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绝品狂尊 第0023章 打赌
    “恩?赵先生?你怎么在这里?”曲胜男看到赵岩的那一刻,意外的问道。

    这种场所,赵岩一个学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什么?连曲家丫头都称呼赵岩“先生”?

    白世豪再也无法淡定了。

    连祝庭轩三兄弟,也是齐齐变色变色。

    正在安慰白洛雨的刘莹更是忍不住内心一颤。

    “曲家已经捷足先登了吗?”刘莹心里想道。

    曲郑刘连同为曲城四大家族,长辈们表面上一团和气,小辈们则是明争暗斗。

    在他们这一代中,曲胜男无疑是最优秀的。

    作为刘家旁支的刘莹,当然没有资格和曲胜男斗。

    但是,赵岩的出现,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她能够和赵岩拉近了关系,她在曲家的地位肯定会水涨船高。

    要知道,一个地武境武者,对于以个家族来讲可是至关重要的。

    况且赵岩还那么年轻,前途不可限量啊。

    否则,曲家曲尚荣当初也不会对赵岩感兴趣。

    刘莹想什么,没有人会在意,但是曲胜男的到来,却让这里的大佬们吃惊不小。

    他们并不止是因为曲胜男的警察身份,最重要的是曲家。

    身为曲城人,曲家代表着什么,他们都很清楚。

    现在,连曲胜男都称呼赵岩“先生”,这意味着,曲家老爷子已经认可了赵岩,而且还非常看重。

    用“先生”二字称呼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这意味着什么?

    白世豪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在这里待下去了。

    而这个时候,却又不好说离开,况且,白洛雨也肯定不会就这么离开。

    “你怎么来了?”赵岩淡然的问道。

    “呃……哦,有人报警,说这里有大量不良分子聚集,我来看看!”说着,曲胜男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赵岩说道:“不良分子说的不会是你吧?”

    曲胜男知道赵岩的脾气,要是遇到什么不平事,出手那是肯定的。

    赵岩闻言巨汗,我在你的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祝庭轩三人也是一阵尴尬。

    “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总是迟来一步。”

    “这一次,连尾巴都不用你们收,你可以回去了。”赵岩直接揶揄道。

    曲胜男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赵岩说的没错,每一次遇到赵岩,总是事件发生之后。

    不过,不同的是,前两次他是作壁上观,而这一次,他是真的来晚了。

    “先生,这一次,是真的……”

    “好好好,我相信你,好了,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回吧!”赵岩这厮在逐客。

    曲胜男也奇怪,这里貌似不是赵岩的地方吧?

    不过,他也不在意,只是美目想周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不好看。

    “几位老大都在啊!”曲胜男很是不善的说道。

    这要是别的警察,估计会招来一阵骂。

    但是曲胜男却是不同,几位老大不仅没有骂,甚至祝庭轩三人还陪着笑脸。

    只有白世豪的脸色一直不好看。

    “呦,这部是白老大吗?怎么?省城不好吗?想回来东山再起吗?”

    “曲队长说笑了,白某已经金盆洗手,没有吃回头草的道理!”

    白世豪虽然这几年没在曲城,但是去、曲胜男的大名,他还是知道的。

    再加上曲家的背景,他却不敢造次。

    曲胜男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刘莹和白洛雨的身上。

    对于清丽可人的白洛雨她没太在意,美貌,她曲胜男从来都不输任何人。

    看到刘莹的那一刻,她的目光却是一缩,随后又看向赵岩。

    嘴角微微一扬,没说什么。

    刘莹的目光却是看向他处。

    曲胜男转身准备上车,上车之前对赵岩说道:“赵先生,爷爷说,你的那件事有眉目了,请您有时间到家里来!”

    赵岩点点头说道:“知道了!”

    听了曲胜男的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确认了,曲家的确很看重赵岩,因为曲家老爷子都要帮赵岩办事。

    白世豪脸色有些发红,只是晚上不容易发现,赵岩看的却是清清楚楚。

    白世豪当然会脸红,曲家在他看来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甚至连黄江海都不敢再曲家人面前造次,更何况是他。

    然而,就这样一个让自己无法企及的势力,却对赵岩如此的看重。

    而自己却三番两次的看低赵岩,甚至不惜当众羞辱。

    现在的他,真是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

    他想起了祝庭轩之前的那句话:没想到你白世豪是个睁眼瞎?

    睁眼瞎吗?也许是吧?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个赵岩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难道是?

    白世豪将第一次见到赵岩以来赵岩说过的话想了一遍。

    他忍不住汗毛炸起。

    “他第一次见到我,就说我有病,而且命不久矣。”

    “还几次三番的说,看在小雨的面子上要给我治病?”

    “他还对我的话不屑一顾,小雨还对他推崇备至。”

    “刚刚他又对曲胜男说事情已经解决了?而且这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难道说,黄东旭带来的人,是他一个人解决的?”

    思来想去,又想到了祝庭轩三人对赵岩的态度,还有之前江峰和梁霄对着眨眼能下跪的场景。

    到最后,白世豪心中一阵刺痛。

    自己真是瞎了眼了,人家一次有一次的对自己伸出善意之手,却被自己一次有一次的给无情的拒绝。

    白世豪呀白世豪,你可真是个睁眼瞎啊!

    不知什么时候,白洛雨已经来到了赵岩的身边。

    “赵岩哥哥,你会原谅爸爸吗?”白洛雨秋波一般的眼睛,充满渴望的仰头看着赵岩的眼睛问道。

    她的眼角,泪痕还都没干。

    是啊,白世豪是白洛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不能失去白世豪。

    赵岩深吸一口气,将之前的怒气强行压下去,伸手拭去白洛雨教教的泪痕,说道:“小雨放心,还是那句话,只要他愿意,我还会给他治!”

    “赵岩哥哥……”白洛雨感动的扑在赵岩的身上,紧紧地抱住赵岩。

    这一刻,他感觉赵岩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不远处的白世豪看着这一幕,没有在去阻拦,他知道,女儿自己找到了靠山,比他找到的要牢靠的多。

    情绪的大起大落,让早已病入膏肓的白世豪有些不堪重负,眼前一黑,直接晕倒。

    “爸爸……”白洛雨转身惊叫一声,扑了上去。

    ……

    第二天,礼拜一。

    今日的曲城中学,气氛有些怪异。

    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总觉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就等着爆发。

    果不其然,就在快上课的当口,终于有消息传出:曲城中学一霸,东楚三市的首富之子黄东旭,退学了。

    对,是退学,而不是休学或者转学。

    至于他为什么会退学,却没有人知道。

    此时的高三四班,也在议论这件事。

    而且,高三四班还有一件事,也成为了大家议论的对象。

    那就是,他们班的鲍星望也没来,据说是转学了。

    在所有的同学中,有几名同学却没有发言,就是梁少宇和那天去了邵忆雪饺子馆的几个人。

    邵忆雪当然也没说话,因为他本来就不怎么说话。

    赵岩和白洛雨也没有来,至于为什么,当然没有人知道。

    楚晴瑶和邵忆雪两人没有参加热门事件的讨论,却是时不时的朝赵岩的座位上看,都是一脸的担忧。

    这让另一边的傅兴博很不高兴。

    很有“眼色”的史留湘,眉头一挑,计上心来。

    “同学们,你们说,这个赵大废物和白洛雨干什么去了?”

    打压数落赵岩,一项都是高三四班的一项集体活动。

    史留湘一开头,响应者马上抬头。

    “总不是……那个去了吧!”

    楚晴瑶一听这话,直接说了一句“恶心”。

    邵忆雪也看向那个同学,表情不善。

    楚晴瑶发话了,这个话题肯定不合适。

    那人头一缩,看了傅兴博一眼,不在说话。

    “我看,他们不一定在一起,今天考试,说不定赵岩又要迟到,或者旷课!”

    “你说的有道理,根据赵岩大废物的光荣传统,逢考必旷,我断言,他今天一定不会来了。”史留湘补充了一句。

    “赵岩一定会来的!”邵忆雪轻声说道。

    她就是这样,即便是生气了,说话也是轻声细语。

    大家听到后都很奇怪,邵忆雪不是极少说话吗?

    以前也没有发现她在这个时候帮赵岩说话呀?

    梁少宇一脸愤懑的看着史留湘说道:“我也相信,赵岩一定会来的!”

    还有那三名同学也站了起来对邵忆雪表示支持。

    “呦呦呦!你们这是支持赵岩呢,还是支持邵忆雪。”史留湘的目光在三人身上飘来飘去的说道。

    “呵呵!”一个女生轻笑两声,接着说道:“一个曲城中学有史以来最大的废物,还有那么多的支持者,真是大开眼界呀!”

    又是金蕊,她是该有对恨赵岩呢?

    “金蕊,你为什么总是针对赵岩?”有人不解的问道。

    全班乃至全校都看不起赵岩,这点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金蕊和赵岩,邵忆雪,白洛雨都是来自解阳县,她不是应该和赵岩关系很好才对吗?邵忆雪和白洛雨不就是吗?

    “我知道为什么?”邵忆雪很少有的站起来说道:“但是,金蕊,你确定要我说出来吗?”

    金蕊一听邵忆雪这话,脸色马上变得通红。

    “邵忆雪,你不要乱说!”邵忆雪好像怕了。

    “那你就闭嘴!”邵忆雪严肃的说道。

    邵忆雪的态度,让所有人都很诧异,邵忆雪从来没有态度如此坚决的帮一个人说话。

    而让他这么做的第一个人,居然是赵岩?

    金蕊红着脸,很是不情愿的坐下。

    也没有人在发言。

    “嗨!”史留湘一看冷场了,这不行啊,马上又来了点子:“来来来,开盘口了啊,赵岩迟到十分钟,一赔十,赵岩迟到一节课,一赔五,赵岩直接不来,一赔一啊!”

    这样的赔率也是没谁了,这意思就是赵岩不来的可能性更大。

    而且根本没有准时到达的选项。

    “快快快,先到先得,压的多,赔得多啊!”

    “那要是赵岩准时到了呢?”还是邵忆雪。

    “不可能,至少也是迟到十分钟!”史留湘肯定的说道。

    “不,我就压赵岩准时到达!”邵忆雪的态度非常的坚定。

    “好好好!”史留湘不怀好意的说道:“要是赵岩准时到了,我就将这椅子吃了。”

    “不过,要是你输了,你怎么办?”

    此话一出,大家就知道史留湘这是要挖坑了。

    “我……我……”邵忆雪被将的说不出话了。

    “史留湘,你过了!”梁少宇说道。

    他身边的几个同学却小声说道:“他自己作死,不要拦他!”

    他们可是知道赵岩的厉害,史留湘今天恐怕要翻船了。

    史留湘眼睛瞥了一眼梁少宇,没有理会,继续看着邵忆雪。

    “这样吧,要是你输了,就爬上楼顶,大喊三声‘赵岩是个大废物’要让整个校园都听的到,如何?”

    “你……”邵忆雪知道,自己跳进了史留湘的坑里。

    最终,邵忆雪一咬牙说道:“好,我同意!”

    史留湘闻言一笑,马上大声说道:“同学们作证啊,这可是她自己同意的,一会她要是赖账,大家可要帮我哦!”

    “不用了,只要你不会赖账就行!”门口突然传来赵岩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子之谋〕〔废柴逆天:重生四〕〔捉鬼天师〕〔御剑寻侠〕〔都市龙渊战神〕〔妖怪调查局〕〔打造毕加索〕〔洪荒之太清问道〕〔从斗破开始逆袭〕〔六零小夫妻〕〔原来我在小说里〕〔总裁爹地,我妈咪〕〔异世界穿越的我是〕〔欢迎来渡劫〕〔都市之第一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