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易阡陌〕〔叶玄叶灵〕〔风雷神帝传〕〔叶无缺玉娇雪〕〔江婉陈平〕〔我不想继承〕〔不凡小神农〕〔36888陈平江婉〕〔陈平 江婉〕〔转世神医在都市林〕〔网瘾少年刘禅之崛〕〔斗罗之开局龙神九〕〔从华山开始的武侠〕〔炼蛊弑神〕〔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天降神婿〕〔孟海澜叶承君〕〔战神身份被老婆发〕〔相思随你入心间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圣女下岗后 001 魔头回来了!
    . ,最快更新圣女下岗后最新章节!

    “一把轩辕剑刺进胸膛,那魔族圣女的五脏都差点给圣尊抽拉出来!自此,天下太平!”

    老先生一语随板拍下,满堂哄笑。

    “杀得好!要我说,这种魔头就该拖出来千刀万剐!”

    “就是!连她亲妹妹都下得了手,她娘说不定就是她亲手杀的!

    “违纲乱纪,难怪她爹不要她!还魔族圣女,我看魔族妓女都比她强!”

    店里的掌柜也激动得厉声大骂,“嘭”地一手拍在桌上,连手都拍红了也毫不知觉。

    “店家,来壶酒。”

    清泠的嗓音敲入,茶馆里谩骂声戛然而止。

    一只玉手攀着桌面,掌柜有些窘迫地低了声,“仙师,要点什么?”

    “酒。”

    女子裹着一身红袍,只余一角尖尖的下颌,似雪白皙。

    茶馆无酒,掌柜却不舍拒绝,从桌子摸一瓶刚买来打算要回家细斟慢酌的女儿红,就递上前。

    女子玉手扣在黑陶酒瓶上,道了声“谢谢”。

    声音格外好听。

    边上一小女孩忍不住伸出小肉手抓住桌沿,眨着两只猫眼往她兜帽里探去。

    正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有一弯镰刀月在她的眉间散着银光。

    小女孩眼前骤亮,忙扯了扯身旁的老管家唤道:“是月儿来的姐姐!先生,是月宫里来的姐姐。”

    “小姐!”老管家忙将小女孩拉回来,低声喝止。

    近日神道院招生,城里来的多修仙世家子弟,他也就带他家小姐出来开个眼界,若是不小心惹了哪个仙家,可就罪大了!

    忙朝那红袍女子歉声道:“我家小姐孩童心性,还请仙师莫要放在心上。”

    小女孩被管家一手压在脑袋上按得极不舒服,手脚挥舞着拼命挣扎,却收效甚微。

    萧月白微微侧目,将酒瓶收回袖中,正想说什么,就听那小女孩急于证明自己的大喊:“我又没说错,姐姐眉间有个月亮!就是月宫里来的姐姐!”

    执拗一句如雷鸣炸开,所有人都镇住了!

    额间血月!

    可不就是魔族圣女的标志!

    “啧,出个门都不安生,你在玄都大陆也是臭名远扬了。”

    识海传来器灵流光的声音,萧月白无奈浅笑,名声不好就不好吧,她早两百年就习惯了。

    老管家见势头不对,俯身在小女孩耳边小声警告:“小姐慎言!”

    小女孩不满地噘嘴,她又没说错。

    就见萧月白在跟前蹲下,轻笑一句“眼力很好”。

    小女孩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萧月白素手搭在兜帽上,微微往后扯,露出青稚的脸。

    小半截银质面具堪堪遮住右眼,眉心一记如钩银月分外醒目。

    真的是月牙印!

    掌柜身子猛地一抖。

    连萧月白未付酒钱转身走人都不敢觉察。

    众人屏息看着那袭红衣出了茶馆,谁也没胆问,谁也没胆说。

    只待那红色衣角完全消失,满堂轰然喧嚷起来。

    “月牙印,是月牙印!萧月白回来了!”

    “不可能!萧月白不是被圣尊杀了吗?”

    “是啊,当年各大仙门围剿万恶岭,就连明月故里都出动了。是圣尊亲手杀的魔族圣女,连元婴都毁了,她不可能还活着!”

    “是啊,再说了,人家萧月白是血月,是魔神留下来的劫数!那女子指不定就是觉得好看刻的。”

    掌柜不敢确定,忙跌跌撞撞跑出来,揪着小女孩追问:“娃子,你刚看到的是银月对吧?不是血月!”

    小女孩被问得有些不耐,“是银月,大叔,我又没瞎!”

    掌柜的双腿登时一软,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心里暗自松口气。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血月可是劫难啊!

    又听一人道:“银月血月不都是月牙印!听说那萧月白她娘死的时候,萧月白额间就生了一银月印记。说不准真就是她回来了!”

    众人心里一阵骇然,要真是萧月白,岂不又是一场人族大劫!

    “要不还是传报给天璇宫吧。反正就在这附近。”一瘦子在边上嘘声问着。

    另一人连忙摇头,“不行不行,要是错认了如何是好?这些年仙师们又不是没怀疑过萧月白会重生,你可别忘了那些个被抓去的女子的下场!”

    几人骤然默了声。

    眼神却锁着门口女子离去的方向,似在确认什么,又不敢轻下定论。

    “你额间顶着这银月印,就不怕他们将你给认出来?”

    流光嘴欠的声音传入耳,萧月白抿唇未答。

    流光也不介意,继续道:“你戴面具就戴面具吧,偏要戴个断剩半截的。虽说下界穷酸了点,但也不用这么节俭吧?”

    “你都说我落魄了,怎么不少说些话,节节水。”

    一句怼得流光哑口无言,他个器灵不吃不喝的,说句话还多要她杯水了?

    就听萧月白又附一句,“节约空气。”

    流光气得磨牙,“小气鬼!连个印记都不挡挡,你名声那么臭,小心又出事!”

    二人说话的功夫,萧月白已行至队伍前头。

    招生台两旁竖着俩大旗,其上写着“神道院招生”五个大字。

    中间放一木桌。

    一蓬头垢发的糟老头单腿翘在木桌上,污黑的破鞋露出只泥脚趾,正对着桌上测试灵根的琉璃球。

    萧月白看得嘴角一抽,都快三百年了,这招生台也不更新换代。

    “先生,测灵根。”

    老头烦躁地挠挠乱糟的白发,“没看到前面的人怎么做的吗?自己放!”

    抬眼轻撇来人,正好见到兜帽下的银月牙。

    “你走吧,我们不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