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10章 贼心不死

时间:2018-09-24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商同学果真是高风亮节,看来这一百万是入不了你的眼。”张秘书笑呵呵的开口,可是眼神却显得阴沉了几分,慢条斯理的将支票收了起来,“俗话说的好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多一个敌人的话……”

    东源集团放到整个华国来看或不算什么,但是在清远市却是no。1,在整个a省也是前十的顶尖公司,如果孙家要收拾一个普通人,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张秘书放心,我就是个小人物,不会鸡蛋碰石头,也不会无事生非的。”商奕笑悠然一笑的给出了保证,慢条斯理的继续吃着晚饭。

    “这样就最好了。”听到这话,张秘书眼中的冷意消散了几分,虽然他还是摸不清楚商奕笑的意图,不过她只要愿意和解那就好办。

    “对了。”商奕笑抬头看向准备离开的张秘书,“还请张秘书帮帮忙,魏大叔那边暂时联系不到家属,所以如果院方通融的话,这几天我可以去医院照顾一下。”

    张秘书微微眯了一下眼,这话乍一听很正常,可是对张秘书这种八面玲珑的男人而言,一句话都要掰碎了去揣摩。

    想到之前自己对郝主任的交待,张秘书顿时明白过来,商奕笑这是在暗示自己不要对魏大国动手,好敏锐的观察力。

    “放心,这只是小事,医院那边我会安排,到时候还会请护工,商同学有空就去陪陪魏大国。”张秘书笑着答应下来,风度翩翩的转身离开了。

    看来之前自己让郝主任弄死魏大国的意图已经被商奕笑察觉了,不过也无妨,左右是钱的问题,商奕笑应该不会节外生枝,到时候派两个人过来盯着,确保经济会议召开之前不会闹出事来就行。

    看来东源集团不会再对魏大国下杀手了,商奕笑叹息一声,这就是现实,即使自己有九成把握肯定肇事司机就是东源集团的小少爷孙兆丰,可是揭穿了又怎么样?

    孙兆丰即使被抓了,魏大国那边只怕也会被迁怒,还不如息事宁人,这样一来魏大国可以得到更多的赔偿。

    商奕笑吃晚饭就回到酒店楼上的房间休息了,而此刻商家人却是一个一个都吃不下去饭,一想到白天的一幕,商家几人都直接气饱了。

    “妈,街道另一边又开了一家新的棋牌室,我们家的生意差了许多,这个月手头有些紧,估计电视要等下个月再换新的。”商泉坐在沙发上,亲密的拉着老太太的手,看起来就像是最孝顺的小儿子。

    “那个天杀的小畜生,她怎么不死在外面呢!”老太太火气蹭蹭的涌了上来,一手不停的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

    干巴的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堆满了怒火,老太太猛地看向每天只能到最后吃饭的袁素文,迁怒的责骂起来,“吃吃吃,就知道吃,生下这么个小畜生,你就是我们老商家的灾星!”

    听着外面的叫骂声,卧房里,毛婷婷也气的够呛,晚饭都没吃就躺在床上,今天这么一闹,在小区里丢了这么大的脸不说,关键是拿不到商奕笑的录取通知书,到时候自己的打算都落空了。

    而且商奕笑一旦跑去上大学了,以后更不会受家里的管,每个月的八千块就这么没了,毛婷婷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

    商泉看着佝偻着身体进厨房洗碗的袁素文,不由低声对老太太开口:“商奕笑她没良心,但二嫂可是她亲妈,商奕笑再狠也不会舍得二嫂。”

    “而且我估计她手里头还有不少钱,妈,我一直打算换个新房子给你住了,可是现在房价节节上涨,好一点的房子都快七千一个平米了。”商泉目光里满是精明的算计之色,“现在不买,我怕以后更买不起了,听说我们白鹳县都要撤县变区了,房价估计都能涨到一万了。”

    “袁素文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要她这个妈有什么用!”老太太满脸嫌弃的看了一眼厨房方向。

    骂归骂,老太太也不傻,现在商奕笑就跟硬骨头一样难啃,自己撒泼也好,耍横也罢,都不管用了。

    “行了,这事你别管,我会让那个贱丫头拿钱的。”老太太点了点头,拿捏住了袁素文,还怕那个死丫头不屈服吗?哼,敢在家里这么横,她这是想要造反那!自己吃的盐比她吃的饭都多!

    第二天一大早,商奕笑就去医院看了魏大国,他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虽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可后续还有两个手术要做,不过命算是保住了。

    只是伤到了内脏器官,以后不但饮食要注意,而且也不能干重活了,出租车估计也开不了了,后半生的生计只能靠东源集团的赔偿。

    “这就结束了?”商奕笑看着一旁的护士蒋丽,她是二号重症监护室的负责护士,可是从商奕笑进来探视开始,蒋丽纯粹在插科打诨。

    监护室随便打扫了两下就结束了,这也就罢了,毕竟这里也很干净,可是连基本的消毒都不做,还时不时的掏出手机看一下。

    商奕笑之前被黑蜘蛛围堵,身上中了几枪,也躺在监护室里,桌椅柜子每天都会消毒,床位也是每天清理一遍,氧气湿化瓶和呼吸机同样每天更换里面的蒸馏水,防止细菌感染。

    对比一下,蒋丽的工作连及格分六分都没有,纯粹是敷衍了事。

    将手机收了起来,蒋丽挑着眉梢嘲讽的看着商奕笑,没好气的开口:“小丫头别多管闲事,你是专业的还是我是专业的,别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探视完了就出去,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这么热心,你该不会和他有一腿吧?”

    蒋丽在市医院也算是个风云人物,她长得漂亮,身材也高挑,最重要的是攀上了一个大靠山,就算是院长对她也客客气气的。

    所以蒋丽才会从急诊科调到了重症监护室这边,虽然一个人管着二号监护室,可实际上工作很清闲,像魏大国这样的还请了高级护工,导尿、翻身这些事她都懒得做,全推给了护工。

    “你这样的工作态度就不怕我去投诉?”商奕笑冷笑,昨天将魏大国从重症监护室推出来的时候,她态度那叫一个积极,纯粹是不想多看顾一个病人。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蒋丽得意的顺了顺耳边的碎发,高昂着下巴趾高气昂的得瑟,“那你去投诉啊,我等着呢,不过你每天也就有两个小时的探视机会,等你走了,别怪我折腾人。”

    魏大国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蒋丽要对他做什么,商奕笑还真没办法,毕竟无凭无据的,而且她是护士,照顾病人的时候力气大了一点,不小心碰到伤口了,谁也不能说她是故意的。

    商奕笑今天真算是见识到了,而且看蒋丽这嚣张跋扈的模样,估计她真的没少干这样的缺德事。

    “哼,小丫头,敢和我斗,你还嫩了点!”蒋丽得瑟的一笑,带着胜利者的高傲姿态转身向着门口走了去,一个黄毛丫头还敢对自己指手画脚的!

    商奕笑看着还处于昏迷状态的魏大国,他儿子的电话依旧处于关机状态,其实她可以让雷霆这边查一下对方的身份,只要人在部队里,即使是一些隐秘部队,商奕笑也可以联系到对方。

    可是想到之前自己被黑蜘蛛阻截,如果不是因为听到沈墨骁和黄子佩结婚的消息,那一瞬间自己如果没有失去冷静,或许就不会受伤了。

    所以商奕笑放弃了寻找对方的念头,这段时间自己也没什么事,也算是替战友照顾一下受伤的父亲。

    商奕笑刚从监护室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商奕笑眉头皱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笑笑,你在哪里呢?”袁素文的声音急切又不安的响了起来,可以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抖和惊恐。

    “我在市里,你怎么了?”商奕笑拿着手机向着医院外走了去,对于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商奕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明她自己就有工作,偏偏要留在商家累死累活的伺候那一大家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而且每个月的工资都交给了老太太,自己是三班倒,只要白天不上班就要去商泉的棋牌室里烧饭,还要收拾打扫家里,清洗一大家的衣服,商奕笑都不知道袁素文的脑子是怎么想的,这是有受虐症吗?

    听到商奕笑关切的问话,袁素文快速的擦了一下眼泪,碰到了脸颊上的淤青,吃痛的嘶了一声,“笑笑,你赶快来医院一趟,你奶奶住院了。”

    “我有事,暂时回不来。”商奕笑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老太太虽然七十多岁了,可是看起来身子骨比袁素文这个儿媳妇还要健康。

    每天在家里就跟老太后一样,连喝水都要袁素文倒好了递过来,昨天还中气十足的骂人打人,今天就生病了,谁相信呢。

    “笑笑,我求你了,你快回来啊。”袁素文声音里已经夹带了哭腔,估计是实在没办法了,哽咽的开口:“笑笑,你奶奶是被我不小心推了一下,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受伤,笑笑,你不回来,你小叔他们要将我送去派出所关起来。”

    出事了就想要找女儿,可是昨天在商家的时候,不管是老太太撒泼怒骂,还是商泉抡着拳头要动手,她都龟缩在一旁沉默着。

    “行了,我一个小时之后到。”商奕笑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又拨通了张秘书的手机,“张秘书,我是商奕笑。”

    另一边张秘书对着手下摆摆手,这才笑着接过话:“商同学,你好,是有什么事吗?”

    “我在医院这边,麻烦张秘书给魏叔这边换一个护士照顾,之前的护士有些不尽心。”商奕笑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意图,对于蒋丽那样的护士,即使投诉了也没用,只能靠上面施压。

    “这点小事商同学不用担心,我马上让人处理。”张秘书一开始还以为商奕笑想要开什么条件,没想到她对魏大国这个陌生人还真的尽心尽力。

    不过一个善良的小姑娘比起心狠手辣的要好对付多了,既然善良,就不会狮子大开口的威胁东源集团。

    商奕笑离开医院坐上了回白鹳县的出租车,而在护士站休息站的蒋丽一蹦多高的站起身来,愤怒的嚷了起来,“护士长,你什么意思?二号监护室一直都是我管的,你凭什么将我调走?”

    “蒋丽,这是院长的意思,而且也只是暂时调走。”护士长冷着脸回答,眼中有着不屑一闪而过,她不就是在外面当小三,整天在医院里耀武扬威的,现在踢到铁板了吧,活该!

    一听是院长亲自下达的命令,知道再闹也没用,蒋丽铁青着脸,在几个护士幸灾乐祸的目光里,愤怒的转身离开。

    肯定是早上那个该死的黄毛丫头!竟然真的敢在背后捣鬼!自己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白鹳县人民医院。

    病房里,商老太太正躺在床上哼哼着,毛婷婷不愿意来医院里,所以就留在棋牌室里,商老大看了一眼老太太,对着一旁的妻子开口:“你先照顾一下妈,我和老三出去谈点事。”

    商家三兄弟,商老大现在的条件是最好,老婆在县医院的药房里上班,自己在码头做过磅的工作。

    从货船上运下来的矿石都要经他的手,这工作不但清闲而且油水足,货船没到的时候就可以留在家里,一个月上不到半个月的班。

    医院楼下的小树林里,虽然外面阳光明亮,一股子燥热扑面而来,不过树林里倒显得凉爽,“大哥,有什么事?”

    商泉虽然骨子里看不上面前这个大哥,条件好怎么了,哼,吃住都在岳父岳母家里,两个儿子,还有一个跟大嫂姓,这根本就是倒插门,不过面子上商泉倒是挺热情的。

    “听说商奕笑那丫头赚了不少钱?”商老大压低了声音,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老三,以前每个月八千块钱我不和你计较,但是做人也得有良心,好处可不能你一个人都占了。”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那钱也是孝顺妈的,这些年妈的吃喝拉撒都是我和婷婷在管。”商泉不满的回了一句。

    一共八千块,除了给妈的两千块,也就剩下六千块,两兄弟分的话一个人也就三千。

    可是商老大每个月至少有十五天要将老太太接回家里去照顾,商泉知道大嫂家不差钱这三千块,自然是宁可不要三千块也不愿照顾老太太。

    所以大哥才从没有开口要过这钱,现在和自己说这些话,真当自己是傻得吗?

    商老大不满的看了一眼油嘴滑舌的小弟,“行了行了,你也别和我废话,妈是你照顾的?我看二嫂就是你们家的佣人,而且还倒贴工资的!”

    商老二欠了高利贷跑出去了,袁素文留在商家就跟保姆一样,自己被虐不说,连带着商奕笑这个女儿从小到大也过着同样的生活。

    “老三,我打算自己弄几台挖掘机,这不还差一百多万,到时候笑笑这里能弄到多少钱,你都先借给我,我算你一分的利息。”商老大拍了拍商泉的肩膀,他跟在大老板后面,倒也知道这些门门道道的。

    “老三,那丫头说是出去当保姆了,我估计就是被人给包养了,一个月就给八千?她十六岁就出去了,这么小的年纪,遇到出手大方的,我估计三年下来至少有两三百万。”商老大不屑的嗤笑一声,之前这钱他也弄不到,所以商老大也就没有和商泉明说过。

    毕竟侄女被包养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老三每个月都能拿到八千了,难道说破了,让老三每个月多拿一点钱?商老大可没这么大方。

    “你说什么?两三百万?不可能吧!”商泉虽然有些小聪明,毕竟也就在县城里开个棋牌室,自己认识的有钱人,一年也就赚个三五十万而已,几百万是商泉想都不敢想的。

    商老大鄙视的看着没见过世面的商泉,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压低声音道:“外面的行情你不知道,有些老头子就喜欢这种幼稚的小姑娘,你看几百万多,还不够在和江省买一套房子的,笑笑的性格你也看到了,她为什么舍得每个月给你八千?她不给你还能怎么办?所以这八千对她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听完商老大的话,商泉狠狠的抹了一一把脸,自己只想着再买套房子,地段好一点的估计也就七八十万,没想到商奕笑那死丫头这么有钱!之前八千块她根本就是打发叫花子。

    “老大,钱借给你可以,我留下二三十万付首付就行,可是那死丫头现在翅膀长硬了,你以为她会同意?”商泉一想到自己想要商奕笑的手机,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了面子不说,连家里头三千多块的电视机都给砸了,现在的商奕笑可不是他记忆里那个逆来顺受的黄毛丫头。

    “怕什么,袁素文将妈打伤了,这要是被抓起来,商奕笑这个当女儿的能眼睁睁的看着?”商老大阴险一笑,昨晚上老太太和他打电话告状的时候,商老大就动了这心思。

    角落里,借着树杆的遮挡,商奕笑冷冷的笑着,她见过很多人,狠辣的凶残的,可是说实话,商奕笑还真没有见过像商家这样无耻的人,两个长辈这样算计侄女!

    早上十点。

    等商家俩兄弟密谋离开后,商奕笑又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钟,这才去了病房。

    左等右等没有等到商奕笑,老太太这会正撒泼,气不顺着,抬手在袁素文的胳膊商使劲的拧了一把,“你这是要烫死我啊?我知道你不弄死我,你心里不甘心是不是?”

    “妈,我没有,我给你买瓶矿泉水来兑凉了。”痛的一个哆嗦,袁素文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

    “不喝了不喝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在矿泉水里下老鼠药,反正我这条老命早晚要被你给折腾没了!”老太太气哼哼着骂了几句,听到开门声,抬头一看推门进来的商奕笑,还没有下去的怒火蹭一下又涌了上来。

    “你这个死丫头还敢回来!”老太太尖着嗓子叫骂着,抓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就向着商奕笑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茶杯从半空中坠落到地上直接碎了,商奕笑冷冷的看着一屋子里的商家人,眉梢一挑的开口:“既然老太太不想看到我,那我就走吧,省的将你给活活气死了,那就罪过了。”

    话音落下,商奕笑干净利落的转身就要离开。

    商老大和商泉之前已经达成了协议,保守估计也能弄到一百万,只是担心要多了,商奕笑也不会给,到时候她不管袁素文一走了之就亏大了。

    所以这一百万,兄弟两人一人五十万,商泉留下二十万,将三十万借给商老大买挖掘机,每个月一分的利息。

    这会看到商奕笑要走了,两兄弟就如同看到到手的一百万飞走了,两人同时站起身来,商泉拦住还要撒泼的老太太,商老大直接向着门口的商奕笑拦了过去。

    “笑笑,你马上就是大学生了,和你奶奶闹什么脾气?”商老大抢先一步的关上了门,态度还算是和善,毕竟商奕笑出生的时候,商老大早就住到了岳父岳母家里,和商奕笑这个侄女接触的并不多。

    只不过商老大的儿子那个时候经常来商家玩,他又爱欺负商奕笑,虽然当时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可是对三岁的商奕笑出手却狠毒。

    将她压在地上当马骑,还动不动学动画片里拿绳子将她绑起来,还说这是他的俘虏,不准喝水不准吃饭。

    平常将人打哭了,将人推倒都是轻的,故意在商奕笑的饭里吐口水,丢沙子,大冬天的将冷水从她领口灌下去,老太太根本不管,商老大还没有说一句,儿子一哭,商老大就置之不理了。

    时间久了,商老大自己都麻木了,反正都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也不会闹出人命来,而商老大的儿子打商奕笑却成了习惯,一直到十七八岁了,对十三四岁的商奕笑依旧是拳打脚踢。

    尤其是读高中的时候压力大,他每个周六和周日都来老太太这里,关上房门就虐打商奕笑,而且长大了,也学会了,从来不打脸,再加上自己母亲在医院工作,他多少知道一些人体的弱点,知道打哪里会疼。

    “笑笑,妈求你不要走。”袁素文哀求的看着商奕笑,右脸上有清晰的巴掌印,左脸颊也高高的红肿起来,估计是被重物给砸伤的。

    更别提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说她将老太太打伤了,怎么看都像是老太太将袁素文给打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商奕笑看着泪水连连,苦苦哀求的袁素文,只感觉烦得很,直接将视线看向商家几人,“既然你们都说是我妈将老太太打伤了,那住院费我来出。”

    “我呸,只给住院费,你当我没见过钱!”老太太恶狠狠的骂了回去,她之所以闹了这么一出,就是要将商奕笑手里头的钱都给逼出来。

    她都敢去上大学了,那学费和生活费,至少有好几万呢,再加上这三年当保姆私自昧下来的工资,老太太感觉商奕笑手里最少也有十万块!

    这可是给老三买新房子的钱,这个死丫头打算出点医疗费就完事了,她想的美!老太太躺在床上倚老卖老的哼哼着。

    “我都七十多岁了,却被儿媳妇给打伤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明天我就去公安局大门口躺着,不将这个虐待婆婆的恶媳妇给抓起来,我就死在外面不回来了!”

    一听说要被抓起来,袁素文身体哆嗦了几下,哀求的看着商奕笑,“笑笑,我不想坐牢。”

    “我虽然马上要上医学院,可我也是懂法律的,就算是我妈将你打伤了,至多也就是治安拘留而已。”商奕笑无语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老太太,她当法律是她制定的,说抓人就抓人,再说对比一下伤口,到时候还不知道拘留谁呢。

    老太太一听这话,顿时怒不可遏的再次嚎了起来,气的浑身直发抖,她这些撒泼手段拿捏袁素文可以,但是对商奕笑而言根本都是无用功。

    商老大和商泉对望一眼,两人面色都有些的沉重,他们此时再次清楚的见识到了商奕笑性格的强硬,她根本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总不能他们两兄弟真将老太太给弄死了诬陷袁素文吧。

    可到时候商奕笑连她妈都不管了,那该怎么办?袁素文一旦被抓走了,他们俩兄弟就没有了拿捏商奕笑的凭仗了。

    “妈,你去找医生看一下伤,我去将住院费交一下,你放心我有钱,老太太愿意在医院里躺到死,我都可以出钱!”商奕笑冷笑一声,无视着商家两兄弟阴沉的表情,转身向着病房外走了去。

    袁素文身上都是皮肉伤,说严重其实也不严重,但至少要痛好些天才能好,商奕笑原本打算拍个照当证据,偏偏袁素文怎么都不答应。

    袁素文快速的将衣服穿了起来,还劝了商奕笑两句,“笑笑,一家人没有必要闹这么僵,你奶奶就是年纪大了,脾气大了。”

    “随便你吧。”商奕笑是懒得再开口,她自己愿意逆来顺受,商奕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是不打算劝了,“我先走了,住院费我交了五千。”

    说完之后,不等袁素文开口,商奕笑就直接离开了,之前老太太几乎将全身检查都做了一遍,检查费都花了三千多,就算现在出院,至多也就能退回一千多块。

    一想到商老大想要从自己这里弄走上百万,商奕笑明白这一千多块估计他们根本看不上眼,只是不知道他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病房里,商大嫂拿着缴费单子推开门走了进来,不屑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太太,这才对着商老大开口:“住院部那边告诉我,你侄女刚刚交了五千块钱,人这会已经走了。”

    “这个死丫头,五千块,她打发叫花子呢!我偏不走,老三,你去报警,将袁素文给抓起来,我看看那死丫头要不要求我将她妈放出来!”老太太气的身体直抖。

    从小到大被自己拿捏的孙女儿现在竟然敢和她对着干,关键是老太太一直处于下风,她恨不能将商奕笑给生吞活剥了!

    跟在商大嫂身后进来的袁素文脸色一下就白了,哀求的看着老太太,“妈,我真不是故意推你的,我就是挡了一下……”

    “好了,妈,你先休息一下。”商泉既然知道商奕笑手里头既然有上百万,自然不在乎这一点住院费,劝了老太太几句,又让袁素文好好照顾老太太,这才和商老大、大嫂一起离开了。

    中午时分,商泉将毛婷婷从棋牌室叫了过来,和商老大家两口子,四个人直接去了饭店,至于老太太有袁素文照顾着,再说了老太太今天就是故意摔倒的,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

    服务员将饭菜送上来了,四人坐着,气氛显得有点子诡异。

    商老大两口子条件好,自然看不起老三两口子,毕竟他们俩就开了个棋牌室,还要靠商奕笑卖身的钱过日子。

    商泉夫妻两同样瞧不上倒插门的商老大,不过有了共同的目的,什么恩怨情仇都没了,商泉笑着举杯,“大哥,我们哥俩喝一杯,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商老大将半杯子啤酒给干了,这会儿也阴沉着老脸抱怨,“死丫头在外面待了几年,翅膀倒是长硬了。”

    商奕笑真不拿钱出来,他们俩总不能去偷去抢,到时候商奕笑一旦报警了,那就麻烦了,更何况银行卡都有密码,只抢了卡过来也没用那。

    毛婷婷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知道了商家两兄弟的计划,此时笑着接过话,“要说简单其实这事也挺简单的。”

    此话一出,余下三人都向着毛婷婷看了过来,大家都知道毛婷婷精明的很,会算计,她既然说有办法,说不定还真的有。

    毛婷婷不单单算计着即将到手的五十万,她更想将商奕笑彻底的拿捏住,她就是自家的赚钱工具,而且将她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到时候又能多拿二十万。

    “大哥、大嫂,我和商泉认识的人少,可是大哥大嫂你们关系多,二哥为什么一直躲在外面,不就是因为欠了高利贷。”毛婷婷吃了一口菜,慢条斯理的继续道:“只要我们让二嫂也欠下高利贷,到时候商奕笑还真能看着她妈被打死吗?”

    商家三兄弟里,商老二是最没出气的,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从小到大商老二脾气也是最冲的,长得很壮,一拳头都能将人打晕过去。

    当初商老大和商泉都有些害怕这个老二,可是即使这么凶狠的一个人,欠了高利贷之后,还不是灰溜溜的躲到了外面不敢回家。

    “这个办法可行!”商老大兴奋的一拍桌子,这个高利贷肯定不是真的欠下,到时候和担保公司那些人说好了,给他们一点好处费,走个形式。

    商泉也是眼睛一亮,赞赏的看了一眼毛婷婷,笑着给商老大又倒了一杯啤酒,“大哥,这样一来,我们可就不止要一百万了。”

    想当初商老二也就欠了三万,他在家里要死要活的,袁素文上班的工资都在老太太手里抓着,最后都被商老二给逼走了还了高利贷。

    谁知道半年时间不到,又有了五万的债,这一次老太太也没有钱了,袁素文身上也是一毛钱都搜不出来了,商老二就把现在住的这么套三十多万的房子以五万块的价格贱卖给了商泉。

    结果他没有还赌债,而是跑出去了,后来又迷上了用手机贷款,这样前前后后一共欠了三十多万,最后干脆跑路了。

    杀鸡取卵可不是上上策!商奕笑那个死丫头手里至少有两三百万呢,先弄个一百万过来,等过段时间再逼她拿钱,白纸黑字有袁素文的签名和指纹,不怕商奕笑不给钱。

    她敢不给,到时候找些人去她的学校里一闹,这个死丫头好不容易考到了大学,她舍得退学吗?

    越想越感觉到可行,商家四人坐在包厢里推杯换盏,气氛是无比的和洽。

    !分隔线!

    入夜,清远市一片灯红酒绿,此刻,包厢里,换下了白色护士服的蒋丽穿着黑色紧身裙,露出修长的一双长腿,波浪般的长发披散下来,一张妖艳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媚惑勾人。

    “潘总,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可以给人家做主啊。”娇滴滴的诉说着委屈,蒋丽整个人都偎依到了潘春德的怀里,染着豆蔻的手更是在他胸膛上挑逗的抚摸着。

    “我的小心肝,谁欺负你了,老子给你报仇!”天天面对家里的母老虎,好不容易溜出来,潘春德抱着蒋丽又是亲又是啃的,色眯眯的脸上也露出一股子嚣张,“谁不知道小心肝你是我潘春德的女人,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

    欲擒故众的将潘春德推到一旁,蒋丽端起茶几上的酒杯啜了一口红酒,这才不高兴的将事情说了一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丫头片子,仗着东源集团的势,竟然敢投诉我,潘总,我不管,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回家去了。”

    “帮、帮、帮!肯定帮!”潘春德哪舍得到嘴的鸭子又飞走了,此时将蒋丽又拉回了怀抱里上下其手,“怎么和东源集团有关?”

    要是一般人,潘春德可不会怕,可那是东源集团,是每年产值数十亿的上市公司,潘春德的确有钱,他是做煤矿生意的,最不差的就是钱,但是论起人脉关系和势力来,远远比不上东源集团。

    “我都问清楚了,根本没关系,她就是在魏大国的出租车上,估计是逃过一劫了,所以心里不安来医院照顾魏大国,我估计这她是刷点好感,听说今年要上大学了,而且还是学医的。”蒋丽也不傻,如果真和东源集团有关系,潘春德都不敢招惹,她就更不敢了。

    听到这里,潘春德自然放下心来,淫邪的笑着,在蒋丽脖子上亲了一口,“行了,这事你交给我吧,明天我让阿华带几个人过去教训她一下,敢欺负我的小心肝,简直是活腻味了!”

    “不要,你现在就打电话!”蒋丽不依不饶的扭捏着身体,扭的潘春德的火气直往上涌,“你打了电话,今晚上人家就听你的,什么姿势都听你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一会别求饶。”潘春德拿手机拨通了电话,“阿华啊,交待你一个事,你去查一下一个叫商奕笑的小姑娘,对,在市医院照顾魏大国,东源集团司机撞到的那个司机,你查一下商奕笑的背景,到时候找几个人教训她一下。”

    潘春德虽然也信了蒋丽的话,可是他能将煤矿生意做到这么大,自然也不是精虫上脑的男人,小心驶得万年船,既然和东源集团扯上了关系,他肯定是要查清楚再动手。

    在包厢里一阵亲密之后,蒋丽看着靠在沙发喘粗气的潘春德,眼中有着不屑一闪而过。

    真是没用的老男人,要不是看他钱多,出手又大方,自己才不会找他呢,还想自己给他生儿子,也不看看他这猪一般的身材!

    “亲爱的,我去补个妆。”娇滴滴的说了一句,蒋丽将裙子整理好了,这才拿着包包一扭一扭的向着包厢外走了去,看的潘春德眼中再次火光直冒,这个该死的小妖精!诚心想要榨干自己!

    a省距离和江省并不算远,汽车也就五个小时左右,不过经济却差了不少,和江省的经济已经繁荣了,a省的经济则处于正在起步发展的阶段。

    “咦,这不是蒋丽吗?”卫生间里,正在补妆的女孩侧目看了过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蒋丽,最后落在她脖子上亲紫的吻痕商,眼中却是不屑和鄙夷之色,“没想到毕业两年了还能看到校友。”

    “方媛媛?”蒋丽同样趾高气扬的模样,可是当看到方媛媛手腕上的名表,再看着她正在补妆的昂贵化妆品,不由的压下心里头的嫉妒。

    两人只是校友,方媛媛长相一般,蒋丽当时可是系花,不但长得好看,又娇滴滴的,最会招惹男生,当初方媛媛喜欢的一个学长跑去追求蒋丽,两人算是结下了仇怨。

    方媛媛家境很好,父亲在清远市工作,也算是个豪门千金,她吞不下这口恶气,自然要找人教训蒋丽,可惜最终却被蒋丽的一个爱慕者给阻挡下来,对方父亲的身份比方媛媛的父亲还要高。

    方媛媛也不敢报复蒋丽,时隔两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新仇旧恨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毕竟当初保护蒋丽的追求者家里出了事,举家都从清远市搬走了。

    “真是好巧啊,既然碰到了,不如来我们包厢喝杯酒,都是年轻人,大家认识认识。”方媛媛轻声笑着,眼中满是挑衅侄儿,在学校里蒋丽还算个人物,可是现在呢?就该让她亲眼看看,丑小鸭永远都是丑小鸭,上不了台面!

    何尝不知道方媛媛的险恶用心,蒋丽高昂着头,她很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方媛媛的家世背景,她认识的人肯定都是豪门贵少,自己如果攀上一个,就再也不用对着潘春德那猪头脸了。

    “还是不了,这样打扰你的朋友聚会多不好!”蒋丽笑着推拒着。

    她越是拒绝,方媛媛越是认为她心虚了,自惭形秽了,更是骄纵的笑了起来,“有什么不好的,都是年轻人,走吧,我带你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灵动星武〕〔剑鸣九天〕〔我乃全能大明星〕〔超级农场主〕〔王牌特种兵〕〔绝品妖孽兵王〕〔本尊夫人有点狂〕〔纵天神帝〕〔终极美女保镖〕〔踏天神王〕〔皇叔:别乱来!〕〔重生军工子弟〕〔唐门毒宗〕〔超强兵王在都市〕〔辣手兵王〕〔二号红人〕〔特战狂狼〕〔香爱〕〔都市之全职抽奖系〕〔都市修玄带条狗
热门小说推荐:神话禁区〕〔美男榜〕〔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萌妻来袭:小叔,〕〔我带天仙入职场〕〔一路仕途〕〔女神掠夺系统〕〔拜见校长大人〕〔诡谲屋的秘密〕〔我真是齐天大圣〕〔护国公〕〔我叫科莱尼〕〔官道巅峰〕〔召唤师的异常生活〕〔大唐好相公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