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九十六章 岁月使人愁
    ..,最快更新!

    人靠衣装马靠鞍,三分长相七分打扮。

    陆北换上一身鹰犬狗皮,颜值气质加成百分之一千,有从小白脸转职软饭硬吃的趋势,只想找个谁狠狠夸他一下。

    不多,三天三夜即可。

    五名死士三句话打不出一个屁,金鳞细蛇只会嘶嘶嘶,除了展示世上最英俊男人是谁的镜子,这艘船上,陆北唯一能炫耀的对象仅剩佘儇了。

    然而不可能。

    佘儇先陆北一步晋级先天境,初战不利怀疑人生,接下来几天,又被陆北用切磋的名义反复按在地上摩擦。自信心严重下滑,重拾之前的怨妇气质,对陆北百般嫌弃,想撬开她的嘴听两句好听话,怕是梦里才有可能了。

    “佘姐,我这身衣服怎么样?”

    “道貌岸然,很适合你。”

    “你睁眼仔细看看。”

    “人模狗样。”

    佘儇睁开眼,上下打量了陆北一会儿,给了相当中肯的评价,而后视线望向远方:“为什么乘船去,你我有御风而行的本事,大可快去快回。”

    “玄阴司派人调查的消息早就传至廊雾县,我想试试,万一有谁想不开半路截杀你我,线索来了,案子就好破了。”陆北如实回道。

    廊雾县依山傍水,有大巫、二巫、四巫三座高峰阻隔外界,进出交通全部依靠水路,这么好的条件,理应来一次诱敌自曝。

    “你就这么确定凶手另有其人?”佘儇皱眉道。

    “当然,我是玄阴司青卫,县宰朱世杬是上面看好的新秀,凶手另有其人属于屁股正确,没有也得有。”陆北严肃脸道。

    佘儇翻翻白眼,懒得和陆北废话。

    她来廊雾县不是陪陆北郊游的,而是有一座隐藏地宫必须探访,早些年,她在那里得了一次机缘,眼下晋级先天境,打算回去复查一遍。

    还有金鳞细蛇,亦是在地宫附近寻得,收为己用,益处颇多。

    此事是佘儇独守多年的秘辛,一直以来都没告诉过谁,知道陆北好奇询问,她才顺口说了出来。

    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人固然可恨,但某些方面尚有一丢丢可取之处,姑且算是信得过的人,便如实告诉了陆北。

    陆北一听就来了兴致,和佘儇商量好,等案件告一段落,便和她一同探访地宫。

    二一添作五,而后他再收点路费、工本费、利息、税点,佘儇得一成好处。

    ……

    廊雾县。

    人口二十万的一座小县,地势水路复杂,交通几乎与世隔绝,孕育独特人文风俗。

    除去周边零星分布的村落,县城形似连绵山寨,薄雾笼罩下,依山而建的县城逐层拔高,好似一个巨大山寨,颇有种神神秘秘的异乡气息。

    因潮气浓重,外人很难适应廊雾县的生活,本地人无所谓,在灵气的滋润下,身体适应环境,一个个皮肤皙白,黑发大眼,极具灵秀之美。

    县城河岸口,代职的王捕头来回踱步,望见行舟破雾而来,急忙招呼手下上前接住船绳。

    “见过青卫大人,卑职廊雾县暂领捕头王石方。”

    玄阴司又名黑衣衙门,王捕头不敢怠慢,上前行礼时,见得陆北袖口青丝,呼吸都屏住了几分。

    “某家丁磊,王捕头有礼了。”

    出于谨慎,陆北此刻换上了淫贼面孔,身后的佘儇也不例外,用蛇皮捏了张路人脸,作为五名死士的老大。

    至于前凸后翘的身材过于扎眼,处理办法倒也简单。

    白布缠紧。

    路人脸过于普通,旁人一看她胸肌略显壮硕,下意识会认为是个体修莽汉,不会多想。

    “大人,县衙已摆好酒宴,你看……”

    “县宰朱大人在哪?”

    “监禁于县衙后院,有皇极宗的几位大人看守。”

    “先去朱大人府上看看,听说他家中有个养蛊地窖,我很感兴趣。”

    陆北说道:“至于酒宴,王捕头有心了,暂时不急,等回到县衙,我借花献佛和朱大人同饮几杯。”

    “大人说的是,这边请。”

    王捕头前方领路,陆北察觉到尖锐视线停在身上,侧头朝码头方向看去。

    相隔不远的一艘大船上,绿袍中年男子拱手带笑,唇语传音,对陆北的到来表示欢迎。

    皇极宗,黄贺。

    陆北抱拳回礼,快步跟上王捕头,随其前往廊雾县朱府。

    一行人离去后,皇极宗的大船上,两名护卫扮相的男子来到黄贺身后,恭敬道:“管事大人,玄阴司的狗贼已至,我们是直接将犯人交给他们,还是先扣着不放?”

    “直接给他们吧,毕竟是朱家的人,扣在我们手上出了事,我也不好向上面交差。”

    黄贺望着陆北远去的方向,摇头笑了笑:“这些玄阴司的小人,自己气量不足,偏偏还诬陷我们皇极宗心胸狭隘。”

    “管事大人,此话怎讲?”

    “就拿刚刚的青卫来说,装模作样办成死士,找了个替死鬼顶在前面,也不想想先天境和抱丹境之间的差距,真以为能瞒得过我。”黄贺嗤笑道。

    “大人英明。”

    “看她身段尚可,我倒是很好奇,那张死人脸下究竟是何模样。”

    “大人,可要我等前去刺探一二?”

    “活腻歪了?”

    黄贺摇摇头,制止了下属溜须拍马的不智行为,他只是好奇,没有多余的想法。

    再说了,真要是有点想法,本地红袖阁的姑娘个个肤白貌美,嘴巴甜会来事,只谈钱不香吗?

    “让弟兄们赶紧交接犯人,完事后去红袖阁,今天黄某人请客,好好犒劳一下大家。”

    “大人高义!”

    ……

    廊雾县,县衙。

    酒菜重热,一桌本地山珍河鲜。

    陆北解下腰间绣刀,让随身侍从蛇七捧着,大马金刀坐在桌前,等王捕头提来嫌犯朱世杬。

    去过一趟朱府,在后院地窖寻得养蛊之地,他细细考察一番,确定真凶就是朱世杬。

    没办法,他也想帮朱世杬洗清嫌疑,可证据不允许。

    养蛊的地窖在主卧下方,推开书橱就能看到入口,再看砖石成色,推测修建时间,要说朱世杬一无所知,打死他都不信。

    去朱府不过例行公事,地窖早被皇极宗翻了个遍,就算有遗漏的证据,也轮不到他来捡。

    陆北对此心知肚明,他只想试试看,大张旗鼓去朱府查案,会不会引来奇装异服的路人现身。

    有这种一种说法,犯罪分子总是会回到现场欣赏自己的杰作,每每看到自己所作所为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或是围观群众的惊恐,或是警务人员忙碌的身影,都会生出一股戒不掉的成就感。

    更有追求的一些犯罪分子,想看看是否留下漏洞,以便下次更加完美作案。

    陆北没有破案的经历和本事,寻找突破点只能用奇招,坐船等待刺杀,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结果一般,可能是皇极宗屡次三番复查,直接把真凶整麻了,面对陆北的诱惑不为所动,毫无再度返回现场观摩的意思。

    不过陆北也不是一无所获,临走前遇到了县宰夫人。

    一风华正茂的美妇人,半年茶饭不思,担忧自家丈夫的安危,听说朝廷派来了玄阴司重查此案,也就是自己人,盛装打扮一番,见面就抓住陆北的手,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县宰夫人不是那种口才很好的类型,脑子也非常一般,被陆北招至内院单独问话完毕,临走前塞了一把银票,让陆北多多照顾,务必明察秋毫别冤枉了老实人。

    被陆北当面拒绝后,县宰夫人想起自己另有优势,留下一条粉帕,约他晚上再谈。

    看她已是走投无路,陆北也不好拒绝,收下粉色丝绢,表明今晚定会登门拜访。

    “你怀疑县宰夫人才是真凶?”

    佘儇对陆北收下手帕一事耿耿于怀,考虑到这货多少还有点底线,起码不近女色是其为数不多的优点,便顺势往下推敲:“县宰和县尉、县丞有矛盾,每晚回家都向夫人抱怨,夫人爱极了自家丈夫,便偷偷养蛊制虫,逐一杀害了他们……对不对?”

    佘儇目中放光,感觉看穿了真相。

    “你脑子有坑吧?”

    陆北白了佘儇一眼:“真要是按你说的那般,她爱极了自家丈夫,半年时间,早自首投案了,哪用得着病急乱投医,来勾引我这张淫贼脸?”

    说到这,陆北连连叹气,岁月使人愁,佘儇以前挺精明的一个女人,现在越来越笨了,再继续下去,一晚骗她八回都绰绰有余。

    佘儇眉头紧皱:“既如此,你为什么要收下丝绢,难道不是找个理由探明她的虚实?”

    陆北眉头一挑:“的确是探明虚实,但不是她,而是朱世杬。首先,朱大人要向我证明,他的确是含冤入狱,不然我还费力帮他洗白干什么?”

    “怎么探?”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王捕头提来嫌犯朱世杬,因半年监禁生涯,精神面貌疲惫,原本一张耐看的文士脸,此刻苍老了十多岁。

    “见过……”

    嘭!

    陆北一巴掌将丝绢拍在桌上:“废话少说,尊夫人赠丁某的手帕,你若是再有隐瞒,今晚泪洒铁窗,至于我……”

    “嘿嘿嘿,今夜丁某能否一肢独秀,助夫人排忧解难,全赖朱大人接下来的表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