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工程机械那些年〕〔我王爷对你一见钟〕〔我没想当影帝〕〔古代第一软饭王〕〔妖孽狂医在都市〕〔孤军〕〔一人之力〕〔君雨君林〕〔从圣主开始当BOSS〕〔人道至真〕〔永劫长生〕〔医见钟情〕〔希泊尼战纪〕〔超神悟道〕〔一术镇天〕〔黄泉阴司〕〔医品太子妃〕〔荒天神帝〕〔三无勇者搞事中〕〔科技巫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62 飞车劫匪,美人凶猛【有奖问答】
    宋风晚留宿在沂水小区,和汤景瓷聊到后半夜,第二天起得有些晚。『→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汤景瓷醒得早,洗漱出客厅的时候,就看到乔西延正盯着阳台上的画架,指尖转动着打火机,眼底晦涩不明。

    她之前还有一点睡意,忽然想起自己画架上的画,里面还有不少男模,身子一个激灵,冲过去,就把画册从画架上扯下去。

    “你的画……”乔西延轻笑。

    “尺度还挺大的。”

    “这都是无聊练笔的。”汤景瓷咳嗽两声。

    “专门找不穿衣服的男人练笔?”

    汤景瓷攥紧画册,她这里面,男女老少皆有,只有一个没穿上衣的男模,他就死盯着这一个了。

    “就随便画画而已。”

    “你这语气……”乔西延偏头看她,“你平时的尺度应该更大吧。”

    “学人体素描的时候,有些东西是免不了的……”

    这点乔西延清楚,况且国外比国内更加开放,他这人骨子里有点保守强势,也有些大男子主义,自然希望,自己的女人只盯着自己看。

    画人体,那得盯着多仔细啊。

    酸了。

    他又死要面子,心底不爽,脸上也垮了,还嘴硬,“我出去买早餐。”

    汤景瓷知道他生气了,一时觉得这男人又可爱又好笑。

    乔西延下楼是想抽根烟的,他最近在戒烟,但是这东西有个过程,不可能说戒就能完全戒掉,他此刻心底不爽,又担心抽烟留了味儿,惹得汤景瓷皱眉。

    气得把烟丢进垃圾桶,不爽的咬牙切齿。

    宋风晚出去吃早餐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自家表哥正坐在阳台上磨刀,那刺耳声音在耳边摩擦着,听得她慎得慌。

    “汤姐姐,他怎么了……”一大早火气这么大。

    “戒严期,烦躁吧。”

    “哦……”

    乔西延手上动作一顿,这女人可能是铁石心肠,自己是因为戒烟?分明是因为她!

    **

    假期后,汤景瓷经常出入段林白的公司,谈工作。

    乔西延则忙着盘点各地玉堂春的生意,以前这些事都是乔艾芸在打理,现在都落在他身上,他没学过金融,很多东西上手慢,有些报表拿到手里,看得头疼。

    但隔行如隔山,不是脑子聪明做什么都能手到擒来。

    在他头疼的时候,收到了傅沉发来的一些文件,里面有许多看报表的技巧。

    乔西延虽然觉得这人当年诱拐自己妹妹,有点禽兽,但他的方法确实有用。

    过了一分多钟,有条回信,

    乔西延蹙眉。

    傅仲礼一家回来,傅沉与宋风晚见面次数减少许多,他是准备打着自己幌子幽会?

    得寸进尺。

    不过他还是回了一句,

    傅沉当时正在公司,看到回信,嘴角缓缓勾起,这时候不能和媳妇儿培养感情,攻略一下大舅子也不错。

    他想给宋风晚打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她今天没课,陪余漫兮出去了,估计是逛街逛嗨了。

    他刚放下手机,十方飞快的推门进来,“三爷,出事了!”

    “怎么回事?”

    “宋小姐和少夫人遇到打劫的,所幸两人都没事。”

    傅沉眸子一紧。

    打劫?

    **

    这事儿还得说到半个小时前。

    余漫兮还没到休婚假的时候,一直在电视台上班,录了节目,就约着宋风晚逛街,她之前为婚礼准备的高跟鞋都没法穿了,想选购别的款式。

    商场恰好在京城师院附近。

    “我婚礼的甜品就是在附近一家私厨定制的,我带你尝尝,味道很不错。”余漫兮提议。

    “好。”宋风晚逛得脚脖子酸疼,正想找个落脚的地方。

    她们进入巷子,快到甜品私厨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重型机车从后面疾驰而过,轰鸣的引擎声震得人耳膜疼。

    “晚晚!”宋风晚走在外侧,余漫兮急忙扯着她往墙边站。

    车上坐着两个人,本以为就是路过,没想到坐在后侧的人,忽然伸手,一把扯过了宋风晚手中的购物袋。

    她猝不及防,险些整个人都被拖拽出去,幸亏余漫兮一直拉着她胳膊。

    这人抢了东西,居然直接停下车,朝着她们走过来。

    他们两人出行,千江负责开车,他此时正在巷子口的路边找停车位,根本没想到离开视线不足两分钟,也能出事。

    “臭丫头!”其中一人冲过去,就奔着宋风晚而去。

    余漫兮学过一点防身术,一脚就踹了过去,只是她此时怀着孕,不敢太大动作,那人被踹得往后退了两步,另一人居然冲了过来。

    直接扯住宋风晚的胳膊。

    他只是没想到这丫头看似柔弱,却是个呛口小辣椒,退避不及,裆部被狠狠踹了一下!

    疼得他急急往后退,龇牙咧嘴,抬手握拳就朝她挥过去。

    “妈的,待会儿老子就弄死你!”

    他没想到宋风晚下手这么狠,这一脚下去……

    是想让他断子绝孙啊。

    ……

    而此刻另一侧巷子口,奔驰车里的人,已经气得冒烟了。

    “蠢货,你们在哪里找的人,谁让他们真下手了!m,老子一分钱都不会给他们!”

    副驾的人颤巍巍回了一句,“不是您说要吓唬的厉害一点,您英雄救美的话也能……”

    “能你大爷!边上那个你知道是谁吗?傅斯年的媳妇儿,怀着孕呢,她要是伤了,傅家追究下来,你特么几个脑袋都不够赔的。”

    那人吓傻了。

    这是您吩咐的啊,为什么出事要他背锅赔脑袋?

    “一群蠢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他说着就要冲下车。

    自从那日晚上在学校见到宋风晚,他心心念念,可是她这样出生的人,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要给她留下深刻印象,肯定要来点狠的。

    他这才想了这么一出,鬼知道手下这群蠢货,办事这么不靠谱!

    真打伤人,这事情就闹大了!

    他径直推门下车,冲过去,“你们特么干嘛呢,给我住手!”

    宋风晚瞧着有男人冲过来,心想遇到好人了,没想到方才被她踹了裆部的人,已经发了狠,也不管这人是谁,瞧他冲过来……

    抡起一拳,砸过去!

    那人鼻子瞬间冒了血水!

    从车上紧跟着下来的两个人吓懵逼了。

    卧槽!

    殴打雇主?

    真特么能耐了。

    那个男人显然也是傻了眼。

    宋风晚无语,本以为这时候能冲出来的,定然是个好汉,能打的,居然被人一拳撂倒了?

    以为是硬汉,结果是个软脚虾。

    “少爷!”那两人刚要冲过去。

    一个小姑娘忽然冲过来,梳着马尾,戴着口罩,穿着嫩黄的围裙,直接冲过去……

    借着一股巧劲,将其中一个男人从后面一下子扯过去,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裆部,十成力,男人惨叫着,居然被人生生撂倒了!

    边上那人傻了眼,抬手握拳,朝她挥过去,没想到她借力,居然握着他的说完,“咯嘣——”一声……

    宋风晚听着那清脆的骨裂声,后背凉嗖嗖的。

    就好比青杆被折断,清脆响亮。

    这个姑娘……

    好身手。

    还没冲过来的两个人瞠目结舌,这是从哪儿窜出来的绿林好汉啊。

    趴在地上的两人见大事不好,摸爬着要跑,就被千江堵了个正着。

    “傅夫人,您没事吧?”

    “老板娘?”余漫兮是第一次见她,以前只打过电话,就连合同都是别人代签的。

    “嗯,你们两个受伤没?”她看了眼宋风晚,弯腰将地上散落的东西捡起来,掸去上面的灰尘,“先去店里坐着吧,我去报警。”

    “我们没事,谢谢。”宋风晚和余漫兮均没受伤,就是那个冲出来的“好汉”,鼻子上挂着血水,有些狼狈,“这位先生,刚才谢谢你出手相助,谢谢。”

    这男人哪里还有脸啊,捂着鼻子,“没事……”

    “你这鼻子要不要处理一下?”

    “不用,我还有事,先走了!”男人气得跳脚!

    好好地英雄救美,美人没救成,自己被打得鼻子出血,这事儿说出去简直丢人!

    他走得很快,宋风晚揉了下鼻子,“做好事不留名,这么快就走了?”

    “你们先进来吧。”甜品私厨的老板娘招呼两人进来,盯着捂着鼻子落荒而逃的人,若有所思。

    这是……蒋二少?

    蒋家那纨绔?

    千江体格健硕,力气也大,这两人之前又被撂倒没有力气,很容易被制服。

    余漫兮和宋风晚进入甜品店,还是有点后怕。

    “吓坏了吧,先喝点水。”老板娘给她们倒了水,才帮忙报了警。

    宋风晚瞧她摘了一次性口罩,侧脸有些红点,似乎是过敏的。

    声音娇软,侧脸柔美,就是……

    方才动手,有点凶猛。

    打了电话,她才又重新戴了口罩,“警察很快过来。”

    “今天真的特别谢谢你。”若是寻常,余漫兮也能应对,现在得顾忌着腹中的孩子,不敢硬冲上去。

    “小事而已,你太客气了。”

    “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余漫兮喝着水,缓缓平复心情。

    “小时候和人打架吃了亏,我爸特意找人教了我一点拳脚,生怕我在外面被人欺负,毕竟女孩子出去,学点防身的技能总不会错的。”她说得漫不经心。

    宋风晚还想着刚才的事,有点心惊,根本没细想她说了些什么。

    余漫兮却生吞了一口水,差点被呛到。

    和人打架吃过亏?

    应该不可能这么巧吧……

    “我在做甜品,你们坐会儿,我去一下后厨。”

    很快巡逻的警察就来了,那两人一口咬死就是抢劫,人证监控都有,给宋风晚等人录了口供,就把两人扭送到了警局,看起来就是偶发的意外事件。

    宋风晚方才受到惊吓,饶是看到好吃的甜品,也总有些食不知味。

    “方才见义勇为的那个人,你们认识吗?都流血了,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警察走后,做甜品的老板娘忽然问了一句。

    宋风晚摇头。

    “可能是好心的路人吧。”余漫兮笑道。

    小姑娘笑了笑,若有所思,路人……

    真是巧了。

    她视线在两人身上逡巡,那人没那个胆子动傅家的媳妇儿,宋风晚青春靓丽,自带一股子朝气,她看着都欢喜。

    那蒋二少她没接触过,事情却听了不少,不是什么会见义勇为的好人,出现的时机又那么巧。

    她勾着嘴角:下流东西!

    **

    出事后,傅沉第一时间找人查了,本以为是蒋二少搞的鬼。

    仔细一查,他确实想这么做,可是雇佣的人被调换了,这才出了事。

    不过那两个人嘴巴严,警察都撬不出什么东西。

    傅沉本想私底下教训蒋家那小子一顿,这种人就该以暴制暴,让他消停点,别去招惹自己媳妇儿……

    他还没动手,十方就难以置信的汇报道:“三爷,蒋二少晚上去夜店,也不知道得罪了谁,被人逮在后巷揍得鼻青脸肿。”

    “他身边不是有随扈保镖?”

    “是啊,全部被撂倒,都被送去医院了,蒋家把消息压下去了,不然今天新闻早就炸了,也不知道谁替天行道,惩治了这个恶少,听说鼻梁都差点被打断。”

    “没报警?”

    “报警了啊,监控都被抹了,特别专业!八成是泡了谁的妞儿,睡了别人的女人,那人气不过,找人把他给揍了,他仇家不少!”

    傅沉摩挲着佛珠,目光沉沉,这么巧……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这人想英雄救美,结果被打得鼻子冒血,也是坑爹。

    今日的问题是,后面出手惩治了这个蒋二少的人是谁呢?

    a、六爷

    b、甜品店甜甜的老板娘

    c、其他人

    潇湘回答问题的,均有15xxb的奖励哈

    **

    推文:阿川《豪门暖婚:枭爷宠妻上瘾》

    家逢变故,母亲车祸而亡,十六岁的齐欢,瞬间没了倚靠。

    就在齐欢的人生即将被成功的摧毁,他犹如天神一般的降临。

    帮她虐渣,供她吃穿。

    成年后,她被人告知她在她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有一桩娃娃亲,

    娃娃亲的对象,竟然是他的亲外甥。

    齐欢惊悚,她这是要把哥改口为舅舅了吗?

    “舅舅?休想,要改口,也是老公。”某男听闻她说的话后,俯身压了下来,将她狠狠吻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奶系甜心:吸血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徒弟每天都在黑化〕〔万界神帝〕〔极品老木匠〕〔都市绝品狂尊〕〔重生:神医冷妻,〕〔仙修抬棺人〕〔海贼之国王之上〕〔都市之神豪返现系〕〔六零小夫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