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反抗魔女开始的〕〔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炮灰修真指南〕〔我本港岛电影人〕〔穿成八零团宠小福〕〔木叶之贼手〕〔我在边关种田忙〕〔穿成年代文里的学〕〔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洪荒历〕〔方晟〕〔方晟朱正阳〕〔沈知心傅承景诱爱〕〔富婿奶爸〕〔开局从召唤诸天崛〕〔婚久情深:老婆大〕〔叶凡唐若雪.〕〔一号战尊〕〔龙婿〕〔王胥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圣女下岗后 012 灵族旧忆:圣女下岗
    . ,最快更新圣女下岗后最新章节!

    流光在一旁瞧着,不禁感叹,“没想到这人还是个痴情的,月白,你可不能可怜他啊。”

    “当然不会。”萧月白下意识拉扯她的兜帽。

    流光不知下界的事,她却亲身经历,他口中喊的阿月,就是她自己。

    她又怎么可能帮他找到自己的亡魂,不是可笑?

    可她从未与他成过婚,这人哪怕是狼狈,脸皮也恁厚了。

    又或许是自己作古之后,他瞧上了哪家姑娘,还唤同自己无二,真是尴尬。

    这般想着,倒觉得可能性大些。

    想想这人向来不服天命不信天理,有一日也会为一人闯到灵族禁地求她,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

    好歹也曾是旧相识,萧月白便问道:“你的妻子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

    基本上这句话说出口,就是要帮他找人了。

    灵族之人虽甚少出禁地,却有追魂搜魂之术,三千世界皆可搜寻。

    只要这人没有魂飞烟灭,萧月白坚信自己定能帮他找到。

    流光却不同意。

    若是其他人还好说,但这人擅闯禁地本就是要就地斩杀的,萧月白还帮他找人,要是被居心叵测之人添油加醋,不是又要挨一次罚?

    流光正要阻止,却听男人道:

    “她叫萧月白,是玄都大陆万众敬仰的玄都少主,亦是我未过门的妻。”

    男人说这句话时,嘴角一直在笑,眸中却似乎藏了泪水。

    原本锐利的金眸泡在水泽里看着格外温柔。

    萧月白却蓦地被这眼神刺到,只是不知该说什么。

    光是万众敬仰这词,就很不对了。

    “月白,这人怎么名字同你一样?姓萧?好耳熟的姓氏。”流光一时竟有些想不起来。

    萧月白呵呵笑着,面容僵硬,她能说什么?说她下界投的萧家?

    说这人要找的妻子真特么就是自己?

    可她压根就没有同他成亲。

    就算是真的成了,她回灵族前魂灵至少在冥界逗留半五十年,回灵族又待了一百多年,至今满打满算两百年都有了。

    说句老实话,再深的感情也会被时间冲淡,何况他们相识连一年都不到。

    “本宫突然乏了,不想帮了,你回去吧。”

    萧月白说着就要起身离开,那男人却猛然疯了一样地冲上来:“你刚才不是这么讲的!你说你可以救她!”

    一旁的随侍将他拦下,冷声喝道:“圣女说了,她乏了,还不退下!”

    但男人还是坚持着不肯走,执拗道:“你说你可以救她。”

    “我能救,又如何?”

    萧月白拂袖转身,便要朝亭后离去,身后那男人声音低沉道:“所以你从头到尾,不过是在耍我!”

    萧月白脚步微顿,“你当是,那就是吧。”

    反正她确实也帮不了。

    临走前萧月白还不忘吩咐随侍“特别照顾”一下这个没规矩的外入者。

    看得流光心里总觉有个坎过不去,若非穷极末路,谁会闯连大罗金仙都不敢进的禁地入口经历几番险象环生。

    然而穷极末路之人最怕的不是绝望,而是突然看到了希望,很快又被人亲手掐断余光。

    但他不能说萧月白不对,萧月白若帮了那人,最后受罚的,便是萧月白。

    只是,萧月白还是很快就被叫到宗祠。

    守正殿里只有月江树一人在等她。

    萧月白迈进高槛,唤道:“父亲。”

    月江树缓缓回身,“自你一百三十五年前从不阿狱里出来,就没再来过这大殿。伤口还疼吗?”

    萧月白默然片刻,月江树当然不是在关心她疼不疼,她受罚十五年,虽说最后从不阿狱里出来时,光是养伤就花了近百年,但隔了这么久,伤口早就不痛了。

    果听月江树道:“我听说你这次又救了不该救之人。”

    萧月白轻笑,“父亲是听哪个聋儿说的?不过一个擅闯禁地的乱入者,也敢说是我救了他?”

    月江树面露肃然道:“我不管他是乱入者还是你放进来的,你做事别让他人嚼舌根咬到族会里来。”

    “父亲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添乱子。不过,我今儿个心情好,就只让他们打了那外入者一顿,没有将他抓起来。父亲不会怪我吧?”

    萧月白说着冲月江树无奈地托了托手,宛如小孩不小心一时贪玩忘了早些回家,晚归时才向大人调皮地撒娇。

    月江树有多久没见她这般,眼前突觉恍若隔世。

    也没去细究她为何放了那乱入者。

    道:“你好歹也是族中圣女,这些事以后不用同我说,你自己主张就好。”

    自己主张?

    萧月白双唇勾起,心里却讽刺得很,也不知喊她来说的是谁。

    乖巧地应了声“是”,又道:

    “父亲,近日阿辞的表现不错,我想也是可以担当大任的时候了。”

    月江树想到自己那还没到两百岁就为他争了不少荣光的好儿子,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是啊,你未满一百岁就被任命为圣女开始打理族内事务。明初如今都快一百五十岁了,还在学院里玩耍,也不像话,是时候拉出来练练手了。你身为长姐,也该多帮帮他。”

    “父亲说的哪里话?阿辞生性聪明,肯定比我上手更快。”

    萧月白这么一句玩笑话般的夸赞,月江树却当真了。

    当即问道:“你当时花了多久时间接手来着?”

    萧月白神色略带哀婉,叹道:“琼卮愚钝,足足花了三个月,只差三个月就要到了圣女的试用期。”

    月江树暗自思忖,这试用期本是个衡量宗族高层初次上手时能力的象征。

    适应时间比之试用期越短,说明此人能力愈强。

    连琼卮都只用了三个月,那明初应该更短才是。

    “你觉得,一月如何?”

    萧月白摸了摸下颌,颇为赞同地点头道:“一月虽短,但对阿辞来说,未必不是一种挑战。”

    月江树心中对自己的决定更加满意,当即将此事交予了萧月白,让她协助幼弟月明初一个月之内成为一个合格的灵族少主。

    此时的月江树显然遗忘了一件事,圣女的职责就是培养灵族新一任少主。

    而往常也只有等少主经历了三万岁成人大典才会让他去接手族内事务。

    如今圣女月琼卮三万岁成人大典刚过,月明初正处幼年,此刻将月明初培养成少主,也就意味着圣女可以随时退位。

    直到一个月后,月江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请求下岗的萧月白,心中登时窜起无名火。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萧月白跪的挺直,道:“琼卮知道。但《灵族族规》里圣女二卷第三百零一条写的清楚,少主即位之际,便是圣女退位之时。

    父亲,我是按时下岗,不是辞去圣女之职。”

    “你才三万岁!”月江树实在气得不知如何开口,她才三万岁,正值青春年盛,怎么能撒手不管?

    谁家孩子刚过成人礼就下岗的,这不是荒谬嘛?

    “父亲,法规所定,我也不好违背啊。”萧月白无辜摊手,眼中却笑得狡黠,“不如,你让我下界去寻魂玉?反正我往后无所事事,就当我去赎罪了。”

    “赎罪?”月江树鼻孔出气哼道,“你当然要赎罪。你都不是圣女了,还想族会给你从轻处罚不成?

    既然你也这般说了,明日就给我下界去把魂玉收回来。

    要是收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萧月白不甚在意地嘻嘻笑道:“那我可以带流光嘛?”

    灵族的超神器流光琴?

    月江树挑眉,“你上次是不是把非鱼给弄丢了?你这次带流光,若是再丢了,这超神器你可抵不了。”

    萧月白一时尬笑,“这不是事发突然吗?要不我把非鱼也一起带回来?”

    月江树气得一拍她的脑门,“带啊!你算算你丢了多少东西!还想下岗,没有圣女的名头,你就在不阿狱里再待个三五百年再出来吧。”

    萧月白被“啪”地一下拍得脑壳微疼,伸手轻揉额头,无奈道:“但这次我又不可能再以灵魂形态去人界,我们到那里元力是用不了的,灵力又没有,估计我还没碰到魂玉呢,就先死了。”

    这倒是麻烦。

    月江树思索片刻,半信半疑地问道:“你只要流光?”

    萧月白点头,“就要流光。”

    月江树凤目半眯,颇有些高深莫测地道了句:“好啊。”

    萧月白总觉得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却说不上来,只道是自己要去人界有什么疑虑紧张,倒没多心。

    也不知道月江树动了什么法子,族会那群老头对她的离去是没有半点意见,反而满心欢喜送她离开。

    她临走前特地往月明初的住处待了一段时间。

    月明初姓月名辞,字明初,是她的弟弟,也是灵族即将要上任的新少主。

    母亲自月明初出生后便走了,萧月白那时已经两万九千多岁,可以带她的弟弟。

    姐弟俩就一块长大。

    但月明初这次却是最晚知道萧月白要离开的人。

    原因无他,月明初年纪太小不懂,萧月白也就没说。

    虽说修仙之人大多长寿,所以年岁稍高。

    但月明初自小在学院里长大,几百年的时光沉浸在修炼和其他的术法上,对很多概念还有些模糊。

    知道萧月白要走,只是揪着她的衣角,问她为什么得离开。

    萧月白问他,“阿辞,你可还记得你的表字是什么意思?”

    月明初说:“明和初都是早晨的意思。古人朝辞暮归,母亲就是因为阿辞还小,要保护阿辞才离开的。”

    萧月白揉揉他的脑袋,“那姐姐现在也一样,就是为了让阿辞快点儿长大。等阿辞长大了,姐姐就回来了。”

    月明初紧紧拽着她的衣角,坚定道:“那阿辞要快点长大。”

    萧月白轻笑着说“好”。

    识海里流光却讽刺她道:“明明都是假话,还要这么认真的同孩子说,万一他当真了怎么办?”

    萧月白眼角微酸,“那我就回来呗,回来不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