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08章 彻底闹翻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老旧的商品房隔音效果并不好,这会又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商老太太这又是哭又是嚎的,整个单元楼的人都听见了,更有些八卦的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

    “听素文说她闺女回来了,她早上还买了不少菜回来,怎么这会功夫就闹起来了?”对门的大婶和楼上下来看热闹的姚大婶忍不住的嘀咕起来。

    “老商家你还不清楚,那个老太太是典型的心偏到一边去了,当年素文闺女成绩多好,中考全市第一的成绩啊,班主任、校长,最后听说连教育局的一把手都来商家做思想工作了,可惜老商家舍不得学费生活费,愣是让小姑娘出去打工去了。”

    姚大婶满脸的不屑和鄙视,这年头就算重男轻女,可孙女儿成绩好,又文静乖巧,哪个长辈不喜欢,关键全市第一的好成绩,这真的老商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可惜当年商老太太一哭二闹三上吊,谁来劝都不行,对着教育局的局长就嚷了起来,“上高中上高中,又不是九年义务教育了,我们家不上!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痛,学费生活费你们给吗?”

    这边几个教育局的领导和校长连声劝着,“学费学校里全免了,伙食费和住宿费也都不用交,而且我们县里决定一次性奖励商同学一万块钱的奖学金。”

    这可真的是最大的让步了,偏偏老太太依旧扯着嗓子嚎着,“就这样?我呸,我孙女儿都十六岁了,外出打工,一个月至少也能赚三千块,一年三万六,三年下来至少十几万了,你们要是将这十多万赔给我,那她就去读高中。”

    老太太这简直是无理取闹到了极点,学校能免除所有费用已经是让步了,她还想一次要十几万,最后教育局的领导们也只能失望的离开,只可惜一颗好苗子就这么被家里给糟蹋了。

    主要是老太太有句话说的让人没法子反驳,高中不在九年义务教育的范畴里,所以他们也没办法帮商奕笑。

    “你这个贱蹄子!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屋子里,老太太愤怒的叫骂着,随手抓了东西就砸过去。

    商泉也是气的够呛,原本以为这果x的手机就是自己的了,谁知道商奕笑在外面打工三年,翅膀长硬了,竟然敢和他这个小叔呛声,暴怒之下,商泉也对着商奕笑冲了过去。

    商奕笑从和江省离开的时候看起来平平静静的,连邋遢大叔也是认为她是受了情伤,哀莫大于心死。

    其实商奕笑心里头一直憋着一股子怒火,这会看到撒泼的老太太和耍横的小叔,商奕笑的火气蹭一下都冒出来了。

    老太太和商泉还没有冲过来,商奕笑双手忽然一把抓住桌沿,猛地一掀!

    哗啦一声,桌上还没开动的碗碟筷子全都被掀翻到了地上,看着吓住的老太太几人,商奕笑只感觉莫名的痛快,每个月八千的钱给了他们,还敢端着架子欺负人,真当别人都好欺负。

    “你这个死丫头啊!”老太太看着一地的狼藉凄厉的嚎了起来,她生性最为刻薄小气,这一百多块钱的菜外加碗碟都摔了,老太太红着眼,抓起地上的小方凳就向着商奕笑砸了过去。

    就冲着这力度还真看不出她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商奕笑抬手一挡,在外人眼中这是本能的反应,可是她却抓住飞来的凳子,然后微微往后一推。

    又是哐当一声响!挂在客厅墙壁商的液晶电视机直接被砸碎了,这一下连毛婷婷都肉痛了,原本老太太和商泉打商奕笑她是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还没有上大学翅膀就硬了,这真要出去了,日后赚的钱还会交给家里吗?

    可惜看到自己过年时候才买的三千多块的电视机被砸了,毛婷婷阴沉着脸,“商泉,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让你侄女跑到你头上撒野!”

    门外,原本偷听的两个大婶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吵架也就罢了,这接二连三的打砸声传来,可别闹出人命了。

    两人对望一眼,随后快步走了过去,门是关的,但是没有锁,两个大婶将门一打开就看到商泉铁青着脸,抡着拳头冲着商奕笑打了过去。

    “商泉,你这是干什么?”姚大婶虽然嘴碎了一点,不过性子不坏,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挡到了商奕笑的面前,开口怒斥,“哪有当小叔的打自己的亲侄女。”

    “是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另一个大婶也是站过来拉架,笑笑这小姑娘三年都没有见了,长高了不少,可还是瘦的皮包骨头。

    商泉虽然个头也不高大,但毕竟是男人,这一拳头下来,小姑娘哪能吃得消。

    “这是我们老商家的事,轮不到你们来管!”老太太简直要气疯了,她家的新电视啊,过年买的时候她没少炫耀,她小儿子小媳妇孝敬她的,说之前的电视太老旧了,屏幕不清楚,买个新电视给老太太看。

    可是谁知道这才半年多的时间,电视就被砸了,还是被自己一凳子给砸坏的,但是老太太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血红着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商奕笑,眼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恨不能将商奕笑给生撕了。

    姚大婶懒得理会撒泼的老太太,她是七十多岁了,小区里的人不敢招惹她,怕被讹商,姚大婶可不怕,她自己也六十岁了,家里还有个八十九岁的婆婆,商老太太真的敢撒泼,到时候还不知是谁讹诈谁呢。

    “笑笑啊,好好的怎么了?”姚大婶回头看向商奕笑,好好的一个小姑娘,这气息都阴沉沉的,都是被老商家给逼出来的,现在哪有让十六岁的小姑娘出去打工赚钱的。

    “小叔想要我的新手机我没给。”商奕笑可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她声音虽然轻柔,可至少开口了。

    姚大婶记得当年她中考结束的时候,笑笑就站在角落里不敢说话,胆小又自卑,看来出去打工也好,至少性子立起来了。

    另一个大婶不屑的看着怒发冲冠的商泉,“你也是当长辈的人了,怎么就好意思抢自己侄女的手机。”

    “我呸,这个贱蹄子哪里配用这么好的手机,也不怕折了自己的寿命!”老太太尖声反驳了回去,恶狠狠的瞪着商奕笑,“你还不快将手机拿出来,翅膀长硬了,还敢和我动手了,今天我非剥了你的皮!”

    面对撒泼的老太太,商奕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商泉暴怒的表情这才松缓了几分,只等着将手机拿到手了再好好教训商奕笑,否则一会冲突的时候把手机摔了就太亏了。

    摁了指纹锁解码之后,商奕笑直接拨了110,“我要报警,我在xx小区……是,对抢劫……”

    一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包括看热闹兼职劝架的两个大婶也都傻眼了,唯一淡定的就是商奕笑,报了警之后将手机对着商泉晃了晃,“小叔,你现在还敢要吗?”

    “妈的,老子揍死你!”商泉是彻底被激怒了,他是家里头的小儿子,大哥和大嫂结婚之后就搬出去了,大嫂家里条件不错,他大哥虽然说结婚了,其实和上门女婿没什么不同。

    至于二哥,也就是商奕笑的父亲,从小到大就是好吃懒做的主,后来染上了赌博,借了高利贷之后就跑出去了,到现在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回来。

    所以整个商家,老太太最偏爱的就是小儿子,又听话又孝顺,商泉脑子也活,嘴巴还甜,在外面也有几分脸面,这一次是真的被商奕笑给气狠了。

    “小叔,你要是砸了我的手机,那也必须照价赔偿的。”商奕笑半点不害怕冲上来要动手的商泉,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商泉只是小叔,还隔了一层,他真的打了商奕笑或者砸了她的手机,赔偿这一块肯定要跑不了的。

    “商泉,你冷静一点,别和笑笑计较。”毛婷婷一把拉住暴怒的商泉,小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商奕笑这个死丫头现在变得这么硬气,之前的打算只怕就悬了。

    “报警好,报警好,等警察来了,我就让他们将你这个打奶奶的小畜生给抓走!”老太太气的声音都发颤了。

    她在商家当了一辈子的老太后,一贯都是说一不二,现在被商奕笑给折了面子,老太太表情狰狞着,只想着一会怎么收拾商奕笑来泄愤。

    民警来的很快,这不刚到门口,老太太就一把扑了过去,把胖子民警给吓得一个哆嗦。

    老太太年纪大,力气不小,抱着胖子民警就开始嚎叫起来,“警察同志啊,你要给我做主啊,这个天杀的小畜生,她竟然敢对我动手,敢打自己的亲奶奶啊……”

    “老太太,有话好好说,您先放开我。”胖子民警挣脱了好几下,愣是没有挣脱出老太太的魔爪,惹得一旁的民警闷声笑了起来。

    “高哥……”胖子民警无奈的求助,高哥太不仗义了,这分明就是在一旁看热闹,还有这个老太太力气这么大,声音嚎的这么响,怎么看都不像是受伤的人。

    看到民警真的过来了,商泉也不敢开放肆,此刻对着毛婷婷示意了一下,却见她快步上前拉住了老太太,“妈,你别伤心了,警察同志来了,肯定会给你做主的,你先放开,让警察同志好办案。”

    一旁袁素文看到两个民警,一下子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抓着商奕笑的胳膊,“笑笑,你快给你奶奶道歉,说你不是故意的。”

    商奕笑几乎要翻白眼了,刚刚老太太和小叔动手的时候她不开口不帮忙,现在没事了,她这话一说出来,就等于是落实了自己的罪名。

    冷漠的将手从袁素文手里抽了回来,商奕笑后退了两步,这才开口道:“是我报的警,我小叔想要抢我的手机。”

    胖子和高哥对望一眼,最怕处理这种家务事的纷争了,根本没办法理出个对错来,一般都是以调解为主。

    “什么叫抢你手机?”高哥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具体情况,刚坐到沙发上的老太太又气不过的嚷了起来。

    “你从小到大就是被你小叔养大的,现在你手机让小叔用一下怎么了?良心让狗吃了!”老太太将大腿拍的啪啪响,扁着嘴巴,刻薄的双唇噼里啪啦又是一通骂,“你连我这个奶奶都敢打了,我看你是要翻天了。”

    “老太太,你冷静一点,别气坏了身体。”高哥安抚了一句,随后看向一旁脸色依旧阴沉的商泉,“这手机不是你的?”

    “警察同志,小孩子不懂事,我就是说了她两句,她一个小姑娘用上万块的手机出门不安全,结果她就说我抢她手机了,我妈一时气不过也骂了两句,让她把手机给我用,这不她还对自己奶奶动手了。”

    商泉颠倒是非的本事的确不小,三两句就将事情说清楚了,可是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商奕笑身上,按照商泉的说法他根本不是抢手机,但是商奕笑对老太太却动手了。

    这种家务事,其实都是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

    “小叔,你这是颠倒黑白,分明是你要抢我手机,还说将旧手机给我用。”商奕笑似乎被激怒了,忿忿不平的看着谎话连篇的商泉。

    小丫头就这点段数还敢和自己斗!商泉眼中满是嘲讽之色,可是出口的话却像是长辈一般带着几分语重心长,“笑笑,你今年也十九岁了,和家里人撒谎闹脾气也就罢了,你怎么能随意报警,耽搁警察同志的时间,你要知道报假警也是犯法的!”

    袁素文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老太太凶狠的目光瞪了过来,袁素文一下子又低下头,身体更瑟缩了几分,再也不敢开口了。

    “笑笑,还不快和警察同志道歉。”毛婷婷也附和着开口,狼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等小区里的人知道商奕笑是个撒谎精,以后她在说什么也没有人会相信她了,等她孤立无援的时候,还不是任由自己拿捏。

    商奕笑似乎气狠了,声音都有些的拔尖,“小叔,你敢对天发誓,你没有抢我手机吗?”

    这要是在古代,誓言或许还有几分威慑力,毕竟那个时候人都迷信,但是放到现在,商泉无奈的摇摇头,“我发誓我没有抢你的手机,笑笑,行了吧,不要再闹了。”

    听到这话的商奕笑忽然笑了起来,让原本胜券在握的商泉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商奕笑拿出手机,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手机里就传来之前争吵的声音,商泉那分明是明目张胆的索要商奕笑的手机,而泼辣强势的老太太就是帮凶。

    尼玛,这小姑娘太精明了!胖子民警无比敬佩的看着商奕笑,这要不是有这段录音,他还真以为这小姑娘是叛逆期,因为和家里头闹矛盾就报警了。

    毕竟这年头的小孩子,一个不合离家出走的,跳楼的,说实话报假警还真不算严重的。

    “你!”商泉的脸青青白白的扭曲着,狰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商奕笑,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录的音。

    旁边劝架的两个大婶此刻不屑的看了一眼商泉,之前他说的活灵活现的,害得她们还真以为是笑笑的错,弄了半天,原来商泉也和老太太一样,又刻薄又自私。

    “而且小叔,从我十六岁出去打工,每个月当保姆赚的八千块工资都打给了你,所以就不要说我是被你养大的,这些年我一共给了你快三十万了。”商奕笑却是再接再厉,转身进了房间从背包里那一本存折拿了出来。

    “警察同志,这是我这些年的汇款记录。”商奕笑将存折给了胖子民警,每个月八千,一年就是九万六,三年下来差不多三十万。

    胖子民警快速的翻看着存折,当保姆还真有钱那!

    旁边的姚大婶也凑过来看了几眼,果真是啊,每个月二十号都会转出来八千块,啧啧,平日里看商泉和毛婷婷穿的人五人六的,隔三岔五的还出去旅游,原本以为他们夫妻自己存的钱,没有想到是剥削自己十几岁的侄女儿。

    “你胡说什么,这些钱是我们给你存下来的,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拿这么多钱不安全!”商泉脸皮都被扒下来了,此刻只能强撑着给自己辩解了几句。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这事一旦传出去,商泉真没有脸面了。

    “小叔说你给我存着,担心我乱花钱,那我现在都十九岁了,小叔能把这些钱都还给我了吗?”商奕笑脆生笑声,目光却是一片冰冷,“我也不算那么清楚了,利息和零头都不要了,就给我二十万。”

    商泉的老脸涨的通红,别说钱他都花了不少,就算没有花,他二十块都不可能给商奕笑。

    “你想都不要想!”老太太连一桌子菜被砸了都心疼的要杀人,更别提二三十万了。

    此刻一蹦多高的叫唤起来,一手指着商奕笑,“这钱和你小叔没关系,是你孝敬我的,我是你奶奶,你难道不应该把钱孝敬给我吗?还想要回去,除非我死了!”

    胖子民警皱着眉头,这老太太分明是撒泼耍赖,虽然要赡养老人,可是这也该是她儿子的责任,和孙女也没多大的关系。

    再说这小姑娘十六岁就出去打工,一个月八千那,别说养一个老太太了,就算多样几个也够了。

    高哥拉了一下小胖子,随后看向商奕笑,“小姑娘,你这是打算怎么办?”

    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可是执行起来却又很大的难度,更别说是一家人之间的经济纠纷了,老太太死咬着钱被她给用了,这个小姑娘估计也没办法。

    商奕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她要收拾这家人也不急在一时,“这钱我可以不要,但是我要上大学,学费生活费也都是我自己解决,他们不能阻止我上大学。”

    “笑笑,你不是去打工了吗?”姚大婶错愕的开口,怎么好好的又上大学了?

    不过一想到商奕笑的成绩,姚大婶也止不住话茬了,“警察同志你不知道,笑笑可是个好孩子,三年前她可是我们全市的中考状元,就是他们家不给她读高中,非让她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去打工,好好的一棵苗子被耽搁了。”

    胖子民警和高哥都是错愕一愣,这事他们都听说过,每一个初中老师和高中老师,都会忍不住的提起这事,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啊。

    “我去了和江省打工,说是当保姆其实就是看房子而已,而且家里没什么事做,我白天可以自学,晚上去上夜校,六月份参加的高考,被帝京连青大学录取了,读的是医学专业。”商奕笑说到这里眼中有着苦涩一闪而过。

    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商奕笑明白替身会选择医学专业,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

    小姑娘头脑好,智商也高,可毕竟不是从小接受训练,不可能成为雷霆的正式人员,所以她就想着学医,以后不管是商奕笑还是其他人受伤了,她都可以帮忙。

    可是一转眼,却是物是人非,天人永隔。

    “那可要七百多分呢。”姚大婶震惊的开口,谁能想到当年被商家耽搁了的小姑娘,现在竟然还是步入正轨了,考上的还是全国第三的院校,而且还是最难考的医学专业。

    胖子警察和高哥也都有些吃惊,一边打工一边上夜校,还能考的这么好!果真学霸的世界他们不懂!

    想到这里,所有人看向商泉几人的目光就显得更加鄙视了,商奕笑每个月都寄给他们八千了,大学的学费生活费也不用他们管了,就这样他们还不满足,还要阻止商奕笑上大学,这家人良心真的让狗给啃了。

    “上什么大学啊?”老太太可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忿恨的指着商奕笑就骂,“你上大学了不要钱那?而且大学毕业了不也是要找工作!现在一分工作就八千,你不能晚上再找个事做,你小叔一直想要买房子,谁准你将钱这么糟蹋浪费了!”

    屋子里所有人都被老太太这一套一套的歪理给弄傻了,尼玛,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哪家小叔要买房子会让侄女来掏钱,关键侄女还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他们一家都不怕被老天爷一道天雷给劈死吗?

    “妈,我们没有说不让笑笑上大学。”毛婷婷表情僵硬的辩解了一句,可惜有了之前的录音,再加上存折上的打款记录,毛婷婷就算把话说成花一样,也没有人会相信了。

    高哥看了一眼商奕笑,正色的开口:“你现在已经十九岁了,在法律意义上是成年人了,没有人能干涉你的决定,你要上大学自然可以。”

    原本这些家务事,高哥都是打圆场,调节调解,最后让他们自家去处理,可是看着商奕笑,高哥难得摆明了立场。

    “商泉。”高哥不屑的看着脸色灰败,眼中还压抑着怒火和不甘的商泉,“即使你们是亲戚,可是法不容情,你抢夺手机已经触犯了法律,至于这些汇款,商奕笑如果不追究,那么就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如果她诉诸法律,你们还是要偿还的,所以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各退一步,否则真的闹上了法庭,你肯定会败诉的。”

    “那是她自愿赠予她奶奶的赡养费。”商泉依旧不愿意退让,商奕笑如果去大学了,那之前自己的打算不都落空了,那可是二十万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商泉怎么甘心。

    至于之前商奕笑每个月打回来的八千块,但都是到手的钱,商泉更不可能拿出来,反正出了事有老太太顶在前面。

    “对,那是给我的赡养费,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老太太可不怕上法庭打官司,还了不起的拍了拍胸口,“反正我不管,这个小蹄子要上大学也可以,每个月还是给家里八千块钱,不行,她现在年纪大了,以前十六岁的时候都能赚八千,现在每个月至少给一万,她就算去国外上大学我都不管她。”

    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胖子民警忽然感觉自家爹妈对自己是真的好,每个月的工资归自己不说,还经常问他钱够用不?家里吃喝开销也不用自己出钱,对比一下,自己简直活在天堂。

    “我一毛钱也不会再给的。”商奕笑冷冷的打断了老太太不切实际的幻想,还一个月一万,她怎么不上天呢!

    “你敢不给,我就……我就……”老太太愤怒的瞪着商奕笑,可是我了半天愣是说不出其他威胁的狠话。

    说打死商奕笑吧,警察还在这里呢,打人也是犯法的,而且老太太也知道商奕笑现在性子野了,不再是逆来顺受了,而且真将人打伤了,不能工作赚钱了,那吃亏的不还是自己吗?

    说其他威胁的话吧,老太太还真想不到能威胁商奕笑什么,毕竟她现在都成年了,不给吃穿住,她自己也有能力养活自己。

    商奕笑嘲讽的勾着嘴角,如果不在乎血缘亲情,又有谁能威胁到谁?

    莫名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沈墨骁的名字,商奕笑眼神一痛,如果他真的能不在乎沈夫人的死活,或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淡忘,可是为什么想到的时候依旧会痛彻心扉,似乎连呼吸都能灼烧肺部。

    “笑笑,你不在乎奶奶,也该在乎你妈妈,你难道真的要让你妈妈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吗?”毛婷婷精明多了,当硬的不行的时候,她就想到了一旁的袁素文。

    对上老太太阴沉沉的眼神,袁素文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苦笑的看向商奕笑,“笑笑,不要闹了,一家人有话好好说,你奶奶年纪大了,你不要这样。”

    这真的是亲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继母!商奕笑冷漠的看着开口劝说自己的袁素文,“大学我是一定要去的,谁也阻止不了,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一起走,你就在帝京找份工作。”

    “我呸,袁素文你要是赶走,别怪我打断你的腿!”老太太拿商奕笑没法子了,但是拿捏袁素文却是稳稳的,此刻目光凶狠的瞪着她,“你自己说是走还是留下!”

    袁素文犹豫的看着面色清冷的商奕笑,最终还是低下了头,“笑笑,一家人不要闹成这样。”

    姚大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懦弱无能的袁素文,她是傻子啊,难得笑笑现在立起来了,要带她走了,还留在老商家被虐待吗?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商奕笑瞄了一眼奸计得逞的毛婷婷,径自走到了卧房将自己的背包和行李箱里拿了回来,“那我就先走了。”

    “笑笑,你不管你妈了吗?”毛婷婷忍不住的开口,拿捏住了袁素文就等于拿捏住了商奕笑,可是如果她现在不管袁素文这个母亲的死活了,那该怎么办?

    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二十万就这么飞了不说,而且每个月的八千块也没有了,毛婷婷的脸难看的阴沉下来。

    “不管了!”回给众人的是冷漠无情的三个字,商奕笑径自向门口走了去,“抱歉让两位跑了这一趟。”

    “不用客气,这也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出事就好。”胖子民警笑呵呵的回了一句,这小姑娘估计出去打工后性格变坚强了,对付她这种家人,就该这么冷酷无情!否则还不被他们给活活虐待死。

    老太太还不甘心,可是却被毛婷婷一把拦住了,警察同志在这里,说再多都没用了,至于商奕笑,只能再想办法收拾她了,一个小姑娘还真的以为能翻天了!

    看热闹的两个大婶也出去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商家的这事告诉给楼里其他的人,就没见过老太太和商泉这样不要脸的长辈,这么压迫自家的小辈,一个月八千块啊,真是贪心不足!

    出了老旧的小区,商奕笑再次感谢的开口:“今天麻烦两位了。”

    “小姑娘客气了,你要去哪里,我们送你过去?”胖子民警笑着询问者,她和家里头已经闹翻了,应该是打算找个宾馆住下来。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了。”拒绝了两人的好意,等警车离开之后,商奕笑拖着行李走到了大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随便找一家连锁酒店,干净一些的。”

    “好嘞。”开车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叔,笑着开口:“县里最好的就是东源大酒店了,虽然连锁的品牌,不过住宿也不贵,两百块一晚上,比起其他一百块的宾馆干净多了。”

    出租车向着县城东边开了过去,大叔看了一眼后座的商奕笑,“小姑娘年纪不大,是不是上大学了?我家那个臭小子,当初成绩那么好,就像是被鬼打昏了头了,才上初一就要去当兵,虽然是有这个特招名额,可是读书考大学多好啊。”

    一般义务兵至少是初高中毕业,有些则是大学直接考军校,初一就被招走了?商奕笑看了一眼开车的大叔,只怕他儿子有过人之处,所以才被特招了。

    “这不前几年还能回来一次,偶尔打个电话,后来这些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电话都找不到人。”中年大叔嘴上说着抱怨,可是语调里却满是自豪,只是多少有些思念远方的儿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商奕笑回了一句,或许是进了特殊部门,所以和家里头的联系就少了,毕竟一个外勤任务短则十天半个月,长的有半年一年的。

    汽车很快到达了东源大酒店,这是本市东源集团下属的连锁酒店,据说每年的产值高达数十亿,也是全省的模范企业,交税大户。

    办理好入住手续,商奕笑直接上楼了,而出租车还停在门口,有个客人正在退房,马上要去高铁站,正好也不用再喊出租车了。

    大叔打开车门下了车,烟瘾上来了,刚好借着空挡抽了一根烟,而就在此时,听到背后的声音,大叔回头一看,眼睛猛地瞪大。

    一辆凯迪拉克突然失控的冲了过来,速度太快,大叔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撞到了,身体直接夹在了凯迪拉克和出租车中间,剧痛之下,大叔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人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那时孙少爷的车?”听到巨大的撞击声,酒店的工作人员立刻冲了出来,一看到这标志性的凯迪拉克,立刻认出这是东源集团小少爷的爱车。

    “不许声张,快去救人。”酒店经理也跑出来了,一看到这场景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怒斥了一声旁边大呼小叫的前台,随后对着保安开口:“先把小少爷救出来。”

    “经理,孙少爷没事,估计是喝多了。”凯迪拉克的性能很好,这么剧烈的撞击,虽然车子都快解体了,可是被安全气囊保护的司机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估计就是轻微的脑震荡。

    经理松了一口气,闻到这浓郁的酒味,再看到副驾驶位上散落的锡纸和白色粉末,眼神更加凝重了几分,“快将小少爷送去急救,去远一点的医院,如果没事立刻送到市里去,这件事谁都不要说。”

    保安和几个工作人员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都噤若寒蝉的点了点头。

    十分钟之后,救护车原本打算将出租车司机送去县医院抢救,因为伤势太过于严重,半路上直接转道去了市医院。

    交警和民警随后也赶到了现场,拍照取证之后,将两辆车子都拖走了。

    胖子民警这才询问酒店的经理,“肇事司机呢?”

    “司机只是轻微伤,额头撞破了,先去医院了。”经理连忙开口,而原本第一时间出来的保安和两个前台小姐都不见了,此刻站在经理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保安和其余两个前台。

    笔录很快就完成了,初步判断是出租车司机突然下车,结果后面的凯迪拉克刹车不及时这才撞上了,说起来双方都有责任。

    “高哥,我和你去医院询问一下肇事司机。”胖子民警收起了笔,看地上的痕迹,估计凯迪拉克的车速也不慢,而且也没看到刹车的痕迹。

    县医院急救室,胖子民警和高哥过来时,“肇事司机”已经被送到病房里了,额头上包着纱布,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警察同志,这不能怪我,我也没有想到出租车司机会突然开车门下车,距离还在太近了,我来不及刹车啊。”司机一看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此刻懊恼的抱着头,虽然有推卸责任的嫌疑,不过看的出他也吓得不轻。

    “行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会调查清楚的。”胖子民警打断了对方的哭诉,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他还真会装可怜,出租车司机现在还生死未明呢。

    胖子民警问了不少问题,和之前酒店的几个工作人员回答的大同小异,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高哥,幸好这凯迪拉克的保险费高,否则他一个司机估计真的赔不起。”

    听说出租车司机的情况很严重,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才会被急救车直接送去市医院抢救了,这个手术费就不是小数目,即使人抢救过来了,日后的调养费误工费都是一笔巨款。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箭皇〕〔金枝夙孽〕〔天骄战纪〕〔一步偷天〕〔玄界旅行社〕〔敛财人生[综]〕〔南天封仙〕〔我在异界有座城〕〔小保安的梦想〕〔席卷天下〕〔极品女总裁〕〔都市盗梦者〕〔华山女剑神〕〔五神天尊〕〔孙小鹤的探灵日记〕〔望族权后〕〔紫血圣皇〕〔超级打脸系统〕〔重生俏军嫂:首长〕〔王者荣耀之无敌逆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九转道经〕〔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贴身战龙〕〔超能小农夫〕〔一路仕途〕〔大唐好相公〕〔隐婚100分:重生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我的老婆是校长〕〔绝世巫医〕〔天师打脸攻略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