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能不能再为你跳一〕〔美食的俘虏之美食〕〔绝代天医〕〔太子的掌中娇她另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九十二章 只要升级快,麻烦就追不上
    ..,最快更新!

    “看,那个大美人又回来了。”

    “这么快,咱们掌门有点东西啊!”

    “应该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宝。”

    “都说了是男的,论坛上已经大佬分析过了,求求你们面对现实,别败坏掌门的名声了。”

    “有一说一,纯牲口,真是男的,那才叫败坏掌门的名声。”

    “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努力炼丹卷死你们,争取早日成为掌门那样的有道之人。”

    “那你得删号重新捏个脸。”

    “笑死,分明是捏个牛子。”

    “什么,建号时还有这个环节?”

    “你竟然不知道,快,趁现在经验少,赶紧删号重练……

    无视耳边的怪言怪语,狐三轻车熟路走进羽化门内院,见陆北捏着乾坤袋一脸傻笑,心头万分纳闷。

    他娘到底是看中了陆北哪一点?

    “咦,你怎么回来了?”陆北将乾坤袋收入怀中,抹掉嘴角口水,双手捧着枸杞莲子蜂蜜茶,换作一副世外高人嘴脸。

    他猜到狐三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老哥刚刚走得匆忙,有件事忘了说。”

    狐三扭扭捏捏坐在石桌边,一想到以后狐二还有陆北的一份,心头老大不乐意,哼唧了半天,始终张不开嘴。

    “啊这……”

    陆北见此,心下了然:“其实,关于你是女人这件事,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你放心,以前是兄弟,以后是姐弟,我不嫌弃的。”

    “he~~tui!”

    狐三一口唾沫吐出,没好气道:“实话告诉你,关于五份血脉之源,得来并没有那么容易,我娘有一个要求。”

    “要求?”

    陆北死死按住衣领:“先说好,不管是卖艺还是卖身,我都是头一回,要价很高的。”

    “正经点,谈正事呢!”

    狐三翻翻白眼:“血脉之源有多珍贵,这里我就不夸张了,你心里有数。突然拿出五份血脉之源,我娘根基损毁,修为足足跌了两个大境界,只靠你那情报,根本没法止损。”

    你管这叫不夸张?

    陆北心下腹诽,点点头表示理解:“我明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猜到了?!”狐三大惊。

    “很难吗?”

    陆北嗤笑一声,整整脸色道:“血脉之源牵扯极深,远不是长辈和晚辈这等肤浅关系可以一语带过,斛郬她们得了咱娘的血脉之源,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咱娘的亲闺女,咱娘要收徒无可厚非,我直接替她们做主了。”

    拿到血脉之源的时候,陆北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果不其然,狐三去而复返,张口要加钱了。

    挺好的。

    斛郬五女是妖,修行全部依赖狐二的血脉之源,若能顺势抱上狐二的大长腿,无异于找到了大靠山。不管是对她们自己还是对羽化门,都是一件好事,陆北乐见于此,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你误会了,我娘没有收徒的打算。”

    狐三轻笑一声,讥讽陆北无智:“就算是收下了,五个小丫头对你千依百顺,她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懂,咱娘的意思是?”

    “与其收五个不听话的徒弟,倒不如控制能控制她们的人。”

    狐三一字一字,语气颇为不爽:“我娘要收你为义子,以后咱俩就是兄弟了。”

    “糟糕,我耳朵坏了。”

    陆北掏掏耳朵,严重怀疑狐三嘴巴坏了:“那什么,你再回去问问,兴许是听错了。”

    “回去再挨一顿打,然后你就是我娘唯一的儿子了?”

    “还有这好事?”

    “……”

    干娘。

    陆北沉默不语,忆起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热心网友欺骗,批判了一个神奇的网站,狐二和太傅都在上面。

    当时他很后悔,现在感觉好……后悔啊!

    算了,说来说去都怪他自己,若非老实巴交不懂人心叵测,又怎会被冒充热心网友的lsp网友欺骗。

    “老二,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忏悔。”

    “???”

    许久静默过后,陆北仍是有些疑惑:“老哥,我最后再确认一遍,以后真就……咱娘了?”

    “啊。”

    狐三扁扁嘴,不情不愿认下了二弟。

    “离谱……”

    陆北百思不得骑姐,想不通狐二何打算,莫不是看上了他的美色?

    若真是如此,他必须要和狐二好好掰扯一下,原则为立身之本,长得漂亮也没用,师姐先来的。

    做完梦,陆北回到现实。

    他不是挑剔的人,没能傍上富婆,抱上富婆的大长腿也能凑合。

    正欲点头答应,猛然眉头一皱:“既然是干娘和义子的关系,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老哥,你和干娘的真实名讳是什么?”

    “问这个作甚?”狐三警惕道。

    “以前咱俩表面兄弟,你用狐三的代号,我听听也就算了,现在自家兄弟,还用代号相称,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了。”陆北试探道。

    “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就跟帝师太傅是云中阁弟子一样,都是秘密。老哥只能说利益相关懂的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也不明白,不如不说,以后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你。”狐三拍拍胸脯,临时种下麦粒,为陆北画了一张大饼。

    陆北点点头,转而崇敬望向京师方向,抬手朝天拱了拱,对狐三道:“都说干爹干娘收义子流程不少,咱们条件有限,我没法给干娘上杯热茶,可流程能跳过,红包的环节不能少。”

    “什么玩意,你还要钱?”

    狐三瞪圆了眼睛,再一次刷新了对陆北的认知程度,这脸皮可以的,穿在身上都能当法宝了。

    “不是我要钱,而是干娘何等人物,岂会考虑不周,肯定是你小子克扣了干娘给我的红包。”陆北一口咬定。

    “那感情好,我娘把我一顿痛揍,你要的话,现在就分你一半。”

    狐三烦不胜烦,懒得跟陆北鬼扯,起身朝外院走去:“既然是自家人,以后大哥吩咐你乖乖听命,等手续办好,随我去玄阴司任职,有件案子我要交给你。”

    “乐意效劳。”

    陆北拱拱手,心头若有所思,狐二的身份果真不简单。

    牵扯到很多机密,玄阴司入门层层考核,实习期都有三五年光阴,即便狐三是个青卫,也不可能说安排就安排。

    胆子再大点,所谓的案子,也是狐二吩咐,狐三听命照办的。

    很好,干娘一番美意,他却之不恭了。

    大表哥卫茂曾告诫陆北,对玄阴司要若即若离,有好处就上,没好处就走,千万别听两句忠君爱国的空话便一头热血扎了进去。

    别看玄阴司威风八面,手握重大权柄,想抄家就抄家,想定罪就定罪。实际就是一条拴着铁链的野狗,等狗咬死了猎物或是引来邻居不满,再无用武之地的时候,主人就该对它下刀了。

    陆北曾经深以为然,后来大彻大悟,适合卫茂的官场之道,不一定适合他。

    只要升级快,麻烦就追不上!

    筑基期闯祸惹麻烦,等抱丹境的仇家找上门来,他已先天境大圆满。

    问题来了,抱丹境踢了先天境家的大门,究竟是谁在找麻烦,谁在蛮不讲理?

    路人都知道,肯定是抱丹境的不对!

    道理带入玄阴司也一样,有韭菜们在背后撑腰,个人面板每月一次刷新,他有什么理由害怕一头扎进去?

    趁机多刷任务才是王道!

    望着狐三气呼呼离去的背影,陆北嘴角勾起:“老哥稍等,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放。”狐三怨气满满转过头。

    陆北指了指四周,言下之意隔墙有耳,消息非常重要,传出去就不好了。

    “什么事?”

    狐三挥手洒下隔音符箓,皱眉返回陆北身边:“赶紧的,我急着回去给你挑个最棘手的案子,好让你破不了。”

    “上次我们破了东齐郡的陷龙阵,你回京师这些天,我夜不能寐,每每想到东阳郡的陷龙阵已经开启,便茶不思饭不想,深感愧对……”

    “长话短说。”

    “我找到东阳郡陷龙阵的位置了。”

    “……”

    狐三闻言一哆嗦,瞠目结舌看着陆北,指尖颤抖道:“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拜托讲讲道理,同样是记性不好,你忘了干娘的嘱托,我都没说什么,现在你居然好意思怪我?”

    陆北直呼双标惹不起,而后小声将深山古庙的地点说了出来:“外有望剑阁驻守,内有一名抱丹境大圆满的妖修坐镇,我看他血脉不凡,近期恐有修为突破,保险起见,抄家的时候算他先天境。”

    “还有,妖修的名字是滕重明,你查查看,没准能找到他的师承,这些都是铁证。”

    “有劳二弟奔波,功勋榜上定有你一笔……”狐三复杂看着陆北,这次的情报没有用来交易,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功勋榜就算了,这份情报是送给干娘的,她远在京师,我没法当面上茶,送上一份情报,只求她老人家莫要怪罪。”陆北振振有词道。

    “好,你说她老,这话我会如实传达。”

    “……”

    “二弟,老哥给你提个醒,咱娘一点也不老,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但凡提到她,都要如实称赞她的美貌和智慧,懂了吗?”狐三狠狠拍了下陆北的肩膀,眼角微微湿润。

    懂了。

    感应着肩上手掌的力道,陆北表示受教,而后甩手将其拍开,划清界限道:“老哥误我,要不是你之前说干娘满脸皱纹、老胳膊老腿、时不久矣之类的谎话,还总是眉飞色舞提及遗产,害贤弟我信以为真,我又怎会满口胡话。”

    “你,你……”

    狐三倒吸一口凉气,正欲解释些什么,突然身躯一颤,一脸悲愤望着陆北,一步三回头朝山下走去。

    外院门边,玩家们看到大美人失魂落魄离去,接头交耳八卦起来。

    “厉害啊!这才多久,把人都怼生无可恋了,咱们掌门的法宝莫不是金色装备?”

    “最后说一遍,他是男人,啧,看他身体被掏空,掌门今天怕是不会现身了。”

    “我就知道,妖修、魔修都是扯淡,只有咱们道修才能打着旗号光明正大地降妖伏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