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移民全球 第七十二章:弥勒教(下)
    夜渐渐的深了,人声鼎沸的客栈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森哥,今晚你们两个在里间睡,而且不要睡在床上,在隐蔽的角落打个地铺,不管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你们不要出声,一定不要出来,千万要记清了。”

    陈远宏掏出两颗白色的药丸,“记得睡觉的时候把它含在嘴里。”

    “远哥儿,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于天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药丸,嘴里嘟囔着。

    陈远宏笑了笑,“主要是你们没有经过心里和精神上的训练,你不会明白其中的奥妙的!今晚让你们只带着耳朵,可以好好的感受一番。”

    “哈哈哈!”他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睡觉去吧,时间也要差不多了,我也要准备准备。”

    二人起身去了里间,陈远宏在房间里重新忙碌了起来,首先把门窗又检查了一遍,他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匝非常细的红丝线,栓在门把手上,绕着窗户墙壁一圈,打出了各种复杂的绳结。

    在四个墙角插上杏黄色的小旗幡,把一种白色的粉末状药物,抹在自己的鼻子底下,口中含着一颗白色的药丸,做好了这一切,他坐在屋中间的蒲团上闭目假寐。

    时间一长,他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房间中的温度渐渐的低了下来,陈远宏身上的衣裤开始有节奏的波动起来,身周有一股看不见的气流在围绕着他盘旋。

    这股气流阴冷无比,足以让普通人冻僵,耳边断断续续的传来一些幽怨奇异的凄惨哭声。

    仿佛一个女子在荒郊野外,青冢孤坟旁断断续续的呜咽,又仿若一个出生没几天的婴儿,临死前的哭叫声,这种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特别是在这种夜深人静的午夜,意志薄弱的人会被吓得魂飞魄散,进而失去对身体和精神上的控制,这无关一个人的武艺高低,它纯粹是对一个人精神意志的摧残。

    没有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十有**会中招,但这对陈远宏没用,他冷哼一声,伸出手指,对着特定的一个方向一弹,房中开始阴风大作。

    飒飒的阴风声浪非常怪异,像山风吹拂过树梢的那种声音,像寒风透过墙壁裂缝,像秋风刮过满地枝叶。或者,像在闹鬼的破屋中,有人拖着脚镣行走所发出的拖曳与痛苦的呻吟。

    陈远宏缓缓的站了起来,姿势非常怪异,整个身体像一根柔软的面条,歪歪扭扭,随着声浪的起伏、扭曲、变形,而他的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他一心两意,用神意探查外面的声息,用感觉探索外面的动静。

    所谓神意,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感官触觉,其实是凭锐敏的意识与第六感,从感觉中察觉外界的动静,在意识中呈现像是实质的形象,不是神话故事里吹嘘的元神出窍,能够真的朝游北海暮苍梧。这是我们老祖宗远古狩猎,或是遇到危险情况,爆发出来的潜力,这是人的本能,区别在于陈远宏经过系统的训练,而大部分人没有这种机遇而已。

    风仍在呼啸,门窗在闭合之间,发出刺耳的怪响,由于他在门与窗上,设了一些机巧,所以门窗都打不开,只能用暴力破开,对方估讨错误,那是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一阵阴风从门窗,带着异啸刮入,烛光开始摇曳不定。陈远宏双手轻拂,房间内的烛火渐渐稳定,随即第二道阴风刮入,一道金光入室,烛火变绿急剧闪烁,一声厉啸传入,一只金龙出现在他眼前,那传说中的龙,和图画上或建筑上的雕龙一模一样,金龙的一只巨爪,抓向陈远宏的脑袋。

    雪白的刀光一闪而过,“噼啪”一声轻响,龙爪一触即溃,冒着青烟,轻飘飘的落向地面,借着烛光,原来是一只黄纸剪成的纸龙,院子外,一声厉啸,几道金光接二连三的从门窗射入。

    陈远宏向下一蹲,左手捏诀连拂三次,右手的地煞刀,这烛光的照映下,闪现出熠熠光华,风雷声乍起。

    金光满室,幻化为一位天神,或者一头怪兽,纷纷扑向陈远宏,他一声长啸,刀影在金光中起舞,

    天神怪兽在长啸刀影中,纷纷飘落,眨眼之间,一切异象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陈远宏宝相庄严,屹立如山,地煞刀轻轻地在身前拂动,左手配合呼吸变换着手型,他的衣裤涨缩不定,黄纸在他身周飞舞,形成怪异扭曲飘浮的漩涡。

    烛光照在陈远宏的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让他看起来像是天神下凡。

    “哼,这点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亮出你们的真本事吧!”

    烛火摇曳,光亮突然由明转暗。摇曳的火焰开始拉长,光线转绿,室内光度渐暗。

    “桀桀桀”院中传来几声怪笑声,一股黑烟从门缝中涌入,黑烟上升、涨大,一个、两个、三个······。

    片刻间升起七个披头散发,黑袍拖地,抬高双手大袖摇曳,看不见面孔,身高六尺的鬼物。

    灯火已拉长至三寸,细长的绿色火焰仍在不断扭动。满室幽光,景物依稀难辩,火焰因扭曲闪动,而引起各种家具的阴影也在闪动,它们张牙舞爪,像各种鬼物择人而噬。

    阴风流转时快时慢,发出各种缓急不定的诡异声音。

    七个鬼物在移动,双脚不动,在地上飘滑,时左时右,时进时退,时转时舞······。

    陈远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屹立的身形逐渐在变,慢慢地浑身松散,刀吟徐止,只有一双大眼,发出奇异的摄人心魄的奇光。

    然后,双手外张。整个人像站立的稻草人,松松散散像个大十字。左手五指不时抓握、伸张,右手刀平伸、直指,看不出着力的现像,只是轻轻将刀平举起。

    光芒闪缩的刀尖,指向眼前的鬼物,双目凝视,黑漆漆像两个深潭黑洞,似乎瞳孔放大了一倍,真像黑夜中的猫眼,令人望之心胆俱寒。

    那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眼睛,也许该称为勾魂摄魄的鬼眼。

    “我······等······你······”陈远宏的口中,传出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