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能不能再为你跳一〕〔美食的俘虏之美食〕〔绝代天医〕〔太子的掌中娇她另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九十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最快更新!

    “看那边,好漂亮的美人。”

    “笑死,我什么美女没见过,能比咱三清峰的姐姐们还美……卧槽槽槽槽,好妖好美!”

    “别槽了,他是男的,前胸后背一样平。”

    “胡说八道,这张脸你告诉我男的?”

    “有一说一,是男的更好!”

    “我不信,她就是小姐姐,只不过平了点。”

    “平好啊,我最喜欢这种绝壁了,徒手攀岩很过瘾的。”

    “恕我不能苟同,乳不巨何以聚人心?”

    “要不说你年轻呢,事业线的说法是整形公司的骗局,老哥我是过来人,告诉你一个职场上的硬道理,大胸不等于事业成功,想升职加薪,还得看升职器。”

    “截图发论坛,哥几个,我要火了。”

    “嘘,小点声,ta的评价和掌门一样,都是极度危险。”

    “牡丹花下死,做……”

    狐三听着耳边议论,眼角抽抽望着羽化门前的帐篷,陆掌门治下有方,隔一个月,羽化门歪风邪气更胜往昔。

    这些都从哪招来的智障,人手一个丹炉什么意思,树上炼丹的那个又是什么意思?

    还有,吱吱啊啊的鸟语是哪地方言,有些词他怎么听不懂呢?

    “出门遇贵客,快快有请,你不知道,我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等来了。”陆北笑呵呵走出大门,抬手便是一个亲密无间的搭肩,将狐三迎了进去。

    狐三这张脸,只要出现在论坛,必火无疑。

    这流量,他蹭定了。

    至于玩家们对狐三性别的猜测,以及对他陆某人取向的猜测,这些小问题不重要,先火起来再说。

    “老弟今个儿倒是格外热情,上次你可……”

    狐三挣扎两下,没能摆脱肩上的大手,正想着调侃两句,结果进门就看到了几个帐篷,无语道:“哪来这么多疯疯癫癫的难民,琅瑜县闹饥荒了,还是九竹山打仗了?”

    “都没有,天下太平。”

    陆北带着狐三走向后院,面上笑容意味深长,小声道:“一群求学向道之人,我见他们无处可去,好心收留了下来。”

    他这张笑脸,在狐三看没什么,习惯了他一肚子坏水,但在玩家眼中,可分析的深意就很多了。

    给大家引见一下,这是贱内。

    我朋友,很亲密的那种。

    本掌门的大房回家了……

    目睹二人交头接耳,玩家们默默放下手头上的丹炉,齐刷刷点开论坛,上传截图开始灌水。

    【不敢相……

    ……

    后院,树下老地方。

    狐三坐在石桌边,热情朝佘儇摆摆手,得到一个‘狼狈为奸’的白眼。

    自讨没趣成功。

    他接过斛楀递来的茶壶,望着四个一模一样的小狐妖,啧啧称奇:“老弟,也就是你,换别人自称没有豢养妖宠取乐,我保证信了。”

    “你一定是瞎了,陆某不近女色的好吧。”

    “那我得小心点,不能给你可趁之机,实话告诉老哥,这资源你从哪……”

    狐三调侃两句,见陆北一脸急不可待,收起玩笑心思,从怀中摸出乾坤袋递了过去:“幸不辱命,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怎么是乾坤袋,这么多宝贝,换我肯定用乾坤戒装起来,下次记得,别再犯了。”

    陆北接过乾坤袋,满心欢喜检查一遍,心情大好,一连几个巴掌拍在狐三肩上:“放了这么多血,咱娘身体怎么样,腿脚还硬朗吧?”

    “别咱啊咱的,那是我娘,亲的。”

    狐三嫌弃推开陆北的手,崇拜朝京师方向拱了拱手:“还有,我娘一顾倾人,再顾倾城,容颜不老一代倾国,不知有多漂亮,你再满嘴喷粪,当心我和你翻脸!”

    “拉倒吧,上次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陆北撇撇嘴:“一听我有重要情报,扯着嗓子就要回京师给老人家放血,还说多少都管够,我拉都拉不住。”

    “诽谤,纯属诽谤!”

    狐三双目瞪圆,怒气冲冲拍桌而起,甩袖便要离去。

    三步后,没能等到预想中的道歉和阻拦,他纳闷回头,入眼是陆北从石桌下钻出,小心翼翼掀开茶壶盖。

    “你干嘛呢?”

    “呃,我在想,咱娘是不是藏哪了……”

    陆北放下茶壶盖,谨慎朝四面看了看,而后狐疑道:“你和上次……差别太大,我怀疑她老人家就在附近,不然你不会这么乖巧。”

    “少做梦了,我娘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来三清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狐三气呼呼坐回原位。

    陆北闻言撇撇嘴,以前没鸟拉屎,以后可不一定了。

    尬坐片刻,狐三见陆北扣扣手、挠挠头,一副请君自离的送客架势,冷笑三声开口道:“老弟,我这趟回京,抽查了一下铁剑盟的老底,你猜我找到了什么意外收获?”

    “你都意外了,我哪能猜到。”

    “哼哼,不见棺材不掉泪。”

    狐三砰一下拍在桌上,并指成剑指着陆北,呵斥道:“好一个凌霄剑宗陆北,好一个青乾余孽,还敢跟我装模作样,要不是狐三爷……小爷我谨慎,险些被你浑水摸鱼蒙骗过去。”

    吱呀!

    窗户推开,佘儇一脸担忧望向石桌位置。

    “看什么看,男人办事,女人回避,都散了。”

    一声令下,狐惊蛇退。

    随着陆北一声大喝,窗户应声合拢,斛郬从墙角出现,带着四个妹妹飞快溜走。

    “就这?”

    陆北不屑哼气,甩手一块铁剑令牌拍在桌上:“我当什么大事,原来是查到了我凌霄剑宗三代弟子的身份,青卫大人不早说,早说这枚令牌早拿出来了。”

    “啧啧,果真不假!”

    狐三捡起令牌,放在手上掂了掂,挑眉道:“老弟莫要生气,老哥就是气不过你说一般藏一半,但对你拳拳爱国之心绝无一丝质疑,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把你要的东西都带过来。”

    “那是自然,我要是不忠君爱国,不信任老哥,能把家底都抖出来?”

    “嘿嘿嘿———”x2

    两人相视一笑,狐三换上一张严肃面孔,挥手洒下隔音符箓:“老弟,你实话告诉我,有关铁剑盟的情报,你是从哪来的?”

    陆北回以严肃脸,无中生友道:“实不相瞒,我有一个朋友,他有特殊的情报来源。”

    “不用朋友,这没别人。”

    “该有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老哥嘴快把我名字报出去,我嘴硬还能多活两天。”陆北耸耸肩道。

    “老弟放心,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没有别人……”

    “那咱娘算什么?”

    “我娘!”

    狐三再次强调,而后握拳轻咳,满脸写满了崇拜:“在我心里,我娘就是天。”

    “老哥,有点过了,就算她老人家真在附近,你也没必要这么演。”

    陆北鄙夷看了狐三一眼,而后保证道:“至于我什么打算,老哥尽管放心,我只是单纯怕死,没有做墙头草两面间谍的想法,铁剑盟长久不了,我不可能自寻死路。”

    “就没别的了?”狐三似笑非笑。

    “有那么一点。”

    陆北抿了抿嘴唇:“我和凌霄剑宗的师姐情投意合,不管以后有什么情况,我师姐肯定是无辜的。”

    狐三盯着陆北来回审视,沉吟片刻后,点头道:“只是一个师姐,倒也问题不大,即便她是青乾余孽,老哥给你做个主,废去修为养在深闺,不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还有一个大师兄,一个乖巧师侄,再加另一个亲戚家的师姐……”

    见有转机,陆北果断打蛇上棍:“如果可能的话,大师兄那一家也保下来,还有我师侄那一家,都是忠君爱国之……”

    “停!”

    狐三抬手打断,摇头嗤笑:“按你这说法,整个凌霄剑宗都是无辜的,铁剑盟也情有可原,国泰民安压根就没有什么青乾反贼,那咱俩也别扯了,为天下太平干一杯吧!”

    “确实,孰好孰坏,谁正谁邪,不是我能说了算的。”陆北深以为然点点头。

    “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当真?”

    “寡妇睡觉,上面没人,老哥我爱莫能助。”

    狐三深深看了陆北一眼:“老弟,你是聪明人,见好就收,别陷太深。”

    “老哥放心,道理我懂,能保证事发之日还一个完好无损的师姐,我就心满意足了。”陆北微笑道。

    狐三皱眉直皱,恕他从小看人准,陆北肯定不会放弃。

    可包庇反贼……

    一个抱丹境能做什么,真当小白脸能通吃天下?

    “对了,老哥,京师那边怎么讲,什么时候缉拿青乾余孽?”

    陆北转移话题道:“透露一下,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

    狐三脸色古怪道:“近期怕是不行了,得缓缓。”

    “此话怎讲?”

    陆北添上一杯茶,推至狐三面前:“老哥细说,我不是很懂,缉拿反贼不是应该越快越好吗?”

    “按理说是如此,拖得时间越久,情报走漏的风险就越大,应以雷霆手段予以一击致命。”

    狐三苦笑道:“可事实上,一来铁剑盟势大,皇极宗有无他们的卧底暂不清楚,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二来灵脉塌陷其实也有好处,利益诱人心,没法尽快动手。”

    “好处?!”

    陆北奇了:“灵脉塌陷是大祸,日子久了,悲剧几乎不可逆转,能有什么好处?”

    “因为灵脉塌陷,很多隐匿遗迹现世,连秘境都有。得一秘境,便可让二流仙门底蕴直逼一流,千载难逢的机会,谁能舍得?”狐三无奈道。

    “啊这……”

    有理有据,陆北无力反驳。

    陷龙阵发动只在一息,但灵脉塌陷沉寂却要十年,这么长时间,足够很多人心安理得坐视不管,只等大赚特赚,才在最后一刻站出来当救世主。

    经狐三这么一说,陆北都有些怀疑,陷龙阵是不是早就被皇极宗发现了,因利益诱人,一直瞒着没说而已。

    真要说回来,未来在武周活动的玩家们爽了,开局就是一个盗……抢救性发掘的高峰期。

    陆北也很爽,一切都回到正轨,颇有种运筹帷幄之中的智商优越感,至少公测期180天,他可以放下心来好好割韭菜了。

    “老弟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牵扯到秘境现世,有些人该坐不住了。”

    狐三狡黠一笑:“比如那位帝师太傅,她是云中阁传人,流苏山缥缈秘境若是因陷龙阵现世,凌霄剑宗怕是要在一夜之间被她夷为平地。”

    陆北:“……”

    该死,差点忘了这个富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