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能不能再为你跳一〕〔美食的俘虏之美食〕〔绝代天医〕〔太子的掌中娇她另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六十四章 花前月下,树后石上
    www..,最快更新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赵夏阳大惊,弃了狐三奔向阵眼。

    不曾想,狐三挨了他一记重击,愣是没有倒下,一个锁喉将他禁锢在了原地。

    轰!!

    赵夏阳爆发劲气,拼得两败俱伤,借炸开狐三的冲势,加速朝阵眼扑去。

    就是这么一个停顿,给了陆北喘息的余地。

    打破无形壁垒后,他双臂筋肉酸麻,虎口崩裂,十根手指头全无一点感觉,一脚接着一脚踢开四颗拳头大小的灵晶。

    陷龙阵没有停下,四颗灵晶仅用于启动阵法,开启之后,陷龙阵能量循环自成一体,有无灵晶并不重要。

    赵夏阳咆哮杀到,五官狰狞可怖,十指大张,撕裂尖锐风鸣抓向陆北后脊。

    看架势,似是要将他的脊柱和脑袋一起扯出来。

    陆北被声浪震得头晕眼花,他热血未散,胸口憋着一股气,狠劲上来,万事苟为先的人生信条不知被扔到了什么地方。

    头也不回,僵硬手臂高高抬起,对准阵眼猛地插下断刀。

    “给我破!”

    大表哥的锁子甲从未让陆北失望,他赌自己的血条足够坚挺,也赌这一刀能打爆陷龙阵。

    刀锋刺入阵眼的同时,赵夏阳的指爪触及陆北后脊,刺入两个指节,扣住了他的脊柱。

    幸有锁子甲挡过一劫,才没有当场被秒。

    [你遭到攻击,经判定,扣除防御后生命值-3000]

    锁子甲磨损值过半,已无力阻挡第二次攻击,陆北的生命值也不足以抵挡第二次攻击,他大口吐血,握刀重重下压,直没入刀柄才停下。

    金鳞小蛇猛地窜出,一口咬住赵夏阳手腕,将库存的毒素尽数注入。

    “死!!”

    赵夏阳双目赤红,也不管手腕上的毒蛇,一手擒住陆北脊柱,一手并掌成刀,就像杀死褚赫时一样,朝陆北背后心窝位置插了下去。

    我要死了?!

    陆北双目茫然,一连串跑马灯走过,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很可能并不是数据构成的。

    至少,他不是。

    掌刀刺下,触及陆北后心,荡开一圈透明波纹。

    赵夏阳狰狞笑脸逐渐僵硬,看似随手可破的一层防御,他全力以赴竟未能撼动半分……

    双目倒影之中,一柄湛蓝剑光越放越大,澎湃剑气之中夹杂着令他心惊胆寒的杀意,只一缕便有说不出的凶险。

    视线切换至狐三视角,飞奔去救陆北的路上直喷血雾蒸汽,正遗憾晚了一步,就看到陆北后心飙射恢弘剑光,威势骇人,一击斩断赵夏阳胸腹,将其一分为二,切成了上下两截。

    轰隆隆————

    没入阵眼的刀柄被蓝色灵光弹开,一道道蓝色灵光汇拢,不多不少,刚好一百单八道。

    陷龙阵,破。

    灵脉地龙重组,体长百米的龙躯盘踞高空,威压再现,令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巨龙昂首喷吐光柱,轰击玉碗般倒扣的湖底天穹,是个讲文明的龙,被人囚禁也只回喷了一口。

    就一口,多了没有。

    喷完不讲规矩的本地帮派,灵脉地龙俯冲而下,一头扎入大阵,碾碎石刻阵图,连同纵横交错的蓝色脉络一同沉寂地下,彻底消失不见。

    [你完成了隐藏任务:击溃陷龙阵,获得100万经验]

    陆北:(一`′一)

    不死了?

    陆北僵直站在残破阵眼前,大脑一片空白,手背灼烧刺痛,他清醒过来看去,剑符三去其二,还留一枚纹丝不动。

    见此,陆北恍然大悟,师姐没有走,一直陪在他身边。

    白锦离开大胜关的时候,在陆北手背上种下三枚剑符,言明危急关头,可保他性命周全。

    因为一直没触发过,陆北几乎忘了这件事,制定计划的时候,他曾将剑符单独列入一套方案,因不清楚剑符具体威力,又忌惮陷龙阵吞噬法力和灵气的凶险,选择了更为稳妥的刮痧攻势。

    陆北后知后觉,依旧觉得惊险万分,若剑符先一步发动,而不是在陷龙阵破开之后,怕是白锦再也看不到她最疼爱的小师弟了。

    “师姐种下剑符的时候,没有将陷龙阵和青乾余孽的可能考虑在内,不该,很离谱,就事论事,有一说一,是她的不对。”

    陆北唏嘘一声,摸出疗伤药入口,念及自己滚过白锦的被窝,大方原谅了她。

    “老弟,可以啊!”

    狐三蔫巴巴走来,燃血禁术消耗严重,疗伤药大把大把塞进嘴里,一边吃着饭,一边口齿不清道:“见你用的军中刀法,我还以为你散修出身,不曾想你小子路子挺野,背后还有一条大腿,是因为这张小白脸吗?”

    陆北闻言摸摸脸,人皮面具烧毁,露出本来面貌,既如此,他就不隐瞒了:“吃软饭的事情不要声张,我师姐不想让别人知道。”

    “敢问是哪家师姐,什么门派,有无富余师姐?师娘也行,别太小气,咱俩什么关系,分我一口饭吃呗!”狐三立即来了精神。

    “不重要,我先宰了赵夏阳再说。”陆北四下寻找,从废墟中扒出了褚赫的断刀。

    “他还没死?”

    狐三惊讶不已,大步来到赵夏阳面前,见其半身浸泡血中,气息游离,双目半睁暗淡无光,忍不住啧啧称奇。

    “的确没死,但也没有抢救的价值,就让我狐三来送赵掌门一程吧!”狐三目露冷光,猛地抬手压下。

    啪!

    陆北抬手挡下狐三,抖了抖手里的断刀:“闪开,让我来。”

    “老弟,赵掌门是玄阴司通缉的重要人物,我杀可以,你杀的话……”狐三话到一半,认出断刀的主人是谁,默默退开两步,仰头朝天上看去。

    赵夏阳被褚赫所杀,后者力战而亡,报告就这么写了。

    “咳咳咳……”

    赵夏阳半截身躯颤动,无视阴仄仄的狐三,耷拉着眼皮看向陆北,困惑出声:“天池剑符,为什么?”

    “因为我脸白,所以能吃到软饭!”

    陆北冷笑出声:“接我师姐一招不死,是个人物,我丁磊愿称你为抱丹境最强。这一刀,你若能接下不死,我做主放你一条生路。”

    “为什么?”

    “记住,杀你之人,宁州丁磊是也!”

    言罢,陆北俯身刺下,断刀直接扎进了赵夏阳眼窝。

    [你击杀赵夏阳,获得50万经验,经判定对手等级,悬殊大于二十级,奖励50万经验]

    陆北目前主职业35级,赵夏阳超过他二十级还多,就算不是抱丹境大圆满,相差也不会太远,抱丹境最强的评价却有可能。

    解决了赵夏阳,陆北将断刀递给狐三,而后熟练在赵夏阳身上摸了起来。

    一个乾坤袋,一个乾坤戒。

    乾坤袋用来掩人耳目,里面八成没什么好东西,陆北一扫而过,将银票揣进自己口袋,剩下的赃物全被交给了狐三。

    至于乾坤戒……

    陆北握紧戒指,对面狐三面色不善。

    “老弟,这是赃物,我劝你冷静。”

    “我刀没了,祖传的。”

    “乾坤戒里藏有青乾余孽的线索,你别没事找事,你是个遵纪守法的好修士,要和他们划清界限!”

    “我差点死了,命也是祖传的,独苗啊!”

    “乾坤戒你打不开,就算是我,回到玄阴司也要找高人才能破解。”

    “我家小姐死了,我和她有花前月下,也曾树后石上,明明约好白头偕老,回去之后就成亲,就因为……”

    “老弟,你有功社稷,出力又卖命,赔了刀还丢了老相好,玄阴司必有重赏。”

    “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