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为大佬从捡到一〕〔温柔美人被追妻火〕〔我在都市农庄做神〕〔当无cp男主动了心〕〔新婚夜!太子殿下〕〔重生我的老婆是天〕〔福气小渔女〕〔从玉藻前开始的东〕〔能预见未来的我只〕〔我在天师府苟到无〕〔乡村小术士〕〔人在娘胎,隔壁仙〕〔全职法师:我为古〕〔一胎双宝:总裁大〕〔我是灵修界最宠的〕〔我真不是隐世高人〕〔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一百零九章 人生三大错觉
    ..,最快更新!

    厢房。

    佘儇倚靠窗边,抬手捂脸,唏嘘短叹了好一会儿。

    丢人!

    忆起自己获得机缘后的种种表现,佘儇直感没脸见人,和上次被陆北上药换衣服不一样,那时她深受重伤手脚不能动弹,虽有尴尬但情有可原,而且主动的一方不是她。

    这一次……

    她都不知道自己骚起来能这么不要脸。

    “唉,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陆北在背后偷笑的贱样,佘儇改作双手捂脸,恨不得现在就搬出武周。

    “屎,什么屎?”

    陆北推门而入,见佘儇爱答不理转身背对自己,好心劝道:“佘姐,女人要有涵养,饱经岁月风霜的女人更应如此,别整天把屎啊尿啊的挂嘴边,你不嫌臭,我还嫌臭呢!”

    什么叫饱经风霜的女人,分明是成熟知性的姐姐!

    佘儇大为不爽,熟知陆北的把柄,果断回怼道:“说到岁月风霜,我立马想到了你的白师姐,如料不差,她吹的风可比我多多了,你觉得呢?”

    陆北:“……”

    意料之中的沉默,佘儇心头暗爽,正要再说些什么,猛地嗅了嗅鼻子,转身质疑道:“你身上什么味道?”

    “味道?!”

    陆北疑惑皱眉,抬手闻了闻袖口,无奈道:“红袖阁的脂粉味,这里姑娘太热情了,每次我路过走廊,总会有几双手突然出现,生拉硬拽要我进屋给她们看病,还说免费不要钱。”

    “没得逞吧?”

    “那还用说,我是谁,她们不要钱,我还想收钱呢,能给她们白嫖的机会?”

    陆北骄傲扬起头,得意道:“当场回绝了她们,看病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兽医。”

    佘儇:“……”

    不愧是你,美色站在门外,张张嘴就在门上贴了封条。

    “佘姐,找我什么事?”

    陆北好奇问道,指了指佘儇身上的衣服:“如果是问谁帮你换的衣服,不用想,肯定是我。我知道你脸皮薄,和这里的姑娘家不熟,醒来后肯定会不好意思,我不一样,我熟,索性直接动手了。”

    “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下次我还敢。”

    “……”

    佘儇闻言翻翻白眼,这几天她虽陷入休眠状态,但对外界仍有感应,一旦危机出现,随时都能醒来。陆北来取她身上玄阴司的青卫服,为避嫌招来了香姨,老老实实杵在屋外就没进来过。

    这男人……

    要是哑巴该多好。

    “有两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佘儇直言道:“蛇神废除了我原本的血脉之源,新的血脉之源潜力极大,回三清峰后,我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来熟悉新的血脉,如果你手头上有事处理,不用留下来等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啧,运气真好!”

    陆北酸溜溜出声,一点也不羡慕。

    “第二件事也和血脉之源有关……”

    佘儇嘴角勾起,亮出手背放在陆北面前:“记得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拿血脉之源做筹码,让我立下血誓为你卖命十年,若有反抗必遭血脉反噬而死。”

    “所,所以呢?”

    陆北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望着眼前雪白干净的小手,大致猜到了什么。

    问题不大,可能是他想多了。

    “因为更换了新的血脉之源,我们交易的那一份荡然无存,血誓成立的基础不在,血咒随之消失,换言之,我现在自由了。”

    望着陆北渐渐扭曲的面孔,佘儇直呼痛快,摸着空无一物的手背,煽风点火道:“真好看,没了令人作呕的丑陋血咒,我第一时间就想着喊你过来,和我一起分享喜悦。”

    “欺人太甚!”

    陆北在心里将蛇神一顿臭骂,这条死蛇,黑了他的机缘不说,还把他任劳任怨从不要草的牛马放了。

    什么仇,什么怨,大家素不相识,为什么要这么坑他!

    “你觉得呢,好看吗?”佘儇挥手在陆北面前晃了晃,强行严肃,眼角仍有止不住的笑意。

    “一般般,我觉得你没穿衣服的时候更好看。”

    陆北恶狠狠回复一句,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怀好意打量起佘儇:“当时你拿血脉立誓,我拿人品担保,十年内咱俩只是上下从属关系,我绝不会主动对你的人身造成伤害,现在你的誓言没了,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嗯嗯嗯了?”

    说到这,他双目放光,搓着手朝佘儇大步走去。

    “你……你干什么?”

    佘儇脸色大变,心跳不受控制加速起来,全然忘了自己是个先天境高手,好似柔弱无力的女子遭遇不怀好意的淫贼,连连后退,直到后背紧贴墙壁,退无可退才堪堪停下。

    啪!

    陆北单手按在墙上,居高临下的视线在佘儇身上来回扫过,后者不堪沉重压力,呼吸短促,无处安放的双手压在胸口,死死攥住了衣襟。

    “佘姐,你嘴上说得好听,结果呢,还不是一试就试出来了,咱们之间从来都是你不相信我,而非我不信任你。”

    陆北冷笑三声,见压迫效果拔群,收起‘鹰眼’技能,接着说道:“事实摆在眼前,你对我的信赖建立在血誓之上,现在血咒没了,你心里很慌,很没安全感……对不对?”

    “是有,有一点……”

    佘儇沉沉低下头,长发垂下,遮挡发烫的耳根,不想被陆北看穿窘迫背后的意义。

    “有就对了。”

    陆北暗道孺子可教,欣慰道:“不要怕,我给你指条明路,为了以后大家见面时你不会提心吊胆,更不用每天防贼似的防着我,我委屈点,你用现在的血脉再发一次誓。”

    佘儇:(?_?)

    瞬间冷静,心跳都停了那么一下。

    她面若冰霜抬起头,甩手推开挡路的恶狗,冷漠道:“我想斛郬她们了,马上起程回三清峰,你有什么要对她们说的,快点放出来。”

    “呃,是有句话,但和她们没关系,想对你说。”陆北讪讪道。

    “说吧。”

    佘儇心下一软,驻足等待陆北弥补之前的失误。

    “佘姐,你要是觉得卖命十年太长,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喂,别走啊,五年也行的!走就走吧,记得回去看着点丹房,若有谁偷懒不好好修炼,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逐出山门。”

    望着跳窗飞走的背影,陆北抬手摸了摸下巴,眼中精光闪烁:“刚刚气氛有点不对,她心跳声好快,是错觉吗,她似乎喜欢我?”

    人生三大错觉。

    手机在响、有人敲门、我能反杀、床下有人、她喜欢我……

    陆北寻思了片刻,感觉应该不是错觉,优秀如他再加一点小坏,招富婆喜欢很正常。

    师姐这样,佘儇也这样,合情合理没毛病。

    不过以防万一,还得确认一下,免得自作多情当场社死。

    ……

    两日后,狐三火急火燎赶回,踏入廊雾县地头便直奔红袖阁。

    “老哥,以你这张漂亮脸蛋,什么男人找不到,至于这么着急吗?”陆北伸出手,让狐三赶紧把他的奖励拿出来。

    “的确有急事,跟我飞,天上再说。”狐三摸出乾坤袋递在陆北手中,不给他验货时间,拽着人就往渡口方向赶去。

    “怎么了,出了什么大事?”陆北好奇道。

    “我手头上有一件案子,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自家兄弟,你肯定不会拒绝我,我就不问你同不同意了。”

    刚离开红袖阁,狐三突然发现少了点什么,回头等了会儿,疑惑道:“奇了,我弟妹呢?怎么人没了?”

    “有事,前两天回三清峰了。”

    “啊,她不是和你形影不离整天黏在一块吗,怎么舍得把你一个人丢下,还是红袖阁这种地方?”

    狐三愁眉苦脸,责怪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夜不归宿,当场被弟妹在隔壁房间抓奸成功了?”

    “老哥裤裆放烧烤架,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老弟糊涂啊!”

    狐三恨铁不成钢道:“弟妹那么一个大美人儿,论容貌只比老哥差点,论身材,也就咱娘稳稳压住她。你放着佳人不管不问,去找些庸脂俗粉寻欢作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带动经济持续发展,钱,放屋里只是一张纸,流通了才能大家都赚。”

    陆北点评一句,而后没好气道:“老哥,到底什么事,你要再不说,我可也回三清峰了。”

    “还不是陷龙阵的事情闹的……”

    狐三解释起来,铁剑盟势力庞大,在武周根深蒂固,论影响力只比皇极宗差一些。

    前段时间,狐三将陷龙阵的情报如实上报,关乎国运龙脉,兹事体大,以防风声泄露,仅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陷龙阵引灵脉塌陷,可以带来遗迹、秘境暴露的天大好处,但这并不影响上面人开始针对铁剑盟布局。

    好处要捞,反贼也必须除掉,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欲制鸿鹄,必先去其羽翼。

    在这条大方针下,铲除铁剑盟明面上的官方势力,顺理成章被率先提上了议程。

    狐三手上有一份名单,上面是铁剑盟花大力气扶持起来的官员,京师的暂且不管,地方上的,一个不留,全部以贪赃枉法的罪名下狱。

    来找陆北只有一个意思,缺打手。

    陆北身边常备佘儇,买一个抱丹境的小白脸,搭一个先天境富婆,这门生意赔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