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14章 巨额欠条

时间:2018-08-15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商奕笑将床上的户口簿、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都收到了酒店的保险柜里,那个小丫头原本该有属于自己的崭新人生,可是如今却……

    和江省的一幕幕如同电影片段一般浮现在脑海里,商奕笑苦涩的笑着,身体重重的倒在床上,她不知道沈墨骁为什么突然答应和黄子佩举办婚礼,或许又是他母亲以死相逼吧,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商奕笑双手盖住了眼睛,这段时间她努力的不去想和江省的一切,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逃避开了就不会感觉到痛了。

    可伤口依旧血淋淋的留在她的心底,不会因为她的自欺欺人而消失,商奕笑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有这般懦弱无能的一面,她不敢去想,所以只能逃避,幻想着有一天时间能冲淡一切,或许那个时候她就可以云淡风轻的面对一切。

    敲门声的响起打断了商奕笑的思虑,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所有的悲恸和苦涩都从眼中消失,这才起身向着门口走了去。

    “你来有什么事?”看着站在门口的毛婷婷,商奕笑平淡的询问。

    “老太太住院的清单出来了一部分,送给你看看,省的你认为我们私吞了老太太的住院费。”毛婷婷冷哼一声,看着依旧堵在门口不打算让自己进去的商奕笑,眉头皱了一下,“进去说,别让外人看热闹。”

    自己可没有和商家人说过住在东源大酒店,以毛婷婷无利不起早的自私性格,她愿意在大夏天的特意找过来,就是让自己看医院的清单?

    商奕笑身体却是故意一挡,不让毛婷婷进来,故意的开口:“行了,我五万块钱都交了,还在乎什么清单不清单的,如果没事我要午睡了。”

    “等等!”一看商奕笑要关门,毛婷婷顿时急了,双手一下子抓住了门框,按耐下急切的情绪,装作不高兴的抱怨,“你现在说的好听,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又反口说我们贪了老太太住院的钱,还是将事情说清楚比较好,省的日后纠缠不清。”

    说完之后,毛婷婷用力的一推门,不管商奕笑同意不同意,直接挤了进来,看到放在床边的行李箱,而箱子竟然还没有上锁,毛婷婷眼中一喜,成了,二十万就快要到手了。

    商奕笑反手将门关上了,想到第一次进商家的门,商泉和毛婷婷也是无比人情的将自己的行李箱和双肩包放到了卧房里。

    应该不是为了找钱,这年头手机支付方便,钱包里现金都放的不多,而且老太太那里还交了五万,毛婷婷真想要钱,可以给老太太办了出院,将剩下的钱退回来。

    “这是医院的单子,老太太年纪越大越怕死,而且这钱也不需要她自己出,所以医院里什么补药最贵就要什么,好多都是进口的,所以钱花了不少,你自己看清楚了,日后别说我没贪了钱,都是被老太太自己给用掉的。”

    毛婷婷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将手提包里的清单放到了桌子,上面的确开了不少的抗衰老和保养身体的进口药,还有一些名贵的中药材提取液,所以几天的时间又用了三万多。

    商奕笑拿起单子看了一眼,眉头不由的一皱,花别人的钱,别说三五万,就是三五十万老太太也不会心疼,而且只会越用越多。

    可是商奕笑诧异的是毛婷婷和商泉竟然也舍得?这钱的确是自己出的,可是以前每个月八千块钱到账之后,老太太其实也就拿到了三千,剩下的五千都被这夫妻俩用各种借口给拿走了。

    现在有几万块在账上,只要老太太提前出院了,剩下的钱肯定又被他们夫妻给私吞了,可是他们竟然一点都不动心,商奕笑怎么看怎么的奇怪。

    趁着商奕笑看清单的时间,毛婷婷自来熟的拿起热水壶烧了一壶开水,水一烧开之后就倒了一杯放在桌子,抹了抹额头上热出来的汗,“这鬼天气都三十五度了,热死人了,来的时候忘记带水了。”

    商奕笑看着一旁柜子上的两瓶矿泉水,因为是四星级的酒店,不但有两瓶免费的矿泉水赠送给客人,柜子上同样还有果汁饮料这些付费饮品。

    毛婷婷如果真的口渴了,她只会直接拿果汁喝,反正这钱也是退房的时候商奕笑结账的,而不是大费周章的烧开水,等开水凉下来至少也要十几分钟吧,所以毛婷婷是故意拖延时间要留在房间里。

    商奕笑不开口,毛婷婷也没话说,不时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又装模作样的等着开水凉下来。

    五分钟之后,商奕笑丢在床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毛婷婷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行了,看来那些人已经去找袁素文麻烦了。

    商奕笑如同没有发现毛婷婷的异常,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电话另一头袁素文惊恐害怕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笑笑,你赶快过来一趟,他们说我欠了几百万……这些都是放高利贷的人……笑笑,你快来。”袁素文是真的害怕,她结婚的时候经常被商老二打,所以对这些凶神恶煞的男人产生了本能的恐惧感。

    后来商老二欠了许多赌债,这些高利贷就上门讨要,袁素文才发现比起这些人,商老二的打骂都是轻的,不过看到商老二被打的像狗一样躺在地上,袁素文心里头莫名的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

    现在的日子袁素文感觉很好,虽然累了一点,可是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的了,谁知道今天一伙人突然冲到了袁素文上班的铸造厂,只说是来要债的,把袁素文吓得够呛,幸好车间里男工人居多,这些高利贷才没有敢动手。

    商奕笑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连耳朵都要竖起来偷听的毛婷婷,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袁素文冷淡的开口:“谁欠的高利贷就找谁要去,他们要是逼你,你就直接报警。”

    商奕笑只当是商老二过去欠下的钱,这些人估计知道自己回来了,而且手里头有钱,所以就拿着欠条去威逼恐吓袁素文了。

    毛婷婷眉头一皱,她以为商奕笑接到电话肯定马上就赶过去了,那可是她的亲妈!没想到商奕笑这么冷淡,毛婷婷心里又急又气,袁素文生的是什么女儿,还不如养一条狗呢,一点良心都没有。

    “笑笑,你赶快过来,他们也要求你必须来,否则他们就要对我不客气了。”袁素文声音里夹带着哭腔,看着表情阴狠的几个男人,袁素文眼中有着怨恨一闪而过,笑笑怎么能这么心狠呢?果真是商老二的种,都这样自私自利!

    “行了,我打车过来。”商奕笑挂断了电话,看向表情又轻松下来的毛婷婷,冷声赶人,“我要出去一趟,小婶你可以走了。”

    “我喝了这杯水就走,都快凉下来了,你着急就先走,一会我给你关门。”毛婷婷快速的开口,目光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地上的行李箱,“你要是不放心我在这里,你将钱包和手机都带走,我也不会拿你东西,不行你将行李箱锁上再走。”

    之前在商家的时候,毛婷婷舍得不将行李箱给砸了,这可是崭新的箱子,看起来质量挺好,买一个估计要几百块呢,但是现在毛婷婷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了找到录取通知书,几百块的箱子砸就砸了。

    “你要是真口渴了,这里有矿泉水还有果汁。”商奕笑指着柜子上的饮品。

    毛婷婷表情一僵,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我生理期来了,不能喝冷的东西,否则我也不用等开水凉下来。”

    商奕笑打量的看着毛婷婷,她到底想要从自己这里拿什么东西?不是钱的话,自己这里就剩下户口簿身份证了,不对,还有连青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商奕笑拿起双肩包,然后当着毛婷婷的面将行李箱给上了锁,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快速的跑到窗口处,毛婷婷探头向着楼下看了去,估计是做贼心虚,她也担心商奕笑会突然杀个回马枪。

    好在片刻之后,商奕笑上了出租车,看着车子驶出了视线,毛婷婷立刻冲到了门口,咔嚓一下将房门给反锁上了,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商泉的电话,“你快上来,记得把工具包也带上来。”

    不管毛婷婷是想要拿录取通知书还是拿户口本,反正东西都锁在保险柜里,商奕笑眼中闪烁着恶劣的笑意,不知道她竹篮打水一场空是什么感觉,憋屈不?

    铸造厂的办公室里,厂长倒了几杯水过来,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惴惴不安的袁素文,倒是有些同情她,嫁了商老二那样的男人,注定了这辈子都不能安生。

    “几位,喝点水,有事说事。”厂长将茶杯放在桌上,拿起遥控器将办公室的空调打开了,有了凉意,人似乎也不那么暴躁了。

    “我是来要债的,可不是来叙旧的。”为首的男人阴沉沉的开口,眉梢有一道贯穿了额头的刀疤,小平头,三角眼微微上吊,给人一股子阴狠的戾气。

    其他五个手下也都没喝水,两人凶神恶煞的站在了袁素文身边,看起来似乎防止她逃跑一般,另外三人一字排开的站在一旁,双手负在背后,同样板着脸,眼神凶恶。

    商奕笑一到厂门口就被副厂长带着向办公室这边走了过来,“小姑娘你也别担心,这在厂里,你妈不会有事的,实在不行你们就报警。”

    不过招惹到了高利贷这些人,只怕报警也没什么用,俗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商老二作孽,倒是害了妻子和女儿。

    “谢谢,我知道,先看看情况。”商奕笑点了点头,随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商奕笑率先走了进去。

    刷一下,几个混混立刻将目光看了过来,刀疤男半眯着眼,戾气横生的脸上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冷酷,高昂着下吧打量着商奕笑,“你就是袁素文的女儿,你妈欠了我们的钱,你打算怎么还?”

    “你说谁欠下的?”商奕笑听出了话里的不对劲,她一直以为是商老二过去欠的高利贷找上门来了。

    刀疤男将放在办公桌上的黑色公事包打开了,从里面抽出了欠条递给了商奕笑,“这是复印件,你自己看,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袁素文欠了我们五百万。”

    办公室里,厂长和副厂长震惊的对望一眼,五百万?他们以为至多也就是三五万,多一点也就十万,五百万,这绝对不可能!

    商奕笑并不在意欠条上的金额,她在意的是上面袁素文的签名和手印。

    “笑笑,我没有借钱,都是你爸欠的的高利贷。”袁素文面色惶恐的摇着头,自己每天不是上班就是在家里做家务,她怎么可能欠下高利贷,而且还是五百万的巨款,袁素文想都不敢想。

    商奕笑拿着欠条向着袁素文走了过去,想到在酒店里赖着不走的毛婷婷,商奕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是你的签名吧,你什么时候签名的,虽然日期是三年前,我估计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袁素文接过欠条一看,脸色刷的一下苍白到了极点,一把抓着商奕笑的手,蜡黄消瘦的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安,呆愣愣的给商奕笑解释。

    “这不可能,我就给你大伯和小叔签了一个协议,如果老太太出事了,丧葬费我来出,我没有欠下欠条……”说到最后,袁素文看着自己的亲笔签名和欠条商从上到下的手印,害怕的不停的抹着眼泪。

    “行了行了,我不是听你们母女俩哭丧的,欠债还钱!”刀疤男被哭的心烦,突然一声厉呵,一脚踹倒了旁边的椅子,砰的一声巨响,让办公室里其他几人都吓的一个哆嗦。

    刀疤男目光阴冷冷的盯着商奕笑,“欠条在这里,你妈欠了我们这么多钱,如果你不还,我们就要将你们带去我们的酒店打工还钱了,至于做什么工……”

    刀疤男眼神恶毒的停下话,旁边几个手下眼中也露出淫邪的恶意,袁素文虽然老了,不过商奕笑五官不丑,就能看出袁素文长的其实挺好看,当然了,这样的年纪即使卖身也不可能赚多钱,这不过刀疤男逼迫商奕笑的手段。

    哭泣的袁素文一下子惊了起来,猛地抬起头,泪水涟涟的看向商奕笑,“笑笑……笑笑……”

    “当然了,你妈年纪的确大了,你这样的清纯大学生,赚的钱更多,这样吧,如果你愿意重新欠下一张欠条,你妈欠的五百万,我们给你打个折扣,只要两百五十万。”刀疤男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商奕笑,“听说你手里头有几百万呢,十六岁就被一个男人给包养了,怎么样,你要是能拿出两百五十万,那就一笔勾销。”

    如同惊弓之鸟的袁素文目光里陡然迸发出一股子亮光,直勾勾的盯着商奕笑,笑笑手里竟然有这么多钱?

    之前老太太住院的时候,没少在袁素文跟前咒骂商奕笑,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也说商奕笑手里至少有上百万,袁素文根本没相信,但是三人成虎,各个都这样说,袁素文想到商奕笑一个新手机都快一万块了,也不由的相信了。

    “你们这是涉嫌诈骗,我会报警的。”商奕笑平淡的丢出一句话,比起吓得不停颤抖哭泣的袁素文,商奕笑看起来冷静多了。

    刀疤男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阴沉沉的走了过来,将袁素文手里头的欠条抽了回来,然后撕碎了丢垃圾桶里,“行那,你报警处理也可以。”

    话锋突然一转,刀疤男目光阴狠而毒辣的盯着吓坏了的袁素文,“你写的欠条,有签名有手印,就算是上了法庭,你也是要还钱的,没钱还的话只能去坐牢了,估计你这后半辈子都要在牢房里度过了。”

    袁素文嘴唇哆嗦着,不敢相信的看着如此狠心的商奕笑,这是她的女儿,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坐牢?她这是要毁了自己的后半生。

    “行,那就公事公办,看法庭最后怎么判。”商奕笑无比硬气的点了点头,似乎铁了心的会报警处理,根本不管袁素文的死活。

    一旁厂长和副厂长看着商奕笑,虽然他们还是不清楚欠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商奕笑这样处理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不过看她这么冷静的模样,再看着哭的脸都白了,似乎随时都能晕厥过去的袁素文,莫名的有感觉商奕笑有点的心狠。

    这可是她的亲妈,从进门到现在,她竟然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这小姑娘的心够狠的。

    刀疤男没想到商奕笑真这么狠辣,不过这样歹毒自私的女人他也是见过的,尤其涉及到了钱,还是上百万的巨款,商奕笑会狠心绝情的不管袁素文的死活也算正常。

    “好,你够种。”刀疤男冷冷的开口,眼神愈加的阴森,透露出毫不遮掩的煞气,“听说你考上了帝京连青大学,看起来前途似锦,可是你得罪了我们武哥,害得他损失了几百万,小姑娘,你以后最好一辈子躲在学校里不出门,否则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平常人不敢招惹这些混混,就是因为他们说白了都是些无赖,而且还是心狠手辣的无赖,只要不触犯法律法规,他们有的是下三滥的办法闹的你一辈子不安生。

    一直面无表情的商奕笑忽然笑了起来,语调微扬,“你这是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而是忠告。”刀疤男习惯的摸了摸额头上的疤痕,“这是当年被一个仇家拿刀子砍出来的,不过我命大,被武哥救了,这辈子我的命就是武哥的,小姑娘,和我耍横,你还是太嫩了一点。”

    “让他们都出去,我们再谈。”活动了一下手腕,商奕笑目光看向一旁的厂长还有副厂长,虽然身体还没有痊愈,不过对付几个小混混是手到擒来。

    “可以。”刀疤男的真正目标也是商奕笑,其他人包括袁素文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这边刚答应,坐在椅子上的袁素文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向着门口走了去。

    三两步之后,袁素文终于想起来将商奕笑留在这里也不妥,可是刚回头,对上刀疤男阴冷骇人的表情,袁素文到口的话又卡在了喉咙里。

    “你出去等我,我和他们谈谈。”将她的表情收入眼底,商奕笑冷淡的回了一句,这毕竟不是她的母亲,所以袁素文再自私也好,商奕笑也不会在乎。

    听到这话,袁素文心里头的那一点挣扎和内疚似乎都没有了,加快脚步的出了办公室,而一个混混立刻反手将门给反锁上了。

    “你要是舍不得你妈,手里头那些钱就拿出来,你看你也就十九岁,被人包养了三年就能挣个上百万,等你上了大学,帝京有钱人更多,你大学四年下来,估计挣的更多。”刀疤男的话语里充满了恶意和嘲讽,这种卖肉赚钱的女人他是最瞧不上眼的,一个字贱!

    “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商奕笑语调轻柔的反问着,脸上依旧是笑靥如花,可身体却在瞬间一个上前,一脚踢向了刀疤男的膝盖。

    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商奕笑会动手,更没有想到这个清清瘦瘦的小姑娘出手的速度这么快,力度这么大!

    砰的一声,刀疤男被踢趴在地上,商奕笑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脖子上,清朗的笑声却让人毛骨悚然,低头对着大力挣扎的刀疤男开口:“我打架也好,杀人也罢,是不需要动刀子的,所以不能给你留下个纪念刀疤了。”

    五个混混一看刀疤男给商奕笑给放倒了,此刻如同乌龟一般被踩在地上爬不起来,五个人在怔愣了片刻之后,终于回过神来了,呼啦一下向着商奕笑冲了过来。

    一声声的惨叫声凄厉的响了起来,商奕笑攻击的角度异常的刁钻,一拳头下去,让人痛的半天都爬不起来,眨眼的功夫,五个混混包括终于爬起来的刀疤男再次被揍翻在了地上。

    身体像是被人给拆了一般,痛到了极点,导致五个混混看向商奕笑的目光惊恐的就跟见到了鬼一般,身体不停的往后面瑟缩着。

    刀疤男还算冷静,可是腹部的剧痛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呼吸一下,从腹部到胸口就痛的人直打哆嗦。

    “你们将衣服都脱了,留个裤衩就行。”大获全胜的商奕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几个人都傻眼了,脱衣服?她这要想要干什么?

    见几人没反应,商奕笑语调陡然一沉,眼神锐利的一扫而过,彪悍的笑容里充满了煞气,“怎么没听到吗?还是让我亲自动手?”

    “我听到了!”混混吓的嚎了一嗓子,然后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衣服都给扒了,好在是夏天,扒起衣服来也快。

    商奕笑将手机拿了出来,对着五个人的正面咔嚓咔嚓拍了照片,“转过去。”

    对着五人后背又拍了几张照片,商奕笑这才看向唯一没有动作的刀疤男,“行了,你们站一边去,我已经拍了照片了,出去之后要是被别人揍了,可别说是我打的,你们身上可是连个淤青都没有。”

    五个混混这才弄明白商奕笑刚刚让他们脱衣服拍照的用途,这也杜绝了他们诬陷商奕笑将人打伤的可能性,没看到照片上一个一个身上都好好的,淤青都看不到一块。

    刀疤男扶着墙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痛,可是商奕笑眼中的不屑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屈辱,一个卖肉赚钱的死丫头,竟然还敢这样侮辱自己!

    “你要是不脱,可别怪我再下手。”商奕笑悠然一笑,轻挑着眉梢,痞子味十足的揉着手腕,看起来比他们这些混混更横更嚣张,“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能扛到什么时候。”

    拳头打在肉体上的闷沉声响起,五个混混惊悚万分的站在一旁,胆战心惊的看着再次挨揍的刀疤男,看到那一拳头一拳头招呼在刀疤男身上,五个混混无比庆幸自己刚刚的识时务。

    十分钟之后,刀疤男扑通一声跌坐在椅子上,身体痛到了极点,双手双腿不停的打颤着,看,看向商奕笑的目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硬气。

    “何苦又被揍一顿呢,快脱吧。”收回了拳头,商奕笑感慨的摇摇头,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而商奕笑最喜欢的就是将人揍到掉眼泪。

    刀疤男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胳膊都抬不起来,还是一个混混过来帮他将衣服给脱了,然后勉强站着被商奕笑前前后后拍了几张照片。

    虽然刀疤男被揍怕了揍服软了,可是他身上同样是一点瘀伤都看不到,这让五个混混看向商奕笑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之色,她身手好不奇怪,可是将他们揍的这么狠这么痛,却不留伤,这就太诡异了。

    办公室外,厂长和副厂长都有些心焦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唯恐屋子里出了点什么事,别说厂里到时候会惹上麻烦,就看着商奕笑是个小姑娘,可如今和六个放高利贷的男人待在一个屋子里,他们怎么都不放心。

    倒是袁素文呆傻傻的站在一旁,不停的抹眼泪,愣是没打算开门进去,这让厂长和副厂长看向她的眼神都有些的诡异,刚刚在里面的时候,商奕笑要报警,也没安慰袁素文这个妈,他们还绝对这姑娘心狠心硬。

    可是这会看着袁素文,他们才明白这个才是真正心狠的,一般当妈的要知道女儿被几个高利贷扣押在屋子里,哪个不是寻死觅活的要将女儿给救出来,怎么能这么安静的在外面站着,就知道抹眼泪,有个屁用。

    咔嚓一声,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厂长和副厂长急切的看了过去,而袁素文也哽咽了两声,只不过脚步站在原地未动。

    商奕笑平安无事的走了出来,跟在她身后的几个人面色则有些的奇怪,一个一个不是咬着牙就是皱着眉头,看起来很是痛苦。

    “今天给厂里添麻烦了。”商奕笑抱歉的看向厂长和副厂长,虽然是才见了一面的陌生人,可是这两人眼中的担心商奕笑还能是感觉到的。

    对比之下,袁素文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泪水涟涟的看着商奕笑,似乎有些愧疚也有些的不安,“笑笑……”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商奕笑收回目光,对着一旁的厂长开口:“下午给我妈请半天假。”

    “行,你们回去休息休息。”厂长二话不说的就同意了,只不过他更好奇商奕笑到底和这几个高利贷是怎么谈的,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啊,她到底是怎么搞定这些人的,难道她有靠山?

    袁素文估计也知道自己这个当妈的做的不地道,可是她也怕啊,笑笑可比她胆子大多了,自己没站出来也不算错,自己一紧张,就害怕的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而且她就算能将话说利索又能怎么办?

    那可是五百万的欠条,自己签了名字还摁了手印,袁素文抹着眼泪惴惴不安的跟在商奕笑后面,然后上了出租车,商奕笑不开口,袁素文也不敢说话。

    而此刻,房间里,商泉用老虎钳子将密码锁给砸坏了之后,夫妻两人立刻将箱子里的衣服都丢在了床上,开始搜找商奕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怎么没有?怎么会没有呢?”商泉阴沉着脸,可是箱子里里外外都被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通知书,“会不会是被商奕笑装双肩包里带走了?”

    “不可能,她出门的时候把手机放到包里了,我看了一眼,包里没有录取通知书,而且谁会将通知书背着到处跑。”毛婷婷否定了商泉的猜测,看了看酒店房间,“再找找,说不定在抽屉或衣柜里。”

    夫妻俩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白忙了十多分钟之后,商泉和毛婷婷站在衣柜前,目光落在下面的保险柜上。

    “肯定是放这里面了。”毛婷婷阴沉着脸开口,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酒店竟然还提供保险柜,而且保险柜现在是关上的,她用原始密码试了一下打不开,这说明商奕笑将东西放进去之后,重新设置了密码。

    “这个撬不开。”商泉摸了摸保险柜,然后摇摇头,这可不是行李箱,用暴力就能打开。

    两夫妻对望一眼,却只能不甘心的停了手,保险柜撬不开来,也搬不走,所以他们只能再想别的办法找商奕笑将录取通知书拿出来。

    “先回去再说。”商泉抹了抹脸上的汗,将工具都收到了包里,至于行李箱已经砸坏了,商泉也懒得管了,带着毛婷婷失望的离开了酒店。

    潘春德以前气色其实挺好,虽然没有儿子他心里头也着急,不过这么多年了,潘春德似乎也认命了,反正不差钱,包养几个小情人,该吃的吃,该玩的玩,日子过的挺潇洒的。

    可是蒋丽死之后,知道她肚子里还有自己两个月的孩子,潘春德的气息一下子阴冷了下来,所有的小情人也都被解散了,眼中不是闪烁着疯狂的戾气。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潘夫人拎着刚从商场买回来的衣服和鞋子,将购物袋往沙发商一扔,嘲讽的看着血红着一双眼的潘春德,“东源集团一旦和鼎盛合作,资金这一块估计也会紧缺,现在东源集团愿意和我们合作,让我们提供资金,这是拉我们一把,你要是敢得罪东源集团,那你就过去说合作取消啊。”

    “不要以为你攀上了东源集团,我就不敢动你了!”潘春德阴森森的开口,猛地站起身来,将沙发上的购物袋发泄般的砸在了地上,然后还不解气的狠狠的跺了几脚,“蒋丽被东源集团利用了,报案说商奕笑诈骗魏大国的钱财,而且魏大国死的不明不白,蒋丽当时就是二号重症监护室的护士,东源集团不过是借着你的手消除证据。”

    潘夫人倨傲一笑,优哉游哉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又如何?也是蒋丽自己找死,她敢对魏大国动手,魏大国死了,蒋丽也死了,不过是一命还一命。”

    “你给我闭嘴!”潘春德疯了一般的吼起来,一把抓住潘夫人的胳膊,狰狞的表情里充满了痛苦和疯狂,“你明知道她肚子里有了我儿子,你就是故意找上东源集团的,你这是借刀杀人!”

    “得了吧,那也是东源集团借我的手杀人而已,反正不是我做,也会是其他人做,蒋丽死了,至少我们还能和东源集团合作,否则东源集团会看上你这个暴发户吗?”潘夫人用力的将手抽了回来。

    蒋丽自己就是作死,当了东源集团的刀子,她弄死了魏大国,东源集团早晚要处理了她,现在自己动手,一来除掉了情敌和未出世的野种,二来也让东源集团欠了自己一个人情。

    潘夫人刚好扯虎皮做大旗,让潘春德再愤怒他也不敢报复自己,想到这里,看着满脸痛苦的潘春德,潘夫人感觉无比的痛快。

    “老板?”阿华急匆匆的从门外进来,一看到沙发上快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脚步猛地一顿。

    潘春德快速的收敛了眼中的阴冷和仇恨,看了一眼阿华,“跟我到书房里来。”

    “是。”阿华对着正在整理衣服的潘夫人恭敬的欠了欠身,随后快速的追上潘春德的步伐向着楼上走了去。

    书房里,潘春德的怒火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只是眼神显得更为阴冷骇人,看得出刚刚他是故意对着潘夫人发疯,但是又忌惮东源集团,所以不敢对潘夫人动手。

    他成功的麻痹了潘夫人,让她以为自己稳稳的压了潘春德一头。

    “你是说商奕笑身手很好,直接将你找的几个手下都给收拾了?”潘春德声音阴冷冷的开口,他让阿华去协助商老大和商泉用假的欠条逼债,就是要一步一步逼死商奕笑,直接弄死她太便宜了她了,他要让她生不如死!

    “是,刀疤被打了一顿,更诡异的是刀疤身上一点伤口都找不到,商奕笑有点子邪乎。”阿华也算是个练家子,他是潘春德的司机,也是他的心腹,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阿华去安排的,他脑子灵活,也懂分寸,深得潘春德的信任。

    “老板,我赵人问了问,这应该是属于古武术的手法,打人都打在几个特殊的穴位上,能让人痛不欲生,可是却看不到任何伤口。”

    潘春德听着阿华的解释,眼神阴沉了几分,看来包养商奕笑的那个男人身份不简单,也难怪之前自己派人去和江省查,怎么都查不到对方的身份,来头估计不小,否则商奕笑怎么会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一个练家子。

    “阿华,你找个律师将商奕笑的妈给告了,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铁石心肠。”潘春德知道自己暂时动不了潘夫人,可是商奕笑却不同,她同样是东源集团的眼中刺,由自己动手,东源集团不但不会阻止,暗中还会推一把。

    直到此刻,潘春德不得不承认东源集团的棋高一招,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将两个最大的威胁都给除去了。

    即使林氏制药这个死对头也无能为力,因为不管蒋丽的死,还是商奕笑即将的倒霉,明面上和东源集团没有半点关系。

    不费吹灰之力就收拾了仇人,潘春德虽然同样痛恨东源集团,但却又不得不被他们利用去对付商奕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重生枭宠:神医弃〕〔夫人在上,督军在〕〔重生嫡妃:农女有〕〔绝色总裁的修真妖〕〔枭雄夫人〕〔仙界大爆料〕〔傲世苍神〕〔地府朋友圈〕〔绝品小医仙〕〔超级机器人工厂〕〔闲臣风流〕〔诡秘之主〕〔神能大风暴〕〔都市之仙尊归来〕〔鲜嫩娇妻:凶猛老〕〔快穿:绝色BOSS任〕〔史上最牛村长〕〔都市修仙之主宰归〕〔绝命手游〕〔神级装逼升级系统
热门小说推荐:我的绝色美女姐姐〕〔每秒都在升级〕〔全能尖兵〕〔官梯〕〔九转道经〕〔我当道士那些年(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绝天叶帝〕〔软,化,物〕〔都市之妖孽公子〕〔极品全能学生〕〔盗星王〕〔第一宠婚:顾先生〕〔丹武至尊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