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林北苏〕〔我怎么这么有钱〕〔顶级富二代〕〔乔管家给我打十个〕〔顶级富二代陈平〕〔陈平江婉〕〔戚小姐〕〔鉴宝无双〕〔宝藏神豪〕〔林凡白伊〕〔没人比我更懂锻造〕〔俺的头上也有光〕〔极品皇太子王安苏〕〔绿茵逆转狂魔〕〔重生后从网红到娱〕〔开局从买房开始〕〔我滴个良人呐〕〔渡劫之王〕〔斗罗之武魂如意金〕〔在那遥远的地方有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大美人图 第三章:疑云横生
    . ,最快更新十大美人图最新章节!

    周世琮满脸铁青的找到常乐客栈时,韦长笑正跟柳平之讨论画中美人的红衣赤足。

    “长笑,你以前画的那些美人,个个遗世独立,广袖长裙,白衣胜雪,飘然若仙,美的不可方物,不过美则美矣却丝毫无烟火之气,让人只能敬而远之生不出亲近之心,这幅画却完全不同,画中楼下高朋满座,热闹非凡,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而楼上一个红衣女子独自站在窗前凝望着远处,满脸哀伤,似有无限心事无法排遣,特别是女子红衣下的这一双赤足,让人见了不禁就生出了几分怜爱之心。这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美人,一个有故事的美人!”

    柳平之眼中熠熠生辉。

    韦长笑闻言不禁嘴角上扬,心道,平之不亏是我的知己!这确实是个有故事的美人!

    周世琮一身杀伐之气,推开门时正好看到他们两人齐齐对着一幅画笑的饱含深意。

    “韦长笑!”

    周世琮声音冷冽。

    韦长笑和柳平之同时抬头,就看到一身武豹补服,腰配金错刀,脚蹬皮靴的周世琮满脸寒霜的盯着他们。

    韦长笑立即颔首道:“表兄!”

    “两年不见,长笑你倒是学了好些本事,竟然一到汴京城就跑去畅音阁招妓,你这么做怎么对的起对你一片痴心的飞霜?都让你不要总跟着那些整日里只懂流连风花雪月的纨绔子弟结交,你却都还是当了耳边风!”

    周世琮一看到韦长笑和柳平之又混在一起,就气不打一处来,关于这位江南才子柳平之的风流韵事就算他常年身在汴京也听了不少。

    柳平之自然知道周世琮嘴里说的那个整日里只懂流连风花雪月的纨绔子弟是谁!

    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而后看着韦长笑笑着说:“我突然记起云博兄找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韦长笑有些无奈朝他点了点头,在他转身时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歉意。

    周世琮此刻已看清楚韦长笑手中那幅女子肖像,画中人赫然正是苏青青,他心中叹息,看来此事与长笑是脱不了干系了!

    于是他冷哼一声,大声朝门外随行的龙啸卫吩咐道:“来人,将此二人都给本官拿下!”

    “是!周大人!”

    立即有两名孔武有力,身高八尺的龙霄卫上前对着韦长笑和柳平之不客气道:“请!”

    韦长笑满脸疑惑不解的瞪着周世琮,未及他开口,柳平之已经气愤道:“周大人好大的官威!就算我们去畅音阁招妓也不至于让周大人出动龙啸卫!”

    “本来确实不至于,不过昨日畅音阁出了命案,你们都牵涉其中,按照惯例本官要带你们回大理寺问话!”

    周世琮面色阴沉的解释道。

    “出了命案!谁死了?”

    韦长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花魁苏青青!”

    周世琮到底是顾念了亲情并未直接将韦柳二人带去大理寺监牢审讯。

    在龙霄卫的后堂中,韦长笑和柳平之一起将昨日的事描述了一遍,韦长笑在说到他大约辰时离开厢房时,苏青青还尚在沉睡。

    周世琮拧眉问道:“你确定当时她只是在沉睡?不是已经死了?”

    “当然!虽然当时我有些惊慌她又衣着清凉我并未敢仔细看她,但一个人是死是活我断断不会搞错!”韦长笑急道。

    “房中当时可有打斗痕迹?”周世琮再问。

    “并无!房中的一切都十分整齐。”韦长笑答。

    周世琮眼中的神色更加凝重。

    “那你确定你是在辰时左右离开苏青青房间的?”

    “是的。”韦长笑答道。

    “这个我也可以作证,我一早就在楼下等他,他从楼上下来时正是辰时!”柳平之连忙补充道。

    周世琮白了柳平之一眼,脑中越发混乱。他了解表弟韦长笑的为人,他应该不会对他说谎,可这怎么可能?

    此时他只能把一切归咎于他喝醉了酒,于是他冷声说道:“你明明知道自己酒量浅薄,还敢在风月之地喝的酩酊大醉,姑父姑母的教诲你全部丢在扬州了吗?”

    韦长笑叹了口气,接着才辩解道:“我虽不胜酒力,但也不至于浅酌几杯就醉的大失分寸,我怀疑是有人在给我的酒里动了手脚!”

    柳平之闻言顿时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昨夜你会突然一反常态,亢奋异常,主动上到楼台与苏青青和诗,都怪我太大意,还以为你只是喝醉了,如此说来怕是有人在你的酒里放了五石散!”

    “五石散!谁敢如此大胆?在官府辖下的风月场所持有五石散,圣上已经明令凡倒卖五石散者一律收监,严重更是会被问斩,谁会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只为陷害长笑?”周世琮不禁厉声问道。

    柳平之挠了挠头,回忆道:“昨日是西关兄做东,也就是著有《青云门》的青年作家西关先生,在场的还有被誉为诗坛双杰的沈云博和沈云易两兄弟,还有新晋画家燕玄,另外还有三名之前我也并不相识的士子,分别叫,李方,杜青,张……。”

    “张琥!”

    韦长笑补充道。

    “对,对,对,是叫张琥!”

    柳平之连忙点头道。

    周世琮命人将这些人全部登记在册。

    “稍后我会传召这些人逐个问讯!长笑,你向来观察入微,昨夜可有看出谁对你怀有恶意?”

    韦长笑沉思良久却始终欲言又止。

    周世琮不禁怒道:“事到如今你还对我有所隐瞒,你知道吗?如今所有的证据都对你非常不利!你是想进大理寺监牢尝尝那里的十八班刑具的滋味吗?”

    韦长笑自觉周世琮有些危言耸听,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就算是大理寺也没有理由无缘无故就抓人。

    他铿锵道:“清者自清,一切都有公理在,我并未做任何作奸犯科之事,不怕任何人来查!”

    周世琮闻言怒极反笑,姑父姑母将这个表弟保护的太好,让他以为这世上所有的事都能讲的清道理,辩的明是非,如果真是这样,这世上哪还会有那么多冤假错案!

    他上下打量了韦长笑一眼,而后才幽幽说道:“就算是再强壮的悍匪进一趟大理寺的监牢,不死也会脱层皮,你以为就凭你这副弱不禁风的身板可以受的住多少道刑具?”

    柳平之和韦长笑闻言都不禁愣住了,不是周世琮的话涔人,而是他此时满脸凝重的表情让他们突然都意识到这件事怕是真的会很严重。

    “长笑,仵作勘验苏青青在寅时死于自己的厢房之中,房中打斗痕迹明显,床榻四周喷溅有血迹,一切跟你的描述完全不符。”

    “长笑,我本欲帮你顶一顶,不过事到如今怕是我父亲和你叔父共同出面也难保你此次能不受皮肉之苦,全身而退!”

    周世琮面沉如水,眼里闪过一抹不忍之色。

    韦长笑和柳平之闻言顿时都如遭雷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