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罚武尊〕〔夜色惝恍〕〔碧水天堂〕〔我能无限刷词缀〕〔我的原主过于给力〕〔我真不想当天师啊〕〔我在东京融合万物〕〔夺天剑神〕〔天察者之追迹〕〔我在修真界卖游戏〕〔从美漫开始获取黑〕〔我老婆明明是天后〕〔联盟传奇教练〕〔苍源古陆〕〔拳台终结者〕〔斗罗之我的武魂是〕〔诡秘之上〕〔dnf之忽悠圣光〕〔诡异复苏中〕〔这个魔王很靠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喂,侦探小姐 第一百三十章 痴情
    .. ,喂,侦探小姐

    在大多数时候,爷爷是没有这种幽默感的。几乎只有在欧阳这个小孙女面前才会露出这种笑容。

    房间的卓墙下了楼,正好被母亲抓到了房间,说是要和他聊聊父亲的身体。

    “卓墙,”他的妈妈语重心肠的说道,“你爸爸的身体也不是特别的好,晚上的时候也老是失眠。”

    “一会儿我让医生到家里来一趟,给他好好检查检查。”卓墙也很少关系他们的身体情况,一方面,因为母亲是个能干的女人,总是一个人把家里的大小事务都处理的非常周到;另一方面,因为父亲并不喜欢除了母亲以外的人知道他的身体情况。

    “我们是有家庭医生的,”母亲说道,“也不需要你过多的在意我们两个老人。我和你爸爸在以前也商量过了,虽然你也没能给我们卓家留下什么孩子,但我们有欧阳这个小丫头,她比你懂事得多。”

    “欧阳却是不错。”卓墙很赞同母亲的说法,“她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也和亲生的差不了多少,以后你就当她是卓家的孩子就行。”

    “是不错,”奶奶笑开了嘴,以前她还担心着儿子有别的什么想法,现在听她这么说也就放心多了,“昨天你们不是说要回去吗,我让阿姨多给你们准备些年货,在那边过年也不能过得太简单。”

    卓墙觉得母亲是个体贴的人,无论自己在外面做了些什么,回到她的身边也只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这时候,在外面玩了雪回来的一老一少,看见站在餐厅里的母子。爷爷咳了一声:“咳咳咳!”像是在宣示着自己的到来一样。

    一家人吃过简单的一顿早饭,各自又开始忙各自的事情。奶奶和阿姨外出置办年货。爷爷在书房写对联,每天他都要写上好几幅,然后再在里面挑选出最好的一对出来。而卓墙回了公司,忙着听取公司的年度报告。而欧阳则是到木江的学校,他们今天放假,她得带他出去逛逛。

    让的她没想到的是,木江这小子在学校的表现还不错,成绩不算的太好,但也不是最差。

    为了奖励他一学期以来的勤奋学习,欧阳决定在今天满足他的一切愿望。

    木江自然是高兴了,直接带着她往超市去。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到的家庭成员名单,里面有干妈干爸,金洳和夏玥,还有他爷爷家里的远方亲戚。她不太愿意称木江的爷爷为自己的外公,因为除了名字以外,那个人从未给她留下任何记忆。

    欧阳在他的后面,推着一大堆的东西,看上去不仅全是给家人们的东西,应该为他的朋友准备了些。木江喜欢科技产品,只要是新出的东西,他总要去研究研究。

    欧阳见他如此喜欢机械类,于是建议他以后学习如何制造机器人。而他却有些不愿意:“我将来要当警察。”

    他的这个回答让她有些惊讶,毕竟家里的没有人从事这样的行业,也没有人引导过他。那么他为什么想要成为警察呢?

    “没想到你会相当警察。”她正的没有想到,如果她早些知道的话,就不会送他去国际学校。

    “怎么?很惊讶吗?”木江见她这样说,问道。

    “也不是,”两人并肩行走,“只是没想到而已。”他的父亲可是给技术人员,从小应该受到过不少的熏陶才是。

    “我也是最近才决定的,”他一边说,一边从货架上拿了一些零食,“其实做什么我没那么在意。”

    “一个人做出任何的选择都应该有自己的愿意,”她说道,“只要你自己认为是对的,不因此而后悔,那就照着去做。”她也不懂的什么家庭教育,对待木江这个和自己有一般血缘关系的弟弟,她只愿意用平等和他相处。

    说这,两个推车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也像极了购年货的人,连在结账的时候,收款员也多看了他们几眼。

    回重庆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的早上,卓墙和木江碰了面。没有想象中的冷遇,两人相互打了招呼。那天,卓墙和木江两人成了完完全全的绅士,他们谁也没让欧阳操心。

    具有绅士风度的两个男人,承担了所有的行李。知道进入王瑶干妈的家,欧阳也没碰过那些沉重的东西。

    那天晚上的人很多,干妈干爸非常高兴,两个人在厨房忙碌着。他们就是这样的,不管自己再累,都喜欢亲自动手做。这对他们来说有着无比的成就感。

    金洳和夏玥在家里已经住了两天,早已经在母亲的安排下把欧阳家的房子给收拾出来,晚上他们是三个人就可以住在那里。

    吃饭的时候,王瑶喝了些酒,不停的和卓墙说着以前的事情。他们的话题永远离不开欧阳的母亲,当然还有一些早已经不在的人。

    木江听得很仔细,他认为这些都是上一辈人历史,那些故事里隐含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夏雨干爸只是迎合着他们,是不是说些自己的看法。他就像是妻子永远的观众,不管王瑶说的东西他听过多少次,但每次他都像第一次一样,听得十分认真,而且每次放表的看法都会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精辟。

    欧阳和金洳在厨房整理东西,他们就像自动组合在一起的磁铁,因为谁也不喜欢说太多的话。

    木江和夏玥坐在客厅的,他们好像有了不少的话题。木江好奇夏玥的农场,他是从来没进过什么农场的是,于是非要让夏玥让他去看看。

    而夏玥有能从木江那里听到一些关于欧阳的事情,因为没有人比木江更加清楚欧阳现在的生活。

    “她应该快要无聊死了,”木江说道,“又一次我去她的地下室,就是她和她那些朋友搞调查用的地方,原来他们都住在那,但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除了欧阳的,谁也不在那。哦,我看见她一个人在客厅,手里拿着一把剪刀,你知道她在干什么吗?你肯定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夏玥说道:“她在剪橡皮泥?”

    “你怎么知道?”木江惊讶的看着他,“她就是在剪橡皮泥,而且剪了又给粘上,粘上了又给剪掉。”

    “那是她小时候的一个习惯,”夏玥说道,“只要遇到她解决不了的事情,她就愿意这样做。”

    “那她不是陷入一个死循环吗?”木江认为剪橡皮泥不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方法,“还不如睡上一觉,第二天把什么都忘掉。”

    “可是她就不会这么想,”他解释道,“她会觉得这样的不用思考的循环,反而有助于她安静下来,想到跟好的办法。”

    “是吗?”木江觉得夏玥还是挺了解欧阳的,不过这种了解让他觉得有些超出了范围。至少现在他的关心就不仅仅只是代表了的一个哥哥的关心,于是他问道,“夏玥哥,你不是对欧阳有什么吧?”

    夏玥并不否认,但他又不敢完全承认,只能转移话题:“重庆有很多不错的地方,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

    “也行,”木江的也不继续深究,高兴的都答应道,“我也算是半个重庆人,可要好好看看我这个家乡长什么样子。”

    “它可不会让你失望。”

    时间晚了,王瑶一家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出租车上的欧阳有些困了,她可在厨房忙了一个多小时,早已经累了。回到家她也没仔细观察家里的变化,早早洗漱完上床睡觉。

    房子里,只有一个好奇的人和的一个怀旧的人在不停的欣赏。

    “这就是欧阳的妈妈?”木江看见客厅墙上挂着的一些的照片,大多是木子杉和他哥哥奶奶的合照,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的任何人。他甚至没在这个房子里看到一张关于爷爷的东西,好像这个家一直就不属于爷爷。

    “那时候她就和欧阳一样的年轻。”卓墙都有些自言自语。

    欧阳和她妈妈长得确实很像,木江也很难从里面长出些不同的地方。这着许就是为什么卓墙会对欧阳像亲生女儿一样好的愿意吧。木江也进了房间,他不愿意在这里打扰卓墙的回忆。他想,也许今天晚上的卓墙会取下墙上的某一张照片,温柔的放在手里,抱在怀里,记在心里。

    当然的,他猜测的没错,只是他不仅仅怀恋着木子杉,也怀恋着他那去世了的朋友陆扬。于是他去了地下室,躺在那张小床上,想象着以前他们是如何在中间储藏室相遇,交谈,生活。这是陆扬曾经津津乐道的事情。

    早上,欧阳第一个起来,发现厨房里摆满着各种各样的食物,然后又走了出去。家里有三个房间,但卓墙的房间打开着。她走进去,看了看,没有一个人:他去哪儿呢?欧阳没敲了敲隔壁的房间:“木江,醒了吗?”

    “嗯?”木江还有些迷迷糊糊,“谁啊?”

    “你知道卓叔去哪儿了吗?”

    木江掀开被子,拖沓着鞋子,开门,看着欧阳:“这大清早,你刚刚说什么?”

    “看见卓叔叔了吗?”

    “他不在房间吗?”他穿过欧阳,走进隔壁的房间,“还真的不在?可能出去散步去了吧?”

    欧阳这才去门口看了看,卓墙的鞋子还在,也就是说他在房子里的。她这才想起了地下室,然后缓缓朝楼梯下走。那里是还没怎么清理干净的地方,还有些寒冷。她开了灯,看见躺在小床上的卓墙:“卓叔?”

    在地下室待了一个晚上,卓墙生病了。欧阳和木江两人架着他回了房间。

    “他这是怎么了?”木江摸着卓墙的额头,“在那么冷的地方睡了一个晚上?”

    “你在这里看着,”欧阳说道,“我去打电话。”

    “你不会要打120吧?”木江问道,“因为一个感冒?”

    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欧阳确实是打了。要是卓叔在这里出现是什么状况,她知道最放心的不下的就是爷爷奶奶。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卓墙有任何闪失。

    于是,三个人跟着救护车上了医院,在欧阳的强烈要求下,医院给卓墙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就怕放过一个病毒,病菌。

    木江买了些早饭,进入病房,看着欧阳过度担心的样子,说道:“他就是受了凉,医生都说没什么。”

    相对欧阳对卓墙的关心,木江觉得她对自己的家人却有些冷淡。先不说她不管木子桉的事情,就连和她一起长大的两个哥哥,对待他们,她也是那样的不理不睬。

    “行了,”欧阳说道,“先把点滴打完吧。”

    “你说家里这么大,他什么地方不能睡,非要在地下室睡一个晚上?”很显然,他在抱怨卓墙的行为。

    欧阳带着他走出病房,她相信刚刚木江说的话卓墙是能听得见的:“木,你怎么呢?”一直以来,她以为他会有一个正确的是非观,但现在看来他还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外面的世界不理不睬。

    “难道我说错了吗?”

    “这么说,”欧阳降低了些声音,“如果你最好的朋友和最好的爱人都离你而去,你会有什么感受?还有,你难道没发现地下室有些什么东西吗?”

    木江确实没有注意过:“有什么东西?”

    “你又怎么知道呢?”欧阳意识到他根本不认识陆扬是谁,也不知道陆扬和木子杉还有卓墙自己的关系,“这么说吧,我的母亲,在嫁给我的父亲之前,曾有过两人丈夫。第一任丈夫就是卓叔最好的朋友陆扬,可是在结婚当日,他和他的父母遭受绑架,不幸遇害,他留下的东西全在地下室。第二任丈夫就是卓叔,他对木子杉的爱是深沉的,怀有歉意的。那个房间堆放着的东西,是他所熟悉的。”

    木江沉默了。在以前,他看来,卓墙是个多情的男人,他喜欢漂亮的演员明星,闹出的绯闻已经满天飞舞,可是他不知道卓墙是个如此痴情和有义的男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绝代战神归来江南〕〔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弃婿归来叶凡小说〕〔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被宠成米虫的夫人〕〔农家傻女〕〔渺渺浮生因你成烟〕〔年雅璇霍凌沉〕〔隽爷苒姐依然爱我〕〔夏夕绾陆寒霆〕〔斗罗大陆之神圣龙〕〔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