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我为古〕〔一胎双宝:总裁大〕〔我是灵修界最宠的〕〔我真不是隐世高人〕〔元宇宙:重生进化〕〔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的寒门赘婿〕〔海贼:这个大将有〕〔浩劫余生〕〔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穿书锦鲤:我靠拼〕〔大离守夜人〕〔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我在诸天万界模拟〕〔狂妃在上:绝色魔〕〔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朕即大宋〕〔重生离婚当天,我〕〔特区枭雄〕〔肆意诱哄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一百四十二章 满大街都是牛头人
    ..,最快更新!

    说话间,陆北无视围观群众,双目锁定紫袍修士。

    佘儇得蛇神血脉机缘,本领大进,有神通傍身,别说这些半死不活的废人,便是他本人亲自上场,不脱衣服都不一定干得过她。

    不做多想,只有紫袍修士有这个实力。

    佘儇站立一旁,没有等到甜言蜜语,因为不稀罕,所以无所谓,略带不满传音道:“他是‘缝尸道’传人,魔功诡异莫测,擅长禁锢元神,缝补尸身为己用,后面几个是他炼制的肉身傀儡,小心点,别中了他的阴招。”

    魔尸道、妖尸道倒是听过,缝尸道是什么,老版本里的流派吗?

    陆北眉头一皱,恍然道:“原来是缝尸道,难怪如此棘手,看样子是个劲敌。”

    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

    佘儇翻翻白眼,出于对男人面子的照顾,没有直说,继续传音:“他境界在先天之上,具体如何我尚未探明,待会儿我们两个联手,稳妥些。”

    “不急,我最近新学了几个花招,机会难得,先拿他练练手,若是手感一般,再加你一个不迟。”刚入手不朽剑意,陆北跃跃欲试。

    佘儇闻言没说什么,指尖摩挲金镯,缓缓抽身后退,给陆北腾出一个挨揍的空间。

    这男人最近有点飘了,挨顿毒打没坏处。

    见佘儇退后,大师姐等人相互对视,试探后撤几步,见紫袍修士并不反对,这才加快步伐撤出一段距离。

    “你很不错,先天之境磨炼出了化神也不多见的强悍肉身,可入我门下得一弟子席位。”紫袍修士淡淡说声,别人进入秘境将天材地宝视为机缘,他不一样,他是来进货的。

    目前购货清单上,佘儇的血脉、陆北的肉身稳居前二,都令他垂涎不已。

    “你也不差,小嘴抹了粪一样,可入我鹅没派做一挑粪童子。”

    陆北不屑哼哼,视线扫过紫袍修士全身,瞬间洞悉他全身最大罩门所在。

    脸。

    轰!!

    草泥崩飞,原地残影一滞。

    陆北竖拳开路,在宛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气流爆炸之中,拳锋肆虐音波,摩擦血光气柱,层层突破而入,炸开虎啸龙吟的爆鸣。

    拳印骇人,威力可怖。

    紫袍修士望之大喜,不退反进,一步踏出,右臂缓缓举起,挡于拳锋必经之地。

    哗啦啦————

    衣衫猎猎作响,紫袍修士接下拳印,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拳的威力。

    接拳瞬间,耳边炸开撞钟之声,一股无可形容的恐怖力道自掌心扩散,宣泄至全身每一处细微之地。

    霎时,全身筋骨血肉甚至五脏六腑,都在这股恐怖力道下剧烈颤抖。

    皮肤由白转黑,一缕缕血线逸散而出,遭遇狂暴拳风冲击,眨眼间雾化消散无踪。

    嘭!!

    拳力尽数在体内爆发,紫袍修士连续后退七八步,每退一步,身上长袍便爆开一处,待其停止后,接拳右臂赫然暴露在空气中。

    细密鳞片铺满强壮臂膀,肌肉轮廓清晰可见,似人似妖,不知是什么品种。

    “小看你了……”

    紫袍修士晃了晃右臂,挥手扯下左臂衣袖,双拳贴在身前撞击金铁交鸣,喜出望外道:“道人我来武周十年,头一回遇到能伤我肉身的体修,我倒要看看你跟脚究竟何物!”

    和绝大多数对手一样,紫袍修士也将陆北当成了妖修,干脆点,他认为陆北是个化了形的妖怪。

    陆北没有回话,定睛望向紫袍修士破损的衣衫位置,青黑色双臂和躯干比例极不协调,躯体多处有缝合针线痕迹,肤色也各有偏差……

    原来是个缝合怪。

    探明紫袍修士的底细,他脸色瞬间古怪起来。

    所谓缝合怪,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土著npc受信息渠道限制,想象力严重不足,换成玩家习得缝尸道的魔功,保管修仙界画风一年一个样,比版本更新还勤快。

    今年恶魔满天飞,明年触手遍地走,后年满大街都是牛头人……

    远的不说,单是那边几个傀儡,换成玩家来操作,就是活脱脱的真人手办。

    转手卖钱,三个月便富可敌国,买下狐二当丫鬟。

    可惜有伤天和,不是碳基生命做的买卖,不然这门生意陆北说什么都不会放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是割韭菜更适合他。

    “再来,刚刚那拳应该还不是你的全力,如果你表现优异,道人我网开一面,让你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紫袍修士提拳在手,一道幻影拉出,无数血光利箭朝陆北刺去。后者扬起一拳,震爆空气,打得血光四分五裂,断箭弹射遍地都是。

    陆北深吸一口气,技能‘剑体’发动,在连珠炮一般的气流震爆声中,三步并作一步,猛地踏至紫袍修士身前。

    五指并掌扬起,手刀劈落飓风,好似一柄开山巨斧,声势一跃高过之前数倍。

    狂暴气流之下,紫袍修士面上青铜面具崩碎边角,隐约可见的黑色双眸猛地燃烧起来。

    轰!

    轰隆隆————

    连环霹雳炸开,陆北拳掌并进,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骤然落下,轻易撕开血气光柱,尽数轰向紫袍修士缝合肉身。

    紫袍修士有意试探陆北极限,不躲不避,双手架拳而起,硬接陆北攻势和他拼了个有来有回。

    两人交手之处,烂泥草屑席卷飞天,数十丈内天高三尺,每每一次碰撞,便有暴风冲击涤荡周边,迫使围观群众一退再退。

    “大师姐,和师尊交手的先天本领不俗,简直就是一个妖怪,我等干看着也不是个事儿,万一师尊追究起来,少不了一顿脱皮换骨。”

    一人小声进言道:“不如趁此机会,我等联手将那名先天的姘头擒下,他投鼠忌器,师尊定能大获全胜。”

    “是极是极。”

    “俺也一样!”

    “说的什么狗屁话!”

    貌美女修脸色一沉,狠狠瞪了几个不成器的同门一眼,而后缓缓道:“师尊魔功盖世,何须我等助力,你们好好看着,那名先天肯定撑不了多久。”

    说话间,貌美女修猛地捏了下拳头,视线定格战场中心,默默为陆北加油呐喊。

    三年前,她寻求机缘遇到紫袍修士,被其当场打死,炼制成了半死不活的肉身傀儡。自此拖着一副活死人的躯壳侍奉在紫袍修士左右,元神被囚,身不由己,想求个干脆死法都做不到。

    因为修为最高,她成了傀儡里的大师姐,其余傀儡浑浑噩噩,在紫袍修士的淫威下得过且过。唯有她不一样,还没放弃挣扎,不愿放弃任何一个找死的机会。

    另一边,佘儇暗自戒备傀儡们的偷袭,远离交战中心,安抚躁动不已的金鳞细蛇。

    “没用的,缝尸道的肉身本就是死物堆砌而成,你的毒液伤不了他。”

    佘儇面上闪过些许不爽:“反倒是另外一个死人,不知最近修了什么妖术,竟然愈发厉害了起来,真烦人,他没有瓶颈的吗?”

    轰!轰!轰————

    拳拳到肉的撞击声中,陆北出拳速度越来越快,紫袍道人渐渐难以跟上,随着一道气流划过,青铜面具不堪重负,破碎残片剥离散去。

    面具下,是一张娇媚无比的脸蛋儿,脸若凝脂、明眸皓齿,些许粉黛点缀,映照酥融欲滴的美艳气质。

    可怜了这颗脑袋,不知是哪家仙子遭了殃。

    陆北视若无睹,横臂架开直扑面门的长拳,冷笑一声抬起手掌,并指如剑刺向紫袍道人中门大开的胸口。

    指尖吞吐炙白寒光,速度快若鬼魅。

    技能‘不朽剑意·残’勾兑少许‘先天一炁’,调以‘暗潮’的蓄气+暴击,杀伤力直逼十万大关。

    糟糕!

    剑指贴身的瞬间,紫袍道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身躯一个闪烁,隐隐要跳离原地。

    为时已晚。

    剑指势如破竹,轻易贯穿紫袍道人缝合在胸前的坚硬皮肤,肌肉、胸骨、心脏……层层破开。

    陆北手臂没入紫袍道人胸口,贯穿后背而出,正欲连续补刀,身前残影闪过,转身望去,紫袍道人已瞬身至数十米开外。

    “好剑,好剑意!故意藏拙只为这必杀一击,当真好心机!”

    紫袍道人胸口破开大洞,坐北朝南,通风透亮,他咬牙切齿掏出破碎心脏,冷声道:“你毁道人我珍藏多年的魔心,今日不死不休,定要斩你头颅,取你剑心!”

    “眼光真差,要心有什么用,明明丁某全身上下最厉害的是这张嘴,用过了都说好。”陆北轻笑一声。

    佘儇:“……”

    有理有据,恕她难以反驳。

    紫袍道人失了魔心,一身浑厚法力修为大降,从之前的模糊不定,暴跌至化神境初期。又因魔心损毁,失了闪烁瞬移的本领,悔得肠子都青了。

    明明他实力远高于陆北,只因试探货品成色,稍稍放了点水……

    想到这,紫袍道人不敢再掉以轻心,一声虎吼震散全身衣衫。

    只见五颜六色的身躯布满针线缝合痕迹,道修为美人脸,妖修为血肉皮囊,魔修为五脏六腑,佛修为脊柱骨骼,可谓集各家所长为一身。

    连个翅膀都没有,一般货色。

    瞄了眼老魔头背后甩动的鳞甲长尾,陆北望之暗暗鄙视,想象力太差,换成玩家,这根尾巴肯定长在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校园式隐婚〕〔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