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我为古〕〔一胎双宝:总裁大〕〔我是灵修界最宠的〕〔我真不是隐世高人〕〔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九十八章 大人,你冷静些
    ..,最快更新!

    廊雾县以特色山寨和雾多得名,黄昏之后,黑夜来得很快。

    当地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晚上的休闲活动无非是造孩子和打孩子,故而街道上黑灯瞎火静悄悄的,胆子小的,都不一定敢提灯在浓雾中走夜路。

    红袖阁所在的那条街例外,灯光敞亮,欢声笑语直到子时才会停下。

    往来者,亦都是胆大之人,走夜路不要紧,红袖阁高悬的两串红灯笼,便是黑夜中的灯塔,他们的指路明灯,找到那就找到了心灵的港湾。

    吱呀———

    朱府因案情暂未水落石出贴上封条,夫人带丫鬟搬去了临近别院,红色大门缓缓开启,推门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两个丫鬟怯生生迎着陆北和佘儇走路,有感今晚夫人以身饲狼,只为救出含冤入狱的一家之主,俏脸上写满了高兴。

    深阁香房,一缕红烛光透纸窗。

    待佘儇皱眉走进屋中,陆北挥挥手赶走两个丫头,持刀立在门口,心神感应,察觉周边细微异动。

    “夫人,你冷静些,咱们先喝两杯。”

    “夫人,你坐那就行,距离产生美。”

    “要不咱们聊聊案子…

    听到屋中佘儇窘迫声音,陆北连连摇头,这就是有经验和没经验的差距,换他进屋,就该夫人连连讨饶了。

    大人,你冷静些,咱们先喝两杯。

    大人,你坐那就行,距离产生美。

    要不咱们聊聊案子…

    “嘿嘿嘿……”

    陆北下意识笑出声,抬手捂住嘴,摇头驱散脑海中慷慨雄健的建安思想,屏气凝神感悟周边异动。

    沙沙沙————

    窸窸窣窣的声音四下而起,穿透重重浓雾包围后院深闺,在一片片引人后脊发凉的吐信声中,上千条半米左右的毒蛇游出黑暗。

    细密鳞片红黄相间,警告色一环接着一环。

    “来了。”

    陆北望之大喜,不枉他绞尽脑汁,一改往常伟光正的形象,歪招奇招尽出,还亲自站门口望风,总算了引出了线索。

    嘭!

    大门被暴力踹开,佘儇面若寒霜走出,屋外的动静太过刺耳,想听不到都难。

    “那什么,你脸上有东西。”见佘儇脸颊好大一个唇印,陆北忍不住笑出了声。

    佘儇指尖摸到脂粉,嫌弃不已,二话不说就要撕下人皮面具。

    啪!

    陆北动作更快,抬手制止了佘儇的不智之举,让她再忍忍,罪首就该现身了。

    “嘶嘶嘶————”

    上千毒蛇昂首,嘶嘶喷吐毒液,也不知是品种缘故,还是经人炼制异变,毒液散入空气,飞快和浓雾混作一团,大股大股绿色毒雾充斥了整个后院。

    [你已中毒,经判定,扣除防御毒免后生命值不变]

    [你已中毒,经判定,致幻,感官敏锐降低,精神-10、耐力-10]

    有点东西!

    耐力和生命降低十点,直接反馈到修为和生命值,各自降低一百点。

    修为:22270/22370

    生命:21770/21870

    望着两项数据暴跌,陆北眉头一挑,暗道遭不住,再这么跌下去,半年后他就成普通人了。

    他掌心五色环顾,反手压下风火两道神光。

    霎时,狂风过境,吹开绿色毒雾,继而火借风势,腾腾火光飞快蔓延,蒸干周边水汽的同时,已将大片毒蛇烧得噼啪炸响。

    “哼!”

    佘儇冷哼一声,散开自身血脉威压,群蛇如遇天敌,惊吓四散而逃,再无刚刚前仆后继涌向火光的勇气。

    “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

    陆北双目锁定院墙杏树,最终喃喃道:“原来如此,如料不差……破案了。”

    一黑影从院外跳出,立在院墙树旁,居高临下死死盯着佘儇,赤红双目满是杀机。

    县宰,朱世杬。

    本该囚禁在县衙之中的他越狱而出,此刻容貌大变,双目如血夜中放光,又有三道扭曲红纹自眼睑延伸上额与鼻翼,一身煞气惊人。

    “原来这就是朱大人偷偷修炼的驱虫邪术,卷宗里可没写这么详细……”陆北暗骂一句,早说朱世杬发功时样貌有异,他看卷宗时就破案了。

    “吾妻何在?”

    朱世杬出声质问,目光跃过门口二人,满是担忧朝屋中看去。

    陆北一步横跨,挡住朱世杬的视线:“放心,夫人衣服穿得好好的,倒是我那几位弟兄,朱大人没下死手吧?”

    “他们尽忠职守,比你二人强上千倍百倍,我只是麻翻了他们,并没有害他们性命。”朱世杬咬牙切齿道。

    “别乱说,我这位‘兄弟’很吃亏的好吧!”

    陆北冷冷一笑,抬手在佘儇下颚一抹,揭下人皮面具。

    青丝垂落,一张妩媚冷漠的娇颜直把朱世杬看傻眼,他木愣愣移开视线,陆北散去死人脸,切换至最开始的淫贼样貌。

    玄阴司,青卫,代号丁某人。

    “你,你们……”

    朱世杬颤巍巍指向二人,心知中计,气势大跌,苦笑着跳入院内,盘坐将双手伸出,放弃抵抗道:“捉贼见脏,青卫大人现已查明真相,拿犯官结案吧。”

    “不是的,他不是凶手,我才是。”

    夫人快步走出屋外,眼中含泪跪在朱世杬身侧,双手将其抱入怀中,转头对陆北悲诉道:“是我杀了他们,蛊虫也是我炼的,他为了救我,偷偷练习了蛊虫之法,不信你们看……”

    说罢,夫人脸上红芒散开,邪异模样与朱世杬一般无二。

    “你们看,铁证如山,我才是真凶,他暗中查明一切,将所有罪责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夫人紧紧抱住自家丈夫,为证明,更是亲自操作,挥手引来大片毒蛇踌躇不前。

    夫人,你移开点,我看不到朱大人的脸了。

    陆北点点头,为证实自己的猜想,直言问道:“朱大人,可有此事?”

    朱世杬挣脱而出,见自家夫人的模样,大惊失色:“夫人,你这是做什么,你什么时候偷偷练习了这门法术?”

    “你这死人,明明都知道,还装什么装?”

    “夫人,你为我顶罪是没用的,证据早已被皇极宗查明…”

    “……

    佘儇望着抱头痛哭的二人,心思颇为复杂,换做以前,遇到这般情深义重的夫妻,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无事发生,但现在……

    她看向陆北,小声道:“真凶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你觉得是谁?”

    都不是!

    陆北默默给出答复,不管哭着哭着就开始上手一对鸳鸯,朝佘儇递了个眼神,御风而起跳上屋顶,直奔红袖阁所在的街道。

    万片黑中一点红,大半夜还不关门,一看就不是正经娱乐场所。

    “你去哪,犯人不管了?”

    佘儇轻飘飘浮在空中,落后陆北半个身位,她以为这货良心发现,给夫妻二人一点独处的空间,没想到这货越跑越远了。

    [你已中毒,经判定,致幻,感官敏锐降低,精神-10、耐力-10]

    信息提示,陆北再次确认案情,暗道这把稳了,提醒身侧美女蛇:“感觉怎样,是不是中毒了?”

    “有一丝,但无伤大雅,应该是刚刚的蛊虫较为特殊,我静坐调理一下便可拔除毒素。”佘儇如实道。

    那你人没了!

    陆北挥手掀开狂风,御风加速,郑重警告道:“不要运功,不要管毒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尝试解毒,哪怕是我之后亲口告诉你安全了。”

    “为什么?”

    见陆北如临大敌,佘儇意识到事情远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跟着警惕起来。

    “信我就乖乖听话。”

    “好。”

    佘儇望着陆北侧脸,重重点头答应,追问道:“县宰和他夫人怎么回事,真凶另有其人?”

    “没错,我已经破案了。”

    “???”

    佘儇脑门飘过一串问号,恕她三千烦恼丝乌黑长又亮,怎么就破案了?

    “朱世杬区区筑基期修为,带着几条毒蛇找抱丹境和先天境的麻烦,真以为这样就能把我打发了?”

    陆北冷笑道:“换作别人可能不知道,换做我,你们这窝臭蛇,有一个算一个,今天一个也别想跑。”

    “咳咳。”

    佘儇轻咳两声:“别打谜语,真凶到底是谁?”

    “佘姐,你可曾听说过蛇龙教的名号?”陆北神秘一笑。

    佘儇思考片刻,摇了摇头。

    “那就可惜了,以你先天境的修为,又身居蛇脉血源,还是个……呃,老姑娘,加入蛇龙教没准能混个圣女当当,熬两年就是大护法了。”

    佘儇:“……”

    这人乍一看很讨厌,仔细看,真的很讨厌。

    ……

    红袖阁。

    乳白色浓雾缠绕红灯笼,幽幽飘来一阵凉风,雾气袅袅散开,好似仙子衣上的飘带。

    因为不是什么正经场所,所以,不只是飘带,仙子身上的衣衫都越来越少了。

    红楼内,琴音瑟瑟,有衣着端庄的女子挥手拨弦,有自诩雅客的文人引经据典,薅住姑娘家的小手,眉飞色舞念着一些歪诗。

    也有路人一晚八次经过,摸了摸钱袋,咒骂世风日下。

    陆北带佘儇大步走入,两人一身黑衣过于醒目,立即引来大片目光。但很快,看清佘儇身上的锦纹黑袍,这些人便飞快低下头。

    不得了,黑衣衙门来红袖阁寻开心了?

    不对,该不会是来抓人的吧?

    不等陆北大喊清场,超过一半的客人自行离去,剩下一半正襟危坐,拿起面前姑娘的小手,为其测算事业爱情。

    “唉唉唉,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天才刚黑,怎么就想起家里的黄脸婆了?”

    一丰腴美妇摇着画扇从红楼走下,来到门口,笑语嫣然道:“两位爷……一位爷,可是夜深人静没找到客栈,打算在雅间住上一晚?”

    “正有此意,前面带路。”陆北点头道。

    “这边请。”

    美妇抬手挎上陆北的胳膊,酥软温热一压,顿时将其埋进了大半。

    佘儇眉头直皱,风月场所不堪入目,有空提醒一下陆北,让他多想想自家师姐,以后别来这种地方打探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