不可遏的开口,一把扑过去要抢夺替身手里头的手机,她是真的慌乱了。

    这段时间沈父一直忙着公司里的生意,梅老爷子和老夫人见沈夫人这个小女儿不再闹腾了,老两口也松了一口气,悠闲悠闲的在市区的景点走走晃晃,再去拜访拜访朋友。

    沈夫人一面心虚不安着,一面又按耐不住的偷偷出去和邓鹤翔见面,可是她真的没想到会被商奕笑拍下照片,从而成了要挟自己的工具。

    叫骂、抢夺、扭打……

    “不!”当看到“商奕笑”身体从阳台的栏杆处被自己推的翻了下去的时候,沈夫人惊恐万分的捂住了嘴巴,刚抢到手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三楼也不过十米高,“商奕笑”的身体如同翩飞的蝴蝶,瞬间落了下来,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鲜血从她的脑后慢慢的流淌出来。

    趴在栏杆上的沈夫人脸色苍白,攥着栏杆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她虽然如此痛恨仇视商奕笑,甚至也想过弄死她,可是沈夫人从没有想到要亲手杀了商奕笑。

    “不能……不能让墨骁知道……不能让人知道……”惊恐万分的沈夫人结巴的开口,身体软弱无力的滑坐在地上。

    半晌之后,沈夫人终于回过神来,从掉在地上的包里掏出手机。

    手指不停的颤抖着,连续拨了三次,沈夫人这才拨通了邓鹤翔的电话,“鹤翔,我杀人了,我杀了商奕笑……”

    电话另一头,邓鹤翔对着手下抬手一个示意,随后紧接着开口:“思雪,你把话说清楚,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杀了商奕笑?”

    听完沈夫人的话,邓鹤翔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轻松的笑容,自己刚刚还在计划着如何杀掉商奕笑,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商奕笑和沈夫人起了冲突,竟然被她一把从阳台上推了下去。

    不管心里如何高兴,邓鹤翔语调却是无比的关切,“思雪,你冷静一点,我马上就过来,商奕笑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好,我等你。”沈夫人挂了电话,透过栏杆上安装的玻璃,沈夫人目光惊恐又不安的向着楼下看了过去,那触目惊心的鲜血,让沈夫人猛地缩回了头,却是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沈家要举行婚礼,所以整个酒店都被沈家给包了,而这幢楼因为地段偏僻,所以从“商奕笑”摔下去到现在,楼下也没有人经过,酒店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前面为了婚礼而忙碌着。

    邓鹤翔来的很快,他带了两个手下,当看到摔在下面的商奕笑时,邓鹤翔眼睛也眯了一下,看来之前的推断是错的,商奕笑不是赵家的人,同样也不是帝京的特工,否则她就不会轻易被沈夫人推下来。

    “先生,商奕笑还没有死。”手下检查了一下“商奕笑”的颈部脉搏,随即抬头告知站在一旁的邓鹤翔。

    三楼的高度并不算太高,所以她虽然摔的很重,可是并没有当场断气,如果立刻送去医院抢救,说不定还能抢回一条命来。

    “将人抬走,把这里的血迹清理一下,顺便检查一下酒店的探头,看看有没有拍到什么。”邓鹤翔冷血的下达命令,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阳台,现成的把柄送到自己手里了,以后沈家也就等于有了一个探子了。

    坐在沙发上,沈夫人脸色依旧苍白的不见一点血色,双手冰冷的冒着虚汗,听到开门声时,沈夫人猛地抬起头,惶恐不安的目光里充满了无助和害怕。

    “你们先下去,我和沈夫人聊一会。”邓鹤翔让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离开了,这才快步走了进来。

    “鹤翔,商奕笑她?”声音依旧发颤,沈夫人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后面的阳台,“我不是故意的,是她要挟我,然后她不小心自己掉下去的……”

    “我知道我知道,这和你无关。”邓鹤翔一把抱住瑟瑟发抖的沈夫人,不停的安慰着,直到似乎冷静了一点,这才扶着人在沙发上重新坐了下来,“我已经把商奕笑的尸体处理了,如果真有人问起来,你就说她想要破坏婚礼,被你让保镖赶出去了,会有一个服务员看到她离开。”

    邓鹤翔等于是将人证都给沈夫人弄好了,一开始发现“商奕笑”的人是黄母,只要她不说,按理而言其他人都不应该知道商奕笑来过酒店。

    就算最后沈墨骁知道了,邓鹤翔这边也安排妥当了,至于“商奕笑”离开酒店之后去了哪里,就不关沈夫人的事了。

    “我明白。”沈夫人感激的抓着邓鹤翔的手,如果不是他帮忙,六神无主的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了,你快回婚礼现场,你在这里待得越久越不利。”邓鹤翔也需要和黑蜘蛛那边碰个面,原本他们是来调查商奕笑的,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巧合。

    几分钟之后,沈夫人一回到现场,黄母快步走了过来,急切的询问,“商奕笑人呢?她是不是想要来破坏婚礼的?”

    沈夫人眼神慌乱了一瞬间,不过随后又快速的恢复了正常,“被我赶走了,你就当不知道她来过了,否则让墨骁知道了……”

    “我明白我明白,我谁都不说。”黄母忙不迭的直点头,她的女儿好不容易修成正果了,这个时候自己如果提起了商奕笑,要是墨骁知道了一下子反悔了,那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今天根本没有看到商奕笑。”

    沈夫人这才放下心来,不放心的又低声叮嘱了一句,“也不要和子佩说了,大喜的日子别让子佩不高兴。”

    “思雪姐,你放心吧,我都明白的。”黄母嘿嘿一笑,自己才不会那么傻呢。

    邓鹤翔离开了酒店,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了自己在和江省的一处别墅。

    坐在大厅里的两个抽烟的外国人听到开门声,回头看向进门的邓鹤翔,其中一人操着流利的中文询问,“确定死的人是商奕笑?”

    “已经确定了,尸体就在外面汽车后备箱里。”邓鹤翔点了点头,陪同两个外国男人一起走向了院子里。

    手下打开了后备箱,“商奕笑”身体蜷缩在后备箱里,虽然头上是干涸的鲜血,但是她还有轻微的呼吸声。

    “要将人救过来审问吗?”邓鹤翔说了一句,就“商奕笑”现在这濒临死亡的状态,估计抢救了也活不下来了。

    “不用,直接弄死。”外国男人冷血无情的丢下一句话,将手中的烟蒂丢到了商奕笑身上。

    她既然只是个普通人,那身上就没有什么可审问的情报,她会牵扯到走私案里最终导致黑蜘蛛的三个分部被清剿,看来只是巧合。

    邓鹤翔让手下将商奕笑的尸体拿去处理了,这才转身向着屋子走了过去,“你们现在就离开?”

    “留下来不安全。”外国男人回了一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护照和钱包。

    原本黑蜘蛛就已经被华国的军方给盯上了,他们现在来华国就非常的冒险,要不是因为迁怒到商奕笑身上,又怀疑她是帝京的特勤人员,他们两个也不会冒险来这里。

    现在“商奕笑”已经死了,他们也要立刻离开,省的夜长梦多,华国这边的情报网还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又牵扯到了那个易二爷,他们就不愿意多停留一分钟。

    两个小时之后,两个外国人在去机场的路上意外遭遇了华国特有的碰瓷团伙,对方是干碰瓷的老手,一般人去机场赶飞机,时间都很紧急,所以不愿意报警,太耽搁时间,基本给个千八百的就当破财消灾了。

    可惜两个外国人嚣张惯了,原本打算直接踢晕了碰瓷的男人然后离开,谁知道被机场路段执勤的交警给碰到了。

    这一下事情就闹大了,两个外国人身上都带了武器,虽然他们驾车逃离了,可惜最终还是被武警给包围了,最终发生了激烈的交火,当场死亡。

    在事发之后邓鹤翔就接到了消息,他一度以为是两人黑蜘蛛的身份曝光了,好在焦急等了一天一夜,依旧没有人来抓捕自己,邓鹤翔就知道自己没事。

    事后,邓鹤翔和黑蜘蛛这边再次进行了周密的调查,发现这真的是巧合,这个碰瓷团伙经常作案,其实给了钱也就没事了,偏偏两人嚣张惯了,不愿意花钱而是将人踢晕了过去,这才被交警给盯上了。

    好在两人都死了,他们身上的也都是假护照,不可能查到黑蜘蛛身上,也不可能查到邓鹤翔这里,只能说这两人死的太窝囊太冤枉。

    !分隔线!

    当钢琴声响起来的那一刻,看着坐在下面的众多宾客,沈墨骁忽然后悔了,自己为什么会同意这一场婚礼?

    一时之间,所有和商奕笑相处的一幕一幕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娇嗔霸道,沈墨骁忽然感觉心痛的无以复加。

    可是当目光掠过坐在第一排的父母,外公外婆还有舅舅他们时,沈墨骁那一刻的冲动又被生生的压了下来。

    “新娘好漂亮!”宾客里,有小姑娘赞叹的开口。

    红毯的另一端,身着白纱的黄子佩挽着黄父的胳膊,一步一步向着沈墨骁走了过来,她后面的小男童和小女童则牵着婚纱,鲜花从半空里洒落下来,一切唯美而梦幻。

    “爸,墨骁怎么突然同意了?”因为婚事太仓促,沈墨骁的大舅舅立刻交接手头的工作,可也是今天早上才匆匆的从帝京赶到和江省。

    “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可是思雪她?”梅老爷子这一刻也有些的后悔了,他最是疼爱沈墨骁这个外孙,唯独在这结婚这件事上他亏欠了他。

    “小妹这些年越来越糊涂了!”大舅舅眉头一皱,面色威严肃杀了几分,门当户对的联姻不是不可取,关键是要墨骁同意。

    看墨骁此刻的表情,大舅舅知道这注定了会是一场不幸福的婚姻,即使新娘是所有人心目里的最好人选。

    大舅妈拉了一下身旁的老公,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呢,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

    木已成舟!婚姻不是儿戏,不管是对还是错,都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大舅舅也停下话,就因为小妹不满意墨骁的女朋友,所以好几次寻死觅活,现在她倒是满意了,可是小妹想过墨骁以后会幸福吗?

    “哥,虽然我没见过那姑娘,可是我相信墨骁的眼光。”比起大舅舅的稳重,在部队工作的小舅脾气更为直接和暴烈,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门当户对,小妹倒是他们梅家的女儿,可现在是什么样子。

    “行了。”梅老爷子警告的看了一眼还想要惹事的小儿子,他这性子越来越野了,难道这个时候还能悔婚不成。

    看着黄子佩走到自己的面前,沈墨骁目光下意识的越过宾客看向入口处,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出现,沈墨骁不知道自己该失望还是该庆幸。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新郎新娘可以交换戒指了。”主持婚礼的司仪不得不提醒了一声,总感觉新郎不在状态里。

    沈夫人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原本这该是她最高兴的时刻,但是她的脑海里不断着浮现出“商奕笑”从阳台跌落下去的画面,这让沈夫人的脸色愈加的难看。

    就在一片安静里,不远处出来工作人员急切的阻止声,“抱歉,婚礼已经开始了,而且没有喜帖……”

    刷的一下,所有人都回头看了过去,沈墨骁猛地握紧了手里头的戒指。

    直接推开挡在面前的人,谭亦绕过鲜花做成的拱门,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发现不是商奕笑,在场宾客眼中的兴趣立刻就消退了,还以为有热闹可以看。

    “这难道是来抢新娘的?”小舅舅明明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此刻眼中却泛着幸灾乐祸的光芒,“不过怎么看这男人也没有我们家外甥帅啊。”

    一步一步,谭亦直接向着站在高台上的沈墨骁和黄子佩走了过去,看着一旁伴郎手中空掉的戒指盒,谭亦悠然一笑,“抱歉沈总裁,之前有事回帝京了,刚回来就知道今天是沈总裁大喜的日子。”

    “张长官客气了。”沈墨骁冷淡的开口,对于面前的“张洋”有着迁怒和痛恨,若不是他将笑笑牵扯到这些事里来,这一切怎么会发生。

    谭亦狭长的凤眸里嘲讽意味更浓,“新娘很漂亮,沈总裁好福气,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交换戒指了,谨此祝贺沈总裁和黄小姐佳偶天成、早生贵子。”

    怒火在眼中凝聚,听着谭亦的显而易见的嘲讽声,沈墨骁表情阴霾到了极点,他无法去怨恨自己的母亲,舍不得去责怪商奕笑,所以他满腔无处发泄的怒火只能对着面前的谭亦。

    “啊!”看到沈墨骁突然冲下去,一拳头向着谭亦的脸挥了过去,旁边的伴娘受惊的喊了一声。

    沈墨骁的动作很快,只可惜谭亦毕竟是练家子,轻轻一个侧身,精准避开的同时,谭亦一手抓住了沈墨骁的手腕,原本满是笑意的表情陡然冰冷下来,“沈墨骁,你永远不会明白自己错失了什么!”

    “墨骁!”梅老爷子和沈父也同时站起身来阻止,墨骁这是压抑太久了,此刻情绪终于失控的爆发出来了。

    大舅舅只是意味深长的打量着面前的“易二爷”,而小舅舅则是危险的眯着眼,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谭亦刚刚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让小舅立刻警觉到面前这个人身手的可怕。

    “抱歉,打扰各位了。”谭亦松开的抓着沈墨骁的手,优雅无比的对着梅老爷子等人微微欠身,随后转身潇洒的离开了,只希望沈墨骁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随着谭亦的离开,婚礼顺利进行,只不过所有人都感觉到沈墨骁身上的冷意,可以说谭亦没有出现之前,沈墨骁还在压抑着,而谭亦来了又走,沈墨骁不再压抑遮掩,不像是在举办婚礼更像是在办丧事。

    沈黄两家的婚礼尘埃落定,不少知情的人都在关注着商奕笑的下落,也不知道哪个多事的人查到商奕笑前些天离开了和江省,但是就在婚礼当天她又回来了,机场这边能查到她出入的记录。

    “这么个大活人一下子就不见了,该不会被沈家或者黄家给弄死了吧?”赵庆看着手头的娱乐报纸,有个狗仔偷拍到商奕笑从机场离开的照片,后面一张是机场的监控截图,是商奕笑回来的。

    可是不少记者都去商奕笑的住所蹲点了,偏偏找不到商奕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沈家的事情你少管。”赵咨勋看了一眼又开始嚣张得瑟起来的赵庆,他也派人找过,可惜同样找不到,赵咨勋怀疑商奕笑是被易二爷带走了。

    !分隔线!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随着易二爷从和江省的消失,原本紧绷的局势似乎慢慢的平淡下来,董家彻底败落了,赵家二房也锒铛入狱了。

    沈黄两家联姻之后,生意上有了更密切的合作,隐隐的已经成了和江省商界说一不二的霸主。

    八月中旬,虽然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可是商业区这一片的白领族们因为火辣辣的太阳,很少有人出来吃饭,不是在公司餐厅吃饭就是叫了外卖送进来。

    一辆汽车停在了沈氏集团的大门口,随着保镖将后座车门打开,黄子佩拎着食盒走下车,远远的,保安一看到总裁夫人来了,立刻将玻璃门打开了迎接过去。

    “笑笑?”驾驶位的邋遢大叔担忧的看着大病未愈的商奕笑,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那个曾经爱笑爱闹的小姑娘却变得如此的冷淡,眼中一片死寂。

    “都安排好了吗?”商奕笑发现自己感觉不到痛,或许在沈夫人寻死觅活的反对后,她就知道自己和沈墨骁不能长久。

    可是为什么要害死无辜的人!商奕笑眼中一痛,深深的内疚涌上心头,马上就要九月份了,大学快开学了,那丫头明明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为什么那么傻呢。

    邋遢大叔无奈的叹息一声,有些时候牺牲是必须的,更何况上面已经盯上了邓鹤翔这条线,现在不将他抓捕归案,不过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彻底掌握黑蜘蛛的所有情况。

    否则军方这边即使剿灭了黑蜘蛛,那些国家依旧会培养出白蜘蛛红蜘蛛,所以目前最好的局面就是控制黑蜘蛛。

    “明天会有一群登山爱好者去爬山,其中一人意外走失,最终发现了尸体。”邋遢大叔回了一句,总不能让小丫头的尸体一直被掩埋在深山里,连个墓碑都没有。

    “其实笑笑,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沈墨骁好好的为什么会答应?”这一直是邋遢大叔不明白的地方,之前沈夫人要死要活的时候,沈墨骁也咬住了没松口,怎么刚好笑笑去国外追捕臭鼬,沈墨骁竟然就答应和黄子佩结婚了。

    面如死水,商奕笑扬唇苍白的唇冷笑,语气薄凉到了极点,“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沈墨骁的电话录音她听的明白,那个时候她还想着回来找沈墨骁问清楚,就算他要和黄子佩结婚,商奕笑也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可是如今,什么都不重要了,就算知道了沈夫人意外致人死亡,难道沈墨骁能大义灭亲的将他母亲送进监狱吗?对于沈墨骁,商奕笑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

    邋遢大叔怔了一下,是啊,现在追究原因的确没意思了,沈墨骁已经结婚了,商奕笑的身份也已经死亡了。

    “走吧。”又一次看了一眼阳光下的沈氏集团,商奕笑表情漠然的收回目光,重伤加上情伤,她的身体在短短数十天瘦的只余下一把骨头,再加上表情阴沉了许多,看起来和以前的模样相差甚远,反而和之前的替身多了几分神似。

    第二天晚上,沈家大宅显得很是热闹,沈黄两家成了亲家,来往的愈加密切,而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也打算明天回帝京了,今晚上黄父和黄母也过来给两位老人家践行。

    “子佩什么时候给我添个大胖孙子就好了。”沈夫人打趣的开口,笑着拍了拍黄子佩的手,“你也别整天惯着墨骁,工作是做不完的,家庭更重要。”

    “妈,我知道。”黄子佩带着新媳妇的娇羞,“外婆,你先坐着,我去看看厨房的菜好了没有,墨骁哥也快下班回来了。”

    梅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对沈夫人叮嘱道:“你也别急,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要给墨骁一个适应时间。”

    其实半个月之前她就打算回帝京了,可是又担心沈墨骁和黄子佩的婚后生活,所以梅老爷子和老夫人又多停留了半个多月。

    好在见到这小夫妻两感情还算平稳,虽然沈墨骁态度依旧冷淡,但是并没有排斥黄子佩,老夫人相信日子久了感情也就出来了,左右不急在这一时。

    “墨骁这段时间都在加班?”梅老爷子看向坐在一旁的沈父,他可没有老夫人的乐观,沈墨骁看起来态度很正常,对黄子佩虽然是相敬如宾,但至少没有敌视和排斥,可这正说明了问题所在。

    沈父也很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劝过了没用,墨骁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走出来的,或许等日后有了孩子会好一点。”

    沈墨骁是在晚饭前十分钟回来的,而结婚后的这半个多月,他每天都是加班到十点回来,然后将文件带去书房。

    凌晨两点睡觉都算早的,有时候甚至一夜不眠,沈墨骁看起来很正常,只是所有的心思都扑在工作上。

    “墨骁哥,刚好要开饭了。”黄子佩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温柔无比的拿过沈墨骁手中的公文包,沉甸甸的重量让黄子佩眼神阴沉了几分,不过立刻又恢复了正常,墨骁哥又将公司文件带回来了。

    沈墨骁沉默的点了点头,似乎从结婚之后,他身上所有的温情都消失了,如同忙碌的工作机器,他虽然也会和黄子佩说话,但是态度却堪比陌生人。

    一大家子围着餐桌吃了起来,气氛倒也算融洽,黄母越看面前的沈墨骁和黄子佩越是满意,“墨骁啊,等这段时间忙完之后,你和子佩也该出去度蜜月了。”

    之前因为要将董家的很多产业或是拆分或是重组,连沈父都不得不重新坐镇总公司,沈墨骁的忙碌可想而知,蜜月之行自然就搁浅下来了。

    “妈,这事不急!”黄子佩娇嗔的看了一眼黄母,所有人都以为墨骁哥对自己挺好,可是黄子佩却知道每一夜,墨骁哥都是睡在书房的休息室里。

    只不过沈家其他人睡觉比较早,沈墨骁又在书房里忙碌工作,而且他的书房佣人都不能进来,即使打扫也是每个星期沈墨骁在的时候让佣人来打扫收拾一下,所以沈家人完全不知道他们竟然没有同床。

    沈墨骁低着头吃饭并没有回答,在用工作麻痹了自己一个星期之后,沈墨骁终于担心起商奕笑的下落,虽然所有人都推测她跟着易二爷走了,可是沈墨骁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但是他派人找了一个多星期,却是消息全无,笑笑就好似人间蒸发了。

    “墨骁,子佩和你说话呢……”沈夫人不满的看了一眼沈墨骁,话还没有说完,沈墨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沈墨骁起身去接电话回避自己的话题,沈夫人不由垮了脸,“回家吃饭就不要将工作带回来。”

    “好了,你少说两句。”沈父打断了沈夫人的喋喋不休,墨骁已经按照她的意思和子佩结婚了,她还想要怎么样?

    “你说什么?”沈墨骁还没有离开饭桌,听到电话另一头冯局的声音,沈墨骁表情刷的一下遽变了,声音甚至是控制不住的颤抖,“冯局,你确定?”

    “抱歉沈总裁,虽然尸体已经有些严重腐烂了,不过根据面部还有身形可以肯定这就是商小姐。”电话另一头,冯局此刻站在山里,不远处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尸体是在……”

    再多的话沈墨骁已经听不到了,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手机哐当一声掉在了地板上,笑笑怎么可能死?不可能的,这一定是个假消息。

    “墨骁,出什么事了?”梅老爷子连忙开口,此刻沈墨骁的表情让梅老爷子感觉到了害怕和不安,他从没有看过墨骁这样心如死灰的模样,好似全身的生命力都已经被抽走了。

    猛地回过神来,沈墨骁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然后疯了一般向着门外冲了去,片刻之后就是汽车发动的声音。

    砰的一声,情绪波动太大,沈墨骁的车子直接撞到了墙上,可是他在倒车之后,再一次将油门踩到底,汽车呼啸的开出了沈家大宅。

    “他这是疯了吗?”沈夫人被气的够呛。

    一定出事了!梅老爷子、沈父还有黄父都敏锐的警觉到了不对劲,如果不是出大事了,沈墨骁不会这般事态的。

    不到一分钟的之间,沈父几人的手机也陆续响了起来,沈父听着电话另一头王大益的声音,震惊的站起身来,“你说什么?警方发现了商奕笑的尸体?”

    哐当一声,太过于震惊之下,沈夫人打算了面前的碗,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褪去了,尸体发现了!商奕笑的尸体被发现了!

    不过沈夫人的失态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怀疑,包括黄子佩听到商奕笑被杀的消息都很震惊,所有人都以为商奕笑离开和江省去了帝京,毕竟她之前就攀上了“张洋”,否则董家也不会这么快败落,谁能想到商奕笑被杀了。

    “我过去一趟。”沈父挂了电话,却更加担心出去的沈墨骁。

    “我跟着你一起过去。”梅老爷子同样不放心沈墨骁,总担心他会出事,刚刚开车都撞到墙了,这要是在路上出了车祸该怎么办?

    最后沈夫人也固执的跟着过去了,黄子佩留在家里陪着梅老夫人,黄母也留了下来,毕竟黄家人这个时候出现,只怕会激怒情绪已经失控的沈墨骁。

    尸体已经从半山腰被撞在黑色的装尸袋里运到了山下,冯局靠在车门前抽着烟,商奕笑怎么就被杀了呢?

    而且尸体被强酸腐蚀了,身上的大部分皮肤都被烧毁了,包括脸上同样如此,再加上被掩埋了半个多月,那尸体简直不能看了。

    “冯局,确定是商奕笑?那脸都被腐蚀的就剩下一小块完整的皮肤了。”一旁的手下也难得起了八卦的心思,“谁这么狠毒啊,杀了人还要毁尸,和商奕笑绝对是深仇大恨。”

    “闭嘴!”冯局厉声斥责了一句,商奕笑被杀这个案子绝对不简单。

    用强酸腐蚀尸体,或许不是为了亵渎商奕笑的尸体,也许只是单纯的毁尸灭迹,再过上一些天,尸体完全腐烂了,即使被挖出来,也无法判断死者的身份了。

    否则尸体为什么被掩埋在半山腰,这要不是登山队的成员迷路了,然后不小心摔了下去,感觉地上的泥土是新的,好奇心旺盛的想要挖一挖,几个小年轻还打赌能挖到什么新奇的东西,谁能想到会是尸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如影谁行〕〔菜刀通天〕〔农民小仙医〕〔隐婚闪爱:娇妻满〕〔毒舌权少花式撩妻〕〔武林灵剑奇缘〕〔神医弃女:冷王的〕〔甜蜜来袭,专宠伪〕〔农女多娇〕〔官梯〕〔主神空间:你已被〕〔静听鬼无声〕〔鬼眼少女〕〔惊嫁树夫:相公,〕〔无限多元宇宙〕〔未来生存系统:男〕〔三人行必有女汉子〕〔修真聊天群〕〔异端教条〕〔末日求生之我的世
热门小说推荐:超品小厮〕〔风是叶的涟漪〕〔大明厂督〕〔机破星河〕〔正牌美女总裁〕〔娇术〕〔帝御仙河〕〔绝品小神农〕〔大明第一祸害〕〔一笙有喜〕〔最初的寻道者〕〔通天剑匣〕〔荣耀情缘:大神总〕〔苍天剑帝〕〔终极学生在都市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