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绝品狂尊 第0078章 突变
    自从一进门,曲迎辉一直都是一副笑脸,但是,当听到“狄家”这两个字的时候,竟然突然变色。

    并且越过众人,直接看向狄曼青。

    狄家?又是狄家?

    现场的众人,也只有疑惑的份儿,他们哪里知道什么狄家?

    但是,看形势,就算是知情的那些人,也不准备解释这件事。

    在曲迎辉看向狄曼青的同时,全场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上。

    众人在想,被军方的将军问话,难道她还能继续保持那份淡然吗?

    狄曼青终于动了,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她站起身来,朝着曲迎辉微微颔首,依然淡定自若的说道:“看来,今日我不该来。”

    “告辞了!”

    说完最后三个字,狄曼青离开座位,朝着门外走去。

    她走的很是优雅,年近六十的她,仍然保持着一副挺拔的身姿,那张美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是怎样的一种心境,才能拥有这样的状态?

    “夫人……”姜赴荣轻呼一声。

    但是他没有得到回应。

    更加气恼的,则是主桌上的姜帆,他的这个母亲,从头至尾,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不过,这也正常,狄曼青除了生了他之外,就从来没有关心过他。

    近三十年来,他努力学习,他参加各种比赛,他考上华夏最好的大学,如果不是不想离开她太久,姜帆甚至还可以考入国外最好的大学。

    毕业之后,他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工作,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在家族企业中树立起了很高的威信。

    这中间尽管少不了姜赴荣的扶植,但是他的努力和勤奋也是有目共睹的。

    还不到三十岁,他俨然已经成为了京城富少圈子里面名副其实的领袖。

    京城的那些富豪对他也发自内心的尊敬,称他一声三哥。

    然而,这一切,他的母亲狄曼青就好似视而不见,三十年来,和他说话不超过十次。

    这可是亲儿子啊,何至于此啊?

    “够了,够了,够了!”姜帆终于忍受不住了。

    没想到,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会是他的母亲。

    他一直保持着镇定,即便之前发生了那么多让人震惊的事情,他都不为所动。

    然而,母亲的冷漠,让他无法承受。

    因为他这一喊,狄曼青也停下了脚步,不过并没有转身。

    倒是她身旁的姜赴荣,好像感觉到一丝的不同寻常。

    “我受够了!”姜帆首先看着姜万城说道:“我是姜家嫡子,我的母亲是姜权仁明媒正娶的妻子。”

    “可是,从我记事开始就知道,我有一个私生子的大哥!”

    “我一直都期待着见到大哥一面,然而,见到的第一面,却是在一种极端压抑的场景里面。”

    “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当时看着我的冷漠眼神,那是一种充满敌意的眼神!”

    他又看向姜权仁,脸上露出一丝惨笑:“我最尊敬的父亲,从小对我疼爱有加,在妈妈的冷漠面前,父亲给我的温暖,是我最大的心灵慰藉。”

    “却不知为何,随着我的渐渐长大,那种父慈子孝的状态渐渐消失。”

    他又看向姜赴荣:“三爷爷对我自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好,这让我幸福中又增添了一丝惶恐?”

    “可是,为什么?”他看着姜赴荣说道。

    所有人都看着几乎癫狂状态的姜帆,疑云充满每个人的内心。

    是啊?

    连父母都不待见的孩子,你这个做三爷爷的人,为何会如此的热情?

    被众人这样审视,姜赴荣表情极为尴尬,但是他并不解释。

    “直到有一天,三爷爷为我请来了一个贴身保镖。”

    “你没有告诉我那是为什么?”

    “但是,那个保镖每天一口一个少主的喊着,让我心惊,让我更加的惶恐?”

    “终于,我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不待见我,父亲为什么疏离我,爷爷为什么都不再想见我!”

    “我是整个世界,最孤独的那个人!”

    听到这里,狄曼青美目含泪,秋波潺潺,但是,她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

    姜赴荣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想阻止,但是他知道阻止不了。

    姜权仁并没有因为此话而感动,依然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姜赴兴则是更加的冷漠,看都不愿看他一眼,姜万城的眼神却是有些复杂。

    周围也有些人身有感触,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然而,接下来他们就没心思感动了,剩下的只有恐惧。

    “我要报复,你们不是都不待见我吗?我要得到姜家的一切,等到哪一天,我要让你们对我的冷漠和无视付出代价。”

    “不过,这一切要从他开始!”姜帆回头阴笑着看向姜万城。

    这时,姜赴荣的身体一颤,有些意想不到。

    “你做了什么?”姜赴荣不解的问道。

    “哈哈,做了什么?”

    “我知道,有三爷爷保健护航,我不用做什么?”

    “但是,我就是不甘心。”他看着姜赴兴和姜权仁说道:“我整日在你们面前你们爱答不理,却对远在曲城的姜万城心心念念。”

    “我要毁了他!”最后的目光,阴狠的盯着姜万城。

    “你到底做了什么?”姜赴荣好像有些歇斯底里。

    “我请人在他的店里部下了玄阴噬魂阵!”姜帆得意的说道。

    他此言一出,在场的人无不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不管是不是真的,管不管用,但是这手段,可是真狠呢!

    姜赴兴和姜权仁闻言,脸色大变,惊恐的看着姜万城。

    “爷爷,爸爸放心,先生已经帮我处理了!”姜万城不以为然的说道。

    听到姜万城喊了一声爸爸,姜权仁神色出现片刻的激动,然后看向姜帆:“姜帆,万城从来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你为什么如此狠毒的对待他?”

    “哈哈,狠毒?”姜帆怅然一笑,接着说道:“这世界上,还有比亲人的冷漠更加狠毒呃事情吗?”

    “姜帆啊,你不该啊!”姜赴荣好像很是害怕姜帆对姜万城做什么一样。

    “不该?”姜帆再次看向姜万城说道:“上一次你躲过去了,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躲?”

    听完这句话,姜赴荣好像预感到什么,直接从大门口,一跃而起,来到姜帆的身边。

    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尽管保养的比较好,但是这一下,也着实震惊了众人。

    武者当真不简单呢?

    “你又做了什么?”姜赴荣神色慌张,惊恐盯着姜帆的眼睛问道。

    “你怕什么,这次他在劫难逃!”姜帆很是自信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姜赴荣好像受到雷击一样,整个人呆住了。

    站在门口的狄曼青终于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角缓缓流出。

    “少主,你不该啊!”姜赴荣好像一下子忘记了场合,失声叫出了“少主”两个字。

    这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惊诧莫名?

    少主?什么意思?

    “姜万城是你的克星,你无论对他做什么,都会反噬到你的身上,难道你没有感觉吗?”姜赴荣哀声喊道。

    门口的狄曼青身体一颤,险些摔倒,旁边的几个人,吓得赶紧伸手搀扶。

    还好,她并没有怎么样。

    她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的儿子说道:“你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你抢了本属于他的一切,这都是报应,报应啊!”

    什么意思?众人更加的疑惑了?

    “报应,我不信!”姜帆还是自信满满的看着姜万城。

    姜万城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赵岩一定可以解决。

    “啊!”一个人惊恐的大叫。

    “啊!”第二个人也开始大叫。

    发生了什么?

    顺着惊叫之人的目光,大家看向姜帆。

    只见姜帆的脸上竟然无端端地开始流血,额头,脸颊,甚至是鼻孔!

    “啊!”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开始惊恐的大叫着纷纷后退。

    “少主,你到底做了什么?”姜赴荣歇斯底里的大叫。

    “怎么了?”姜帆还没有感觉,疑惑的看着众人问道。

    而此时的个狄曼青却已经飘然而至。

    在狄曼青到达的一瞬间,姜帆整个人突然软下来,直接躺在了狄曼青的怀里,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李叔……李叔……”姜帆指着主席台旁边的后门无力的喊道,脸上连害怕的表情都已经看不出。

    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此刻,他对姜赴荣的话有些相信了。

    他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姜赴荣一直不让自己主动对付姜万城。

    可是,他明白的太晚了。

    此刻的他,全身都在流血,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成的皮肤,原本俊美的一张脸,此刻已经变的狰狞可怖。

    “帆儿……”狄曼青终于悲恸的大喊。

    “妈妈,你爱我吗?”姜帆到这个时候,还纠结着这件事。

    这孩子,太缺爱了。

    “爱,母亲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道理?”狄曼青流着眼泪回答。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理我?”姜帆吃力的质问。

    “正因为我爱你,才不能对你好,我对你越好,你受到的伤害就越严重!”

    “咳咳……”听到这句话,姜帆重重的咳了两声,黑色的血液从他的口中喷出。

    姜赴荣再也忍不住,直接掠向后门。

    然而,还没等他到达后门的时候,后门已经打开。

    “嘭”

    “嘭”

    两个身影从后开门飚射而出。

    “噗噗”两声,那两个身影直接落在姜帆的身边。

    这两个人就是后台密室中的白发男子和梅道长。

    现场的所有人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

    到现在为止,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们的大脑都麻木了。

    但是仍然免不了吃惊。

    这两个人又是谁?

    “李良鑫,你做了什么?”姜赴荣跑过来,一把抓住白发男子厉声问道。

    “也没什么?他们只不过亲手杀了你们的少主而已!”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后台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透视医圣〕〔六零小夫妻〕〔清微仙途〕〔龙抬头〕〔重生之邪医凤九〕〔漫威的瓦罗兰之心〕〔一代兵王秦风〕〔万界之大佬都是我〕〔攀天〕〔快穿,反派他今天〕〔种田娘子万万岁〕〔美漫之无尽技能〕〔重生最强学霸商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