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15章 极其护短

时间:2018-06-17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老太太还在医院里躺着,商老大一家和商泉两口子回到商家开了个家庭会议,只不过四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商泉和毛婷婷费了不少力气才打听到商奕笑住在东源大酒店,结果两人等高利贷的去找袁素文,等商奕笑也离开之后,夫妻俩砸了行李箱,得,录取通知书竟然被商奕笑那死丫头锁到了保险柜里。

    “武哥那里没给我具体的说法,不过也透露了一点点情况,商奕笑那死丫头估计跟老二一个德性,自私又冷血,事情真闹大了,她估计宁可看着她妈被抓坐牢也不会拿钱出来还债!”

    商老大阴沉着表情,越说越气恼,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他都给了五十万的定金,从厂家那边订了两台挖掘机。

    白鹳县下属的一个古镇今年申请到了特色小镇的建设项目,整个镇都要进行基础项目的改建,商老大都和工程队那边联系好了,到时候需要挖掘机就用自己这两台新的。

    只要有工程做,一台挖掘机一个小时可就几百块,一天下来就好几千,几个月下来买挖掘机的本钱就赚回来了,可是这最关键的节骨眼上,拿不到商奕笑的资金,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实在不行就给点颜色给她瞧瞧!”商泉眼神一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眼睁睁的上百万就要到手了,谁舍得放弃,“大哥,你找武哥那边再说说看,先对二嫂这边动手,也不是将人怎么样,就是弄点皮肉伤,看看那死丫头到底是不是铁石心肠。”

    商泉也不希望袁素文被抓了,这可是家里免费的保姆,而且每个月在铸造厂的工资也都交给了老太太,家里的所有的家务也都是袁素文在做,商泉就是为了逼商奕笑将钱拿出来。

    商老大点了点头,一锥子定音的开口:“行,那就先这样,我这就联系武哥。”

    袁素文跟着商奕笑回到东源大酒店之后,商奕笑给她单独开了个房间休息,而回到自己房间里,商奕笑一眼就看到屋子明显被翻动了,当视线看到被砸坏的行李箱上,商奕笑嘲讽一笑,看来他们还真盯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了。

    连青大学是九月中旬开学,商奕笑回来一是为了弄户口,二来则是看看袁素文,也存了将她带去帝京的心思,不管如何她毕竟是小丫头的母亲。

    可是真正接触之后,商奕笑也歇了弥补的心思,如果她愿意跟自己走,商奕笑也会将人在帝京安顿好,不过她如果要继续留在商家做牛做马,商奕笑也不会强求。

    “我们在这里吃饭?”袁素文跟着商奕笑从房间里出来,看着二楼装潢的很高档的餐厅,微微有些的不安,“要不就去外面街上吃个快餐,反正离这里也不远。”

    “就在这里吃。”看着唯唯诺诺的袁素文,商奕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年头又不是封建保守的古代,她真的离开了商家,考自己的那份工资也能吃好喝好,还能照顾好女儿。

    偏偏袁素文就跟被商家养着的童养媳一样,任劳任怨、做牛做马,连带着自己女儿也是各种被欺辱被压榨,商奕笑看着她那拘束不安的模样,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是两个人,不过商奕笑依旧点了三菜一汤,又要了个水果拼盘,菜很快送上来了,色香味俱全。

    “这得多少钱那?”袁素文夹着夹筷子菜吃了起来,她只要不上班就要去商泉的棋牌室帮忙,然后下午还得回来做晚饭。

    等晚饭好了之后,商泉和毛婷婷就从棋牌室回来吃饭了,袁素文只能去棋牌室里继续看着,等商家老老小小的都吃过了,商泉夫妻两又回到棋牌室了,袁素文才能回去吃剩菜剩饭,然后将碗筷都收拾洗干净。

    商家的伙食就一般,虽然每天也有荤菜,可是等袁素文回来就只有残羹冷炙了,肉沫子有时候都吃不到,这会吃着餐厅大厨精心烹饪的菜肴,袁素文夹菜的动作下意识的快了几分。

    “没多少,三百左右吧。”商奕笑住在这里的时候都在餐厅吃,大致也知道菜价。

    “三百?”声音猛地提高,袁素文不敢相信的看着财大气粗的商奕笑,她一顿饭就要吃掉自己将近三天的工钱?

    商奕笑从和江省回到清远市,这都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一天就算两顿饭,最少也要五百,一个星期下来就三四千了,这还不算她的住宿费。

    估计因为声音太大,察觉到四周客人看过来的目光,还有人低声嘲讽起来,“吃不起就不要来四星级酒店,丢人现眼。”

    袁素文脸涨的通红,表情不安的低下头,声音又怯弱了几分,“对不起笑笑,我不是故意让你丢脸的,我就是感觉太贵了。”

    “没事,你多吃点。”商奕笑自然不在乎那些嘲讽不屑的视线,这年头为人处世有时候就是要脸皮厚。

    三百啊!袁素文再吃起来,总感觉有些不得味,自己吃剩菜剩饭,而她的女儿却每天大鱼大肉,一顿饭就好几百,袁素文低垂的目光里慢慢凝聚起一抹怨色。

    再想到商奕笑给自己开的房间,一米八的大床,电视比毛婷婷过年买的新电视还要大,更不用说浴室了,商家是老房子,五口人挤在七十平米不到的小房子里,厨房卫生间都转不开身。

    没有对比的时候,袁素文感觉自己在商家挺好的,她一个女人,丈夫跑了,要是单独住外面,那些地痞流氓肯定隔三岔五的骚扰她,而且左邻右舍的肯定也欺辱她,现在有吃有喝,就算累,至少不用挨打了。

    原本袁素文还感觉愧对商奕笑这个女儿,她成绩那么好,却不能读高中考大学,初中毕业才十六岁就要去和江省打工,但是看到商奕笑过的这么好,伸出来的手也是雪白雪白的,就跟小婴儿的手一样,袁素文知道商奕笑这三年根本没有吃一点苦,只怕过的比那些千金小姐还要舒服。

    止不住的怨气在心里发酵着,袁素文放下筷子,看着正在吃水果的商奕笑,一个果盘就七十八,里面摆的都是那些昂贵的进口水果。

    车厘子袁素文在超市里看过,贵的时候一百多一斤,还有那个蓝莓,毛婷婷经常买给上小学的儿子吃,说对眼睛好,一小盒就二两,十几块钱,算起来也有一百多一斤。

    “笑笑,你看那欠条该怎么办?”袁素文暂时放下抱怨和不满,目光哀求的看着商奕笑,她是真的怕了那些高利贷,连商老二那样的浑人都被放高利贷的人打的跟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半夜里甚至都做噩梦,袁素文无法想象这恐怖的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事你不用管,这是法治社会,他们不敢太过分,要是再来找你了,你就直接报警。”商奕笑也决定在上大学之前,这事肯定要先处理好。

    不过想到商家人那贪婪自私又恶毒的性子,商奕笑看了一眼低下头惶恐不安的袁素文,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这事就没法子从根上解决。

    低着头,袁素文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死死的攥紧成拳头,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狠心,她让自己报警?报警如果有用的话,商老二当年就不会跑出去了,这么多年都不敢回来一趟,还不是被打怕了。

    “笑笑,你能不能替我先还上钱,以后我赚到了再给你。”袁素文低声的哀求着,抬起头,目光里满是惊恐和害怕,“他们知道你身上有钱,不把钱给他们,这事肯定没办法结束,笑笑,你就当妈求你,我们不要钱了,自己平平安安的就好。”

    “这不是钱的事。”商奕笑刚说了一句,袁素文眼角一下子就红了,软弱无助的擦着眼泪,好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

    商奕笑都无语了,这明摆着是商老大和商泉故意骗了她签下了欠条,人心不足,商奕笑今天就算把一百万给了他们,等这钱用完了,保管他们还会故技重施。

    面前这个胆小怕事的女人就成了商家人利用、敛财的工具,有了一百万,他们想要一千万,有了一千万,估计都想要上亿。

    袁素文再次低下头,眼中最后一点希望也熄灭了,看着桌子上没吃完的精致菜肴,再想着商奕笑连自己的死活都不顾,袁素文第一次深切的认识到面前这个女孩子和她那个跑走的父亲一样,骨子里都是自私冷血才畜生,只想着自己,从来不管别人的死活。

    第二天早上,商奕笑刚打算和袁素文再谈谈,让她跟着自己去帝京,结果还没有敲门就接到了胖子民警的电话。

    “商同学。”声音依旧充满了热情,胖子快速的开口:“我刚得到消息,魏大国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听说是手机丢了,之前太忙忘记和魏大国联系了,这不连夜坐飞机回来了,商同学,你放心,一会我就去市医院一趟,到时候我给你解释一下,那些脏水绝对泼不到你身上。”

    胖子想想就气愤,当初魏大国差一点就被挪出了重症监护室,要不是商奕笑垫付了手术费和住院费,估计人当场就没了,当然,虽然后来魏大国还是没挺过来,可是那些人也不能污蔑商奕笑诈骗了魏大国的钱财。

    “不用,我过来一趟。”商奕笑转身向着楼梯走了过去,魏大国的儿子之前应该是出任务了,所以才一直联系不上,不管如何,商奕笑有必要将魏大国真正的死因告诉他。

    “那好,你等着,一会我开车过来。”胖子笑着接过话,商同学亲自过去解释一下更好,如果魏大国的儿子真的是那些不讲理要讹钱的人,自己在一旁也不会让她吃了亏。

    结果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胖子再次打了电话过来,他和高哥刚刚接到上面的紧急通知,要去下面的乡镇派出所协调工作,所以不能去市医院了。

    “没事,我自己过去就行。”商奕笑脸上有着嘲讽之色一闪而过,看来是东源集团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将知情的胖子和高哥都给支开了。

    市医院,太平间。

    魏毅看过很多人的死亡,他的手上也沾过人命和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战友同伴的,魏毅也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死,所以他的柜子里一直有一封为拆封的遗书,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牺牲,这封遗书会送到自己父亲手里。

    可是魏毅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父亲会突然死亡,哭不出来,心里头沉甸甸的痛着,魏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眼中满是愧疚和自责,子欲养而亲不待。

    “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让叔叔入土为安。”谭奕拍了拍他肩膀。

    来清远市之前,秘书小周已经将所有的情况发到了谭奕这边,虽然东源集团将所有的证据都抹除干净了,可是谭奕还是一眼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其他的不说,就冲着一开始因为东源集团会计的失误,导致住院费不够,院方竟然要将人从重症监护室挪出来,这摆明了就有问题。

    “二少,我明白。”魏毅点了点头,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又看了一眼面色已经发青、过世多日的父亲,这才将尸体重新推进了冷冻柜中。

    医院这边的副院长还有郝主任都过来了,当然了,他们不是看魏大国的面子,是因为今天是张秘书亲自过来处理这件事。

    “魏先生,对于令尊的去世,我非常的抱歉,日后有什么需要,魏先生一定要开口,东源集团一定会尽全力弥补。”张秘书客套的打着官腔,对于身材魁梧,黝黑高壮的魏毅,张秘书在打量了他之后就稍微放下心来,看起来是个老实人,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至于一旁的谭亦,张秘书第一眼着实被对方的容貌给震住了,他是孙平治的机要秘书,这些年跟着他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外都去了很多趟,那些应酬的场合里,漂亮的男男女女他见得多了。

    可是张秘书第一次看到男人可以如此的俊美耀眼,而且不同娱乐圈的那些男人,虽然五官俊朗,可是气质却差了一大截。

    跟在魏毅身后进来的这个男人真的称得上是君子如玉,那股优雅尊贵的气息绝对是与生俱来的,一举一动皆是风姿卓绝。

    “魏先生,我是你父亲的主治医生。”郝主任走上前来,将魏大国的病历也拿了出来,开始详细的和他说了一下魏大国当时的情况,“因为多出内脏器官受损出血,原本打算20号早上九点安排第二场手术,可是当天夜里你父亲血压突然降低,我们不得不进行了抢救,也将第二场手术提前了,可真的很抱歉,依旧没有挽回魏大国先生的生命。”

    魏大国当时的情况的确很凶险,所以白鹳县救护车在半道上就将人送到了市医院来抢救,清远市的医疗水平其实并不算太好,和帝京是没法比的,魏大国的情况如果有帝京的专家接手的话,应该有七成的把握,到了郝主任这里,手术的成功率至多是五成。

    魏毅听完之后,将病历递给了一旁的谭亦。

    张秘书微微眯了一下眼,眼底闪过一抹戒备之色,魏毅的动作看似很寻常,可是张秘书能敏锐的感觉到他对面前这个俊美男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大致翻看了一下病历,再结合郝主任之前的抢救方案,谭亦将病历放在桌子上,“病历没什么问题。”

    这话一出,办公室里的几人表情就有些的不对了,他这话是暗示病历没问题,但是魏大国的死却有问题吗?

    “魏先生如果对令尊的死有异议的话,可以去第三方机构进行尸检。”跟在张秘书后面的律师此刻开口了,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事先草拟的补偿协议。

    “这是我们东源集团暂定的赔偿协议,所有的医疗费和丧葬费都由我们公司来支付,对于魏大国先生的死亡,我们代表东源集团表示最真诚的歉意,我们愿意赔付魏毅先生您一百五十万死亡赔偿金。”

    如果是一般的交通事故,即使责任都归肇事方,按照相关的赔偿法规,一般赔偿也在一百万以下,律师草拟的协议死亡赔偿金就开到了一百五十万,这说明还有提价的空间。

    “钱的事以后再说。”魏毅冷声的开口,甚至没有看一眼协议,转身看向谭亦,“二少,我们先回酒店。”

    谭亦站起身来,从进门到此刻都没有说一句,这样清高冷傲的姿态却不会让人产生反感,或许也是因为谭亦的气势太盛,他再高冷外人看来都感觉很正常。

    “我送两位出去。”张秘书微微一笑,将心里头的不安压了下来,热情的送谭亦两人离开。

    市医院门口。

    商奕笑刚下出租车,赫然就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谭亦,第一次见面是在和江省,当时沈夫人在手术室里抢救,情况危急,若不是面前这个男人出现,沈夫人只怕就救不过来了。

    张秘书心里咯噔了一下,经济会议的时间越来越逼近了,偏偏商奕笑这个时候出现,到现在张秘书都不确定商奕笑手里有没有证据。

    谭亦目光看向来那三米开外的商奕笑,一个多月未见,她瘦了很多,看起来精神似乎还行,可是眼中却带着一抹阴郁和冷色,和沈墨骁的分手终究是伤了她。

    看到谭亦径自朝自己走过来,商奕笑头皮一麻,下意识的绷直了身体,自己现在是另一个人,但是面容和过去还是有六七成的相似,他乍一看认错人了也正常。

    “你怎么过来了?”修长如玉的手落到了商奕笑的头顶上,还顺势撸了两把,谭亦清雅一笑,原本就俊美的脸更是光芒四射。

    他这自来熟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商奕笑绷着脸瞅着谭亦,就算他是认错人了,可自己和这位高冷的年轻中医也就在抢救沈夫人的时候见过一面,话都没说上三句。

    而且商奕笑清楚的记得,当时黄家人想要和他认识,这一位态度那叫一个高傲,直接无视了黄家人的存在,甚至连沈夫人术后调养的药方都不开,手术一结束就傲气十足的离开了。

    后来还是沈墨骁再次拜托请求,这一位才给了一张调养的药方,但是人也没有出现,看着自来熟的谭亦,商奕笑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张秘书此时也满脸诧异的走了过来,“这位先生和商同学认识?”还是说他们来医院之前就已经见过商奕笑了,从她那里知道了魏大国被撞或者死亡的内幕?

    “认识,当初还是个未成年人竟然来我家应聘工作。”谭亦轻声一笑,狭长的凤眸里带着几分宠溺的笑意,冲淡了他周身原本清冷孤傲的气息。

    商奕笑愣住了,她感觉自己今天早上出门一定是没带脑子,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张秘书这一次是彻底愣住了,他一直在查商奕笑背后的金主是谁,毕竟到现在他都摸不清楚商奕笑到底要干什么,如果她真的打算勒索东源集团,张秘书反而不担心了。

    可是她从头至尾都没有露出一点敲诈的意思,张秘书也只能将她供着,找人盯着商奕笑,谁曾想这会竟然阴差阳错的看到了包养她的金主。

    魏毅是跟着谭亦一起过来的,再想到商奕笑对魏大国的重视,之前甚至给他垫付了一百万的手术费,张秘书感觉坏事了,他们如果之前就认识,那真的麻烦了。

    “我们先回酒店。”谭亦面对张秘书时,态度立刻冷漠下来。

    魏毅将车子开了过来,商奕笑戒备的看了一眼谭亦一眼,对上他那狭长的似乎看透一切的凤眸,刷一下又低下头,为什么有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感。

    商奕笑不会亏待自己,所以她在白鹳县直接入住了四星级的东源大酒店,而此时汽车在市区七拐八绕之后向着不远处的公园开了过去,然后最后停在了公园后山的一排别墅群。

    商奕笑才明白对方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这就好比暴发户和上流社会,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魏毅并没有进屋,商奕笑跟在谭亦身后走了进来,看似随意,一手却已经放到了腰后侧,目光更是快速的扫过院子,确定角落里并没有人潜伏着。

    古典雅致的客厅里,谭亦看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高度戒备的商奕笑,姿态慵懒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朗声轻笑着开口:“坐吧,一段时间没见,倒是敬业多了,这是打算情况不对就给我一颗枪子?”

    “你到底是谁?”这熟悉的调侃语调,商奕笑眼睛猛地瞪大,然后不敢相信的瞅着谭亦,声音猛地拔高了几度,“易二爷?”

    商奕笑围着谭亦转了一圈,不但声音是完全陌生的,身形和“张洋”也有细微的区别,在营区的时候“张洋”身材虽然瘦,可是肩膀更宽一下,腰身也粗一点,身高似乎矮一些。

    而面前的谭亦则是长身玉立,坐在沙发上,黑色西装裤的一双腿又直又长,当然,更重要的五官和气质上的差别。

    “张洋”的面容太过于普通,可谭亦则是如此的耀眼,优雅尊贵,宛若簪缨世族里出来的贵公子,一举一动皆是傲然的风姿。

    “你这已经不是伪装了,你这根本是变了一个人。”商奕笑无比震惊的开口,自己竟然没有认出来他就是那个中医。

    修长的手伸过去,在商奕笑的脸颊上掐了一下,谭亦叹息一声,“进行了微整?”

    “别,您老别和我这么亲近,看着你这张脸,我总感觉亵渎了神灵。”商奕笑侧过头避开谭亦的手,以前虽然知道张洋那张脸是伪装过的,不过五官普通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平易近人。

    可是看着一身优雅尊贵的谭亦,这不染纤尘的姿态,商奕笑感觉和这位同处一室都亵渎了对方,尼玛,这种男人就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而自己就是泥坑里打滚的糙汉子。

    “你这伪装技术也太强悍了,长官,要不透露一点呗。”商奕笑贼兮兮的笑了起来,惊叹的目光忍不住的再次落在谭奕的脸上。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商奕笑以前感觉这些说法太过于夸张,如今她不得不承认,这种形容都无法描述面前这个男人的俊雅风姿。

    谭亦似笑非笑的看着表情夸张的商奕笑,一个手贱没忍住在她脸上掐了一把,痛的商奕笑一下子嚎了起来,指控的目光不满的瞪着谭亦,自己就算再糙,这也是人脸,掐重了也会痛。

    “你这是无法下决定和沈墨骁来个彻底了断,所以下血本的在自己脸上动刀子?”语调依旧是轻松调侃的韵味,可是谭亦那目光却锐利的似乎看透人心,让商奕笑再也无法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

    要代替替身的身份回清远市,商奕笑自然需要在面部做一些伪装,可是她完全不需要进行微整容,雷霆的伪装手法同样高超,能让商奕笑看起来和以前只有五六成的相似,乍一看像是同一个人,仔细一看就知道是两个人。

    可是她之所以放弃了伪装,而选择了永久性的微整容,说起来不过是自己懦弱而已,她不敢去面对血淋淋的伤口,不敢去想和沈墨骁之间的一切,所以只能选择逃避,将整张脸都给整了一下,好似这样就真的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和沈墨骁之间只是陌生人。

    笑容从脸上消失,商奕笑侧过头避开谭亦过于锐利的目光,从在营区认识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犀利,毫不留情。

    “简直是蠢死了。”谭亦轻嗤一声,明显看不上商奕笑这逃避的姿态,“连自己的脸都不敢正视,连过去的身份都要放弃,你还能再怂一点吗?”

    “我这是为了工作!”被骂的商奕笑猛地一抬头,气势十足的回了一句,结果一看到谭亦那张嘲讽的俊脸,立马又怂了,小声的嘀咕着,“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时间久了,伤口就不会痛了,和沈墨骁之间的就能一别两宽,再见面,自己就不会选择逃避,而是平静的面对沈墨骁。

    谭亦无奈的看着低着头,瑟缩着身体的商奕笑,原本就不胖,重伤一次之后人更是瘦的就剩一把骨头了,这模样看起来就跟被主人抛弃的小奶狗一般。

    “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终究还是心软了,谭亦放缓态度,大手轻轻的拍了拍商奕笑的肩膀。

    瘦削的肩膀瘦的似乎只剩下骨头没有了肉,谭亦眉头忍不住的皱了一下,“从今天开始你住我这里开始吃药膳。”

    商奕笑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要是再这么咄咄逼人下去,商奕笑都想逃了。

    “药膳什么的难吃吗?”心情恢复过来,商奕笑抬起头,对着谭亦无比谄媚的笑了起来。

    虽然他有多重身份,可是商奕笑明白这才是他真正的面容,帅的天怒人怨那,而且还是医术精绝的中医,级别高,还有钱,又有家世,啧啧,这位绝对是上天的宠儿。

    “放心,不会给你加黄连的。”还是习惯她这喜笑颜开的模样,不过还是要补补,实在太瘦了,“我让魏毅进来,你把魏叔的事情说一下。”

    之前谭亦这边的确已经查到了一些,不过因为知道商奕笑牵扯进来了,谭亦并没有派人深入调查,所以更详细的情况还需要她来说。

    五分钟之后魏毅就过来了,看向谭亦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二少。”

    “坐吧,这是商奕笑,十九岁,马上要去帝京连青大学医学系。”谭亦大致的说了一下商奕笑目前的身份,然后就进入了正题,“真正撞伤魏叔的人是谁?”

    商奕笑看了一眼面容肃杀,可是眼角已经泛红,将悲痛压抑下来的魏毅,立刻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车祸发生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不过根据东源集团的说法,酒店外的监控刚好检修了,我进入酒店入住的时候,不管是门口的监控还是大堂里的,都是好好的。”

    “所以现在被抓的司机只是替人顶罪?”魏毅面容冰冷,一抹煞气从眼底一闪而过,父亲的死如果是意外,他虽然痛苦也能接受,但是如果这一切只是假象,他绝对不会放过幕后凶手。

    “魏叔被送到市医院进行了紧急抢救,差一点被挪出了重症监护室,后来东源集团以为我知道真正的肇事司机是谁,所以张秘书已经放弃动手了,是我太大意了……”

    商奕笑将林礼的事情也说了一下,“真正撞伤人的应该是孙兆丰,魏大叔情况虽然危险,可孙兆丰应该还是下了黑手。”

    谭亦之前的调查再结合商奕笑的说法,事情的经过基本已经明朗了,孙兆丰撞伤了魏大国之后,东源集团先是找了司机来顶替,然后在医院的时候打算弄死魏大国,省的日后麻烦。

    不过因为商奕笑的介入,张秘书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可是林氏制药这边,林礼故意和商奕笑见面,刺激到了孙兆丰,让他以为商奕笑被林礼收买了,为了以绝后患,孙兆丰再次对魏大国动手了,而且还成功了。

    “魏毅,这件事我来办,你先去处理魏叔的身后事。”谭亦沉声开口,这样仗势欺人、草菅人命的事情或许会常发生,可是那些受害者,谭亦不认识,他也不在意。

    可是如今受害者是他的手下,谭亦绝对不可能置之不理,孙兆丰这个凶手肯定会绳之以法。

    “谢谢二少。”魏毅感激的看向谭亦,二少既然开口了,幕后凶手不管是什么身份,他都难逃法网。

    等到魏毅离开之后,商奕笑看向一旁的谭亦,“东源集团你打算怎么做?还是林氏制药。”

    孙兆丰是直接凶手,林礼就是间接凶手,因为商业竞争,林礼就这样玩弄他人的性命,说实话,商奕笑更反感,他的确比孙兆丰聪明,可也更让人厌恶。

    “看魏毅的态度,a省制药行业被东源集团和林氏制药把持着,不过两者也不是不可取代的。”谭亦勾着薄唇,看起云淡风轻的慵懒姿态,却已经决定了日后这两家上市集团的生和死。

    商奕笑震了一下,不过想到和江省董家的破灭和赵家二房的下场,商奕笑知道谭亦的确有这个本事,更何况从魏大叔这件事就能看出林氏制药和东源集团平常的行事风格,明面上看着风光,只怕背地里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肮脏事。

    谭亦看了一眼商奕笑,忽然笑了起来,“其实黄家的鼎盛集团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这一次轮到商奕笑彻底愣住了,如果说对付东源集团和林氏制药是为了给魏大叔报仇,当然,更确切的来说是给魏毅报仇。

    可是鼎盛集团?那是黄家的产业,是黄子佩的依靠,也是华国顶尖的企业集团,旗下的公司涉及到了生物制药、医疗器械等所有和医疗相关的行业,而且鼎盛集团还掌握了几个国家专利配方,可以说是根基雄厚。

    “怎么越来越傻了,之前不是说了你是我们家的小公主,我家的人被欺负了,自然要狠狠的反击回去。”谭亦笑着在商奕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清朗的语调霸气十足,“一个鼎盛集团算得了什么。”

    这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一家上百年的上市公司,说能弄垮就能弄垮!商奕笑无比敬佩的看着谭亦,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被人呵护的温暖。

    “其实没必要,我和沈墨骁都结束了。”商奕笑忽然笑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谭亦这话,提到沈墨骁的时候,商奕笑忽然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鼎盛集团如果没什么大事,就随他去吧,我不在意了。”

    谭亦也没有再开口,笑着站起身来,也顺势将商奕笑给拉了起来,“走吧,陪我去一趟药材市场,晚上给你做药膳,你这身体太虚了,需要调理一下。”

    他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商奕笑看着面带浅笑的谭亦,实在摸不清他的真实意图,虽然商奕笑并不喜欢黄子佩,可是她也懒得公报私仇,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商奕笑和谭亦上了车,还没有到药材市场,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一看是袁素文的电话,商奕笑垮着脸接起电话。

    “笑笑,你大伯和小叔让我去医院一趟,我怕被高利贷的人抓到。”袁素文坐在酒店的大床上,商奕笑不愿意给钱,她也不敢出门,可是接到商老大的电话后,袁素文又想过去了,自己总不能一辈子躲着吧。

    “你别过去,我打电话给酒店,只要你不出来,那些人不敢来东源大酒店闹事。”商奕笑用脚趾头猜也知道商家人不会就此罢休的,将袁素文叫过去,只怕又要出幺蛾子。

    “可是你大伯说有办法解决我欠条的事。”袁素文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目光里有几分对商奕笑的怨恨,她不帮忙,难道还不能让别人帮忙吗?这事总不能一直拖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骗个绝色美女当老〕〔戏精影后,action〕〔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圈套男女〕〔最美不过遇见你〕〔下堂王妃逆袭记〕〔重生八零:陆少宠〕〔至尊邪神〕〔全职高手在校园〕〔特种炊事班〕〔武林第一〕〔权少爹地太过分〕〔宠妻无度:腹黑总〕〔诱爱成婚,腹黑老〕〔太古至尊〕〔透视狂医在山村〕〔一胎三宝:总裁大〕〔漫漫诸天〕〔极品全能霸主〕〔一夜娇宠:爹地请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贴身战龙〕〔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