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悬天门〕〔我的视界与众不同〕〔从军行〕〔福女娇妻带着空间〕〔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夜少的私养宝贝〕〔师徒文女主认错师〕〔兽域无疆〕〔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成了落魄世子的白月光 第43章、允诺
    _:重生后我成了落魄世子的白月光 第43章、允诺

    夫家是贺家?!

    贺家……

    七皇子瞪一眼贺北庭,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这瞒得可真好!亏他刚刚还在替他叫屈,原来他才是最屈的那个。难怪周司宁面对他也底气那么足,背后一个帝师一个大长公主,还捏着个贺北庭。呵……莫说是豁出命去的绝地一击,就贺北庭手里捏着的那些个东西随便动一动,张家就得散。

    一听是贺家,张恒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满脸不敢相信的看向七皇子,“殿下,他说的是得胜街神勇巷的那个贺家?周家小姐要嫁给谁?贺家不是……”没人了吗?最后几个字在七皇子的瞪视下吞了回去,可意思大家却都领会到了。

    七皇子没好气的说道:“别少见多怪的,定远侯府的贺世子不就坐在这里。”

    坐在这里?

    这里统共就四个人除了……意识到什么后,张恒目瞪口呆的看着贺北庭,难怪他不认识此人,原来,竟原来是贺家仅存的那位世子。

    可不是说他当年伤重落了残,所以才闭门谢客不见人……

    婚约,身世竟全都揭了出来。周司宁有些头疼,正思忖着如何开口把这事转圜一下时,却听贺北庭又道:“所以,只三件事少了。需得殿下允诺,但凡她有所需,殿下必全力以赴。”

    “殿下,您莫听他乱说,没有的事,他……”

    “你先等下。”七皇子抬手打断了周司宁,然后一脸凝肃的看着贺北庭说道:“决定了?”

    见贺北庭毫不犹豫的坚定点头,又道:“就不怕一切错付,就不怕得不偿失?”

    “不会。”贺北庭依然态度坚定。

    周司宁听不懂他们的哑谜,可也知道要拿七皇子这样一个允诺,定然得需要贺北庭付出极大的代价。想到这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开口拒绝。

    “我拒绝。”周司宁眸光湛湛的望着贺北庭,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再次重申,“我说我拒绝。”

    贺北庭眸光幽深的凝视着周司宁说道:“那是我的聘礼。”

    聘礼?!周司宁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然后没好气的瞪了贺北庭一眼道:“聘什么礼,该回去了。”

    边起身冲着七皇子行礼告辞,边说道:“殿下,时间不早了,就此别过。其他的,容后再议。”

    话落后也不管别的人什么反应,直接拽了贺北庭的胳膊就往外走。

    张恒托了一下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然后看向七皇子说道:“她,他,他们……”

    七皇子:“今天的人你没见过,今天的事你也没听过。你就只是出来陪我吃了个饭,别的什么也没有。记住,就是舅父也一个字都不能提,否则,张家会连怎么死都不知道。相信我,他若说张家今夜死,张家活不到明天。”

    张恒觉得自己这位皇子表弟过于危言耸听了,张家怎么可能连一个没落的贺家都应付不了。

    七皇子自是看出了张恒的不以为意,瞬时一脸的冷肃凝重。他并不是危言耸听,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贺北庭有着怎样的实力,也比任何人清楚现在的贺北庭有多可怕。

    从前周司宁是他如何都触不到的光,所以他固步自封,只守着贺家那一隅。可如今周司宁站到了他的身边,引领了他前行的步伐,成了他无坚不摧的盔甲,也成了他不可触碰的逆鳞。

    看着七皇子越来越凝沉的脸色,张恒心里突然有些打鼓,据他所知这位殿下可是从不妄言。心底里也一阵阵的哀嚎,殿下为什么要将他叫过来?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他今天在这里,先是被噎得喘不上气,现在又被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他太难了,皇亲国戚什么的真的不好当。

    如同来时般,贺北庭揽抱着周司宁凌空飞掠,几乎转瞬的功夫,就从望江楼回到了春芜院。来无声,去无息。就连这院中的婢仆都不知道她们家姑娘刚刚出去打了个转。

    一到春芜院,周司宁便道:“你跟我进来,我们谈谈。”

    “贺北庭,我是不是说过,什么时候都不能将你自己置于险地,你刚才在做什么?一个皇子的允诺,你要拿什么来换?是要做他手里杀人的刀,还是要拿命来填?”

    一进屋周司宁就发作了,且越说越气,气到眼睛都红了。上辈子,他就是这样自以为为她好的去付出一切,可却从来没有问过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周司宁上前一步,额头抵在贺北庭的胸前,语带更咽的说道:“贺北庭,这辈子我只愿你岁月无波澜,我只想我余生不悲欢。你说过要与我并肩携行,执手白头。你说要同我一起坐看月升日落,赏尽繁星灿烂。你不要又留我一个人,一个人很苦的……

    贺北庭你说过的,你会陪我到齿摇发落,你不能说了不算。你说君子立世,一诺千金,不会对一个小女子食言而肥……”

    周司宁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将贺北庭胸前的衣襟都打湿了一片。

    贺北庭想说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可他却终是无声的抬起了手,在周司宁的背上轻轻的拍抚着。

    “你膝盖上有伤,你坐下来,我同你细说。”

    “不要。”周司宁想也不想的摇头,她不想他看见她哭过后丑丑的样子。

    贺北庭:“周司宁,你要么坐下来听我说,要么我转身就走。”

    他从来就不会让着她,这一点两辈子都没变。周司宁瘪着嘴松手后退一步,然后一声不吭的转身走去桌边坐下,将一个执拗的后背留给了贺北庭。

    贺北庭揉了揉一突一突的额头,走上前在她的身后站了,轻轻的唤了声,“阿宁……”

    听着这一声久违的阿宁,周司宁心儿一颤,刚刚恢复好的情绪又有些绷不住了。

    “我同七皇子要那个允诺,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过去那些年,他欠了我许多的人情,我只是拿那些人情换他这个允诺。

    我允诺你,我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执手白头,共赏繁星这些话我说不出,但我会为你惜命,碧落黄泉有你,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