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傲娇小姨子〕〔都市强尊〕〔霸天帝尊〕〔一直跑〕〔强势重生:顾少宠〕〔剑出天元〕〔庶子夺唐〕〔明末汉魂〕〔时光漫漫,承蒙你〕〔神奇超人在哪里〕〔天才萌宝:宣少霸〕〔傲天圣帝〕〔我的女神姐姐们〕〔海贼之六道想要搞〕〔茅山终极僵尸王〕〔陆先生:你是我的〕〔忍界修正带〕〔诸天神魔种〕〔骗子老公:豪宠呆〕〔特种岁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系统之女配逆袭计 牧尘的番外(二)
    每一次被打伤之后,他都不敢回家,唯一要是被爸妈看到的话,他们都会担心,也会难过。

    他虽然还小,但是也知道要学会不让大人担心,因为爸爸家里人的施压,爸爸和妈妈一直都找不到好的工作,养他也十分的困难,要是让他们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一定会去找对方说理的。

    可是没权没势,他所读的学校,是有名的贵族学院,爸爸不是牧家的人,妈妈也没有显赫的身份,特意去质问对方的话,不过就是一顿羞辱而已。

    他不想爸爸和妈妈跟他一起丢脸,所以他宁可在外面躲到天黑也不远早点回家,就是怕爸爸妈妈注意到会生气。

    那时候大家都是小孩子,身上的力气有限,再加上他懂得护住自己的脸,打在身上的拳头造成的伤痕,只要穿着衣服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可是即使自己在怎么懂事,终究就只是一个小孩,有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委屈。

    遇见筱筱的那一天,正好是他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筱筱就是以这样强势的态度出现在了他的世界里。

    她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但是却会在自己受伤的时候给自己贴一张创可贴,在上面歪歪扭扭的画着一个小苹果,然后陪着自己坐一整天。

    小孩子的世界很单纯,也很纯粹。

    他只知道,他喜欢这样一个会对他好的筱筱,想一直和她在一起。

    可妈妈说过,只有相爱的两人,结了婚之后,才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所以他想,等他长大之后,一定要娶筱筱,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自己的想法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爸爸的家人来接爸爸回去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让爸爸和妈妈在一起了。

    他们很快的就搬了家,回到爸爸以前的家里去了,自己的想法都还没来得及和筱筱说清楚,他们就分开了。

    小孩子的记忆里有限,等自己闹过别扭,伤心一阵子之后,他就被其他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

    后来渐渐长大之后,在父母的安排之下,他和白楠订了婚。

    他想,自己应该是喜欢她的,因为每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自己都会很开心,或许和白楠结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明明是这么想着的,可是当他遇到筱筱的时候,自己就不确定了。

    一个是自己有了小小的心动的白楠,一个是自己从小就立志要娶的筱筱,特别是知道了筱筱的父母去世之后,他心中的天平就悄悄的倾斜了。

    后来,他和筱筱的事情被白楠发现了,在白楠的责问之下,他选择了让白楠去和自己的父母说清楚,让她主动解除婚约。

    可实际上,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自己清楚白楠对他的感情,只要白楠不说,他们就永远都不会分开。

    怀揣着这样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却被筱筱接下来的举动给打碎了。

    原来筱筱才是南家的孩子,要是一开始没有抱错的话,筱筱才是那一个和自己订婚的人。

    他帮着筱筱认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帮着筱筱打压白楠,帮着筱筱将白楠赶出了国,唯一没有帮助的,就是帮着筱筱让白楠走投无路,黯然死去。

    可自己没有去做,却眼睁睁的看着白楠的死亡而无动于衷。

    或许从那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疯了吧,他不敢承认,也不敢认,要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白楠的话,那他当初的所有作为又是为了什么?

    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明明知道不该去想,却还是忍不住去想,明明知道是那不过是折磨,却还是忍不住自虐一样的去回想,哪怕是将自己伤的遍体鳞伤,痛彻心扉也还是忍不住去想。

    在清醒中的疯狂里徘徊,终于将自己逼到了悬崖边上,斩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除了纵身越下之外,,摔个粉身碎骨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出路。

    在自己被宣判没有治好的可能性的时候,他被牧家的人送进了精神病院,时而清醒时而疯狂的自己,令所有人都觉得恐惧。

    一开始自己的父母还有筱筱还会来看他在,直到看到了他发疯时的样子之后,渐渐的就没有再来了。

    就连那个说将自己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筱筱,从见到他发疯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他不在意,他已经疯了,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白楠,其他的人都无所谓,只要白楠还在身边就好。

    伴随着自己发疯的时间越来越长,医院的药剂也下的越来越重,直到超出了他身体的承受能力。

    在死之前,或许是回光返照吧,他居然在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

    望着冷冰冰的,充满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身边没有一个人,独留一人面对着死亡,他忽然咧开了嘴,笑出声来。

    声音沙哑而刺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十分的渗人,令人不寒而栗。

    这或许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报应吧,看不清自己的心,为了所谓的恩情,连作为人的最后底线都可以抛弃。最终落得疯疯癫癫了一辈子,至死都无人在身边的报应。

    笑着笑着,他渐渐失去了声音,身体开始变得寒冷,在坚持不住的闭上双眼的时候,他好像又看到了白楠。

    她还是自己记忆中那样的美好,她伸着手,似乎在等着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

    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他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手,终于搭上了白楠的手,他嘴角勾起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慢慢的闭上眼睛。

    真好,到了最后,还能够继续牵着她的手,这一次,他绝对不要在松开。

    等到次日的清晨,医院的护士走进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僵硬,呼吸停止,脸上却带着幸福的弧度,就好像是做了一个美梦一样,心满意足。

    现实中的牧尘也扬起了和梦中自己一样的笑容,没有了所谓的颓废越不得志,余留下来的,就只剩下纯粹的幸福。

    若是到了最后,还能有机会能够牵起你的手,那该有多好。

    第二天南筱雅起来的时候,看了看空着半边的床,皱紧了眉头。

    自从牧尘失去了一切之后,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开始改变了,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哪怕只是单纯的坐在那里,也会觉得很幸福。

    现在的他们,即使是自己有心调动氛围,到了最后,也只剩下了相顾无言。

    感情上的不得志早就让南筱雅有些不耐烦,一想到等会出去看到张希雅的时候,南筱雅的头就更疼了。

    要不是怕牧尘对自己有意见,她早就将张希雅赶出去了,省的还在这里碍着她的眼。

    不会工作帮不上忙也就算了,一天到晚就只会给她找事,牧尘以及自己得到的财产,绝大部分都是被张希雅给祸害了。

    特别是张希雅为了能够重现回到以前的富贵生活,偷偷将她和牧尘名下的房产拿出去抵押,他们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住在这破旧的小公寓里。

    即使心中有再多的埋怨,南筱雅还是起床来做早餐,等会牧尘还有出去工作,要是在外面吃的话就太贵了,他们没有那么多的钱,能省就省吧。

    南筱雅心中想着事情,一开房门,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牧尘,看到他身边混乱狼藉的东西之后,心中涌上了一股心虚。

    昨天实在是太生气,一会房间就直接睡着了,忘记将东西收拾好了。

    “阿尘,你怎么在这睡着了?”

    南筱雅靠近牧尘的身边,蹲下身子,轻拍他的肩膀,“回房间睡吧,等会时间到了我叫你。”

    南筱雅这轻轻一拍,牧尘的身体却这样子倒下了,可把南筱雅吓坏了。

    “阿尘,阿尘你怎么了?”

    南筱雅焦急的摇晃着牧尘的肩膀,却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温度,心中的恐慌更甚。

    阿尘的身上怎么没有体温了?

    她颤抖着手,缓慢的放在了牧尘的鼻子下面,而后不可置信的往后倒。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张希雅在房间了睡得好好地,结果却被南筱雅给吵醒了,心里自然是不痛快,一出来就大声的叫嚷着。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南筱雅的回应,望过去却看到了南筱雅失神的跌坐在地上,望着牧尘,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

    等张希雅知道牧尘酒精摄入过多而亡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天塌下来一样。

    她很清楚,自己还能像现在这样子过活,主要还是赖牧尘的默认,现在牧尘死了,自己的女儿根本就指望不上,那她以后该怎么办?

    母女俩就这样呆坐在家里,等到外人觉得不对劲的时候,这里早就人去楼空,独留牧尘的尸体在屋子里发臭。

    大伙虽然都是穷人,但是还是集体出资将牧尘火葬之后,随意的找了个地方给埋了,再多的,他们也帮不上忙了,毕竟他们也要过日子不是。

    再后来,得到南筱雅母女的消息的时候,是晨曦和欧莱修回来给父母扫墓的时候。

    也不知道南筱雅母女是怎么想的,居然做起了皮条生意,晨曦扫墓离开的时候,正好在半路上看到南筱雅陪着自己的恩客,说说笑笑的走过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再然后,南筱雅就彻底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晨曦死亡离开这一个世界的时候,都没有人知道南筱雅的消息,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这一个人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柳潇潇的结局〕〔重生之都市狂仙〕〔重生之都市仙帝〕〔第一战妃:王爷清〕〔错过11次:腹黑老〕〔爆萌三宝:帝尊大〕〔我从北冥来〕〔豪门大佬求放过[穿〕〔火影之联盟〕〔宿主黑化肿么破〕〔[主文野]横滨恋爱〕〔不负情深不负你!〕〔霸道女总裁的黑宠〕〔傲世诸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