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我为古〕〔一胎双宝:总裁大〕〔我是灵修界最宠的〕〔我真不是隐世高人〕〔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八十章 大难不死,必有下回
    ..,最快更新!

    什么叫我来讲几句?

    我能说出什么人话,告诉大家好好努力,争取早死早超生,希望在来生?

    望着百十号帐篷,陆北无言摇了摇头,高低整两句是不可能了,他还有光明的未来,不想年纪轻轻就没了。

    “师弟主多虑了,此次望剑阁为铁剑盟冲锋陷阵,大挫皇极宗的锐气,你为阁主亦是劳苦功高,我虽是天剑宗弟子,但论贡献远不如你,岂有反客为主的道理?”

    “师兄批评的是,潘某受教了。”

    潘庆生肃然起敬,暗道不愧是出身天剑宗的师兄,低调不抢风头。不似那些二流剑修门派弟子,明明是来捡便宜的,却一个个鼻孔朝天,仿佛望剑阁在求他们一样。

    人比人,比死人。

    潘庆生动容不已,被陆北气度折服,暗道此生必誓死追随天剑宗,至死不悔。

    “师兄,这个给你。”远离校场区域,潘庆生摸出一张简笔画,偷偷摸摸塞在了陆北手中。

    “师弟,我来此地只是带师侄历练一番,不是来收礼的。”

    陆北哑然失笑,责怪潘庆生不该,顺手将简笔画藏进了衣袖。

    “哈哈哈,师兄莫要拿我打趣,潘某粗人一个,不懂礼尚往来的道理。”

    潘庆生笑道:“想必师兄已经猜到,秘境之中运气好坏是分人的,有些人注定空手而归,有些人……好比师侄这样的天之骄子,定不会败兴而归。”

    “师弟,这如何使得,规矩不能乱。”

    “师兄此言差矣,这就是规矩。”

    “惭愧啊!”

    “哈哈哈———”x2

    卫妤如听天书,歪头捋了捋,愣是没想明白两人在说些什么。

    “别傻站着,还不谢谢你潘师叔。”

    陆北一巴掌按在卫妤头顶,让其赶紧道谢,在潘庆生的领路下来到秘境入口。

    深山古庙,灰石杂草,两堵矮墙后方,人工挖掘的洞窟倾斜向下,十来个望剑阁弟子守护在旁。

    陆北摸了摸下巴,以他不算专业的眼光来看,这是个盗洞。

    本地帮派有点东西!

    “师兄,潘某有要职在身,恕不能奉陪左右,你多担待。”

    “师弟太客气了,若有机会,你我天剑峰同参大道。”

    “理应如此!”

    两人拱手告别,陆北拎着卫妤走下洞窟,两旁墙壁镶嵌夜光珠,光线充足,加之手握攻略,下地体验感十分一般。

    卫妤不这么觉得,看啥都新鲜,要不是陆北拦着,她能把夜光珠扣下来带走。

    “首先,出门在外,陌生人的东西不要随便乱碰……”陆北苦口婆心教导,前方遇到三岔路口,掏出攻略朝最左边走去。

    “潘阁主也是陌生人,小师叔不也拿了他的……哎呀,干嘛打我?”

    卫妤双手捂头,噘嘴很是不满。

    “小师叔是个穷人,没什么好宝贝给你,教你一些行走江湖的道理,你好好听着,再敢顶嘴,小心我打你屁股。”

    “这有什么,师父经常打我屁股。”卫妤抬手叉腰,丝毫不慌。

    “不一样,我会先脱你裤子。”

    “……”

    卫妤洋洋得意的表情瞬间僵硬,见陆北严肃表情不似作假,讪讪一笑老实了许多。

    又见三岔路口。

    陆北抬手在左侧墙壁摸了摸,按攻略找到机关位置,两重一轻敲了三下。

    只听咔咔作响,墙壁暗阁开启,一瓶标注‘三转培元丹’的瓷瓶缓缓出现。

    “小师叔,你看,是三转培元丹……足足有十颗呢!”卫妤掀起瓶风,嗅着飘扬的香气,一脸陶醉说道。

    陆北:“……”

    硬要拉不下架子,有迷路和卫妤失联的冲动,怎么办?

    ——————

    “阁主,怎么办?”

    校场方向,望剑阁门人弟子望向乌压压走来的一众修士,忍不住抹了把头上冷汗,心头将皇极宗骂了个狗血淋头。

    前段时间,皇极宗和铁剑盟进行了一次友好会晤,双方对秘境归属问题交换了意见。

    皇极宗因准备不充分,不敌铁剑盟人多势众,没有拿到秘境掌控权,将这事记在了小本本上。

    破解铁剑盟暗号,得知秘境只对筑基期和筑基期以下修士开放,当即憋出一个坏招。

    交流赛输了,皇极宗愿赌服输,秘境他们可以不进,但武周境内资源属于武周全体修士,铁剑盟吃相难看,他们能忍,宁州全体修仙门派不能忍。

    一个不小心情报走漏,宏陵县周边的筑基期修士组团而来,人多势众又有皇极宗修士藏于暗中带节奏,强闯上山堵在了校场外。

    潘庆生脸色阴沉,散修们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却不能继续态度强硬,万一打起来出现死伤……

    瞄到几副不怀好意的面孔,他非常确信,没有万一,只要望剑阁弟子动手,对面必然会出现死伤。

    “皇极宗的狗贼,这般下作手段都使得出来,潘某以前真是高看你们了。”

    潘庆生挥手甩袖,让门人弟子传令:“告诉外面那群鼠辈,秘境他们可以进,但人多眼杂恐有邪修杀人夺宝,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全,今日名额仅限五十,谁能进谁不能进,让他们自己拿主意……”

    “再有,秘境年久失修,明日便会关闭,今天等不到的人明天也别等了。”

    弟子领命而去,潘庆生再次挥挥手,招来几名内门弟子,让他们赶紧进入秘境,通知尽头处铁剑盟负责人,小心有皇极宗卧底混入。

    视线回到秘境之中。

    卫妤在陆北的指点下,收获满满,一张小脸笑出了花。

    此刻,她满头大汗破解了一道阵法,看到正前方摆放着的宝剑,欢心欢喜跳了起来。

    啪!

    陆北抬手按在了她的肩膀,将其拽回原地,语气不善道:“师侄,我之前怎么教你的,大难不死,必有下回,你是没长脑子还是没长耳朵?”

    卫妤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宝剑,又看了看陆北拉长的小白脸,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陆北冷哼一声,甩手便是一柄飞刀扔过,而后双目紧闭,侧头朝向了别处。

    火光升腾,触发隐藏阵法,光芒骤然大亮,只把瞪大眼睛的卫妤闪得泪水横流。

    基础阵法,闪光阵,常用于夜间通传讯息。

    “啊啊————”

    “眼睛,我的眼睛!!”

    卫妤嗷嗷扎进陆北怀里,一拳接着一拳锤在自家小师叔胸口:“骗人,你明知道有陷阱,还让我睁大眼睛,你最坏了,最坏了。”

    “哼,我之前教过你,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你自己不听,怪我干什么?”

    陆北加大力度,持续催熟,不求卫妤狡诈如狐三,稳重如卫茂,但至少能达到佘儇的级别,免得哪天被人算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是我眼睛好疼,瞎了怎么办?”卫妤留着眼泪抬起头,眼皮飞快眨巴,光影模糊间,陆北不成人形。

    “半盏茶的工夫就好,瞎不了。”

    陆北抬手在她头上揉了揉,一番好言相劝,总算止住了哭声。

    脚步声急促响起,四名望剑阁弟子飞快走来,看到陆北揽着自家师侄,后者在其怀中低声抽泣,皆是一脸尴尬停下脚步。

    坏事了。

    坏了师叔的好事了!

    “你们四个……发生了何事?”

    “禀报师叔,皇极宗的狗贼捣乱,领了大批散修堵在秘境之外,阁主让我等前来通知,师叔若是不急,还请先行移步,明日再来秘境游玩。”一名弟子按潘庆生吩咐,如实告知了陆北。

    “也好。”

    陆北点点头,攻略走了百分之八十,卫妤收获颇丰,眼下突然出了乱子,以防身份暴露还是早撤为妙。

    他取走宝剑,引着跌跌撞撞的卫妤朝出口方向走去,临近拐弯察觉四名望剑阁弟子原地不动,脚下微微一顿,加快了离去步伐。

    片刻后。

    ┴┤`′一)

    机关轻响,四名望剑阁弟子消失,但攻略上却没有标注此处另有通道。

    “有意思!”

    “小师叔,咱们到哪了?”

    正欲一探究竟的陆北听到卫妤呼唤,抬手在她头顶揉了揉,领其朝出口方向走去:“忙了大半天,小师叔带你先去营帐那边歇歇。”

    “不用,我一点也不累。”

    “那你在营帐等小师叔一会儿,我最近便秘!”

    “……”

    两人原路返回,半盏茶工夫结束,卫妤视线恢复清明,嘟着嘴嘀咕小师叔就会欺负人,故意落后一个身位,一次次抬脚踩着陆北的脚后跟。

    啪叽!

    陆北突然停下,卫妤正踩得开心,猛一下撞在他背后,抱怨一声探头朝前方看去。

    视线内,五个衣衫服饰各有不同的散修拦住去路,或是阴笑,或是冷漠,一个个不怀好意。

    “好狗不挡道,好驴不乱叫!”

    陆北面无表情道:“别说废话别碍事,我时间宝贵,不想浪费在你们身上。”

    “呵呵。”

    “哈哈哈———”

    五名散修相互对视,皆是笑出了声,秘境仅允许筑基期修士进入,眼下五对二,他们优势很大。

    “这位师兄,秘境四通八达,我等迷路找不到方向,可否指条明路?”

    “家穷人丑,师兄一看便是富贵人家子弟,找到了宝贝就该施舍我等一些!”

    “怎么跟师兄说话呢,现在用得着客气吗?”

    “就是说,师兄,识相点把你乾坤袋交出,否则的话别怪……”

    “哼!”

    轰————

    一声重哼,裹挟劲气威压,卷起潮水般的气流,一瞬将五名散修从人生巅峰拉了下来。

    霎时,耳畔嗡鸣,五人只觉天旋地转,一颗温暖的心彻底冰冷,只剩无尽苦涩。

    卫妤傻眼站在陆北身后,一张小嘴张成o形,陷入了对人生的质疑。

    怎么回事,师父不是说小师叔才开窍踏上修行之路吗?

    这才多久,怎么就抱丹境了?

    还我才开窍的小师叔!

    “抱丹境?!”

    五名散修哭丧着脸,暗骂本地帮派好生无耻,说好了筑基期,竟然把抱丹境也放了进来。

    “前辈,误会,都是误会啊!”

    “确实是误会,怪我对你们太客气了。”

    “前辈,你听我解释……”

    “师侄,小师叔再教你一个道理,出门在外不要随便得罪人。”

    陆北无视哀求之声,抬手合上卫妤的小下巴,缓步上前,五指捏成拳头,语气急速转冷:“如果得罪了,那就得罪到死,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