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克苏鲁世界的我纯度极高 第二十五章 他们不可视我们所视之恐惧
    凌晨四点。

    黑色轿车载着众人行至鹿港主城区,与明镜和土御门由美分别后,张理事开着黑色轿车,载着唐平、姜理事和姜水琴前往商业大厦。

    商业大厦第十一层。

    玄门,鹿港分部。

    “叮——”

    电梯门开。

    唐平跟着张理事,走出电梯,走向蓝绿色的门。

    张理事推门而入。

    唐平紧随其后。

    行至门处。

    一行剪报拼凑的文字,突然在他眼前浮现。

    “迷途的羔羊,‘仁’指引你前进的方向。”

    剪报浮现,然后燃起火焰,又再次焚烧殆尽。

    唐平瞳孔微缩,下意识地让卫衣下的肌肉坚硬如钢铁。

    什么意思?它怎么会知道‘仁’?这个世界不是没有老师的存在吗?

    唐平将剪报上的文字记在脑子里,内心警惕万分,面上不动声色。

    走进门内。

    玄门的装饰风格映入眼帘。

    “挺不错呀。”唐平目光滑过镶嵌在墙里的琴、剑之类的古董玩器,说道:“你们组织的装饰不太像现在流行的风格,倒像是古时的大户人家。”

    “有眼光!”姜理事抱着姜水琴放在皮沙发椅子上,回道:“这装饰风格就是老道找装修队装的。反正总部每年拨下来的资金有三五亿,不用白不用。”

    张理事白了姜理事一眼,转身走进门上挂着‘信物储藏室’铭牌的房间。

    见张理事离开。

    姜理事立刻来到正在观摩雕空玲珑木板的唐平身边,说道:“唐平,别怪老道没有提醒你,生命力这个东西……可不是过家家的玩意。你看水琴,就因为使用‘法尺’过度,消耗了大量的生命力,以至于生命力几近殆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没几年可活了。”

    “你这么年轻,就能和清微前辈一样徒手与鬼神对抗,相比水琴,你的生命力要更重要。听老道一句劝,不要把你有限的生命力浪费在水琴身上……我家水琴,配不上你。”

    观摩雕空玲珑木板的唐平听了姜理事的话,轻笑一声,说道:“老师言,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若不是水琴姐用‘法尺’抗住黑山羊幼仔的攻击,让我能够观摩理解黑山羊幼仔的攻击方式,我恐怕会在与黑山羊幼仔的战斗中受伤。水琴姐帮我减轻负担,这对于我来说,就是恩情,既然是恩情自然要以恩情去偿还。姜叔叔,一些生命力而已,别把它看得太重了。”

    “你真是……”姜理事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唐平,无奈之下他只得愤怒的说道:“你真是不知道生命力有多重要!蠢货……蠢货!既然你想救……那你就去救吧!没脑子的蠢货!”

    唐平听了,微摇头笑笑,不置可否。

    姜理事怒气冲冲地坐在皮沙发椅子上,左手轻拍了一下姜水琴的手臂,小声嘀咕:“女儿呀,爹尽力了,你的心上人是个没脑子的蠢蛋。”

    过不多时。

    张理事拿着一块刻着‘命’的令牌走出‘信物储藏室’。

    唐平见状,坐上皮沙发椅子。

    张理事坐在姜理事身边,面对唐平,将手中的令牌丢给他,说道:“唐小朋友,别怪我没提醒你,当你往这块令牌里注入生命力的时候,你的人生很有可能就此改变。你会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头,而水琴侄女则会变回原样。如果你怕了,就把令牌还给我。”

    唐平接住令牌,笑道:“怕个屁啊!我跟着老师周游列国的时候,见过的奇诡之事可比这多多了。不就是一些生命力嘛,给就完事了!”

    说罢,他紧握住令牌,令牌内盘旋着一缕拇指粗细、两级程度的鬼神炁。

    唐平可以清楚的感应到,令牌内的鬼神炁在奋苦吞噬着他体内的生命力。

    只是……

    令牌内鬼神炁吞噬生命力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就像是一个人握着凿子就想要凿穿一座大山。

    随着令牌内鬼神炁吞噬唐平的生命力变多。

    唐平盘旋在脑海上的棋子兵也自动逸散出了更多的鬼神炁。

    这些逸散出的鬼神炁融入肌肉,弥补了唐平被令牌吞噬的生命力。

    一分钟、两分钟……

    十分钟、十五分钟……

    三十分钟、四十五分钟……

    时间“滴滴哒哒”的流逝。

    坐在唐平对面的张姜两人露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张理事见唐平的模样没什么变化,终于忍不住说道:“姜清风,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吧。”

    “对!”姜理事……不,姜清风点头说道:“一个小时了。”

    “那为什么……”张理事指了指唐平,不敢相信的说道:“他一点变化都没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往用‘命’字牌的人,没有一个能撑过半个小时的。”

    “我怎么知道!”姜清风也是搞不清楚情况,“或许是这小子有代替生命力的鬼神信物?”

    “这更不可能了!”张理事否决了姜清风的话,说道:“据我所知,鬼神诞生以来,就不存在能够代替生命力的鬼神信物。即便是彭祖这种长生神秘者,也没有得到过能够代替生命力的鬼神信物……最多就是得到一两件能够增强生命力的鬼神信物。”

    “但使用那种鬼神信物的代价不是一般神秘者能够承受的,我记得彭祖活了八百年,到最后因为窥探到了古登堡层的鬼神,整个人当场崩溃、理智丧失、心智崩塌,以至于他也成为了‘鬼神’中的一员……只不过相比起其他的鬼神,彭祖的逻辑并非进食这么简单。”

    张理事说到这,突然想起什么,连忙闭上嘴巴。

    姜清风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干神秘者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

    很多事情,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是最安全的。

    人类不知祂存在,祂便伤不了人类。

    人类若有一日能看见了,祂便也能伤人类。

    人间炼狱如深渊之海,越深潜,便可见越多,亦越危险。

    每深潜一尺,便是走近地狱一步。

    世间处处有鬼神。

    他们不可视我们所视之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