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我对明星没有兴趣〕〔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误入神途林七夜〕〔诸天从洪拳开始〕〔神医都市纵横〕〔帝业江山纪〕〔我的漫画风靡咒术〕〔大唐号深空探索舰〕〔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克苏鲁世界的我纯度极高 第五十一章 井底之蛙
    唐平的到来让暗房的气氛一沉。

    一米七七的身高,七十五公斤的体重,将门外的光线遮住。

    红袍男人扭头看向唐平,面无表情的说道:“唐平……我认识你,十八岁,父母早逝,学习成绩中游,黑羊中学的学生兼校草,传闻和姜水琴、土御门由美暧昧不清,刚加入玄门鹿港分部没几天,是初级序列的神秘者。”

    “所以呢?”唐平站在暗房门口,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打断,反问:“你想表达什么?”

    “别来掺和这件事。”红袍男人说道:“初级序列的神秘者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面。”

    桌后面的人偶婆婆看着唐平,不断皱眉。

    “听你这语气,好像很看不起初级序列的神秘者。”唐平盯着红袍男人,说道。

    “呵……”红袍男人嗤笑一声,不再去看唐平,扭头看向人偶婆婆,说道:“人偶婆婆,你们玄门的神秘者,就这样?”

    “平小子。”人偶婆婆轻叹气,说道:“你快走,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唐平扭头看向人偶婆婆,咧嘴笑道:“奶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面之恩,亦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您送我的人偶,也算是间接救了我一命,这样的恩德不报,我怎么配做老师的弟子。”

    说罢。

    他走向红袍男人,伸出坚硬如铁的手抓住红袍男人的臂膀。

    “咔咔咔嚓”

    红袍男人臂膀内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好强的力量!”红袍男人眼睛放光,看着唐平的手,说道:“你的身体完全可以成为我们杰出的藏品!”

    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任由唐平用力捏碎他臂膀内的骨头。

    唐平轻皱眉头,更加用力。

    直到红袍男人的臂膀被捏成一滩烂泥。

    “完美的杰作!”红袍男人痴痴的看着唐平手臂的肌肉,赞叹不已。

    他轻轻一扯自己被捏成烂泥的臂膀。

    只听见“嚓”的一声。

    红袍男人的臂膀断为两截。

    断掉的横截面处,流出一滩浓状的黑色粘稠液体。

    唐平随手一甩。

    把手中的半截断臂扔到地上。

    浓状的黑色粘稠液体从半截断臂中流出,污染了放置在地面上的一部分人偶娃娃。

    这部分被污染的人偶娃娃的木制皮层上,绘制的深奥、扭曲的文字“呲”的一声,被抹除。

    紧接着。

    它们的木制皮层上浮现出一个个诡异、晦涩、扭曲的黑色文字。

    这些文字粗看之下,会让神秘者觉得诡异、难受。

    若是细看,则会让神秘者感受到一股极强的精神污染。

    一旦被其沾染入侵。

    轻则精神溃散、常居医院,重则身死道消、埋入黄土。

    可谓是用心险恶。

    但诡异、晦涩、扭曲的黑色文字散发出来的精神污染,对于唐平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看上一眼。

    唐平平生所学的君子六艺就会自行运转,不断地去解析这股精神污染。

    待得解析完成。

    这股来自诡异、晦涩、扭曲黑色文字的精神污染,就会化作神秘力量提升他的炁活性。

    百纳海川,有容乃大。

    遵循这句话,也是唐平所在的儒家学派能够在春秋时期发展到盛极的原因之一。

    “咯咯咯咯咯咯……”

    地板上,被污染的人偶娃娃发出诡异的笑声。

    它们扭动脑袋,豆豆眼盯着唐平。

    木制的手脚不断摆动,如同提线木偶。

    “孩儿们,杀了他!”红袍男人痴狂的看着唐平,说道:“我要他的身体,来做我收藏库里最杰出的藏品!”

    伴随着红袍男人一声令下。

    被污染的人偶娃娃们摆动手脚站起来。

    它们缓缓地朝唐平移动。

    身体上诡异、晦涩、扭曲的黑色文字为它们提供了源源不断地动力。

    人偶婆婆见状,立马在桌下拿出三支土黄色的长香,用火机点燃。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暗房里的人偶和娃娃有多强。

    即便是能够单枪匹马解决掉犬神神龛的唐平,在她心里也不过是一位善良好心、实力较强的初级序列神秘者,不比在场的人偶和娃娃强。

    所以她想要帮唐平一手。

    即便无法消除红袍男人对于人偶娃娃的压制。

    她也要尽全力把污染到人偶娃娃身上的诡异、晦涩、扭曲的黑色文字给清理掉一部分。

    “奶奶,你就好好地坐着吧。”唐平察觉到人偶婆婆的动作,说道:“看我动手就行了。”

    人偶婆婆拿着三支点燃了的长香,看着唐平。

    纠结片刻。

    她选择相信唐平,放下了手中三支点燃了的长香。

    “唐平,自大是要付出代价的。”红袍男人退后几步,远离唐平,背部紧紧贴着暗房的墙壁,嗤笑着说道:“你难道以为你天下无敌了?”

    这时。

    被污染的人偶和娃娃们靠近了唐平。

    它们伸出木制手臂,紧紧抱住唐平的双腿。

    身上的诡异、晦涩、扭曲的黑色文字散发出深沉的黑光。

    仿若黑洞,连光都无法逃脱。

    或许是人偶娃娃紧紧抱住唐平双腿的原因。

    以至于唐平眼前所见的一切皆是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袍男人见状,笑得肚子发疼。

    他抬手指着唐平,说道:“明明只是初级序列的神秘者,却这么狂妄自大,完全没有神秘者对于神秘应有的敬畏之心。这种心态,即便给你一副天赋极强的身躯,也只能止于此!”

    “不过你运气不错,遇上了我这个伯乐。”

    “我会在你死后,给你这副身躯找一位能够发挥它作用的主人。”

    “你不用谢我,这是我们收藏家应该做的。”

    “物尽其用,就此而已。”

    唐平感受着无法见到光芒的感觉,脑子里想象着盲人们该是如何行动。

    心生怜悯,对于乐的理解也是越来越深。

    以至于君子六艺中的乐法门自行运转,耳边也浮现出悦耳的音乐。

    导致他体内的炁活性在一点点的提升着。

    虽然还是没有突破百分之九点九,但比起之前却是进步了一大截。

    “乐,是教化!”唐平喃喃道:“所谓教化,是对美好心灵品质的培育与提升。我得见盲人的困难,心生怜悯,理解了盲人的困难,所以我对乐法门的理解更上一层,这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不一会儿。

    唐平眼中的黑暗尽去。

    紧紧抱住他双腿的被污染的木偶和娃娃一只只松开,摔落在地上。

    它们身上的诡异、晦涩、扭曲的黑色文字“哧”的一声,消散得无影无踪。

    “你做了什么?”红袍男人面露惊慌,质问道。

    他茫然、不理解。

    “没什么。”唐平看向红袍男人,说道:“只是对一些事物有了新的感受。”

    “什么狗屁感受,我是再问你,你究竟做了什么,居然可以消除鬼神信物的特性!”红袍男人怒而咆哮。

    他害怕了。

    他觉得自己看不透唐平了。

    唐平不再是能被他随意玩捏的初级序列神秘者了。

    于是惧而生怒。

    人偶婆婆也是看出了这一点,面带微笑,放松地靠着椅背,不再为唐平担心。

    “你话好多。”唐平轻叹气,说道:“我有什么必须的理由要跟你解释?”

    红袍男人听了唐平这话,枯瘦的脸竟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不告诉我。”

    “不告诉我是吧!”

    “那你就去死!”

    音落。

    红袍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枪。

    枪口对准了唐平。

    同时,他呼哧呼哧的喘气,说道:“唐平,就算你拥有绝世无双的身体素质,也躲不过、扛不住枪的子弹吧!”

    “不一定。”唐平看着黝黑的枪口,轻笑着说道:“我承认,七步之外枪快且准,但七步之内,就不好说了。”

    红袍男人被唐平的笑容给激怒到了极点。

    在人偶婆婆震惊的表情下,他扣动了扳机。

    黄澄澄的子弹从枪口中射出,宛如离弦之箭。

    “砰”

    子弹击中了暗房墙壁,溅出一堆混凝土碎块。

    人偶婆婆瞪圆了眼睛,看着唐平身后的暗房墙壁,不敢置信。

    红袍男人亦是如此。

    但他不信邪!

    “砰砰砰”

    连开三枪。

    三颗黄澄澄的子弹一颗接着一颗射出。

    然而。

    依旧没有击中唐平。

    三颗子弹全都射在暗房墙壁上。

    “不可能!”红袍男人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一幕,吼道。

    他宁愿相信这是唐平的鬼神信物的特性。

    也不愿意相信唐平靠着自己的身体素质,躲开了手枪的子弹。

    “假的,都是假的!”红袍男人喘着粗气,喃喃道:“人,不可能躲开子弹,哪怕是清微道长也不可能躲开子弹!”

    他说着,恍然大悟,看向唐平,大声说道:“对……对对,一定是这样!都是假的!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唐平,被我看破了吧!这一切都是假的!”

    唐平看着疯疯癫癫的红袍男人,轻叹气,说道:“七步之外,枪准且快。但七步之内,我的拳头,又重又快。”

    音落。

    听见这话的红袍男人惊恐地连扣扳机,将手枪里的子弹倾斜一空。

    他祈祷着能有一颗子弹击中唐平。

    但是事实总是事与愿违。

    所有的手枪子弹都没有击中唐平。

    而是击中了唐平身后的暗房墙壁。

    “假的!”

    “都是假的!”

    “人,不可能躲开子弹!”

    红袍男人疯癫呓语。

    见此一幕。

    唐平微微摇头。

    身形一动。

    整个人瞬间来到红袍男人的面前。

    他右手紧握成拳。

    朝着红袍男人的胸膛一拳打出。

    只听见“嘭”的一声。

    红袍男人的胸口出现一个大洞。

    唐平的拳头,深深陷在里面。

    “假的,都是假的!”红袍男人的脑袋昂起,无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平,喃喃道:“人,怎么可能躲开子弹。”

    “井底之蛙,怎么能够窥视天的大小。”唐平在红袍男人耳边,轻声说道。

    “你等着……”

    红袍男人说出最后一句话,整个身子迅速干瘪下去。

    不一会。

    唐平一拳打穿的地方就只剩下一张人皮。

    唐平见此一幕,轻皱眉头,收回拳头,单手拎住人皮拉开。

    在他面前的暗房墙壁上。

    一个硕大的拳印刻印在上面。

    裂纹顺着拳印的力道向四周扩散。

    也就是唐平收了力。

    不然的话,这一拳下去……

    整面墙壁都要被捶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