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太太你马甲掉了〕〔舒情霍云城〕〔霍太太你马甲掉了〕〔横推雄兵连的假面〕〔霍云城〕〔老婆不知道我是大〕〔舒情〕〔慕红衣〕〔天降萌宝:老婆领〕〔亘古仙皇〕〔女仵作的背后不简〕〔彤云〕〔太傅大人三分甜〕〔原来我很爱你〕〔我的皇后是权臣〕〔加油小师弟〕〔从红月开始〕〔法术真理〕〔霍太太是隐形大佬〕〔修仙女配不能死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圣女下岗后 017 你又在欺负我师姐!
    . ,最快更新圣女下岗后最新章节!

    “名字。”

    老道懒懒抬起半边眼皮,正好见着那金装华服的少年手里揣一把雕琢精致的揽月扇摇来晃去。

    可不就是萧家的小祖宗!

    老道两眼骤然瞪大,赶紧起身到少年面前站好。

    本还衬得一身仙风道骨的道袍,随着双肩耸成一团。

    “萧家小子,怎么来冀州做客也不同我们这群老骨头说说?”

    老道说着兀自哈哈大笑,好似同这少年是忘年交一般。

    流光看得奇怪,“月白,这老头怎么回事?一个出窍期同一个筑基期这么客气,叶相知那好苗子倒是给他们冷落了。”

    都说修仙界以强者为尊,但他这一年呆得,着实不像那么回事。

    “他当然不是同那孩子客气。”萧月白藏于红袍下的双眸微深。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等到的人,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有人敢卖碧海鲛人珠,作为碧海守护者的萧家但凡闻到一点风声,都会过来。

    她布局布了整整一年,没想到等来的这人也让她意外惊喜。

    玄都大陆第一世家,萧家家主唯一的儿子,萧怀秋。

    他母亲可是当年剿灭魔族圣女萧月白的第二功臣。

    除了脾气古怪的庞老头,谁不把他当祖宗捧着?

    “这个是我师父,她要报名。”萧怀秋强行将萧月白给推出去。

    老道是不敢驳萧怀秋的面子,也不得管这红袍女子是谁,笑道:“年纪轻轻就能当你小子的师父,了得了得。这小师父叫什么名字?”

    萧月白却明显感觉到他的神识打量自己好久,可不像表面和善。

    想着反正自己没有灵力,他们怎么也探不出来,更是放宽心任他扫视。

    萧怀秋却愁了,他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还怎么拜师?

    望着萧月白,想说什么,可旁边有个老头碍事。

    心里愈发烦躁。

    萧月白自然也早看在眼里,只等几人间稍显尴尬,才故作后知后觉地抱拳行礼,“弟子月琼卮见过黄长老。”

    “月琼卮。”黄老道听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

    想着她没什么灵气波动,萧怀秋更是连人家名字都不晓得,兴许只是萧怀秋同情人的小情趣,无足轻重。

    试探她的神识收回,面上也更慈祥了些。

    “老夫看小姑娘骨龄不过刚刚成年,能驯服萧家这桀骜不驯的混小子,也是了得。改天可得好好教教我们这群老头子,这小子每次来尽让我们头疼。”

    两三句话说得萧怀秋都害臊的脸红,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瞟着那袭红衣,可惜那硕大的红袍将女子挡了个精光,能看到的也只有那小巧的下颌。

    萧月白不动声色地点头,只问道:“先生,我可否报名了?”

    萧怀秋也跟着看向黄老道,眼中意味分明。

    一旁几个等候报名的看了,小声嘟囔句“狗仗人势”。

    声音极小,萧怀秋未听到,萧月白同流光可听得清楚。

    “怎么突然有狗在吠?月白你听到了吗?”

    萧月白本还有些心烦,听流光这么一句,蓦地一笑。

    原本还以为流光又要说她名声臭了。

    黄老道自是也听到了,眼底笑意微深,招呼萧月白报名。

    江踏歌就来了,“这才学了一年的体修都能报名神道院年比,黄长老是怕太打击我们,给我们送人头来了?”

    众人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道来,正巧就对着萧怀秋。

    黄长老只笑笑,江踏歌和萧怀秋的身份同样敏感,一个受害者的独子,一个救世者的独子,但两个从来就没对头过。

    果见江踏歌走到萧怀秋边上时,后知后觉地哎哟一句,“萧少爷,这人头还是您送来的,多谢多谢。”

    这话说着客气,萧怀秋却听得脸都黑了,江踏歌平日里怎么嘴欠都可以,但今天他可是要拜师的,怎能让他辱了师父的名头?

    “江踏歌,牙痒就找石头好好磨磨牙,再让我听到你乱吠,小心你的脑袋。”

    江踏歌不以为意,谁都不能对他怎么样,特别是萧怀秋。

    面上得意之色更甚,“萧少爷难不成还要为了一个低贱的体修教训我?要是让世人知道,该怎么想你这圣地少主?”

    萧怀秋脸色一沉,“她可不是什么低贱的体修!”

    江踏歌笑得轻佻,“那是什么?你的小情人?”

    萧怀秋怒气一上头,抬手就要给江踏歌一拳。

    江踏歌也不反抗,两人都是筑基期,但江踏歌心里有数,萧怀秋不可能打他,也打不得他。

    萧怀秋攥紧拳头,这不是他第一次想打江踏歌,可他不能。

    江踏歌代表的是当年大战的诸多受害者,而他是梁洲圣地的少主,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一想到江踏歌适才对师父不敬,萧怀秋眼里的杀意更显。

    神仙打架,萧月白可不管,在报名册上签下大名,转身就要走人。

    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怒骂,“江踏歌,你又在欺负我师姐!”

    这娇俏的声音可不就是刚被她遣去大夏的芽头!

    按理芽头现在不应该回来的,除非……

    萧月白本能地往后头瞧去,凤目余光正好同叶相知那冷冽的眸色对上,心里咯噔一下。

    “师父,你怎么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