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末日崛起 第两百一十八章、不开眼的东西

时间:2018-06-21    小说作者:太极阴阳鱼  章节目录   书页
    上线,刘危安刚刚走进院子,脸色就是一变,院子里站在好几个人,闹哄哄的,其中还跪着一人,跪着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婢女妍儿。

    院子里面搞得乱七八糟,仿佛遭遇了打劫一般,关于这些,他都不在意,反正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是他的,就算是完全坏了,他也不会心痛,但是他现在心情不爽,看着这一切就分外的刺目,关键是这个院子目前的主人是他,这些人跑到他的院子来惩罚的人,这样做,太没把他放在眼里。

    院子里面的几个人显然没有注意他的到来,其中一个仆人模样的人,嘴里呵斥了一声,一挥手,一巴掌抽向妍儿,而妍儿跪在地上索索发抖,丝毫不敢反抗。

    “住手!”刘危安大喝一声。

    院子里面的几人都是一惊,扭头看向刘危安,打人的仆人同样抬起了头,但是动作却不变,反而加快了几分。

    啪!

    妍儿脸上都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哎呦,符大师上线了。”黄道山阴阳怪气道。其他几人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带着玩味。

    刘危安眯着眼睛看了黄道山一眼,此人是隔壁院子的人,梅花商会的合作人之一,擅长织布,号称织布大师,在黑龙城的梅花商会,算得上是元老级别的人了,游戏刚刚开服就开始合作了,梅花商会卖出的第一批衣服,就有一份是他的功劳。其他几人也是梅花商会的合作人,分辨是制作农具的尚国良,制作靴子的郭叶佐,制作弓的孟海浪。

    刘危安住进院子的时间最短,算得上是新人,因为他没想过在这里长住,所以也没有主动和这些人交往,平日里见面也只是点点头,打声招呼,名字是知道,但是却不熟悉,而这些人自持是前辈,姿态放的比较高,他就更不愿意和这些人交往了,想不到他这样的行为,在这些人眼中却变成了挑衅,只是因为不明底细,这些人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了,只是经常变着花样让妍儿做事,似乎这样能够折损他的面子,他因为不想惹麻烦,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天就过分了。

    打人而且是当着他的面打人,刘危安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没有理会黄道山,径直走到那个打人的仆人面前,道:“我让你住手,你没听到吗?”

    “你是谁啊?”仆人满脸蛮横,眼神不屑。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用知道了,” 刘危安的声音又冷了几分,闪电掏出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仆人身上。

    “你……”仆人只说了一个字,就惊恐地看见符纸炸开,化作火焰把他瞬间笼罩,无边的寒意和剧痛同时传遍全身。

    “啊——”

    凄惨无比的叫声划破逐渐被夜色笼罩的院子,三秒,刚好三秒钟,仆人就变成了一堆灰烬。就剩下丝丝袅袅白烟了。

    “你,你,你杀了他?”黄道山指着刘危安,眼神惊骇。

    “如此尊卑不分的人,留着何用?” 刘危安的声音平静,仿佛杀了一个人,在他眼中和杀了一只苍蝇那般无所谓。

    “你难道不知道他是我的仆人吗?要杀要剐,也得有我动手,你凭什么杀他?”黄道山大声咆哮。

    “你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吗?”刘危安没有理会黄道山,目光扫过其他几人。这些人受他的杀气所逼,不由自主避开了目光,而他们的几个仆人更是不堪,禁不住退了一步。一丝不屑浮现在脸上,随即又隐去,走到妍儿面前。

    “起来。”

    妍儿身体一颤,缓缓起身,低着头,消瘦的身躯仿佛风雨中的小鸟。

    “我在和你说话,你什么态度?”黄道山更加愤怒。

    刘危安缓缓转身,如刀子一般的目光戳在他的脸色,气势一滞,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刘危安的目光太利了,看的他眼睛生疼。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收到消息的黄迟生急冲冲跑进来,尚国良、郭叶佐几人退后几步,把矛盾的双方露出来。黄道山见到黄迟生过来,如见父母,气势立刻高涨起来,怒声道:“黄管事,你看你招都是一些什么人,不尊重老同志也就罢了,还随意杀人,这是流氓无赖吗?”

    “黄老,黄老,您消消气,到底怎么回事?” 黄迟生一头雾水。

    “这个人,不懂事,上来就把我的仆人杀了。”黄道山指着刘危安,语气严厉。

    “符大师!”黄迟生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心中咯噔一声,感觉事情不好了,头不由自主就矮了几分,“符大师,发生了什么事,黄老说的是不是真的?”

    “没错。”刘危安点了点头。

    “不应该啊,符大师你和黄老怎么发生矛盾了?”黄迟生暗叫一声不好。

    “这你要问他了。”刘危安淡淡地道。黄迟生看向黄道山。

    黄道山气呼呼道:“我看着这个小姑娘闲着没事干,就让他帮忙做点事,哪知她笨手笨脚把我织好的布都烂了不说,还态度恶劣,我就让阿贵教育了她一下,哪知这个小姑娘学会了告状,结果刘危安上来二话不说就把阿贵给杀死了,可怜阿贵忠心耿耿,竟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黄管事,如果这件事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辞职不做了。”

    “不是……这样……”妍儿抬起头,脸色吓得发白。

    “我问你了吗?” 黄迟生脸色一变,冷冷地扫了妍儿一眼,妍儿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袭过,禁不住脖子一缩,张着嘴巴,却不敢出声。

    黄迟生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已经变成了谦卑,看着刘危安,“符大师,一点小事何至于此!仆人之间的事情,您动手就失了身份了。”

    “他的话你也信?你这是在怪我?”刘危安眼神有点冷。

    “这个……”黄迟生讪讪一笑。

    “老夫用得着为这点事撒谎吗?” 黄道山怒道。

    “黄老您息怒,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黄迟生先是劝了黄道山两句,才转头对刘危安道:“黄老毕竟死了一个人,符大师,你看……要不……两位握个手,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闹的不愉快呢。”

    握手?言下之意自然是让刘危安主动伸手了。这就表示这低头。刘危安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黄迟生不说话。

    “符大师,你有……什么意见,你可以……说说,说出来……大家才好解决嘛。”黄迟生被刘危安看的极为不自在,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

    “我就一个问题。”刘危安终于开口了,“妍儿是不是我的专用婢女?”

    黄迟生脸色一变,黄道山和尚国良等人也是脸色一变,不管是仆人还是婢女,他们只有使用权,但是没有拥有权,他们的仆人主要是为自己服务,但是闲空时候还是要做其他的事情,属于半公共性质,而专用则不同,代表只有主人有权使唤,其他人都不可以。不管是资格最老的海水地位最特殊的孟海浪都没有享受这种权利,刘危安到底是什么人,黄迟生竟然给他这么高的待遇。

    刘危安看着黄迟生变化的脸色,眼神越来越冷,刚要开口,突然黄迟一个激灵惊醒,猛然转身对黄道山道:“黄老,大家都是一家人,和和气气才能生财,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语气有些不善。

    “黄管事,你这话什么意思?” 黄道山的脸一下子就冷下来了。

    “黄老,这件事谁是谁非,就没必要追究了,所谓不打不相识,等一下我做东,大家一起喝一杯,如何?”黄迟生打了个哈哈。

    “我死了一个仆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黄道山青着一张脸,“黄管事,账不是这么算的吧?”

    “黄老打算怎么算账呢?”黄迟生的笑意不知不觉消失了。

    “让刘危安道歉,他把我的仆人杀了,把他的婢女给我。” 黄道山板着脸道,妍儿听到这话,身体一抖,脸上浮现恐惧之色。

    “如果我不答应呢?”黄迟生平静地问道。

    “如果连这点公平都做不到,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黄道山威胁道,他是黄迟生之前的一代管理招聘过来的,地位很高,以前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只要他使出这一招,黄迟生没有不妥协的,他相信这一次也不列外,但是,意外偏偏发生了。

    “黄老不在考虑一下吗?”黄迟生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老夫心意已决。” 黄道山态度坚决。

    “既然如此,我就不在劝了。”黄迟生淡淡地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在这里祝贺黄老前程似锦,鹏程万里,不送。”

    黄老呆住了,尚国良等人也是呆住了。还玩真的啊,看着黄迟生平静的目光,无不心中凛然,黄道山一张脸由黑变红,由红变青,最后狠狠地一甩衣袖,大步走出院子。

    “你们会后悔的。”

    “等等——”刘危安开口了。

    “你也想羞辱老夫吗?” 黄道山转身盯着刘危安,眼冒凶光。突然,他感觉黑影一晃,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继而身体腾空而起,呼的一声摔在三四米之外,刚刚落地,一张符纸落在身上。黄道山看见符纸的瞬间,瞳孔爆睁,漫天的火焰把瞳孔染成了血色。三秒钟之后,他的尸体化作灰烬,只剩下惨叫声袅袅不绝。

    “你们的账算我完了,我的还没算。”刘危安的声音依旧平静无波,但是尚国良等人听了,心中涌起一股寒意。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魔境主宰〕〔网游之进化战场〕〔网游之三国虎贲天〕〔网游之神级村长〕〔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从仙侠世界归来〕〔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我的绝美御姐老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皇宋锦绣〕〔逆水行周内〕〔无上崛起〕〔网游之神级炼妖师〕〔巨星来了〕〔控场时代〕〔刀镇星河〕〔我的1979〕〔独家宠爱,爱妻拽〕〔王者荣耀之无敌逆〕〔加纳之剑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九转道经〕〔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一路仕途〕〔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御鬼者传奇〕〔绝世巫医〕〔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我的老婆是校长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