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48章 提出离婚

时间:2018-10-28    小说作者:吕颜  章节目录   书页
    视线扫过不远处目瞪口呆的关煦桡,谭亦微眯着凤眸,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煦桡,过来。”

    “二……二哥……”关煦桡努力的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结巴的声音依旧出卖了他,尤其当目光看到商奕笑依旧抓着谭亦的手,而他那高冷的二哥竟然没有将手甩开,关煦桡感觉世界玄幻了。

    或许是关煦桡的目光太过于直白,商奕笑微微一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咻一下丢开了谭亦的手。

    瞬间感觉到来自谭亦身上的冰冷气息,关煦桡恨不能让商奕笑再将他二哥的手抓回去,没看见二哥笑的那么危险,让人毛骨悚然的。

    或许是因为商奕笑在身边,谭亦神色愈加的温和,一手还哥俩好的拍了拍关煦桡的肩膀,笑着询问:“查的怎么样了?”

    “钱嘉惠受到惊吓,现在还在平复情绪,我还没有询问她……”说着说着,关煦桡侧目瞄了一眼谭亦,笑眯眯的二哥看起来太可怕了!

    关煦桡话锋一转,立刻拿出身为职业刑警的态度,掷地有声的补充:“我立刻就去给钱嘉惠做笔录,她情绪不稳最容易吐露实情。”

    什么钱教授的面子,什么人道主义同情都统统见鬼去吧。

    “徐苗苗的情况查的怎么样了?”似乎很满意关煦桡的识相,谭亦这才将手从他肩膀上拿了回来。

    站在一旁,商奕笑明显能感觉到关煦桡的紧绷,再想到之前顾岸的种种表现,商奕笑笑眯眯的看着谭亦,他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欺负关煦桡他们的,一个一个见到谭亦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都被吓怂了。

    “初步推断徐苗苗是怂恿钱嘉惠跳楼的,然后放出事先准备的蛇制造混乱,趁机让钱嘉惠坠楼身亡。”关煦桡眼观鼻、鼻观心,一本正经的回答着,心里头跟猫抓了一样,为什么二哥会突然谈恋爱了?

    “没了?”清朗悦耳的语调微微上扬,谭亦挑着眉梢似笑非笑的看着有点蒙圈的关煦桡。

    “暂时就查到这么多。”关煦桡愣愣的回了一句,从自己接手这个案子到现在也就两个小时左右,案子的脉络今本已经清楚了,剩下的就是调查取证了。

    “去查一下消防队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遇到了车祸,耽搁了时间。”谭亦一语点破了其中的关键,不管是钱嘉惠还是已经坠楼身亡的徐苗苗,她们都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商奕笑微微愣了一下,她还真没想起这一茬,不由佩服的看着敏锐的谭亦,的确,如果消防队及时赶过来了,撑起了救生气垫,不管是谁从五楼天台掉下来说不定都不会死亡。

    “帝京这些人和事你接触的少,不明白其中的黑暗。”察觉到商奕笑的诧异,谭亦笑着解释了一句,“走吧,先回去给你擦药,这里交给煦桡来处理。”

    目送着两人离开后,关煦桡很肯定刚刚二哥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鄙视,好吧,商奕笑同学年纪小,很单纯,所以她没想到很正常,自己在刑侦队干了几年了,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线索,自己就是个蠢蛋!

    直到两人身影远离了,回过神来之后关煦桡拿出手机立刻拨通了顾岸的电话,火急火燎的开口:“小岸,你之前真的没说错,二哥果真谈恋爱了。”

    电话另一头,顾岸冷嗤一声,听着关煦桡那兴奋又激动的语调,没好气的怼了一句,“敢情你以为我之前眼瞎吗?”

    “小岸你是没有亲眼看见,二哥他看商奕笑的时候眼神温柔的都能滴出水来了,看的我都毛骨悚然的,我一直以为二哥就是个冷血动物,没想到他也有今天那。”关煦桡是真的震惊了。

    从小到大他虽然也惧怕威严严肃的谭宸,但是对着笑眯眯的谭亦,其实他更怕,或许小孩子更为敏锐,能清楚的感觉到谭亦骨子里的薄凉和冷血。

    长大之后的谭亦看着彬彬有礼、斯文优雅,实质却是阴晴不定、捉摸不透的狠辣,谭亦心思太深沉,在关煦桡的记忆里他的二哥永远都是那样云淡风轻的微笑着,俊美如画、高雅出尘,可是转眼却能眼神冷漠的去杀人。

    “煦桡,二哥没谈恋爱的时候他虽然变态还算是正常的,现在的二哥已经疯魔化了。”顾岸一想到商奕笑的真正身份,此刻暴躁的抹了一把脸,帅气的脸上有着阴险的算计之色一闪而过,“我这里有二哥的独家机密消息,煦桡你想知道吗?”

    “你说说看。”关煦桡还沉浸在谭亦谈恋爱的震惊情绪中,完全没有察觉到顾岸的算计。

    鱼儿上钩了!顾岸不厚道的阴笑着,破罐破摔的将憋在心底的秘密都给倒出来了,“商奕笑她之前和墨骁都要谈婚论嫁了,我根本不知道二哥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反正等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墨骁已经和黄子佩结婚了,商奕笑的替身代替她死亡了,她现在这个身份是假的,墨骁现在就是个行尸走肉,哀莫大于心死。”

    关煦桡呆愣愣的眨了眨眼睛,俊朗的脸上写满了错愕和震惊,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关煦桡怒火中烧的质问:“顾岸!这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兄弟就是用来两肋插刀的。”发泄一通后,顾岸嘿嘿的阴笑起来,不是自己一个人保守秘密,这感觉痛快多了。

    “有你这么坑人的吗?”咬牙切齿的开口,关煦桡只恨时间无法倒转回去,自己为什么要手贱的打了这通电话给小岸,为什么要听到这么让人无语又纠结的秘密,二哥竟然撬墙角了!

    以关煦桡和顾岸对谭亦的了解,沈墨骁和商奕笑感情破裂,谭亦绝对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两人隔着电话一阵无语,然后生无可恋的挂断了电话,日后商奕笑一旦知道了真相,一旦责怪怨恨二哥,如果二哥失恋……

    顾岸和关煦桡同时打了个寒颤,这种可能性简直不敢想象,不行,死道友不死贫道!两人刷刷的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了。

    “沐沐,你在哪个国家游荡呢?我告诉你二哥是真的谈恋爱了……”

    顾岸的电话刚打到了沐沐那边,关煦桡同样不厚道的拨通了谭沐的电话,“之前听大哥说,这段时间你回帝京了,有时间出来聚聚,对,我和小岸都没什么事……”

    !分隔线!

    梅家老宅。

    “沈墨骁,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妈,今天你必须带子佩去看一下大夫!”沈夫人气恼的瞪着面色冰冷的沈墨骁,每一次对上他那枯寂幽深的黑眸,沈夫人莫名的有种心虚和不安。

    母子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而且如今的沈墨骁变得冷酷无情,沈夫人不敢想象如果他知道“商奕笑”是被自己失手从楼上推下去的,沈墨骁会怎么样,越想越是不安,沈夫人的情绪也因此变得更为激烈和焦躁。

    “妈,我没事,医院检查了一切都正常。”黄子佩连忙拉住发脾气的沈夫人,她的肚子快三个月了,黄子佩例行的产检其他数据都正常,唯独体重这一块有点问题。

    梅家的厨师是梅爱国为了梅老爷子和老夫人的身体特意请回来的,最擅长的就是饮食的调理和营养的搭配,黄子佩这个孕妇却有些营养不良,这绝对不是吃食的问题,估计是她身体有点问题,只可惜医院没有查出来。

    “墨骁,贺氏医门在古玩街那边有一家药店,里面也有大夫坐镇,你带子佩过去检查一下,西医查不出来中医或许有用。”梅老夫人柔声劝着,染上岁月的脸上有着担忧和歉疚。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沈墨骁结婚了,他和黄子佩一定会幸福的,后来想着即使夫妻俩没什么感情,但是有了孩子肯定就好了。

    只可惜如今黄子佩怀孕快三个月了,沈墨骁却一直是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别说和黄子佩的夫妻感情了,面对梅老爷子和老夫人,沈墨骁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情,只余下最简单的尊敬,一个晚辈对长辈的敬重。

    十分钟之后,汽车后座上,黄子佩看着坐在副驾驶的沈墨骁,第一次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做错了?

    “商奕笑”去世之后,沈墨骁的心就已经死了,曾经那么俊朗温雅的一个男人,如今却变得这样冰冷无情。

    贺氏这些年很是低调,在每个市只开设一家药店,药店里也有坐镇的大夫,看起来甚至没有锦医堂的规模大。

    但只有中医圈子还有那些高层才知道,贺氏的大夫医术都是顶尖的,除非是有相当的关系,否则根本预约不到,而且还必须亲自上门,贺氏医门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否则不会上门看诊。

    “小师叔,你怎么亲自过来了?”今天坐镇的是贺丙祥,别看如今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可看到谭亦之后却恭恭敬敬的起身行礼,谁让谭亦是贺老唯一的弟子,辈分高,贺丙祥都要称一声师叔。

    “我去后面药房选一些药材。”谭亦接了商奕笑从连青大学离开之后没有回四合院,而是直接来了药店,商奕笑一直还在吃药膳调理身体,刚好方子也要改了,谭亦就顺便过来拿药。

    贺丙祥明白的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微微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商奕笑,这些年贺氏被小师叔给管的井井有条,那些人也是服服帖帖的,之前有野心的、有私心的,还有不服气的,经过这么多年早就被收拾的怕了。

    可是不敢再忤逆谭亦这个掌权人的权威和地位,不少人又生出了其他的心思,眼瞅着谭亦从五六岁学医,到如今都二十多年了,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了,不少人就想着将女儿嫁给谭亦,这样一来整个贺氏医门不就是自家的了,何必再蹦跶的去争去抢。

    贺丙祥只是贺氏的旁系,而且他是真的喜欢中医,对争权夺利没什么兴趣,贺丙祥反而得到了重要,成为了帝京贺氏医门对外的负责人,而那些想要将女儿送到谭亦床上的人,毫不例外的又被收拾了一顿,后来所有人都歇了心思。

    贺丙祥都以为谭亦这辈子都要打光棍了,没想到他这一次来药店,身边竟然带着一个小姑娘,难道小师叔终于打算结婚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在谭亦面前,贺丙祥自然不会班门弄斧,可是观商奕笑的气色,他也能发现她的身体有些的虚,需要好好的调理。

    而谭亦亲自来药房拿药,这充分说明他对面前这个小姑娘的重视,说不定过段时间小师叔的好事就近了。

    “我在外面等你。”商奕笑打量着这个不算太大的药店,虽然她上的也是医学系,可惜商奕笑对中医真的是一窍不通,也没什么兴趣。

    “嗯,你坐一下,我很快就好。”谭亦也不勉强跟着贺丙祥直接去了后面的药房。

    沈墨骁和黄子佩一进门就看到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商奕笑,两人不由的一愣。

    还真是阴魂不散!黄子佩面上不显,可是内里却有些的烦躁,不管自己怎么伏低做小,怎么努力都无法走到沈墨骁的心里,偏偏又一而再的碰到这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让墨骁总是想起去世的“商奕笑”。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沈墨骁快步走了过来,峻冷的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视线不经意的一扫,当看到商奕笑右手背上惨不忍睹的指甲印时,沈墨骁眼神陡然一冷,一把抓住了商奕笑的手,“这是谁做的?”

    商奕笑也是一怔,对上沈墨骁那关切的表情,商奕笑有种恍惚的感觉,好似回到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有时候商奕笑出任务会受伤,她就会骗沈墨骁说是在剧组拍戏的时候弄伤的。

    每一次沈墨骁都会板着脸生气,可同样会小心翼翼的给她上药,每当这个时候,商奕笑就是各种伏低做小的逗沈墨骁开心,实在不行就割地赔款的道歉。

    那个时候商奕笑以为他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可造化弄人,商奕笑从回忆里收回思绪,微微用了个巧劲将手从沈墨骁的掌心里抽了回来,冷淡而疏离的开口:“没什么,一点意外而已,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沈总裁和少夫人。”

    一个称呼就如同一道越不过去的鸿沟,沈墨骁怔怔的看着面色清冷的商奕笑,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人并不是他的笑笑,一时之间悲痛涌到了心头,沈墨骁如此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笑笑,再也无法挽回了。

    “商同学是生病了?”黄子佩上前两步站到了沈墨骁身边,无声无息的宣告着自己对沈墨骁的所属权,她才是沈氏的总裁夫人,沈墨骁的妻子,日后他孩子的母亲。

    说实话对沈墨骁,商奕笑一直是疏离避让的态度,但是看着装作不知情的黄子佩,商奕笑晃了晃自己的手背,又顺势将袖子卷了起来,露出胳膊上一道道的抓痕,“少夫人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受伤吗?”

    黄子佩脸上的笑容微微的一变,虽然是徐苗苗怂恿钱嘉惠跳楼的,但是徐苗苗的一切都在傅涛的掌控之下,黄子佩并没有插手这件事,不过该知道的消息她还是知道的,但是黄子佩没想到商奕笑竟然会这样质问自己。

    “你做了什么?”猛地转过身来,沈墨骁眼神冷厉的看向一脸不解的黄子佩,即使她伪装的再好,可是沈墨骁却不为所动,表情愈加的冰冷,“黄子佩,你难道认为我查不出来吗?”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尤其是看着沈墨骁二话不说的就质问自己,而面前这个小姑娘不过是和“商奕笑”同名同姓,五官有几成相似而已,沈墨骁竟然就这样偏袒对方,这幸好商奕笑已经死了,否则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黄子佩美丽的脸上带着几分冷傲之色,可是眼神却是受伤的委屈和难受,如同一只高昂着脖子的白天鹅,即使翅膀已经鲜血淋漓,可是她却不会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

    “墨骁,你是我的丈夫,就凭着外人一句话,你就这样质问我怀疑我?”黄子佩苦涩的笑着,双手轻抚着小腹,“我知道你怨我和你结婚,可是我只是爱你,我难道错了吗?”

    黄子佩声音哽咽了几分,泪水含在眼眶里却没有落下,这样坚强的美丽姿态更让人心疼,“或许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却是无辜的,如果不是妈给我们下药,我不会怀孕,但不管你爱我还是不爱我,我都会对孩子负责的,我不会和你离婚,我必须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听到这里的商奕笑不由的嗤笑一声,下药?这还真是沈夫人能做出来的事,不过黄子佩只怕也没有她标榜的那么无辜吧,她至多是顺其自然的和沈墨骁发生关系,有了孩子,她沈氏总裁夫人的位置就坐稳了。

    只可惜沈墨骁不为所动,眼神依旧冰冷,黄子佩或许聪明,她行事也是谨慎小心,不会留下任何把柄,可是对沈墨骁而言,有些事并不需要证据,他只需要确定是黄子佩做的就可以了。

    “如果我查出来你暗中做了什么,那么我们就离婚吧!”冰冷的一句话就等于是判了黄子佩的死刑,沈墨骁突然发现这话说出来之后,心里莫名的轻松了几分,笑笑或许一直在生自己的气,但是自己离婚了,笑笑至少该高兴一点的。

    商奕笑呆愣愣的看着面色冷硬的沈墨骁,她没有想到沈墨骁竟然会突然说离婚,在商奕笑的印象里,沈墨骁绝对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对父母孝顺,对公司敬业,对自己的婚姻忠诚,他会是一个好丈夫是一个好父亲。

    “沈墨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声音陡然尖利起来,脸色大变的黄子佩是真的慌了,她没有想到沈墨骁竟然会这样冷血无情。

    他明知道一旦离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等于没有了父亲,即使他不在乎沈夫人的感受,可是他难道一点不在乎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了吗?

    两个老人年纪已经不轻了,现在身体好,但说实话一个生病或许就能要了他们的命,他们是那么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可是沈墨骁竟然在这个时候说离婚。

    “不,我应该更早的提出离婚。”沈墨骁冰冷的脸上带着几分苦涩和自嘲,自己已经辜负了笑笑,他就不应该一错再错下去,否则日后到了阴曹地府,笑笑一定会更加生气。

    只有失去了才知道有多么痛多么的不舍,如今的沈墨骁只能依靠着记忆来渡过余生,而他不愿意再和黄子佩有任何的牵连,否则自己又有什么脸面去阴曹地府见笑笑呢。

    商奕笑怔怔的看着面色冰冷,眼神空洞的沈墨骁,蓦地感觉到心头一痛,她怨过恨过,可是到了如今,商奕笑其实也希望沈墨骁可以幸福,当然,这个人如果不是黄子佩就更好了。

    “沈总裁,婚姻不是儿戏,还请慎言。”商奕笑低声开口,看了一眼脸色阴郁的黄子佩,商奕笑却是半点不给她留情面,“她不会是一个好母亲,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如果沈墨骁现在离婚,那么孩子肯定是归黄子佩,商奕笑可以想象得出黄子佩会怎么教育培养这个孩子,她只会让孩子成为日后争权沈氏的工具。

    沈墨骁即使要离婚,他也必须拿到孩子的抚养权,黄子佩不是一个好母亲,但是沈墨骁或许会是一个好父亲。

    “商同学,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不要插手!”黄子佩表情几乎扭曲了,她一开始还以为商奕笑是在劝沈墨骁不要离婚,谁知道她竟然这样狠毒,让沈墨骁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给夺走!

    黄子佩比谁都清楚自己如今能维系和沈墨骁的婚姻,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旦没有了孩子,自己和沈氏也好,和梅家也好就等于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们或许会对自己有几分愧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愧疚又有什么用?

    “又在瞎胡闹什么。”清朗的声音状似责备的响起,可是谭亦的眼神却满是宠溺之色,修长的手揉了揉商奕笑的头,随后看向沈墨骁和黄子佩,“抱歉沈总裁,小丫头不懂事让沈总裁见笑了。”

    沈墨骁目光冰冷的看向谭亦,或许是源于雄性动物的本能,沈墨骁对谭亦一直有种敌意,同样的,他也能感觉到谭亦对自己并不善。

    尤其是察觉到谭亦无形里宣告对商奕笑的所有权,沈墨骁只感觉莫名的不痛快,表情显得更为冰冷,“谭大夫不必道歉,我并不认为商同学说错了什么。”

    他凭什么给商奕笑道歉?她才上大一,该有大好的青春年华,谭亦却年长了这么多,而且性子阴沉、行事狠辣,在沈墨骁眼中并不认为谭亦配得上商奕笑。

    “多谢沈总裁的大度,不打扰两位了。”谭亦勾着薄唇笑着,却故意亲密的拍了拍商奕笑的肩膀,随后对着旁边的贺丙祥开口:“丙祥,沈总裁应该是来给少夫人请平安脉的,一会儿你多留心一点,确保没有任何问题。”

    沈墨骁脚步一个上前,却是拦住了要离开的谭亦,目光冰冷的看着站在商奕笑身边的谭亦,同样是男人,他有什么心思沈墨骁看的清楚明白。

    所以沈墨骁的语气更加的不悦,透露着浓烈的敌意,“谭大夫你不认为自己年纪太大了吗?商同学才上大学,以后她会接触到更多的同龄人,会有更多的选择,谭大夫你不该借着以往的恩情将人禁锢在自己身边!”

    “至少我没有结婚,我还有追求的权利!”谭亦毫不客气的补了一刀子,沈墨骁即使以为笑笑已经去世了,可是属于男人的敏锐本能还在,只可惜他一个已婚男人,孩子再有七个月就要出生了,他凭什么资格介入?

    商奕笑目瞪口呆的看着杠上的谭亦和沈墨骁,这浓郁的火药味,似乎一触即燃!

    “我们回去了。”商奕笑快速的开口,再说下去她估计这两人又要打起来了。

    “嗯,时间差不多了,沈总裁,我们先告辞了。”谭亦勾着薄唇笑着道别,可是眼中却是毫不掩饰的挑衅之色,在他决定结婚的那一刻,沈墨骁已经失去了资格。

    冰冷着眼神,沈墨骁想要开口让商奕笑留下来,可是话却卡在了喉咙里,自己有什么资格阻拦他们走,这并不是笑笑!

    可是看着商奕笑离开的背影,沈墨骁却发现自己见到她的时候总以为笑笑就在自己面前,他甚至忘记了是自己亲手将笑笑的尸体安葬的。

    走在古玩街上,商奕笑心绪有些的乱,看了一眼身侧的谭亦,商奕笑知道他这样仇视沈墨骁是为了给自己出气,可是感情的事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下次不要再和沈墨骁起冲突了,没有必要。”商奕笑平淡的开口,看着沈墨骁变成这样,商奕笑同样的难受,他不该是这样的,即使分手了,沈墨骁也该拥有幸福。

    冤有头,债有主!自己即使真的要报复,也该找沈夫人,至于黄子佩,商奕笑神色冰冷了几分,自己不找她,她同样会因为利益冲突来算计自己,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

    谭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凤眸里有着复杂之色一闪而过,他不得不承认笑笑不愿意接受自己的感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还在乎沈墨骁,即使沈墨骁已经背叛了这段感情。

    “下次不会了,不会再让你为难。”谭亦笑着答应下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这么不理智的去迁怒一个男人。

    听到谭亦这么干脆的回答,商奕笑侧过头怀疑的瞄了他一眼,或许自己该和谭亦保持距离,毕竟短时间之内自己无法接受他的感情,这样纠缠下去也不好。

    “想都别想!”谭亦危险的眯着凤眸,警告的看着商奕笑,她又想当缩头乌龟了吗?“笑笑,别逼我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被谭亦看的心里头直发毛,莫名的有种心虚的感觉,只不过商奕笑依旧梗着脖子回了一句,“你不是说不逼我的吗?”

    “这个前提是你乖乖住在四合院,哪里都不许去!”谭亦笑的愈加温柔,可是眼神却愈加的诡谲危险,想要逃,门都没有!

    商奕笑终于明白为什么顾岸和关煦桡都这么惧怕谭亦了,这男人实在太危险了,有种被大魔王给盯上的危险感。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法则与沙盒〕〔荣耀王者王者荣耀〕〔上错花轿之红妆劫〕〔千亿宠妻〕〔系统修理师〕〔篮坛紫锋〕〔我的军工幻想〕〔圣龙图腾〕〔诡谲屋的秘密〕〔明朝大奸臣〕〔绝美女神的贴身小〕〔一朵娇花〕〔我真是送包裹的〕〔我的绯色人生〕〔世界穿越到我笔下〕〔崛起复苏时代〕〔无限英雄之无尽征〕〔三国有君子〕〔火影之次元卡〕〔大国文娱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女战神的黑包群〕〔天才小农女:学霸〕〔都市共享男友系统〕〔细胞修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崛起复苏时代〕〔重生之少将仙妻〕〔剑鸣九天〕〔回到八零当女兵〕〔最强都市神兵〕〔龙魂战尊〕〔狼牙兵王〕〔灵武大陆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