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17章 赶出师门

时间:2018-06-23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广白,你父亲什么时候回来?”三爷爷面色带着几分严肃和沉重,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倪大夫,又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药方,这方子宛若千斤重,沉甸甸的压在了三爷爷的心上。

    “三爷爷,我父亲还有一个小时到。”看到三爷爷还有老姑奶奶的脸色都格外难看,邹广白下意识的警觉到了不安。

    他也看到谭亦在药方原有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五味药材,只是邹广白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三爷爷点了点头,“招待四位客人用茶,让其他人先各自回去,一切等你父亲回来了再说。”

    三爷爷这个老一辈亲自发话了,邹家这些小辈虽然心里头跟猫抓了一般好奇,但一个一个还是听话的离开,不过也是三三两两的凑到了一起,讨论刚刚的药方。

    商奕笑、谭亦还有潘夫人、孙兆丰依旧留在客厅里,邹广白身为主人也留下来作陪,邹家几个老一辈则是进了内室详谈。

    门一关上,性子急躁的老姑奶奶忍不住的就开口:“刚刚那药方你们几个怎么看?致远他真的开出这样昧着良心的药方?”

    “我看或许是巧合,这药方我们之前都没有见过,应该属于古方,致远也许意外得到了这个方子,但他并不知道这药方对母体的伤害。”老二叔缓缓的开口,他们邹家悬壶济世几代,救过无数人的性命,二叔打心底里不愿意相信倪致远会开出这样害人的药方。

    三爷爷脸色依旧沉重,此刻冷冷的开口:“如果只是巧合,他为什么没有将剩下的五味药材写全了?”

    而且既然得到了一张古方,没有经过老一辈的辩证确认,倪致远怎么敢用这样的方子给病人抓药治病?倪致远并不是毛毛躁躁的人,相反他的性格是小一辈子里最沉稳的一个。

    “也许他也有几分私心,他毕竟是外姓人。”老姑奶奶叹息一声,虽然牵强的给倪致远辩解了一句,可是这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得到了一张珍贵的古药方,倪致远因为私心不愿意拿出来,也没有告知邹老爷子,反而自己偷偷的给病人使用,这事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也很正常,是个人都有私心也都会犯错。

    可是倪致远在锦医堂学医从医这么多年,他一直表现的非常优秀,尊敬老一辈,爱护晚辈,对病人细致耐心,对医术更是精益求精,从不藏私,自己改动的一些方子也经常拿出来和小辈们分享。

    倪致远这些年表现的太完美了,所以这种私藏药方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可事实却直白的摆在大家的眼前。

    所以一切只有一个解释:倪致远太会伪装,而且一装就是二十多年,他们都没有看穿他的真面目。

    客厅里,孙兆丰阴森森的目光盯着商奕笑,转而又看向一旁的谭亦,嗤笑的开口:“这就是包养你的金主?难怪短短三年的时间能赚到上百万,女人要赚钱果真太容易了,两腿一张……”

    啊的一声惨叫!孙兆丰余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嘴巴剧烈一痛,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口,却是谭亦将茶杯直接砸了过去,而被砸中的孙兆丰此时已经是满嘴的鲜血。

    “你他妈的敢砸我?”一抹嘴上的血迹,孙兆丰怒不可遏的站起身来,抡着拳头就向着谭亦扑了过去,“老子让你砸……”

    端坐在椅子上,看着疯一般扑过来的孙兆丰,谭亦冷冷的勾着嘴角,当人靠近时,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在了孙兆丰的小腿上。

    胫骨剧烈一痛,孙兆丰一个没站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不用磕头赔罪,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倨傲轻笑着,谭亦目光轻蔑的看着双膝跪地的孙兆丰,这样冲动易怒,难怪敢草菅人命!

    “我操你……”嘴巴痛,胫骨痛!孙兆丰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

    可惜话还是没有骂完,再次被谭亦一脚踢在下巴上,整个人砰一声被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这一次却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商奕笑无比同情的看着接连被教训的孙兆丰,嘴巴被茶杯砸了他还不知道吸取教训,还敢口无遮拦,啧啧,被踢掉两颗门牙也算他倒霉。

    潘夫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施暴的谭亦,说实话谭亦这一身优雅的风姿,宛若站在云端的神帝,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可就算他长的再俊美不凡,敢在在清远市打了孙兆丰,他就别指望能活着走出这地界!

    潘春德再有钱,可是对东源集团那也是退避三舍,绝对不敢正面冲突,而谭亦竟然将孙家小少爷揍成了死狗一样,潘夫人隐晦的笑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商奕笑和谭亦倒霉的样子。

    “啊!兆丰,你怎么了?”孙玲珑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倒在地上,满嘴鲜血的孙兆丰,惊恐万分的叫喊起来,人也一下子扑了过去。

    孙兆丰嘴巴都痛麻木了,满眼的戾气,此刻只能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亦,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孙玲珑连忙将人扶了起来,此刻顺着孙兆丰的目光看着坐在椅子上,姿态慵懒的谭亦,孙玲珑明白过来,立刻恶毒的叫骂起来,“你们竟然敢对我们孙家人动手!”

    不过看到孙兆丰都被打成了死狗模样,孙玲珑吼了一嗓子之后,对上谭亦那冰冷的凤眸,孙玲珑立刻就怂了,赶忙的拿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她虽然是孙家旁系,不过因为拜了倪大夫为师,而东源集团也有收购锦医堂的打算,所以孙玲珑家和嫡系的关系倒亲近了不少。

    “爸,你立刻带人来医馆,有两个不长眼的东西将兆丰给打了。”孙玲珑快速的开口,之所以让父亲带来过来,也是为了博取孙兆丰的好感。

    余光扫过坐在椅子上满脸痛苦的孙兆丰,孙玲珑声音压低了几分,“爸,你来的时候记得通知张秘书一声。”

    “我知道了。”孙父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召集着手下,靠着东源集团的关系,孙父在清远市成立了个工程队,倒也赚了不少钱,关键手底下也养了一批人。

    汽车开到半路的时候,孙父这才打了电话给张秘书,他听懂了孙玲珑之前的暗示,如果一开始就通知了张秘书,到时候张秘书先带人过来了,自己就什么功劳都捞不到了,现在才通知,张秘书速度再快也落在自己后面。

    听到外面的嘈杂声,五分钟之前刚进内室的邹广白和邹祥也出来了,一看孙兆丰已经红肿起来的嘴巴,不由错愕一愣,他们也不待见孙兆丰,可他毕竟是东源集团的小少爷,平日里至多不理会罢了。

    邹广白目光复杂的看着神色悠然、淡定自若的谭亦,这个年轻人要不是糊涂胆大,要不就是有恃无恐。

    不过想到谭亦能将倪大夫药方后面五味药材补全,邹广白估计谭亦的来头不小,否则怎么敢将孙兆丰打成这样,牙齿都掉了两颗。

    “玲珑,你带孙少爷下去处理一下伤口。”心里莫名的有几分畅快,邹广白低声说了一句。

    “兆丰,我带你去师傅那里处理一下伤口,你放心吧,这两个人跑不了。”看着孙兆丰阴沉狰狞的表情,孙玲珑也有些的害怕,不过还是搀扶着他向着倪大夫的药房走了过去。

    十来分钟之后,几辆商务车呼啸的开了过来,车子在锦医馆的门口停下来之后,孙父带着二十多个手下呼啦一下向着内堂冲了进去。

    “哪个兔崽子敢动我们孙家的人!”人未到,声音先传了过来。

    孙父愤怒的高喊着,跟在他身后的手下更是拿着钢管和铁棍,一个一个表情凶神恶煞,吆喝着要将打伤孙兆丰的凶手碎尸万段。

    内室里,三爷爷几个老辈依旧在讨论倪大夫和药方的事,听到外面的嘈杂声之后,三爷爷眉头一皱,“出什么事了?怎么越来越吵?”

    客厅里的邹广白一看到情况不对,快步走到了院子里,挡住要往里面冲的孙父,眉头一皱的开口:“这里是锦医堂,孙叔如果有什么事到外面解决。”

    “原来是玲珑的师叔,广白啊,我听说有人来锦医堂闹事。”孙父咧嘴笑着,对邹广白还算客气,毕竟他是邹老的小儿子,也是倪大夫的师弟,孙玲珑也要恭敬的称呼一声小师叔。

    “爸,你来了。”安顿好了孙兆丰之后,孙玲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不刚过来就看到了孙父带着人来了。

    孙玲珑指着客厅里的谭亦和商奕笑,“就是他们将兆丰给打了,我师父正在给兆丰处理伤口,牙齿都掉了两颗。”

    “妈的,敢在清远市对我们孙家人动手,小子,你他妈的不想活了吧!”孙父眼睛猛地瞪大,粗鲁的将挡在面前的邹广白一把推开了,大步一个上前,凶狠十足的盯着谭亦,“给我上,将这个小兔崽的两条胳膊先给下了,将他押跪在院子里,一会等小少爷发落。”

    邹广白不悦的看着站在一旁的孙玲珑,平日里她仗着孙家人的身份在医馆里就处处欺压别的学徒也就罢了,毕竟孙玲珑是个女孩子,性子娇惯了一些,大家也都让着她,再说她又是倪大夫的徒弟,不看僧面看佛面。

    可是孙玲珑让孙父带人来锦医堂闹事,这性质就变了,锦医堂是医馆,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是孙家逞凶斗狠的地盘。

    “小师叔,兆丰是我们孙家的少爷,他今天被人打了,不管如何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孙玲珑没什么诚意的解释了一句。

    锦医堂又如何?能和东源集团相提并论吗?更何况日后锦医堂还不是自己师傅的,小师叔他们看不清情势,还真以为自己懂几分医术就可以天下无敌了吗?

    老姑奶奶别看年纪大把了,脾气却是最冲的,刚从内堂出来,看到手持钢管铁棍的这些混混,顿时面色铁青的赶人,“谁让你们来锦医堂闹事的,都给我出去!”

    “你们当锦医堂是什么地方!”三爷爷同样脸色冰冷的赶人,东源集团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孙兆丰嘴巴和脸上的伤不严重,最麻烦的是掉了两颗牙齿,倪大夫给孙兆丰施针止血之后,又拿了两个止痛的药丸给他服下了。

    原本还要处理一下,不过听到外面的声音,孙兆丰哪能坐得住,感觉不痛了,直接推开倪大夫就出来了。

    倪大夫也跟着出来了,看了闹哄哄的现场,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幸灾乐祸,敢对孙兆丰动手,看来不需要自己出手了,这两人估计都不能全收全脚的离开了。

    孙兆丰捂着嘴巴,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仇恨的目光盯着谭亦,一字一字对着孙父开口:“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死了我负责!”

    听到这话,三爷爷等人脸色愈加的难看,孙兆丰这是要闹出人命那!可是他们也知道拦不下暴怒的孙兆丰。

    三爷爷不由看了一眼倪致远,“致远,你是玲珑的师傅,你去拦一下,谁也不准在锦医堂闹事。”

    孙父自然认识倪大夫,两人私交很好,在外面更是称兄道弟的。

    此刻倪大夫对着孙父眼神示意了一下,“孙老弟,你看有什么冲突你们去外面解决,这里毕竟是医馆,还请给我几分薄面。”

    孙父看了一眼捂着脸颊,表情阴厉的孙兆丰,随即低声对他开口:“兆丰,在这里有医馆的人盯着,我们也不好办事,不如将人拖出去,要死要活就是兆丰你一句话。”

    “行,带出去。”孙兆丰冷眼看着多管闲事的锦医馆众人,他倒不是给他们面子,而是感觉在这里动手的确不方便,肯定会被锦医堂的人阻止,说不定他们还会报警,还不如一开始就将这个男人和商奕笑带出去,到时候是生是死就是自己的一句话。

    邹广白和三爷爷面色更加的难看,孙家人多势众,如果让他们将人带走了,只怕不死也要重伤,这事就发生在面前,锦医堂总不能坐视不理。

    他都退让一步了,结果锦医堂的这些人还想要插手,孙兆丰顿时暴怒起来,凶狠的目光盯着邹广白,“姓邹的,别给脸不要脸,惹怒了小爷,老子拆了你的锦医堂!”

    邹广白也年过四十了,被孙兆丰一个小年轻指着鼻子骂,饶是他脾气温和,此刻也有些的动怒,“孙少爷,你们的恩怨我们管不了,但是现在他人在我们锦医堂,你就无权将人带走。”

    谭亦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邹广白,看来邹老儿子的心性还是很不错,虽然性格过于温和,但并没有失去原则,不过这样的性格的确撑不起锦医堂,尤其是东源集团一直虎视眈眈的想要吞并锦医堂。

    三爷爷几个老一辈赞赏的看着邹广白,东源集团的确势大,可是身为医者,最需要的保持本性,面对强者就退让,这样终究有一天会失去了自我,丢失了医者本性。

    “广白,这事孙家的私事,不要一时意气牵累了锦医堂。”倪大夫不赞同的看了一眼邹广白,真是学医学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锦医堂和东源集团相抗衡,不亚于鸡蛋碰石头,简直是自不量力!

    “行了,你们别唧唧歪歪的,今天我将他们两个带走,一切和锦医堂没关系,如果你们再敢横加阻扰,哼,担心我让你们锦医堂关门大吉!”孙兆丰懒得和他们废话,凶狠的丢下威胁的话,对着孙父开口:“将人带走,谁要是敢阻拦,一起带走!”

    谭亦此时站了起来,见商奕笑也跟着站起身来,谭亦不由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之前几个高利贷的和我动手,被我给狠狠收拾了一顿。”商奕笑咧嘴一笑,活动活动了手腕,眼神燃烧着战意。

    在和江省三年,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被人包养了,反正这三年的经历他们也查不到,自己就算说学了三年散打,他们怀疑也找不到证据。

    “你们俩不用过去,你们在锦医堂,我们就会保障你们的安全,不过你们一旦离开了。”邹广白话里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他们真的离开了,在外面被孙兆丰打了,锦医堂也无能为力。

    “我们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面对邹广白的好意,谭亦冷淡的拒绝了。

    闻言,邹家其他人不满的瞪着谭亦,他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三爷爷也恼怒的看了一眼谭亦,这个年轻人也太托大了。

    “动手!”孙父也不想继续拖延下去了,否则等张秘书带人过来了,这个功劳自己就捞不到了。

    五六十平米的院子里,二十多个手持武器的混混立刻向着商奕笑和谭亦冲了过去,挥舞着铁棍和钢管,这要是打在人身上,不死也要重伤。

    孙玲珑和孙父站在孙兆丰的身边,得意洋洋的看着被包围的谭亦和商奕笑,至于倪大夫虽然是和邹家的人站在一起,可是眼中却是一片冷漠,而邹广白等人的目光里却带着担忧和不忍。

    看到商奕笑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谭亦反而往角落里退了两步,至于几个不长眼的冲过来的小混混,在钢棍挥下来的时候,谭亦身体一个侧闪,将人踢出去的同时反手夺下了他手里头的钢管。

    只听见两声惨叫,两个混混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手里的棍棒已经滚落在一旁,两人抱着膝盖痛的直嚎,谭亦两铁棍直接打在他们的膝盖上,瞬间就废了两个人。

    旁边几个要冲上来的混混一看谭亦这凶残的架势,脚步刷的一下就停下来了,带着忌惮和不安,这个男人看起来斯文俊雅,可是出手太狠辣了,他们都似乎听到铁棍敲在膝盖骨上的闷沉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至于打斗圈的中心地带,商奕笑则是夺下了两根钢管,左右开弓,钢管反射着明亮的阳光,被她打到的混混不是捂着肚子、按着胸口哀嚎,就是抱着腿、抱着胳膊惨叫。

    比起谭亦那潇洒自如的动作,商奕笑更像是个煞星,大开大合的凌厉攻击,两根钢棍挥舞的虎虎生风,一棍子下来就废掉一个人。

    二十几个混混眨眼的功夫都躺在了地上,剩下的几个惊悚万分的躲到了角落里,身体瑟瑟发抖着,谁也不敢再冲上来。

    冷嗤一声,商奕笑鄙视的看着缩在一旁的六七个混混,将双手的钢管哐当一声丢了过去,吓得几人连连后退,结果一个人摔倒了将余下的人绊着跟着一起摔在了地上。

    孙兆丰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猛地将怒火发到了孙父身上,“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孙家养你们还不如养一条狗!”

    孙父和孙玲珑脸色很是难看,这些人都是孙父带过来的,结果不但没有给孙兆丰出气,反而被谭亦和商奕笑给收拾了,今天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

    可是他们真没有想到商奕笑这么能打,看起来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可是打架的时候,那叫一个彪悍勇猛,手里头的钢管幸亏没有对着人头上挥,否则今天真的要闹出几条人命来。

    张秘书来的很快,他接到孙父的电话只当是孙兆丰在锦医堂这边惹了事,不过张秘书只带了四个保镖过来了。

    东源集团的面子摆在这里,并不需要靠人多来取胜,张秘书在外行走就代表了孙平治,谁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有见庭院,就看到地上躺了十多个人,一个一个抱着胳膊抱着腿的哀嚎惨叫着,张秘书眉头一皱,当看到孙兆丰红肿着脸,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四个保镖浑身的杀气立刻释放出来,跟在张秘书身后向着孙兆丰走了过去,明明只有四个人,甚至没有拿武器,但是这四个保镖比起刚刚孙父带来的二十多个混混有架势多了。

    走进与那子,当看到一旁的商奕笑和谭亦时,张秘书皱着眉头,这两人怎么也在这里?

    刚刚因为孙父和孙玲珑丢了这么大的脸,孙兆丰的怒火都实质化了,现在一看到张秘书带了保镖过来了,孙兆丰气焰立刻嚣张起来了,“张秘书你来的正好,将这两个人给我拖出去,今天不收拾了他们,我孙兆丰的名字倒过来写!”

    说到最后,孙兆丰几乎是咬牙切齿,之前因为魏大国的事,他被孙平治教训了,还关了几天禁闭,事情的起因就是商奕笑。

    现在又因为她,孙兆丰被谭亦给狠狠收拾了一顿,牙齿都掉了两颗,新仇旧恨之下,孙兆丰恨不能立刻就将谭亦和商奕笑给生吞活剥了,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小少爷,这事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商奕笑起了冲突?”张秘书低声开口,谭亦是和魏毅一起去医院处理魏大国死亡的后续问题,而他又是包养商奕笑的金主。

    张秘书怀疑商奕笑早就认识魏大国,所以才会在他车祸重伤之后,对魏大国这么上心,现在魏大国被孙兆丰下黑手给弄死了,虽然证据都抹除了,可是张秘书相信商奕笑一定知道实情。

    张秘书今天一整天都在调查谭亦,可惜什么都没有查到,这让张秘书更加的不放心,总感觉谭亦来者不善。

    现在孙兆丰又和他们起了冲突,张秘书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小少爷是嫌实情闹的不够大吗?

    “张秘书,这事和兆丰无关,是他们先动手的。”孙玲珑知道孙兆丰不愿意说自己丢脸的事,所以代替他将事情说了一遍。

    无非是孙兆丰嚣张惯了,口无遮拦的,结果就被谭亦给收拾了,嘴巴被茶杯给砸破了不说,还被一脚踢掉了两颗牙,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挑衅,将孙家的脸面往地上踩。

    张秘书虽然有些忌惮谭亦,但是听到这话,张秘书的脸彻底阴沉下来,目光冰冷的看向谭亦,“这位先生未免太猖狂了?小少爷还年轻,难免会言辞不当,不过孙家的人还轮不到外人来教训!”

    孙兆丰是什么性子,张秘书给他收拾了不少烂摊子,所以他很清楚,可是孙兆丰只挑衅了几句骂了几句,就被打成这样,这人也太嚣张了,真当孙家好欺负吗?

    面对威胁味十足的张秘书,谭亦神色依旧倨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向着客厅走了进去,直接无视了张秘书的存在。

    看到张秘书都被气的面色铁青,商奕笑敬佩的看着转身离开的谭亦,啧啧,够狂够傲!

    邹家的小辈们同样无比敬佩的看着谭亦,之前东源集团想要吞并锦医堂,孙兆丰没少带人来这里大放厥词,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只能忍气吞声。

    就连孙玲珑在锦医堂也常常仗势欺人,不就是因为她是孙家的人,背后有东源集团撑腰吗?

    可是现在,看到谭亦这么打脸东源集团,邹家小辈们一个一个感觉到无比的痛快,该!活该!让他们之前耀武扬威,现在遭到报应了吧,简直大快人心!

    邹老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回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抛开倪致远药方的事情不说,孙兆丰被打的事更加难处理。

    “老爷子,我敬佩您老的医术和悬壶济世的品格,可今天这是我们孙家的私事,还请老爷子行个方便。”张秘书这话说的还算客气了,但是也表明了态度,今天的事不可能善了!

    邹老看了一眼嘴巴和脸颊都已经肿起来的孙兆丰,余光扫过院子里横七竖八躺着的混混,张秘书没开口,这些混混也不敢走,锦医堂虽然是医馆,可是没有得到三爷爷这些老一辈的命令,他们也没有主动给这些混混医治。

    “张秘书客气了,我们锦医堂不会过问东源集团的私事,不过在此之前要先解决一下锦医堂和这位谭先生的赌约。”邹老穿着深蓝色的长衫,头发已然花白,清癯的脸上却是精神矍铄,一双眼更是透露出看透世事的睿智,这是一位医术卓绝、品德高尚的老者。

    直到邹老爷子开口,在场的人才知道了谭亦的姓氏,只不过依旧无法判断他的来历和背景。

    跨步进了客厅,邹老看向站起身来的谭亦,脸上不由露出慈爱的笑容,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坐,你我虽然年纪差了不少,可是辈分倒是一样的。”

    此话一出,客厅里邹家的人都傻眼了,谭亦看起来太过于俊美,也很年轻,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模样,这样一个年轻人按理说比邹广白和倪大夫都下一辈,谁知道他竟然和邹老是同样的辈分。

    “广白,叫师叔。”邹老随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邹广白。

    其实谭亦是贺老的关门弟子,真的论起来,邹老都要称呼谭亦一声师兄,更别说在中医的建树商,邹老知道谭亦深得贺老的真传,自己行医数十年,却也是自愧不如的。

    邹广白倒没有任何不适,中医这些祖上传承下来的技艺,更讲究的是辈分而不是年纪,此刻恭敬的对着谭亦鞠了一躬,“师叔。”

    谭亦依旧冷淡的点了点头,算是认下了。

    倒是一旁倪大夫脸色有点的难看,他是邹老的大弟子,按理说就算要介绍也该先介绍自己,可是邹老却直接无视了他。

    哼,还不是因为自己不姓邹,平日里师傅说的那么好听,将自己当成了大徒弟,当成一家人,结果呢,还不是亲疏有别。

    当然了,倪大夫倒也不愿意叫一个毛头小子师叔,平白无故的低了一辈。

    “泽山,这是之前的赌约,这是致远开的方子。”三爷爷这边刚说完,邹广白立刻上前将赌约和药方都递给了邹老。

    回来的路上,邹老已经从邹广白这个小儿子口中知道了详细的经过,可是看赌约和药方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致远。”邹老爷子从进门开始,此时才将目光看向这个大徒弟,“你十八岁入门,到今年整整二十六年,我以为你会迷途知返,没有想到你却是越陷越深,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邹泽山的大徒弟,也不是我锦医堂的大夫。”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谁也没有想到邹老爷子的决定竟然是将倪致远赶出师门!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惩罚了,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只怕倪致远都无法在中医界立足,被师傅赶出师门,这绝对是一辈子都无法洗刷的污点。

    倪致远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想过种种可能性,甚至想过药方的事情会暴露,可是他没有想到邹老爷子会如此狠心绝情,直接将自己赶出师门!

    “师傅,我不服!”倪致远将满腔的恨意压了下来,只是表情依旧有些的扭曲狰狞。

    “我意已决,你们都不用说了,明天我会正式昭告中医界的同行。”邹老爷子看起来性子温和,可是他一旦做了决定,任谁都无法更改。

    几个老一辈包括邹广白这些小辈,原本打算要劝的话都咽了回来。

    张秘书自然也知道孙兆丰跟赌了,而且还是两千万的赌金,当然钱并不是最大的问题,张秘书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倪致远,他如果被赶出了锦医堂,日后东源集团要吞并锦医堂只怕就困难多了。

    “邹老爷子,还请三思。”张秘书此刻笑着插了一句,“这药方即使有问题,我想倪大夫也是无心之失,将人赶出师门未免太严重了,二十六年的师徒感情,邹老爷子想必也舍不得。”

    说到这里,张秘书眼神示意的看了一眼倪致远,这个蠢货,之前还说自己将邹老爷子握在掌心里,日后锦医堂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现在都要被赶出师门了,倪致远还不知道感情求情,真被赶出去了,倪致远就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

    回过神来,倪致远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东源集团看重他,不过是因为他是邹老爷子的大徒弟,日后可以继承锦医堂。

    “师傅。”扑通一声,倪致远直接跪在了邹老爷子的面前,砰砰砰的磕着头,“师傅,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师傅,我知道错了。”

    倪致远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现在声音哽咽,额头都磕青了,旁边邹家的小辈们都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平日里他们没有少受倪致远的照顾。

    “人可以犯错,却不可以一错再错,被金钱利益蒙蔽了双眼。”邹老爷子态度没有丝毫的软化,此刻看着额头已经磕破流血的倪致远,邹老爷子冷声的继续道:“致远,如果不是谭师弟发现了你用这张方子治疗不孕不育,我还不知道这些年你害了那么多人。”

    不管是豪门还是世家,没有儿子传承家业绝对是一大问题,而且这事涉及到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尤其是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们更不愿意大张旗鼓的去治疗。

    倪致远治疗不孕不育的名声并没有传开来,相反他做的非常隐蔽,所以这事发生在眼皮子底下,邹老爷子都不知道。

    到倪致远这里治疗过的病人,基本很快就有了孩子,为了感谢倪致远,他们出手更是大方,十几二十万都是轻的,更多的时候会送一些价值连城的古物,那些动辄都是上百万。

    帝京一个贵妇生产时大出血,贺老在世时曾经欠了这家一个人情,所以当他们拿着贺老的名签求上门时,谭亦二话没说的就赶到了医院。

    虽然最终是母子平安,可是母亲的身体却彻底垮了,谭亦看过孕妇之前吃的药方,这才顺藤摸瓜的查到了倪致远身上。

    因为这张药方是禁忌的古方,以前宫里用的,最开始谭亦也没有琢磨透,直到他查了倪致远这些年来秘密治疗过的病人,母亲的身体都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最轻的也是折损十年寿命。

    谭亦这才将这张药方研究透了,倪致远一直以为自己做的非常隐秘,而且那些生了孩子的患者都非常感激他,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怀疑,谁知道他早就被谭亦给盯上了。

    谭亦冷眼看着还想要博取同情的倪致远,凤眸里眼神愈加的不屑和冰冷,“你如果就此离开锦医堂,看在邹老的面子上,一切既往不咎,如果你还纠缠不休,等所有的证据都送上来了,那么你就等着锒铛入狱吧!”

    有些患者虽然想要孩子,可是他们也不愿意牺牲孩子母亲的健康,倪致远这事只要传出去,他毁掉了自己的名声不说,关键是那些寿命有损的贵妇不会放过他这个罪魁祸首。

    倪致远脸色刷的一下苍白了,惊恐万分的看着面前的谭亦,这一次,他终于感觉到了害怕。

    “你走吧。”邹老爷子终究还是心软了,毕竟是他亲自教养了二十多年的徒弟,和他的儿子几乎是一样的,邹老爷子并不愿意赶尽杀绝。

    倪致远呆愣愣的跪在地上,最终缓缓的站起身来,他知道一切都晚了!低着头,倪致远眼中有着恨意一闪而过!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了,都是他们两个害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高冷老公,抱一抱〕〔影后的养蛙系统〕〔仙庭封道传〕〔末日之死亡骑士〕〔帝师夫妇日常〕〔古蜀国密码〕〔直播之跟我学修仙〕〔陆处无屋〕〔天价宝贝:101次枕〕〔快穿甜宠:傲娇男〕〔王者荣耀之击杀红〕〔罗宾女孩儿波特[综〕〔帝少撩上瘾:夫人〕〔(快穿)猪脚身边外〕〔倾世独宠:病妃太〕〔凤门嫡女〕〔蜜爱深吻:权少豪〕〔最强榜单〕〔傲娇老公,高调宠〕〔极道丹皇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不朽狂神〕〔我的老婆是校长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