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末日崛起 第两百二十四章、交易(上)

时间:2018-06-21    小说作者:太极阴阳鱼  章节目录   书页
    城主府。

    马晓宇冰冷的尸体躺在宽敞的大厅里面,尸体并未整理,依然保持着临死前的模样,所以,马晓宇脸上残留的后悔、不甘、绝望和惊恐……清晰可见。喉咙处模糊一片,血已经不再流出了,发黑的血开始结巴,血腥味弥漫在这间宽敞的大厅。

    大厅是城主府的会客主厅,面积超过两百平米,灯火通明,但是此刻,所有进入大厅的人都感到眼前飘忽着一层看不家的阴云,还有一种平时没有的阴冷。

    马学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六十多岁的人哭的那样伤心,一把鼻涕一把泪,让在场之人无不心伤。事实上,马晓宇是并非是马学成的儿子,而是他大哥,也就是天风省最高统治者马学望的儿子。马学成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马学望很疼爱这个弟弟,就过继了一个儿子给弟弟,这个儿子就是马晓宇。

    马晓宇等于享受两个老爹的宠爱,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在家中的地位甚至高于大哥马晓生,所以才养成了一副无法无天的性格。

    马晓生就站在叔叔的背后,紧紧握住拳头,咬着牙齿,面无表情,眼神却冰寒到极点,受益于马学望的良好教育,马家的家族观念十分强,马晓生虽然很多时候看不惯这个弟弟的行为,但是哥哥疼弟弟的心却从未断绝,看到弟弟尸体的一刹那,他只感到脑子一片空白,浑浑噩噩,良久才恢复过来,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杀意。

    马家的子弟,不是那么好杀的,敢对马家出手之人,不管是谁,都必须承受马家的怒火,不管是谁!

    结束了一天沉重工作的马学望匆匆赶回家里,中午他就收到了消息,但是那个时候他在接待外宾,无法脱身,不动神色陪同外宾视察了一天,五点多送外宾离开,他推掉了所有应酬,办公室都没有回,直接来到大厅,他踏进大厅的一刻,所有人感到一股浓重的压力,那种感觉好比从空气中来到了水中,粘稠无比。

    马学望就站在门口,死死地盯着马晓宇的尸体,嘴唇微微颤抖,整个人犹如一具雕塑,背脊却慢慢弯下来了,压抑的气息潮水般褪去,从高高在上挥斥方遒的省长,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人,一个失去了儿子的父亲。

    “大哥……”马学成哭的泣不成声。从小生活在大哥的保护之中,他在大哥面前格外的脆弱。

    马晓生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只感到嗓子干涩无比。

    马学望一步一步走向尸体,二十多步,足足走了两三分钟,才来到尸体前。马晓宇的眼睛已经合上,了解这个儿子的马学望清楚,这双眼神必然被仇恨填满,他这个儿子心胸并不大,甚至可以说狭窄,加上环境使然,性格用睚眦必报来形容毫不为过。以前,马学望总是不待见这个儿子,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但是这一切都因为马晓宇的死亡而成为过去,这一刻,他心中只有浓浓的后悔,后悔没有多花一点时间来陪陪儿子,如果他多教育一点,也许儿子就不至于死亡,也许……

    大厅里不时有人进来,那是收到消息从各地赶来的马氏子弟,很快,宽敞的大厅就被挤满。

    马学望终究不是一个普通人,脸上的悲伤慢慢收敛,变得古井无波,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儿子的脸,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敢触碰,仿佛担心惊醒儿子一般,最后狠心转身离开,只丢下两个字。

    “彻查!”

    整个天风省因为这两个字而鸡飞狗跳,平日里调皮捣蛋的人一股脑儿抓进公安局,连缘由都不必问,不管有罪还是没罪,不管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先打一记杀威棒再说,黑暗势力地位比较高的人收到消息,瞬间把拳头缩起来,藏在家里的藏在家里,留有案底的纷纷逃亡外省,暂避风头,那些不高不低,偏偏行事高调的人,一个晚上的时间全部消失无踪,一时间,监狱里面人满为患。

    这是黑暗势力,还有商人、士人,这些人有一点的社会地位,平日里,公安局不敢动这些人,但是在这非常时期,公安局少不了要狐假虎威整顿一番,正直马家怒火燃烧的时候,谁讲理都不好使。

    天风省发疯似得抓人,弄得天怒人怨,一开始还有人试图反抗,但是看见一个中等家族的人瞬间灰飞烟灭之后,大家瞬间认清了形势,不管涉案的还是没涉案的,都十分的配合。天风省这边搞的热火朝天,附近的几个省份都得到了消息,一时间,无数大家族的弟子受到父辈的警告,这段时间,不要去天风省。

    孙家、何家、李家、王家……这些大家子弟的行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约束,马学望是一个极度护短的人,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招惹他。特别是在天风省的地头上。

    ……

    “啊——”

    压抑的呻吟从一个地下室力量传出来,隔壁就是酒吧,微弱的声音还未传出去就被厚重的低音炮掩盖。

    “好了。”刘危安把挑出来的子弹连同镊子丢进垃圾篓去,消毒、清理伤口,撒上药粉、缠绕绷带,这种事情,刘危安自己给自己做过,但是因为赵含情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美女,因为要取子弹,把牛仔裤剪烂了,如今的赵含情下身就一条窄小的内裤,而是半透明的那种,对于血气方刚的刘危安来说,这种情况包扎伤口,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看到其他地方去。

    赵含情虚脱了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由于条件简陋,没有打麻药,这种痛苦,一般的男子都承受不了,赵含情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真是难为她了,打湿的头发贴在苍白的脸色,良久才动了一下眼珠子。

    “我们现在成了逃犯?”

    “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出去弄点吃的回来。”刘危安没有回答,把手套和口罩摘下,走的时候,把垃圾篓也带走了,血腥味太重,别污染了通风条件不好的地下室。

    刘危安回来的很快,赵含情刚刚入睡,就被惊醒,警惕的目光扫了刘危安一眼,慢慢放松,“出事了吗?”

    虽然刘危安掩饰的很好,她还是从他眼神的波动里面看出了他心中的焦急和不安。

    “本来想找点汤的,但是没找到,鸡蛋瘦肉汤,先凑合一下吧。”刘危安把黑色的陶罐放在地上,用碗盛了一碗,热气腾腾。

    赵含情没让刘危安喂,抬起上半身,靠着被子,自己端着小碗吃了两碗,端着一个空碗发呆,半晌才道:“如果今天晚上没有发烧什么的,明天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休息吧,我守夜。”刘危安不等赵含情回答,把灯给关了。黑暗中,他啃着馒头,一边思考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白天的时候,通缉令上还只挂着赵含情一个人的照片,刚才他出去,通缉的人中多了一个人,他的照片。

    马家的动作快的惊人。

    以马家的势力,在天风省他是没有立足之地了,甚至整个火星大汉王朝的区域他都呆不了,要么离开火星,要么进入其他国家的范围,但是,边境守卫森严,除非有通天的手段,否则根本出不去。

    半夜,他一个人出去了,像一只幽灵,穿行于大街小巷,街道上依然不时能够看见巡逻的警车,明显比平时多了好几倍,但是想要发现他的身影,还差一点道行。天亮时分,他返回了地下室,脸色难看无比。

    整个信丰市,所有通往外界的出口,海陆空全被封锁,那些黑车都被严密监控,即使黑市,这几天都降低了交易量。

    他和赵含情此刻的处境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插翅难飞。

    赵含情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几次被疼醒,知道天亮左右才沉睡过去,白天在一个地方长期多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是刘危安几次走到床前,看见赵含情痛苦的表情,都不忍叫醒她。

    “啊——快跑,快跑,刘危安,不要管我——”赵含情突然发出大叫,双手胡乱挥舞,刘危安一惊,闪电来到床前,刚刚把她的腿按住,赵含情就睁开了眼睛,虚弱中带着后怕,重重地呼了一口气,看着刘危安。

    “我们还活着。”

    “我们都会活的好好的。”刘危安慢慢收回了手,“本来我还有点担心,但是现在信心十足了。”

    “为什么?”赵含情用毛巾把头上的汗水擦拭,虽然心情不佳,还是忍不住好奇。

    “大师说过:梦都是相反的。”刘危安笑着道。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赵含情呆了一下,方道,神情却不知不觉缓和了一点。扭动了一下身体,出了一身汗,衣服黏在身上让她很不舒服,抬头问道:“现在什么时间了?”

    “下午两点。”

    “啊——”赵含情脸色一变,“我们……岂不是?”即使没有上过军校,也知道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是大忌,公安局养的军犬可不是宠物狗。

    “没事,我们晚上离开。”刘危安给了一个放心的笑容,没有解释周天晚上把赵含情的裤子还有带血的纱布分成许多分,分布在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信丰市的军犬再多,没有一天的时间也搜不完。而且,这个地方被他用其他的药水掩盖了气味。但时间内,还是比较安全的。

    吃了一点东西之后,赵含情再次入睡,刘危安拿出电话,拨通了白灵的号码……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海贼之无限觉醒〕〔重生隐婚:冷情慕〕〔惹火小农妻:哑夫〕〔闪闪是童话〕〔军婚100分:重生学〕〔帝少老公强势宠〕〔极品透视学生〕〔闪婚厚爱〕〔电影之外〕〔惊世邪帝〕〔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遨游仙武〕〔剑破九天〕〔夜不语诡异档案〕〔荣医〕〔人道帝尊〕〔星空小农民〕〔无敌妖孽兵王〕〔修罗刀帝〕〔棺爷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重生之少将仙妻〕〔天师打脸攻略〕〔御鬼者传奇〕〔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